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第 二 节
萧逸《饮马流花河》
第 二 节

  灰衣人循声踏进了几步,却没有追赶的意思,他明亮的一双眼睛,只是在厚厚的像铺了
棉花的雪地上搜索着,竟然连浅浅的一行足迹也没有,所谓的“踏雪无痕”轻功,算是在对
方这个驼背长人身上得到了证实。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个“摇光殿”已是费人思忖,平空里又插进了一个神秘的驼背人来。
  在灰衣人的印象里,后来的这个驼背长人,才端的是个可怕人物,只是自己显示了实
力,多少给了他几分颜色,谅他不敢轻视,他的来意不明,非友非敌,只有静观其变,别无
良策。
  自然,他是不会被对方三言两语就吓唬走的。困难来临时,他所想到的只是去突破,去
化解,却从来没有想过去逃避、退缩。
  这个人既能在黑夜踏雪,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可见他住处不会很远,即使他有一流
的轻功,来去如风,却也不宜过远奔驰。灰衣人打定了决心,要在这个人的身上下些功夫,
务必要把他的来龙去脉给摸清楚了,然后再相机应付。
  “解冻啦……”
  一把掀开了蓝布棉门帘子,小伙计曹七往里就闯,没留神脚下半尺来高的门槛儿,差一
点摔了个大马趴。
  瞧瞧他那副神儿,红着脸、咧着嘴,嘻得跟什么似的,来不及站好了,便自扯开了喉
咙,大声嚷了起来:“解冻啦!解冻啦!化冰啦!”
  这一声嚷嚷可不要紧,唏哩哗啦,座头儿上的客人,全都站起来了。
  正在抽着旱烟的孙二掌柜的也为之一愣,挤巴着一对红眼:“不可能吧!流花河解冻
啦?”
  “可不,那还假得了?您还不信?”
  曹七嘻着一张大嘴,两条腿直打颤,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简直没地方搁,乐得想就地
拿大鼎。
  这可是一件大事。岂止是凉州城一个地方?整个河西四郡,都当得上是个天大的消息。
想想也是,冰封了长久的流花河水,一旦化冰了,解冻了,那还得了!
  孙二掌柜的偏偏不信这个邪,“不能够,这才多早晚?往年可不是这个时候啊……”
  有信的,有不信的,一时七嘴八舌地都嚷嚷了起来。
  这当口儿,门外传进来一阵子当当的锣声,有人用着沙哑的嗓子大声地叱喝起来:“化
冰罗!解冻啦……快瞧瞧去吧……化啦!化啦!流花河解了冻罗!”
  一听就知道是钱大户家张二拐子的声音,这老小子是地方上的“包打听”,在河监上多
领了一份粮,打更、报喜啥都来。一听是他的嗓子,那还错得了?
  一时间,整个“流花酒坊”都闹喧开了,喝酒的放下酒盅,吃饭的放下了筷子,大家伙
一阵子起哄,一古脑儿地往外就窜。
  “这这……”孙二掌柜的可傻了眼了:“各位……各位的酒钱、饭钱哪!喂……”
  谁还顾得了这码子事?一起哄,全跑光了。孙二掌柜的气急败坏地直跺脚。
  曹七偏不识趣地也跟着往外跑,孙二掌柜的赶上去一把抓了个结实:“你他娘个小舅子
的……”没啥好说的,抡圆了一个大嘴巴子,差点儿没把曹七给打晕了。
  “咦!二掌柜的,你……怎么打人……”
  “打人!我……我开你小子的膛!”二掌柜的脸都气青了:“你他娘赔我的酒钱!化
冰……化冰,化你奶奶个熊!”
  等着瞧吧!这会子可热闹啦!锣声、鼓声、小喇叭儿,大海螺……反正能出声音的全都
搬了出来。大姑娘,小媳妇儿,老奶奶……有腿的可全没剩下,一古脑儿全都出来了。
  流花河岸万紫千红,可是少有的热闹场面,黑压压满是人群,红男绿女,熙熙攘攘,就
是年初的赶庙会,也没这个热闹劲儿。
  往上瞧,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往下瞧,桃花烂醉,无限芳菲。和熙春风,恁自多情,
却将那红白花瓣儿,颤颤吹落,悉数飘散人群,沾在人发上、脸上、脖颈儿上,香香地、软
软地,却也怪痒痒的。
  张家老奶奶说得好:“这是仙女散花啊!花散尽了,接下来可就是蟠桃大会,接下来流
花河神、河奶奶就要显灵了,今年冰化得早,庄稼一定丰收。”
  老奶奶这么一说,大家伙可乐开了。
  骑在扳凳上临场卖字,给人写对联的赵举人,每年这个时候,临场助兴,都能发上一笔
小财。
  这会子,他的生意不恶,刚刚写好了一副对子:
  “大造无私处处桃花频迭暖;
  三阳有旧年年春色去还来。”
  大家伙人人叫好,却有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好是好,只是太俗了点儿,这是过年的春
联,不合今天此刻的景儿!总要想个新鲜点儿的才好。”
  赵举人一抬头,看见了说话的这个姑娘,登时愣了一愣,那样子简直是有点儿受宠若
惊,“敢情是春大小姐来啦!失敬,失敬……”
  一面拱着手,赵举人笑得眼睛成了两道缝,“大小姐说得不错,来,我就再来一副新鲜
的吧!”
