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蝶恋花 > 第 3 章 暗香浮动
第1节 暗香浮动

葬花山庄依旧是群芳斗艳,薛红蝶依旧坐在百花亭中,依旧无心观赏眼前的美景,只有天真可爱的圆儿还是无忧无虑地在园中玩耍。她暗暗叹息,要是每天都像圆儿这般快快活活地过日子,那该多好。

花丛中传来一声骚动。薛红蝶淡淡地道:“来了就不用躲闪,出来吧。”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不用她去找,老颜也会上门来找她。

“嘿嘿。”伏在地上的老颜站立起来。对他而言,偌大的一个葬花山庄似乎毫不设防,让他来去自如。其实,那是因为他对这个地方太熟悉了。

薛红蝶知道,这场戏演到现在,除了老颜,已无人可以收拾,他才是真正的主角。现在差的是一个结局,这个结局必须由老颜来完成。结局如何,那就要看老颜打算如何演下去了。她现在面临着一个抉择,一个千难万难的抉择。而老颜是影响这个抉择的重要因素。

“小蝶,你明白了吗?”老颜柔和地道。

“明白什么?”薛红蝶激动地道,“你以为你的把戏可以骗得了我?”

“你难道到现在还不接受这个事实?”老颜苍凉一笑,黝黑的脸布满沧桑,“那块紫玉其实从来都没有丢失过,我一直都带在身上,只不过那个骗子没有这块玉,向你谎称丢失了。你送我的东西,我一向珍而重之,岂会丢失?如今,我命人将那些往事重现在你面前,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为什么会对这些事情清清楚楚?”

薛红蝶全身颤抖,是的,老颜命人在她面前不断地重演往事,他们的每个细节,都和逝去的一模一样。如果他不是花错,不可能清楚这些细节;如果他不是花错,他不可能知道他们之间那些只有天知地知的亲密言语和动作!

霎时间,她泪如泉涌,颤道:“花大哥,真的是你吗?”

老颜知道她开始相信他了,也是十分激动,将她拥在怀里,道:“除了记忆,我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就是花错,所以我要将我的记忆回放给你看。那日我中了‘右手蛇’的毒掌,那骗子的同党只当我已必死无疑,将我扔到荒野喂狗,却不知我自小身上就涂着一种奇特花粉,可解百毒。只是这些花粉救回了我的性命,却救不回我的容貌。

“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而且功力全失,我简直要疯了。我不敢回葬花山庄,找了个荒芜的地方修炼,用了三年时间才恢复了功力。我想恢复我的身份,我暗中组织了一支黑月骑士,用来对抗葬花山庄。可葬花山庄实力雄厚,那骗子又已瞒骗了所有人,即使我将他抓起来,也没有人会相信我的。所以,我潜入紫木堂,我要争取你的信任。可是我即使跟你迎面相对,你也不会认出我来。于是我要和你玩个游戏,一开始我就提示你,花错失踪不止五天,他失踪了足足五年!我要你顺着我的提示去寻找花错,就是希望你发现,你真正失去的人其实一直在你的面前!”

薛红蝶抹干眼泪,她终于知道北雁寺后来为什么会被荒废,那是因为花错是北雁寺最大的恩客,假花错不知个中情由而无心顾及,北雁寺便维持不下去;老颜为什么要在她面前展示喝茶时的奇特动作……她仿佛霎时间明白了很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忽然问:“他是谁?”提到这个“他”,她心里一阵刺痛,这个陌生的“他”与她以夫妻之实共处了五年,并且有了圆儿。

“他叫卓重生,”老颜咬牙切齿,目露凶光,“是‘附影门’的人。”

“附影门?”别看薛红蝶总管葬花山庄大小事务,遍知江湖事,却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么一个门派。

“原本我也不知道武林中会存在这么一个门派。它神秘、卑鄙、贪婪,人数不多,居无定所,不以扬名立万、扩充势力为立派之本,而是花尽心思成为他人的替代品!”

“替代品?”

“是的。他们会根据自身的特点,譬如相貌、身高、年龄等,然后专门在江湖中寻找那些有名望、有实力的帮派领袖,发现和自身长得相像的,便像影子般长时间在暗中刻意模仿他,然后设法取而代之,无声无息,谁也察觉不了他们。他们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就像黑暗中一群寄生于人体的寄生虫!”老颜说到气愤的时候,双拳握得“啪啪”作响,显然对那个毁掉他一生的“寄生虫”恨之入骨。

