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5节 梁上有梁
司马翎《剑胆琴魂记》
第十四章 梁上有梁

  邵风本想再骂,回眸一瞥,忽然吃惊地怔住,心想师姐这是怎么啦?难道是和端木公子
一见钟情?
  杨小璇蓦然醒悟自己的失态,急急收回眼光,芳心中却泛起一股说不出的情绪。她自知
对这个端木公子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意思,但她为何能够在一个陌生的男子眼中,读出他的心
事?她为何有一度对这个陌生男子生出怜悯之情?虽然这种怜悯之情,乃是因对方眸子中表
达出来的意思令她感动而生,那末她何以会为对方所感动?她这种行为是否对得住王坤?
  她苦恼地背转身,走人父亲的房中,一下子躺在父亲床上,怔怔寻思。
  过了好一会,她想那端木公子一定走了,自个儿轻轻叹口气,坐起身来,忽然觉得床褥
下似乎塞着什么东西,翻起来一看,敢情是父亲一件长袖内衣,但奇怪的是缺了左袖,同时
在襟边似乎有几点血迹。
  她想了一下,想不通其中缘故,便仍旧把这件没有左袖的内衣塞回床褥下面,决心把一
切令她困惑的事情抛开。起身走出房外,果然端木公子等人都不见踪迹,也看不见邵风的影
子。
  她立刻下楼,心想邵风一定会把刚才的情形告诉父亲。走人厅中,只见父亲等人正在谈
论,邵风站在一旁,看来好像还未把刚才的情形告诉父亲。当下走过去,恰好听到父亲说,
决定等王坤回来之后,才研究如何对付端木公子。她一招手,把邵风唤到一边去。
  邵风忙跟过去,杨小璇低声道:“那姓端木的真讨厌,但你别把刚才的情形告知爹
爹!”
  邵风细味她言中之意,沉声道:“好吧,但若然师父问起,我却不敢不据实回答!”他
认定杨小璇对那端木公子有点意思。因此故意巧妙地回答,其实心中已决定不管杨迅问不
问,等会儿便告诉杨迅。
  杨小璇径自回房,怔了好久,细算王坤应该快回到堡中了,芳心不住翻腾,虽是就寝之
时,却哪里睡得着!
  房门有人轻轻道:“璇姑娘,你可曾睡了?”
  她吃一惊,但随即想起这人口音,乒是那天府神偷应先青,忙忙应道:“没有——”房
帘掀处,一条瘦小人影闪人来,果然是天府神偷应先青。
  他微笑道:“你别惊讶,我一直躺在那个贮物室内,问了一天。怎样?王坤可有消息
么?”
  杨小璇忙把今日一切详情告诉他,应先青听了,沉吟片刻,便道:“我料端木公子等人
定然迎上去拦截王坤,这可糟了,他一个人如何抵挡得住这些强敌?现在我非立刻赶去找他
不可,但在离开之前,希望你能把本堡的蓝图让我瞧瞧。以后我出人此堡便方便得多——”
  她睁大了眼睛,显然是犹疑起来。应先青立刻道:“不过也不要紧,你如果为难,那就
算了!”
  杨小璇低声道:“我也未见过本堡设计蓝图,但我却知道在父亲的房间里,有个巨大的
钢箱,盛放着所有的秘密文件以及一些宝贵东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开启之法!”
  天府神偷应先青笑道:“你可记得我的外号么?不论何等精巧秘密的藏宝箱,我只须看
上两眼,便能开启,而且事后一丝痕迹也不留下!走,你带我去,你只要替我把风,令尊来
时早点通个暗号就行啦!”
  杨小璇道:“那么我先出去,一路如没有人,我便不作声,如果有人,我就咳嗽两声。
我父亲的房间在二楼第一间,也是套房,在里面的一间,靠着右边墙壁有座大衣橱,那钢箱
就在后面……”
  她还未曾说出开启钢箱之法,天府神偷应先青已截断她的话,道:“够了,等我看过本
堡建筑蓝图,以后王坤和你也较为容易见面了!”
  杨小璇轻喟一声,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够相信你,假如你是我父亲的敌人,那就太
糟了!”
  应先青笑一下,道:“我和令尊毫无瓜葛,怎会是对头?不过你这句话,倒触起我一个
奇怪而难解的问题!”

  杨小璇道:“有话下次再谈吧,现在得赶快,否则我爹要回房安歇,他一向作息守
时……”
  “不忙,你先听听我的奇怪问题。我忽然联想到,你和王坤老弟身份相去悬殊,似乎前
途困难甚多。但这都不要紧,只要两心如一,什么困难都可以用耐心和智慧克服。然而假如
王坤老弟是你爹的对头,你怎么办?你帮哪一边?当然这是假设的问题,并非事实!”
  杨小璇明亮美丽的眼光,凝注在这位名震宇内的老神愉面上,生似要看透他的心意。天
府神愉应先青和她的真诚无邪而极为美丽的目光相接,忽然有点儿心虚起来,也有点儿心
软,觉得这么一位美好可爱的姑娘,谁能忍心欺骗她和令她痛苦?可是事实又不能不对她这
样做,——
  他奇怪地自忖道:“我一生以来,不知经历过多少事和见过千万人,但如何以我这么一
个老江湖,也会在这位姑娘面前心虚起来,而且十分不忍?哎,我明白了,是她的真情感动
了我!王坤也曾以真挚的感情打动了我,她现在也正是这样……”
  杨小璇流露出幽怨的神色,檀口微张,正要回答,应先青己道:“慢着,你不必回答
我,你要知道我和王坤老弟的感情很好,因此我会把你的话告诉他!但我却不忍做出任何伤
你心的事,因此你不必说了!”
