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5节 黑道盟主
司马翎《剑胆琴魂记》
第二十四章 黑道盟主

  天罡手杨迅忽然冷森森道:
  “邵兄可是发现可疑的声音么?”
  邵康那等老练之人,也禁不住浑身一震,含糊地晤了一声。
  杨小璇睁开眼睛,笑道:
  “爹,我已复元了好一会啦,你的手为什么还不拿开?”
  天罡手杨迅不做声,收回手掌,转瞬之间,自家迅疾地把真气在身体内运转了一周天。
  圣手老农邵康暗暗叫声“惭愧”,赶快收敛心神,蓦地听到十余丈之远,传来女子笑语
之声。
  他脚尖点处,飞上小丘,小心地从树身后露出一对眼睛,向声音来路一瞧。
  只见丛树掩映中,隐约现出两人,乃是一男一女。男的身短手长,面黄如蜡,一人邵康
眼帘,登时使他怔了一怔,心想天地虽大,但有时却似甚狭小,此人怎的又到了此处?
  耳边忽然听到天罡手杨迅低沉的声音道:
  “邵兄认得那男子么?”
  圣手老农邵康又是一震,电光石火般想道:
  “杨迅一身武功,真个深不可测,就凭他能够无声无息地到了我身边这一手,似乎比我
想像之中的身手功力要高上不少……”
  当下轻轻点头,只听杨迅又道:
  “那个女的杨某倒是认得,她原名宋玉蕊,但在敞堡时,却更名为‘牡丹’,杨某以为
她尚在堡中哩!”
  邵康移自打量那个女人,只见她身材丰满,曲线动人之极,面貌妖媚无比,特别是那双
水汪汪的眼睛,烟视媚行,确是一代尤物风姿。
  杨迅轻轻问道:
  “邵兄你看此女长得好看不?”
  邵康测不透他这一问含有什么深意,留心细瞧一眼,只见那两人身躯靠紧,缓缓分枝拂
叶,正要横过山丘前面。
  他道:
  “此女长得妖媚之极,足可颠倒天下众生,堡主以为如何?”
  天罡手杨迅冷冷一晒,道:
  “但据我手下报告说,此女甚是丑陋,非复人堡媚态。如今看来,恐怕是他们日夕相
对,看得腻了之故。”
  邵康仍然摸不出头绪,但他不再追问,轻轻道:
  “堡主大概未会过那个男的,他便是新近名震武林的冰魂秀士欧剑川……”
  天罡手杨迅凶睛圆瞪,忖道:
  “近来堡中怪事层出不穷,难道就是这欧剑川串通了牡丹?无论对不对,仅因牡丹得悉
彭真之事,今日也非杀以灭口不可……”
  “原来是他,邵兄可肯放过么?”邵康未答,杨迅又道:“杨某却放不过牡丹!”
  邵康心中有数,知道自己毫无把握取胜冰魂秀士欧剑川,但目下又不能示怯,只好硬着
头皮道:
  “老朽自身恩怨,本来暂时撇开,但既然堡主有意下手诛除牡丹,老朽可乘便出手!”
  天罡手杨迅阴森森微笑一下,道:
  “邵兄可肯让杨某见识一下中原古代绝学?”
  邵康心想这正是求之不得,但故意迟疑一下,才道:
  “堡主之意,老朽焉敢不从!”
  一阵香风送人两人鼻中,杨迅侧顾道:
  “璇儿,你千万不可露面!”
  杨小璇见到欧剑川,怔了一下,又见到他亲密地搀住牡丹同行,便问道:
  “爹,那女人是谁?”
  杨迅不能不答,简短地道:“是温柔乡中的牡丹!”说罢,便从树后走出去。
  口“口  口
  杨小璇虽然没有见过牡丹,但却久闻艳名,此时细一打量,果然是丽质天生,一代尤
物。
  邵康也同时走出去,暗自忖道:
  “好一个人间少见的妖姬,今日竟要丧命在老夫手下!她的妖媚秾艳,比起杨姑娘的清
丽出尘,各有所长,差堪匹敌……”
  天罡手杨迅纵落小丘,冰魂秀士欧剑川斜眸瞥见,心中一震。
  牡丹唉了一声,双腿皆软,倒在地上。
  杨迅看也不看牡丹,相距尚有三丈,便停步道:
  “杨某久仰冰魂秀士欧剑川大名,深憾无缘会晤,想不到今日偶遇!杨某不擅虚假,就
请欧老师在此赐教几手如何?”
  欧剑川年纪虽轻,但头脑敏锐,机智过人,尤其已摸熟杨迅脾气,闻言之后,心念一
动,想道:“杨迅一见面便叫阵,恐怕志不在我而在牡丹……”目光旁瞬,已瞥见随后走下
小丘之人,正是圣手老农邵康。
  目下情势,根本不须多想,便知敌强我弱。以对方两人而论,随便挑出一人,均无取胜
把握,何况两人一同出现?
  心念立动,比电光还快,欧剑川这时已决定出其不意,回身抱起牡丹逃走。
  圣手老农邵康人还在杨迅后面,便已朗声笑道:
  “欧老师,你的亮银龙纹杖和歧龙双令旗等物,还在老夫这里
  杨迅矍然道:
  “他用亮银龙纹杖么?”
  欧剑川哑声长笑道:
  “邵老儿,像你这等专门用诡计暗算的高手,欧剑);旧B不认栽么?”
