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9节 第十九章
独孤红《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十九章

  这种动作,太以出于郭慕石的意材之外……
  因为有弓有箭,谁也以为箭藉在弓上射出,怎知吴天才一未开弓,二未张玄,立即甩手
发箭!
  但双方早已言明,此乃生死之战,并非君子之争,郭慕石曾施杀手于前,又何能怪责吴
天才暗加袭击于后?
  如今,他们双方仅隔丈许,吴天才何等功力!十来缕黑色精芒,自然一闪即!
  来得既快,为数又多,所射部位,更是重要穴道,不由郭慕石不赶紧纵身后退,闪避这
意外攻击!
  他在退,吴天才也在退……
  郭慕石退了一丈,吴天才也退了一丈,两人之间的距离,成了三丈以上。
  郭慕石诧异,注目看时,吴天才竟乘自己一退之际,把黑色小箭,搭了三根在“九天神
弓”的弓弦之上。
  吴天才见对方满面诧色,遂扬眉笑道:“郭天尊,我对这张‘九天神弓’,暨三十六根
‘天罡寒铁箭’略有浅薄的修为,如今‘天罡箭’已发一十二根,尚余二十四根,想在弓弦
之上,一一请教,郭天尊请密切注意,要多保重了!”
  郭慕石闻言,暗惊无怪江湖人称“鬼斧神弓”吴天才智计绝伦,此人的心机方面,果极
厉害!
  因为这样一来,双方距离,还在三丈以外,他可利用“九天神弓”,射击自己,自己奥
妙无匹的“万劫法袍”,反而变成了毫无用武之地!
  片刻前,完全优势,转眼后,只有挨打,怎不令这位“巧手天尊”,胀满了一肚子气。
  吴天才话之后,立即开弓……
  三根“寒铁天罡箭”,不是分三次射出,而是一次射出!
  便因为一次射出,才显得吴天才于“九天神弓”上,确有惊人造诣!
  箭不射人,箭竟射箭!
  同时射出的三根箭儿,竟会在空中分出先后?
  离弦之后,最上面的一根箭儿竟超群先飞,飞到中途,便比其他两根,快出三四尺远。
  中间的一根箭,与下面的一根箭,也分了前后,略有参差。
  第二根箭,先慢后快,在距离郭慕石身前七八尺处,便加速追上,射中了第一根箭的箭
尾。
  第三根箭,也完全相同,极有韵律的,射中第二根箭儿尾部。
  所谓“射中”,或许修辞欠佳,形容过当,似嫌射得太轻,甚于轻到不会使箭受到任何
震动地步。
  严格说来,不是“射中”,只是“接触”,一种粘非粘,箭与箭间,又毫无空隙的微妙
接触。
  于是,吴天才所射出的三根短箭,经过空中变化之后,竟连接成了一根长箭。
  这是多么神奇奥妙的罕见手法?……
  这种罕见手法的威力何在?……把三根短箭连成一根长箭,又有甚么特别厉害之处?
  两项问题中,前者令郭慕石惊佩,后者令郭慕石为之眩惑!
  一惊,一佩,一眩,一惑之间……
  飕……飕……飕……
  哧……哧……哧……
  飕,飕,飕是箭啸破空之声,箭到临头,归元还本,又复由长变短,由一化三,分向郭
慕石上中下三路飞到,但也被这位对暗器手法,向颇纯熟,并系此道高人的“巧手天尊”一
齐伸手接住!
  哧,哧,哧是肋下被人射中,“天罡寒铁箭”的入肉之声!
  不对,有矛盾了,三根小箭被郭慕石伸手接住?怎又能在肋下入肉?
  “巧手天尊”,上当了,就在他惊佩对方手法,眩惑所藏妙用的一刹那,吴天才又发三
箭!
  这三箭太快了,除了“准”外,吴天才在“快”的表现上,更足惊人!
  同样有“弦响”,同样有“箭声”,但在“弦响”与“箭声”进入郭慕石耳内之前,那
三根“天罡寒铁箭”已进入郭慕石的肋下皮肉之内!
  哦,明白了,原来前三箭只是幌子,弄尽花巧,展尽手法之意,只在眩人心目……
  后三箭才是具有实际威力,追魂夺命的阎王贴子!
