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6节 第二十六章
独孤红《美人如玉剑如虹》
第二十六章

  九畹仙子与沈宗仪庄峰下凝目一看,果然见有一条人影。
  白衣人本是奔向“堆云崖”,闻啸声,立即转向驰来。
  这一转入又弛近,方看出是个面庞瘦削,脸长如狼,颉下留有一撮山羊须,六旬左右的
白袍老者。
  九畹仙子微“噫”一声,苦笑说道:“原来是他?我以为决不会错之举,恐怕错了。”
  沈宗仪道:“仙子,这白袍老者是谁?莫非是‘天外双魔’之一?”
  九畹仙子颔首道:“他就是名如其人,嚣张万分的‘千手天魔’熊嚣,我且暂时藏起,
让你们先和对方答话,也好看看这老怪物究竟嚣张到了甚么程度?”
  说完,身形一闪,便自藏向嶙峋怪石之后,并向岳情倩悄然嘱道:“倩儿放心,不要怕
他,这老怪物虽号‘千手天魔’,一身暗器,神出鬼没,但却自诩身份,不会对你年轻人物,
偷偷下甚辣手!”
  这几句话儿的余音刚了,一条白影,业已飞上峰头。
  沈宗仪因久闻“天外双魔”之名,遂纳气凝神,定睛看去,想看看这“千手天魔’究竟
如何嚣张狂妄?
  熊嚣上得峰头,虽见沈宗仪岳倩倩二人,并肩而立,却连理都不理,只闪动两支凶睛,
扫视四外。
  岳倩倩柳眉一扬,向对方发话问道:“喂,你在看些甚么?”
  熊嚣答得简单:“还有人呢?为甚么躲起来不敢出面?”
  沈宗仪因对方到时,九畹仙子早已藏起,不禁讶然地问道:“尊驾怎么知道此处还有别
人?难道是‘无影杀星’邢光宗告诉……”
  熊嚣不等沈宗仪说完,便自接口说道:“这道理还不简单,就凭你们两个乳臭末干的小
娃娃,有谁能发出适才那种内含先天罡气的传声长啸?”
  沈宗仪听得剑眉一挑,目闪神光,引吭长啸!
  假如九畹仙子适才啸声,宛如凤啸,则沈宗仪如今所发,便绝似龙吟! 
  他这啸声,并不高亢,但却又宽又洪,传送极远,并一啸到底,中间绝未换气。
  熊嚣虽极狂傲,自是行家,向沈宗仪改容相向地,皱眉问道:“当世武林的年轻一辈中,
具此功力之人,决不会多,你是‘四绝书生’沈宗仪么?”
  沈宗仪眉梢一动,嘴角微掀说道:“在‘天外双魔’的耳目之中,想不到还会知晓区区
‘四绝书生’名号?”
  熊嚣“咦”了一声,目注沈宗仪道:“老夫已有多年未出江湖,你怎么一见之下,便认
出我的身份?”
  岳倩倩站在一旁,轻启朱唇,接口道:“我们若不知道你的身份,何必引你前来,免你
前往‘堆云崖’头,冤里冤枉的送掉一条性命!”
  熊嚣讶道:“奇怪,你们为何这样说法?并知晓我是去往‘堆云崖’呢?”  :
  岳倩倩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心肠歹毒,在‘堆云崖’头,设下厉害埋伏,要把
前往该处的武林好手,不分敌友,一网打尽,我们发现以后,不忍见无辜之人,惨罹浩劫,
才在此……”
  熊嚣不等岳倩储再往下说,便冷笑一声道:“邢光宗对我弟兄,倚若长城,尊如父兄,
谁会相信你这丫头的挑拨离间之言……”
  语音顿处,右手一伸,向岳倩倩狞笑说道:“拿来……”
  岳倩倩诧道:“你要什么?”
  熊嚣道:“‘紫阳三宝’,我不要别的,你们只把其中的‘泥犁十八录’,给我便了!”
  岳倩倩知晓多半又是“无影杀星”邢光宗,编造了甚么谎言,遂轩眉问道:“你怎知道
我们获有甚么‘紫阳三宝’?”