  邵康吃他反唇相讥,老面微赤,伸手从怀中取出那支套合起来仅尺半的亮银龙纹杖,还
有长蚊汉龙两帮帮主所赠的令旗,递给杨迅观看,然后冷笑道:
  “欧剑川你胡乱辱骂,老夫不屑与你一般见识。今日你如敢与杨堡主较量,过了一百
招,老夫把这些东西还你。”
  杨迅取过亮银龙纹杖一看,与王坤使用的一般无二,他翻覆瞧了一会,冷笑一声,残酷
无情的目光注定在对方面上。
  欧剑川被他看得毛坚发立,寒气直冒。
  杨迅冷冷道:
  “玉坤是你的什么人?”
  欧剑川道:
  “是区区的小师弟!”
  丘上树后的杨小璇芳心大震,差点冲出来质问他。
  杨迅阴森森狞笑一声,道:
  “不见得吧,此杖杖身仍然留下我当日的指甲扣成的记号!”
  欧剑川无话可答,只好不理他。
  天罡手杨迅墓地把手中亮银龙纹杖掷过去,道:
  “本堡主要你死得心服口服,故此把趁手兵器还你!”
  其实这个黑道袅雄乃因无法从兵器上确定对方是否就是王坤,故此想从招数功力上求
证。
  欧剑川接回自家兵器,暗想反正已瞒不了对方,何不索性取用?当下把龙纹杖拉长拧紧
螺丝。天罡手杨迅更不打话,一掌劈去。
  他这一掌,不过用了七成功力,但已是石走砂飞,风翻飙转。欧剑川不及出杖,先以左
手发出一掌,略作抵挡。
  双方力道一接,天罡手杨迅但觉对方掌力刚如万载岩骨,而且暗蕴奇寒之气,似乎比自
己一生锻练不辍的“青罡掌力”还要霸道得多。不由得心头一凛,更加不容对方缓手,揉身
扑近敌人,掌劈指扫,施展出近身肉搏的凶猛招数。
  欧剑川手中的龙纹杖更加施展不开,单凭一只左掌以及灵巧身手,封拆得十分吃力。
  十招之后,杨迅勇如雄狮,掌力越发凶毒,手法诡奇辛辣,直把旁边的圣手老农邵康看
得眉头紧皱,心想自己虽以手法灵巧快速著名,却恐怕也难以抵挡他这等拼命的肉搏招数。
  欧剑川表面上简直没有还手之力,但情绪反而镇定下来,暗想天罡手杨迅威震天下绿
林,隐然已是宇内黑道盟主,但目下自己仅用一只左掌,应对起来还可再支持上二三十招。
假如此刻能用双掌应敌的话,决不致于落败。
  这时连丘上树后的杨小璇也不知不觉现身出来,凝神看下面这一场大战。
  圣手老农邵康忽然想起那牡丹,不禁暗骂自己一声该死,便缓步向牡丹走去,故意露出
要杀死她的样子。
  牡丹吃一惊,尖声大叫。
  口  口  口
  欧剑川最怕就是对方这一着,心神微分。杨迅暴喝一声,乘隙攻人,右掌已堪堪拍到欧
剑川面门。
  杨小璇居高临下,看得真切,眼见欧剑川立刻要死在父亲掌下,不觉也尖叫一声。叫声
出口,方始醒悟自己这一叫全无道理,为何要替那黄面汉子担心?
  欧剑川束手无策,对方那只泛出青色的手掌,离他面门不过两寸,如山掌力,已压得他
无法呼吸。就在这千钧一发间,他摹地撮唇一嘘,吹出一缕真气。
  但见人影倏分,欧剑川已退飞开寻丈。圣手老农邵康微微一笑,欣慰自己分散敌人心神
之计成功。杨小璇则莫名其妙地从丘上急奔下来。
  谁知情势出人意料之外,那欧剑川看似吃杨迅掌力震飞寻丈,但人却好好直立,面不改
色。
  天罡手杨迅冷冷道:
  “想不到绝迹已久的少林绝艺‘玉龙吹浪’今日重现江湖
  邵康讶道:
  “什么?他有这等功夫?”
  杨迅侧目瞥见女儿下来,心中甚恼,怒声喝道:
  “你出来干什么?”
  欧剑川瞥见她,骇了一跳,但此时形势急迫,不暇多想,横跃过去,“呼”的一枚猛扫
邵康。
  圣手老农邵康拿捏时候,摹然后飘数尺,恰好让对方之杖擦衣扫过。
  杨迅长啸一声,振臂扑到,晃眼间已投人对方杖圈之内,徒手相拼。
  邵康本应加人战圈,帮杨迅的忙,但他却一直退了丈许,然后盘膝坐在地上。
  杨小璇问道:
  “你受伤么?”
