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6节 深霄惊变
司马翎《剑胆琴魂记》
第二十五章 深霄惊变

  群雄回到堡内,酒席已撤,众人在议事厅中四散落坐,由总管郝衡相陪。
  笑书生金凤翔则由杨迅陪着,还有黄河一霸石磊、西塞野史闻昌、夺命银蝉方秉、百丈
飞轮马封等簇拥着,到二楼上的小客厅坐谈。水明凤见到师叔,自然要去与他说话,故此没
上来。
  金凤翔的那对目光,人人骇怕,不敢正面相触。他四望一眼,忽然问道:“侄女呢?叫
她来此一同谈谈……”
  天罡手杨迅笑道:“大师兄既然喜欢她,几时传她一手,足以防身便好了……”当下命
人把杨小璇叫来,一面把数日前她被端木公子劫走,后来又落在冰魂秀士欧剑川手中之事说
出。
  说话时杨小璇已进来,坐在父亲身侧,却发觉金凤翔那对令人惴惴不安的眼光,时时掠
过自己。有一次无意碰上他的眼光,怔了好久,这才醒觉,不禁暗想这位大师伯端的邪门,
连一对眼睛都与常人不同。
  金凤翔听罢问道:
  “这冰魂秀士欧剑川是什么来历?他现下在什么地方?”
  杨迅道:
  “此人新近才崛起于武林,一身武功,最近方知是昔年天眼秀士狄梦松的真传!”
  金凤翔眼光微微一滞,哦了一声,转眼扫瞥闻昌、石磊等人,道:
  “各位多年不见,却不料今日都聚在此地!”
  西塞野叟闻昌欠身道:
  “翔老风采如昔,足见功力之深,老朽等万万不及厂
  杨小璇一看这几个魔头先前何等威风,但在金凤翔面前,却恭敬无比,于是明白这些人
一定早年都被大师伯制伏,直至今日,尚慑于他当日之威,由此可以想像得到金凤翔武功何
等厉害。同时联想到杨迅能有今日,必是当年金凤翔已为他铺路,所以这些雄霸一时的人
物,都服服贴贴。
  杨迅道:
  “大师兄幸在期前赶到,小弟可以放心。目下对方以东方乐水出面,但此人武功平常。
最厉害的是南斧夏侯山,其次要数子母金环陆现,丐帮长老邓云松,百步穿杨施海和岭南何
聪,假如他们没有别的增援,则大师兄根本不须出手,凭此厅中在座各位,已足以制胜有
余……”
  杨小璇芳心大悦,喜形于色。金凤翔微微一笑,道:
  “侄女一定忧心甚久,此刻方始了解真正情势,所以大为欣慰。不是师伯夸口,纵然对
方再有什么增援,有我在此,包管他们曳兵而逃!”
  闻昌、石磊、马封、方秉等人齐声道:
  “翔老如若出手,天下决无人能够抵挡……”
  当晚安排歇宿房间,金凤翔竟与水明凤同房同床。

  离此堡十里不到的塔头镇,乃是白水堡对头东方乐水等人的大本营。这时各路出发搜寻
杨小璇的人马均已回来,晚上一同在大厅中挑灯商议。
  东方乐水先把杨迅跃登绿林盟主宝座之事报告出来,又说明堡中已来了一些什么人
物……
  座中名家虽多,但谁都不及南斧夏侯山那等见闻广博,故此只有这位昔年名震南七省的
老缥头暗中惊心动魄。不的是他深知那笑书生金凤翔无人抵挡得住。
  东方乐水最后道:
  “如今白水堡和我们反多了一笔血帐,欧元平之死,必是杨迅所为!”
  夏侯山也不禁讶然,问道:
  “老哥哥你这话怎说?”
  “欧元平和我极是交深,他的一个独生爱子欧剑川本在少林学艺,是少林掌门心印大师
的关门高足。这次为了老朽之故,特地驰函奉告心印大师,叫回欧剑川,混人白水堡中充当
内应——”
  陶澄、李琼、陆云等六七个少年男女,听到此处,忍不住都发出惊噫之声。敢情他们一
下子都联想起“王坤”。
  何聪宏声道:
  “老局主你说那位少年英雄,名叫欧剑川么?可是和冰魂秀士的名字一样写法?”
  大家被他一提,又是一阵惊讶。
  东方乐水道:
  “不错,他们同姓同名,但他们决不会是同一个人!”
  陶澄跳起来,大声道:
  “老局主,陶澄惭愧死了,那位欧兄在白水堡中的化名,可是上王下坤?”
  东方乐水点点头,道:
  “你们当日碰上他那一段经过,虽然委屈了他,但他幸而无恙回到白水堡,对他反而有
利,杨迅更不会疑心他是内敌。谁知他因爱上杨迅女儿,露出马脚。可能已被杨迅害死,并
且知道了他的身世,所以暗中把他父亲杀死……”
  南斧夏侯山忽道:
  “此事怕与少林有关呢!”
  东方乐水矍然一惊,道:
  “在座均是自己人,不妨坦自讨论一下。欧兄噩耗与少林寺逐徒之讯一齐传来,莫非欧
剑川秘密,乃由少林方面泄漏?”
