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8节 第十八章
独孤红《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八章

  写到南山,主角自然是“鬼斧神弓”吴天才!
  吴天才与沈宗仪,颇有相同之处!
  沈宗仪是一近“五云楼”时,不由自主地,发生“怦怦”心跳!
  吴天才在一近南山之际,居然也有这种暗生警兆情况!
  他好生惊奇,暗觉自己久经大敌,不论在何等凶险的场面下,都能镇定如常,为何今夜
竟有点大异往昔?
  吴天才不燥进,不莽撞,他在发现有异之下,立即要检讨自己。
  跟前是一片林木,吴天才选了株参天大树,纵身枝干之间,盘膝坐下,便自运气行功。
  一口真气游遍九宫雷府,十二重楼,以及四肢百骸之间,吴天才确定了自己毫无异状!
  换句话说,也就是在生理上没有问题。
  吴天才惊惧了……
  因为生理上既无问题,则刚才的那阵“怦怦”心跳,乃是心理作用。
  “生理”的心跳,或是过劳,或是发病,或是受伤,或是中毒……既然都已推翻,无疑
定属“心理”。
  而“心理”上的“心跳”,却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感应”,虽然感应有吉有凶,但是
根据经验,这等蓦然“心跳”多半都是“不祥预兆”,只不知这不祥预兆,是应在别人(对
方)身上,抑或应在自己身上而已?
  吴天才是极为仔细,深于谋略之人,他既知沈宗仪在功力修为方面,决不弱于自己,并
还高出一筹,又有了这种心灵上的异常感应,自更加深戒意,不肯贸然行动。
  首先他想猜度一下,沈宗仪为何要突邀自己于三更时分,夜赶南山!
  虽然,这项问题,仿佛不太复杂,只有两种答案:
  一是沈宗仪发现了“无影杀星”邢光宗的甚么秘密?
  二是沈宗仪已知“青木郎君”东方朗的死因,但却不便明言,想要面告自己。
  仅仅两顶答案,吴天才便无法加以肯定抉择,其中并有一桩他所想不通的疑点。
  那就是无论是第一项答案,或第二项答案,在时间方面,均不迫切,沈宗仪何必要转托
向百胜邀约自己,并指定于三更时分,赶到南山?
  赶至此处,吴天才觉得事太反常,有点不对……
  这位“鬼斧神弓”,是绝顶聪明之人,他既发觉其中有想不通之处,便也立即有了一种
试探性的打算。
  吴天才生平最重然诺,从不失约,这次他却要故意失约,迟到上半个更次,就藏在这南
山人口之处,看看可有变化。
  若无变化,立可测出内情……
  若有变化,再行入山赴约,并可把迟到原因,推说是向百胜延误,转告太晚。
  这株大树极高,既可藏身,又可望远,吴天才主意既定,便面对南山,一动不动地,静
坐在枝节之内。
  静坐未久,便听得一阵衣襟带风之声。
  那是个蒙面黑衣的夜行人,从吴天才的适才来路方向,驰往南山。
  吴天才一看天时,三更将届。
  又发现那夜行人轻功极俊,纵或比不上自己,也可算得当世武林中的一流身手。
  他心中一动,略变原计,立即悄然下树,在那夜行人的约莫十五六丈之后,暗暗尾随。
  因为吴天才发现当空星月潜辉,天光极暗,除非是极熟之人,并在极近距离,才可认清
疾驰夜行人的身材身份。
  如此情况,自己恰可利用那从一方向驰来,时间上也颇为凑巧的夜行人,作为代表,随
后暗暗尾随,万一有甚危机,也可由那倒霉鬼儿,替自己先挡一阵。
  吴天才这种主意,打得太妙,因为才入南山,即生变故!
  前面是道狭谷,谷口宽才数尺,要经行三数丈后,谷势才渐渐开阔。由于这段狭谷不长,
当先入谷的夜行人走到一半之时,后面尾随的吴天才,尚在谷外。
  入谷之初,毫无异状。
  但那人人谷丈许,也就是把这段狭谷走到一半,进退皆稍有距离之际,突然道遇袭击!