  熊嚣狞笑接道:“若要入不知,除非已莫为,你这丫头假冒‘养天庄’庄主之女身份,
在宝库之中,盗走‘紫阳三宝’一事,业已无人不知……”
  岳倩倩听得邢光宗居然完全歪曲事实不禁气得全身发抖,娇叱道:“完全胡说……”
  谁知沈宗仪突然摇手止住岳倩倩,向熊嚣扬眉说道:“就算‘紫阳三宝’在我们手中,
却为何要把其中的‘泥犁十八录’给你!”
  熊嚣冷冷说道:“看你们均长了一副聪明俊秀面孔,总该分别得出‘性命’与‘宝物’
二者,究竟是哪一样来得重要?”
  沈宗仪哦了一声,轩眉笑道:“听尊驾这样说法,莫非我们不肯奉送‘泥犁十八录’时,
你便要飨以辣手?”
  熊嚣道:“我知道你们不会太笨……”
  沈宗仪不等他再往下说,突然狂笑道:“我们虽不太笨,却有点狂,更有点傲,有点不
识天高地厚,认为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威震八荒的‘天外双魔’,未必能把
我们这乳臭未干的年轻娃娃奈何得了?”
  岳倩倩此时方知沈宗仪是想掂掂这位“千手天魔”,究竟有多少份量?
  谁知熊嚣起先虽极狂傲,但听了沈宗仪的挑战之语后到毫不动怒地,吁了一口气儿笑道:
“好个‘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话方至此,突然一块小石,由沈宗仪身后飞来。
  但飞到沈宗仪面前,这块小石竟发出一“叮叮叮”三声微响,并立即坠落地下。
  沈宗仪心中微诧,注目看去,不禁大吃一惊!
  原来这块小石之上,经过“叮叮叮”三声的微响之后,竟长出了三根胡须而这胡须的长
短色泽,却与熊嚣颔下的那撮山羊须儿,完全一样。
  沈宗仪这才知道“千手天魔”果然名不虚传,好似全身是手,适才吁了一口气儿,竟能
吹出三根山羊胡子,伤敌于无形之中,委实太以令人难加防范………
  熊嚣见自己所吹出的三根胡须,竟被一块小石所阻,遂目注沈宗仪身后的那堆嶙峋怪石,
扬眉说道:“我早知道你们身后有人,石后是谁,再不现身,奠怪我熊嚣要以……”
  一语未毕,九畹仙子已从石后,飘然走出,含笑说道:“一别多年,想不到‘天外双鹰’
居然改了规矩,会对沈老弟如此年轻后学,暗袭以‘天魔吹须’的厉害手段!”
  熊嚣见了九畹仙子颇感竟外地,呀了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竟是九畹仙子的大驾在
此,仙子莫加责怪,常言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流数十年’,这位沈老弟年岁虽轻
修为极厚,看来已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极上乘境界,仙子纵而未出手,我那‘天
魔吹须’的雕虫小技也未必能把他怎么样呢?”
  九畹仙子笑道:“熊道友莫存敌意,所谓‘紫阳三宝’,是在‘养天庄’中,我们根本
未加觊觎,而发啸阻你直接登上‘堆云崖’之举,也确是一番好意!”
  熊嚣凶睛电转,眉头一皱说道:“仙子居然也如此说法,莫非那‘堆云崖’头,真有甚
么异常凶险?”
  九畹仙子笑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在‘堆云崖’头,设下‘无影之毒’,以及大
量地雷火药,但却延期点燃,似是还要等什么武林人物,赶去崖头,同道浩劫……”
  熊嚣仍似不甚相信地,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就奇怪了,邢光宗费尽口舌,才把我弟兄
及‘血河夜叉’令狐菁师徒请来,怎会在即将与对方互见真章之前,同室操戈的对我有甚恶
毒算计?”
  “轰隆……”一声巨震起处,那座“堆云崖”的上半截崖头,整个被炸成无数飞灰碎石,
一朵蕈形烟雾,并向空中升起了数十丈高下。
  九畹仙子等人,离“堆云崖”虽远,也觉得脚下摇摇,对那一震之威,有点目眩心悸!
