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9节 第 九 章
独孤红《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 九 章

  吴天才不假思索地,立即答道:“是太白楼,那种气派,不单足为之冠,连在比较荒凉
的西北道上,恐怕也数一数二………”
  岳倩倩道:“好,沈兄记住,明日黄昏,我们三人均在太白楼聚会,那时互一对证,你
与吴兄究竟是敌是友,也可见分晓了。”
  沈宗仪点头道:“岳姑娘与吴兄珍重,沈宗仪敬如岳姑娘之音,我们明日黄昏,在白水
镇上的太白楼见!”
  言毕,双拳一抱,自鞍上腾身,施展他那‘五行挪移’的绝顶轻功,右转入山,刹那之
间,便隐入榭石探处。
  岳倩倩妙目凝光,遥送沈宗仪,有点惘惘出神………吴天才笑道:“岳姑娘别出神了,
沈兄乃是信人,最迟在明日黄昏,彼此又可相见!”
  岳倩倩方自两片红霞,飞上双颊,吴天才又自低低说了两声:“奇怪………奇怪………”
  岳倩倩道:“吴兄奇怪甚么?”
  吴天才笑道:“眼前已是白水镇,照我计算,那位半路隐身,由我和沈宗仪兄,替她当
差的白嬷嬷,应该来接你了。”
  岳倩倩不单脸红,连耳根都热了起来地,白了吴天才一眼,佯嗔说道:“吴兄真是今之
曹操,沈宗仪兄就没有你那么多心机!”
  吴天才笑道:“他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我不单知道白嬷嬷未死,还知道她对你
放心不下,一路化装暗护,直到约莫五十里前,才超前赶往‘白水镇’,才说她应该通知令
尊,派人来接了呢!”话方至此,两名娇美丫环,已率人抬了一乘小轿,从‘白水镇’方面
迎来,到了马前,把一张小小纸条,向岳倩倩恭身献上。
  岳倩倩看完纸条,—撅小嘴,向吴天才苦笑说:“吴兄,我也要走了,我爹爹有点和你
一样,爱弄神秘……吴天才笑道:“岳姑娘请吧,我也要去见我那位神秘聘一切谜底,均等
明日黄昏在太白楼揭晓便了!”
  ※    ※    ※
  这是‘白水镇’的大街,吴天才入镇以后,依照受聘时双方所作密约,寻找一家长春药
店,这家‘长春药店’规模不小,店址也设在‘白水镇’的最称繁荣之处。
  吴天才一到店中,站在长条柜后的一名药店师傅,向他端详两眼,便哈着腰儿,堆起笑
脸问说道:“相公是要买药?’吴天才摇头道:“我不是买药,是来卖药!”
  药店师傅陪笑道:“相公卖的是什么药物?要卖什么价钱?………”
  吴天才微微一笑,扬眉答道:“卖的是消炎度厄,起死回生灵药,索价要千两黄金!”
  药店师傅连连点头笑说道:“罕世灵药,应获高价,但这等大事,在下作不了主,相公
请至后店与我家东主,直接商谈好么?”
  吴天才微一颌首,便由那药店师傅领路,走向后店。
  但后店中却无人,只在院中停着一辆廉幕深垂的马车,药店师傅伸手肃客,含笑躬身笑
道:“相公请上车吧,我家东主现在别墅候驾,离此还有十来里路吧!”
  吴天才冷哼一声道:“好,我到要看看贵东主是位甚么身份的神秘人物?”
  等他上车之后,药店师傅竟也跨在辕上,亲为执缰地,驱车飞驰而去。
  ※   ※   ※
  这是山区,在‘白水镇’东,右转入山的山区。
  沈宗仪循着岔道入口处,树干上的破镜指引,入山仅约里许,便有一名黑衣壮汉,从一
株参天乔木上,飞身纵下,向沈宗仪抱拳问道:“是沈宗仪沈大侠么?”
  沈宗仪点了点头,并仿佛已知对方身份,扬眉问道:“老爷子呢?”
