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节 4
萧逸《饮马流花河》
第 四 节

  天泉倒挂,烟波浩缈。
  几只灵猴腾跃穿波于眼前湖光山色,一行雁影追认着长空尽头的无边浩瀚……渐飞渐
远,无远弗届……
  青山如黛,桃红遍野,乱红秋千里,交织着人的奇幻与梦境。
  “摇光殿”恰似投合人心,容了“奇幻”与“梦境”,“它”的存在与耸峙,代表了人
定胜天,说明了人类的妙想灵思,毕竟能实现于这个人间,却不是几声美的赞赏所能涵盖得
了的!
  对于全天下拿剑的朋友来说,“摇光殿”几乎是绝对的神秘,神秘得近乎于幻觉,像是
浮光掠影,简直不着边际。
  然而它的存在,却又毕竟是不容争辩的事实。像是一块未经发掘的美玉,其实它早就发
光了,只是人们昧于无知而已。
  “摇光殿主”李无心——一这个自视绝高的女人,其实并不年迈,今年还不到五十岁,
如果她愿意的话,仍将有漫长的今后岁月等待着她,甚至于从一开始她就可以抓住流逝的韶
光,不使她美丽的容颜像一般其他女人丧失得那么快。然而,她竟然不此之图!虽然她仍然
是美丽的.只是那一颗隐藏在美丽之后的心,却早已衰老,而且“衰老不堪”,要不是那一
身奇异的武功支持着她,也许她就倒下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很可能正因为如此,她才为自己取了“李无心”这个名字。真实的名字是什么?没有人
知道,这个天底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也许她的儿子也知道。
  她是有过一个儿子的……只是后来那个儿子却又“死了”,真实的情况谁也不知道,也
只有她这么说而已。
  她是个骄傲的女人,出身良好,像是有永远也挥霍不尽的钱,至于这些钱的来处,却又
讳莫如深,一如她这个人,这一身奇异的武功……细推起来,每一样都深不可解,引人遐思。
  虽然她很美,但青春对于她来说,却是那么短暂,短暂得近于没有。对于她来说,像是
没有“过去”这两个字,因此,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敢在她面前轻谈过去。如果说在她生命
里确是还有“过去”的话,那么这惟一的一点过去,便只是她那个一度痴心妄想,最终却又
心灰意冷,已经“死去”了的儿子。
  除了那个“死去”了的儿子以外,她还收养过一个儿子,这个收养的儿子,其实得天独
厚,除了承受了她的无比的爱,最难能的,还承继了她的一身绝世武功。
  不幸的是,三年以前,这个后来她所领养,承继她武学的义子,竟然不告而别,一去无
踪,这是她又一件最痛心的往事。
  “这是他的命不好!”每一次想起来,她就会对自己说上这么一句。她想如果这个孩子
脾气不这么倔强,如果他够聪明,只要在自己身边再多耽上那么一年,那么,他今天的成就
会更不只此,在她意识里,这最后的一年,最为紧要,偏偏那孩子竟是错过了,这不是命么!
  两个儿子,一个“死了”,一个溜了。作为慈母的她,焉能不为之心碎!虽然这个“慈
母”,有时候确是过于严厉了,但是“母亲”二字其涵义该是何等深奥?其本身的意义,己
是不容取代,那是丝毫不能例外,下不得注脚的。
  李无心便是这样失去了她的那一颗“心”的……
  所幸,她的身边还有个女儿——沈瑶仙。
  虽然这个女儿也同那个走失的儿子一样,不是她亲生的,但是一切她所付出的,简直与
亲生毫无二致。沈瑶仙非但承受了她强烈的“爱”,也承受了她无比的“恨”.难能的是,
她同时也承受了李无心那一身骇世惊俗的武功绝学。
  李无心武术博大精深,不同于时下一般,卓然自立于武林百家门户之外,很多奇异的剑
术、掌功,堪称前无古人,独步江湖,多为其师张自然精心自创。沈瑶仙守侍身边,耳濡目
染,好学不倦,简直就像是进入到一个无人的宝库,俯拾皆是,受益之大,也就不难想知。
  走了的儿子不去说他了。李无心如果说此生还有希望,便只在这个女儿沈瑶仙的身上了。
  一只雪山独产的“金翅黑蜂”,不停地在空中嗡嗡飞着,在李尤心那一双湛湛有神的目
光注视之下,只是在空中打转,不得其所而出。
  渐渐地,李无心眼睛里光采益甚,空中金翅黑蜂便似失去了主宰,四面瞎冲乱撞,终于
坠落地上。
  李无心追魂慑魄的一双眼睛,偏偏饶它不过,直直地追向地面,死死地“钉”着它,直
到它团团在地上打转,由疾而缓,继而蠕蠕而抖,最后不再有丝毫动弹为止。
  “它死了!”
  无限惊讶,显示在沈瑶仙脸上,当她向母亲望过去时,脸上的表情几乎难以置信。
  “摇光殿主”李无心微微闭上的眼睛,随即睁开,这双眸子里,显然已失去了先前的凌
厉光采。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李无心淡淡地笑着:“这是我现在要开始传授你的一门新的
功课。”想了一下,她又说道:“就暂时定名为‘无心之木’吧!”
  “无心之术?”
  “无心则无妄想!”李无心说:“没有妄想才能专一致精,人的精神气魄,其实威力无
匹,如能整理运用,应是无坚不摧。有一句话你应该知道:‘千目所视,无疾而终’,便是
这个道理,一个人如果能够善养他的精神,运之于动手对敌,常于出手之先,便已克敌制
胜。这是一门极难练习的功力,从今天起,你就着手练习吧,我预期你一年见功,那时便为
天下一等强人,再也没有人能够是你的对手了!”
