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5节 5
战天风目瞪口呆,暗叫一声:“辣,吃你不消。”不敢和她对视,咳嗽一声,看了血烈道:“是这样,刚才你们送到我帐中的唐琪,是我一个熟人,我们认了老乡了,所以想请蜜雪儿小姐关照她一下。”
血烈正自尴尬,忙点头道:“老大吩咐的,自然一切照办,我让蜜雪儿当她是姐姐看待好了。”
蜜雪儿却哼了一声道:“我要叫姐姐,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要你什么让不让的。”
血烈大是尴尬,看一眼战天风,却仍然点头道:“是,是。”
战天风哈哈大笑,唐琪忙过去拜倒道:“唐琪多谢小姐收录。”
蜜雪儿虽然刁蛮,却是不敢不给战天风面子,忙扶唐琪起来,就着月光往唐琪脸上一看,不由低叫一声:“你还真是个美人呢。”斜眼看向战天风,眼中尽是疑惑,战天风竟然能忍着不动这唐琪的美人儿,这让她越发的看战天风不透了。
青胡族兵马源源而来,到第二天下午,黑胡族人马也来了。青胡总兵力四万五千人,白胡两万人,黑胡一万五千人,总兵力八万,其它还没来的六族人马,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本来以马胡人马最多,有差不多六万铁骑,可惜给战天风两战杀了两万,剩下最多四万骑,九胡总兵力全算起来,二十五万不到,而战天风得到的最新消息是,雪狼王雄心勃勃,近年来一直在扩军备战,总兵力已达到将近五十万。
战天风得到这个最新消息,是在第三天晚上的军事会议上,三族族长都在,血烈赤虎也在,还有青胡族的几名万夫长,最后一个,便是蜜雪儿。
黑鹰和战天风想象中的有点子不同,黑鹰的外号加上蜜雪儿这样的女儿,战天风想象中的黑鹰应该是个极不好打交道的人物,但事实上他错了,黑鹰竟是个极和气的人,胖胖的一张脸,总是在嘻嘻的笑,他眼睛不大,笑着的时候,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缝,如果不是他族长的服饰和一身扑面而来的羊骚气,战天风真要以为他是龙湾镇的哪个小老板来了胡地。
赤马却不同,赤马身材高大,一张马脸,不怒自威,虽已是六十多岁年纪,腰板却挺得毕直,他不太喜欢说话,很多时候,他只是看你一眼,但那一眼,却往往比几百句废话更管用。赤马的身边,总是跟着两个老者,叫阿尔金、阿尔泰,都是玄功高手,战天风试着感受了一下他们的灵力,单打独斗还不是他对手,但若以二对一,战天风自忖十九要输,目前他见过的九胡高手中,以这两兄弟功力最高,那天追战天风的马胡高手中便没有一个能和这两兄弟相较,黑白两胡更只有几个勉强能算得上是三流的人物,更不必论。
在战天风支使下,血烈赤虎不但偷偷练出了军队,更以两战杀了近三万雪狼兵,事已经做下来了,再不可能回头,牛不喝水强按头,这让赤马极为愤怒,然而他是个自制力极强的人,并不开口责怪战天风,只是在瞪视了战天风老久之后,说出了九胡和雪狼的实力对比,随即便又直直的看着战天风。
三族族长问明白了战天风的事,战天风自也打听到了赤马三个的脾气性格,血烈赤虎都是一句话,要得到三大族长心甘情愿的全力支持,最重要是要说服赤马,因此战天风早有心理准备,即便如此,面对赤马的眼光,他仍是难受之极,心中暗骂。不过战天风脸上没有半点表露,街头摸爬打滚练出的这张脸皮,那还真不是吹的,真正的刀枪不入,两眼更是莫测高深。