  黑衣大汉躬身道:“老爷子连日都在等侯沈大侠,直到今晨方因要事暂离,铁定后日回
转,临行时曾留吩咐,说沈大侠若到,就在山中等他。”
  沈宗仪摇头道:“不行,明日黄昏我在‘白水镇’的‘太白楼’中,有重要约会,我还
是去镇上旅店暂住。’黑衣大汉道:“老爷子也料及沈大侠可能不愿在山中露宿,熬受风霜,
遂叮嘱沈大侠投宿镇上旅店,虽然不妨,但最好要略易形容,因为对头委实势力绝大,极为
厉害。
  沈宗仪剑眉微挑,欲语又止地,向黑衣大汉看了两眼后,方缓缓问道:“老爷子既传破
镜,定已查出我那誓不两立的仇人是谁了吧?”
  黑衣大汉道:“是‘好色阎王’………”
  沈宗仪诧道:“这‘好色阎王’外号,相当下流狠毒,一听便知绝非善类,他真实姓名
可知道么?”
  黑衣汉子道:“在下曾听老爷子偶然提起,好像是叫甚么‘司徒独霸’?”
  沈宗仪皱眉说道:“司徒独霸………”他觉得这‘好色阎王’和‘司徒独霸’名号,都
太以陌生,在江湖中好似从未听人提过。
  在黑衣汉子的恭送下,沈宗仪又离开山区,向‘白水镇’走去。
  ※   ※   ※
  岳倩倩到家了,她眼看小轿被抬入一座极漂亮的大花园中。
  这大花园中,有座极华丽,极华丽的三层楼阁,但轿夫及婢女们,却绕过这华丽楼阁,
穿越一片参差树石,停在一座前有水榭,后有亭台的精舍之外。
  岳倩倩一下轿,便觉一怔?因为在精舍门前,迎接她的,既不是白嬷嬷,也不是她父亲
岳克昌而是一位月貌花容,年约三十一二的美艳黄衣妇人。
  那黄衣妇人见岳倩倩神色一怔,便含笑道:‘倩倩姑娘,我自行介绍吧,我是你新姨
娘……”
  岳倩倩之母早死,却未闻其父有续弦或娶妾之举,故而闻得黄衣妇人‘新姨娘’三字,
不禁又是一怔?黄衣妇人笑道:“我是双料的‘新姨娘’,一来我姓辛苦之‘辛’,二来又
才在半年多前嫁你爹爹,倩倩姑娘若不嫌弃,就叫我‘辛姨娘’吧。
  “辛姨娘,我爹爹呢?”
  辛姨娘笑道:“你爹爹就是你这么一颗掌上明珠,委实思念疼爱已极,此次突然得知你
已艺成出师,简直欣喜若狂,但因现有远客光临,必须稍予款侍,遂命我先来陪你等你在这
‘听水小筑’中,安顿行囊,略为歇息后,你爹爹就会来看你了。”
  话完携着岳倩倩的玉手,异常亲热的并肩进入那幢精舍之内。
  精舍中所有布置,精雅脱俗,琴棋书画,一应俱全,引得岳倩倩展目四望,脸上也浮现
了相当满意的慰然娇笑。
  辛姨娘笑说道:“这是我得报之下,所匆忙布置的,倩倩姑娘如有不当意处,请再自行
更换调整……”
  岳倩倩嫣然笑道:“多谢辛姨娘劳神,这样已太好了,但我怎未看见白嬷嬷呢?”
  辛姨娘道:“你爹爹奉托白嬷嬷去办一件事儿,大概最多今夜晚间,便会回转。”
  ※   ※   ※
  沈宗仪、吴天才、岳倩倩全到了地头。
  但岳倩倩尚未见着她爹爹,吴天才尚未见着他雇主,沈宗仪尚未见着他所谓的老爷子。
  岳倩倩的父亲,叫岳克昌。沈宗仪要杀之人叫‘好色阎王’司徒独霸。吴天才要保护之
人姓名,却还不知道。
  沈、吴二人的立场,究竟是否有冲突呢?如今还不知道,这桩谜底的揭破所在,也应该
是沈、吴,岳三人所订约聚合的‘太白酒楼’之上.※   ※   ※楼上。黄昏。
  不是岳倩倩、沈宗仪、吴天才三人订约的‘太白楼’.也不是第二日的黄昏!这是岳、
沈、吴三人分手的当日黄昏,地点是在一座华丽玲珑的三层楼阁之上.有时,有地,人呢?
