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5节 第十五章
独孤红《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五章

  沈宗仪心中有事,一到南山废祠之中,便寻找那位与他彼此间并不十分熨贴的昔日岳父,
“无影杀星”邢光宗。
  就冲这“无影杀垦”外号,沈宗仪昔日便曾屡进诤言,劝他改掉。
  但邢光宗认为这四个字儿,血腥气息虽重,却颇具威严,又是友人所赠,执意不肯更改,
翁婿之间,争辩火爆,几乎反目,多亏沈宗仪的爱妻邢家慧,从中笑容化解才告无事。不过,
沈宗仪因身是晚辈,表面上虽不争而退,事实上却从此便和这位“杀星’岳父,减少往来。
  如今,更因爱妻已死,沈宗仪虽按破镜,再出江湖,企图弥补心中悔恨为爱妻报仇,但
对邢光宗已只称“老爷子”,或“老人家”,不再提及“翁婿”二字。
  尚幸邢光宗对此并不计较,故而两人在表面上仍颇融洽。
  沈宗仪与吴天才密议而归,打算对邢光宗加以试探。
  所谓“试探”,便是要旁敲侧击的探测邢光宗心中隐秘,看他所说昔年之事的真实程度
如何?究竟是当真要为邢家慧报仇,抑或只是藉此因由,把自己诓出江湖,作为他谋夺“养
天庄”敌国财富。以及武林秘芨的利用工具?
  吴天才与沈宗仪共同商拟了几项进行步骤,可从各方面加以试探。
  沈宗仪急于进行,一回来便寻找邢光宗……
  但废祠之中,暨前后左右,均遍寻不见,直等问起邢光宗的亲近手下,才知沈宗仪与东
方朗走后,邢光宗也被人邀走,似乎要两日之后,才可转来。
  这时,沈宗仪是在庙祠前方,约莫十来丈处的一片小石坪上,刚刚与在此担任桩卡的一
名邢光宗手下,说完话儿,突然听得废祠之中,起了一片嘈杂声息!
  沈宗仪“咦”了一声,剑眉擞蹙说道:“奇怪,祠中出了甚么事儿?……”
  一语方出,耳中却听得有人连声急呼:“沈老弟……”并有一条人影,从废祠中电掠而
出。
  沈宗仪目力极锐,一看便知来人是“转轮金刀”黄冷心,遂高声叫道:“黄老人家,沈
宗仪在此……”
  黄冷心目光一注,飘身赶来,两个起落,便到面前。
  沈宗仪见这位江湖大豪杰满面急怒神色,不禁愕然问道:“黄老人家,我不知邢老爷子
业已外出,正在找他,你为何又如此急急寻找,可是祠中出了甚么重大事儿?”
  黄冷心未答沈宗仪所问,反而向他问道:“沈老弟,你与东方郎君前去‘养天庄’之行,
都见着了哪些魑魅魍魉?”
  沈宗仪被对方问得一怔,想了一想答道:“除了‘鬼斧神弓’吴天才外,我们根本未与
其他人物见面,或打甚交道……”
  黄冷心双目之中。宛如冷电疾闪地,射出两道厉芒,“哼”了一声道:“好,我们不等
‘无影杀星’邢光宗了,如今便倾全力,去杀吴天才!”
  沈宗仪仍是莫明其妙地,皱眉问道:“黄老人家,究竟是发生了甚么事儿,以致引得你
如此盛怒?”
  黄冷心怒容微敛,凄然叹息一声,挥手答道:“沈老弟不必问了,你自己到废祠之中,
一看便知究竟?”
  沈宗仪被黄冷心的语意神态所惊,满腹疑云,纵向废祠。等到了那乱哄哄的废祠大堂之
上,沈宗仪目光一注,不禁惊讶欲绝?  ,
  原来,刚才与他同自“养天庄”中转回的“青术郎君”东方朗,如今竟面白如纸地,躺
在大堂供桌之前,一动不动!
  沈宗仪大吃一惊,剑眉紧蹙,急急问道:“东方郎君一路安然,他……他这是怎么样
了?”  ‘
  “巧手天尊”郭幕石目中闪动厉芒,应声答道:“东方兄是遭人无耻算计,中了极厉害
的‘无影之毒’……”
  沈宗仪“哎呀”了一声,脸色沉重说道:“‘无影之毒’,若不发作则已,一经发作片
刻断肠,在下粗通歧黄,我来替他诊察一下,那位若怀具有特效的解毒药物,请快给东方郎
君……”
  “五行霸客”之中,性情最暴的“火神”雷飞,冷笑一声道:“东方兄已遭劫数,我们
纵有解毒药物,也无法在他肝肠既断之下,返魂九幽……”
  说至此处,沈宗仪右手三指,已搭上东方朗的左腕“寸关尺”,果然着指如冰,气息早
绝!
