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他的声音并不高,又带了哭音有点嘶哑,但战天风却惊得直跳起来,因为他这方丈的身份也太秘密了,说句实在话,他自己都快不记得了,这里怎么会有人认得他呢,急扭头看向那小奴,那小奴这时也摘了帽子,战天风细一看,猛地就叫了起来:“心诚?”这小奴竟是佛印寺里服待过他的小和尚心诚。
“是。”心诚泪脸上又哭又笑,拜倒在地:“终于找到方丈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又怎么做了奴隶了?”战天风着实呆了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扶心诚起来。九胡有不少奴隶,都是掳来的天朝人,但心诚可是佛印宗弟子,怎么可能当了奴隶呢?他实在是想不清。
“佛印寺给无天佛和九鬼门联手占了,金果祖师爷也圆寂了,我逃到这里,给他们抓住了,就做了奴隶。”心诚边哭边说了佛印寺发生的事,战天风这才知道佛印宗居然已经完了,金果也死了,想到金果的好和自己的逃走,再想到九鬼门之所以攻打佛印宗,其实也是自己引来的,又愧又怒,咬牙叫道:“鬼谣儿,无天佛,好,这仇我战天风记下了。”
心诚念了声阿弥陀佛,道:“逃散的弟子和净尘净世师叔祖也都时刻想要报仇,夺回佛印寺,只是找不到方丈,现在好了,找到方丈了,我立即想办法联系他们。”
战天风吓一大跳,忙道:“这个不急,不急。”见心诚疑惑的望着他,彻词解释道:“现在无天佛势大,我们力小,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先要藏起来,积累实力。”又拍拍心诚的肩膀,道:“这仇我一定会报的,我是方丈不是?你只放心跟着我好了。”小和尚好骗,自然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很庄严的念了声阿弥陀佛。
第二天战天风便跟血烈说心诚是他以前的一个旧随从,让血烈解了心诚的奴藉,那自然是一句话的事。午后不久,赤虎带了五千骑兵来了,果然都是二十来岁的汉子,人人壮实,个个骠悍,战天风估计,青胡年青一辈中的精锐,大部份该都在这里了。事实上他猜得没错,赤马汗有意培植赤虎,故意纵容他将族中最有勇力的年轻人都招入队中,这便是以后赤虎争汗位的资本。
赤虎带来的铁匠有两百多,其中有四五十个老铁匠,血烈也征集得差不多了,集中了两万骑兵,一百多铁匠,手艺好的老铁匠二十多人。
当下就在白胡族中选兵,赤虎的五千精骑绝大部份入选,再在白胡族中选了五千多骑,天差不多黑了,血烈赤虎却等不及,连夜开赴黄羊山,马快,也不过小半个时辰的事。
黄羊山不大,约摸十几里方圆,但地势非常好,周围是山,羊头羊尾各有一个口子,羊肚子却是个长条形的平原,适于练兵,战天风看了地势,大是高兴,连夜把几十个老铁匠招集拢来,商议赶制手弩,手弩的制法,天巧星在诡器篇中同样有详尽的制作之法,且分为五箭弩和十箭弩两种,战天风心中思量:“不可把胡夷的爪子磨得太利。”便只把五箭弩说了出来,血烈赤虎不太懂还好,那些老铁匠听了如此巧器,不由人人惊叹。连夜让一干老铁匠掌握了手弩的制作之法,再让他们一个师父带几个徒弟,把其他铁匠都教会了,第二天便开炉造弩。
午后不久,第一具弩便造出来了,血烈第一个试,他平时最多一次可以在弦上搭三枝箭,这时一次安上五枝箭,眼中颇有怀疑之色,战天风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并不理他,只是冷眼看着,血烈装好箭,一扣板机,五箭齐飞,全都射到了一百五十步开外。
“老天爷,竟然真的射出去了。”血烈亲手射出去的,却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那些亲手打造出手弩的老铁匠也都惊呆了。