  李琼从来不在众人面前说话,此时忽然道:
  “昨日杨小璇亲口告诉我王坤……不,欧兄的死讯呢……”
  陶澄顿足道:
  “不管秘密如何泄露,这笔血帐非清算不可。欧兄当日曾用少林救命至宝‘桫椤神丹’
救了李瑛妹妹一命,他的秘密很可能就从这些小地方被杨迅发觉生疑,再到少林查证……”
  大家都认为陶澄之言有理,正在议论,忽然一道黑影射人大厅中,风声劲急异常,众人
纷纷注视,匆匆一瞥刚刚看出那道黑影是只鹰状异鸟,厅中摹地一片黑暗,原来数盏灯火均
被那头怪鹰弄熄。
  跟着地下砖块一阵暴响,砂飞石走,何家的三个少年相隔最近,被碎砖砂石溅得一身皆
是,接着腥风扑到,这三名少年均是外家好手,拳掌之力特别沉雄,不暇寻思,一齐拳打掌
劈出去。其中何钧、何钲两人,拳掌分别击在一根像牛角似的硬物之上,震得臂酸腕麻。只
有何铨一掌打在一团软绵绵混沌沌的物体上,把那不知形状之物震开,微闻羊叫也似“咩”
的一声,何钧、何钲正在手臂酸麻之时,忽被一条长绳似的东西扫着大腿,登时一阵剧痛,
直人骨髓,无法忍受得住,一齐滚倒地上,惨哼连声。

  何铨是手足关心,听到两个兄长惨哼之声,急得大叫道:
  “哥哥你们受伤了么?”
  他的叔父何聪寻声疾扑过来,黑暗中但觉一物带着雄劲风声直撞过来。何聪奋起神威,
一拳猛击出去,拳力到处,把那扑来之物撞了回去,又听到羊叫也似的“咩”一声。跟着一
缕寒风拂上身来,何聪乃是岭南何家高手,耳目比三个侄儿高明得多,疾然闪开。”
  这时空中两点碧光疾绕急盘,生似乘隙欲落下伤人,全靠南斧夏侯山巨斧连挥,急迫不
舍,一味截住空中两点碧光落下之势。
  黑暗之中,厅上人多,夏侯山虽有一身绝顶武功,却不能如意施展。猛可被人阻了一
阻,只见那两点碧光,呼地斜斜降落。
  夏侯山正在着急,一阵微弱风力摹然卷到腿边,好个名震南北的老镖师名不虚传,倏然
一跃,跟着将扑到的奇形之物撞退。
  这刻最惨的是厅中一片黑暗,大家都瞧不见偷袭的是什么怪物。
  百步穿杨施海出手极快,“嗤嗤”两响破空之声过处,空中那道黑影吃他名震宇内的
“流光箭”迫住,无法落下。
  子母金环陆玑已撤出他的成名兵器,耳目并用,’保护住儿子陆云和李瑛。李琼、施雪
影。陶澄三人靠在一起,陶澄一味注意上空那两点碧光,忽然发觉劲风直撞下盘,疾然一枪
刺去,“笃”的一声,枪尖刺在一件坚硬异常的东西上。方自惊异间,一缕微风已拂到腿
上,竟是一条软软长长的东西,在腿上一搭便放,分别搭在施雪影和李琼腿上。
  三位年青男女同时感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由腿上直攻人心中,各各忍不住惨叫连
声,相继倒地。
  邓云松大喝一声,挥棍扑来,可是黑暗中威力难施,虚抡一棍,抢到陶澄等三人身边,
急急问道:
  “你们怎么啦……”
  三人都不回答,邓云松心惊胆颤,心想他们武功本也不弱,却糊里糊涂便遭了暗算,来
袭之人,武功一定深不可测。
  当下也顾不得身形暴露,取出火折迎风一晃,厅中登时浮起一团黄光。
  那边的老局主东方乐水也在同时打亮了火折。这两团火光一起,南斧夏侯山极迅疾地向
厅右扑去,口中宏声大喝道:“施兄用流光箭逼住头上怪鸟……”喝声如雷,震得屋瓦簌簌
微响。
  百步穿杨施海对他服膺已极,闻言看也不看他干什么,手中流光箭嗤嗤连声,直取空中
盘旋的怪鸟。敢情此鸟在黑暗中双眼发出碧光,是以早先大家仅仅见到两点碧光疾掠急飞。
施海的手法天下无双,连环射出两箭,居然仍没把那怪鸟射中,但那怪鸟也无法落下伤人,
倏地“呱”的一声,宛如儿啼,振翅上冲。
  此时南斧夏侯山挥斧如风,猛劈地上一头怪兽。但见此兽首如山羊,头上两只锐角向前
平长,只消它一冲,便能伤敌。
  但此兽身躯却不似山羊,四只短肥的腿下面,均是利爪,没有尾,身躯发出黑油油的光
芒,就像鳝鱼似的,又软又滑。
  夏侯山巨斧重如山岳,势不可当,这头怪兽用两只锐角灵活异常地闪避攻击了数次,摹
然一张嘴,射出一道红影,长逾丈半,贴地卷夏侯山双足。
  这一着边得夏侯山有力难施,如是人类的话,决无此等奇特招数。当下横撤数尺,巨斧
一挥,风力涌出,迫住怪兽不能乘机追扑。
  屋顶大震一声,瓦石溅堕,那头怪鸟已破屋飞出去,又是“呱”的一声儿啼,教人听了
毛骨耸然。
  口  口  口
  百步穿杨施海疾扑出厅,跃上屋面,放目一瞥,敢情那怪鸟飞行绝速,夜空之中,只见
