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赤虎一张黑脸黑中发紫,早在等着战天风命令,听到他的厉喝声,赤虎啊的一声大叫,弯刀出鞘,他身后五千红旗军早已分为五队,随着他弯刀一指,第一队急冲出去,第一队冲出百丈,第二队随即跟上,然后是第三队,第四队,第五队。赤虎自己,却是随着第一队便冲了上去。
看着赤虎的红旗军一队队冲上,赤马几个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他们知道,赤虎的红旗军是此战成败的关健,弩战之术若不灵,八万九胡铁骑是绝对挡不住十八万雪狼军的。他们担心,战天风其实也一样的紧张,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在念佛:“阿弥托佛,拜托菩萨,千万保佑,可别弄几个马失前蹄什么的,自己弄乱了自己队形。”
他的担心并不没有出现,胡人生在马上死在马上,马术精湛之极,更何况还经过了二十天的强化训练,完全没有半点意外,赤虎率领的第一队在和雪狼兵相距百步左右时,奔在最前面的赤虎手中红旗一招,抢先勒马放箭,背后千骑一齐勒马,千弩齐发,五千枝箭飞蝗般齐射出去,刹时将最前面的雪狼兵射倒一大片,雪狼兵人仰马翻之际,赤虎率千骑已回马散开,背后千骑从他们中间穿过,再迎上雪狼兵,又是一轮箭。
骑兵快,刹时五轮箭射过,赤虎率第一队又已装好弩整好队形冲了上去,五千红旗军在战场上,竟比在训练中还要配合得好,而五轮箭后,三万雪狼兵已至少给射死了一万多人,这时也清醒了,看着赤虎千骑复又冲上来,余下的雪狼兵却再不敢前冲,纷纷勒马后逃。
战天风一直紧紧盯着战场中态势,一见雪狼兵后逃,立时暴喝一声:“血烈,你的刀呢?”
“刀在。”血烈两眼刹时间红若疯牛,一声狂喝,当先冲出,五千黑旗军便如一道闪电,在草原上急射出去。
雪狼兵一退,赤虎立即展动红旗,红旗军再不前冲,而是往两边一分,给黑旗军让出通道,这是预先训练过的,配合得天衣无缝。
赤马几个早就感觉出了黑旗军强烈的杀意,只是一直没见过黑旗军出手,这时眼见黑旗军急射出去,速度之快,声势之烈,远在他们想象之外,一时个个惊得瞪口呆。
“这样的骑兵,我盼了一世啊?”赤马喃喃叫,看向战天风的眼光里,敬佩中更带着迷茫。
有同样眼光的,还有一个唐琪,她在心底喃喃低叫:“如果天朝也有这样的骑兵,如果他也替天朝训练一支这样的骑兵------?”
惟一不太在乎的是一个蜜雪儿,或者说,蜜雪儿的注意力更多的是放在战天风身上,这时见战天风没有跟着冲上去,拍马过来道:“男儿的热血,就应该洒在战场上,战老大,你说是吗?”
“啊,没错。”战天风点头,却故意僵硬的抬了抬手,道:“不过昨夜里我抓蚤子的时候,把手筋扭了,拿不得弯刀,所以只好留着血今晚上继续喂蚤子了,遗撼啊,真是遗撼啊。”其实他是上次在七星城外夜袭刀扎汗时挨了一箭受了教训,只除非到了刀枪不入的境界,否者玄功高手在千军万马的大战场上同样凶险,他可不想再挨一箭,尤其是在帮着九胡打仗,所以无论是上次袭击斜谷原还是这次,都是下了命令就在阵后呆看,绝不冲锋陷阵。
他的话让蜜雪儿背后的唐琪扑哧一笑,蜜雪儿自然也知道战天风是在鬼扯,嘴一噘道:“骗鬼。”
战天风斜瞟她一眼,微笑道:“鬼若都象你那么漂亮,做鬼也就不可怕了。”
“谁是鬼了。”蜜雪儿瞪他,却又灿然一笑:“你说我很漂亮是吗?”