  熊嚣更是大吃一惊,双目凶光如电,似已十分震怒?
  九畹仙子笑道:“熊道友请算算时间,适才我们若不设法相拦,你如今是否恰好赶到了
‘堆云崖’顶之上?”
  熊嚣那等倨傲之人,居然也向九畹仙子抱掌拱手道:“多谢仙子的仁心慈念,我会去拽
邢光宗算帐……”
  九腕仙子笑道:“邢光宗雄才大略,十分深沉,熊道友似乎不必面加指责,只说是因事
延误,未道浩劫,看他怎样说法,以探测其内心究竟是何企图为要,并不必提起与我等相见
之事,总而言之,山林多清趣,何必入红尘?熊道友与东方道友,若能勒马悬崖,仍回高犁
贡山……’
  熊嚣不等九畹仙子往下再说,便笑道:“仙子苦口婆心熊某至感盛意,我会见机行
事……”
  语音至此顿住,向九畹仙子略一抱拳,便转身纵落峰下,折回来路而去。
  九畹仙子也不便多言,只得目送熊嚣,从眼中闪露出怜悯神色。
  沈宗仪道:“仙子空费一番苦心,我看这位‘千手天魔’,虽然幸逃一劫,却未淡丝毫
名利之念!”
  九畹仙子颔首道:“九界无边,众生难度,我们但求尽心尽力,至于是否能挽回劫数,
也只有归诸天命的了……”
  岳倩倩忽然目注峰下,诧然说道:“师傅快看,怎么还有人来?”
  九畹仙子注目看去,果见从“养天庄”方面驰来一条人影,也是直奔“堆云崖”而去。
  沈宗仪修为深厚,目力极锐,已看出那条人影就是“百草先生”丁子济,遂提气传音地
发话叫道:“丁老人家,晚辈沈宗仪、岳倩倩,随侍仙子在此。”
  丁子济闻得传声,立即改道,不消多久,便赶到了这座小峰头上。
  沈宗仪从丁子济的神色之上,看出他是一路飞驰,拼命急赶,不禁诧然问道:“丁老人
家为何赶得这样急迫,莫非获得甚么重要讯息?”
  丁子济点头答道:“我探得两桩重要秘讯,故而尽快赶来,以期阻止你们登上‘堆云崖’
顶!”
  沈宗仪笑道:“老人家此语之意,是指‘堆云崖’头,藏有……”
  丁子济接口道:“那‘无影杀星’邢光宗已把‘紫阳三宝’中的‘紫阳万劫霹雳火’,
埋藏在‘堆云崖’顶,要把九畹仙子暨沈老弟、岳姑娘等,全化劫灰!”
  沈宗仪把丁子济拉到崖边,手指数十丈外的“堆云崖”,含笑说道:“丁老人家,你且
看看‘堆云崖’头光景……”
  丁子济凝目一看,大吃一惊,皱眉说道:“原来我途中所闻巨震,以及直冲霄汉的火柱
浓烟,便是‘紫阳万劫霹雷火’,已在‘堆云崖’头发生爆炸……”
  沈宗仪摇头道:“所爆炸的,只是数量颇巨的地雷火药,不是甚么‘紫阳万劫霹雳
火’!”
  丁子济道:“适才一震之威,绝非小可,老弟与仙子等人,怎会安然无恙的呢?”
  岳倩倩接口笑说道:“是我师傅在一登‘堆云崖’顶之际,便发觉凶谋,才引领我们,
及时趋避,逃过了这场粉身碎骨劫致!”
  丁子济额手称庆道:“这真是吉人天相,我因深悉那‘紫阳万劫霹雳火’的厉害,故而
一知此讯,立即尽快赶来!”
  沈宗仪因听得了子济说是曾获知两桩重要秘讯,遂接口同道:“丁老人家所获知的另一
秘讯,又是甚么?”
  丁子济目注沈宗仪,嘴角傲掀,欲言又止。
  沈宗仪见状诧道:“丁老人家为何竟欲言又止起来,莫非是与晚辈有关的甚么噩耗?”