人有两个,一个是吴天才,另一个是年约五十三四,目如鹰瞵,炯炯慑人,但像貌却相当秀
逸的灰衣人。
  吴天才是由药店师傅驾着那辆廉幕深垂的马车送来.吴天才听任自然,根本就从未伸出
手儿,揭开帘幕,观看车外景物.车停,登楼.吴天才目光一扫,便知道这座华丽楼阁,对
他并不陌生.在二楼的一间密室外,药店师傅伸手在紧闭室门上一长三短地,连续叩击二遍.
室门一启,灰衣人卓然注目.药店师傅躬身禀道:“启禀东翁,吴大侠到.”
  灰衣人点头道:“好,你回店去吧,吴大侠从此以后,便由我接待.”
  药店师傅退去,灰衣人向吴天才含笑伸手道:“吴大侠请。”
  吴天才一进室内.便把自己的‘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取出,放在桌上.灰衣人
相当谨慎地,关好门儿,才一回头,不禁目注桌上的‘鬼斧神弓’,讶然问道:“吴大侠,
你………你,你这是………”
  吴天才笑道:“我因彼此素不识荆,觉得先应该用这两样东西,证明我的身份………”
  灰衣人笑道:“吴大侠太多心了………”
  吴天才摇手道:“这不是多心,而是稳当,也是吴某生平行事的一贯方针。”
  灰衣人“哦”了一声道:“吴大侠此语是否要我也提出甚么身份证明?……”
  吴天才道:“你不必了,因为这座‘五云楼’的图样,是我所画,尊驾既已如图兴建,
不证可知,定然是我雇主……”
  灰衣人自一笑。吴天才双眉微轩,又复说道:“不过,吴天才虽受千金之聘,却不愿我
雇主是个无名无姓之人……”
  灰衣人听至此处,含笑接道:“吴大侠放心,在下不会无名无姓,这是我昔年行走江湖
时,所用暗器,吴大侠可曾听说过么?”说完,伸手人怀,取出一支式样极为特殊的龙形金
梭,向吴天才舒掌相示.吴天才目光一注,登时微带惊容道:“尊驾就是昔年有东南武林盟
主之称的‘飞龙剑客’?”
  灰衣人苦笑一声,正待答话………铃……铃……铃………这间密室东南角上的一枚小铃,
突然连声响了起来!
  灰衣人双眉一蹙,站起身形,向吴天才抱拳道:“后宅发生急事,在下去去就来,请吴
大侠把这‘五云楼’上下,察看—遍,是否均如尊意,抑或有甚疏漏之处,我好再命工匠,
加以修补!”
  ※  ※  ※
  这一夜,沈宗仪、吴天才,以及岳倩倩等三人都没睡好.沈宗仪是既怀旧恨,又念新情.
加上满腹疑思,在“白水镇”的旅邸之中,简直翻来覆去,难以合眼.吴天才时在那座“五
云楼”中,负手傍徨,绕室蝶躞,不住摇头叹气!