  虽然,“五行霸客”属于黑道人物,但这位“青木郎君”,适才还与沈宗仪同自“养天
庄”中折返,如今却幽明永隔,已化异物,怎不令沈宗仪瞠目惊侧?……
  “火神’雷飞向“巧手天尊’郭慕石、“转轮金刀”黄冷心、“五湖水怪”臧中军,
“戊土神君”孙行土等,厉声说道:“诸位,我们是否如今便去‘养天庄’,为东方兄报仇
雪恨?”
  郭慕石等,与东方朗交情深厚,自然异口同声,一齐点头,但沈宗仪却摇手叫道:“慢
点,这件事儿之中,颇有蹊跷……”
  黄冷心道:“沈老弟何出此言,难道你认为东方兄所中的‘无影之毒’,并不是被吴天
才所算计的……”
  沈宗仪苦笑道:“黄老人家,以及诸位请明白在下决不会偏袒‘鬼斧神弓’吴天才,因
东方朗君虽与我同去‘养天庄’,却决未和吴天才有所接触……”
  “戌土神君”孙行土“咦”了一声道:“他们未接触么?怎的东方兄曾说‘鬼斧神弓’
吴天才名不虚传,确怀绝艺,还毁了一片‘神木追魂令’呢?”
  沈宗仪道:“东方郎君虽与吴天才互相略显神功,却绝未有所接触,我真弄不懂他所中
‘无影之毒’,是怎样……”
  “巧手天尊”郭慕石道:“沈老弟请将你们前去‘养天庄’的一切经过,详细说出,让
我研究研究……”
  沈宗仪遂带着满腹疑云,把经过情形,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郭慕石静静听完,目光一扫群豪。接连说了两声“奇怪”……
  沈宗仪问道:“郭天尊奇怪甚么呢?东方郎君是将‘神木追魂令’,凌空抛过,以试探
吴天才的‘鬼斧神弓’妙艺……”
  郭慕石不等沈宗仪话完,便接口说道:“我不是奇怪东方兄用‘神木追魂令’,试探吴
天才绝艺之事,是奇怪昨晚这一夜光阴,沈老弟在‘五云楼’中,与吴天才互作长谈,东方
兄却去了何处呢?”
  沈宗仪闻得此言,皱眉诧然说道:“郭天尊怎出此语?难道东方郎君竟未回转南山?”
  郭慕石道:“奇怪之处,便在于此,我不相信东方兄竟会在‘养天庄’的庄门之外,独
自徘徊了整整一夜光阴,他究竟是与甚么神秘人物,同在一起,我们若能找出此人,则对于
东方兄所中‘无影之毒’的来龙去脉,也就可以推断的了!”
  沈宗仪剑眉双蹙,才一摇头,郭幕石又复说道:“沈老弟对于此事,确实难知,我们还
是去寻那‘鬼斧神弓’吴天才问个青虹皂白,风闻此人相当爱惜羽毛,自矜身价,大概还不
至于敢作而不敢当地,来个虚言搪塞!”〖大鼻鬼OCR,潇湘书院独家连载〗
  群豪一齐同意,沈宗仪也不便单独阻拦,只得与郭慕石等,再向“养天庄”中赶去。
  ※   ※   ※
  由于“青木郎君”东方朗之死,南山方面,虽已乱成一团,但“养天庄”中,也并不平
静。原来在于“养天庄”中突然多了几个人。
  吴天才刚在“养天庄”的庄门之前,略展“鬼斧神弓”绝艺,送走了沈宗仪和东方朗,
尚未回到后园,便获庄丁来报,庄主于“五云楼”中,等待自己。并有远客在座。
  两人长谈竟夕,吴天才一夜未眠,本想休息,但知南宫独尊无事不会相召,再加上闻得
座有“远客”,遂未回静室,而到了“五云楼”的“五云轩”中。
  这“五云轩”是“五云楼”中,最隐秘最稳妥的所在,也是“五云楼”厉害机关的汇集
之处,南宫独尊以此作为起居重地,任何人不奉传呼,均不准入室,但如今却有两个陌生人
物在内,与南宫独尊,互相饮酒。
  这两个人,一个是身材瘦削,目光深沉,约莫五十四五的黑袍老叟。另一个则是虬髯、
蟹面,神态相当威猛的带发头陀。
  南宫独尊见吴天才入室,便站起身形,含笑说道:“吴兄太辛苦了,我来为你引介一
下……”
  语音略顿,指着那黑袍老叟说道:“这位是向百胜兄……”
  吴天才“哎呀”一声,立对向百胜抱拳为礼,扬眉笑道:“原来是向师爷,吴天才久钦
向师爷足智多谋,襄助南宫庄主,苦心擘划,成就边荒霸业,把这‘养天庄’,布置成铁桶
江山,今后还望师爷,多加指点!”