一点黑影。施海的看家本领是箭,故此旁人尚未看清时,他手中不但已多了一把长弓,同时
已曳满待发。
  夜空中那点黑影一闪即逝,百步穿杨施海奇异地微笑一下,心想自己生平这把金弦铁胎
弓从不轻拽,破云箭从无虚发。但今晚恐怕要射空一次了……
  扣弦三指一放,破云箭如掣电般射出去,远去七八丈之远,方始听到一声极是尖锐刺耳
的破空声。
  那箭带着尖啸,划过茫茫黑夜的长空,不知去向。百步穿杨施海却凝集全副心神,侧耳
追听那破云箭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刹时之间,那破云箭已飞去老远,忽闻破云箭所去之处的遥空中,传
来“叭”的一声儿啼。
  施海长长吁一口气,无言地用右掌温柔地摩挲那巨大的弓背,老眼中射出踌躇志满的光
芒。
  大厅中也发生了奇事,原来南斧夏侯山横门之际,方自看出怪兽喷出长长的红影,乃是
它的舌头,奇长惊人。忽见那怪兽前面,双爪向地面一扑,立时砖裂石飞,尘涌沙冒。那头
怪兽奇怪绝伦地向地下钻去,竟是如鱼鹰人水,不但毫无声息,而且快极。
  老镖头因已扬斧发力,身形无法向前扑去,大吼一声,左手已取出威镇绿林的铁矛,运
足全力掷射出去。
  铁矛末端的红旗化为一道红光,如闪电一掣,“嚓”地一响,那支铁矛已深深没人地
中,只剩下那方红旗,露在地面。
  夏侯山洪亮地冷笑一声,过去把铁矛拔起来,那头怪兽已无踪迹。
  邓云松大声问道:
  “夏侯兄可曾得手么?”
  他看看矛尖,然后道:
  “虽然不曾要了这怪物之命,但也伤了它一下……”
  转目一顾,只见厅中卧倒数人,动也不动。
  东方乐水已迅疾地把灯烛点亮,厅中大放光明。
  地上躺着的是何家兄弟两人和李琼、陶澄、施雪影三个。
  何聪蹲下去瞧瞧两个侄儿,猛可站起身,恨恨一跺脚,只听大响一声,厅中花砖裂了一
片。一~一
  何铨见叔父如此神情,登时迸出两行热泪,却咬牙切齿,不出一声。
  他弯腰要把两个兄长抱起到里面,墓地劲风飒然,一个人已落在他身边,伸手扣住他的
手腕。何铨半边身子一麻,抬头一看,竟是武当名家子母金环陆玑。
  口  口  口
  陆玑沉重地道:
  “世兄心中之悲忿,老夫也明白,但此时不可碰触令兄身体
  何聪接口道:
  “铨儿谢谢陆伯父,说不定你伯父已救了你一命……”
  何铨茫然站起,陆玑松手,他便行了一礼。陆玑道:
  “世兄不须多礼,令叔之意,乃指令兄惨遭怪兽所伤,以至于此,可能是怪兽以本身奇
毒伤了他们,你如伸手一碰,便有危险!”
  话犹未毕,李瑛见姐姐躺在地上,忍不住放声大哭,要扑过去。
  夏侯山跃过来,把她抱住,呵慰道:“小侄女别哭,等我们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李瑛挣了两下,便不挣扎,躺在夏侯山肥大的胸怀中直在抽咽,声音异常凄切。
  夏侯山那颗又圆又大,几乎秃光的巨大头颅顶,慢慢冒出白烟。只因他抱着这个小女
孩,却被她肠乱心碎地哭得难过无比。
  东方乐水亲自掌灯,百步穿杨施海已回来了,跟在他身后,还有丐帮长老邓云松,子母
金环陆现,岭南何聪等五人,一同检视地上数人情形。
  夏侯山呵慰着李瑛,忽然道:
  “他们都是被那怪兽奇长的舌头所伤无疑!”
  东方乐水阅历最丰,见闻最广,检视一遍之后。道:
  “夏侯兄说得不错,这等恶兽不知是谁豢养……陆兄,烦你用贵派正宗内家心法,暂时
把他的全身十二大穴点住,延留住一命!”
  何聪听到东方乐水如此说法,心中微宽,知道侄儿们暂时未死,立刻道:
  “铨儿,你留在此处帮忙!施兄,适才你追出去,那头怪鸟飞向何方?”
  百步穿杨施海道:
  “东北方。”
  他哦一声,道:
  “虽不是白水堡,却也相差无几了……”
  邓云松起身道:
  “老化子陪何兄出去搜索……”
  两人迅疾出门,转瞬去远。
  陆玑先略略调息,摒去胸中杂念,然后施展出全身功力,把丹田真气调至极匀,源源从
两指上发出,落手奇快,转眼间已把五人的十二大穴—一点住。这种暂时止住全身血液运行
的点穴手法,确实非他不可。
  南斧夏侯山和东方乐水检视一下五人情形,只见他们口日紧闭,脸色泛青,但早先那种
蹙眉痛苦之状,竟已消失。夏侯山赞道:
  “若非武当正宗内家心法,这等暂闭经穴的手法,最难恰到好处,他们总算是不幸中的
大幸!”
  东方乐水愁道:
  “他们被恶兽所伤,我们连那恶兽名字也叫不出来,如何解救?”