  岳倩倩是在她辛姨娘为她所准备,相当精雅幽美的“听水小筑”中,独坐终宵,不住垂
泪。
  沈宗仪除了他不愿告人的心中旧恨以外,其余的情绪,容易明了.吴天才摇甚么头?叹
甚么气?以及岳倩倩垂甚么泪?却无人知道……※  ※  ※月升月落………天明,天
暗………又是黄昏………仍在楼头………这是第二日的黄昏。也是岳倩倩、沈宗仪、吴天才
等三人,互相约会见面的‘太白楼’上。时光已到,人未到齐.换句话说,就是沈宗仪、吴
天才、岳倩倩三人之中,有人未来这‘太白楼’践约。
  在黄昏以前,也就是第一个到的,是昨夜辗转反侧,未曾合眼的沈宗仪.在刚好黄昏,
也就是第二个到的,是昨夜绕室傍徨,不住摇头叹气的吴天才.那位昨夜独坐终宵,黯然垂
泪的岳倩倩,也就是主动缔订这‘太白楼’上‘黄昏之约’的绝代娇娃,却没有来.‘太白
楼’头,灯光如海.不单楼头,连这‘白水镇’的闹市长街之上,也燃着了一片繁灯。
  楼头的雅座中,沈宗仪与吴天才面前的桌案上,已有六只空壶,和八盘未经动箸的精美
菜肴.奇怪,他们没有吃一点菜,却喝了六壶酒……更奇怪的是,他们除了初见面时,互相
点了点头外,彼此之间.还没说过半句话儿.沈宗仪向楼外看了一眼,华灯如海,繁星在天,
‘黄昏’业已成为过去,如今应该称为‘夜’了.他黯然一叹:“如今已夜,人约黄昏,
她……她大概不会来了……”说至此处,语言一顿,收敛了双眉之间的相思情愁,改从俊目
之中,闪射出逼人英光,向吴天才朗然叫道:“吴兄,有时神情表现,甚于言语,或是文字,
我看我们之间的那桩谜底,业已无须揭晓,便可断定彼此是千巧万巧地,站在相反立场。”
  吴天才点头道:“小弟与沈兄的看法,完全一致。”
  沈宗仪轩眉一笑道:“古人有‘绝交书’……”指着桌上酒菜,掩饰不住心中凄楚地,
双眉一蹙,摇头叹道:“则我们‘太白楼’头的这桌酒莱,可以称为‘绝交宴’了………”
  吴天才黯然道:“对,我们今天还是好朋友,但在这‘绝交宴’散后,下次再见时,也
就是明天以后的随时随地,彼此可能便是誓不两立的生死之敌……”
  沈宗仪狂笑了,但笑声中却带有浓厚凄怆意味:“好,好,珍重今宵绝交酒,再作明朝
生死事,来,来,来,吴兄,我再敬你三大杯,希望今朝长晦,我们能够挽回造化,留住光
阴,永远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吴天才连干了三大杯后,一面命店小二添酒一面目注沈宗仪道:“沈兄,今宵仍好友,
明日变强仇,这是一桩大事………”
  沈宗仪点头道:“当然是大事,也是韵事,但不论虎斗龙争,谁强谁弱的任何结果,均
必令人酸鼻伤怀,败者饮恨,胜者怆怀的凄凉绝世………”
  吴天才道:“沈兄,小弟有桩请求。”
  沈宗仪恢复了他朗爽英姿,一轩双眉,含笑说道:“吴兄请讲,至少在未下这‘太白楼’
前,我们还是朋友。”
  吴天才说道:“因为这是件大事,我们虽明知必然,似乎仍应在最慎重的文字上,加以
证实一下。”这时,恰好店小二添来美酒,吴天才遂命他取过文房四宝,向沈宗仪笑道:
“沈兄,请你把你来此所欲猎取仇家的名号,写在这张纸上,小弟也将我雇主名号另书一纸,
彼此对证对证。”话完,便取了纸笔递过。
  沈宗仪写了仇家名号,摺好纸儿,放在桌上。
  吴天才也另书一纸,并似有所感地,苦笑道:“昔日诸葛武侯与周公瑾于掌心同样书一
‘火’字,赤壁鏖兵,大破曹公,遂成不世功业,我们今天也在效法古人,但结果恐怕却
是…………”
  说话至此,两张纸均已展开,沈宗仪、吴天才两位绝代豪客注目之下,不禁均告怔住?
原来沈宗仪所书仇家姓名为‘好色阎王司徒独霸’。吴天才所书的雇主名号却是‘飞龙剑客
南宫独尊’。
  沈宗仪首先‘咦’了一声,目注吴天才道:“吴兄,予你千两黄金重聘,为他保护性命
之人,难道竟不是‘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吴天才也满怀奇诧地,把眉头紧皱,讶声说道:“奇怪,我以为沈兄来此欲杀之人,一
定是昔日曾为东南武林盟主的‘飞龙剑客’南宫独尊………”
  沈宗仪突然双眉一展,向吴天才举杯笑道:“来来来,我们互相庆贺,再饮一杯!”