  丁于济叹息一声道:“不是有关沈老弟的噩耗,而是你知交好友的一桩不幸消息……”
  沈宗仪微一寻思,面色忽变地急急问道:“是不是‘鬼斧神弓’吴天才兄,我闻得他因
与‘巧手天尊’郭慕石恶斗,左手断去二指,右耳亦失,身上并带了百余处散碎伤痕……”
  丁子济叹道:“那些轻重伤痕,还无所谓,我所获得的噩耗,是这位吴老弟于返抵‘养
天庄’后,反而命丧奸人之手!”
  沈宗仪听得全身一震,目中立闪泪光,失声问道:“这奸人是谁,吴天才兄又是死……
死在何人手下?”
  丁子济道:“说来令人难信,暗算吴天才老弟之人,竟然是对他用重金礼聘的‘养天庄’
庄主!”
  沈宗仪牙关一咬,厉声说道:‘老人家认为这桩讯息的真实程度如何?”
  丁子济道:“百分之百真实,丝毫没有虚假,因为此事发生时,‘沧暝羽士’罗天行曾
在旁目睹,经过详情,也是罗天行告诉我的。”
  当下遂把吴天才惨道毒手经过,对沈宗仪等说了一遍。
  沈宗仪听完,立即撮土为香,含泪说道:“吴天才兄的英灵不远,小弟沈宗仪誓必为你
报仇雪恨!”
  九畹仙子略一沉吟,向丁子济扬眉问道:“丁兄,罗天行是你好友,他既知‘养天庄’
庄主是个心如蛇蝎的豺狼之辈,难道还不赶快跳出这是非漩涡,莫再助纣为虐?”
  丁子济长叹一声道:“此次云集‘白水镇’的一干武林高手之内,委实只有罗天行不是
利欲薰心之辈,但他昔日因受法济大师厚恩,誓必为他报仇!”
  沈宗仪冷笑一声,双扬剑眉说道:“照我们已知情事推测,那法济大师和‘青木朗君’
东方朗可能都是被化身为向百胜的‘无影杀星’邢光宗害死,这样他才反挑拨仇恨,把罗天
行暨‘天外双魔’等,一一约出:”
  厂子济听得深表同意地,点头说道:“沈老弟的这种看法,极合情理,我要转告罗天行
兄,让他设法查证,或许能减免掉一些血腥仇杀,也说不定。”
  九耽仙子叹道:“难,难,纵令罗天行道友能化消仇火,‘天外双魔’等,也不会淡却
贪念,他们明面虽为‘青木郎君’东方朗暨‘火神’雷飞报仇,其实还不是为了觊觎‘紫阳
三宝’而来,再加上‘血河夜叉’令狐菁,与‘孤独先生’独孤耿的不解之仇,后日在‘养
天庄’外举行的这场杀劫,业已无法避免。我们只好尽尽人力,能保全一人便保全一人,以
稍体天心便了!”
  丁子济道:“仙子说得极是,但‘紫阳三宝’中的那枚‘紫阳万劫霹雳火’,却威力无
伦,须防‘养天庄’庄主在势蹙途穷之下,猝然发动,来个人我同灭,玉石俱焚……”
  九畹仙子微微一笑,截断丁子济的话头说:“丁兄放心,关于别的劫数,或许是天心早
定,人力难回,但对那枚‘紫阳万劫霹雳火’,我到有万全之策,不会酿成地裂天崩的无边
浩劫!”
  丁子济深知以九畹仙子这等身份之人,绝不会信口而言,定有相当把握,遂从脸上现出
一抹慰然微笑。
  沈宗仪道:“‘无影杀星’邢光宗的本来面目既已揭穿,则‘养天庄’中那位向师爷,
定必自然消失……”
  丁子济“咦”了一声,接口皱眉说道:“向百胜没有消失,我来此之际,他正在‘养天
庄’外指挥庄丁,搭建比武高台,并听说‘无影杀星’邢光宗还来探视,与向百胜相互寒喧,
订定了几项后日比武细节呢……”
  九畹仙子失笑道:“这老儿真够厉害,居然又有了身外化身,他是时时不忘玩弄权术,
要把与会群豪,一齐愚弄于股掌之上!”