  经他这么一奉承,大家伙才忽然惊觉到,敢情春家的大小姐也来了,一下子挤过来好些
子人,争睹着这个有“流花河岸第一美人”之称的春大小姐。
  其实“春大小姐”这四个字,还不及她的另一名号“春小太岁”要来得响。人们意识
里,春大小姐性子最野,骑马打猎、玩刀弄剑,男人不敢做的事她都敢,争强斗狠她比谁都
能,才自博得了这么一个连男人也不敢当的“太岁”外号。像今天这么秀雅的举止,可真少
见,莫怪乎人人耸动,啧啧称奇了。
  赵举人抖擞精神,写下另一副对子:

  “花迎喜气皆如笑;鸟识欢声亦解歌。”

  “献丑!献丑!大小姐您多指教!”赵举人一面连连打拱,却是自鸣得意得紧。一双好
色的桃花眼,直直地看向对方,简直像要脱眶滚落的样子。
  “比上一副是好了点儿,只是……还是太……牵强了点儿。”
  “是是是……大小姐高才!说得是,说得是!”嘴里这么说着,心里未免不是味儿:哼
哼,你一个妇道人家,也能知道这些吗?
  脑子一转,他便上前一步,双手奉上手中狼毫,赔上一脸的笑:“大小姐这么一说,足
见是难得的高才了,晚生斗胆请小姐赐下一副墨宝,也好开开眼,以广见识,请!”双手奉
笔,一举齐眉。
  春大小姐抿着唇儿没有吭声,她身边的俏丽丫鬟“冰儿”竟自嗔道:“谁说要给你写字
啦?我们小姐可没这个工夫!看你那副贼眉贼眼的德行……”
  偏偏春大小姐今儿个兴致很高,居然不以为然,冰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举起柔
荑,自对方手上接过了笔来,敢情是要写字了。
  四下里人,“轰”地耸动起来。可是件新鲜事儿,都知道“春小太岁”骑马舞剑,一身
好本事,可不知道她还会舞文弄墨,这倒要瞧瞧,她是怎么一个写法儿。
  冰儿接过笔来,把墨润好了。众目睽睽之下,春大小姐老实不客气地,在红纸上写下了
诗句。
  那是一笔秀丽的隶书,写的是:

  “春风正好分流花;瑞日遥临丽凉州。”

  敢情词意俱佳,难能的是把“流花河”与“凉州”都嵌入对联,对仗工整又不着痕迹,
端的是好文采。
  目睹的人,一时都叫起了好来。
  赵举人原本心存自负,目睹及此,亦由不住打心眼里折服,径自鼓掌叫起好来。
  他这么一叫好,大家伙更喝起了彩,一时七嘴八舌赞叹起来。
  春大小姐放下了笔,脸上带着微笑,可也不免有些儿害臊,眼角向着一旁的冰儿瞟了
瞟:“咱们走吧!”
  一听说大小姐要走,赵举人可着了慌,忙自横身拦阻,一面赔笑道:“大小姐你可别慌
着走,再来一副吧!留驾!留驾!”
  “不啦!我不耽搁了,请你让开!”
  “不行,不行!”赵举人涎着脸,嘻笑道:“大小姐你是真人不露相,这么吧!再来一
副,请大小姐你落个款儿,我拿回去叫人给裱上,挂在客厅里风光风光,这叫奇文共赏,大
小姐你就赏个面子吧!”
  一听说要她留名落款,春大小姐可是打心眼儿里不乐意,眉毛皱了皱,可就寒下了脸
儿。四下里的闲人再一起哄,她可就老大的更不开心:“你这个人……油嘴滑舌,谁要理
你,快给我闪开!”
  说着,那张清水脸儿一下子可就凉了下来,较诸先前的面若春花,真个不可同日而语。”
  偏偏这个赵举人,老大不小的了,还没能讨上一门媳妇儿,目惊奇艳,色授魂销。看不
出对方小姐的喜憎好恶,犹自死吃赖脸地缠个不休,说什么也不要她走,硬缠着春大小姐给
他写字,竟自忘了对方这个大美人儿,也正是鼎鼎大名的“春小太岁”,一个招翻了,可叫
他吃不了兜着走。
  春小姐寒着脸往后退了一步,小丫环冰儿一扬手上的马鞭子,老实不客气地可就往对方
脸上抽下去。
  赵举人吓得“唉哟”了一声,慌不迭一个快闪,差一点没抽着,这才知道厉害,连吓带
气,脸都白了。
  四下里人群一看大小姐打人了,轰然大笑,更自舍不得离开。
  大伙正自起哄热闹的当儿,忽地全数俱都静了下来,敢情是听见了什么……
  那是一阵子婉转的笛音,间以击鼓之声,由远而近。
  一听见这个声音,大家心里俱都有数,知道是谁来了。
  “君探花……”有人叫着:“君探花来了!”