  向百胜恭恭敬敬的深施一揖,失笑说道:“我们是自己人,吴大侠怎么竟对向百胜,来
了这套谦光词令?‘养天庄’若非有了这座吴大侠精绘图样的‘五云楼’,庄主安危,着实
可虑,‘无影杀星’邢光宗暨‘巧手天尊’郭基石、‘五行霸客’等人,均将来去自如,任
意猖狂的了!”
  南宫独尊又指着那位神态威猛的披发头陀笑道:“这位是向师爷的方外至友滇南哀牢的
‘五煞尊者’法济大师……”
  吴天才与法济大师互道钦仰后,轩眉问道:“西南道上有桩传闻,说‘五行霸客’黄冷
心、东方朗、臧中军、雷飞、孙行土等,曾有誓言,终身不入哀牢……”
  他的话方至此,那位法济大师便接上笑道:“那‘五行霸客’的‘终身不入哀牢’誓言,
便是为了洒家而立。”
  吴天才笑道:“在下虽知其事,不详其情,大师可否……”
  法济大师不等吴天才发问,便含笑说道:“因为洒家与‘五行霸客’,结有深仇,所居
哀牢山‘五行谷’,又有天然厉害的五行埋伏,他们虽各精一技,但自知难敌‘地利’,只
要一入哀牢,便难免善金者死于金,善火者焚于火了!”
  吴天才听得眼珠一动,看着法济大师笑道:“原来如此,但大师应了向师爷之约,远出
哀牢,岂非失了‘地利’么?”
  法济大师念了一声佛号,合十当胸笑道:“洒家在‘哀牢’闭关数年,对‘五行’特技。
自诩均获相当造诣……”
  吴天才在在几上取茶微饮,点头笑道:“我明白了,大师是已有独霸五行自信,又闻得
各精一技的‘五行霸客’在此,遂特意来和‘转轮会刀’黄冷心等,一分上下?”
  法济大师道:“独霸’二字,愧不敢当,但酒家确实有心主动寻找黄冷心等人,一较
‘五行技艺’”!
  吴天才笑道:“可惜大师来晚了一步,吴天才刚于庄外,把‘五行霸客’中的‘青本郎
君’东方朗送走,并还见识了他那确实不凡的‘乙木真气’呢?”
  南宫独尊闻言,微吃一惊,目注吴天才道:“吴兄已与那‘青木郎君’东方朗,动过手
了?”
  吴天才双眉微轩,摇了摇头答道:“不是正式动手,他以一片‘神木追魂令’,逼得我
取出‘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略为施展,而自己也显露了一手‘乙木真气’!”
  那位号称”五煞尊者“的法济大师,闻言问道:“东方朗的‘乙木真气’练到了甚么地
步,约莫有多深火候?”
  吴天才道:“我对五行之技,属于外行,故而不敢批评他到了甚么火候,只觉得那‘神
木追魂令’,乃‘南荒铁水所制’,坚韧异常,普通刀剑,尚难伤损,东方朗确能于尺许之
外,随意张口一吹,便把木上小孔,扩大不少,足见名不虚传,确具相当功力!”
  话完,遂把自己与东方朗互相显技详细情况,向南宫独尊、向百胜、法济大师等,加以
复述。法济大师毫不疏忽地,注意听完,又向吴天才问道:“请教吴大侠,东方朗的‘乙木
真气’,是有形抑或无形?……”
  话方至此,觉有再加解释必要,遂又笑道:“我是问他所张口吹出的‘乙木真气’,有
没有一种青蒙蒙的光色,是浓是淡了?”