  百步穿杨施海道:
  “我们总得先查出怪兽底细,方好下手,刚才那怪鸟好像已受箭伤,老朽去瞧瞧……”
  他走出屋外,直向东北方奔去。比他早一步出去的邓云松和何聪两人,早已奔出七八里
远,一面疾走,一面耳目并用,查看四周可疑的声响和暗陬。
  邓云松忽然拉拉何聪襟角,用下巴向前略一示意,两人立即隐去身形。
  口  口  口
  前面二十丈远处,一条人影站在旷地中央,仰头向空中四面遥望。但黑沉沉的天空中,
什么都没有,若是常人,根本也看不出多远。
  这人瞧了一会,从地上捡起一支长箭,在手中掂一下份量,轻轻自语道:“晤,是破空
飞云箭……”
  一条人影蓦然从旁边飞纵出来,手持又粗又长的铁棍,身形尚在空中,已“呼”的一声
迎头砸下。铁棍出手之后,这才大喝道:“欧剑川接我老化子一棍……”
  那人陡然一挥铁掌,寒飙激撞出去,不封铁棍,却袭来人身躯。
  邓云松明知这冰魂秀士欧剑川一身武功,出神人化,是以出棍之际,又留住三成气力,
对方寒气逼人的掌力一发,倏然沉气坠地,铁棍化为“神龙抖甲”之式,疾捣过去。这一招
既能攻敌,复又避开敌人掌力,确实漂亮之极。
  欧剑川见他来势凌厉,不但不容说话,而且出手极毒,心中大怒,蓦地挥动手中长箭,
抽向铁棍之上。邓云松焉肯吃他抽中,铁棍如急风骤雨般化为“千军辟易”进手连环二招,
舞出一片棍影,挟着风雷之声,凶猛无比。
  铁棍招数一发,宛如排山倒海,饶他欧剑川身兼狄梦松和少林两派绝学,也被迫得连连
后退。邓云松见自己平生绝学施展出来,才不过把对方迫退,仍未露出败象,不由得心头大
骇,厉声喝道:“何兄好生着紧,别让这厮溜了……”
  何聪从黑暗中跃了出来,宏声喝道:“邓长老放心,我也打他几掌,瞧他禁得住禁不住
——”喝声中扑到战圈中,运足岭南独步天下的“大力神掌”,劈面连环击出。
  这两个高手一合起来,威力陡增数倍。欧剑川怒嘿连声,暗运冰魄真气,从箭端源源发
出,先是避实就虚,边封边退。等到已运足功力,倏然一招“天旋地转”,长箭连连划出,
发出大量冰魄真气布在身前。
  邓云松何聪逞强猛攻,忽然被一堵无形墙壁所拒,不但攻不到敌人身上,同时招数也大
受牵制,呆滞起来。
  欧剑川首次测验出中原绝学“冰魄真气”的威力,心中惊佩不已。摹然触动灵机,暗中
撤回那一大片冰魄真气,凝聚成又粗又浓的,段,随着长箭招式变化,潜制敌人。
  但见他的长箭使出普普通通的招数,却把邓云松、何聪两人逼得无法进攻。明明见到有
隙可乘,但不是抽不出手,便是攻不进去。
  欧剑川长啸一声,意气飞扬,心中那股悲郁愤怒,渐渐消散。
  双方仍然扯平,又战了十余招,侧面十丈远处,有人喝道:
  “欧剑川还我破云箭来!”
  欧剑川长笑一声,道:
  “你要我如何还法?”
  百步穿杨施海白髯飘飞,搭箭拽弓,朗声道:
  “你再不抛下手中之箭,莫怪老朽再送你一支……”
  欧剑川扬目一瞥,只见那百步穿杨施海已拽满那金弦铁胎弓,心中微凛,极快地忖道:
  “施海的箭法天下第一,听说这破云箭专破所有护身气功,我若一时大意,伤于箭下,
那就糟了!以百兽神君祈宁那等威名,尚且无法抵御他远远一箭呢……”
  念头一转,立时改变手法,把手中长箭当作宝剑,奇招倏出。
  邓云松陡觉对方攻势凌厉,不假思索,使出丐帮无上绝艺“神光回旋身法”本来极是沉
稳,马步坚守,如今却变得飘忽神速,绕敌乱走。
  何聪也使出家传心法,把整套“大力神掌”逐式施展,远在十丈以外的百步穿杨施海,
竟也觉得掌风震耳。但施海却暗暗叫苦,敢情他们形势一变,使得他无法放射破云箭。
  又战了七八招,双方不胜不负。欧剑川忽然大声问道:
  “你怎样把那碧眼夜鹰射伤的?”
  百步穿杨施海怒声道:“你还问什么……”意思说欧剑川的碧眼夜鹰和怪兽已伤了这边
不少人,恨不能把它射死,何况射伤,这有什么可问的。
  邓云松和何聪心中同时暗叫一声“真凶在此”,立时都奋不顾身,强攻硬扑。
  黑暗中又跃出一人,直扑战场,身法奇快,眨眼已自扑到。只见这人双臂一振,“呛嘟
卿”一声鸣金振玉般的震耳响声过处,两道金光,直取欧剑川。口中厉声喝道:
  “大家多出点力,把这厮擒回去……”

  欧剑川那对眼睛在黑暗中暗暗射出碧绿色的光芒,这正是冰魄神功已渐渐汇聚头顶之
象。他一向已能在夜间视物,此时目光一扫,认出来人正是武当名家子母金环陆玑,怪不得
出手威势不凡。当下长箭一震,把他一对金环接住,形成以一敌三之势。
  只战了十多招,欧剑川已感难支。猛可运足全力,掌箭齐施,寒飙急转疾激出去,居然
把对方三人都迫开。他乘机滚开丈许,厉声道:“姓施的,这箭还你……”铁掌扬处,那箭
带着破空之声,劲射十丈外的施海。
  百步穿杨施海放松弓弦,伸手一绰,但觉箭上力道奇重。。比起强弩射出毫无逊色,心
中微凛,五指用力捏紧,摹地发觉有异,用掌心轻轻一摸,那长箭中间竟然凹了一环。
  他勃然大怒,宏声道:
  “这厮毁我一支破云箭,诸位请让开一步……”
  子母金环陆玑招呼一声,邓云松何聪两人一齐罢手,跳出圈子。
  施海厉声道:
  “老朽箭壶中尚有四支破云箭,欧剑川你好生接着!”