  首先是在那夜行人的前后右三面的谷径地上,起了一片沾即烧身,并不浇不灭的青磷毒
火!
  更有大堆乱石,向那夜行人当空下砸!
  夜行人骤出不意,仓卒惊变下,立即双掌狂挥,以劈空劲力,震开当空石雨,并避往尚
无毒火出现的谷径左壁。
  吴天才在狭谷口外,看得暗暗一叹!
  他叹的是这夜行人功力虽尚不弱,但江湖经验,暨智计方面,似尚不够老练!
  因为谷中埋伏,既系着意安排,那会三面皆有毒火,却单单空出一面,给敌方留下退步
之理?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在谷径左壁之上,定有比当空乱石,和满地毒火,更厉
害的要命埋伏!
  果然,那夜行人是背对左壁,左璧上的一片藤蔓,却悄声无息地揭了起来。
  蘑蔓之后,是个石穴。
  石穴之中,藏了个黑衣人。
  夜行人的背后,刚刚贴近,那石穴中黑衣人的右掌,便即伸出。
  指尖沾衣,掌心登出,小天星内力发处,把那蒙面夜行人震得哼都不曾哼出一声地,便
摔出几步,跌入满地青磷毒火之内。
  石穴中的黑衣人身形一闪,以绝顶高明的轻功,驰出狭谷,去往南山深处。
  吴天才藏在狭谷之外,看得简直有点目瞪口呆?……纵横江湖,声名震世,这“鬼斧神
弓”杀人也杀得多了,他并不是为了那蒙面夜行人的惨死,而感到震慑……
  他所以目瞪口呆之故,是震慑于两位当事人的身份……
  第一,他看得分明,从石穴中暗施毒手的黑衣人,竟是沈宗仪?
  以沈宗仪的身份,性格,功力,竟会对人暗下黑手之举,已令吴天才惊讶得几乎不敢置
信?
  何况,沈宗仪还似乎是把那蒙面夜行人,当作自己,才如此从背后下手!……
  第二,蒙面夜行人虽然哼都不哼出一声,便似桩震断心脉,跌入毒火,但于身躯翻跌的
一刹那间,蒙面黑巾飘处,使吴天才微见巾下发丝,方知这蒙面夜行人竟是个女的。
  是个女人,来自“养天庄”方向,夤夜奔往南山,更具有一流身手,不由得吴天才大感
觉震慑地,猜疑到岳倩倩的身上。
  虽然岳倩倩颊伤未愈,但她相思难遏,来探情人,也颇有可能,而正因此故,才以黑巾
蒙面,遮掩颊上伤处。
  吴天才越想越觉合理,也越觉心中震慑……
  一见那位分明是沈宗仪的黑衣人,驰往南山深处便立即入谷,察看那蒙面夜行人如今是
死是活,以及她究竟是何身份?
  青磷毒火烧得极快极烈,等吴天才到那蒙面夜行人的面前,火已将灭,但那人身上也告
皮开肉绽,几乎体无完肤!
  这种情况,那还有半丝生理,吴天才遂连连摇头,心中暗叹地,用脚尖把她身躯轻轻翻
过,看看是否自己心目中所猜测的岳倩倩?
  可能因她中掌即死,身躯仆地,未曾翻动,以至前身被焚之处较少,尤其是脸部,仅仅
略受灼伤,只把那蒙面黑巾,烧掉而已。
  吴天才目光注处,不禁惊奇更甚!
  因为,他猜对了一半,也猜错了一半……
  猜对的一半,是此女确实来自“养天庄”。
  猜错的一半,是她并非艺出仙霞,姿容盖世的岳倩倩。
  美,她也美,甚至于受了灼伤,仍然容光绝美,但她没有岳倩情美得韵秀,却比岳倩倩
美得成熟……
  她是岳倩倩的后母,“无情剑客”萧扬的前妻,“养天庄”的女主人——她是辛冰冰。
  吴天才看清死者身份,起初大感惊疑,弄不懂辛冰冰为何夜探南山? 