  吴天才擎杯在手,把两道深含智慧的目光,盯在沈宗仪脸上,问道:“沈兄,我们之间,
有何可贺之事?………”
  沈宗仪笑道:“我们的目标不同,立场不再相反,又可从生死之敌,恢复为至交好友,
怎会不值得倾杯一贺呢?”
  话完,便把手中那杯酒儿,豪放无俦地,一倾而尽。
  吴天才摇头道:“沈兄且慢高兴,我认为我们如今便倾杯庆贺,可能会太早一点?”
  沈宗仪道:“太早?一个是‘好色阎王’,一个是‘飞龙剑客’,名号身份各不相同,
我们的立场,还会有冲突么?”
  吴天才皱眉道:“当事人的名号虽然不同,但我与‘飞龙剑客’南宫独尊,越是深谈,
便越是觉得他要我对他保护,所防范之人,多半是你!”
  沈宗仪苦笑道:“吴兄难道未问南宫独尊,他所怕之人是何姓名?”
  吴天才道:“我当然问过,但他不肯明言,只要我专心防止一位极精剑术的蒙面人!”
  沈宗仪皱眉道:“蒙酉人?……”
  吴天才点头道:“‘飞龙剑客’南宫独尊说是那位刺客于对他下手时,一定会蒙面行事
的。”
  沈宗仪失笑道:“那更可证明不是我了,小弟生平,从不蒙面……”话方至此,远远夜
空之中突然有道龙形火箭,带着红黄相间光芒,冲天高高飞起。
  吴天才目光一注,“哎啊”一声,向沈宗仪抱拳道:“沈兄,我雇主南宫独尊有急事相
召,小弟受人之聘,忠人之事,必须立即赶去,我们改日再见,”他连下楼都来不及地,语
音一顿,便穿窗而出。
  沈宗仪急急叫道:“吴兄,我们于何时何地,怎样相会?”
  吴天才身法如电,形影已杳,在空中只远远传来“我会找你”四字!沈宗仪先是一怔,
旋即取出一块银子,丢在桌上,也是急的不走店门,便自身形一晃,穿窗飞出。他这样走,
不是急于追赶吴天才,而是急于去往南山,等侯或是寻找那位知道一切秘密的‘老爷子’。
因为,由于吴天才的态度,沈宗仪对那黑衣大汉所告的‘好色阎王’司徒独霸名号,有了怀
疑?昨夜,他在旅舍之中,业已辗转反侧,未曾睡好,今夜,若仍然在此,那一次又一次的
悬疑重压,必使他片刻难安。故而,他立赴南山,看看那‘老爷子’有没有回来,要把此事
问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沈宗仪走得对了………但他也走得错了………走得对的原故,是沈宗仪所住的旅舍中,
如今已有了厉害埋伏,趁着他们前往太白楼的这段时间,有人在他房间的床上,洒满了无形
毒粉,沈宗仪不能不上床睡觉,肌肤只一与被褥接触,片刻之后,人便逐渐昏迷,四肢瘫软!
正对床上的屋顶上也被凿通,装了三枚铜管。只要沈宗仪才一毒发昏迷,屋上人便会从那三
枚铜管中,醒醐灌顶般,向他浇下大量沸油,和奇烈毒汁。
  沈宗仪心内有疑,身外有难,他空有一身绝艺,也将毫无施展机会地,惨死于江湖鬼域
之下。
  他走得错的原故,是错过了一个人。就在沈宗仪穿窗而去的片刻之后,太白楼的大门口
外,又匆匆忙忙的走进一个人,这是一位美的不可方物的绝代佳人。
  她就是与沈宗仪人约黄昏,却未依时赴会,使沈宗仪以为她已不会再来的岳倩倩。
  初见岳倩倩之人,仍然会眼前一亮,均觉此女太美!