  吴天才略加回想之后,向法济大师点头遭:“大师问得有理,东方朗的‘乙木真气’,
确非无形,略带青色,不过那种青色极淡,容易被人忽略。”
  法济大师似乎有点意外地,“哦”了一声道:“想不到。想不到,东方朗的‘乙木真气’
既然光色极淡,接近无形,定已练到九成火候!”
  语音顿处,伸手入怀,摸出了一枚蚕豆大小的铁念珠来,在面前尺许之处,轻轻向空抛
起。然后,也张口吹出一片蕴有极淡青色的内家罡气拂!罡气拂珠,念珠不动。
  但等法济大师接回手中时,南宫独尊、向百胜、吴天才,均是明眼之人,均已看出铁念
珠本来只有一个穿线小孔,如今却有了两个,成了十字交又形态。
  吴天才不等法济大师发问,便即笑道:“大师的确比‘宵木郎君’东方朗,来的高明,
不仅所发‘乙木真气’的青色更淡,而铁念珠的质地,也总比那‘神木追魂令’,坚硬不
少……”
  南宫独尊忽然想起一事,向吴天才注目道:“吴兄,你与沈宗仪两人,既作竟夕长谈,
关于他误会我身份一事……”
  吴天才微施眼色,截断南宫独尊的话头说道:“关于此事,我已有相当了解,少时再与
庄主细倾究竟便了……”
  南宫独尊知与他是不愿当着法济大师,和向百胜,叙述这件秘密,遂又笑道:“关于
岳……倩儿为‘万劫浆’所伤的复容一事呢?吴兄譬说沈宗仪岐黄之道,颇为精湛,他肯不
肯……”
  吴天才不等南宫独尊问完,便即笑道:“庄主放心,沈宗仪知道本庄药库之中,存有
‘上好田七’和‘朱红雪莲’后,业已开了药方,包管倩姑娘的月貌花容,在敷药之后,便
可复原如旧。”
  甫宫独尊闻得吴天才如此说法,心中甚慰,含笑道:“我有一些特别美酒,一来为法济
大师搂风,二来为吴大侠贺功,且来个尽情一醉……”
  向百胜接口笑道:“启禀庄主,法济大师不单嗜酒如命,并时参欢喜妙禘,爱向摩登伽
女说法,依属下拙见,庄主既欲喝酒接风,不如换个地方,索性宴设‘逍遥堂’吧……”。
这位师爷,十分细心适到,话方至此,又向吴天才抱拳笑道:“吴大侠对于向百胜的这种建
议,会不会有所……”
  吴天才摇手笑道:“向师爷,不必对我打甚招呼,我与沈宗仪深谈竟夕,尚未合眼,如
今要去睡上一会儿,故而‘逍遥堂’的接风盛宴,恕不奉陪,对那摩顶放踵的旖旎风光,和
海味山珍的无边口福,也只好放弃了!”
  向百胜“哎呀”一声,皱眉说道:“吴大侠若不参与,岂非……”
  南宫独尊深知吴天才的性情,微微一笑,摇手说道:“向师爷不必勉强,吴大侠辛苦一
夜,也应该早点休息……”
  吴天才站起身形,向三人略一招呼,便退出“五云轩”外。
  法济大师向他背影看了一眼,轩眉笑道:“‘鬼爷神弓’四字,确实名震江湖,但这位
吴大侠的年龄方面,却似……”
  南宫独尊接口笑道:“大师休要以为吴天才的年龄稍轻,阅历不够,其实此人不单功力
极高,连心智之精,也不下于数十年的老江湖呢!”
  向百胜嘴角微披,从脸上浮现一种极具森冷意味的狞恶笑容。  ’
  南宫独尊发现他神色有异,诧然问道:“向师爷,你在想些甚么?”
  向百胜一字一字地,缓缓应声答遭:“属下是在想‘请……虎……容……易……送……
虎……难……”
  南宫独尊略一捉摸这句“请虎容易送虎难”,双眉深蹙,目注向百胜道:“向师爷,我
们请来吴天才,是准备对付沈宗仪,如今难道又要准备对付他么?”