  随着众人触目之处,果然看见一行人载歌载舞,来到了近前。走在最前头,一手横笛,
一手揭衣,翩翩起舞的,正是此间迩来最称热门话题、脍炙人口的那个“君探花”。
  像是个孩子头,身后率领着众家儿郎,有人持鼓,有人横笛,配着一定的舞步,春阳照
射里,交织出一片和熙温暖,那是一种无言的“爱”……其感受非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春大小姐原本薄愁的脸,忽然开朗了,身边的冰儿更是喜得跳了起来。
  “小姐,小姐……快看,那就是君探花……那个走在最头里的人就是他……”
  “君探花……”
  “君探花来了……”
  多少人只听传闻,从来也没有见过,乍然听见唱歌的“探花郎”来了,着了魔似地一拥
而上,纷纷争睹着来人的风采。
  春大小姐身不由己也跟了过去。“君探花”这个人,她早就听说过了,可还是头一回看
见,正因为这个人有许多离奇传说,才引逗了她的好奇,自不容轻易错过。
  在她的印象里,“君探花”这个人一定是疯疯癫癫,一脸的邋遢相,事实上眼前所看见
的这个人,却不是这么回事。那一头黑黑的散发,高颀的个头,俊朗的脸……这一切融化在
状似疯癫的舞步里,也似乎只有春大小姐这等别具慧心,具有高深内涵的人,才能有所体
会,也就自然有了不同的评价。
  一霎间,她的眼睛里绽出了异样的光彩。
  “小姐,这个人真滑稽……”冰儿笑得嘴都合不拢来:“人家都说他是个疯子呢。”
  春大小姐微微地摇了一下头,大大不以为然。自一开始,她的那双眼睛,就没有放过
他,就连紧紧偎依在他左右的两个散发童子也没有放过。
  二童一人击鼓,一人吹笛,踏出的步子,配合着翩翩舞姿,煞是好看。
  有人叫着:“那不是山神庙里住的‘小琉璃’么?这小子也来啦!”
  身后众家儿郎,既是本地人家,自不无相识之人,妙在这群顽童,一经归入姓君的行
列,俱都聪明伶俐,能歌善舞,望之天真烂漫。
  阳春白雪,景致原己入画,再自叠入眼前歌舞行列,恍然令人有置身梦境之感。
  一行人载歌载舞,转瞬间已至眼前。歌声燎亮,清晰入耳,唱的是: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盼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日,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踏着一定节拍,调寄清平。原来这一首歌词取句于李白的“醉起花间言志”,原为唐代
乐章,向为乐府宫筵所歌,应有一定的格调,平仄押韵极严。此刻出自君探花与众儿之口,
却是前所未闻的新声,众儿潇洒,一径歌来,闻者只觉得悦耳好听,却是道不出那曲牌调名
来。
  听着、望着,春大小姐像是着了迷。
  冰儿笑眯眯道:“这调子可真是好听,就是不知道名字。”
  春大小姐轻轻一叹,正待解说,却听得身边一人大声道:“这是李白的花间言志,倒是
久不听人唱起了,只可惜这个君探花,不学无术,一派胡唱,糟蹋了前人的大好绝句,可惜
呀可惜……”
  说话人原来就是那个赵举人,边说边自摇头叹息,大有不齿眼前所歌形状。
  冰儿偏过头,狠狠瞪他一眼道:“又是你,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再怎么人家
还是个‘探花’呢,准像你一个举人到老也爬不上去了,要不你也唱唱看,怕是连狗也不
听!”
  被她一番抢白,赵举人顿觉奇耻大辱,“荒唐!荒唐!你这个丫头……”赵举人气急败
坏地道:“你当他真是一鼎三甲的‘探花’?那只是人家胡乱叫叫,岂能当真的?真真气死
我了!”
  “假的?”冰儿偏不服气:“你也假一个看看,怎么人家不叫你探花呢?”
  “这……气死我了!”赵举人自忖跟她说不清,一拂袖子,掉身而去。
  春大小姐不自觉地微微笑了。
  在她的观念里,那个被称为君探花的灰衣人,绝非如赵举人所说的“不学无术”,虽然
他这个“探花”只是人们对他的一句戏称,可是他本人的学识,或许较诸真的探花犹有过
之,极可能是个怀才不遇、退隐山林的奇人异士。她甚至于独具慧眼,领会到对方刚才的高
歌载舞,其中糅合了凄凉的“六朝新律”以及“北曲大石调”。那舞姿蹁跹若仙,更似盛唐
“乐王”雷海青的“双飞燕舞”,其精湛高深,即使连自己也只能窥其一斑。
  春大小姐的此一别具慧心,真知灼见,登时为自己带来了极大的震惊。
  俟到她恍然有所惊悟之时,姓君的一行,早已去远了,无论如何,这个人在她心里留下
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心香一瓣,更似有情,冥冥中便自系在了对方身上。
  飘然春雪,夜色正浓。
  大小姐独个儿,对着眼前的那盏孤灯在发着愣,日间那个状似疯癫的君探花,竟自根深
蒂固地占在她心里了。想想也是好笑,却偏偏不能一笑置之。
  “春小太岁”这个外号是人家给她取的,可见她平素有多么跋扈不讲理了,其实她有个
很秀气的名字:“春若水”。
  父亲春振远,出身武术世家,在前朝干过一任武官,却因受不了朝廷的窝囊气,举家迁
来世外边荒,在此流花河岸经营马场的生意,专营贩卖来自关外的野马,在辽东、张家口、
大都,都有专营的马市,生意不恶,提起“流花马场”来,千里内外,甚至于远至中原内
陆,也是无人不知。
  就这么,打从她一懂事开始,便自和“马”结下了缘,家里有钱,父亲又疼爱,再加上
一身家学的武功,天高皇帝远,哪一个管得了她?这个“春小太岁”的外号,便是如此得来。
  她的跋扈和不讲理是出了名的,家里有钱,人又漂亮,再加上一身好功夫,走到哪里人
家都让她三分,只要她说一声,就是要天上的月亮,也会有不自量力、专擅奉承的人为她搬
梯子摘去。
  也许只是最近年把子的事情,忽然她发觉到自己近来的性情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那么
野了。就像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吧,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居然会静静地在赵举人的摊子上写了
字。平素静下来,除了读书写字以外,居然也喜欢弄弄女红什么的了,这个是前所未有的怪
事。
  偶尔她也会莫名其妙地想到一些事情,一个人总是看着窗外的柳树发呆,檐前燕巢又添
小燕子了,呢喃声中,雌雄翩翩。燕儿情深,较诸她孤单单的一个人,像是还要强呢?