  但再见岳倩倩之人,却会相当诧异地,惊奇这绝代佳人,怎会在极短期间,便添了几分
憔悴?是的,岳倩倩眼角眉稍,均有几分憔悴之色!原因在于她昨夜的一宵黯然垂泪,对她
的身心双方,伤损极大!岳倩倩不是弱女,也是强者,她不会轻易落泪!
  她的泪不单纯,是为了两个人,一个是她亲近的人,一个是她亲爱的人.亲爱的人一定
是沈宗仪,亲近的人却是谁呢?这谜底应该由岳倩倩之父,岳克昌来揭开!※  ※  ※
家,是所有场所中,最温暖的地方!虽然,岳倩倩自幼从师,又曾迁居,她如今的家,对于
她,似乎有点陌生,但在她辛姨娘殷勤照拂之下,仍然使她觉得相当温暖!可惜,这温暖的
时间,却嫌太短暂!岳倩倩的父亲岳克昌,来到他爱女所居的‘听水小筑’了,于是,岳倩
倩心中那点温暖便告丧失。
  因为,岳克昌不是独自来的,他带来了一具棺材。
  父女久别,一见之下,自然会使家之温暖程度增加,但见了那具棺材,却令岳倩倩惊疑
不止!
  不等她开口,她那位辛姨娘已先双眉一蹙,发话问道:“庄主这具棺木是………” 。
  岳克昌的脸上笑容,遂然收敛,换了一副隐含杀气的冰冷神色道:“你们来看看……”
他把辛姨娘、岳倩倩领到棺木之前,向抬棺而来的庄丁沉声说道:“启开棺木!”
  棺盖原未钉死,经庄丁打开之后,不禁使辛姨娘、岳倩倩二人,为之惊魂欲绝,目瞪口
呆!原来躺在棺中的,竟是白嬷嬷……岳倩倩与白嬷嬷十数年来,相依为命,一见之下,颤
声叫道:“爹爹,白嬷嬷她……她怎……怎么了?……”
  岳克昌冷然道:“傻孩子这还用问,我不会对她咒诅,既已躺在棺中,自然是寿元已绝
了!”
  岳倩倩的眼泪,立刻如断线珍珠般,滚了下来,一面双膝一屈,跪向棺旁,一面对岳克
昌悲声问道:“爹爹,白嬷嬷是……是怎么死的?”
  岳克昌道:“她是被‘大力金刚掌’拍碎脏腑,等不及任何抢救地,立告惨死。”
  岳倩倩本是跪下,但听得双腿一软,连跪都跪不住地,向棺旁地上,坐了下去。
  因为‘大力金剐掌’是武林绝艺。罕有出现,不是人人能擅的……故而,岳倩倩坐在地
上,目光发怔地,失声说道:“ 她老人家难………难道竟……竟是死在……沈宗仪的手
下?”
  岳克昌面色如冰地,点了点头,目注岳倩倩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叫沈宗仪,只知道
就是与你一路西来,好像还与你交情不错的青衫文士。”
  岳倩倩叫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事绝不可能……”
  岳克昌悱然说道:“事实俱在,怎的还不可能?你要不要再验验白嬷嬷的尸体!可怜她
外体无伤 ,但心肝肠肺部已计‘大力金刚掌’击成糜烂!”
  岳倩倩道:“爹爹验过,自然无误,但‘大力金刚掌’并非沈宗仪一人独擅,或许杀害
白嬷嬷的是另有其……”
  岳克昌不等爱女话完,便摇头道:“倩倩话虽不错,但一来‘大力金刚掌’是上乘内家
绝技,纵非沈宗仪独擅,会者也不会太多,更不致于凑巧异当地,同时在‘白水镇’上出
现……”
  这几句话说得理由充足,使岳倩倩想替沈宗仪辩护,也一时难以启口。
  岳克昌又道:“二来那青衫文士对白嬷嬷下辣手时,有人在远处看见……”
  岳倩倩道:“是爹爹亲眼目睹?”
  岳克昌摇头道:“我若在场,必不坐视,白嬷嬷或许能逃过这场劫数?”
  岳倩倩双眉一挑,朗声说道:“爹爹既末目睹,人言终难全信,我去找那沈宗仪,先问
过青红皂白,再作替白嬷嬷觅凶报仇之!”