  岳倩倩问道:“丁老人家,你有没有查出,‘养天庄’庄主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
  丁子济道:“他已在与罗天行答话之中,露了马脚,决不是‘飞龙剑客’南宫独尊,根
据罗天行的推测,他多半便是昔年声名狼藉的独行巨寇‘好色阎王’司徒独霸!”
  岳倩倩眼圈一红,泫然欲泣地,咬牙说道:“罗道长的猜测,大概不会有错,因为昔日
进入‘泥犁古洞’的,便是我爹爹、南宫独尊,暨司徒独霸三人,这样看来我的杀父之仇,
也非着落在司徒独霸的身上不可!”
  九畹仙子正色道:“倩儿,沈老弟,我劝你们把一切恩怨,暂时在胸中淡却,且充实自
己地,好好用上一天两夜功夫,到了后日,才可在那场大会之上,快意思仇,降魔卫道!”
  岳倩倩一面点头应命,一面向九畹仙子说道:“这座小峰,相当幽静我和宗仪就在此用
功,师傅和丁老人家……”
  九畹仙子不等她往下再问,便含笑接道:“由于邢光宗与司徒独霸都是冷静阴毒的穷凶
极恶之辈,我和丁子济兄,还要尽力探查他们有无其他恶辣安排,才好制敌机先,适时因
应!”
  岳倩倩知道不单师傅九畹仙子的一身功力,已入化境,连丁子济也是身怀绝艺经验老到
之人,遂定下心来,与沈宗仪就在这小峰头上,静气调元,好好用功。
  ※   ※   ※
  一天两夜时光,转眼便告飞逝。
  虽然时间不长,但在尽屏百欲,一意调元的专心用功之下,岳倩倩与沈宗仪的脸上,乃
现出了内力充沛,精神饱满,湛湛宝光!
  第三日,天刚犁明……
  沈宗仪双目方睁,觉得面对初阳的岳倩倩,容光焕发,美艳得高华无比,遂含笑叫说道:
“倩妹……”
  岳倩倩妙目微开,沈宗仪又复笑道:“我们是不是此刻便去‘养天庄’,或……”
  岳倩倩略一侧耳,面含娇笑说道:“峰下已有步履之声,可能是我师傅,或丁老人
家……”
  言犹未毕,一条人影,业已飞上峰头,正是那位“百草先生”丁子济。
  本来九畹仙子等预计是要易容变服,渗入“养天庄”为数颇多的男多执事之中,如今见
丁子济并未携来易装衣物等,沈宗仪不禁讶然问道:“丁老人家……”
  丁子济摇手笑道:“如今情况已有转变,我们无须易容变服,可以本来面目公然参与大
会。”
  岳倩倩道:“情况有了甚么转变?”
  丁子济道:“‘好色阎王’司徒独霸已恢复了真实身份,索兴把‘紫阳三宝’,悬作彩
头,谁能在大会之上,艺冠群雄,谁就可以独得三宝,就便也可把所有恩怨,在过手比武之
间,交代得乾乾净净!”
  岳倩倩点头道:“这样也好,比较来得干脆……”
  丁于济又道:“如今是‘无影杀星’邢光宗,与‘血河夜叉’令狐菁师徒,‘天外双魔’
等成为一路,‘好色阎王’司徒独霸,与‘沧溟羽士’罗天行,‘孤独先生’独孤耿,向百
胜等,成为一路,你师傅及我们算作一路……”
  岳倩倩听得“咦”了一声,插口问道:“怎么这里面还有一个向百胜呢?”
  丁子济笑道:“此事极妙,自从‘无影杀星’邢光宗显露出本来面目,离开‘养天庄’
后,‘养天庄’竟又出了一位师爷,干脆就以‘向百胜’为名,此人不单使司徒独霸对其言
听计从,一身武功,可能也十分诡异厉害!”
  沈宗仪皱眉问道:“丁老人家对这自称向百胜之人的真实身份,可曾查出?”
