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9节 人琴俱杳
司马翎《剑胆琴魂记》
第十八章 人琴俱杳

  火山豹子姜阳瞥见三点寒星迎面打来,却毫不忌惮,使个身法,已自闪开。顾雄乘机把
距离拉长一点,姜阳长笑道:“原来二郎刀法是这样子的!”
  顾雄冷笑道:“姓姜的且慢冒大气……”左手扬处,飞出一蓬精光。其中只有三四点寒
星直取敌人,手法平常。其余的在中途时已纷纷掉在地上。
  火山豹子姜阳举杵一挥,柞上如山潜力,把对方数枚三才钉卷飞老远。顾雄扬手又是一
蓬精光,电射而到。
  姜阳本来不是托大,他自家虽不擅使用暗器,但端木公于手下四个人中,却有个暗器大
行家,针雨钦风薛三娘,是以姜阳对暗器一门也甚为内行。
  当初顾雄一戴上鹿皮手套,他虽然多加点小心,以免吃对方的喂毒暗器伤着便无法救
治。
  但却又因对方戴上手套而暗暗欢喜,这是因为暗器手法虽然层出不穷,往往出乎意外,
但一旦戴上手套,便只能直打,绝对无法以内家真力使暗器中途变化方向,因此只须防备一
个方向。以姜阳这等身法,自然不成问题。
  此时对方又是一蓬精光射到,他左掌起处,掌力如怒涛狂潮般冲击出去,登时把对方那
一大把暗器击得满空纷飞,光芒如雨,好看之极。
  姜阳人随掌进,抢到五尺以内,仗着掌力雄浑无比,复又挥铁掌猛击出去,竞是隔空伤
敌的主意。
  顾雄三尖刀迅疾如风地划过他的无形掌力,丧然一响,居然破掉。‘
  两人身形一合,刀柞齐飞,一口气已换了四五招之多,那顾雄的“二郎刀法”果然精微
神奇,虽然内力远逊姜阳,犹能支撑局面。
  姜阳打到第七招上,奋起神威,嘿然一喝,柞掌齐出,顾雄无暇攻敌,只图自保,收刀
封住门户。对方掌力涌到,一下于把他冲退五六步之多。
  姜阳跟踪急扑,肥肥矮矮的身形飞起寻丈高,一身红衣刺目之极。这一扑宛如迅雷般当
头击落,形凶势险。
  顾雄败象已呈,连杨迅也微党心惊,暗想凭顾雄驰名南七省的二郎刀法,居然也有力难
施,抵挡不住对方一身神力。
  圣手老农邵康大声喝道:“姜老二小心地上的钉子——”

  好个姜阳当真武功高强,虽在星掷虹泻向下猛攻的一瞬间,仍然能够偷眼电瞥地上。只
见在那顾雄周围二三丈方圆之内,到处都有闪闪精光,竟是适才对方连续发出的两蓬光雨,
此刻散布地上,这些三才钉和平常的大不相同,竟是头大身细,尾幼如针,针尾全部向天。
  顾雄冷笑一声,三尖刀化为“翠云盖顶”之式。姜阳电瞥一眼之后,手中降魔件撤回三
成力量,砸将下去。“当”地一响,柞刀相触,顾雄手腕一阵酸麻,借势退开数尺。
  姜阳这一样下去,也是借力的意思,但见他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顿,然后倒飞数尺,看准
地上没有钉子,这才飘身落地。
  潜龙秦水心道:“这叫做什么功夫,全没有痛痛快快的打法
  飞蛇倪盾晒笑一声,道:“这名堂叫做地网擒豹子,你这条孽龙不妨上去试试……”
  潜龙秦水心怒道:“臭蛇你想找死还不容易,咱们下去比比
  两人刚斗了几句,厅外形势已大有改变,只见那顾雄仗着一囊三才钉,远远向火山豹子
姜阳发射不休。