  今年都叫名十九了,哪能还像黄毛丫头那么不懂事呢!女孩儿总是女孩儿家,比不得那
些后生小子,唉!岁月如此,青春几许呀!
  “大姑娘可是变啦!许是年纪到了……”做娘的总是体察入微,第一个看穿女儿的心
事。只是在父亲眼里,她却是永远也长不大的调皮女儿,恨不能一辈子都把她留在身边。基
于此,刚要说出口的“终身大事”,便自无疾而终,又自压了下来,“好吧,再看看,明年
再说吧!”
  出身内廷“教坊”的母亲,能歌善舞唱得一口好曲子,虽说出身不高,却见过大世面、
大排场,怎么看,怎么选,这凉州地方也是没有一个够分量的小子,能有这个造化,配上她
春家的千金。
  所谓的“天作之合”,自古以来,这档子事总要老天帮忙,从当中给牵动红线才行呀!
  春若水气闷地拿起了剑,想出去舞上一回。旁门开处,冰儿笑嘻嘻走了进来。
  瞧瞧这一身的白!敢情外面的雪还真大。
  来不及把身上的油绸子雨衣脱下来,冰儿一屁股坐下来说:“打听清楚了,他不叫君探
花,真的名字叫君无忌,像是从北方瓦刺那边来的!”
  春若水吓了一跳,“瓦刺那边来的?这两年朝廷正跟他们打仗,难道他是蒙古人?”
  “谁说他是蒙古人了?”
  “不像……”若水自个儿摇了一下头,肯定地说:“他是咱们汉人,错不了。”
  她随即把眼睛又看向冰儿,要她继续说下去。
  “这个人还真难打听!”冰儿说:“问了好些人都不知道,最后找到了山神庙里的小琉
璃,才算问出了一些名堂……”
  一面说,冰儿脱下了雨衣,从暖壶里倒了两碗热茶,一碗给小姐,一碗自己喝。
  两只手捧着,喝了一大口,出了口大气儿,她才慢吞吞地道:“这小子真精,先还不肯
跟我说实话,是我又哄又骗,他知道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才松了口。不过,连他自己也知道
不多。”
  春若水静静地听着,冷冷地道:“能够问出个名字来,就很不错了,君无忌?好大气派
的一个名字!就只怕连这个名字也是假的。”
  “不会吧!”冰儿说:“小琉璃说过名字就只他一个人知道,说是看见他亲自写字落下
的款儿,大概错不了。”
  “还说些什么了?”
  “有有!”冰儿说:“流花坊的孙二掌柜的说,这个人是文武双全,不但学问大,而且
身手也了不得,说是比大小姐你本事还高呢!”
  “啊!”春小姐扬了一下眉毛:“我吃几碗干饭,他姓孙的也没见过,干吗拿我来跟人
家比呀!倒是……”顿了一下:“还说什么来着?”“孙二掌柜的说:这个姓君的别瞧现在
没钱,他家里可阔着哪!说是他家八成儿是做大官的!”冰儿怪神秘地说道:“说是人怪怪
的,不太爱答理人。”
  “他住在哪儿?”
  “这可就不清楚了!”冰儿说:“小琉璃像是知道,可跟我装糊涂,胡说八道的,说是
住在天山大雪洞里,一会又说住在冰底下的地窖子里,一听就是胡扯,可也拿他没办法,这
小子许是被那个君无忌给收买了,一副忠心报主的样子,看着就有气。”
  春若水一笑道:“是哪个小琉璃?可是以前帮我们家放羊、挤奶的那个小琉璃?”
  “就是他!”冰儿说:“要不是有这点关系,他连话都懒得跟我说,哼!现在看起来,
人五人六的,怪像回事似的,居然也念书写字啦!开口先生闭口先生的,敢情是那个姓君的
收他做学生了。”
  春若水微笑着,点点头道:“我记得他了,蛮聪明的样子,他能知道读书上进,总是好
事,姓君的能瞧上他,不会没有原因。”
  冰儿哼了一声:“小姐您是没有看见他那副样子,神气活现的,开口闭口还跟我掉文
呢,真恨不能给他两巴掌,这小子滑透了,说是谁要是对他‘先生’不利,他头一个就跟人
家拼命,说是迁我也不例外,您说气不气人?”
  “干吗跟他一般见识!”春若水懒懒地道:“其实我也只是打听着玩儿罢了,我们这个
地头上一向平安无事,忽然来了这么个奇怪的人,总要知道一下他是干什么的?以后再见着
了小琉璃,你请他过来一趟。我有话当面跟他说。”
  冰儿点头逍:“好,明天我就找他去。”
  忽然她想起了一件事,“我差一点都忘了!”冰儿才站起来又坐下说道:“你猜怎么
着?咱们的红毛兔皮有着落了。”
  “红毛兔皮?”
  春若水不觉一喜,打从两年前开始,她就刻意地想收购红毛兔皮,制成一件毛朝外的
“红斗篷”,直到现在她的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忽然听见了这个消息,自是心里高兴。
  冰儿喝了一口茶,笑着说:“可真是巧了,您猜怎么着,那个君无忌手上就有。”
  “君无忌?”春若水有点弄糊涂了。
  冰儿笑道:“是这样的,我到流花酒坊去打听君探花的消息,以前我们不是托过那个孙
二掌柜的为咱们收购红毛兔子皮吗!这一次他一见我就说有着落了,说是那个姓君的不只能
文能武,而且还是一个捉红毛兔子的高手呢!”