  她惊喜地道:“啊,你对我真好,我真高兴!这才是我所渴望的,因为别的人对我好,
总有他的企图。无论如何我仍然要回答你,老实说我不知道要帮哪一边!”
  天府神偷应先青暗自惭愧起来,耸耸肩膊,道:“我们耽搁了不少时间了呢!”
  杨小璇忙忙动身,掀帘出未,只见两名诗婢睡得十分酣甜。于是她走出外面走廊,但见
四下无人,便走下二楼去。二楼的走廊上也没有人,杨迅的房间没有掌灯,因此她知道父亲
还在楼下议事大厅中。
  隔了片刻,一条人影极为轻快地擦过她,欢然隐没在杨迅的房间中。
  杨小璇倚栏而立,还不到一盏茶时候,杨迅走上来,急步走向房间。

  杨小璇大吃一惊,叫声:“爹——”但只叫了一声,便不知该胡扯些什么话。
  天罡手杨迅已掀起房帘,他一上来便已见到女儿凭栏而立,但他有事回房,故此先没有
理她。这时听她叫了一声,便停住脚步,回头瞧瞧女儿。
  杨小璇一直没有再做声,杨迅疑惑起来,回身走到她身边,沉声问道:“你想说什
么?”
  他的语气显得不大高兴和怀疑,杨小璇芳心大跳,暗想父亲莫非发现房中有异,故此这
样对待她?
  杨迅借着走廊上不大明亮的灯光,细看女儿面色,发觉不大对劲,双目中登时射出严厉
的光芒。
  杨小璇做贼心虚,吓得芳心无主,一低头撞人父亲壮健的胸月比。
  天罡手杨迅眼中严厉可怕的光芒突然消失,换上温柔的神色,他轻轻搂着女儿,柔声问
道:“璇儿,这是怎么啦?难道有人敢欺负你么?”
  杨小璇突然想起题目,便道:“爹,今晚那几个人真的很凶么?咳,我师父在这里就好
了……”
  天罡手杨迅登时开朗地笑起来,杨小璇无意扳着他左臂上半截,他眉头为之一皱,笑声
便低沉了。他道:“傻孩子,你不必为我担忧,我还不在乎这几个人。话说回来,你师父明
知我是崇明岛一脉,决不会伸手帮忙!”
  杨小璇暗想这一会功夫,天府神偷应先青应该及时躲开,便放开父亲,道:“假如师父
在的话,我一定哀求到她老人家肯出手为止!”
  天罡手杨迅笑一下,转身人房,忽然在房中叫道:“璇儿,进来!”
  杨小璇心中微骇,走人房去,只见父亲已亮起灯,浓眉紧皱,沉声道:“谁人过我的房
间?”
  杨小璇怔了一下,反问道:“爹可是丢了东西?”
  “我的床有人动过——”
  她放心地笑一下,道:“下午时我人来过,在你床上躺了一下,发现你把一件破衣塞在
床褥下,但女儿可没有动什么东西
  天罡手杨迅锐利的目光四扫一匝,然后放缓了脸色,道:“只要是你,那就没有关系,
你知道我到了这种地位,一切都得小心些!”
  杨小璇向父亲道声晚安,径自回房安歇。”但因神经紧张过度,故此睡不着。心中十分
诧异那天府神偷如何逃出父亲房间,他会不会及时去救助王坤?还有她想起天府神偷应先青
的奇怪问题,假如王坤真是父亲的对头,那么她帮哪一边呢?

  这时离白水堡大约三十里之远,王坤正被端木公子等三人拦住去路。
  须知王坤为人冷静机智,胆大心细。早在踏人白水堡势力范围之内时,便已把易容丸的
药力洗掉,恢复本来面目。之后和本堡之人一接触,听知堡中十分安静,中秋之夕没有发生
任何事,便放了心,故意放缓速度回堡。端木公子之事,他已知道,是以算定途中必会碰
上。
  他仗着熟悉本堡周围百里的形势,特地兜个圈子,所以直到初更时分,才碰上端木公
子。
  圣手老农邵康冷笑一声,道:“王坤,你可认得我们?那面琴你藏在何处?”
  王坤心知目下决不能露出本身技艺,如果所料不差,则只要凭着机智胆力捱过一段时
间,堡主天罡手杨迅一定赶到,那时节坐山观虎斗,最是有利。
  他露出惊讶之色,道:“啊,你们竟赶在我前面,有什么话,可向我堡主去说!”
  邵康冷笑道:“杨迅可吓不了我们——”突然厉声道:“到底那面琴在什么地方?你识
相的,把琴献出,我们可以和气收场。否则白水堡说不定从此跨台!”
  王坤道:“那面宝琴已送回堡中,但也许还未送到,这件事我可不能做主!”
  针雨钗风薛三娘道:“邵老,先把这厮扣下来,还怕问不出道理么?”
  圣手老农邵康喝声有理,倏然欺到王坤面前。王坤托地一跳,跃到两文远处一棵树下,
圣手老农邵康冷冷道:“你还敢作困兽之斗么?”