“为了报复,我花了极大的工夫调查‘附影门’,我刮地三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附影门’的门主‘天岚鬼叟’抓住并击毙。我在搜查‘天岚鬼叟’的遗物时,无意中发现‘附影门’已有七人鸠占鹊巢,其中包括排教教主‘萧风澜’、蝎尾帮女匪首‘冯七娘’,十二连环寨寨主‘石千钧’等。这些人与门主有一套非常完美的单线联系办法,与其他同门无丝毫来往,一旦他们成功鸠占鹊巢,门里更会把他们的资料烧掉,因此知道他们的身份的只有门主。除掉‘天岚鬼叟’后,我掌握了‘附影门’的一切资料,其实已完全将‘附影门’控制。我原本打算灭了‘附影门’的,但后来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利用‘附影门’,让它为我培养大批的门徒,我要将我的不幸经历让那些对手们尝尝,我要让我的门徒成为各派的掌门,那样整个江湖就是我的了!”老颜说到兴奋处,忍不住哈哈长笑。

薛红蝶倒抽一口冷气,眼前这人虽然容貌不再,但昔日那颗疯狂的野心却一点没变。

“卓重生确实有本事,当年我居然一点也没注意到他像影子般跟着我,以致中了他和‘黑手双蛇’联手设下的圈套。但话说回来,这人实在平庸,只会守家,不会开拓,否则葬花山庄早就执武林之牛耳。他没有资格拥有葬花山庄,我要取回我的一切。”

薛红蝶问道:“你打算怎样恢复身份?”

老颜喟然长叹:“我现在叫颜灭,容颜尽灭的颜灭。我再也做不回以前那个玉树临风的花错了,我现在只能做颜灭。小蝶,这些年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身份不过是权力的象征,当你手中掌握大权,身份便不再重要。所以,我打算拿回一切属于我的东西,却不打算恢复身份。”

他见薛红蝶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便道:“我如今这模样,如何能够服众?卓重生能够代替我,我也能够代替他,我早已物色了一名弟子,到时他将成为新的花错,但完全听命于我。这样我就能执掌葬花山庄,又不会被人知道我的秘密。”花错是一个非常爱面子的人,若让天下人知道他被弄成现在这个模样,那真是生不如死。

“卓重生……”他忽然神情肃杀,一字一字地道,“必须死。”虽然薛红蝶早有准备,但老颜一说出,她心中还是怦然一跳。接着他沉重地道:“葬花山庄还有许多人,包括紫木堂柯堂主等,他们都是卓重生多年来在葬花山庄建立的势力,必须一一铲除”。

薛红蝶蓦地问:“圆儿呢?”圆儿是老颜失踪之后出生的,他是卓重生的骨肉。老颜搂着薛红蝶的双肩,眼里闪着异样的神采,道:“不属于我们的东西,不要留下!”

薛红蝶全身剧烈一震。老颜柔声安慰她:“我们还年轻,还会有更多的孩子。你放心,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办妥的。”

薛红蝶眼泪盈眶,但还是点了点头,低头沉思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目光毅然地道:“我要见见他。”



谁也不会想到,花错——卓重生会被藏在万蝶园的地下室里。他曾经是葬花山庄最重要的人,现在却被五花大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他双眼紧闭,看起来即使是天崩地裂都不会醒来。

薛红蝶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这个人。这个人冒充她的丈夫跟她恩恩爱爱地生活了五年,并且生儿育女。

她拔出短剑,剑身寒光闪耀,这一剑下去,便可将这个凌辱自己多年的禽兽杀死。在这一刹那,往昔的那些举案齐眉、相濡以沫的画面,以及他陪圆儿溪前摸鱼、园中扑蝶的情景涌现眼前,是耶?非耶?真耶?幻耶?一时间竟分不清了。

“插下去!这一剑插下去,噩梦就结束了!”老颜站在她背后,忙不迭地催促她。

“是的,该结束了。”薛红蝶自然自语地道,抡起短剑。老颜黑黝黝的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但见寒光一闪,老颜的笑容嘎然而止。

薛红蝶松开剑柄,轻轻地闪到一旁。

老颜万万想不到,薛红蝶这一剑刺的竟然不是那骗子而是他!他握着锋利的剑刃,鲜血从他身上汩汩地流出,千辛万苦策划的一切就换来这个结果吗?他不解地看着薛红蝶,连声问:“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薛红蝶哈哈而笑,目光变得有点狠,“因为你才是我的噩梦!”

“我是你的噩梦?”老颜的瞳孔迅速地收缩。

“是的!”薛红蝶大声道,“你为讨我欢心将洪天养一干贼人的人头砍下江中从那时起,我就非常害怕你!你是个充满野心的家伙,你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征服这个江湖,谁不服你,你就砍掉谁的脑袋!”

老颜大力地摇头,显然不敢相信她的话。

“你不信?还是不甘?”薛红蝶冷笑,“你一定认为,你救了我,替我报了仇,还让我当上葬花山庄的女主人,我应该感激你。我没有倾城绝色,没有显赫家世,与你门不当,户不对,江湖中有那么多名门世家的千金你不去追逐,你为什么偏偏看上我这个出身市井的平凡女子?那是因为你看上的是我的无知和善良!”