  岳克昌摇手道:“倩儿,你不能去!”
  岳倩倩神情愕然,向她爹爹投过了询问的眼色?岳克昌缓缓说道:“我未归隐前,因嫉
恶如仇,手下太辣,结了不少冤家,那沈宗仪突至‘白水镇’,可能便为我而来,白嬷嬷已
然遇害,我怎肯再令我生平仅一的掌上明珠,再度自投虎口?”
  岳倩倩道:“爹爹放心,那沈宗仪在一路之间,与我的交情不薄,他不会伤害我的!”
  ’ 她说得肯定,岳克昌却偏加否定,连连摇头说道:“不一定,常言道:‘画虎画皮
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的经验太多了,知道在寸寸危机,步步荆棘的鬼域江湖中,
想要平安,非时时谨慎,不能有丝毫大意!”
  岳倩倩顿足道:“不行,我不亲自向沈宗仪问过明白,决不甘心!”
  岳克昌轻抚她如云秀发,面含慈爱笑容,低声说道:“情儿,不要冲动,我知道你与白
嬷嬷相依为命,一旦经此大变,必定会伤心透顶,我如今便亲自查察此事,至迟到明日晚间,
定可水落石出……”
  语音至此一顿,目注那位美得撩人的辛姨娘道:“冰冰,倩儿交给你了,在我回来之前
千万别让她离开‘听水小筑’!”
  话完,身形一飘,便自离去。
  岳倩倩怔了,她固然急于寻找沈宗仪向个究竟?但也不愿竟在才一回家之下,便拂逆爹
爹的意旨,闹得互不愉快!这一夜,她怎不伤怀?想起白嬷嬷来,自然泪下如泉,想起沈宗
仅来,也不禁伤心暗泣?………※   ※  ※
  第二天更不好过!
  第二天是等,等待她爹爹岳克昌查明白嬷嬷遇害真象?等,本来就急人,何况从早晨等
到正午,从正午等到黄昏,仍未等着半丝音讯?黄昏,是岳倩倩与沈宗仪,吴天才约定‘太
白楼’相聚之时,岳倩倩既不愿食言背诺,又急于寻沈宗仪问话,她怎能不去?明走,她那
位名叫‘冰冰’的辛姨娘.定然相拦不放。
  岳倩倩只有设法暗中离开‘听水小筑’,这一来,难免须要等待机会,耽误时间。  
·’加上她路径不熟,等拼命赶到‘太白楼’时,业已晚了一步!
  岳倩倩一到‘太白楼’便向楼下店夥探询,有没有沈宗仪、吴天才等形相的两位年轻客
人,在楼上饮酒?店夥答道:“有,有,有这两位相公………”
  话方至此,连店夥带楼下所有酒客,帐房等人,一齐目瞪口呆?原来岳倩倩心急如焚,
不等店夥把话说完,便已施展足以惊世骇俗的绝顶轻功,宛如一朵彩云飞上楼去。
  “太白楼”占地不小,是这‘白水镇’上,最大一座酒楼。
  但数十副座头,仍属地方有限,一望可遍。
  岳倩倩人才登楼,目光即电扫,却在百余酒客之中,找不着沈宗仪,吴天才等两个。
  这时,店夥也已尾随登楼,岳倩倩双眉一挑,方待喝问,店伙已陪着笑脸,哈腰躬身说
道:“启禀姑娘,那两位相公也是身怀绝艺,在姑娘来前不久,双双离开,他们一个往西,
一个往南都未走楼梯,从窗中飞身而去!”
  岳倩倩耳中‘嗡’的一声,失神呆立当地!
  店夥陪笑道:“那位极漂亮极潇洒的沈相公,下午便来,吴相公则黄昏才到,他们本在
等人,因临时有事,急急离去,姑娘………”
  说至‘姑娘’二字.惊喜交集地,倏然住口!因岳倩倩听至此处,竟摸出五两纹银,向
店夥递去。
  岳倩倩见店夥未敢接取,遂把神色放得极为平和说道:“店家,这银子是赏给你的,尽
管拿去我只向你探询一件事儿………”
  店夥接过银子,态度越发恭敬地,应声说道:“姑娘要问何事?小的有知必答!”