  王坤道:“岂敢,你不露两手,王爷岂能甘心!”说时双手抱着那株碗口粗的树,用力
一拔。尘土飞扬中,那树已被他拔在手中。
  圣手老农邵康早已知道此人一身力量极大,才把火山豹子姜阳窘住金陵镖局的手脚破
掉,后来还露了一手轻功,能够在江面上奔驰。不过又知道此人内功有限,故此一下便自力
竭,见状并不惊奇,缓步上前。
  王坤等他走人手中树身所及之处,这才发动,暴喝一声,横扫过去。圣手老农邵康轻轻
一纵,眼见树叶擦地扫过,方自暗笑对方自耗气力,以他的功力,使出这等猛烈的招数,哪
能留手得住?
  心念方转,王坤又暴喝一声,那一大团树叶桠技本已扫过双方脚底,却倏然中止,反挑
上来。
  这一手起码要有二十年精纯的功力,王坤不过二十出头一点的岁数,故此圣手老农邵康
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能够悬崖勒马,挑将上来。
  此时已无别法,只好提气轻身,疾然一脚踩在枝上,借力而起。

  王坤手中的树猛可一挑,直把圣手老农邵康送上半空,最少也飘开五丈之远。
  他更不迟疑,猛可挥树向薛三娘迎头击去。只因那树叶枝桠笼罩的地方甚大,薛三娘不
得不纵开一旁。王坤哈哈大笑道:“王爷再不济事,也算曾经力敌你们两人。依我看来,若
然真打的话,你们如不联手同上,只怕真不是王爷对手呢!”
  薛三娘怒叱道:“住口,谅你有多大火候,居然敢乱夸海口,薛三娘如不能在十招以
内,把你打倒,。算你造化大,今晚放你走路!”
  王坤心中暗喜,但面上却丝毫不露出来。
  却见薛三娘随手抖一抖左袖,然后取出兵器,敢情是根长约一尺,通体碧绿的王铁。
  王坤虽看不出对方左袖内有什么古怪,但暗想对方断不会有。在对敌之前,先整理一下
左袖的习惯之量!当下暗暗留心,口中大喝道:“薛三娘你的话可算数?端木公子和姓邵的
是否承认?”
  端木公子站在老远一旁,理也不理。邵康却沉声应道:“你走得上十招,算你白水堡之
人能为出众,我们明日自会寻杨迅理论
  王坤应声好,挺树便向薛三娘冲去。薛三娘这时方始发觉自己一时大意,先吃了不少
亏,敢情对方用这株树做兵器,干长叶多,一来擅于远攻,二来枝叶乱扫,自己的青芒针不
易取准。怪不得圣手老农邵康声音如此深沉,露出言外之意。
  对方的树枝树叶已冲到身边,薛三娘向左一晃,闪开七八尺远,左袖拂处,一根青芒针
已悄无声息地发出去。
  王坤虽然功力精迸极多,今非昔比,但如果不是为人机警,一直便留意对方的左袖,像
这种不声不响地发出飞针暗器,也是无法防备。
  却见他趁势一抡,强风劲卷,但正因他用力过甚,以致身形反为树干带得多跨了一步,
薛三娘的青芒针恰恰从他身边擦过。
  薛三娘暗中颇被对方这种好运气激怒,倏然一掌劈去,左袖拂处,又是一枝青芒针暗中
发出。
  王坤惊天动地般大喝一声,身形随着树干转了半圈,这一下恰好又避过对方一针。王坤
转了半圈,树梢的大片枝叶便变成和他的人成一直线。虎吼声中,他又连人带村向薛三娘猛
冲过去。
  这等打法虽不免有点笨拙,但仍有他的道理。这一冲恰好迎上薛三娘劈出来的右掌,登
时大响一声,枝叶分飞。
  王坤连退三步,薛三娘已借力跃起半丈高,左袖连拂,先后射出两针。
  谁知王坤退了三步之后,到底站不住脚,一屁股倒坐在地上,手上的树因而向上一掀。
薛三娘青芒针方脱手而出,竟已被对方的树叶枝桠卷住。
  薛三娘一方面十分奇怪对方何以如此好运道,一方面极不服气,努力提住一口真气,横
着飘开数尺,左袖一扬,三针齐发。
  王坤颇似腿力甚强,恰好在这时像弹簧般弹起来,连人带树向前冲去,无巧不巧,又把
那三针避过。
  他这一冲落了空,立刻就势变化,那棵树横扫而来,声势凶猛。
  圣手老农邵康眉头大皱,直到此时,他还看不出白水堡那人到底是运气好抑是武功极
高,故意戏弄三娘。须知他早先在白水堡撤退出来,就是为了要截住王坤,不管怎样,先把
那面和端木公子关系重大的宝琴夺到手再说。
  但目下这种情势,倒不急于把王坤杀死,因为对方分明已有警觉,早一步把宝琴另行运
送回堡。是以此刻擒住王坤的话,固然可以问出如何把琴转手送堡,但他们终不免要重到白
水堡会会天罡手杨迅。

  薛三娘十分温怒,自觉丢脸之极,连这么一个下人她也制服不了,还能在杨迅面前矜夸
么?
  王坤三不管疾舞手中大树,虽然不成章法,但却极擅于利用树长势猛的优点。是以砂飞
石走,狂飙旋激。晃眼迫得薛三娘出了三招。
  薛三娘杀心陡盛,须知她一直都着眼在活擒对方这一点上,故此青芒针出手时,不免诸
多顾忌拘束。如今心思一变,可就大不相同。
  王坤一对夜眼,竟把薛三娘的表情看得清清楚楚,心想自己虽然一定能够避开对方的青
芒针,但此刻对方眼中已露杀机,手法定然十分歹毒,若不施展真正功夫,只怕躲避不了,
可是这一来岂不是露出马脚?