  向百胜阴森森的笑了一笑,点头说道:“吴天才对于‘养天庄’的秘密,知道太多,纵
令沈宗仪被他除掉,庄主恐怕也食难甘味,睡难安枕……”
  南宫独尊双眉深蹙地,目注向百胜,缓缓说道:“向师爷,你话虽不错,但……”
  向百胜伸手一抹鼻尖,流露出一种得意笑容说道:“庄主放心飞鸟不尽,良弓不藏,狡
免不死,走狗不烹,我一定会先令这位‘鬼斧神弓’,为庄主展尽才万,卖够力气,然后
才……”
  语音至此微顿,在一片纵声狂笑之中,三人便离却“五云轩”,去往“道遥堂”,由几
名极艳歌姬,殷勤侍酒。
  途中,南宫独尊以第三人无法与闻的内家“蚁语传声”功力,对向百胜悄然说道:“向
师爷,你刚才那些话儿,不该当着法济大师说去,因为‘飞鸟尽,良弓藏’之语,会引起这
‘五煞尊者’的多心呢……”
  向百胜微微一笑,也以传音密语说道:“庄主不必多虑,一来我与法济大师的交情不同,
二来他和‘五行霸客’的仇恨太探,只要互一见面,多半将两败惧伤地,并骨此间,决不会
成为庄主霸视武林的心头隐患……”
  南宫独尊传声笑道:“好,好,师爷这种先行驱虎吞狼的谋略,委实定的太高,足令当
世武林中的一流好手,或是为名,或是为利,或是为了恩情仇恨,均在我‘养天庄’前,
‘五云楼’下,化作南柯一梦……”
  向百胜笑道:“属下殚智竭忠;为庄主擘划一切,并立誓在庄主的霸业完成前夕,自断
右手左腿……”∥读书论http://210.29.4.4/book/club/index。asp∥
  南宫独尊听得吃了一惊,悄然问遭:“向师爷,你……你自残一手一足之誓,是……
是……”
  向百胜安详一笑,仍以传音密语答道:“属下风雪穷途,冻僵庄外,幸蒙庄主相救,并
视为心腹,委以这高职位,委实衔恩太深,誓必肝脑涂地以报,我自残一手一腿之慰,仍表
示天下任何人皆有名利之念,但向百胜绝无半丝与庄主争胜之心,只求庄主于飞鸟全尽之后,
收张断弦良弓,狡兔悉死之余,留条屠后走狗,赏我一碗安乐饭儿,以度余年,向百胜便感
激不尽……”
  南宫独尊听得满意到了无以复加程度,突然伸手在向百胜肩头上,重重拍了一下,“哈
哈”大笑说道:“向师爷,你我虽有主属之别,也是生死之交,千万别存甚见外之意,万一
所愿得遂。南宫独尊不单必守诺言,将‘养天庄’的产业,分赠一半,并我南你北,分掌江
湖,毫无轻重的共同享受享受!”
  这几句话儿,他是大声说出,不曾用甚“蚁语传音”。
  故而那位法济大师听得念了一声佛号,对向百胜笑道:“向兄,南宫庄主若成统率江湖
的武林帝君,则这对你所许之言,便是长保富贵的‘丹书铁券’,你既有霸材,又逢名主,
着实可以悉心报效,好好展露展露!”
  说话之间,业已到了“道遥堂”中,不单盛筵已张,侍酒者并是八名仅披薄纱,纱内通
体赤裸的妙龄美女。
  法挤大师酷好酒色,但因足迹一向不出衰牢,即有所欢也不过是些村女山姑,那里见过
这等经过训练、选择,不仅貌相身材,连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均无一不美,无一不媚的职
业勾魂美女?故面,那八名棵女一齐躬身请安,柳腰款摆,丰臀轻摇之下,这位未见过世面
的法济大师,已如雪狮子向火般,栩栩欲化的,两腿发软,双眼发直!
  南宫独尊见了他这般急色样儿,失笑道:“大师尽管放怀畅饮,若有所当意时,请加指
定,我便命其侍奉枕席就是。”
  法济大师闻言,两双色眼立在那八具玲珑凸凹的胴体上,不住的滚来泼去,想先择一个
最称心的尤物。
  但看来看去,这个艳若杨妃,那个又美如西子,委实觉得个个都好,无法加以区别,遂
涎着脸儿说道:“她们个个都好,不必挑了,庄主随意赏上一名便可,但……”
  南宫独尊见他突然有点吞吞吐吐,遵含笑接道:“大师不必有所疑难,任何话儿尽管直
讲!”