战天风事前从土里掘了两只还在冬眠的蛤蟆来,又准备了一钵水和一个火盆,听赤马说完了,他微微一笑,那一笑发挥了最高水准,真正有高人风度,自己心下都是暗暗佩服的,却不说话,只是把那水钵放到火盆上,再抓了一只蛤蟆放到水钵里,另一只却仍抓在手里,做好了这一切,仍不说话,只是盯着水钵。
血烈赤虎不知他玩什么,都是暗暗着急,却又没有办法,蜜雪儿的眼珠子却是滴溜溜的转着,这个战天风,让她越来越好奇了。
赤马白鸦三个也是疑惑的看着战天风,但三人都是老成持重之人,也都不吱声,倒看战天风要玩个什么花样出来。
水慢慢的热了起来,冬眠期的蛤蟆本来半死不活,这时在温水的作用下,却慢慢的活泛了,有时游动一下,很舒服的样子,火盆很旺,水热得很快,蛤蟆开始不舒服了,却又舍不得出来,游动着寻找凉一点的地方,游着游着,突地一翻,肚皮向天,死了。
战天风拨一拨那死蛤蟆,提着脚扔了出来,再把手中的另一只蛤蟆放进去,那蛤蟆给热水突然间一烫,立时猛跳起来,一下便跳出了水钵,落到地下,三蹦两蹦,逃出帐篷去了。
“同样的热水,一只蛤蟆贪图舒服给煮死了,另一只却及时警醒,跳了出来,逃得性命。”战天风的眼光缓缓扫过三大族长,最后落到赤马脸上,四目对视,战天风眼光一亮,道:“九胡便是这蛤蟆,雪狼王的年年索贡便是这慢慢加热的水,如果九胡贪图一时的安逸而年年纳贡,当十年八年之后,精血被雪狼王吸干时,那也就是水热之时,九胡的死期也就到了,但如果现在痛下决心呢,虽然同样是水深火热,但奋力一跳,却完全可以象那只蛤蟆一样逃得性命,三位族长,好好想想吧。”
说完,战天风起身向帐外走去,在帐外不远处看到了那只蛤蟆,还在往远处跳,心中不由低叫:“这两只蛤蟆还真听话呢,若是先前那蛤蟆觉得水太热,一下跳了出来,或者这一只放进去竟跳不出,烫死在了钵里,本大追风这说辞可就不灵光了,不过天算星师父怎么可能算错呢?”
他这一条蛤蟆计,来自天算星的诡智篇,也是劝人及时警醒痛下决心的例子,给战天风巧搬了过来,倒也对景。
战天风在帐外站了不到一柱香时光,赤马几个一齐出来,到他身后丈外,赤马领头,突地一齐拜倒,赤马道:“战老大智慧如海,非我等所能及,先前误会,万望战老大莫要介意。”
“师父妙计安天下,拜倒赤马在脚前。”战天风暗叫一声,忙扶赤马几个起来,道:“各位客气了,不必如此。”
蜜雪儿一直将唐琪带在身边,眼见战天风以两只蛤蟆折服三大族长,唐琪大是敬服,看向战天风的眼光里,仿似有彩虹在闪动,不过她站在蜜雪儿侧后,而蜜雪儿的眼光也是象火一样,战天风对蜜雪儿可是有点子发怵,因此虽感觉到眼光在自己身上溜,却只以为是蜜雪儿的,不敢回头。
重回帐中坐好,赤马三个这会儿诚心敬服,均以老大呼之,但对雪狼王的五十万大军却无不心忧,战天风听了哈哈大笑,道:“三位族长放心,真正鸡蛋碰石头的事,我也是不干的,但九胡并不是鸡蛋,雪狼国这石头也不是太坚固,雪狼国虽号称有五十万大军,但他北面有五犬,东面有天朝,不可能真个以顷国之力来攻九胡的,象上两仗一样,对付九胡的,都是镇南大将军手中的二十万人马,我可以肯定,这一仗也一定是一样,我们只要打败忽尔度,歼灭他十到十五万人,雪狼王就非求和不可,而九胡二十五万铁骑,要打败忽尔度的二十万人难道还做不到吗?所以我们只要在马背峡撑到十天以上,待援兵到来,这一仗我们就赢定了。”
一席话说得赤马等个个开颜,蜜雪儿却插了一句,道:“只是我们八万人马,不知是不是撑得住?”