  姜阳因地上有那种歹毒的钉子,不敢胡乱纵跃,只好站在原地,掌柠齐挥,严密护住全
身。
  顾雄有时一发数钉,有时一根接一根发出,总没有停顿的时候,使得对方无暇视察地上
钉子分布形势。于是两人都没有移动,姜阳变成只有捱打的份儿。
  天罡手杨迅暗暗高兴,心想顾雄果然机智过人,深知自己耗时间的意思,故出此手段。
  其实顾雄因手腕酸麻未过,是以一面运功行气,一面发钉牵制住敌人,好在他囊中三才
钉为数极多,不怕用完。
  天罡手杨迅用白水堡自创暗语说了几句,飞蛇倪盾便用心盯着潜龙秦水心的一举一动。
恶屠夫郝衡右手按在他的成名兵器“黑屠刀”刀柄上,那双凶睛凝注厅外。
  顾雄倏然大喝一声,左手扬处,七八枚三寸钉一齐发出,人也随着钉光急扑上去。
  这一回他的“二郎刀法”才有机会尽情施展,但见平地涌起朵朵刀花,漩风电舞,眨眼
间把个功力绝高的火山豹子姜阳困在刀光之中。

  圣手老农邵康眼珠一转,便在潜龙秦水心耳边说了几句话。
  潜龙秦水心点点头,蓦然横纵过去。飞蛇倪盾见他一动,也电闪般纵出去,谁知奏水心
一来是横着纵出,二来有心如此,晃眼间人影交错闪过,飞蛇倪盾反而出了厅门,秦水心却
拦在后面。
  圣手老农邵康一声不响,忽地跃出去,快如飞风般闪过秦水心身边;跟着掠过倪盾,落
在厅外。
  天罡手杨迅冷哼一声,心中明白对方此举,分明要秦水心拦住自己,好让圣手老农邵康
出去。
  本来杨迅决定自己对付圣手老农邵康,他在前几天晚上,曾经见过邵康和君山二友中的
天风剑客辛石帆动手,是以已明白邵康的虚实。但如今这一来却被对方扰乱了预定的布置。
  飞蛇倪盾动作如电,也自跟着对方跃出厅去。
  那圣手老农邵康出了厅子,可没有出手夹攻南路管领顾雄,却是佝接着身躯极快地绕着
交战中的两人兜圈子。
  飞蛇倪盾兜截住圣手老农时,他已转了整整一个圈子。众人都看得清楚,那圣手老农邵
康绕圈之时,那对特别长的臂膀不住的向地上扫括,仅仅在这瞬息间,地面上那许多尖端向
上的特制三才钉已吃他捡拾起大半,其余的也被他全部扫到墙根。
  火山豹于姜阳见脚下束缚已除,登时发威,怒吼一声,手中降魔柠施展出绝艺,勇不可
当。
  顾雄见他有如狂狮,雄威慑人,加之自己的“二郎刀法”对方似乎洞悉奥妙,十招不
到,已打得他倒退不迭,心中为之大凛。
  天罡手杨迅见形势大变,不但南路管领顾雄甚是危殆,便那飞蛇倪盾有和圣手老农邵康
刚刚动手的一对,也可见出圣手老农邵康仗着神妙手法和深厚内力,比倪盾略胜一筹。
  当下起身出去,潜龙秦水心来拦。天罡手杨迅冷笑一声,举掌缓缓推去。
  秦水心久闻杨迅的天罡手掌力雄浑,不比等闲,此刻丝毫不敢大意,忙用双掌护胸,加
意提防。
  人影一闪,恶屠夫郝衡已奇快地从潜龙秦水心身边掠过,直奔厅外院中,“鬼屠刀”抖
起一道寒光,直取火山豹子姜阳。
  他来得十分及时,顾雄堪堪险被火山豹子姜阳砸死,幸好郝衡刀光递至,解却杀身之
厄。
  天罡手杨迅见郝衡已奔了出去,掌上潜力陡生。潜龙秦水心但觉对方那只相隔尚有三尺
之远的铁掌上,忽然涌来一股奇重的力量,忙也发力抵拒。谁知杨迅掌力忽然变前推为吸引
之势。
  秦水心气坠丹田,打个千斤坠,身形纹风不动。天罡手杨迅蓦地大喝一声,单掌一推。
