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战天风心中一凝:“鬼婆娘的手下。”心中闪念,身子早往边上一滚,一去数丈,爬起身来,执锅在手,急看时,哪里有什么人,却是一个猴儿,蹲在不远处一棵矮松上,爪子里还抓着一个松果,而先前那打过来的东西战天风也看清了,也是个松果儿。
“你这猢狲,找死啊。”战天风跳脚大骂,心中却是松了口气,他伤得不轻,这会儿全身都痛,若真是鬼谣儿的手下找了来,那还真是件要命的事情。
那猴儿听得他骂,却也冲着他吱吱叫,咧着牙齿,却突地爪子一扬,又把一个松果打了过来,风声劲急,竟是颇具力道,而且也很有点子准头,直打向战天风脑袋。
“你这皮猴,真个想死了。”战天风大怒,急冲过去,那猴儿吱的一声急,往后便跑,战天风只要赶跑这猴儿便好,并不想真追,看那猴儿连跳过两棵树,便停下步子,谁知他停步,那猴儿却也停了下来,不但冲他挤牙咧嘴,更又摘了个松果打过来,战天风气极反笑:“你这猢狲,本大追风今天若不剥下你的猴皮,江湖从此除名。”运起凌虚佛影身法,急掠过去,那猴子看他来得急,吓得一声叫,往后一个翻身,死命逃了起来,峡谷中树不少,那猴儿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在枝叶间另窜,战天风虽是运起了玄功,一时间却是抓不到它,越发上火,衔尾穷追,那猴儿却突地往崖壁上逃去,崖壁上东一棵西一棵的横生着矮松,猴儿逃起来利索,但没有树枝的阻隔,战天风要抓它可也容易多了,大喜叫道:“这下你这猴儿死定了。”加把劲急追上去,看看要赶上那猴子,那猴子却忽一下钻进了崖壁上的一个洞里。
那洞有丈许高下,里面黑黝黝的,似乎很深,但崖壁上的一个洞,再深又能深到哪儿去,战天风站在洞口哈哈大笑:“你这死猴子,这下我看你还能逃上天去。”想着猴爪锋利,当下取锅在手,一步一步摸进洞中。
那洞还真的很深,进去十余丈,竟又拐了个弯,战天风刚到拐角处,忽听得轰降降一阵响,地皮震动,战天风吃了一惊,因为地面暗,他把身子放低些,凝睛看去,这一看顿时又惊又怒,拐角进去,还有三四丈深,这时竟有一扇石门缓缓开启,那猴子蹲在石门前,看到战天风眼光,冲他一咧嘴,一闪身进了石门,那石门其实就是一块大石头,以中间为轴旋转,左进右出,那猴子进去,石门仍在转动,很显然,只等左右交换,石门便又会闭上。
“这洞子里怎么会有一扇石门呢?”战天风脑中闪念,不过这会儿不及多想,一个念头,只想要抓到那猴子,腰一弓身子急掠过去,随在那猴子身后钻进了石门中。
一进石门,战天风脚下突地一空,借着尚未闭合的石门中透进的天光一看,脚下空空如也,竟是一处断崖,而那猴子窜进石门后,其实就隐在门后,战天风一进来,它反身又滋溜一下,从石门的另一面溜了出去。
“竟是给猴儿骗了。”战天风惊怒交集,急要运起凌虚佛影身法时,身子却落得急,早怦的一声落在了地下,这一下摔得结实,战天风本来一肚子气,只闻波的一声,那一口气竟全给摔了出来,好在崖壁不是太高,他体内玄功又自然生出抗力,倒没摔伤,而就在落地的当口,上面扎扎一阵响,石门已彻底闭合,战天风先前便注意到了,那石门厚达半丈有余,若硬砸,几乎没有砸开的可能。
战天风又惊又气,腾身爬起,便要飞上去看石门有没有开启的机刮,心中忽地一动,想:“竟在崖壁上开得有石门,这是什么鬼地方?”照理说,在这种密闭的山洞子里,应该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战天风功力再高十倍,在完全没有光源的地方也是不可能看得见东西的,但这洞子里却仍可以看得见,他四下一看,这洞子约有十余丈方圆,洞子顶部的一个石缝里,竟是镶得有一粒珠子,幽幽的发着微光。
“竟拿夜明珠当灯笼,还真是阔气呢,不如送给本大追风吧。”战天风心中叫着,脚下却并没动,因为他一扫之下,看到靠山腹一面的洞壁上,有一处好象不同,似乎在发着暗红色的光,他走过去,那洞壁上竟然写了一行字:没摔死就撞门进来吧。字休呈朱红色,也不知是用什么东西写的。
字是直着写在洞壁上的,周遭有明显的石缝,竟好象是一扇石门的样子,战天风试着推了一下,那石门却是纹丝不动。