  杨迅那边出招奇怪,刚刚接触,便拆了四五招,忽然觉察对方杖端有一楼奇寒之气源源
拂出,心知邵康定是被对方杖端的阴力震伤,心中微噫一声,运足十成真力,一掌劈去。趁
着对方微闪之际;掠空跃出圈子。
  欧剑川知他要取兵器,立即转身把牡丹抱起,疾奔而去。
  杨迅皱皱眉头,不去追赶,回过头去看邵康伤势。
  此刻工夫,邵康一跃而起,道:
  “老朽十分惭愧,小题大做,反把那厮轻轻放走,其实伤势甚轻。”
  杨迅道:
  “邵兄没事就好了,以后慢慢找他算帐!那厮可能就是王坤
  杨小璇吃一惊,低头忖思。杨迅又道:
  “但我还未想通其中道理。”
  三人回到丘上,吃点干粮,然后又向白水堡赶路。杨迅因方才叱责过女儿,心中不安。
为了冲淡这种不安,一路上便把她失踪以后堡中发生的大小事故,都详细告诉女儿。
  杨小璇甚是发愁,只因听将起来,金陵镖局请来的人,个个都有来头,势力比白水堡强
得多。
  杨迅道:
  “璇儿别愁,为父早有准备。我的大援便是你大师伯笑书生金凤翔,不但你未闻其名,
连武林中知道有他这一号人物的也没有几个。昔年为父投在名列邪教三老中最末一位你师祖
七指神翁门下时,你大师伯其时不但已尽得本门真传,甚至青出于蓝,比你师祖还胜一筹。
他因嗜武如命,因而转投在邪教三老中最高的一位,哀牢山银月洞洞主商沤门下。为父与你
大师伯感情最好,只有为父知道他此行去处和目的,同时又得他应允,异日有甚大难,定必
出力一次,这两三日之内,他必赶到白水堡,有他一人,为父便稳操胜券。此外尚有数处大
援,均不是吕雄飞和余望之流可以比拟……哩……哩”
  不觉已走到黄昏时分,三人转出官道,离白水堡只有几十里。
  官道转弯处,忽然走出一伙人,杨迅父女走在前面,首先碰上。
  杨迅利眼一扫,认出这一伙人中间,有个是武当名手子母金环陆玑,又有个面如冠王的
少年,正是峨嵋派少侠陶澄。
  双方脚步立刻停住,子母金环陆玑素知杨迅心毒手辣,怕他出其不意,出手伤人,便拦
在众人之前,严加戒备。
  杨小璇妙目一转,但见这一伙人除了一个五旬左右的老者之外,其余均是少年男女,一
共是四男二女。
  她都认不出这些人,只有那个面如冠王的美少年,好像有点面善。
  她忽然注目着一个面如满月的少女,只见她眉目如画,甜美之极,颊上梨涡微现,一片
温柔。她本不识这位甜美温柔的姑娘,但凝视一瞬,便似乎有感于心。
  对方连老带小七个人十四只眼睛,都注视着清丽冷艳的杨小璇。其中特别是曾经为她相
思得缠绵床第的陶澄,此刻被杨小璇明亮的盈盈秋水扫过,神魂如醉,几乎已忘了身在何
处。
  他觉得杨小璇迅速的一瞥,眼光中好像含有无尽深意,恨不得立即问问她有什么说话。
  子母金环陆玑道:
  “杨堡主日理万机,尚抽暇远行,足见能者多劳……”
  杨迅道:
  “好说,好说,陆老师雅兴不浅,可惜附近没有名胜古迹!”
  陶澄这时才想起来,轻轻道:
  “她就是杨迅的女儿——”
  陆玑哦了一声,道:
  “这位是令媛么?老朽等这几日白白走了一趟,毫无消息,方自失望。到底杨堡主望重
一方,已庆团圆……”
  杨迅这时也不得不客气两句,杨小璇忽然走过去,含笑向那面如满月的甜美姑娘道:
  “你可是李琼姑娘么?”
  李琼怔一下,道:“正是小妹……”心中却奇怪对方何以识得自己的名字。
  杨小璇拉住她的手腕,道:
  “我已久仰芳名,我们谈几句话如何?”
  李琼为人最是温柔,任她拉走。赵远秋和陆云两人赶过去,杨小璇回眸一瞥,忽然冷如
冰雪。赵、陆两个年青小伙子同时一怔,都呆住了。
  口  口  口
  杨小璇把李琼拉到大道转角的树林那边,异常平静地问道:
  “你可识得王坤?”
  她啊一声,点点道,道:“我认识他,但我们却不……”
  下面“相熟”两字尚未说出,杨小璇已含笑道:“那就行了,待我告诉你……”她的笑
容却甚勉强。
  李琼觉得杨小璇把她的手腕握得甚紧,暗中挣了一下,没有挥动,不好意思过于用力,
便不再挣。
  杨小璇道:
  “听说王坤已经死了,对么?”
  李琼娇躯一震,心头忽然一片迷惘,竟没发觉对方正用奇异的眼光瞧着她。
  两人沉寂了一阵,杨小璇嫉恨之极,同时又觉得心如死灰。心想以父亲行事之法,这刻
正好趁着对方腕门被自己握住之便,运力把她震死。
  李琼身躯忽又一震,道:
  “你……你的眼光真骇人……”
  杨小璇潜运内力,五指宛如钢钩,牢牢扣住她的玉腕,冷冷道:
  “以后你不用惊骇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从那转角走过来,正是面如冠王的美少年陶澄。
  杨小璇眼角瞥见,立刻换上一副笑容,悄声道:
  “我骇着你玩的。”
  陶澄走到五六步远处,便停步道:
  “两位当真是一见投缘?”
  杨小璇望他一眼,陶澄含笑道:
  “在下陶澄,去年在茅山群峦中,曾经见过姑娘一面!”
  她目光一冷,道:
  “原来是你,此来可是想找雪人?”