  丁子济摇头道:“我与九畹仙子一再留意观察,均未探得骊珠,只觉得此人不知抓住了
甚么把柄,连那一代枭雄的司徒独霸,都似有点被他威胁,受他利用?”
  沈宗仪与岳倩倩听得“养天庄”中又出了如此怪人,不禁好生惊异,
  丁子济道:“九畹仙子命我传言,大会要到午正才开,沈老弟与岳姑娘尽量准备得从容
一点,于午前赶到便可。”
  岳倩倩道:“我师傅她老人家如今何在?”
  丁子济含笑答道:“仙子悲天悯人,她除了已尽量规劝‘沧溟羽士’罗天行外,又约了
‘孤独先生’独孤耿,于今晨作量后一次闲谈,以期尽力而为,略挽劫数!”
  岳倩倩问道:“丁老人家,你知不知道‘孤独先生’独孤耿与‘血河夜叉’令狐菁之间,
有甚么不解之仇?”
  丁于济取出水壶,饮了两口水儿,摇头叹道:“他们之间结怨已达数十年,令狐菁本来
也是花容月貌,自从挨了独孤耿一粒‘青磷百子弹’后,才烧成如今半焦半黑的那张鬼脸,
而独孤耿的独子独孤光,也就死在令狐菁挟怨追踪的苦苦报复之下。”
  沈宗仪站在旁,听得叹息一听道:“一个是毁容之仇,一个是杀子之恨,这场嫌怨,恐
怕不是口舌能了……”
  丁子济道:“九畹仙子也知道事难善罢,只是聊尽人力而已……”
  沈宗仪想起一事,目注丁子济道:“丁老人家,那‘千手千魔’熊嚣与‘无影杀星’邢
光宗之间,可曾发生不愉快的事件?”
  丁子济摇头答说道:“对于南山群豪那边,我与九畹仙子,均未过问,因为邢光宗本人
太以阴损,而‘天外双魔’与‘血河夜叉’等,也均恶行卓着,只好听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沈宗仪一看天光,向岳倩倩含笑道:“倩妹,时光业已不早,我们缓步下山,到了‘养
天庄’前差不多天将正午的丁。”
  岳倩倩点了点头,一行三人,遂往“养天庄”外走去。
  由于“好色阎王”司徒独霸有的是雄厚财力,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遂在匆匆
两日之间,也把“养天庄”外的较技比武扬所,布置得相当气派。
  一座高台,宽广足有五丈,高度也有丈许,搭建得十分坚固。
  台上中央,有具数尺长方的坚厚铁柜,柜中却不知置放何物?
  与会群豪的休息之处,则是一片高搭席棚,棚中摆了十来桌上好筵席,佳肴美酒,不断
供应。
  这些筵席之中,只有一桌筵席,有点特别,不单桌布色泽,异于其他,并有两支巨椅,
均雕携出“双龙抢珠”式样。那颗龙珠,置于椅背之高处恰好作为枕头,并足有径尺大小,
看去十分抢眼不问可知,这一桌乃是主席,而那两张式样特殊的雕座椅,也多半便是庄主司
徒独霸和“养天庄”的特殊贵客座位。
  沈宗仪抵达席棚,时方已未,他目光四扫,随意选了一席坐下,向丁子济悄然说道:
“丁老人家,那两张雕龙座椅,摆设得有点奇怪,除了司徒独霸必然自坐一张以外,另一张
似乎不好分配,究应留给‘沧溟羽士’罗天行?还是‘孤独先生’独孤耿呢?”
  丁子济笑道:“这到难说,或许是司徒独霸为了扰络人心,特为罗天行、独孤耿,设此
宝座,也说不定?……”
  说至此处,一阵喧杂人声,席棚又挤进了大批人来。
  原来,由司徒独霸所率领的“养天庄”中高手,以及邢光宗所率的南山群豪,业已一齐
到达。
  沈宗仪对那充任“养天庄”师爷的第二个“向百胜”十分注意,只见此人外罩宽大黑衫,
脸上也戴着一具死板板的人皮面具,但其行动姿态,却又觉得有点熟悉,不由格外加深了神
秘之感!