  欧剑川被强敌环攻之后,眼中碧光更浓,自觉功力有进无退。不过这施海的破云箭天下
震惊,实在没有把握接得住,微一迟疑,子母金环陆玑已消声道:
  “欧剑川,你若是害怕,即速向施兄求饶,谅可保得残生!”
  欧剑川撤出龙纹银杖,仰天长笑一声,道:
  “今晚我要用施老师的破云箭,和各位定个约,假如四支破云箭射过之后,欧剑川幸而
无恙,何、陆两位明年端午,到黄山莲花峰顶见面,正式印证一番。但在约期之前,四位再
也不得与我为难!”
  那边陆几、何聪、邓云松都亲眼见过施海破云箭的威力,毫不考虑,全都答应。邓云松
冷笑一声,道:
  “你单单漏了老化子没约,不过你如逃不过施兄四支破云箭,老叫化与你约也无
用……”
  那三人完全退开,欧剑川遥望施海,只见他那支特大的金弦铁胎弓已拽得满满,连忙收
摄心神,运功戒备。
  弓弦“铮”地一响,跟着一声尖啸,划空飞到。
  欧剑川运足国力,那箭飞来时,他瞧得清清楚楚。心中微觉讶异,只因在听觉上那箭尚
有一段距离,但其实已到了面前。当下举杖一点,杖尖与箭镞相触,发出“叮”的一声,火
花四溅,那支破云箭跌坠地上。
  说时迟,那时快,那百步穿杨施海早又发出第二支破云箭。
  这一支箭犹未到,破空啸声已袭到他身前。
  旁边观战的陆、何。邓三人,全是武林高手,见那第一箭何等难防,却被他轻轻破去,
各人失色。第二支箭啸声起后,三人见他来不及躲避,方自大喜。只见欧剑川稳立如山,手
中龙纹银杖化为“划地为界”之式,杖端一沉一划,“叮”的一声,又把第二箭击落地上。
  其实何、陆、邓三人方才心中之喜,乃是错误。他们在黑夜中的目力连施海也比不上,
更不能和欧剑川比较。是以他们均以“听风辨位”之术,测度破云箭的距离,这才会误以为
欧剑川闪避不及。
  邓云松一向在江南走动,此时一惊之后,冲口道:
  “这一招是欧家杖法,难道是他?”
  欧剑川聚精会神,没有听清他说什么。
  百步穿杨施海见自己一两箭无功,心中杀意陡生,弓弦“崩”地一响,却没有箭射出,
但跟着一支箭悄无声息地电射出来,眨眼已到了欧剑川胸前。
  他五支破云箭都经过特制,有的破风之声特强,有的箭比声快,有的箭比声慢,而这一
支则声息全无。直到离欧剑川胸口不及三尺,方始响起一声极为尖锐的啸声,由施海那边直
响过来。
  这一箭连旁立三人都瞧不见,直到破空响声忽起,三人目光疾掠,方始瞧见欧剑川起左
掌,一招“野马分鬃”,横扫出去,把那支破云箭扫开数丈之远。
  百步穿杨施海厉声道:
  “还有最后一箭,欧剑川你可要小心了……”
  口  口  口
  欧剑川嗯了一声,暗中微微一笑。原来他的目力能够透视云雾,远达百里。施海不过在
十丈以外,虽是黑夜,却不碍他视光。第三箭初时响一声虚弦,别人看不清楚,但欧剑川却
瞧出他的弓弦特别不同,竟有两根,料他必定再来一下虚弦响声,扰乱自己,故此暗中一
笑。
  施海拽满弓弦,左手如抱婴儿,身躯端端正正,猛然三指一松,“嗖”的一声,发出一
箭。
  欧剑川凝目瞧着那箭来势,直到飞近五尺以内,摹然抡杖一点。
  谁知那箭忽然中分为二,一上一下,电掣般射上身来。
  上面的一支风声特响,直取五官面门。欧剑川心头一震,睁目如炬,忽地看出射向面门
的一支稍为高了一点,虽则听那风声生像射中面门,其实却比头顶还高了半寸。但手中龙纹
银杖已运全力抡击此箭,反而下面直取小腹的长箭迟了一步抵挡。
  原来他最初的意思是先运全力击回西门致命的那支长箭,下面的一支最多微微侧身,纵
然被射中,却也不致立刻毙命。
  这等想法本是迫不得已,因为他绝对没有料到敌方已说明四支破云箭,而这第四支却会
多变一支出来。
  哪知对方虚实莫测,事实上当真只有四支破云箭射向他身上,多变出的一支劲箭,不过
是扰乱心神之用。虽是取巧,却也于理不饽。
  欧剑川右手银杖本已抡起,猛可收回力量,运到左手。那杖去势极快极猛,摹然放回真
力,五指握不牢,“唿”一声脱手飞上半空。
  他左手一撩,力量完全运在食、中二指之上,那箭尖沾到他腹部衣服时,他的两指也恰
好敲在箭杆上。
  这一回邓云松、陆玑、何聪三人都看得清楚,何聪脱口喝道:“倒下……”
  他的声如霹雳,震得邓、陆两人耳鼓直响,也骇了一跳。
  却见欧剑川两指一敲箭杆之后,便搭在箭杆之上,凝立如山。那支精光闪闪,纯钢所制
的破云箭直指着他的腹部,却没有插人去,但也不掉下来。
  十丈以外的施海放箭之后,全副心神力量都生像附在箭上,飞去袭敌,此时原式不动,
凝目作势。旁人看来,他简直就在催箭前进,而欧剑川却运力粘吸住那支长箭。
  一刹那之后,欧剑川大喝一声,左手一沉,那支通体钢制的长箭应手坠地。
  他左手一沉之时,全身力量都发出来,立时马步浮动,踉跄后退了五六步之远,方始站
稳。
  百步穿杨施海也打个踉跄,向前冲了几步,站稳后一抬头,面色铁青。
  欧剑川朗笑一声,道:
  “何、陆两位请记着明年端午之约,我可失陪了……”人影一晃,便隐人黑暗之中。
  邓云松长长吁口气,道:
  “这厮的功夫怎样练的?最后这一手是不是少林七十二种绝艺中的罗汉指?”