  陶澄怔一怔,心想她的话有关心之意,但目光却大冷了。
  杨小璇回眸一笑,把李琼放开,淡淡道:
  “我也曾被雪人所逐,险些遭了毒手,那怪物真不好对付呢!”
  陶澄忙道:“多谢姑娘指点……”
  李琼抽空瞧瞧手腕,只见瘀青了一道指痕,在那皓腕之上,分外分明。心中浮起一种感
觉,好像和杨小璇乃是一冰一炭,不能相容。不过却不好意思说什么,只道:
  “小妹先过去那边,你们暂且谈一会。”
  杨小璇冷冷一笑,眼看李琼纵走,便也款步回去,只听陶澄道:
  “可惜杨姑娘深居堡中,难以拜晤!”
  她的心情坏极,回头白他一眼,飘然而去。陶澄却大为颠倒,自个儿细想她的眼色之
中,含着什么意思。
  口  口  口
  两下和平分手,杨迅这次回到堡中,方始正式和吕雄飞见面。吕雄飞告诉他说,邱山百
兽神君祈宁还要卷土重来。杨迅早知祈宁功力甚高,又有不少奇禽怪兽,此人如来,自是一
大帮手。
  东方乐水那边已派人把邵风送回来,但没说明如何把他找回。邵风本人则因那晚被薛三
娘虚言恫吓,以为已被她神针闭穴,故此晚上如言出堡,谁知刚巧碰上欧剑川,暗中用隔空
点穴手法,把他擒住。是以见到杨迅之后,也说不出自己如何被敌人擒去,更不知是哪一路
敌人。
  本来白水堡与金陵镖局摊牌之事,甚为秘密。但因当中被杨小璇失踪而延迟了十日,登
时传遍了天下武林,江湖豪客纷纷南来。
  杨迅在堡外半里处选定一块极为宽广的草场,搭了一座七尺高的擂台,通知对方届期清
晨在此会面。
  离决战之期尚有三日,黑道豪雄云集白水堡,其中如四川余望也赶来了。但杨迅都不重
视,直到有人报告说,黄河一霸石磊和百丈飞轮马封一齐到达,他才略现喜色,亲自迎接。
  那黄河一霸石磊数十年来,单人匹马,横行黄河南北,未逢敌手,在当今天下黑道中,
声誉最隆。百丈飞轮马封则是南方黑道巨孽,与石磊均是同时享名的前辈人物。
  这两人俱无仆从,杨迅率着倪盾、郝衡、尹尉、苏进、萧敬。顾雄、刘辰等七员大将,
其中只少了一位东路管领赤猊狻林刚,一同出迎。其余慕那两位一南一北,驰名黑道的前辈
的后起之雄如威震河洛吕雄飞,独霸四川余望等十数人,都一同出迎。
  那黄河一霸石磊人如其名,年纪虽逾六旬,但身量伟岸,头大如斗,满面横肉,露出一
股凶霸之气。百丈飞轮马封身躯瘦长,面目冷峻。
  他们一见杨迅,都躬身行礼,石磊朗朗道:
  “老朽一接到盟主绿林箭,便即赶来!”
  马封也道:
  “一别数年,盟主英姿如昔,老朽衷心欣慰……”
  杨迅抱拳还礼,道:
  “两位前辈远道而来,杨某感铭不尽。但盟主称谓,小弟不敢妄僭!”
  石磊环眼一翻,宏声道:
  “谁敢不服白水堡堡主是天下绿林领袖,先来跟老朽等说一声,马兄说对也不对?”
  百步飞轮马封手抚腰间特巨的革囊,冷冷仰天一笑,道:
  “石兄说得对,可有谁不服么?”
  这两人本是黑道前辈,声名之盛,远过天罡手杨迅。但见面之间,忽有这等惊人之言,
在场黑道群雄,虽然均是一方巨孽,突闻此言,都不禁呆了。
  白水堡七员大将也大大一怔,像这等惊人之事,堡主一直都没泄露一鳞半爪。“飞蛇倪
盾首先高声道:
  “两位前辈推许敝堡主为天下同道首领,自然无人不服……’”
  郝衡等数人同声附和,吕雄飞余望等人谁也不敢说出怀疑的话。于是在突然之间,天下
黑道竟然有了雄主。
  杨迅情知这样登上黑道盟主的宝座,其余的人心中一定不大服气。但他似乎胸有成竹,
不再多言,把石磊、马封两老迎人堡内。
  飞蛇倪盾等人匆促筹备,至堡门燃放数以千计的鞭炮,同时又赶制了一面大旗,四边镶
着黄流苏,红底白字,当中斗大的一个“杨”字,下面写着“领袖同仁,替天行道”八个
字。
  这面大蠹从堡门上升起,在半空中飘扬,四下一片鞭炮之声,气势果然雄壮无比。
  聚集白水堡中的黑道人物,除了吕雄飞余望等十余人,尚有六七十位,地位稍逊。这一
群亡命之徒,几乎大部分和白水堡堡主手下的八员大将接触过,是以深知杨迅能够镇伏这八
人,武功深不可测,俱都服气他做天下黑道之首,纷纷来向杨迅道贺。
  口  口  口
  堡中筵开百席,喜气洋洋,黄河一霸石磊和百丈飞轮马封以他们在黑道地位之尊,在这
场面中,对天罡手扬迅执礼甚恭,更加抬高了杨迅身份。