“又是害人的。”战天风心中闪念:“这王八蛋故意弄一条石缝出来,再写这行字来骗那些傻瓜,要不为什么不写推而写撞呢。”想到这里,哈哈一笑,叫道:“这种鬼心眼儿,本大追风打小就玩,你骗别人可以,想骗本大追风,哈,那还嫩着呢。”但这话一出口,他心中忽地又是一动,低头细看那个撞字,立上面一点果然没有,却是一个凹洞。
战天风在街头混,骗人的伎俩多得很,最简单的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真的示之以假,假的示之以真,而把自己的真实意图用一种似是而非的手法隐藏起来,却又露一点点让人去猜,这样的更是家常便饭,这时触发玄机,想:“故意说要你撞,想你不会撞,其实就是要你撞,机关该就在这个撞字上。”煮天锅他一直拿在手里,看那凹洞不大,便倒转锅柄,一锅柄撞在那凹洞里,那凹洞处的石壁竟一下给他撞穿了,传出“铮”的一声,好象是撞在了铁板上。
一听声音有异,战天风立即知道自己猜对了,果然,一响过后,便是轰轰的闷响,石门缓缓开启,和洞壁上那石门一样,也是以中间为轴左右旋转的,却比洞壁上那门要厚得多,至少有一丈多厚,战天风暗吐舌头,想:“这门少说也有十万斤,若不是本大追风聪明,窥破玄机,真要撞时,便是撞死也是进不来的。”看石门开到可容一人通过,毫不犹豫闪身便进。
进石门,里面又有一个洞子,却比外面的洞子大了三五倍不止,洞壁上镶的夜明珠也多达数十颗,战天风一扫之下,心中闪念:“本大追风便把这几十颗夜明珠挖出来,那也可以当大财主了。”
不过他这念头才一冒出来马上又收回去了,原来他看到了三个人,是三个老者,端坐在洞子左侧,都闭着眼睛,好象是在打坐练功,三个老者都是发须尽白,左面的穿红衣,略胖,中间的穿白衣,最高,右面的穿黑衣,是三个中身材最为单瘦的,瘦得和战天风差不多,不过战天风还要比他高些。
便在战天风打量那三个老者的时候,身后的石门又已合上了,战天风回头看了一眼,心中暗转念头:“洞中套洞,暗藏玄机,这三个老家伙只怕不简单,本大追风倒不可孟浪。”一抱拳道:“三位前辈请了,小子战天风有礼,打扰三位前辈清修,实非得已,还望三位前辈海涵。”
声落,忽地有轰笑声响起,战天风面前丈余,显出一个光团,那光团约有尺许方圆,光团中竟有三个小人,都是五六寸高下,而战天风听到的笑声便是这三个小人发出来的。
战天风大吃一惊,退一步,煮天锅护胸,细看那光团中小人,却又一惊,原来那光团中小人竟与那三个端坐的老者一模一样,而那三个老者明明又还在原地方,闭着眼睛端坐着的。
“这是闹什么鬼?灵魂出窍?”战天风心中嘀咕,不过他这会儿很有点子艺高人胆大的味道,最初一惊之后,倒也不太害怕,只是把煮天锅握紧了,刚要出声询问,光团中那穿白衣的老者忽地叫道:“灵猴引路,有缘。”
声未落,那红衣老者道:“摔不死,有福。”
紧接着他的话,那黑衣老者道:“能识破玄机,不傻。”
三个老者又是相视大笑,很高兴的样子,战天风却在心中嘀咕:“什么有缘有福不傻的,猴儿引路,是本大追风要剥他皮,摔不死,是本大追风功夫好,换一般的看牛娃试试?至于能看破机关,这一点倒是没错,本大追风的脑瓜子还真是很管用的,那不是吹牛。”
三个老者收了笑声,齐看着战天风,白衣老者道:“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战天风?这名字勉强,不过名字原只是一阵风,人死了风过了,也就没有用了,小子,即进洞来,便是有缘之人,去老夫三个原身前面叩头吧,叩了头,便是三星弟子了?”说着向那三个端坐的老者一指。
“他三个的原身?”战天风吓一大跳:“难道他三个已经死了,现在说话的只是他们的鬼魂?”他以前最怕鬼,不过这会儿拳头把子硬,倒是不太怕了,心中忽地一动,道:“三星弟子,请问三位是------?”
白衣老者呵呵笑道:“老夫天巧星。”
红衣老者也呵呵笑道:“老夫天算星”
黑衣老者却阴着脸道:“老夫天困星。”
战天风惊呼出声:“原来三位前辈是七大灾星中的三位。”
天巧星咦的一声:“你知道七大灾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