  但一转念间,他也替辛冰冰想出了两点理由。
  一项理由是为人,辛冰冰可能受了岳倩倩之托,背着南宫独尊,来向沈宗仪通甚讯息。
  另一项理由是为已,辛冰冰可能对‘无情剑客’萧扬余情未断,从岳倩倩口中听得沈宗
仪曾与萧扬结拜,遂抽个空儿,来此探讯。
  吴天才脸上渐起鄙夷之色,目中也闪露杀机!
  这鄙夷之色,和目中杀机,全是为沈宗仪而发!
  他本对沈宗仪极为敬重,但目睹对方从背后袭人的卑鄙行为后,不禁观感全变。
  吴天才等青磷毒火全灭,把辛冰冰的遗尸,移至谷旁草丛,准备等自己南山事了,再携
返“养天庄”中,善加安葬。
  跟着便蹑足潜踪,施展上乘身法,暗入南山。
  他鄙夷对方,杀机已动,右手“九幽鬼斧”,左手“九天神弓”,要以暗袭对暗袭地,
把南山之中,闹它个天翻地覆!
  那消多久,便到了“无影杀星”邢光宗暂时借作盘据之地的那座荒祠之外。
  一路间,遇着三拨桩卡,吴天才因杀机已动,立下绝情,把他们都一一点了死穴。
  既到荒祠,以吴天才的身份,正如沈宗仪到了“五云楼”一样,应立向对方,通名求见。
  但吴天才却因目睹沈宗仪在辛冰冰背后行凶情事,不齿所为,遂不声不响,满怀敌意,
要想倚仗一身所学,和手中的“鬼斧神弓”,痛加敬戒,然后再面斥其非,揭穿这位“四绝
书生”伪装侠士的阴恶襟怀!
  既然有此打算,虽到荒祠之外,吴天才依然蹑足潜踪。
  吴天才揣起“九幽鬼斧”,在距离这两名死里照命的桩卡数丈以外,轻拽“九天神弓”
弓弦。
  两根紫黑小箭,在三更沉沉夜色中,根本无影无踪地,便于两人心窝部位,贯胸而入。
  那两名桩卡,应箭立踣,吴天才一声冷笑,正待入祠,突从荒祠之中闪纵出一条人影!
  吴天才知道这是自己弓弦声息,以及那两名桩卡的尸体倒地声息,使祠中之人,有所警
觉。
  他双眉一挑,暂时不进荒祠,转身向一片林木之间纵去。
  祠中闪出的那条人影既见桩卡横尸,又发理吴天才踪迹,自然随后追来,并厉声喝道:
‘朋友止步,你是甚么身份,为何见不得……”
  这句“为何见不得人”的最后一个“人”字,尚末出口,便倏然顿住。
  ㊣大鼻鬼OCR㊣
  因为那人发现吴天才入林之后,并未遁走,反面转身相待,不由颇感意外?……
  吴天才双眉轩处,冷冷发话问道:“谁说我见不得人?你且叫那真正见不得人的沈宗仪
鼠辈。出来见我!
  吴天才此时手中虽然已无“九幽鬼斧”,却仍执有“九天神弓”,故而那人对他上下略
一打量后便失惊问道:“朋友竟是‘养天庄’以高价聘来护院的‘鬼斧神弓’吴天才?”