  郭慕石明白得迟了一点,知道“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之手”,自己虽穿有护身宝衣,但
这“天罡箭”,乃寒铁所铸,仍然……
  吴天才见三箭连中,以为郭慕石必告颓然倒地,
  那知郭慕石竟如同没事人般,只向吴天才相当深沉的看了一眼,并回摸了肋间一下,便
回转身,缓步向来路走出这短短狭谷之外。
  吴天才怔了?……
  他估不出郭慕石受伤的轻重程度?甚至于是否受到损伤?……
  照理说来,“寒铁箭”无坚不催,所射中之处,又是肋下,郭慕石不单必已受伤,并还
受伤极重才对!
  但天下事难作定论,例外极多,郭慕石居然走了,一语不发,缓步从容,似乎含有不屑
意味,更有挑衅,示威,想引诱自己随后追去之意?
  追?或不追?
  若追,平心而论,吴天才对于郭慕石身上那件“万劫法袍”,也相当头痛,相当畏怯!
  若不追,则此来南山,只杀了一个“戊土神君”孙行土,未免心有不甘,何况沈宗仪也
尚未见面?……
  其实,问题不难解决,吴天才的“天罡寒铁箭”共有二十六根,手发十二,弓射六根,
恰好还有半数在手……
  他于“巧手天尊”郭慕石转身之际,干脆电光火石般,再来三根,岂不一切解决?但吴
天才不能那么做,他有身份,有品格,卖弄花巧斗心机则可,却决不能从背后射人。
  念头的速度,天下无可比拟!
  万念如潮,均能在一瞬起灭,但这“追”或“不追’的简单决定,却化费了吴天才约莫
一盏热茶时间。
  郭慕石走得虽慢,但由于狭谷甚短,已不见踪迹。
  人不见了,吴天才也作了决断!
  这是否定的决断,也是肯定的决断——吴天才要追!
  他不信……
  不信自己的“天罡寒铁箭”会失灵。
  不信郭慕石炼就了金刚不坏的旷代功力。
  不信以自己的修为,智慧,以及临机应变能力,竟当真应付不了对方那件“万劫法袍”
上的各种奇异法物!
  吴天才追了……
  郭慕石走时极慢,吴天才却追时极快!
  既追得快,狭谷也短,自然转瞬间便出谷口。
  但才出谷口,吴天才便倏然止步!
  因为“巧手天尊”郭幕石并非回转南山荒祠,他是面对吴天才,站在谷口等待。
  由于这条狭谷的南端出口之处,稍有转折,致使吴天才决定追敌时,看不见郭慕石根本
未走,就在谷外。
  等到他看见郭慕石时,两人相距已近,加上追势太急,竟在距离郭慕石四五尺时,吴天
才方收住脚步。
  适才,吴天才收起“九幽鬼斧”,换用“九天神弓”之际,便是忌惮郭慕石身上所穿的
“万劫法袍”,不肯和这“巧手天尊”,过份接近。
  如今,突然接近,又近得只有四五尺远,吴天才怎得不心头一惊,戒意奇强!
  但他毕竟因声名盖世,不肯立即示弱,又复后退,遂一面提气凝功,作了各种防备,一
面轩眉笑道:“郭天尊果然不俗,炼得好高明的‘不坏身法’,能吃得消我三根‘天罡寒铁
箭’的,在当世武林中,你还是第一人呢!”
  郭慕石寒着一张脸儿,未予答话。
  吴天才笑道:“郭天尊生气了么?我虽然在‘天罡寒铁箭’上,施展了‘鱼龙变化’的
狡猾手法,但你适才从‘万劫法袍’之上,突飞一焰九钉,不也出于吴天才意料之外……”
  这几句话儿,说得厉害,暗中表示自己能逃出奇袭,郭慕石却中了算计,向对方加以讥
刺!
  郭慕石仍旧漠然不语,他没有笑容,也没有怒意,甚至于连眼皮儿都没有眨上一眨。
  吴天才被冷落得暴怒了,双眉一挑,沉声喝道:“郭天尊……”
  这次的“郭天尊”三字出口,吴天才方看出不对……
  因为他目光一瞬,加上山风微拂,从郭慕石“万劫法袍”的肋下部位之上,发现了三个
破洞。
  不单发现破洞,还从破洞之中,发现“天罡寒铁箭”的箭尾。
  原来郭慕石并未炼甚么武林罕见的“天罡不坏身法”,自己的三根“天罡寒铁箭”,全
部贯皮穿肉,进入了他的体内!