  “哦?”这倒是一件新鲜事儿.春若水还没听人说过。
  冰儿接着说道:“孙二掌柜的说,这个君无忌一天只捉一只,多了他也不要,兔皮收集
在他店里,总有好几十张了,足够您做一件斗篷的了。”
  春若水笑道:“那可好,皮子呢?拿来了没有?”
  “唷,瞧您说的,那有这么简单的事呀!”冰儿撇着嘴:“您有钱,还兴人家不卖呢!”
  “你捣什么鬼?”春若水微嗔着:“有话不一气儿说完,慢慢吞吞的。”
  看小姐生气,冰儿还是真怕了,忙自赔上了笑脸,“您别生气,孙二掌柜的虽这么说
来,说是上次想买他的兔皮,出了五十两银子,都碰了钉子!”
  “小气鬼!”春若水哼了一声:“才出五十两人家当然不卖,我们给三百两!”
  冰儿愣了一愣,吐了一下舌头:“三百两呀!太多一点了吧!”
  “你懂得什么!”春若水道:“真要到了京里,还不只这个价码呢,你是怎么跟他说
的?”
  “我只出他一百五十两。”
  “你也够小气的了!”想了想,春若水付之一笑道:“也好,咱们听听他怎么个回答再
说吧!”
  冰儿点头道:“对了,他要是知道是小姐您要买,说不定一百五十两就卖了,那一百五
十两银子,可就省了下来,那多好!”
  春若水摇摇头道:“是么,我看没有这么简单。”停了一下,她看向冰儿道:“孙二掌
柜的说这个姓君的每天都去他的酒坊?什么时候?”
  “他是这么说的,”冰儿想了想道:“说是每天都到他店里去吃晚饭。”
  “这就好,明天我们也去流花酒坊吃饭去!”微微一笑,她吩咐冰儿说:“别忘了多带
银子,还有我的宝剑!”
  冰儿先是一愣,接着又笑了,她很了解小姐的心,这一手叫“软硬兼施”,无异是志在
必得,姓君的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反正春大小姐那块红毛兔皮是要定了。
  手里提着只红毛兔子,君无忌老远地踏雪而来,依状是“未”时左右。
  和往常比较起来,今天似乎不大一样,那是因为他身边今天多了一个人——小琉璃,那
个惯常跟他出现在一起载歌载舞的孩子。
  十三四岁的年纪,个头儿虽说不高,却穿着一件十分肥大的衣裳,不得已只好用一条腰
带紧紧地束在腰上,一旦松开来,其势非垂拖到地不可。然而,那却是一袭十分华贵的锦
袍,翻开的里儿露出来的,竟是昂贵的白狐银裘,怎么也想不通,这等名贵的狐裘,怎么会
落在他的身上?比较起来,君无忌身上的那一袭发了白的灰色袍子,简直黯淡无光。
  孙二掌柜的像是早就得到了消息,老远地向着来人注视着,狗颠屁股似地迎了上去。
  “君爷您来了!这位……咦!这不是小琉璃吗?怎么,今天没拾破烂去?”
  一面说,那双红眼不停地在对方孩子身上打转,倒不是奇怪对方的人,而是他身上那一
袭华贵的狐裘,看着刺眼,费人思忖。
  小琉璃缩了一下脖子,冷笑着道:“我改行了,‘老破鞋’,咱们总有年把子不见了,
‘别来无恙’乎?”
  这声“老破鞋”可是犯了孙二掌柜的忌讳,顿时气得脸色发青。
  原来二掌柜的为人悭吝刻薄,前后两个老婆,都难以忍受,相继卷逃开溜,知者无不暗
笑,才给他取了这个既诬又谑的外号,喻意他像是“破鞋”一样为人不取而弃的意思。
  “你……这个臭小子……看我不……”孙二掌柜的一团高兴,想不到上来弄了个“窝脖
儿”,自是气不打一处来。
  偏偏“小琉璃”也不是省油的灯,双手往腰上一叉,翻着双白眼,凸腹挺胸,大有随时
奉陪之意。
  二掌柜的手都举起来了,终碍着“君探花”的面子,况乎眼前正自有事相求,自是莽撞
不得。“嘿嘿……”忽然他又拉下了笑脸:“小子,敢情是有了长进;居然跟我掉起文来
啦?”
  “托福托福!”小琉璃嘻嘻一笑:“小琉璃过去给春家放过羊,倒不记得还拾过破烂
儿,二掌柜的还算瞧得起我,没说我要过饭、拣过大粪已经是好的了。”
  二掌柜的这才知道。错在自己刚才那一句“拾破烂”上,触了人家的霉头,自家冒失在
先,又何怪对方口下失德?话虽如此,小琉璃这小子,当着人前出自己洋相,以小犯老,终
是可恨,且把一口闷气压在心里,以后找到机会再收拾他不迟。
  由君无忌手上接过了兔子,孙二掌柜的那一双红眼,只是在免子红光发亮的一身皮毛上
打转,立刻他又变得一团和气了。
  “爷!有件事,这里先跟你报个喜讯儿。”
  “二掌柜的有话请说。”
  “来,给二位看酒!”
  曹七答应着,送上了酒菜,一面小心地接过了兔子:“还是老样?”