  岳倩倩道:“沈相公既是下午便来,你已伺候了他相当长的时光,可知那位沈相公是住
在那家客栈?”
  店夥一怔,好似对岳倩倩有所抱歉的苦笑道:“对不起,姑娘,那位沈相公来的虽早,
却根本不大说话,只是独饮独酌,双眉紧锁地,好似有甚重大心事?”
  岳倩倩知晓店家不会对自己撒谎,秀眉一蹙又道:“这白水镇上,共有多少栈…… ”
  店夥不等岳倩倩语毕,立即意图有所表现地,接口陪笑道:“连大带小,共有二三十家
呢,姑娘是问大—点的,小一点的……”
  岳倩倩道:“沈相公那等人物,不会住太小客栈,请你尽量挑大的说!”
  店夥想了一想道:“东街上有两家,‘兴隆栈’与‘高升’,都很气派,西街的‘状元
台’,和南街的‘喜宝’也都是本镇的一流旅店。”
  岳倩倩点头道:“够了,谢谢你,我先到这四家最大的客栈中,找一找看。”
  “不必找了!”这四个字儿,脆若银铃,是响起于岳倩倩身后的登楼之处。
  岳倩倩回头一看,不禁愕然,原来发话人是她爹爹岳克昌的爱宠辛姨娘。
  辛姨娘抢前两步,拉着岳倩倩的玉手,苦笑道:“倩倩,你这不告而别地,离开听水小
筑,可把我害得苦了,你爹爹委实对你太以关怀,又深知江湖险恶 ,我嫁他半年多来,还
未见他发过这大脾气!这位辛姨娘,始终笑脸迎人,表现亲切,使岳倩倩不得不略含歉意地,
玉颊微红,赫然道:“辛姨娘, 我…… 我……”
  辛姨娘接口道:“我知道你想找沈宗仪,但你爹爹已曾关照,叫你无须乱找,我有把握
在三天之内,使沈宗仪与你相见。”
  岳倩倩秀眉一蹙,神情有点抑郁地,低声说道:“三天之内?………”
  辛姨娘正色道:“倩倩,你应该信得过你爹爹,我和她结合虽不太久,但半年多来,还
未发现他说过半句不兑现的谎话。”
  岳倩倩叹道:“我当然信得过我爹爹,但白嬷嬷竟会被沈宗仪用‘大力金剐掌’杀死,
委实太以奇诧,我若不寻他问个水落石出,这三日之间,定叫我食难甘味,睡难安枕!”
  辛姨娘道:“倩倩看开些吧, 白嬷嬷那高岁数虽属凶终,不算夭折,在这阴恶江湖之
中……”
  话方至此,岳倩倩已感触殊深地,接口说道:“鬼域江湖,着实万分凶险,在这一路之
间,已有三个罕世高手,饮恨黄泉,归诸劫数……”
  辛姨娘想岔开话头,一面与岳倩倩携手的,走下“太白楼’,一面向岳倩倩低声说道:
“三名罕世高手,一位当然是白嬷嬷,另外两位,却是谁呢?”
  岳倩倩随同辛姨娘下楼走出‘太白楼’门口,回头向这因自己一步来迟,业已见不着沈
宗仪的销魂之处投过最后一瞥,双眉微挑,朗声说道:“一个是精擅‘七剑齐飞’和‘七剑
分尸’的‘七剑天君’……”
  辛姨娘道:“就是那住在‘崆峒’,久隐江湖,能够在挥手间,令人尸分六块的……”
  岳倩倩不等辛姨娘把话讲完,便自接口说道:“辛姨娘说得对,正是此人,但这次他却
是死在他自己最精擅的‘七剑分飞’手段之下!”
  辛姨娘听得一怔,诧然追问?岳倩倩把从沈宗仪口中所听得的当时经过,向辛姨娘说了
一遍。
  辛姨娘道:“还有一绝代高手呢他又是谁?是自己引剑的?还是遭了别人算计?”

  --------------------------------------------------
  龙宝宝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