  潜龙秦水心那么高功力的人,被他忽推忽吸,震于对方威名,竟然已乱了步骤。此刻杨
迅一掌挟移山倒海之势击出来,再也钉不牢在地面,闷哼了一声,身形已被杨迅震飞凌空倒
退了寻丈,这才坠落地面。
  圣手老农邵康和火山豹子姜阳都瞧见杨迅天罡手的威势,各各凛然。
  天罡手杨迅厉声道:“大家都住手——”院中的数人被他威势所慑,果然依言住手。
  杨迅冷冷道:“圣手老农邵康你不妨随本堡主纵上屋顶瞧一瞧,然后要打的话,本堡主
奉陪……”
  邵康一点也不矜持作态,立刻纵上屋顶,耳听风声飒然一响,杨迅已跟着纵到他身边。

  这座大厅屋顶最高,因此人在其上,看得四下分明。只见在后进一座院落处,屋顶和四
面围墙都站满了劲装壮汉,每人手中一把劲弓,弓上搭着长箭,此刻都引满待发。
  箭头团团指向院落中那幢房子。长弩硬箭本不足奇,但因其中多半是火焰熊熊的火箭,
事情便大不相同。
  天罡手杨迅沉声道:“院落中只有针雨钗风薛三娘一个人陪侍端木公于,她抵挡得住那
些喂毒长箭,也抵挡不了无情烈火!”
  圣手老农邵康忖度形势,心想自己目下已被杨迅钉住,其余潜龙秦水心火山豹子姜阳均
被对方事先布置妥当,分有强手负责钉缠。因此这边三人已无法过去扑救。
  同时眼见和杨迅同来而剩下的数名白水堡好手,此刻业已赶到那边去,纵然针雨钗风薛
三娘冲得出重围,也无法和这数人为敌!
  心念如电般一转,立即沉声问道:“杨堡主你想怎样,何妨明言?”
  天罡手杨迅冷森森道:“白水堡犯不上和你们拼命,故此出此下策。第一件你把星郎琴
还我,第二件你把当晚给天风剑客辛石帆的信物也给我看上一眼!”
  圣手老农邵康明知这位黑道袅雄出名的心黑手辣,为人果敢决断,当下不敢逆他,道:
“一言为定,杨堡主请即撤退手下
  杨迅道:“先把星郎琴交给我,还有那件信物!”
  邵康眼中射出奇异的光芒,一闪即逝,伸手在囊中取出一枚青色的铁指青环朝前一扬。
  杨迅低声道:“哦,是铁指青环百步勾魂端木令大侠的后人?”
  圣手老农邵康不答,仰天长啸一声,然后道:“堡主可以派人人屋取琴——”
  天罡手杨迅朗声道:“邵风,人屋取回星郎琴,别的人不许跟随他!”
  邵风刷地跃人院落之内,昂然踏人屋内,只见端木公子盘膝坐在中间一张蒲席上,面前
摆着一张矮脚长几,几上放着一部书,正在低头阅读。
  轩窗下的檀木圆桌上,摆着一个古香炉,此时犹烟气袅袅,香满一室。
  邵风一见房内如此安静,反而微怔。
  摹觉腰上一麻,眼光一闪,只见薛三娘走过来,冷冷道:“你已被我青芒针打中京门
穴,我的手法乃独门秘传,只要你妄运真力,立刻功夫散尽,永变废人……”
  邵风怒道:“你此举太不聪明,我不怕什么独门手法,你有本事便杀死我……”
  薛三娘冷笑道:“那也不必,我不但不杀你,还把星郎琴还给你们。但你如要复原,今
晚到堡门外一里处找我,逾二更不候!”
  说罢便取了星郎琴,交给邵风。
  端木公子只在邵风进来时,抬头看他一眼,之后便一直低头看书,一切事宛如不见不
闻。
  邵风接过星郎琴,心想这回倒把自己难住,只因对方说过不能妄运真力,那末如何纵得
上屋?
  薛三娘和他一道出去,忽然伸手拉住他的臂膀,暗运真力托住他的身形,一齐飞上墙
头。
  她大声道:“邵老,星郎琴已交给这厮!”