“我是真心的……”老颜颤道。

“哈哈!”薛红蝶放声大笑,“不要再骗我了!你娶我,那是基于你家族奇怪的密令而已!你只不过是想得到葬花山庄最厉害的那支力量——‘暗香’花士!”

老颜全身剧烈地颤抖,不明白这女子怎么会洞悉他内心的秘密。葬花山庄最厉害的其实不是“天香”花士,而是那支神秘的“暗香”花士。奇怪的是,这股力量一直不掌握在葬花山庄的男主人身上,而是由每一任的庄主夫人掌握。男主人甚至连“暗香”花士的姓名、人数等情况,都一无所知。“天香”花士都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但一个“暗香”花士却至少可当十名“天香”花士,而且据说人数比“天香”花士还多。“暗香”花士的强大可想而知,也就是说别看葬花山庄的男主人在江湖中可以呼风唤雨,但实际上他们掌握着的仅仅是葬花山庄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而已!

这一切是源于葬花山庄的祖师婆婆是一位为情所伤的奇女子,祖师婆婆仗着一身绝世神功在江湖中建立了堪称绝世的功业,令群雄低首,却偏偏为情所伤,从此对男子恨之入骨。于是她在有生之年,将其最厉害的弟子、亲信、部下隐藏起来,组成一支可怕的神秘力量,并立下遗训:这股力量由庄主夫人掌握,一任传一任,世世代代,终身守护着葬花山庄的女主人。

祖师婆婆的才智、影响是空前的,她精心设置的这股力量,数百年来都在有条不紊地运行,谁也无法改变。

花错从经典中得知“暗香”的厉害,自然对这股力量万分神往。但葬花山庄祖规森严,即使是十分疼爱他的老娘也不肯透露半分给他,为了得到这股力量,他选中了毫无机心的薛红蝶作为妻子,希望从妻子身上得到这股力量。那日在碧霞山下救了薛红蝶后,得知是洪天养等人干的,他立刻心生一计,假意接受飞鱼帮的投诚,然后将他们擒住,为了博取薛红蝶的好感,便当着她的面前将他们杀掉。然后花错献上百般殷勤,甚至不惜清心寡欲地在北雁寺陪她守孝一年,完美地演绎了一场“痴情公子遇上落难佳人”的好戏,就连他的父母都相信他对薛红蝶是一见钟情、一往情深,从而答应了他们的婚事,使他老娘顺利地将“暗香”的密令传授了给薛红蝶。

可是,就在他认为时机成熟,可以向妻子逐步窥探玄机的时候,他被附影门盯上了。几经波折,他才斗垮了附影门,拔掉了寄生虫,可是……

老颜后退两步,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那样看着薛红蝶,难道他一直都低估了她,她并不是什么单纯无知的花贩人家的儿女?

薛红蝶激动道:“你说你做不回以前的花错,我也不做不回你以前的‘小蝶’了!自从我和你一起,我便知道什么是江湖,那些刀光剑影让我感到疑惑、恐惧、窒息,这些不是我想要的!”

她看着地上的卓重生,道:“他和你不一样,他不知有‘暗香’,也胸无大志。他会专程陪我去长桥巷头吃一碗简单的清水面,会陪我去鸣凤楼观赏一出《牡丹亭》,会陪我去惜香斋挑选最上等的胭脂水粉;我生气了,他会不停地哄我;我病了,他会彻夜守在我的床边;他不会为了公事不理我,也不会整天图谋什么王图霸业让我顾虑。这些你做得到吗?他给我带来了圆儿,给我带来了一个完整和舒适的家!而你,却想杀死我圆儿,毁掉我的家!”

薛红蝶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全身不停地颤抖:“实话告诉你,我老早就发现他不是花错了,他伪装的本领就算再逼真,又怎么瞒骗得了我这个日夜相对的枕边人?但是,既然他能够给我需要的,我装糊涂又何妨?”

“贱人!”老颜大骂,气得全身发抖。

“骂吧。”薛红蝶叫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打我圆儿的注意,不该破坏我那宁静的生活,你根本就不该回来!”

她脸上火热,似乎很久都没这么激动过:“你既然拥有‘附影门’,拥有‘黑月骑士’,完全可以在武林中翻云覆雨。可是你的野心太大了,你还想拥有‘葬花山庄’,拥有‘暗香’,你的野心害了你!”

薛红蝶解下她的腰带,凌空一抖,那竟是一柄精光四射的软剑!

老颜拔出胸口的短剑,握在手中。鲜血顺着剑身奔涌而出,他身体冰凉,面如白纸,不禁仰天长叹:“我千算百算,就是算漏了你只是一个平凡人!”

他天生聪明,做什么都能运筹帷幄,可是这场戏,他设计了完美的开头、经过甚至高潮,却偏偏无法掌控它的结局!剑光迎面而来,森寒夺目,受了重伤的老颜,根本无从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