  正在觥筹交错之时,手下朗声报告西塞野叟闻昌,冀鲁夺命银蝉方秉双双抵达。
  天罡手杨迅离座道:
  “各位担待杨某失礼……”
  黄河一霸石磊大笑道:
  “闻老儿也赶来了,足见盟主威名不虚,远达西睡。老朽和他已有二十年未曾见面,理
当陪盟主出迎。”
  百丈飞轮马封无声无息地起身,突然插口道:
  “老朽久仰西塞野叟闻兄大名,总恨无缘相见,这回可以聚上几日,还有那夺命银蝉方
兄,虽然出道稍迟,但听说却是当今同道中第一流高手,老朽渴欲先睹风采。”
  天罡手杨迅微微一笑,当先向堡门走去,后面跟随了数十人,均是慕那西塞野叟闻昌和
夺命银蝉方秉的威名,而跟随出堡。
  席中只剩下寥寥数人,吕雄飞想了一下,起座道:
  “石老是吕某前辈,他既有言,吕某无法不从。”
  余望哼了一声,转念想到西塞野叟闻昌比石马两人几乎更有名,夺命银蝉方秉虽然出道
比这三人稍迟,但在方今黑道之中,隐然已有盟主之势,如果他也服贴,自己尚有何话可
说,不觉也站起来。
  座中尚有六七人,均是两湖、两广、江左、山右等地的绿林重镇,名望和吕余两人一
般,此时见他都向堡门奔去,犹疑一阵,便纷纷离席跟去。
  三楼上的杨小璇眼看数十席都空空荡荡,心中大为兴奋,最近压住芳心的那一层愁郁阴
霾,忽然被一股豪情胜慨驱散。
  转眼间人群涌回来,天罡手杨迅在当中,被黄河一霸石磊。百丈飞轮马封,还有一个手
持藜杖,发白如霜的狞恶老者,与及一个年约四旬,瘦如猿猴的人簇拥而行。
  众人纷纷就坐,一会儿便沉寂下来。那白发老者手拄藜杖,巍巍起立,慢吞吞道:
  “在座诸位俱是当世英雄人物,野叟今日借此良机,向诸位介绍一位最杰出的人,便是
本堡堡主杨迅。他不但武功盖世,尚有雄才大略,足以领袖天下同道,各位如有疑惑,无妨
先问问我这个塞外野老!”
  全场一片寂静,都在寻味这西塞野叟闻昌的话。
  闻昌毫无表情地缓缓坐下,夺命银蝉方秉蓦地站起来,吸引住近百对眼光。
  他先向同席上三老头子抱拳为礼,然后道:
  “兄弟一向在冀鲁走动,但对杨盟主心仪已久。……”他的声音洪亮异常,和他矮瘦猴
的身材大不相称,座中不少人被吓了一跳。“兄弟要说的话,和闻老前辈的一样。这次带来
一件礼物,聊表申贺微忱!人来……”
  一个劲装疾服的壮汉应声走过来,双手捧着一个黄色方形包袱,恭恭敬敬送到夺命银蝉
方秉面前。
  方秉把黄布打开,只见内中一个长约一尺,上尖下粗的长方形红木匣。
  席上近百绿林豪杰都定睛注视,等看那红木匣中之物,大家都想知道威震黑道,独霸冀
鲁的夺命银蝉方秉,有什么出奇珍宝,送与绿林盟主杨迅。
  方秉捧起木匣,朗声道:
  “这件礼物唯有咱们同道首领才配保有,大半年前,方某从一个不知姓名的武林人手中
得到,但一直不敢让第二人知道……”
  群雄听他说得神秘,更增加好奇之心。
  方秉缓缓打开匣盖,取出一只长脚白鹤,通体晶莹雪白,没有半点杂色,两颗眼珠却红
光四射,生似转动顾盼,雕工之精巧,世上罕见。
  吕雄飞轻轻啊了一声,道:
  “是汉代贡物朱睛白玉鹤。”声音虽不大,却全场皆闻。
  群豪登时都明白此鹤何以值得方秉如此郑重之故。敢情除了这是大内宝物,价值连城之
外,还关系到白水堡今日之局。那金陵缥局大举寻仇,正因失去这件镖货,以致停业。
  天罡手杨迅仰天大笑道:
  “承方兄瞧得起杨某,赠此宝物,委实意义深长。今日杨某当着天下英雄说一句话,异
日这具朱睛白玉鹤落在谁手,那人便是天下同道盟主。”
  杨迅气度威严,声音极为有力,群雄渐被他的特异气质所慑,加上西塞野叟闻昌、夺命
银蝉方秉、黄河一霸石磊、百丈飞轮马封等四人,俱是当今黑道中前辈高人,威名广布,尚
且对他如此敬服,这些比他们低了一等的人,哪还能够不服。当下欢呼之声大作,觥筹杂
举,纷纷过来向杨迅敬酒。
  摹然间十数席尽皆沉寂,众人眼光都向高楼望去。
  大家都瞧见一位冷艳如仙的妙龄女郎,袅娜走来。这位美人容色虽冷,但清华高贵,望
之有如神仙,众人虽是江湖豪客,也不知不觉被她冷艳容颜所夺,寂静下来。
  这位美人正是武林皆知的白水堡美人杨小璇,她走到父亲席前,嫣然一笑,娇靥生春,
脆声道:
  “爹爹今日被天下英雄尊为同道盟主,女儿喜不自胜,特地来敬贺爹爹一杯!”