  “废话!”叱喝走了曹七,二掌柜的才把那张风干橘皮也似的老脸向前凑近了。
  “是这么回事,君爷,你那几十张皮货,都制好了,看着耀眼,我给你找了个买主
儿……”
  “二掌柜的你太费心了,我并没有要卖的意思!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君无忌脸上不
着丝毫喜色,很明显的是在责怪对方多事惹厌。
  孙二掌柜的呆了一呆,终不死心:“君爷!你再想想看吧,价钱可是不低,人家出了这
个数儿!”一面说时,右手坚起了一根手指头。
  一旁的小琉璃失声道:“一千两?”接着“啊呀”一声,转向君无忌道:“先生,价码
儿可是不低了,您就卖了吧!”
  孙二掌柜的气得直咬牙,睁圆了一双红眼:“你这小子,谁说一千两啦?一百两!”
  君无忌一笑道:“就真的是一千两,我也不卖,二掌柜的你就别操这个心了!”
  这一下孙二掌柜的可是傻了眼,“这……君爷,你可知道这个买主儿是准?”
  “玉皇大帝?”小琉璃笑了一声:“二掌柜的你烦不烦?先生说一不二,小心惹火了他
老人家,要你吃不了兜着走,得,一边凉快去吧您!”
  “小琉璃……”
  紧接着这声称呼之后,酒坊的厚布棉门帘子呼地一下子翻开来,眼前一亮,当面己多了
个俏丽标致的长身少女。
  小琉璃目睹之下,由不住吃一惊,慌不迭由座位上站了起来。
  何止是他一个人吃惊?在这流花酒坊吃喝的七八个客人,目睹之下,均似吓了一跳,一
时间相继由座位上站了起来。
  “大……小姐,您怎么来啦?”半天,才由小琉璃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他这么一出声,可也就说明了来人的身分,敢情对方这个长身少女,竟是流花河岸鼎鼎
大名、无人不知的“春小太岁”春家的大小姐,春若水。
  紧随着春小姐身后的是丫环冰儿,长久以来她跟春小姐同出同进,打一个鼻孔眼儿里出
气,也是个难缠的姑娘,人们对她可是不陌生。
  两个姑娘的忽然出现,光临到了孙二掌柜的小酒店里,显然大非寻常。孙二掌柜的早就
恭候着她们了,乍见之下,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狗颠屁股似地迎了上去。“大小姐来啦!
快请坐,请坐……”
  小伙计曹七早就受了二掌柜的嘱咐,不待招呼,立刻迎了上去,把贵宾带到了事先备好
的雅座上,奉上香茗,不在活下。
  春小姐坐是坐下了,那双微有嗅意的眸子却没有离开小琉璃那个人儿。
  小琉璃那等圆滑刁钻、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人,偏偏像似对于春小姐心存忌畏,刚刚坐
下来的身子,情不由己地又站了起来,一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十分尴尬。
  十三四了,老大不小的个头儿,精瘦的一张黄脸,搭拉眉,再衬着圆圆的一对眼珠子,
猴头猴脑的,看见他就逗人想笑,这就是小琉璃的那副尊容。
  “还愣在那干什么?大小姐叫你呢,没长着腿,不会过来一趟么?”
  冰儿那张嘴可也够刁不饶人。
  小琉璃这才干咳了一声,连说了两个是字。弯下身来向身边的君无忌请示道:“先生,
这是春家的大小姐,我……”
  “你就过去一趟吧,何必问我?”君无忌何尝不知道对方的来意?只是人家既未说明,
自己也就乐得装糊涂。他甚至于还不曾正式地向对方看上一眼,只是对方的一举一动,却偏
偏没有逃脱他的观察之中。
  春小姐又何尝不一样?明面上在与小琉璃对答,暗地里却也没有放过那个姓君的。偏偏
对方连正眼也没有瞧自己一眼,可真神气。
  小琉璃过来了,鞠躬不是鞠躬,点头不是点头,冲着大小姐来了这么一下子。“大小姐
你叫我?”
  “不敢,就算是请你吧!请坐!”
  “不……”小琉璃红着脸说:“我还是站着好了……大小姐!有什么事么?”
  “怎么,没事就不能跟你说话了?”脸上露着微微的笑,春大小姐这会子看上去,可是
较诸先前要好说话多了。可是小琉璃心里并不见得丝毫轻松。
  “大小姐说哪里话?我只是……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我……”
  “你坐下!”
  “我……”
  “别我我我的了!”冰儿娇声嗔道:“小姐叫你坐你就坐下,别以为现在离开了咱们春
家,就管不了你了,哼,神气活现的!”
  “我怎么神气了?”
  “怎么没有?”冰儿撇着嘴:“昨天晚上那副德行!还给我掉文呢!怎么在小姐面
前……”
  “冰儿!”呼住了冰儿,春若水回眸向小琉璃:“你坐下来,我有话问你。”
  小琉璃点点头,怪不自然地坐了下来。
  “这身衣裳好漂亮,像是新的呢!”一面说,大小姐那双漂亮的眼睛,只是在他身上转
着,看得小琉璃怪不得劲儿似的。
  “是……先生送给我的……太大了一点儿!”
  “先生?”春小姐眨了一下眸子:“谁是先生?”
  “就是……”小琉璃向着那边的君无忌扬了一下头:“君先生……就是他送给我的。”
  “好阔气!”冰儿吐了一舌头:“还是皮袄呢!”
  一面说冰儿伸手想去掀他的衣掌,却被小琉璃闪开了。
  “你……这是干什么?”小琉璃皱了一下眉毛:“男女授受不亲,别动手动脚的好不
好?”