  大罡手杨迅道:“薛三娘放手退回屋去!”
  薛三娘笑一声,向邵风道:“你师父要不理你呢——”说着又暗运真力,托住邵风,一
起纵落地面。
  杨迅甚觉怀疑,大声问道:“邵风你没事么?”
  邵风年少好胜,不肯在数十名手之前,说出自己已受暗算。便应道:“我没事——”一
面寻门觅户,疾步出去。
  杨迅这才下令撤退,白水堡数十名手下矫健地向四面散走,一忽儿已撤个干净。

  邵康冷笑道:“杨堡主手段高明,老夫可真碰上对手。但若然使用计谋,堡主的星郎琴
只怕保存不多时呢——”
  天罡手杨迅冷森森道:“本堡主今日已算留情,你们如敢再犯我白水堡,可就别怪杨某
心黑手辣!”
  圣手老农邵康哈哈一笑,道:“我们无须在口舌上称雄,不久便知分晓厂
  天罡手杨迅率领着诸人退出宅外,各自上马。杨迅把邵风手中的星郎琴取过来。端木公
子手下四人一个也没出来。杨迅随手在琴上一拂,发出两三“仙翁”之声,音清韵妙,随风
传出老远。
  他向大门顾盼一眼,然后惋惜地道:“那四人都是一时之选,可惜名花有主……”
  众人都默然不语,细味堡主的话。杨迅圈转马头,又道:“怪不得辛石帆也为之收剑让
路,确是耐人寻味……”
  大家都不解他话中之意,却见杨迅已催马先走,于是都纷纷提缰催马,簇拥返回白水堡
去。
  杨迅回到堡中,略作安排之后,便挟琴走到女儿闺房。杨小璇见到里郎琴,大为欢悦,
忙忙接过去。
  杨迅见到女儿,那张阴森森的脸庞上,忍不住流露出温柔的笑容。他把此行经过略略告
诉女儿之后,便道:“璇儿你从现在起,不论睡觉或进食,都不可须臾离开此琴。
  我立刻命人秘密装置警铃,有事时你只要暗暗扯动警铃,下面有三处地方同时鸣钟报
警。贼人插翅也休想出得此堡。因此你不要和来人抗拒,敌人要琴的话,你便给他,切记切
记……”
  杨小璇笑道:“爹你可忘了女儿身手不弱哩……”话虽如此,到底答应了。
  杨迅又道:“只要小心度过三日,援兵一到,本堡便稳如泰山。那红船主人目下已震动
武林,他们若敢再犯本堡,我决计把他们除掉,借此一举慑伏南北同道,那时便可以邀集天
下同仁,推举盟主……”
  他虽有心和女儿多聊几句,但事务倥偬,到底坐不住。杨小璇一心悬挂王坤,真没有心
情和父亲谈笑,巴不得他快点走开,自个儿好冥思默想那英俊的王坤。
  邵风一直没把受到暗算之事告诉师父,到了晚上天色刚刚人黑之时,忽然警钟大鸣,全
堡登时为之震动。
  天罡手杨迅行动神速,眨眼间便上三楼。冲人女儿房中一瞧,最先瞧见服侍杨小璇的两
名丫鬟,卧在外间榻上,已经熟睡如猪。
  他暗中叫声不好,抢人内室,只见房中空空荡荡,果然不见了女儿人影。放目略一搜
索,连那面星郎琴也不知去向。
  任是天罡手杨迅被认为黑道中不可一世的枭雄,此刻但觉热血攻心,阴森森连嘿数声,
身躯靠在墙壁上,差点儿为之昏绝。

  过了片刻,杨迅渐渐恢复冷静,忽地想起本来分派邵风的任务是一听到警钟,立刻便须
赶来杨小璇房间,但直至如今尚不见人,宁不可怪?
  他考虑一下,便知不妙,强自定下心神,鼻端已嗅到一阵极淡的香味。
  走出外间一瞧,那两名丫鬟熟睡如泥,面上都含着笑容。
  大罡手杨迅惊想道:“敌人一定是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