  子母金环陆玑应了一声不错,和何聪两人过去捡起那些长箭,然后三人一同走到施海面
前。何聪见施海不响,便道:
  “那厮一身武功真个已超凡人圣,但业已教他惊魂不定了
  子母金环陆玑想起一事,矍然回顾一眼,摹地抖丹田振吭大叫道:“江南欧元平已死,
凶手是谁?”他连叫数遍,声传十里以外,震得邓云松、何聪两人耳鼓嗡嗡直呜。
  百步穿杨施海“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欲仆,邓云松、”何聪忙伸手架住
陆玑骇一跳,道:
  “我真该死,忘了施兄用力过度,受不得震动……”
  说时伸手拉过施海手腕,闭目一按脉搏,忽然化愁为喜,笑道:
  “施兄敢情用箭如神,破云箭发出之时,就等如我们用兵器伤敌,适才欧剑川那厮硬以
绝强内力震落最后一箭,在震落之前的片刻沉寂,竟是和施兄遥斗内力。施兄失手后已受内
伤,我误打误撞地大叫数声,反而把他秽瘀血震出体外。回去歇息一两日,便可复原……”
  施海喘一口气道:
  “陆兄医道当真高明,这儿都是自己人,我认输也无妨,那厮当真厉害。今晚我虽输
了,但获益却多……”
  邓云松道:
  “老何,我们都是老朋友,你老实告诉我们,输了还有什么得益?”
  “那厮解答了我数十年想不通透的难题……”
  何、陆、邓三人都诧异起来,陆玑道:
  “我不是说笑话,如有这等好事,再输个十场八场也没关系?”
  施海仰天一叹,道:
  “输败的滋味到底不大好受呢……我告诉大家他解答了我什么难题……各位也知道我得
到古代飞将军李广的箭法,所谓‘飞羽没石’,那是因为箭法能达到精神力量完全集中在箭
上,箭一发出,无坚不摧,适才我和那厮遥斗内力,正是此故!”
  他歇一下,又仰天长叹道:
  “我得到这心法之后,又制出双弦双箭与及特制箭镞,使之破风之声远近不同,迷惑敌
人心神的种种心法。适才最后一箭,我因师老无功,动了杀机,故此施展出平生未施展过的
‘双箭齐飞’手法,在我私意想来,武林中无人能够抵挡这一箭……”
  “那么今晚被欧剑川破你不传手法,还是生平第一次?”邓云松尽力平淡地问。
  施海道:
  “不错,此所以我说有个疑想了一生的难题,得到解答。我一向不停地自问,像我这种
‘双箭齐飞’的手法,有何妙法可破?我一直都想不出答案,今晚冰魂秀士欧剑川解答了,
便是‘眼睛’二字!”
  “啊……”听他说话的三位武林高手几乎一齐发出感叹之声,都在细味此言。
  “武功练到极高之时,常都不大用眼睛,而侧重于听觉。故此我的破云箭能够享誉一
时,其实一碰上像欧剑川天生一双碧眼的人,便注定要败……”
  口  口  口
  他们开始回去,边走边谈。在他们前面六七里之远处,欧剑川怔怔地靠树身上,陆吼叫
喊的两句话犹在他心头萦绕。
  过了好久,他含泪哺哺自语道:“欧元平死了,谁是凶手……啊,父亲已死,而且是被
人杀害,谁是凶手?”