  “听见没有?”冰儿转过脸来:“是不是又掉起文来了?这小子贱!小姐你得好好训训
他才行。”
  春苦水微微愠道,“你别打岔,我还有话跟他说呢!”她随即转向小琉璃道:“昨儿个
我看见你了,唱得也好,舞得也好,不用说,也是这位君先生教你的?”
  小琉璃点点头,笑了一下,又绷住了脸,怪不得劲儿的样子:“除了歌舞以外,先生还
教我念书习字……”
  “啊,”春若水微微点头笑道:“实在难得,这可是好事,这么说他真是个好人了?”
  “当然!”小琉璃眼睛里立刻散出了奇光异彩:“先生是天下第一好人,最体恤我们穷
人了,他自己穿旧的袍子,却把新的袍子送给我,还有几套好衣掌,都散给庙里的穷人,先
生常说‘为善最乐’,还说……”
  “小琉璃,”隔座的君先生,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快过来吃饭吧,菜可是冷啦!”
  小琉璃正愁无法退身,聆听之下,忙即应了一声,站起来道:“先生叫我过去呢,
我……”
  春若水点头道:“你过去吧,过两天我叫冰儿去找你。”微微一笑,又道:“你能读书
上进,我听了很高兴,好好用功可别让人家先生失望。”
  小琉璃聆听之下,一时咧着嘴笑了,这才晃晃悠悠地转回到君先生的座头儿。
  孙二掌柜的把一个精致的火锅送到了大小姐的桌上,趁机弯下腰来。
  “那件事刚才我跟他提过了,只怕………
  “我知道了!”春若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一面拿起了筷子。
  “许是嫌钱少了,要不就是……”
  “我都听见了!”春若水冷冷地道:“一千两人家都不卖,可见得不是钱的问题。”说
着,她黛眉微挑,杏眼轻扫,似有意又似无意,轻轻地扫了那边座上一眼,一瞬间,她脸上
现出了浓浓的情意,平常挺自然的神态,却忽然现出了几分忸怩,较诸她平日顽强好胜作
风,却是大相径庭。
  这番神态,尽管是属于她本人的微妙感触,却也瞒不过身边的冰儿。
  “怎么回事儿,小姐?”冰儿望着这位惯常顶好胜的小姐,直翻着白眼儿,心里大为不
解。
  “君子不夺人所好……我忽然觉得……唉……算了……”说着,她不自禁地又翻起了眼
睛来,向着那边瞟了一眼,模样儿越是讪讪……
  “嘿嘿!”二掌柜的干笑了两声,回头瞟了那边座头一眼:“要不我再过去试试,也许
他听见是大小姐要买,就许卖了。”
  “算了,你下去吧!”
  孙二掌柜的不觉为之一怔。他原指望由其中得些好处,看来是泡了汤啦!窘笑了笑,只
得退开一旁。
  冰儿奇怪地道:“怎么,不要了?”
  “先搁下再说吧!”
  冰儿看得心里直纳闷儿,还直把一双眼睛好奇地盯着对方不放。经她这么一看,春若水
越发地不自在了,蓦地烧了盘儿,眉毛一竖,却是怒不起来:“干什么?我脸上有花,有什
么好看的?”
  冰儿多少也有些明白了,一时心里急跳不已,这可是她们姑娘家的一件大事,她可是糊
涂不起来。一时间,心花怒放,可就由不住笑了,忍不住由位子上站了起来,死死地向着姓
君的“钉”了一眼,却觉得手腕子上一紧。已被春若水紧紧抓住。
  “死丫头,你……给我坐下。”
  冰儿可是真听话,噗通一下子坐下来,由于力道过猛,整个凳子都倒了下来。
  所幸春大小姐身手了得,一伸腿可就止住了冰儿倒下的势子。冰儿总算没有当众出丑,
只是她们这个座位,原本就众目所瞩,除了君先生、小琉璃二人之外,几乎所有的眼睛,都
盯着她们,是以这番动态,却也没有逃过大家的眼睛,平白地给各人带来了一番乐趣,有人
甚至于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春若水越加地脸上挂不住,狠狠地瞪了冰儿一眼,不再答理她。
  不吭声地吃了一顿闷饭,偏偏那位孙二掌柜的一心示好,在旁边穷聒絮不休,兀自不死
心,好歹也要把君先生那块红色免皮弄到手不可,却不知道春若水这边却己改了主意,二掌
柜的像是在唱独台戏,说了半天等于“嘴上抹石灰”——白说,看看不是个滋味,只好停了
下来。
  对方君先生同着那个小琉璃,早就吃完饭走了,依着冰儿的意思,原想跟着离开,春若
水却耐着性子,硬是耗着不走,孙二掌柜的这么一啰嗦,不走是不行了。
  离开了流花酒坊,天色可不早了。
  昨夜的雪,被白天的太阳一晒,不少地方都化了,原本美丽的雪原,这时看上去千疮百
孔,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水渍渍的泥泞。
  风势贴着雪面吹过来,化雪时的那股子冷劲儿一股脑儿地都袭在了人身上,连人带马,
都吃不住,两匹马唏聿聿长啸着,俱都人立而起,差一点把背上佳人给折腾下来。
  春若水一声不吭地紧夹着马腹,独个儿策马前行,在当前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
  冰儿自后面赶上来,冻得腮帮子都红了。“我的老奶奶,简直像没穿衣裳,怎么这么冷
呀?”话还没说完,一连气地又打了两个冷颤,吓得她顿时闭住了嘴,不再吭声。
  春若水却不像她这个样,身上有功夫,自然要好得多。她那双眼睛,自一出来就似留意
着地面,像是在观察着什么,却又沉默不言。
  冰儿哆嗦着,直往嘴里抽着冷气,“小姐……你这是在瞧什么……呢?”