这问题其实也是赤马几个最担心的,只是不好问得,这时眼光也一齐落到战天风脸上,战天风自然知道,却不看赤马几个,只斜眼瞟着蜜雪儿,要笑不笑的道:“血烈要是守不住,那你以后就不要跟他约会,跟我约会好了。”
蜜雪儿眼光一亮,道:“一言为定。”
战天风给她火辣辣的眼光看得心中一跳,想:“这野丫头,给她根杆儿她还真往上爬呢,托佛,本大追风夜夜烧香天天敬神,你还是和血烈这狂牛约会去吧。”却打个哈哈道:“一言为定。”在他的哈哈大笑中,赤马几个的神情却松了下来。
第三天,预定中的卫旗大军并未出现,直到第四天的傍黑时分,雪狼铁骑才出现在马背峡口,却是忽尔度卫旗加上木罕的残兵,三路大军齐至,总兵力约十八万人,在青黑白三胡的两倍以上,原来木罕受袭,卫旗得报后不敢擅进,直等到忽尔度大军到来,始才合兵一处杀来。
赤马几个先以为会是卫旗军先至,打算是击溃了卫旗军,然后再迎战忽尔度,却没想到卫旗会等着忽尔度木罕一齐来,看着雪狼兵乌压压的出现,赤马几个的心便都沉了下去,不由自主便去看战天风,战天风却俨然高人模样,完全不动声色,赤马几个见他面对敌人如此此声势竟连眉毛也不动一下,不禁又是惭愧又是佩服,他们却不知道,战天风只是装的,而且装得还十分辛苦,装神弄鬼他素来拿手,但老要板着个脸,却实在和他的性子不合。血烈赤虎两个则是跃跃欲试,恨不得立马出战。
第二天一早,青白黑三胡八万铁骑摆队出战,对面忽尔度十八万大军也早已整整齐齐列好队伍,中军一杆大旗,隔得太远看不清旗上的字,但应该是忽尔度的将旗。
赤马三个打马而出,战天风也随后跟了上去,他想见见这忽尔度什么样儿。
到雪狼军阵前百丈,赤马当先勒马,战天风这时已看得清楚,见旗下一员大将,大约五十来岁年纪,身材高大,神情傲慢,斜眼看着赤马四骑过来,眼光冷厉,显然便是忽尔度。
战天风以灵力一试,忽尔度并不会玄功,但边上却有两股灵力急迎过来,功力颇强,虽还比不上战天风,和赤马的两个护卫阿尔金兄弟却差不多。战天风转眼看去,那也是两个老者,分在忽尔度左右,估计也是忽尔度的护卫。
战天风不想露得太多,感应到那两个老者的灵力直逼过来,便收了灵力,边上的赤马一抱拳道:“镇南大将军,青胡赤马有话要说。”
忽尔度并不出阵,甚至动都没动,只是冷声喝道:“两度偷袭,卑鄙无耻,还有何话可说?”
赤马道:“那并不是我们的错,山南本就是我们的地盘,我们只想要回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杀了你们的人,但上两仗你们杀我们的人更多,古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所以我盼望大将军不计前嫌,收兵回去,九胡和十狼,世代都是邻居,以后我们还是可以做好领居。”
“收兵回去?”忽尔度仰天狂笑:“告诉你吧,我已请准大王,将我的将军府建在鱼儿湖,你还让我回哪儿去?”
他的话再明白没有了,这次来是要将九胡彻底灭绝,赤马本还存着万一之想,希望能在付出一定代价后让忽尔度收兵回去,这时知道不可能了,点点头道:“将军即一心要灭我九胡,九胡也只有奉陪到底。”看一眼战天风,当即打马回阵。
不等四人回到阵中,雪狼军中战鼓响起,中军三万铁骑直冲过来,这是雪狼兵常用的战法,先以铁骑中心突破,待敌军混乱后,再两翼包抄,将敌军分割吃掉。其实这也是九胡的打法,或者说,所有拥有精锐骑兵的胡人都是这么打。
战天风勒马回头,猛地厉喝一声:“赤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