  吴天才听出对方语意不敬,颇带讥讽,遂以牙还牙说道:“不错,尊驾身着黄衫,面如
土色,想必就是‘五行霸客’中,尚未死掉的‘戊土神君’孙行土了。”
  黄衫人双手一拱,阴森森的说道:“孙行土多谢吴大侠成全‘青木郎君’东方朗,使他
在‘无影之毒’下,超脱罪孽之德……”
  语含敌意,说得到颇婉转,但却有一股奇寒劲气,随着孙行土拱手之势,向吴天才心窝
射去。
  换在平时,吴天才对手这桩平白加上自己头上的莫须有之事,定必力加辩白。
  但如今却因嗔心早动,杀意狂腾,竟甘于背此黑锅地,冷笑—声答道:“除将恶寇为行
善,度得众生是德行,对于你们这些蛇鼠一窝的‘五行霸客’,若有机缘,我倒真想多多度
脱几位!”
  说话之间,当胸略一抱拳。
  这种动作,看来虽似还礼,但却发出一片无形罡炁硬抗从胸前射来的劲气寒风!
  两种内家玄功,互一接触,先是劲气狂飚,四溢飞扬,使林木之间,平添了不少落叶!
  跟着是“戊土神君”孙行土真气一震,足下退后半步!
  孙行土心中一惊,知晓自己在功力修为—亡,略逊对方,遂目注吴天才点头说道:“鬼
斧神弓,果然名不虚传……”
  吴天才把手中那张“九天神弓”揣向怀内,目闪精光道:“孙行土,我应该给你看件东
西……”
  孙行土一时不知吴天才用意,自然双目凝光。看着吴天才收回那张金色小弓,而从怀中
摸出一柄黑色小斧。
  看至此处,孙行土失声一“咦”说道:“咦,这……这莫非就是威震江湖的‘九幽鬼
斧’?”
  吴天才冷冷道:“对了,你方才既说‘鬼斧神弓’名不虞传,我自然应该让你看看吴天
才在这柄‘九幽鬼斧’之上,究竟有甚么样的造诣?”
  语音才落,鬼斧已抡,委实疾如电闪地,向“戊土神君”孙行土,接连劈出了一十八斧!
  这是吴天才“九幽斧法”之中,极为凌厉的“泥犁十八劈”……
  孙行土想不到对方说打便打,来势并如此之快,招式更如此凌厉?……
  故而这一十八斧,真把位武功不弱的“戊土神君”,劈得狼狈不堪……
  吴天才如此作法,自然有他的理由。
  首先,他知道孙行土专炼戊土法物,得号“戊土神君”,其中的“戊土神雷”,和“戊
土断魂砂”,尤称厉害,发时无踪无影,霸道难防,最好的应付办法便是根本不让孙行土有
其出手机会。
  其次,吴天才目睹沈宗仪藏在暗处,背后伤人,遂觉自己虽然说打就打,出手稍快,但
却在明面施为,对于江湖道义,并没有甚么违背之处?
  等到孙行土手忙脚乱地躲过“泥犁十八劈”的闪电袭击,吴天才的“九幽斧法”,业已
把握先机,尽展精微,把这“戊土神君”,圈入了一片乌黑精芒之下!
  孙行土果然只有躲闪,连招架都发生困难,那里还有机会腾出手来,施展他戊土法物的
反击机会?
  他气得一面腾踔如风,闪避对付那柄锐可开碑碎石的“九幽鬼斧”,一面厉声喝道:
“吴天才你……你虽享盛名,亦怀绝世,但……但举动却太以卑鄙……”
  吴天才冷笑道:“孙行土,你若想活命,便叫那专门从背后下手,比我卑鄙百倍的沈宗
仪出来和我放手一搏……”
  说话时,鬼斧凝光,凌空百变,劈断子孙行土一角黄衫!
  孙行土道:“沈老弟已去‘养天庄’,怎么还能……”
  吴天才颇感意外地,接口问道:“他是何时前去?”
  孙行土道:“据沈老弟说是你约他互作‘五云楼’头的三更之会,故而他于二更之前,
便已离开南山……”
  吴天才因适才亲见沈宗仪于杀死辛冰冰后,回转南山,遂以为对方故意说谎,眉腾杀气
道:“你信口胡说,是自己找死,且赶紧尽展轻功身法,躲躲我这‘轮回三式’!”