  薛三娘冷叱一声,道:“你这可是自寻死路,看针——”说话时人又退开寻丈,左袖连
扬两下,只见先是飞出三丝极是微细的青光,斜斜飞上天空,刚刚到达王坤头顶之时,另外
三丝青光已如电掣星飞般衔尾追上。
  王坤微微一凛,他身为当代高僧少林寺老方丈心印大师的关门弟子,见闻广博,眼力奇
佳,认出对方这一下手法,乃是昔年号称暗器大宗师的妙手散花苟飞音的独创手法,称为
“三花聚顶”。这前面三针所蕴的真力十分奇特,竟是沉凝郁结,看起来生似迟滞不前,但
等到后三针追上时,两下一触,便即引发所蕴郁的力量,六支飞针一齐罩射下来,算定了对
方所有可以逃走的方位,不论如何躲避,总逃不了一针之厄。
  那妙手散花苟飞音成名极早,暗器手法为宇内一绝,任何物件到他手中,均可变为暗
器,按照着这物件的体积大小和重量,随意发出。手法极为出奇,总令人防不胜防,无法捉
摸。
  相传武林中有两人得到他这种“三花聚顶”的独门手法,这两人一正一邪,一位是铁指
青环百步勾魂端木令大侠,另一位是西极大荒山庞驼子。
  目下这个针雨钗风薛三娘何以能够得传这宗绝艺?真是武林一件费解的秘密。
  这些念头在王坤心中快得如电光石火般一掠而过,眼见对方后三针已经出手,不须眨眼
工夫,自己非施展出全身绝艺不可!
  摹地一宗黑忽忽的东西,从左侧一块山石后面飞出来,竟比薛三娘的后三针快了一步,
先卷住前面的三支青芒针。王坤虎目微闪,已看出那宗黑忽忽的东西,竟是一个麻袋,故此
能够把三支青芒针完全卷着。连忙装出发现头上这个麻袋的神情,一面纵开,一面用大树疾
拨。
  薛三娘已不理会王坤,凝目瞧着那块山石。只见石后转出一人,竟是个鹑衣百结,手持
铁棍的老化子。她冷笑一声,纵到那老化子面前。
  王坤噫了一声,停手问道:“你们怎么啦?”
  但没有人理会他,王坤目光扫到端木公子面上,只见他微微翘首,望着黑暗的长空,一
片若有所思的神情。他这时可就真的迷糊起来,想不透这端木公子何以对目前所发生的一
切,都似乎不放在心上。

  那老化子先开口道:“我老叫化邓云松和白水堡没有半点交情,但薛三娘你手法大毒,
故此不得不伸手管闲事!”
  薛三娘冷冷道:“很好,先试试你有没有管闲事的资格!”左袖一拂,人已如行云流水
般从侧翼攻上,右手一尺长的碧玉钗奇快无他地疾划过去。
  那老化子邓云松先被她左袖唬了一下,身形微晃,是以对方右手钗如风划到时,几乎无
法躲避。眼看钗尖已堪堪沾到左臂,忙忙一塌身,转了半步,右手一肘撞将出去。薛三娘微
微一闪,便已让开,手中碧玉钗快如风旋飙转,疾攻过去。邓云松连铁棍也来不及施展,单
凭左手接了五招之多。薛三娘果然不愧外号中有“钗风”二字,那支碧玉钗直是比风还快,
邓云松仗着一身精纯武功,数十年火候,又接了三招,已陷入危殆境地。
  王坤及时出手,虎吼一声,扑将过来,人未到树先到,连邓云松也算在内,猛扫过去。
  邓云松暗骂一声“混帐”,露了一手丐门绝技,倏然平平跌在地上,一阵狂风恰从面上
扫过。薛三娘早已跃开丈许,回眸怒视。
  圣手老农邵康低啸一声,突然纵到邓云松侧边数尺之处,先向王坤喝道:“有人为你架
梁,你还不走么?”
  又转面向邓云松道:“你莫仗着身为丐帮长老,以老朽看来,丐帮除了你们帮主沙一
足,真个深得神乞吕兑真传之外,其余的。都是饭桶而已!”
  邓云松哼了一声,道:“原来今年春间被沙帮主打跑的就是你么?”
  圣手老农邵康打个哈哈道:“此话怎说?你且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手掌一摊,掌中放
着一面宽约三指,长约四寸的竹牌。邓云松登时脸色一变,退了数步,却向邵康行了一礼。
王坤心思聪敏,猛可醒悟邵康掌中的竹牌,乃是丐帮帮主的令符,凡是丐帮中人,见了此
符,都得听命任由差遣。假如邵康命那丐帮长老邓云松擒捉自己,那么要不要动手拼命?是
以此时必须立刻逃走,忙忙转身疾奔。
  刚刚走了丈许,却听一声如驾凤的笑声,划空而来。王坤真气一沉,立时钉在地上,扭
头而看。敢情他的好奇心竟然战胜一切,心想这是什么人,功力如此之高,单凭这远传十数
里的笑声和身法,已经足以挤身武林前数位高人之内。
  目光到处,只见一位须发如雪的黄衫老人,宛如驭风而至,突然落在圣手老农邵康身前
五尺之处,长笑道:“那是什么东西,老夫能开开眼界么?”这黄衫老人声如洪钟,竟把邵
康的话声完全淹没,是以王坤空自见到邵康嘴皮乱动,竟听不出他在说什么话!