一百五十步并不算太远,血烈赤虎一箭都可射两百步以上,一般胡兵也普遍可射到一百五六十步开外,但重要的是,一次可以射出五枝箭,而且都可以射出一百十五余步,这就太不可思议了,一弩在手,等于弓要射五次。
“一弩五箭,五千具弩一次齐射便是两万五千枝箭,老天爷,这威力也太大了。”赤虎喃喃叫。
“这算什么?”战天风却在一边冷笑:“他日尔等若来犯七喜城,本大追风让你们见识见识车弩,那时候才知道威力两个字怎么写呢。”
血烈赤虎虽说是信了战天风,却始终也有三分怀疑,因为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区区一万人怎么可能抵挡雪狼王的数十万大军,此时见了手弩的威力,却又多信了两分。
一万精兵中,战天风让血烈赤虎再挑一次,精中选精,挑出五千骑射最优的,由赤虎率领,以红旗为号,称红旗军,另五千由血烈率领,以黑旗为号,称为黑旗军,黑旗军专练冲刺劈杀,在红旗军以弩战之术挫败敌军锋锐后,黑旗军再狂飚突入,将敌军主力彻底击溃。
红旗军专练弩战之术,分为五个千人队,每队相隔一百步,密切配合,中间的关健是,第一队箭一射完,必须立时后退散开,让第二队通过,若是阻碍了通道,自己人反而撞做了一堆,那就恰得其反了,第二队也是一样,练的是颇此间的配合,所以手弩虽未制成,却可以先练起来。
血烈先不吱声,后来听说手弩全部配给赤虎的红旗军,可就不干了,战天风笑嘻嘻看着他,道:“红旗军只放箭,不拼刀子,你如果不想冲进敌阵中杀个过瘾,那你就和赤虎换一下。”
血烈摸摸脑袋想了一会,道:“那我还是领黑旗军好了,让我干看着不能出刀,非憋死不可。”
“好事都让你挑了啊。”赤虎给他一脚:“不行,现在我不干了。”血烈忙又求情,搂着赤虎肩膀道:“好兄弟,这次你让着哥哥,下次做哥哥的让你。”
战天风打个哈哈,神色一冷,盯着血烈道:“不要以为黑旗军好玩,红旗军一射乱敌军前锋,你便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象一把最锋利的刀,劈入敌军阵中,将敌军彻底击溃。黑旗军很精锐,但还远远不够,这就是我让你提前来训练他们的原因,否则就只需要红旗军而不需要黑旗军了,你必须把黑旗军练得象闪电一样快,而且要无坚不摧,你做得到吗,若是不行,那还是让赤虎来好了。”
血烈一张脸刹时胀得通红如火,猛地抱拳道:“我一定将黑旗军打磨成这世上最锋锐的一把刀,不论雪狼军有多少人,都可以一刀把他劈开,若练不出来,我自己割了自己脑袋。”说了这句话,扭身便去训练黑旗军,再不回头。
战天风眼看将血烈的杀气彻底激起,暗暗点头,他这黑旗军,其实还是赶虎下山一计中精兵之计的翻版,不过他可以想象,当雪狼军前锋被红旗军弩战之术射乱后,黑旗军再急突进去,必然可以收到奇效。
赤虎的红旗军只练配合,胡人生在马上长在马上,马术人人精湛,因此练起来很容易,初时还有些生疏混乱,练得十多天后,颇此的配合便滑溜无比,五个千人队来回反复,竟就和五个人一样,再没有一丝混乱。
血烈的黑旗军练起来则辛苦得多,练体力,练劈杀,为了加强臂力,弯刀不用,换上重一倍的生铁条,人如此,马也一样,每匹马都加一个沙包练冲刺,这样到了真正上战场时,扔掉沙包,战马冲刺的速度就要快得多。
西北苦寒,说是春天,其实冰雪皑皑,和严冬并无两样,可黑旗军一天到晚,身上的衣服竟就没有干过,十多天苦练,人人瘦了一圈,但精气神却反而强了许多。
天算星诡战篇中自然有练兵之法,而且极其精妙,不但练体力,更练心气,诡战篇中说,一个战士,不但要手中有刀,更要心中有刀,也就是说心中要有杀气,只有心手合一,才是真正合格的战士,战天风便依样葫芦,拿来训练这一万胡兵,日子一天天过去,一万胡兵胸中的杀气也逐渐成形。
十五天后,五千具手弩全部赶制出来,再合练五天,随即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