  “咬金劈关”“吴刚伐桂”“五丁开山”等三招绝学回环并发,乌光百漩,斧影如山,
比适才施为,又凌厉了若干倍数!
  孙行土手无寸铁,大居下风,勉强躲过了那招“咬金劈关”,却被“吴刚伐桂”的电掣
斧光,和奇妙变化,劈中右肘!
  “九幽鬼斧”无坚不摧,“克嚓”一声,右肘以下,立即断落在地!
  疼得孙行土五官一挤,尚未嚎得出声,“轮回三式”中的第三招“五丁开山”,业已带
着锐啸惨魂的破空风声,当头疾落!
  闪不开了,避不掉了,一位孙行土,硬被吴天才自顶至尻,剁成了两位“戊土神君”!
  吴天才加上一脚,使他两片尸身,齐往前仆,免得那瘰疬肝肠,和大量血污,弄得自己
一身狼藉。
  这时,荒祠之中,又闪出一条人影……
  这人影,是“巧手天尊”郭慕石。
  他本与孙行土夜饮,因闻得祠外,似有异声,孙行土才出祠探视。
  但他一去不归,久久未返,不禁引起郭慕石怀疑,也自走出祠来,看看究竟是发生了甚
么怪异之事?
  吴天才因蓄意血洗南山,遂不再隐藏,从林中缓步而出。
  郭慕石走出荒祠,首先入目的,自然便是那两名心窝中箭的桩卡尸体!
  一看之下,好生吃惊,郭慕石弄不懂孙行土既发现南山突有敌踪,为何直到如今,尚不
发话招呼自己?
  心中起疑,目光自然便四下扫视……
  吴天才此时恰好从林中大摇大摆地慢慢走出,并拭去“九幽鬼斧”上所沾染的血渍。
  郭慕石的行辈甚高,江湖经验此“五行霸客”,还要来得老到,他一见对方手中的黑色
小斧,便自微吃一惊,矍然问道:“尊驾便是名震江湖的‘鬼斧神弓’吴大侠么?”
  吴天才向前走了两步,也向这位老人打量几眼,扬眉说道:“在下正是吴天才,尊驾好
像并非‘五行霸客’之中人物……”
  郭慕石接口笑道:“老朽姓郭,双名慕石,只是“五行霸客”之友……”
  吴天才“哦”了一声,扬眉笑道:“原来你是黑道中颇有名望的‘巧手天尊’,郭天尊
能否通知‘四绝书生’沈宗仪一声,就说吴天才应约而来,叫他不必藏头露尾,赶紧出面和
我相会。”
  郭慕石讶然道:“吴大侠竟是应沈老弟之邀而来么?”
  吴天才道:“他约我三更时分前来南山一会。”
  郭慕石皱皱眉道:“这就怪了,沈老弟说吴大侠邀约他于三更时分前往‘养天庄五云楼’
中一会,早已于二更左右,离开南山,吴大侠怎又说受他邀约,赶到此处?”
  吴天才见郭慕石与“戊土神君”孙行土竟然说话一致,不禁皱眉问道:“郭天尊此话当
真?”
  郭幕石面容现不悦神色,怫然答道:“吴大侠请尊重别人一点,郭慕石虽是黑道中人,
却生平不作诳语,沈老弟若在南山,我当然会把他叫出,与你相会,因为‘四绝书生’也是
当世武林的绝顶人物,他不会对‘鬼斧神弓’,有所怯惧!”
  吴天才笑道:“郭天尊,我不是对你有欠尊重,只因适才在南山入口的狭谷之中,曾眼
见沈宗仪从背后暗袭,对人猛下毒手!”
  郭募石道:“有这等事?……”
  吴天才冷笑道:“事实俱在,被杀者是‘养天庄’南宫庄主夫人,她遗体尚在原处!”