  那位丐帮长老邓云松乘机退开一旁,圣手老农邵康心中明知邓云松退走之故,便是要避
开他手中这块丐帮至宝“竹符”,免得被他发号施令,做出违心之事。可是眼前的敌人太
强,乃是他平生未曾遇过的武林异人,是以丝毫不敢大意,一任邓云松退开,暗中打个手
势,叫针雨钗风薛三娘别去拦阻,早作准备以便联手对付这个黄衫老人。
  黄衫老人想已早就见到一切情形,故此知道圣手老农邵康的斤两,此刻又见对方如此深
沉不乱,果有大将风度。便也不敢轻忽,洪声道:“老夫辛石帆,这一打岔,不知是否已破
坏阁下之事?”
  邵康微哼一声,道:“原来是君山二友中的天风剑客辛石老,当真有资格轻觑天下之
士。在下邵康,那位是薛三娘……”
  王坤听见邵康自称在下,微感惊讶,暗想这个老家伙真是善观风色,如今一见面对武林
中无不知名的君山二友天风剑客辛石帆时,便立刻尽除昔日做态。
  只听那圣手老农邵康提高声音道:“在那儿负手仰天的便是在下等的小主端木公于!”
  君山二友平生以孤高自许,不肯与世俗随波俯仰,不过他们名望既高,对于武林中名家
各派的武功及人物,均都知悉。然而此刻听了对方介绍,心中思忖片刻,依然想不起几时出
过这么一位人物,连这个圣手老农邵康、针雨钗风,薛三娘那等身负惊世武功之士,尚且称
之为小主?
  这一来不免向那端木公子多看两眼,只见那年青公子似乎对这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无动于
衷,脸上微现迷惘之色地仰望遥空。

  大风剑客辛石帆颔首道:“贵主人气质不凡,英华内敛,使人看不出深浅,老夫甚感佩
服!不过你们所作所为,老夫仍然略有所闻,似乎不大获江湖好评,适才连丐帮中人也因而
出手,可见老夫路闻之言不讹。此刻老夫既然现身,你们不妨冲着老夫来,如果赢得老夫手
中三尺青锋,老夫自无话说。如若不敌,从此江湖之上,你们便不能称字号充人物,老夫平
生爽脆不过,就是这么多的话!”
  圣手老农邵康面色丝毫不变,凝眸细听对方的话。这种沉着的态度,连王坤也惊奇起
来。心想当日自己第一次人玄机府闯将出来时,曾经见到圣手老农邵康露出惊讶之色。自己
尚且能令他动容,何以这位大名鼎鼎的君山二友之一的天风剑客辛石帆,反倒视如无物?
  “辛石老果是快人快语,天风剑法又以轻快神速见长,实在无怪其然。在下不自量力,
今日要在老剑客手下领教几招……”
  天风剑客辛石帆微笑道:“阁下谦和有礼,这一点和传说却不相同,既是如此抬举老
夫,我们就此试上几招。老夫杀心早已泯灭,这一点不妨向阁下提一提!”
  圣手老农邵康心中暗喜,情知自己“已站稳脚步,当下暗中把左手食指上的“诛心环”
旋到指尖,右手衣袖一抖,露出一柄明亮夺目长仅一尺的匕首。
  君山二友眼力何等高明,见他这一抖袖,竟然不拘尺寸,便自干净俐落地亮出匕首,连
出鞘的动作也包括在内。这等手法,天下已无人能出其右。心中微动,再瞥见对方左手食指
尖上的黑石戒指,当下长笑一声,问道:“老夫自问见识颇多,但怎的以前未见过像阁下左
手指尖上的戒指?老夫十分惭愧,竟然认不出这枚指环的来历,阁下可能见告么?”
  圣手老农邵康也笑道:“辛石老眼力太厉害,这枚指环乃是在下自制的防身之宝,名叫
诛心环,颇有一点巧妙!辛老如不吝指教,何妨亮剑?”