  谈话声隐隐传来,使他突然清醒,隐住身形。转眼间四条人影带着语声,疾掠而过。
  又过了一会,他放腿向塔头镇奔去。
  远远已见到众侠落脚的那幢大宅中,灯光隐隐。内行的人,一望而知宅中必定发生什么
事故,才会在半夜三更把灯火点得通明。
  他以绝顶盖世的轻功,从黑暗中疾飞到大厅外面,悄悄向厅内瞧了一眼,只见厅中一共
有六人,其中四人乃是施海等刚回来的,加上东方乐水和夏侯山,一共六人。
  子母金环陆玑扼要地把此行经过向东方乐水说了,邓云松接着道:
  “那厮真有点鬼门道,前次施兄的高徒孟历守住青松岬要道被害时,老化子碰见过他,
如今想来,凶手是他无疑。当时因在日间,他的眼睛一如常人,今晚碰上,却发觉他的双睛
发出碧光,一如猫眼……”
  何聪道:
  “邓兄说他像猫眼,不如说他的眼睛像那头怪鹰一样……”
  东方乐水和夏侯山,听知那欧剑川眼睛特异之处与及能够破掉施海无敌箭法,心中大
骇,沉吟不语。
  邓云松又道:
  “不但杀害孟历的凶手是他,今晚来袭的怪鸟异兽也一定是他豢养的……”
  东方乐水长长吁口气,道:
  “这样说来,这厮非另找人对付不可,那么笑书生金凤翔教谁对付?”
  众人听了此言,都感面目无光,尤以陆玑等四人为然。夏侯山沉重地道:
  “欧元平兄惨死之事,这笔帐或可一并归人他头上,我们初步可以断定他不是欧元平之
子,否则他不会这等胆大,约陆兄、何兄明年在黄山莲花峰上见面,得罪这些父执……”
  子母金环陆玑道:
  “我去瞧瞧受伤的年青朋友们现下情况如何——”说罢,便向后进走去。
  欧剑川眼中含泪,暗暗跟着陆玑,到了后进,只见左边一个跨院内,灯火通明。
  陆玑走人房中,陆云、李瑛赵远秋、何铨等四人都愁惨地起身迎接。陆玑一手拍拍何铨
肩膊,一手搂住李瑛,柔声道:
  “大家不要着急,他们虽然看去凶险,但经我点住穴道,十日八日之内,不会有生命危
险。真凶已查出是冰魂秀士欧剑川……”
  他一面说,一面细察陶澄、李琼、施雪影、何兄弟五人的情形,见没有变化,稍党放
心。
  李瑛双眼红肿,幽幽咽咽地问道:
  “陆师伯,十天八天以后又怎么办呢?”
  陆现怔一下,想了一想,柔声道:
  “我们一定会想办法,前面正商议此事……”
  大厅中果然在讨论这问题,可是因为无人识得那头怪兽来历名字,如何想得出救治之
法。
  夏侯山用手肘顶了邓云松一下,底下轻踢何聪一脚,摹地起身,大声道:“我也去瞧瞧
那些孩子们……”说时,迅疾地出厅转人去。
  何聪叫道:“等一等,我的侄儿们怎样啦……”人随声去,晃眼转人后面。
  厅中只剩下东方乐水、邓云松和施海三人,默坐片刻,邓云松把铁棍取在手中,东方乐
水忽然举目望着厅外,严厉地道:
  “是哪一路高人驾到,何妨现身?”
  口  口  口
  话声方住,只见两道黑影飞人厅来,身法奇怪,灯光下暴露身形面目,左边一个身量高
瘦,胸前斜挂着一个黄布囊。右边的是个中年汉子,虽然矮瘦,气派却大。
  东方乐水利眼一扫,朗笑一声,道:
  “我道是谁,敢情冀鲁龙头大哥方秉兄驾到,这一位胸挂黄布囊,莫非就是名成退隐的
百丈飞轮马封么?”
  夺命银蝉方秉拱拱手,转面向同伴道:
  “如何?东方老局主眼利如刀,马兄虽然退隐已久,未曾谋面,但也瞒不过老局主双
眼……”
  回眸又瞧着东方乐水,道:
  “兄弟黑夜登门,无非听知老局主在此,特来问候——”
  厅外一个洪亮的声音接着道:
  “不见得吧,外面还有两位朋友呢——”
  方秉面色丝毫不变,冷冷道:
  “说话的大概就是威震七省老缥头夏侯老师了……”
  只听“刷刷”连声,四条人影相继人厅,后面两人乃是夏侯山和何聪,前面两人一个是
白发龙钟老叟,手扶蒺藜杖。另一个头如芭斗,身躯庞大魁梧,背上斜插两面金牌,厚约寸
半,牌身长达两尺,宽约半尺,加上两尺长的钢柄,共是四尺长。
  东方乐水霜眉一皱,道:
  “今宵何幸,都是高人前辈驾临,我替大家引见一下,这后来的两位,一是名满边睡,
中原仰慕的西塞野叟闻昌。那一位是黄河一霸石磊,背上一对阎罗牌天下无敌——”
  丐帮长老邓云松心中微凛,默忖对方这四个老魔头一齐夜袭,自己这边虽然有五人在
此,但施海已负内伤,实在仅得四人,不禁越想越惊。
  要知丐帮长老邓云松一生浪迹江湖,阅历极丰,深知目前这四个强敌,无一不是一方之
雄,享誉极久之辈。尤其在心肠狠辣,手段阴毒这方面,全都高人一等。任自己随便挑上一
个,也怕对付不了,何况自家这边的四人中,东方乐水的武功比谁都低了一点。
  西塞野叟闻昌年纪最老,隐然是四人之首,此时眼皮一翻,缓缓道:
  “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今晚之行,目的是瞧瞧老局主请来的什么高人。以目前的几位,
虽然均是望重名高的朋友,但凭这些人手,想与我们盟主为敌,未免略嫌不足。老局主如能
知机,明日亲到白水堡向盟主公开道歉,武林中不论哪一道,其实本是一家,想来我们盟主
不会与老局主作难!”