  郭慕石越听越觉不信,连连摇头说道:“不可能,慢说沈老弟已去‘养天庄五云楼’就
算他人在南山,也必爱惜声名,不会在背后出手,向一个女人,暗施袭击。”
  吴天才道:“郭天尊是江湖经验极丰之人,总该知道‘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
心’之谚……”
  郭慕石仍自把颗头儿,摇得宛如博浪鼓般,朗声说道:“那是对一般人物而言,‘四绝
书生’则是人中之龙,其艺如神,其品如玉,我决不相信他会从背后出手不惜羽毛……”
  吴天才挑眉道:“好,吴天才敬请郭天尊移驾山口狭谷,一瞻南宫夫人遗体!”
  郭慕石颔首道:“好,我们去看,除非有真凭实据,郭慕石决不相信沈宗仪老弟会作出
这种事儿?”
  说完,两人立即动身,赶往山口狭谷。
  吴天才在途中,叹息一声,轩眉说道:“可惜南宫夫人,是妇道人家,不便使她死后裸
身,否则,郭天尊可看出她背后所挨的致命一掌,定是沈宗仪所擅的‘大力金刚掌’力。”
  郭慕石道:“只要真是‘大力金剐掌’所伤,不必褪衣,也可看出一些迹象!”
  两人均负绝顶功力,足下宛如流水行云般,转瞬间,便赶到那条小小狭谷之内。
  吴天才目光注处,不由为之一怔?
  因为路旁草丛之内,辛冰冰的遗尸,竟告失去踪迹?
  郭慕石从鼻中哼了一声,冷冷说道:“吴大侠,郭慕石对你尊重,不敢说你具有崇高身
份,还会故作诳言,你大概是拿我老头子开胃而已!”
  吴天才被对方讽刺得满脸通红,目光四扫,突然手指地下,向☆大鼻鬼/OCR∥潇湘书
院/独家连载☆郭慕石叫道:“郭天尊请看,这地上是否有我适才所说‘青磷毒火’烧过痕
迹?”
  郭慕石目光微注,摇了摇头说道:“石上虽有火痕,但吴大侠也不能仅仅指此,便足诬
篾沈老弟的侠誉。”
  吴天才怒道:“不管你们是怎样设法,巧为掩饰,我眼见之事,总属真实,我非寻找那
假仁假义,沽名钓誉的沈宗仪,为南宫夫人报仇雪恨不可……”
  听了报仇雪恨之语,郭慕石方想起怎的不见“戊土神君”孙行土的踪迹,遂向吴天才问
道:“吴大侠适才在荒祠之前,可曾见着‘五行霸客’中的‘戊土神君’孙行土?”
  吴天才笑而不答,反向郭慕石问道:“郭天尊,你初见我时,我是在作些什么?”
  郭慕石想起了他斧上拭血之举,大吃一惊,厉声问说道:“孙行土兄,业已在你手下,
有了伤损?”
  吴天才道:“不是伤损,是吃了我一记‘五丁开山,被‘九幽鬼斧’,从顶门劈到尻骨,
变成了两个‘戊土神君’,又与东方朗、雷飞,去往泉下结盟了。”
  郭慕石知道吴天才不会故作虚言,牙关咬处,右手抖处,以万分快捷的手法,亮出一根
长约四尺的“九合金丝软棒”。
  吴天才从嘴角浮出一丝晒薄笑容,扬眉问道:“郭天尊也打算对吴天才赐教几手武林绝
艺?”
  郭慕石狂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鬼斧神弓’,虽然秀发江湖,
威震宇内,但郭慕石却也老骥伏枥,雄心不死。孙行土和我交情不错,你既要为你雇主南宫
夫人复仇,我难道就不想为我老友雪恨?”
  这番话儿,已不再客气,相当尖锐刻薄!
  吴天才笑道:‘恨上加恨,又便如何?”