  辛石帆应声好,掣出青钢剑来,只见他的利剑比普通之剑略短,大约只有三尺之长,剑
身又薄又窄,乍看有点不似剑。
  圣手老农邵康目光如炬,一瞥之下,已看清对方手中兵器一切特异之点,当下道声
“请”字,便握着匕首,向左方盘旋绕走。
  他的身法施展出来,但见快若飘风,转眼间已绕着天风剑辛石帆走了两个圈子。
  绕到第三圈时,天风剑辛石帆洪钟也似地喝声“好脚法”,也自横剑疾走,和对方互绕
圈子。
  双方一施展开身形,晃眼间已瞧不清面貌,快得有如同时出现了七八个人,互相奔腾追
逐。
  王坤认出圣手老农邵康的身法,乃是武当派不传秘艺“九宫遁形步法”,这邵康竟不知
如何能够学到,火候精深之极,不由得惊讶不置,暗想这个圣手老农邵康,一定不是等闲人
物,否则不可能发生如此多的令人惊奇之事。
  不过那天风剑辛石帆的自创身法,也令他十分佩服,只因虽与武当派不传秘艺相形之
下,居然也毫不逊色。

  圣手老农邵康首先发难,右手匕首突然电划对方左臂,出手狠疾异常。
  天风剑辛石帆为了维持数十年盛誉,故此已用足全副心神。一见敌人匕首划到,口中长
啸一声,身形微塌,电急转了半个身,避开对方凶锋,跟着手中利剑出处,疾如风雨般反攻
过去,眨眼间连发七八招,每一招都是剑光如雨,漩飞芒射。
  他的成名秘艺天风剑法,乃是昔年一代大剑客张布衣晚年所创,因辛石帆崛起于武林
间,以劲节清名见重当时,遂为张布衣所赏识,临终时派弟子送一封密函给他,函中便是这
套天风剑法,因为张布衣创演成功这套剑法之后,后来未为江湖所知,连张布衣的门下弟子
们也不知道,故此武林人都以为是辛石帆自己所创。
  那位大剑客张布衣极早成名,天资之高,~时无两。中年后曾上昆仑山和当时掌门人玉
罗汉伏陀大师论剑,自知尚逊一筹,此后便专心致力于如何和昆仑派争一日之长短,经他虔
心苦志,探集天下各派剑法之长,融冶于一炉,复加以悠悠岁月之功,到了临死之时,才创
成这套天风剑法。是以可知这一路剑法,实在不比等闲,而天风剑辛石帆的成名,也非幸
致。
  他攻出的七八招一气呵成,青光暴射,剑花乱飞。王坤看得目瞪口呆,随即又狂喜不
禁。原来仅仅看了这七八招,他已发现非常重要的一点,便是当那天风剑辛石帆出手急攻之
际,王坤也在心中本能地浮现出应付之法,同时又看到圣手老农邵康应付的招数,两下一
比,竟然发现自己应付之方,要比圣手老农邵康高明一筹。
  须知武功之道,分毫差错不得,除非恰好碰上本门心法的克星,因而不能以常理推论之
外,其余千百种武功招数,都须根源于本身功力深浅与及头脑反应,在当时当地而决定如何
应付。只要一着失算,便满盘皆错。
  王坤再看了三招,便已推想到圣手老农邵康一定会碰上怎样的险关。
  他睁大眼细看下去,果然在第十五招k,突然响起一声极为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圣手老
农邵康手中匕首,竟然应声脱手。
  兵器既然脱手,还有什么可打的?天风剑辛石帆说过不伤对方性命,是以剑势微缓,说
时迟,那时快,圣手老农邵康反而极巧妙地欺近敌人身前,左手伸处,已到了对方胸前。
  邵康这一招用得十分别扭,因此虽然可以摸到对方胸口,但绝对无法发力伤敌。
  辛石帆一时名家,如何判断不出对方这一招毫无效力?否则圣手老农邵康的左手也扑不
到他身上了。
  就在圣手老农邵康左手疾出之际,辛石帆本该任得他碰一下胸口而回剑反击,一举败
敌。那知这位黄衫老人冷笑一声,摹然改进为退,两人登时又拉开了两尺距离。
  圣尹老农邵康喝声“高明之至”,右手刀光起处,横划过去,那支匕首竟仍在他手中!
  王坤怔了一怔,忖道:“古怪得很,辛石帆何以不进反退?圣手老农邵康的匕首居然甩
而复还,真个都是匪夷所思的变化……”
  须知他并不是没有见到圣手老农邵康的匕首柄上,有一条极幼的银链,分系在匕首柄和
他手腕之上,奇怪的是圣手老农邵康何以宁肯让对方击甩手中匕首而使出刚才那一着无敌的
招数。又因这一着而才能抖银链收回匕首?
  他的脑筋动得极快,转瞬间已悟出其中缘故。
  天风剑法名不虚传,三十招之内,已把圣手老农邵康迫得险象环生。须知圣手老农邵康
双手的兵器,均是利于近身肉搏,因而他必须对步法特别有心得,方始有效,本来那武当派
绝技“九宫遁形步法”十分精妙,宛如穿花蝴蝶,进退轻灵迅疾,又如孤鹤高飞,一去无
迹。谁知偏生碰上那天风剑辛石帆,也是以迅快神速见长,而他除此之外,手中之剑可以攻
远,邵康便因而先吃大亏。
  薛三娘面上失色,敢情她竟是第一次见到圣手老农邵康吃败仗。直到现在,她才心说诚
服地相信天外有天,人上有人的话。
  一个念头在她心中掠过,当下娇叱一声,道:“天风剑也试试我的飞针——”左袖连
扬,那青芒针一根接一根,衔尾电射出去。

  天风剑辛石帆不敢大意,脚下走得更快,同时剑上内力陡增,发出一股刺耳惊心的啸
声。他走得虽快,但薛三娘以静制动,青芒针一根接一根地射出来,自然追得上他。但一近
他身形五尺以内,便被他剑上奇重的内力迫落地上。不过这一来圣手老农邵康却又脱了险
境,倏然一式“金蝉脱壳”,身形似进实退,极快地退出对方辛辣无比的剑圈之外。
  天风剑辛石帆两道冷电也似的目光停在薛三娘面上,大有扑过去动手之势。薛三娘心中
微凛,便停手不发青芒针。
  王坤转目一瞥,那位丐帮长老邓云松早已不见踪迹,正想这位隐身风尘中的异人,身法
好快。同时又想到丐帮怪不得名震江南,敢情丐帮中人,都是侠骨义胆之辈,专管不平之
事。不由得暗生敬慕之心,决定日后有机会的话,必须找到邓云松好好结交一下。念头转到
这里,摹然一阵阴影袭上心头,使得他轻轻叹口气。原来他忽又记起自己对秋梦松的诺言
来。
  这时君山二友中的天风剑辛石帆,抱剑笔直向薛三娘走去,面色沉凝。圣手老农邵康明
知对方这等侠义中人,必定又因薛三娘早先向王坤所施的毒手而不满,目下又出手夹攻,是
以特别生气。心念微动,口中大喝道:“辛石老且停贵步,在下有一物相示!”