  法济大师似乎不好意思明言,对向百胜看了一眼。
  向百胜已知其意,向南宫独尊笑道:“法济大师在床第之间,有降龙伏虎之力,大概是
想一箭双雕……”
  南宫独尊一阵大笑,连连点头说道:“可以,可以,我便命她们八人,轮流侍奉,每夜
两个,大概定可使大师尽兴的了……”
  法济大师高兴的合掌当胸,对南宫独尊连连称谢。
  南宫独尊一声令下,四名艳女侍酒,另外四名则献舞侑觞,这“逍遥堂”中,立时笼遍
春色,就在这歌舞当筵,主客尽欢,尤其那位视酒色如命的法济大师,有点栩栩欲化之际,
突然壁上有具小小金铃,“滴铃铃”的,连接三响。
  向百胜身为师爷,自知究竟,“咦”了一声道:“咦,沈宗仪与东方朗刚归南山不久,
怎又前庄有警?”
  南宫独尊看了法济头陀那副失魂落魄的色迷迷样儿,皱眉说道:“师爷问一问看,若是
小事,不理也罢,奠要扰了法济大师传兴!”
  向百胜点了头,取出一具传音筒,按下机纽问道:“庄外何事?”
  壁上装有金铃的洞穴之中,立有人声禀道:“‘巧手天尊’郭慕石偕‘转轮金刀’黄冷
心,‘五湖水怪’臧中军,‘火神’雷飞、‘戊土神君’孙行土等‘五行霸客’,暨沈宗仪
同来,声称欲寻吴大侠,为‘青木郎君’东方朗,报仇雪恨!”
  向百胜道:“请对方庄前暂待,就说庄主等少时便出。”
  嘱咐完毕,回头对南宫独尊诧然说道:“这事奇怪,根据吴大侠所说经过,根本不曾与
对方起甚冲实,下甚辣手,只是互相略现技艺而已,怎会有甚欲寻吴大侠,为‘青本郎君’
东方朗报仇之语?”
  南宫独尊想了想,摇头苦笑道:“确实有点怪异,少不得又要惊动刚刚休息的吴大侠
了……”
  “不必……”法济大师以“不必”二字,截断了南宫独尊的话头,狞笑说道:“吴大侠
一夜未睡,刚刚休息,何必又加惊动,四名‘五行霸客’,再加上个巧手天尊’,大概也不
至于难打发到何种程度?”
  向百胜闻言失笑,目注南宫独尊道:“庄主,法济大师有专克五行功力之长,似乎可以
暂不惊动吴大侠,也免被他讪笑,说我们‘养天庄’中,事事非他不可。”
  南宫独尊皱眉道:“话虽不错,但对方有沈宗仪在内,他那一管‘玉屏萧’,恐怕非要
吴大侠施展‘九幽鬼斧’和‘九天神弓’才能抵御的了呢?……”
  法济大师闻言“哼哼’一笑,充份流露出不以为然的有所自恃意味·  。
  向百胜笑道:“庄主请在‘五云楼’中少待,先由属下与法济大师,出庄应付,倘若沈
宗仪也自出手,并敌势太强时,再请庄主和吴大侠鼎力接应如何?”
  南宫独尊笑道:“师爷安排的应敌之计,自然妥当,只是法济大师的兴致方浓……”
  向百胜笑道:“法济大师与‘五行霸客’的夙怨极深,一到‘养天庄’便能歼仇,也是
快意之事,庄主索性就把这八位娇娃,悬作彩头,等法济大师,大展神威以后,再在这‘逍
遥堂’,摆桌盛大的庆功宴吧。”
  南宫独尊连连点头地,含笑说道:“好,好,但向师爷与法济大师也不可过份轻敌,必
要时,可把对方引来‘五云楼’,利用楼中的厉害埋伏,消灭对方,似乎更为稳妥!”
  向百胜道:“属下谨记庄主吩咐,不会鲁莽行事……”
  说至此处,见法济大师业已推开搂在怀中的一名裸女,目中狂喷仇火地,站起身来,遂
向他摇手笑道:“这样不行,大师最好罩上件宽大黑衫,并戴只头套。”
  法济大师闻言,双眉一桃,怒声问道:“罩衣蒙面则甚,难道酒家就见不得人?”
  向百胜笑道:“不是你见不得人,是怕‘五行霸客’等,见不得你!我不愿使对方知道
‘养天庄’中,有位专克‘五行’的‘五煞尊者’,才会自大骄狂,死得快捷一点!”