  吴天才“哈哈”一笑,面带得色叫道:“郭天尊……”
  不对,这次“郭天尊”三字出口,吴天才又有发现!
  他发现郭慕石仍是那副不言不动,不怒不笑,连眼皮都不眨上一眨,冷漠的样子!
  这副样子,不像一个活人,却像一个死人!
  照理说来,郭慕石应该是个死人,因为在那等要害部位三箭入腹,任何人也难于活命。
  照情来说,郭幕石不像是个死人,因为那有人死后能尸身不倒,并把一双眼睛,瞪得这
大?
  吴天才双目凝光了,他把炯炯视力,聚于两点!
  所谓两点,就是“巧手天尊”郭慕石的两只眼睛。
  片刻过后,吴天才心情松弛,透了一口长气!
  他确定了,确定郭慕石是个死人……
  因为郭慕石的两支眼睛,业已暗淡失神,并在自己注视这久之间,眼皮没有眨过一眨,
眼珠也没有转过一转。
  至于尸身不倒之故,想是一口气儿未散。历史上也有过传说,宋将陆登,横剑自刎后,
便尸身不倒,使得金邦四殿下完颜兀术也为之倒身下拜!
  吴天才吃亏了,吃亏在书儿读得太多,文武全才,他也想学学古人。
  他不是像完颜兀术般,倒身下拜,只是向郭慕石略为抱拳,俯身一躬,算是表示敬意!
  郭慕石笑了,从那张一直冷漠得宛如铁石的脸庞上,嘴角微掀,绽放出一丝安慰笑容!
  不错,郭慕石确是生机已绝,就是一息尚存!
  看到吴天才抱拳躬身,便慰然一笑,也告真正死去。
  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郭慕石生前被吴天才夺命迫魂,死后,却要向吴天才追魂夺命。
  他一笑之下,是断气了!
  在这断气之间,却拉动了早就套在左手中指上,与“万劫法袍”有线相连的一枚小环!
  “砰!”这—拉之下,“万劫法袍”突然自炸,其炸力之强,把“巧手天尊”郭慕石的
身体,炸成了于百小块!
  “万劫法袍”上所藏的针、刺、镖、箭等厉害暗器,自然也不再保持原来形态,而化成
万点碎芒,向四外飞射而出。
  如此情况,在距离郭慕石一丈以外之人,或可侥幸,否则便难逃劫数!
  吴天才与他近仅四五尺,但因他功力奇高,身手滑溜,又有随机应变的敏捷才智,是否
可以幸逃此劫呢?
  难!难!难!
  假如郭慕石拉动小环之际,吴天才是往后退,则情况或许会稍好一点……
  但对方气绝拉环之际,吴天才不单不想后退,反而想往前进。
  故而,他向郭慕石遗体,略一抱拳恭身之后,是想举步向前。
  谁知头儿才抬,步儿未迈,已发现郭慕石的嘴角之间,添了一丝既似安慰,又似残酷的
冷冷笑意!
  吴天才震惊得全身毛骨悚然,刚举起的一支左脚,自然迈不出了!
  但他虽未向前迈进,却也来不及后退……
  就在这将进未进将退未退之间,郭慕石身上所着的“万劫法袍”,业已“砰”然自爆!
  郭慕石成了灰,吴天才呢?……
  暂时还不知道结果。因为吴天才的身形看不见了,他是被笼罩在一片血雨精光之下……
  沈宗仪在“五云楼”中,销魂蚀骨,吴天才在南山狭谷口外,惊魂碎骨,他们一面过于
香艳,一面过于血腥,均暂时不再描述,故事转到“白水镇”上……
  “白水镇”上最好的酒楼,前文已经交代,是“太白楼”。→OCR:大鼻鬼←
  如今,在这最好的“太白楼”中,却来了两位“最好的酒客”。
  酒客本应一视同仁,给加上“最好”二字,自然有原因。
  原因之一是性情和善,原因之二是出手豪阔!
  这是一位青袍道长和一位灰衣老叟。
  道长年约五十左右,羽衣星冠,背后插着一柄剑儿,五绺长须,神采修然出尘,简直就
像图画里洞宾仙人吕纯阳的模样。
  老叟的年龄,彷佛还要大些,矮身大头,尖嘴缩腮,活脱脱像位修炼成人的猴儿精怪。
  两人上k得酒楼,小二才一招呼落座,摆好杯盘,便获得那猴形老叟的一绽银子赏赐。
  常言遒得好:“有钱王八大三辈,银子能使鬼推磨”,小二既得重赏,自然卖力,把这
两位所点的酒菜,催送得特别快捷。
  但第一盘捧上来的“炒双冬”,本来是道素菜,却突然变成荤的。
  由素变荤之故,是在白色的冬笋,和黑色的“冬菇”之间,有一支脚爪还在乱转的金头
苍绳!