  何聪怒哼一声,正要说话,夏侯山已纵声大笑道:
  “东方兄怎么说?”
  东方乐水神态从容,道:
  “老朽难遵闻见之命,但好意心领。”
  西塞野叟闻昌脸色一沉,冷冷道:
  “这样说来,老局主没把野叟之言,放在心上?”
  黄河一霸石磊接口道:
  “何止是闻兄一人,连我们三个也被看成木头人啦……”
  东方乐水何等老练,立即应道:
  “老朽已与杨迅约定期限,各位来此,不知是存心启衅,毁坏约期,抑是好意先行示
警?”
  这番话一扣过去,西塞野叟闻昌无法招架。杨迅乃是黑道盟主,毁他诺言,等如不服管
束,只好道:
  “我们当然是好意示警,听不听由得老局主裁夺!”
  东方乐水含笑道:
  “如此老朽先谢谢四位——”
  夺命银蝉方秉冷冷道:
  “老局主对方某没有别的话么?”
  邓云松脸色微变,低声对施海道:
  “如若动手,施兄去保护孩子们……”他可不能明着说把陆玑调出来。
  施海点点头,道;
  “方秉故意提起那朱睛王鹤之事,挑衅之心显然若揭!”原来夺命银蝉方秉献礼祝贺之
事,这边早已探知。不过大家都知道这一手不过是杨迅玩的手法,其实决非方秉下手。
  口  口  口
  东方乐水淡淡笑道:
  “十日之限一满,自会在天下群雄之前,向方兄请教。”
  百丈飞轮马封冷笑一声,自言自语道:
  “原来人家的名声是这样挣到的……”
  此语一出,连东方乐水也禁受不起。心想自己虽能忍辱,但自己这些朋友日后如何见
人?当下面色一沉,扫了夏侯山一眼。
  南斧夏侯山仰天大笑一声,道:
  “可惜我这个士老儿收山得早,来不及和马兄打交道!”
  百丈飞轮马封厉声道:
  “现在尚不嫌迟,怎么样?”语气咄咄逼人。
  西塞野叟闻昌道:
  “且慢,为表我等此来纯属好意,野史不妨把救活你们受伤的人的法于先行奉告!”
  何聪厉声道:“闻昌你怎知此事?”
  西塞野叟闻昌淡淡道:
  “我们也防备那两宗怪物,刚才未曾被请人厅以前,听到各位谈论,故此得知。何兄可
要听听?”
  何聪吃他嘲了一句,却不敢做声,只因他两个侄儿正危在旦夕。
  闻昌环顾众人一眼,见对方的人都默然不语,便得意地冷笑一声,道:
  “那只会飞的叫做‘碧眼夜鹰’,飞行绝速,善于攫击,爪上有毒,吃它抓上必死无
救。那只形状如羊,又能人地的怪兽,名为‘土蝼’,两角坚逾精钢,动作神速。最厉害是
那条红舌,长达丈半,不论人畜挨上一下,立中奇毒,除非几个时辰之内,求到千虫老人谷
郎的解毒灵丹,非死不可!”
  他歇一下,又道:“至于这两物的来历,各位都是武林高人,自不需野叟晓舌!”
  众人听说他们也得防备,登时更确定是非邪非正的冰魂秀士欧剑川所豢。
  百丈飞轮马封冷嘿一声,道:“夏侯大镖师可以指教了……”说时,人已向夏侯山相反
的方向走开。
  夏侯山手提巨斧,朗笑一声,道:“马兄不忘老朽,幸甚,幸甚……”话犹未毕,只见
一道银光,远在三丈以外,疾袭而至,同时听到马封的喝声。
  厅中之人大半未见识马封的成名兵器“飞轮”,都凝神观看。只见那道银光竞是精钢圆
轮,径长一尺!轮子四周均是极锋利的月牙刀刃,轮于轴心两边各有一支三校利刃,长约半
尺。故此这个飞轮不论是横扫直击,均可伤人。
  这个飞轮由马封胸前的黄布包袱里射来,轮上有根极幼的链子,不知何种质料所制,似
乎不怕刀剑斩所,也不知有多长。虽然号称“百丈飞轮”,但事实上当然不会有一百丈长。
  那飞轮疾击之际,只是奇怪,并无惊人之处。但一到了夏侯山身前不及半丈远时,忽地
漩飞电转,闪射出一片精芒。
  夏侯山微微一凛,心想这马封成名多年,果真名不虚传。光是这一手工夫,便须数十年
精修苦练。当下提斧横拒,护住全身。
  东方乐水眼力高明,看出马封的飞轮上面那些利刃,不是凡品。若是普通刀剑碰上,吃
那飞轮一绞,定然折损。幸而夏侯山的巨斧又厚又重,通体均是上好精钢,决不怕对方的飞
轮伤毁,不禁微微一笑。
  夏侯山稳如渊岳,凝立不动。那飞轮来势好快,眨眼间已离他面前不及五尺。老镖师蓦
地劲如脱兔,电闪般向前迎上去,巨斧力劈出去。
  这一着不但马封没有事先觉察,就连旁观的黑道名手西塞野叟闻昌等人,本来都认定夏
侯山乃是以静制他的意思,想不到突然会以快克快。
  百丈飞轮马封沉声喝个“好”字,钢链微掣。飞轮去势立时中正。

  ------------------------
  无名 扫校,闯荡江湖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