  话完,果然先强迫法济大师掩饰了本来面目,方对南宫独尊躬身告退,出得“五云楼”,
往庄前走去。  ‘
  他们距离“养天庄”庄门,尚有二三十文,忽听“砰”然巨响,庄前方向,并有一片紫
色火光冲天而起!
  向百胜“哼’了一声,双眉微蹙道:“这大概是‘五行霸客’中,性情最暴的‘火神’
雷飞所为?……”
  法济大师点头道:“向兄猜得不错,这是雷飞一向惯用的‘紫光霹雳’……”
  向百胜道:‘风闻他这独门火器,霸道非常,不单震炸之力极强,火焰井有黏性,水浇
不灭,不论是人是物,只要中上,均非被烧成焦炭不可!”
  法济大师从鼻中“哼”了一声,冷笑说道:“‘紫光霹雳’,确是霸道,但雷飞若少时
向我施展,却是自寻死路!”
  向百胜知道他确有克制“五行”之能,并非胡吹大话,遂双双足下加意,向庄前驰去。
  到了庄前,果见一片狼藉情况,连‘养天庄’的大门,带那座吊桥均已被人用强烈火器
炸毁。
  向百胜一到,向庄丁略问经过,便对沈宗仪等一抱双拳含笑问道:“朋友们是由那位作
主,在下向百胜,扰忝为本庄师爷。”
  沈宗仪觉得这向百胜的貌相语音,虽均陌生,但神态方面,却似曾相识的,略有熟悉之
感。
  “转轮金刀”黄冷心侧顾“巧手天尊”韩慕石道:“郭天尊,无论在江湖名望,暨年龄
方面,你都是一行先进,便请你代表我们,向对方要个公道便了。”
  郭慕石也不推辞,向前走了两步,目注向百胜道:“向师爷,老朽郭慕石。江湖人
称……”
  向百胜不等对方再往下说,便点头笑道:“久仰,向百胜知道郭兄是威震江湖的‘巧手
天尊’……”
  郭幕石道:“请问向师爷,贵庄的南宫庄主,暨‘鬼斧神弓’吴大侠,怎不出庄一会?”
  向百胜笑道:“庄主正在静坐用功,吴大侠一夜未眠,刚刚歇息,故而均未惊动,郭天
尊有何见教,尽臂对我说出,这‘养天庄’中的大小事儿,向百胜都能担待……”
  “火神”雷飞,确实性暴,冷笑一声接道:“口气倒是不小,命你担待得起么?”
  向百胜双眉一挑,目闪精芒答道:“江湖中本来讲究的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有什么
不能担待,但向百胜先要问问是条甚么人命,被杀者是谁?郭天尊为何突向本庄,兴师问
罪?”
  雷飞暴跳如雷,正要发作,郭慕石伸手把他拦住,目光冷注向百胜道:“被害之人是
‘青木郎君’东方朗,至于害他之人,却要请能为‘养天庄’担当一切的向大师爷,费神查
上一查,当场交出,我们要为东方郎君,报仇雪恨!”
  向百胜听得眉峰微聚,对郭慕石问道:“东方郎君是受伤还是中毒,向百胜有事外出,
刚刚回庄。故而不知详情,烦请郭天尊再说上一遭好么?”
  “东方郎君若技艺不敌,重伤致死,则谁也没有话说,但他却是遭受下流鬼域暗算,中
了‘无影之毒’!”
  话完。就把经过情形,对向百胜说了一遍。
  向百胜静静听完,双眉微扬,含笑说道:“郭天尊,东方郎君送沈大侠到了‘养天庄’
后,在第二天的凌晨,才来接他,这一夜光阴他是回转南山,还是去了别处?”
  郭慕石摇头道:“东方郎君没有回转南山……”
  向百胜道:“既未回转南山,定是去了别处,郭天尊为何把他受人暗算,身中‘无影之
毒’罪名硬加到‘养天庄’头上?常言道:‘捉奸要双,捉贼要脏’,像这等无凭无证……”
  霄飞一边叫道:“谁和你牙尖舌利,谈甚理论。东方兄曾与吴天才以‘神木追魂令’,
互较功力,多半是着了他的道儿,你快叫吴天才出来见……”
  向百胜目注雷飞,向郭慕石问道:“郭天尊,这位是……”
  郭慕石道:“‘火神’雷飞!”