  郭慕石轩眉一笑,目闪厉芒道:“常言道:‘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前亡’,郭
慕石若在你‘九幽鬼斧’或‘九天神弓’之下,碎骨粉身,也不算得甚么重大憾事。”
  吴天才知晓这位“巧手天尊”的艺业修为,可能高于“五行霸客”!
  遂也不敢过份托大怠慢,伸手入怀,取出“九幽鬼斧”,扬眉问道:“郭天尊,我们就
是以兵刃过招,还是……”
  郭慕石摇摇头道:“已成了生死敌,何必君子争?我们各尽所能便了,郭慕石在这根
‘九台金丝软棒’之上尚有几分自信,两百招中,胜不得你,我就当场自绝……”
  郭慕石一向神态语气,均颇谦虚,如今突然变得这等狂傲,到把吴天才吓了一跳!
  他向郭慕石盯了两眼,点点头笑道:“我相信郭天尊不会故作狂言,常言道:‘生姜毕
竟老的辣,甘蔗还是老的甜’,吴天才不敢轻视任何武林人,在这两百招中,我会聚精会神
的,全方去应付……”
  郭慕石嗯了一声,目射精芒道:“‘鬼斧神弓’,果非俗客,郭慕石不揣鄙陋,要得罪
了。”
  金光一闪,“九合金线软棒”连身三转,洒下了宛如天网般漫空精光!
  吴天才是识货之人,知道“巧手天尊”郭慕石这宛如天网,漫洒精芒的一招棒法,名叫
“太祖开疆”,相传为宋太祖赵大郎所创,共有九种变化种种均玄妙莫测,十分厉害,宋定
江山,多半便凭此一棒所得。
  但这招“太祖开疆”,虽然变化奥妙,却尚不足使吴天才生惧……
  他所略感惧怯忌惮的,是郭慕石适才所说“既成生死敌,何必君子争”那两句话儿。
  因既有此语,双方便可不以兵刃为限,随意随时的施展各种专擅绝艺,恶毒方法,以期
制敌死命!
  郭慕石号称“巧手天尊”,所擅何种绝艺,虽不明了,但至少在暗器方面,必有独到之
处!
  而且双方过手的第一招,戒备之慎,多半不足,富有心机之人,往往便把握这种机会,
求取胜利掌握。
  吴天才有此想法,决意第一招暂不争强,先看看这对手究竟有多深浅再说?
  “九合金丝软棒”的漫空光影一幻,“九幽鬼斧”的乌芒异彩也腾!
  看来吴天才似乎要硬接那招“太祖开疆”,但“九幽鬼斧”的乌芒异彩,才腾便收,足
下倒踩七星,接连换步,以一种极奇妙的身法,闪出了漫空飞洒的金丝光影之外!
  闪得妙,躲得好,躲过了一场大厄。
  因为吴天才的身形,刚刚闪出金丝光影之外,九线寒光一团火影,已狂射在他刚才立足
之处。
  一阵“叮叮’连响,那九线寒光,把石地上射出火星四溅,显然是些专破内家气功的锐
利钉刺等物。
  那团火影的威势更强,打在地上,“轰”的一声,炸碎了无数飞石,使地面上出现了一
个尺许方圆浅坑,并腾起一片红色光雾!
  吴天才怔了,心中好不吃惊?……
  他不是惊于对方的暗器威力,而是惊于这些暗器是怎样发出?
  郭慕石右手在挥舞“九合金丝软棒”,所空闲的只有一只左手。
  而吴天才因听出“既成生死敌,何必君子争”的语意,对他这支“空闲”左手,特别注
意!
  适才闪身避招时,郭慕石的左手,决未有甚动作?
  然则这九线寒光,与一团火影何来?假如自己方才以“九幽鬼斧”,硬接那招“太祖开
疆”,则会成何局面?是否躲得过这场劫数?
  郭慕石委实也知吴天才身怀绝学,要想一击奏效,却料到对方修为既高,心智亦巧,居
然未能得手?