  天风剑辛石帆果然停步,冷然侧顾道:“难道你有什么万应灵符不成?老夫非瞧瞧不
可!”
  圣手老农邵康抢前一步,伸掌向辛石帆一扬。天风剑辛石帆见了一怔,先打量邵康和薛
三娘一眼,然后目光落在那边凝望着遥空的端木公子。
  他轻轻嗟一声,道:“便是他么?请他过来一谈如何?”辛石帆双目望着端木公于,是
以话中的他,自然指的是端木公子。
  圣手老农邵康低低说了一句话,王坤竟没有听见,但瞧见辛石帆那种错愕的样子,便知
这句话的内容一定十分惊人,故此十分可惜自己一时疏忽,没有施展天视地听之术,因而错
过了机会。
  天风剑辛石帆把剑收起来,略一凝神,便道:“虽然老夫不管你们,但你们的所作所
为,你却要负责!”
  圣手老农邵康哈哈大笑道:“在下当然能够作主,辛石老你请吧……”

  王坤听到这里,连忙撒腿便跑,眨眼间又跑了六七里路。当他动身之际,已感到好像有
人缀住他,起先他险些施展出真正绝艺,以便把那人甩掉。但随即想到自己的行踪无须秘
密,缀他之人可以想到是什么来历。
  果然一条人影迅如奔马般从路边飞出来,拦住去路,王坤忙收住脚,只见来人正是白水
堡堡主杨迅。他连忙施一礼,开口便要把刚才之事说出,杨迅摆摆手,道:“我都知道了,
他们要的东西呢?”
  王坤微微一惊,只因他还未碰见天府神偷应先青,未知那张星郎琴在何处?同时听杨迅
口气,似乎尚不知是什么东西,他一方面不愿把应先育的名字说出来,另一方面,又不知是
否要把那件东西乃是一张宝琴说出来?
  是以他迅速地考虑一下,才道:“小可乃是和他们呕气,故此不肯把那张宝琴交给他
们……”
  “哦!是一面宝琴,有什么好处值得他们这等重视,不惜一切地追截你?”
  “小可也不知道,当日小可奉命到峨嵋山去,那神枪手陶光宇不在,小可把书函交给他
的小儿于陶澄,正往回走,陶澄率着五个什么武当派云梦派的人追上来,男男女女把小可围
住,口出不逊。小可气不过和他们动上手,他们人多,小可只好冲出重围,无意走到一个山
谷中,见到一个已死的瞎眼老人,抱着一面古琴,手中还有一张纸条,说是请见到他的人把
他火化,将骨灰携往黄山埋葬,便以此琴为赠,小可便将尸体焚化,取了那琴,竟在乱山中
转了一旬之久,才能出山。然后赶路赶到汉口,便因他们在对付长蚊汉龙两帮,封锁水面。
小可因搭上金陵缥局的船,故此能够强行渡江,谁知便发生了事情。那端木公子的红船简直
是艘鬼船,一下子把我们的船撞翻!”
  天罡手杨迅立刻追问道:“金陵缥局有些什么人?结局可曾遇难?”
  王坤道:“小可不知道,船翻之后,小可便被那端木公子的一个手下叫做潜龙秦水心的
擒上大船,他们取了小可的古琴,便把小可点住穴道,搁在船面。到了半夜,忽然有个黄面
汉子,自称是欧剑川,把小可拍开穴道。他胁下还挟着那面古琴,小可当时对他说,这原本
是小可之物,要带回白水堡。那欧剑川叫小的快走,说是那琴自会派人送到白水堡来……”
  天罡手杨迅哦了一声,道:“这是移祸东吴之计,欧剑川明知他们十分重视那琴,故此
肯送回古琴!”
  王坤故作诧色,问道:“堡主识得那欧剑川么?据说这个人十分厉害——”
  “我不认识,现在你先返堡,好好休息一下,或许有极重要的事要你去办——”
  王坤应了一声,正要举步,忽听杨迅哺哺自语道:“奇怪,丐帮的人居然肯为白水堡伸
手,奇怪……”
  王坤暗中好笑,忖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虽然丐帮不值白水堡的所作所为,但他们均
是侠义之辈,见到不平之事,哪怕是大仇家,也先把自己的私怨抛开,而为人间主持公道,
像你这等黑道枭雄,哪能领略这等胸襟?”
  不久便回到白水堡中,又向副堡主飞蛇倪盾等人说了半天,直到四更过后,这才能够回
房安歇。
  他本想趁这时去找杨小璇,但因今晚本堡戒严,不易隐蔽踪迹,想想便自放过,准备明
日方始找机会和杨小璇会面。
  躺在床上,虽然十分疲乏,谁知竟睡不着,翻来覆去。那位使他日夕相思索怀的绝代佳
人,相隔不过飓尺,然而他却无法会面,细诉衷情。这个遗憾越来越觉得沉重,他难以忍受
地频频叹息。
  房门忽然无风自开,一条黑影闪人来。王坤故意闭上双眼,心中忖道:“这个人的来意
不论是善是恶,我总觉得十分感激,因为若不是他进来岔开我的思路,只怕我的心要碎裂成
无数破片
  那人一点声息也没有地走到他床头,王坤从空气极为微弱地移动而知道那人已到了床
前,当下故意咿晤一声,身躯转侧一下,把右手搁在床沿边。
  那条人影现在已站定在他床前,轻轻伸手点向他面门上。王坤感到微风拂到面上,右手
突然起处,刚好托着那人的手臂,使他不能下落。
  但那人竟没有做声,王坤一睁眼,看清那人竟是天府神偷应先青,便忙忙松手,低声
道:“小弟不知是大哥你,虚惊了一场

  天府神偷应先青本想摸摸他的鼻子,开他一个玩笑,哪知竞被这位机智过人的义弟托住
手臂,动弹不得。心中一阵难受,敢情这是他生平第二次被人在他下手时制住。虽说这次仅
是开玩笑性质,但他枉负“神偷”之名,仍旧被人抓住,也就等如刮了面皮。
  “外面已没有人巡逻戒严了么?”王坤问道:“连我也不知口令,所以只好蒙头睡
觉……”
  应先青在黑暗中苦笑一下,尽力把心中那份难过抛开,解嘲地道:“贤弟你忘了老哥哥
的外号么?”