  天罡手杨迅心中大乐,笑容满面。须知平日他不大在女儿面前提及此事,便因杨小璇时
时劝他不可锋芒大露,言词中似乎对统领天下绿林之事,不甚重视。但今日居然一改常态,
教他焉得不乐?
  父女两人干了一杯,杨小璇又向同席的闻昌、石磊、马封。方秉等敬了一杯。之后转面
向着其余诸席上的黑道群豪,敬了一杯,敛衽行礼,才坐在父亲身边。
  口  口  口
  自从杨小璇出现席上,那一大群江湖豪客都拘谨起来,尽力表现斯文有礼。忽又有人到
杨迅席上来报告一些话,杨迅微微动容,站起身来。
  杨迅的阴沉毒辣,天下闻名,而此刻居然动容,可见事情不小。登时将近两百只眼睛,
都移到这位新任盟主身上。
  天罡手杨迅道:
  “有两件事要告诉各位,第一件,嵩山少林寺前数日宣布,有一名低家弟子,因品行不
端,已逐出少林门墙。嗣后所作所为,与少林寺无关!”
  群豪面面相觑,都想询问这个俗家弟子是什么名字。像少林寺这种名山大派,把门人逐
出门墙,算得上是件轰动武林的大事。尤其少林寺说明那人以后作为,不关少林之事,无疑
说任何门派的人,均可诛杀他。
  杨迅道:
  “少林寺没有公布那人姓名,但相信不久便可查出。第二件事,江南武林名宿欧元平业
于昨日夜间,在宅内练武场与一个不知来历之人比武,被对方用一种绝世神功,震碎了五脏
六腑而死。此人是谁,尚望大家有便留意……”
  第二件事果然引起一阵骚动,只因欧元平虽然少履江湖,但近数年来,已成为武林中有
数名家之一。以他的身手,尚且被人震碎内脏而死,那下手之人武功之高可想而知。在场群
雄特别关心这事另有一个原因,便是那欧元平乃是正派名家,号称为侠义之流,是以杀他之
人,定是邪派高手无疑。大家便是想知道这位高手是谁?
  一时席上议论纷纷,到了将近散席时,白水堡一名手下奔到席前,朗声禀到:
  “金相公驾到……”
  杨迅矍然起立,宏声喝道:
  “杨某的大师兄笑书生金凤翔驾临本堡,请诸位一同出迎
  与杨迅同席的西塞野叟闻昌等人,一齐面露肃然之色,匆忙离席。
  杨迅率着群豪,浩浩荡荡走出堡门,只见半里之外,一个白衣书生,还有一个身材袅娜
的女郎,站在大道当中,四面指点谈笑。
  堡门已排着一队鼓乐手,杨迅一出来,便立刻吹奏起来。
  白衣书生听到鼓乐之声,遥瞥一眼,便放声笑道:“一别十载,师弟已贵为天下绿林盟
主,愚兄特地赶来道贺……”
  笑声语声,清晰已极,宛如在每个人耳边说的一般。群豪哪曾见过这等功夫,心中无不
惊服。
  只见白衣书生携着那位女郎皓腕,缓缓举步走来,神态从容。群豪方想这等走法,恐怕
要走上大半个时辰。念头刚刚转完、那白衣书生已和那女郎走到堡前。这半里来路,在他们
似乎只有六七步之远。
  吕雄飞啊了一声,原来和笑书生金凤翔一道的女郎,正是他的师侄女水明凤。
  杨迅跪下叩见师兄,他是天下盟主身份,这一跪下,群豪都得跟着跪倒。吕飞雄一肚子
别扭,想不到自己以师叔之尊,居然也得向师侄女下跪。
  笑书生金凤翔长得甚是清秀,满面长年挂着笑容,但眼神却隐隐显露出阴鸷光芒。
  他等杨迅率着群豪起身,这才还了一揖,目光一扫,瞥见西塞野叟闻昌等四人,口中打
个哈哈,道:
  “几位也来了么?很好,很好……”
  那西塞野臾闻昌、黄河一霸石磊、百丈飞轮马封这三人年纪比笑书生金凤翔老得多,便
夺命银蝉方秉也比他大,但此时人人恭容肃立,敬畏无比。
  笑书生金凤翔转目向师弟,正要说话,嘴巴刚刚张大,忽然中止,竟没说出一字,连面
上常年挂着的笑容,也敛了一下。
  口  口  口
  杨迅背后走出一人,敛枉行礼,莺声呖呖地道:
  “侄女杨小璇,叩请大师伯福安……”
  笑书生金凤翔瞬即恢复常态,呵呵笑道:
  “原来是小璇你,一别多年,已经出落得这等美丽,师伯竟认不出来。”
  他转面问杨迅道:
  “小璇一直随侍着你么?有了婆家没有?”
