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胡狼山三个口子,马背峡、回雁峡、羊跳峡,马背峡最东,正对着青白两胡,回雁峡羊跳峡都在西段,对着黄胡和羊胡,三峡中又以马背峡地势最险,雪狼国在彻底控制胡狼山后,便在马背峡南面依山设卡,派兵五千驻扎,控制了马背峡口,雪狼王只要高兴,雪狼国大军随时便可穿峡南来,这也是白鸦等老人绝不愿轻意开罪雪狼国的原因,雪狼兵要来,实在太容易了。
血烈赤虎带战天风看了马背峡地势,一条狭长的山谷,中间设卡,两边是雪狼兵的帐篷,夕阳下,一些雪狼兵在练习骑射,虽然看上去有些散漫,但身手的狡捷并不在寻常九胡兵之下。
苦练二十多天,又新得利器,这时见了雪狼兵,血烈赤虎都是跃跃欲试,那种情形,就如做了新衣的孩子,急盼着过年一样,两个人同时向战天风请战,战天风却冷着脸摇摇头,道:“红黑两旗,是我们的秘密武器,是专用来对付雪狼王大军的,若为了这区区五千人而泄漏我们的弩战之术,那就太划不来了。”
战天风性子轻滑跳脱,一世人里,难得有严肃的时候,但这些天对着血烈赤虎两个,却故意扮出一付高人的面孔,总是冷着脸训人,偏生这两蛮牛还就吃他这一套,尤其是见了手弩和弩战之术后,越发象敬神一样敬着他,凡事都要问过他,他说可以就可以,他说不行就不行,有时看着他两个给训得灰溜溜的,战天风自己都觉得好笑。
何谓高人,故作神秘而已,越神秘,别人越看你不透,就会越敬你怕你。这是天算星诡谋篇中的话,这些日子,战天风算是把这话吃透了,不过反过来说,他素来就喜欢装神弄鬼,玩这个,只是玩本行而已,自然驾轻就熟。不过他这招也算是玩对了,若仍是嘻皮笑脸轻浮油滑,血烈等人或会觉得他亲切,却不敬他畏他了,那效果就要差很多。
战天风的战法,红黑两旗都不动,就以白胡族中一万人马,夜里偷袭雪狼军,他定下了,血烈赤虎只有诺诺而应,血烈调兵,事前严格守密,白鸦一则年老多病,二则也实在是管血烈不着,只要不出外闯祸,在族里,尽他怎么折腾,总之是不闻不问,所以全不知情。
一万白胡兵在前,红黑两旗军在后,三更时分过了雁鸣河,血烈这才整队宣布要攻打马背峡全歼五千雪狼兵的计划,一万白胡兵一时大哗,血烈通红了两眼,象一头狼扫视着族人,直到喧哗声逐息,才猛地叫道:“山南本就是我九胡的地盘,夺回来理所当然,雪狼国当年杀了我们好几万人,现在更应该是血债血还的时候了。”
一个年老些的千夫长有些迟疑的看着血烈道:“杀他们容易,报仇也确实很痛快,但事怎么办呢?雪狼王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现在不要管这些。”血烈两眼狼一样瞪着他,向背后一指,道:“你现在只要出你的刀,劈向雪狼兵,如果你不拨刀,那么你背后的刀将绝不会客气。”
那千夫长不由自主的扭头看了一上,胀红了脸,却不再吱声了。
不仅是这千夫长,事实上所有的白胡兵都能感觉得来自背后的强烈杀气,那些是他们从小熟悉的族人,但仅仅二十多天不见,却似乎都变得陌生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却能明显的感觉到那种区别。
再无一人吱声,血烈点点头,猛一下撕开衣服,厉喝道:“那就跟我走。”当先打马,直冲向马背峡,背后一万骑紧紧跟上。
“这家伙还真是条疯狼。”看着血烈赤红着两眼摄服族人的情景,战天风暗暗点头,向赤虎看一眼,赤虎一挥手,黑红两旗军在后跟上。
血烈率一万兵先是小跑,到距峡口五里时,逐渐加速,越奔越快,口中更嗬嗬狂呼,他身后的白胡兵本来是有些担心疑惧,但到这会儿,却也兴奋起来,跟着嗬嗬而呼。雪狼兵完全没想到白胡兵会来打他们,虽有巡哨,就只是在关卡附近,直到血烈率一万白胡兵开始加速,他们才被马蹄声惊醒,却还傻傻的扭头看着,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九胡兵会有胆子半夜来偷袭他们。
血烈一马当先,直冲到峡口,对着关卡就是一通火箭,关卡是木石结构,点火就着,加上峡口风大,刹时烧成座火焰山,关卡这边的雪狼兵,再无法从关卡逃走。