  至于那两张双龙抢珠的特别华丽宝座,果然是司徒独霸表示礼贤下士,特为罗天行、独
孤耿二人所设。
  由于彼此已有不少次明争暗斗,无须再作虚伪酬应客套,司徒独霸于吩咐开席,以丰美
酒菜,供应所有来宾后,便与“向百胜”双双登台。
  他启开台口中央那具数尺长方的坚厚铁柜,当着群雄,把那朵用“神眼雕刻”,镌在玉
琢兰花以上的“君子真经天兰秘谱”、“泥犁十八录”、“紫阳万劫霹雳火”等“紫阳三
宝”,一齐放入柜中,“砰”然阖闭,外加巨锁。
  然后,当众宣布,酒过三巡,较技开始,谁能在这场大会上,艺服群雄,未逢敌手,便
以“紫阳三宝”为贺,而与会群雄中,有任何私人恩怨,也不妨就此一并了断解决!
  就在司徒独霸在台上慷慨陈词之际,九畹仙子也飘然而来,与沈宗仪、丁子济等,同坐
一席。
  岳倩倩偎在九畹仙子身旁,含笑问道:“师傅,你老人家探出了甚么重要讯息?”
  九畹仙子道:“据我所知,邢光宗揭破其本来面目后,曾向司徒独霸商借‘紫阳万劫霹
雳火’要埋伏在‘堆云崖’头,把我们碎骨粉身,甚至连邢光宗最忌惮的‘千手天魔’熊嚣,
也一并计算在内……”
  岳倩倩方待插口问话,九畹仙子又复笑道:“但昨日‘千手天魔’熊嚣一回南山,今日
我们又在此出现,邢光宗与司徒独霸已知空费阴谋,你没发现他们均曾目光斜注我们,而显
露满面失望神色么?”
  岳倩倩道:“他们的万恶凶谋,虽然落空,但只浪费掉—些‘无影之毒’,和大量地雷
火药,并未用那枚‘紫阳万劫霹雳火’啊!”
  九畹仙子笑说道:“此事只有邢光宗心中明白,至于司徒独霸于前夜遥望‘堆云崖’头
蕈状浓烟,升入云霄的火光爆炸以后,已认为他的‘紫阳三宝’之中,从此少了一枚‘紫阳
万劫霹雳火’了!”
  岳倩倩秀眉微蹙,有些不了解地问说道:“刚才司徒独霸在较技台上,不是明明把那
‘紫阳三宝’,锁入铁柜以内……”
  丁子济一旁接口笑道:“岳姑娘真是涉世未深,心白如纸,司徒独霸锁入了铁柜的‘紫
阳三宝’,未必便是真物,最低限度其中的‘紫阳万劫霹雳火’,定是假的!”
  沈宗仪静听至此,剑眉深聚地,瞿然说道:“这样说来,真的‘紫阳万劫霹雳火’,已
被邢光宗骗去,现在他的手中?”
  九畹仙子点头说道:“不错,我觉得‘无影杀星’邢光宗,比‘好色阎王’司徒独霸还
要来得阴毒可怕,我们务须特别注意这枚真的‘紫阳万劫霹雳火’,究竟何在?以防邢光宗
在无路可走之际,会陡起凶心,突然发动,搏个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丁子济深以为然地,连连点头说道:“这是要防,好在那枚‘紫阳万劫霹雳火’,体积
不少,又颇沉重,邢光宗绝对无法随身携带,我们只消特别注意,当可及时阻止他发动这桩
撒手恶毒的凶谋。”
  沈宗仪持壶为九畹仙子斟了一杯酒儿道:“仙子劝说那位‘孤独先生’独孤耿的效果如
何?”
  九畹仙子饮了半杯酒儿,摇头一叹说道:“常言道:‘数由天定,在劫难逃’,独孤耿
虽经我再三苦劝,仍自拿定主意,可骨化形消,也非搏杀‘血河夜叉’‘令狐菁’,为他独
子独孤光,九泉泄恨不可!”
  沈宗仪摇头一叹,这时司徒独霸已向群雄交代完毕,回到座位之上。

  --------------------------------------------------
  大鼻鬼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