  他有点惋惜,也有点佩服的,向站在距离自己一丈二三以外的吴天才,投过一瞥,冷冷
道:“我这种不入流的粗浅手法,庸劣招式,大概不入吴大侠法眼,引你见笑!”
  吴天才脸上微热,目注郭慕石,丝毫不敢怠慢地,扬眉说道:“‘巧手天尊’果然名不
虚传,在我看来。你要比那些‘五行霸客’,强得多了,吴天才今夜有幸,得会高人,我要
竟尽所能,好好讨教讨教!”
  郭慕石豪情勃发,“哈哈”一笑说道:“好,武林人能遇恰当对手,不论身死胜负,都
是一桩快意之事,郭慕石便不揣鄙陋,拿出我压箱底的玩意儿来,让吴大侠开开眼吧!”
  说完怪事突生!
  郭慕石身上,竟突然出现一片绿火………
  这绿火从他所穿长衫的下摆出现,往上延烧!
  事情太怪,吴天才不由得不又退后两步,并提足“无形罡炁”,准备随时应变!
  绿火在烧郭慕石所着长衫…………
  起初,烧得极慢,但到了腰际,却又变成烧得极快……
  “呼”然微声,绿光—闪,郭慕石所着长衫,已被烧得完全化去!
  长衫一化,才使人看见这位“巧手天尊”在长衫之内,穿了一套怪异连身衣服。
  首先是色泽怪异,那套连身衣服,底色鲜绿,光闪闪的,不知为何物所制,并在绿色之
中,闪烁着蓝、红、黑、青、橙、紫等无数奇异色彩!
  其次是花纹怪异,这绿衣之上所绘花纹,并非虫鱼花乌,而是各形各色的暗器图样。
  有针、有剌、有镖、有箭,甚至于还有火焰,有水滴,几乎可以说是无所不包,应有尽
有。
  但右大腿处却有少许空白,似乎竟在该处少绘了一点东西?
  吴天才眼力非凡,略一扫视,已有觉察,认为若照这件绿衣的其他部份,对比起来郭慕
石大腿处的那点空白,应该是一些钉刺,和一朵火焰!
  哎呀……
  吴天才恍然大悟,心中着实吃一惊……
  他有了奇异的发现,认为适才那九线寒光,一团火影,就是从这件怪异连身衣服之上发
出。
  郭慕石左手未动,右手在紧执兵刃,出招攻敌,如此情况下,竟能从衣服上发出厉害暗
器,岂不令人吃惊,令人叫绝?……
  但更惊人的是他那件奇异衣服之上,还有无数镖,针、刺、和火焰水滴图样,若在对面
动手时,一一骤然飞出,却如何以防御?
  固然,衣上所绘各物,可能有真也有假,井非全部均系厉害暗器,但何者是真?何者是
假?都不易判断正确,对招过手时,若过份对此担心,则处处掣肘,精神饱受威胁,也必有
败无胜?
  郭慕石见了对方神情,微感得意地扬眉笑道:“郭某纵横江湖,凭此一衣,名为‘万劫
法袍’,但一向均未示人,今夜遭逢劲敌,初次现出,尚请吴大侠不吝高明,多多赐教!”
  吴天才点头笑笑,回手把“九幽鬼斧”,慢慢揣进怀内。
  郭慕石诧道:“吴大侠收起‘九幽鬼斧’则甚,难道竟要罢战不成?”
  吴天才道:“郭天尊的‘万劫法袍’,虽是武林中极为罕见的霸道之物,但尚不足令吴
天才一见之下,便为之怯惧罢战,我收起‘九幽鬼斧’,是想换件东西,再加领教……”
  说至此处,手已入怀,取出那张金色“九天神弓”,以及三束黑色小箭。
  郭慕石见那小箭每束均有十来枝之多,总计为数不少,方把双眉一轩,吴天才竟已有了
动作!
  他右手微抖,一束黑色小箭,突化十来道玄色精光,飞射郭慕石前身各大要害!

  --------------------------------------------------
  大鼻鬼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