  杨迅一生之中,为了女儿而杀死不知多少人,只有这一回,被人触犯了忌讳而无法发
作。
  师兄弟两人说起儿女闲事,把群豪大伙儿冷落在一边。笑书生金凤翔生似没有瞧见这一
班人,简直当他们是树木石头。
  可是西塞野叟闻昌、石磊等四人却没有一丝松懈之色,肃立如故。
  人丛中的圣手老农邵康知道火山豹子姜阳快要不耐烦,便暗暗以目示意。原来这次杨迅
登上天下黑道盟主宝座的过程之中,圣手老农邵康一直压住其余三人,夹杂在大伙中间,端
木公子则独自留在一座静院中。
  火山豹子姜阳的确忍耐不住,邵康打了一个眼色给他,他装作不知,用力咳一声。
  他用力充沛,咳声响亮之极。笑书生金凤翔蓦然一扭头,两道比电光还锐利的眼光,落
在他身上。
  火山豹子姜阳生平不知“害怕”为何物,可是这个清秀书生的两道目光,迥异凡俗,除
了具有武功极高之士那种湛湛眼神之外,好像还有点邪门,能够看透人心里想头似的。
  他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但强自装出不在乎地笑一下。
  笑书生金凤翔笑容如故,口中却冷冷问道:
  “他是哪条线上的?”
  杨迅道:
  “这位是火山豹子姜阳老师,不是道上朋友。”
  笑书生金凤翔连笑数声,然后道:
  “这位姜老师武功走的是刚强路子,怪不得性急一些!明凤,你在路上不是学过三招不
连贯的手法么?现在可趁机向姜老师请教一下,看他接得住接不住你那三招手法?”
  火山豹子姜阳浑身疙瘩刚刚消失,满腔火气又起,发鬓猬立。水明风盈盈走开两丈,招
手道:
  “姜老师过来吧”口气中竟是赢定了他的意思。
  口  口  口
  近百位黑道豪雄无不失色相顾,要知这水明凤在江湖上颇有名气,但她有多大道行,大
家也肚中雪亮。目下据金凤翔所说,她只学会三手,又不连贯,居然敢如此托大说话,难道
这籍籍无名的笑书生金凤翔真有神鬼莫测之能?
  圣手老农邵康想了又想,低低道:
  “姜老二千万小心……晤,她左手有古怪……”
  话声低之又低,全场之人皆没注意。但邵康眼睛一抬,却碰上笑书生金凤翔那双有点邪
门的生像能看透人心的眼光,不禁微微一凛。随即又发觉除了金凤翔以外,杨迅、闻昌、石
磊、马封、方秉等五对奕奕有光的眼睛,先后向他注视。
  圣手老农邵康心中叫声惭愧,敢情武林中果真能人甚多,正如思主端木令所言,以自己
这等狡诈机智,暗中发音警告姜阳,却也瞒不过这几个人的眼睛。
  火山豹子姜阳心中十二万个不服,一跃而出,落在水明凤面前大半文之处。
  他举目环扫麋聚在堡门前的近百群豪,正想夸个口,向大家宣布若是赢不得这个女孩
子,便从此退出江湖。谁知最后和那笑书生金凤翔的目光一触,登时毛骨微惊,把夸口之言
咽回腹中。
  水明凤安心在天下黑道成名人物之前,大大露一次脸,是以全神贯注姜阳,面含诡笑。
  姜阳沉声道:
  “姑娘小心了……”相隔大半丈,便自一掌劈空击去。
  这一掌功力深厚,掌风劲烈,武功再强的人,也不愿硬接。这时八九十位黑道高手几乎
全部认为火山豹子姜阳应付得宜,已是有胜无败之局。只因水明凤功力有限,劈空掌力未曾
练成,姜阳只要一味相隔半丈以上出掌,已是稳操胜券。
  水明凤神色如故,左掌护胸,右掌一招“推窗望月”向前迎击。这一招平凡得不能再平
凡,加上掌力不强,毫无威势。
  众人中单单吕雄飞那颗心一沉,暗中叹口气,心想这个侄女儿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白
出乖露丑。
  哪知水明凤右掌的招式只发了一半,蓦然已化为“倒转阴阳”,玉掌虚虚划个圆圈,然
后轻轻往侧边一带。“呼”的一声,火山豹子姜阳那股沉雄无比的劈空掌力,丝毫不曾收回
去,全部斜劈在她右侧数尺的地上,空自激起满天砂石。
  水明凤掌势尚未使完,一带之后,随即收回胸前,然后隔空向姜阳胸口印去。
  火山豹子姜阳但觉自家第一掌掌力发尽欲竭之际,一股余力反撞回来,大大一骇,不敢
不避,身形疾如陀螺般急转两匝,方始站定。
  群豪睹状无不瞠目结舌,都不识这是什么功夫手法。连薛三娘、秦水心两人也大惑不
解,骇然碰一碰邵康。邵康哑声道:
  “大概是内家无上心法‘天魔印’吧?”