  他歇了一下,又道:“我担保你正在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对么?所以我赶快找你,和
你谈谈……”
  王坤长长吁口气,道:“大哥别笑我,真是睡不着呢,可怜我千里奔波,好不容易赶回
来,却连一面也见不到厂
  天府神偷应先青自然知道他所说要见的是什么人,同情地点点头,道:“她很好,虽然
遇见过雪人……”
  当下把杨小璇遇险的经过说了,不过十分简略,因为他自家也知道得不详细,最后道:
“早先承璇姑娘帮助,得以看到白水堡的建筑蓝图,因此此堡所有的地下水道及好些秘密通
路,我都了如指掌。那温柔乡的确了不起,敢说当今之世,除了我之外,再没有人能够在温
柔乡进出自如……”
  王坤大喜道:“那好极了,大哥,你几时带我到温柔乡中,我们把彭真弄出来,盘问出
金陵缥局失镖之事……”
  老神偷把细小的头颅一摇,道:“不行,只有我能够进去,那条水道只有十一二岁的小
孩钻得过,你办得到么?何况你进去,如何盘问那厮呢?倒不如由老哥哥自个儿见机行事为
妙……”
  王坤起来,在房中踱了几个圈子,道:“大哥为小弟之事,冒这等奇险,小弟实在过意
不去!”
  天府神偷应先青笑道:“贤弟说什么话?你当日助我恢复功力,救我性命,岂不是也冒
着杀身之险?尤其运用那等内功,一旦失手,便绝无可救。算了,自家兄弟,提起这些话便
借了,那面星郎琴我放在贮物室中,现在取来给你,抑是怎样?”
  王坤忙把自己如何对杨迅扯慌的话说了,应先青笑道:“你编得真好,等明晚我把星郎
琴放在堡门口,写明交给你,那就万无一失,等他们去追究那个黄面汉于欧剑川吧!哈,
哈……那么今晚我想人温柔乡中探个究竟,只要弄清来龙去脉,假如彭真当真不曾干那一
票,你和杨小璇的喜事大概就没有问题了!”
  王坤道:“但愿如此,不过我已敢肯定该案必是杨迅所为,目前就缺少人证或物证,因
而东方老局主师出无名,没法于召集江南武林同道,一齐讨伐白水堡而已!”
  天府神偷应先青拍拍他的肩膊,道:“贤弟先别泄气,且等事实揭晓!不过我见到彭真
之后,如何才能问出究竟来?”
  两人想了大半天,王坤道:“我这里有东方老局主的戒指,是他老人家平生所用的信
物,江湖无不知道!”
  “只好这样试一下了。”应先青等他说明如何使用这件信物,便笑答道:“我想彭真会
相信我是金陵缥局请来查询该案的人,为了能有逃走的希望,他一定会据实回答——万一他
不肯回答,贤弟啊,我只好下毒手灭口了。假如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唯一的证人已死,金
陵瞟局只好永远关门大吉。”
  王坤毅然道:“这是唯一可以一试的方法,若然真个那么糟,只好认命。但最要紧还是
大哥你一切小心,平安归来——”
  应先青夷然一笑,道:“谅这温柔乡还困不住你老哥哥,我去了,你好好睡一觉!”
  他接过那枚白金戒指,便跃出房门,不久,他已到了一个水渠人口。

  这位老神偷把衣服结束一下,免得自己施展缩骨功夫时,被衣服绊碍手脚,但听他身上
一片轻响过处,本来瘦小的身形,已缩得像个七八岁小的孩子大小。
  他毫不困难地钻人洞中,爬了三丈,心知已在温柔乡内的第一进院落中。他听王坤说过
彭真是在最末一进,因此不上去查看,继续向内爬去。
  那张建筑蓝图上绘得明明白白,在这温柔乡内每一堵墙壁,都有复道,应先青乃是积年
老偷,天下第一,自然知道在这些墙壁内复道中,日夕都有杨迅的心腹在巡视,故此他一直
到了最内的一进,这才冒险钻出水堡。
  他的脸色已变得十分青白,鼻子高得惊人,下巴向外突出,形状十分奇特,教人看上一
眼以后,一世也忘不了,他轻手轻脚地走人一个宽敞的房间中,蓦然骇了一跳,原来房间中
突然出现了数十人。他一面运功待敌,一面定睛而看,忽又吃一惊,原来地上到处都躺着赤
身裸体的美女,灯光十分柔和,荡漾着一片绮旎香艳的气氛。

  ------------------------
  无名 扫校,闯荡江湖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