便在他们说话的当口,血烈五千黑旗军已劈入忽尔度军中,雪狼军溃退的一万多人不但未能阻住黑旗军半步,反而冲乱了己军阵脚,忽尔度中军八万人,前锋三万,后军还有五万,但碍着己军的溃兵,不好动作,而黑旗军却又是来势若电,略一迟疑,黑旗军已劈开溃兵杀到眼前,雪狼军虽众,但黑旗军的冲击力却是不可思议的强悍,弯刀如轮,将雪狼军大阵生生切开,眼见血烈直向自己冲来,忽尔度又惊又怒又怕,只得暂避锋锐,向后退去。
忽尔度将旗后退的同时,蜜雪儿刚好在问战天风,战天风猛地就是一声大叫:“漂亮啊。”他这一声叫得大,蜜雪儿甚至都给他吓了一跳,但心中却很迷惘,因为战天风不是在看着她,而是在看着战场中,她真的没弄清楚,战天风是在赞她呢还是在赞黑旗军,而这时战天风早已扭头看向赤马三个,道:“三位族长,该你们了。”
忽尔度将旗后退,赤马三个自也是看到了,均是又惊又喜,赤马手一挥,三族七万大军猛扑向雪狼军,反倒是赤虎的红旗军却缓缓退了回来,这是战天风的严令,红旗军绝不缠斗,以免手弩不慎落到雪狼军手中。
九胡和十狼,都是草原上最精锐的骑兵,这样的两支骑兵,而且总人数多达近三十万人的大搏杀,战况之惨烈,真的没有任何言语可以形容,蜜雪儿先前一直想问清楚战天风到底是在赞谁,这会儿却也看得呆了。
血烈得了战天风嘱咐,死死的盯着忽尔度的将旗,雪狼军虽拼死护卫主帅,但却也阻不住黑旗军的锋锐,忽尔度没有办法,只得一退再退。雪狼军两翼本还有十万大军,但中军混乱影响了两翼军心,随着忽尔度将旗越退越远,两翼也溃退下去,三族联军直追出五十六里,始才收兵。
这一仗,三族联军歼灭雪狼军三万有余,但己军也折损了五六千人,反倒是最先出战的红旗军未折一兵一卒,而给红旗军射死的雪狼军至少有一万多人,占到被歼灭雪狼军的三分之一,弩战之术,果是神乎其神,事后议及,赤马等人无不对战天风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所有战前心存疑虑的人,此时也是疑虑尽消,人人信心百倍。
在战天风想来,忽尔度败了这一仗,不说就此退走,至少也会要过两天才会再来搦战,想不到的是,第二天一早,雪狼军竟又蜂涌而至,三族联军自也不惧,摆军出战,仍是老战法,雪狼军一冲,赤虎红旗军便急迎上去,血烈在阵后卯足了劲等着,黑旗军昨日损失了六七百人,夜间已经补足,仍是气势如虹。
再一次出乎战天风意料的是,红旗军一冲,忽尔度中军竟突地住马,反往后退,而两翼却乌压压的齐包过来。原来忽尔度颇富智计,一战之后便想到了应付红旗军的办法。红旗军若仍往前冲,给两翼的雪狼军包了后路,那就麻烦得紧,弩战之术,最关健的就是颇此间的交错掩射,若是给包在中间,失了灵变,弩战之术也就失灵了。
不过天算星排出的弩战之术,当然不会这么呆滞,针对敌人有可能的变化,天算星自也有应对之策,只是战天风没想到忽尔度应变会这么快而已,暗骂一声,急命吹号,红旗军暂退,黑旗军急射出去,劈入忽尔度中军,三族联军则迎住雪狼军两翼兵马。
忽尔度昨日吃了黑旗军的亏,知道黑旗军锋锐难挡,这次中军虽只摆了五万人,却是雪狼军中最精锐的战士,誓要将黑旗军围歼,他是有备而战,人数又是黑旗军的十倍,黑旗军若真象昨日一般深入阵中,必然有来无回,但他想不到的是,血烈的黑旗军只是撕开前阵的一个口子,突地就返头杀回,突了出去,而不等忽尔度弄明白黑旗军玩的什么呢,红旗军却来了,冲到阵前便连放了五轮箭,雪狼军阵脚大乱之际,黑旗军忽又返头杀了回来,却仍不肯深入阵中,杀一程便返头杀出,红旗军再又来放箭。这种打法,便是天算星应付敌军口袋阵的战术,刀与箭交错出击,让敌人防不胜防。
忽尔度苦思一夜,自付足已制胜,想不到战天风还有这般变化,又惊又怒,不过他是有备而战,人数也众,虽接连吃亏,却是死战不退,同时拼死催动两翼雪狼军猛攻。
这一场大战,惨烈更超昨日,忽尔度中军死伤惨重,两翼却颇占优势,人数上究竟要多得多啊,但三族联军挟着昨日大胜的余势,也同样是拼死力战,打了大半日,直到两军士兵皆已疲惫,始才收兵。
这一仗,三族联军死了一万多人,其中血烈的黑旗军折了千余人,便是赤虎的红旗军也折了百余人,不过手弩倒是没有失落一具,而雪狼军也折损了近两万人,差不多也就是个平局的样子。
昨日人人信心百倍,这一仗下来,赤马几个又犹豫了,齐看向战天风,而战天风还早在他们之先便已开始大动脑筋,在他们忧虑的眼光扫过来时,战天风已想到了主意,诡战篇中的另一种战法:连环甲马。
所谓连环甲马,便是将战马以十匹一队,用铁链串连,马身上再披以重甲,载以甲兵,用以冲阵,虽不若黑旗军锋锐灵便,但重甲在身,敌军箭射不穿刀斩不进,除了溃败,毫无办法。
一收兵,战天风立命召集军中所有铁匠,开炉造甲,同时命选战马,都要最高大有力的,挑了五千匹,外选了五千精壮汉子,却命这五千人各去山上砍树做一枝长矛。
赤马几个都十分疑惑,不知道战天风又有什么奇计,战天风自然知道他们心中好奇,偏不解释,沉着脸一副高人模样,赤马几个敬服他弩战之术的奇迹,他不开口,竟都不敢问,只是一切依命而行,到是蜜雪儿胆子大些,到夜饭时分,见战天风略空了些,便问道:“战老大,你到底在玩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