  小二放下盘儿,方才看见,不禁“哎呀”一声,窘得满脸通红!
  青袍道长毫不嗔怪地,笑了一笑道:“不要紧,小二命厨下炒一盘来,这盘拿去倒掉,
但菜价不妨照算。”
  小二“喏喏”连声,立到厨房换了一盘端来,但等放在桌上后,盘中却仍然添了和方才
一样的金头厌物。
  猴形老者方把双眼一瞪,青袍道长却摇手止住,向小二温言笑道:“小二,再去换上一
盘,不妨加个盖子,这锭银子,算是酬谢你来回跑腿之用。”
  随话声,果然递过一个小小的银锞子。
  店小二简直窘得想哭,感激的更想流泪!
  青袍道长等小二去后,向猴形老者低声说道:“袁兄不要怪责店小二,是座中另有高人
在开我们玩笑。”
  袁姓老者闻言,立即闪动两只火眼金睛,向四外打量。
  这时,楼上上座达八成,却不见有甚触眼异样人物?
  袁姓老者从鼻中“哼”了一声后,扬眉说道:‘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罗兄看出来了
么?”
  青袍道长笑道:“对方是以‘无形罡炁’,点落飞蝇,因未留意,来处难明,大概总是
在临街靠窗的那几副座头之上。”
  袁姓老者闻言,目光遂向临街靠窗的几副座头上巡视。
  临街靠窗一面共有五副座头,如今均已坐满酒客,但看去大都是些寻常商贾百姓,只有
独据西角一桌,背对袁姓老者等,头戴巨大穰笠,除了身穿一件黄色长衫外,看不出面貌年
龄之人,彷佛从背影中透出几分神秘意味?
  袁姓老者双眉一挑压低语音道:“西角上独据一桌的黄衣人如何?”
  罗姓道长笑道:“有可能,但却拿不准,这是小事,袁兄不必……”
  袁姓老者怒气腾眉地,“哼”了一声,接口道:“我不认为这是小事,对方若不认识我
们,为何眩耀功力,开甚玩笑?若是认识我们,则敢在‘沧惧羽土’罗天行和‘七指大圣’
袁五空面前卖弄之人必不简单,我非掏出牛黄狗宝,看看他是个甚么东西变的不可!”
  原来向百胜的消息,果极灵通而正确,在当世武林中,极享盛名,被称为剑术通神的
“沧溟羽士”罗天行,和他好友“七指大圣”意五空,果然云游路过,到了这“白水镇”上。
  但在袁五空最后那句“我非掏出牛黄狗宝,看看他是个甚么东西变的不可”一语才毕之
际,居然怪事又生!
  袁五空面前的酒杯,突告自行爆烈,“波”的一声,溅了他一头一脸,以及满身酒水。
  这时,店小二正捧着第三盘“炒双冬”,并在盘上加上一只盖碗,小心翼翼的直到桌
前……
  怪事突生,酒杯自爆,不禁把这投见过世面,但却财运颇佳的店小二,吓得双腿一软,
双手一松,把那第三盘上加碗盖,不可能再有苍绳的“炒双冬”,摔得碗盘粉碎!
  袁五空是位性情相当暴烈,武功相当高明的江湖豪客,勃然震怒之下,刚刚双手扶桌,
站起身形,那位看来涵养相当到家的“沧溟羽士”罗天行,却摇手把他止住,并偏过脸去,
向那窘得不知如何是好的店小二温颜笑道:“小二哥,不必再劳神了,这‘太白楼’酒菜虽
好,但风水似对我们不利,我们换到别家吃喝便了!”
  说完,又赏了店小二一枚小小银锞,拉着袁五空,飘然下搂而去。
  袁五空强自忍耐,但等出得“太白楼’后,却委实无法再忍地,向罗天行皱眉说道:
“罗兄你委实涵养太好,我们今天连续被人恶意揶揄……”
  罗天行笑道:“袁兄,我修正一个字儿,对方不是‘恶’意,而是‘善’意……”
  袁五空怪叫一声,莫明其妙地,瞠目说道:“一再揶揄,竟是善意?罗兄,你……
你……”
  罗天行不加解释,只是面含微笑的,向袁五空递过一枚小小的纸卷。
  袁五空接过手来,展开一看,只见纸上有四句似诗非诗,似偈非偈之语,写的是:“莫
吃炒双冬,须防吉里凶,沧溟多乐土,何必入牢笼?”