事实上雪狼兵根本没有逃的机会,一小部份睡得死的,在睡梦中就掉了脑袋,大部份虽然爬起来了,也来不及抵抗,有的穿了半载裤子,脑袋没了,有的穿上了衣服,下半载又连腰给斩断了,只有极小部份爬上了马背,却又怎逃得过白胡兵的乱刀如雨。
惟一逃得性命的,是关卡上的几十个雪狼兵,火一起,雪狼兵固然没法逃,白胡兵却也过不去,只能任由这几十个雪狼兵安安逸逸的逃走,不过这也是血烈的目地,就让他们回去报信吧。
小半个时辰,五千雪狼兵给杀得干干净净,这时关卡上的火也烧得差不多了,血烈下令打扫战场,将关卡上的残石焦木彻底清除,以利通行,才清到一半,白鸦来了,衣服披着,不是谁报了信,而是看到了关卡上的大火,再一查族中兵马都给血烈半夜调了去,心知不好,所以急赶了来,一眼看到正准备掩埋而一堆一堆磊在一起的雪狼兵的尸体,白鸦刹时间完全呆住了。他才不过五十多岁,但这一刹那的面容,至少老了十岁。
血烈赤虎走过去,血烈叫了声爹,赤虎叫了声叔,白鸦好半天才清醒过来,扭头看向他两个,眼光最后落到血烈脸上,他的嘴辱颤抖着,好一会才出得了声:“最多后天,雪狼王大军就会杀过来,你说,到时你要怎么办?”
“如果今夜发出警讯,十天之内,最远的杂胡援兵也可以赶到。”说到这里,血烈微微抬起了下巴:“而我可以保证,十天之内,雪狼兵绝过不了马背峡,无论他来多少人。”
“十天?你凭什么保证,你不记得上两次------。”
“这次不是上两次了。”血烈打断他的话,扭头:“爹,你往那边看。”
战天风没有让红黑两旗军帮着打扫战场,只让他们在一边看,他是故意这样的,他就是要让红黑两旗觉得自己高人一等,那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这种骄傲和荣誉感将在无形中激发出他们全部的潜力,这法子不是出自诡战篇而是来自诡智篇,乃是极高深的心战之术,可不是战天风自己想出来的,他虽诡计多端,但只是些小聪明,绝不可能达到这种层次,但他能依样葫芦用上,也是不错了,聪明人就是能把书本上学到的东西用在实践中,若还能加上一点点自己的创意,那就是智者了。
于是当白鸦扭头的时候,便看到了在月光下整整齐齐列着队伍的红黑两旗精兵。
白鸦突然就打了个寒颤,他眨了眨眼睛,再看,没有错,排在前面的几个千夫长他全都认识,有一半还是他族中的,但为什么他又觉得那么陌生呢?
这些人已不是他认识的那些人,他认识的那些人,脾气也暴燥,但最多只是好斗的公羊而已,而这些人,却是从骨子里头透出杀气。
这些人已不是羊,而是狼。
可以撕碎一切的狼群。
“你是怎么做到的?”白鸦疑惑的看向血烈。
血烈瞟一眼战天风,微微摇头,道:“爹,你现在不要问,发警讯吧,九胡不能永远受十狼欺负,我们必须要打这一仗。”
白鸦虽然已经老弱,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迟钝的,但这一刻却敏锐得惊人,他立刻捕捉到了血烈的眼光,转眼看向战天风。
“是你?”白鸦惊异的看着战天风:“你是天朝人?”
战天风也看着他,不应声,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眼光更故意装得幽深无比,这是典型的高人的表情,他就是要让白鸦看他不透。
白鸦果然就看他不透,到后来几乎都不敢和他对视了,转头求助的看向血烈和赤虎,血烈赤虎当然也看到了战天风脸上的表情,都佩服得五体投地,赤虎看着白鸦道:“鸦叔,发警讯吧,相信我们。”
战天风轻轻一扬手,一万胡兵突然同时拨刀,那种整齐划一的拨刀声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风起草伏,白鸦身子竟是情不自禁一晃,差一点从马上摔下来,深看一眼战天风,他打马回头就走,再不吱声,但血烈却在他的眼角看到了一缕隐藏着的喜悦。
血烈知道他为什么喜悦,因为这样的一支军队,正是他梦寐以求的,或者说,是所有九胡男儿梦寐以求的,意识到这一点,当他再看向战天风时,眼中的祟拜味道更深了。赤虎当然也一样。
清空峡谷,大队过峡,在山北扎下营盘,战天风不想睡,血烈赤虎也一样,拿了地图来,商议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