  向百胜“哦”了一声,点头冷笑说道:“‘五行霸客’威名,固然足震江湖,但还未到
能妄肆咆哮,对我颐指气使地步!”
  雷飞“哇”的一声怪叫,抢前两步,怒目圆睁说道:“你是否不服,要替吴天才出头挡
横?”
  向百胜道:“是便怎样?雷朋友莫非想要赐教几手?”
  雷飞“哈哈”一笑,双眉高挑,点头说道:“好,向大师爷,这样说话,才有点江湖人
物的豪爽味道!”
  向百胜抱拳道:“久仰雷朋友一身火器,威力无伦,六十四招‘雷音火云掌’法,也是
江湖绝艺,今日有缘……”
  话方至此,法济大师突在一旁接口说道:“向师爷,你身是师爷,责在舞文弄墨,运筹
帷幄,把这交锋对垒之事,让给我吧?”
  向百胜笑道:“好,但对方是威震天下的‘五行霸客’之一,身有火器,厉害绝伦,大
师请多加小心。”
  这一声“大师”,叫得“巧手天尊”郭慕石等均自一怔?
  他们早就觉得法济大师藏了头罩,身份可疑,再一听了这“大师”称呼,不禁纷纷胡乱
猜测?
  但“火神”雷飞却不管这些,只向法济大师伺道:“你既来替向百胜送死,是打算和我
互拼几掌,还是较量暗器?”
  法济大师冷答道:“随便,但常言道:‘善火者,死于焚’,我劝你识相一点,不要施
展你那自以为了不起的平常火器……”
  “火神”雷飞以“火”成名,如今听法济大师竟把自己威震江湖之物,目为寻常火器,
不禁越发怒满胸头厉笑说道:“秃驴休要心中害怕,而口发激将之语,你若接不住我三记
‘雷音火云掌’力,我还不屑于施展甚么在江湖中薄负时誉之物!”
  雷电是听向百胜有“大师”之称,所以才把法济大师,叫作“秃驴”,却不知道这位”
五煞尊者“,是个披发头陀,顶上一点不秃。
  他的语音才了,右掌已伸,一招“百虫起蛰”,便向法济大师,当胸拍去。
  “火神’雷飞,因不知对方身份,有点骄敌,在这第一招上,只用了八成功力,但掌风
到处,已自灼热逼人,并挟有隐隐雷音,甚具威势!
  法济大师貌相粗鲁,其实人甚阴险,他发现“火神”雷飞,有点恃技骄狂,遂只用五成
内劲,拂袖接了一掌。
  两掌合处,不单法济大师被震得踉跄几步,接连后退,连所着黑袍之上,都起了焦臭气
味。
  “火神”霍飞一阵硒然冷笑,扬眉说道:“秃驴,你只有这点斤两,还不知道自重地,
替人出甚么头,挡甚么横?一不用‘烈焰飞梭’,二不要‘紫光霹雳’,我只在三记‘雷音
火云掌’下,便可令你骨化飞灰,尸如焦炭!”
  话停,招发,第二招“威霹乾坤”,批第一招“百虫起蛰”,约莫加强了一成功力。 
  法济大师乘着“火神’雷飞骄狂发话之际,已把自己专门炼来克制他的“天一玄阴指”
的阴寒劲气,,凝聚到十二成备用。
  等对方那招“威震乾坤”发出,法济大师仍像第一次般拂袖相接,口中并故意说道:
“雷朋友不必卖狂,我就不相信你这‘雷音火云掌’力,能强到甚么样的惊人惨魄地步?”
  转瞬间,双掌又接,但情况却与第一次完全不同。
  第一次是平掌接干掌,法济大师并故意以五成力,对八成力,被雷飞震得褥踉跄后退。
  这一次法济大师不是以掌接掌,而是以指接掌,他藉着黑袍大袖掩护,把因凝聚十二成
‘天一玄阴指’劲,已呈紫黑的左手中指,点在“火神”雷飞的右掌心部位!
  一股奇寒劲气,陡然穿透对方掌心,电布霄飞的周身百穴。
  雷飞这一惊非同小可,想缩手,手已难动,想说话,口已难开!
  他唯一的动作,只是全身发抖,但不过只是抖了那么两下,便从口耳眼鼻等七窍之中,
狂溢紫血,身躯颓然倒地!

  --------------------------------------------------
  大鼻鬼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