  袁五空看完诧道:“这纸卷是从何而来?”
  罗天行笑道:“袁兄面前那只酒杯,决不会无故自行爆烈,是被这枚纸卷,凌空飞来击
破!”
  袁五空燥得几乎连耳报都红了起来,失声叫道:“怪事,怪事,适才我全神贯注那头戴
巨大斗笠的黄衣人,决未看见他有丝毫动作……”
  罗天行笑道:“便因袁兄全神贯注酒楼的靠窗西角,才会毫无发现的,这纸卷是从你身
后飞来。酒杯才破,便被我悄然藏起!”
  袁五空略一寻思,似乎有所吃惊的,“呀”了一声道:“纸卷上的话儿,确属善意,但
不知应该怎样解释?难道店小二为我们连送三次的那盘‘炒双冬’中,竞蕴有断肠剧毒?”
  罗天行笑了一笑,长眉双扬道:“有毒无毒。还说不定,但这‘白水镇’上,必有相当
蹊跷,袁兄,你还记不记得,我在昨夜远观,便说此处似乎笼罩了一片杀气?”
  哀五空大笑道:“我不相信这种虚无飘渺的望气之学,只问罗兄判断这纸卷是何人所发
的?”
  罗天行毫不迟疑地,应声接口答道:“是我昔日故人……”
  袁五空道:“故人?莫非罗兄认得出纸卷上的字迹?”
  罗天行摇头道:“字迹倒并不热悉,但纸卷上却有种特殊的香气,彷佛并不陌生,只是
一时还想不出来而已。”
  袁五空闻言,遂把那张写有“莫吃炒双冬,须防吉里凶,沦溟多乐土,何必入牢笼”字
样的纸卷儿,凑向鼻端一嗅。
  果然,纸卷上有种非经细辨,容易忽略的特别香气。
  →独家连载:潇湘书院←
  这香气的气味,极为高雅,但是也极淡,淡到几乎似有似无的地步,袁五空一嗅之下,
含笑说道:“这气味像花香,但又十分淡雅,不像一般花香,浓艳腻人,并使我这一向白负
极为灵敏的鼻子也……”
  罗天行低笑一声,截断袁五空的话头道:“袁兄不必再自负你那灵敏鼻子了,要知对方
是谁,只消出镇一行……”
  袁五空有所不解,双眉微蹙问道:“这枚纸卷之上,并非书写约会地点,对方既如天际
神龙,不见首尾,罗兄又如何?……”
  罗天行笑道:“袁兄有所不知,我在接住那纸卷的一刹那间,耳边曾听得有人用择人专
注的‘蚁语传音’,悄悄对我说了‘西南镇外’四字”。
  震五空四顾方向,见罗天行正与自己行往西南,遂含笑说道:“百变江湖,诸多险诈,
罗兄到信得过这向我们传书示好之人?……”
  罗天行把脸色一正,缓缓发话说道:“我曾加衡量,认为对方若存恶意,不必如此,何
况以你我弟兄在江湖所获微名,暨身上修为,也不怕有人敢来太岁头上动土!”
  袁五空目闪精芒,豪情勃发地,狂笑说道:“对,对,一路行来,清平安静,我正闲得
无聊,但愿在这‘白水镇’左近,出现甚么盖世魔头,或令人发指的不平之事,好让‘沧淇
羽士’,和‘七指大圣’,舒动舒动筋骨!”
  罗天行双眉微蹙,向袁五空正色道:“袁兄,照我昨夜所见‘杀气’,‘白水镇’不是
藏龙卧虎,便属多事之秋……”
  话方至此,袁五空右手倏扬,电疾转身,把不知发自何处却飞射向他后脑的一线白光,
接在手内。
  入手便知,白光并非暗器,而是只纸镖,袁五空赶紧打开,只见纸上写着极为简单的
“西郊一会”四字。
  袁五空先看笔迹,又把所接纸镖,凑向鼻前闻了一闻道:“这回的书法较俗,纸上亦无
淡香,显然并非同一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