  薛三娘为之一震,低低道:
  “难道真是衷牢山银月洞的功夫?”言下不胜骇然。
  在邪教三老中,以哀牢山银月洞洞主商沤位居第一,早在四十年前,商沤便已走人火
魔,半身不遂。消息传出江湖,他的仇人不论正邪两派,都纷纷赴哀牢山报复,那商沤所居
的银月洞洞内别有天地,出洞秘径甚多,但世人仅知银月洞的正门二商沤便日常盘坐在洞中
竹榻之上,行动时须由门下抬榻而行。他常坐洞口的用意,便是对付寻仇之人。经过开始数
年时光之后,所有强仇大敌,均告锻羽而归。于是更加奠定了他在武林中的地位。
  商沤仗以击败所有强仇的武功,单单用这“天魔印”手法,再厉害的内家罡力,也无法
击中他。不但如此,凡是对方越强,所受到出其不意的反击更为阴毒难防,是以那七八个最
著名的强仇大敌败归之后,再也无人敢去相犯。
  这“天魔印”手法正式地说,应称为邪派无上心法,练时歹毒异常,必须残害不少生
灵,是以正派中人,纵然识得诀窍,决不肯练这等功夫。
  笑书生金凤翔朗朗长笑数声,道:
  “姜老师站稳了,可别摔个斤斗……”
  圣手老农邵康那么深沉之人,此时也忍受不住,冷冷哼了一声。笑书生金凤翔笑声陡
收,冷冷凝视着他。四道目光相触,互相对峙,只隔了片刻,圣手老农邵康但觉心头一片迷
惘,跌坠在平日轻易不肯撩拨起的往事中。
  口  口  口
  薛三娘瞥见邵康神色不对,大骇中一掌拍在他背后“至阳穴”上。
  邵康脑中“嗡”一声,恢复清醒,暗自打个寒噤,忖道:
  “那厮恐怕练有邪法,老朽平生阅人无数,从未见过这等邪异的眼睛。”
  他低低道:
  “三娘,把青芒针准备一下……”说时,姜阳已攻了两掌,均被水明凤用同样的一招,
拆开劈空掌力,然后反印回去,弄得狼狈不堪。
  观战的八九十位黑道豪雄,虽则大部份认不出水明凤的功力叫什么名堂,但看这形势,
已知姜阳今日碰上诡术邪道,只有落败的份儿。
  火山豹子姜阳骇怒交集,猛一跨步,迫到水明凤身前,迎面一拳击去。这一拳沉雄无
比,却不带劈空真力。
  水明凤冷冷一晒,护胸左掌五指伸直,如拂琵琶般向他拳头上拂去。
  姜阳斗然记得邵康说过须防她左手,不敢吃她拂中,猛然化为“横江截斗”之式,铁拳
变掌,疾击敌腹。
  水明风纤纤五指拂出如故,底下却曲起一膝,身形微耸,升高一尺左右,膝头恰好迎上
敌掌。
  近百黑道好手都为之一怔,无法测透水明凤这一招有何奥妙。第一点她左手照拂不误,
但离敌人面门尚有两尺,毫无作用。第二那火山豹子姜阳掌力何等厉害,这一掌足可击碎木
石,她的膝盖焉能保存?
  好个火山豹子姜阳武功湛深,眼力不凡,百忙中已瞥见对方五指指甲尖中射出数缕奇幻
奇细的银光,直扑五官,心中一动,仗着数十年苦修之功,腰上猛一叫劲,硬生生把上半身
向后仰退,但铁掌原式击去,分毫无差。
  人影墓地乱问,先是数缕极细的青光,从火山豹子姜阳面上掠过,奇准无伦地把水明凤
指甲中拂出来的数缕银光—一钉上,飞坠一旁。这数缕青光正是薛三娘平生绝艺,她因苦练
这等体积奇细的暗器“青芒针”,是以眼力绝强,比火山豹子姜阳更早一点瞧见对方指甲射
出的银线,立刻发出青芒针,全数射落。
  圣手老农邵康的身形几乎与青芒针同时飞出去,食指上的“诛心环”早已转出指尖,随
时可下毒手。
  对面的笑书生金凤翔身形一晃,长衫飘飘,疾逾闪电般到了水明风身边,虽是后发,竟
比邵康先到,衣袖一扬,便把水明风卷到身后。
  这两人同时抢出之际,姜阳的一掌已击在水明凤膝盖之上,掌锋到处,但觉对方膝盖上
不知垫上什么东西,奇硬惊人,而且还有锋锐如针的极短芒尖,刺入手掌皮内。
  近百对眼睛还没看得清楚,场中四人已经站定身形,却是圣手老农邵康与笑书生金凤翔
正面相对,早先对敌的两人,反而分开在他们背后。
  笑书生金凤翔根本不瞧邵康,回眸望着水明凤,笑道:
  “你还有一招未用,却已如此,实在难得……”他歇一歇,又道:
  “原来姜老师练有铁砂掌力,怪不得你的衣服破了……”
  众人移目瞧着水明凤的膝部,果见露出一个破洞。可是水明凤膝盖却毫无创伤,不禁又
是一阵诧骇,都在寻思她怎能禁得住铁砂掌一击而毫无损伤之故。
  圣手老农邵康沉声道:
  “姜老二,让我看看你的手掌——”
  姜阳举起右手,只见那老茧厚布的手掌,毫无异状,掌锋边缘只有数点极细的白印。
  邵康朗声道:
  “老二你幸亏练的是铁砂掌,否则银月洞金银两种毒蛊,各尽其妙,大罗神仙也无法挽
救!”说到这里,转眼望着笑书生金凤翔,又道:
  “老朽等今日得睹绝世奇功,心服口服。此行本是为盟主助威,孰料得罪金爷,恐怕无
法再留……”
  薛三娘和秦水心听了,心中好不难过,想不到真个踏人江湖,便连番受折,昔日雄心豪
气,一时消磨殆尽。
  天罡手杨迅走过来,含笑道:
  “大家都是自己人,印证武功,本是常事,邵老何必要这等说法,大师兄你说是也不
是?”
  笑书生金凤翔面上满是笑容,淡淡道:
  “不错,邵老师别认真……”说罢,便牵着水明凤向堡内走去,眼光一掠,扫过杨小璇
面上,忽然摔开水明风的手。

  ------------------------
  无名 扫校,闯荡江湖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