  “奇怪!”春若水缓慢地道:“脚印到了这里就没有了,难道他们会飞?”
  “谁……会飞?”冰儿冷得两片牙骨直打颤,换来的却是春若水的一双白眼儿。她随即
明白了,敢情大小姐那个小心眼儿里,犹自还没有把那个姓君的给搁下,仍在琢磨着这码子
事情。接着她可又糊涂了。满地都是脚印子,其间更不乏牲口的蹄迹,谁又能分得清谁是谁
的?
  “你真笨透了!遇见事一点也不留心,赶明儿个被人家卖了都不知道。”顿了一下,她
才接下去道:“那个君先生穿的是一双‘二马拉牵’,小琉璃是‘趴地虎’,呶,一看就知
道了!”说着她用手里的小马鞭,往地上指了一下。冰儿看了一眼,仍是一头雾水。
  “二马拉牵”和“趴地虎”都是爷儿们穿的鞋名,冰儿当然知道,她家老爷穿的就属于
前者,制作起来煞是费事,光一双鞋底儿,纳起来就得三天,穿在脚上,既体面又轻巧。倒
是没有想到,小姐的心还是真细,居然连人家脚底下穿的什么鞋,都看清楚了。
  “要是他们骑马呢?”
  “不会。”春若水摇摇头:“他们走的时候,我特地留意听了。没有马蹄子的声音。”
  一面说,她带过了辔缰,绕了半个弯儿,再往上瞧,是一片山坡,上面残雪未融,粉妆
玉琢,一望无际,甚足壮观。
  春若水细细地观察之下,终于被她发现了些什么,右手轻轻在鞍上按了一按,一片落叶
般地轻巧,已自马鞍上飘身下来,落在了雪地上。
  冰儿只得跟下来。她的功夫,较诸春若水可是差远了,雪地上立刻留下了几个大脚印子。
  “看见没有?”春若水用手里的双繐小马鞭指着地面道:“这就是他们留下来的。”
  冰儿这才发现,地上有两个浅浅的三角形印子。哪里像是人迹,该是一只小鹿的蹄印
子,倒还有几分相似,只是鹿的蹄印,却比这个深多了,而且是四条腿,断断不会只留下两
个印子,真就费人思忖。
  春若水没有理她,只管前后的在附近打量不已,忽然纵身而出,在丈许以外落下来,在
那里又为她发现了一点印迹,除此之外,便再无所见。
  冰儿跟过去,冷得直吸气:“怎么……啦?”
  春若水看着她,脸上显示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个君无忌好俊的一身轻功,真吓人!”
  冰儿怔了怔说:“怎……么……”
  “你看!”春若水指了一下地上那个小小印痕道:“这就是他留下惟一的一些脚印,若
非是背着小琉璃,连这一点点印迹也不会有,这种轻功,还是我生平第一次见过,真叫人难
以相信。”
  “不会吧,”冰儿迷惘地道:“这哪里像是人的脚印子。”
  “你知道什么!”春若水说着,遂即抬起了自己一只右脚,试着用脚尖部位,向着原来
那点印痕上落去,脚尖轻轻一点,随着她双手振处,“呼”的一声拔空而起,已自纵出丈许
以外,落身于雪原之上。紧接着她随即施展出轻功“踏雪无痕”身法,在此附近踏行一周。
  冰儿目睹之下,由于极度的好奇,一时连冷也忘了,几乎看直了眼,原来她虽是若水身
边的贴身丫头,对于小姐的一身功夫并不尽知,若水练功夫,也从不许任何人打搅窥伺,像
是眼前这般施展,真是前所未见,乍见奇功,真有眼花缭乱之势。
  春若水如此施展,旨在探测对方功力深浅,当非自己逞能,一阵快速施展践踏之后,陡
地收住了身势。像是春风一掬,眼前人影猝闪,裙带飘动间,发出了噗噜噜一阵子疾风之
声,宛如大鸟临空,冰儿“啊呀”一声,再看春若水已站在眼前。
  “好本事……小姐……真吓死我了!”
  冰儿上前一步,抓住了她的手:“我的好小姐,赶明儿个你教我这个好不好?”
  春若水甩开了她的手,只是注意着雪面上方才自己践踏之处,不觉有些气馁。
  原来她虽然自负轻功造诣极佳,却并不能真的做到“踏雪无痕”地步,试看当前雪地
上,若有似无地落下了点点足迹,就像是小松鼠践踏过那般模样,较诸先时被认为是君先生
留下来的那点浅浅印痕,真是不可同日而语,双方轻功造诣的深浅,即使不擅轻功的局外
人,也能一目了然。更何况对方若是背上还背着一个人的话,其轻功相差之悬殊,更是不足
以道里计矣。
  看着,想着,春若水一时神色黯然。
  一面是顶要强,在此流花河岸,论及武艺,还不知哪一个能高过自己?然而现在却被忽
然间介入的一个外人粉碎了她的自负,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与威胁,这种微妙的感
触,也只有自负者本人才能有所领略,局外人万难洞悉。
  这一霎,她的心情无疑是极为错综复杂,既欣赏对方的文采风流、慷慨激昂,又嫉妒他
的轻功高过自己。
  “哼!君无忌,你先别神气,到底谁本事强,总要比过才算数儿,你等着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