  “只是娘娘……”沈瑶仙略似有憾地讷讷道:“一年……还要这么久么?”
  “这已经是快的了!”
  李无心哈哈笑道:“如果是你哥哥,也许只需八个月便可有成,你却非一年不可!”
  “这么说,哥哥还是比我强了?”
  “不,他的功夫如今也许已经不如你,尤其是剑诀,只怕还要落后你不少,只是他的实
力却远比你强……”轻轻叹息一声,摇摇头:“这个孩子!”
  “娘娘,你不是说过不再想他了吗?怎么还……”
  “我只是为他可惜。”李无心脸上显现着一种冷漠:“你知道,能够继承我‘摇光殿’
的武学,该是多么不容易的事。而他,哼,竟然自甘放弃了。”
  “娘娘……”沈瑶仙缓缓地垂下了头:“他也是不得已的……您就原谅了他吧!”
  “不得已?”李无心冷冷地笑道:“怎么,凭你还配不上他?难道我这么抬举他也错
了?”
  “娘娘……”沈瑶仙仰着脸,看向母亲。一霎间热泪盈眶:“您难道真的不知道?”
  李无心脸上显现出一片迷惘。
  “他是为了……那个哥哥……”
  “不许再提他!”李无心重重地拍着椅子的扶手:“我说过了,他已经死了!”
  “可是……他却不相信……他说他一定要找着他,娘娘……”沈瑶仙一时忍不住说出声
来:“活着要人,死了要骨……他是这么说的,真的……”
  “你敢!不要再说了!”这声喝叱,醍醐灌顶般地制止了沈瑶仙的悲泣,她却是那么的
迷惘,心里像是有一百个绳结那样地解不开。这又是为了什么?母亲对她亲生的儿子……难
道她真的期望那个曾是她魂牵梦系的亲生儿子死了?还是他真的已经死了?
  只怕这个谜底永远也揭不开了。
  “孩子……好孩子……”母亲伸出了那双白皙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长长发丝。她
的心仿佛再一次为之破碎:“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知道吧!我的心!早就已经死了,不
再存任何的指望了……”声音里充满了绝望。“哀莫大于心死”,敢情她的心早就已经死了。
  “傻孩子……”李无心面白如雪:“我不是随便说说的,我有……证据……他真的死
了……”说到“死了”二字时,两行清泪,己自夺眶而出。
  “娘娘……您……”
  “不要再说了……”一缕苦笑,显现在李无心苍白的脸上:“忘了这件事吧……答应
娘,嗯!”
  沈瑶仙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却仍是解不开心里的那个绳结。
  “人俊这个孩子,要是真的为这个出走,我倒是错怪他了,不过……”李无心却又寒下
脸来:“他竟敢不听我的话,让我伤心,我算白疼他了。”
  人俊,苗人俊,那个承她养育,传以武功,而后离家出走,让她伤心失望的人。
  “摇光殿主”李无心目光再转,无限慈爱,却又似别有深意地落在了沈瑶仙的身上。
  面前的这个少女,有着高挑的身子,细腰长腿,己是出落得异常标致。其实她出身良
好,母亲原就是深具姿色的淮上佳人,父亲为官早死,沾着了一点姻亲的关系,她母女便投
奔自己来了。那一年,这孩子不过才两岁,还在襁褓之中,她能懂什么。
  沈瑶仙被看得直纳闷儿,腼腆地向母亲回看着。长长的眼睛里,交织着无限迷惘却掩不
住隐现于眸子深处的湛湛目神,有棱有角极见凌厉。这是她内功精湛,到了一定界限的现象
——“藏之于五腑六脉,神现于一顶天窗”,那“天窗”便是人的一双眼睛,她敢情早已是
内功大成了。只是,却太凌厉,瞧着有些怕人。
  不只是凌厉而已。瞧她遄起的一双浓眉,简直像煞她那个死去的亲娘,再衬上直挺的那
根鼻梁骨,美是美矣,怕是倔强胜过男儿,自古以来,这相貌必属贞节烈妇,出落风尘,必
为侠女,那是宁折也不弯曲的典型样儿。
  “果真如此,怕是把她的终身误了……”
  这么想着,李无心未始没有一些儿愧疚,渐渐地开始明白过来,何以与苗人俊同生共
长,情若手足,才貌俱行匹配,偏偏那一颗少女芳心,竟似别有所属。
  一个念头,闪电般自心上掠过:苗人俊的离家出走,怕是为情势所逼,男女婚嫁之事,
是应出自双方心甘情愿,可是一些儿勉强不得,果真是这个丫头,执著于自己早先的一句痴
心妄言,把“死了”的人,当活人来守,可就不怪乎苗人俊的碎心与出走了。那“活着要
人,死了要骨”的凄凄一句断肠言语,不正是最为确切的凭证吗!
  李无心一念及此,禁不住吃了一惊。
  毕竟她养性功深,饶是如此,脸上却没有现出丝毫异态。长久以来,她给人的感觉,一
直便是冷漠、严厉的形象,若是忽然有所转变,即使和蔼可亲,亦免不了启人生疑。
  “我几乎忘了……”打量着面前的沈瑶仙,她冷冷地说:“冬梅回来了?”
  沈瑶仙点头道:“回来了,我正要禀告娘娘……”
  “怎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没什么大不了,”沈瑶仙略似遗憾的样子:“她受了点伤,伤势不太严重。”
  李无心微微一愣:“冬梅受伤了?伤在哪里?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娘娘,冬梅昨天晚上才回来!她很害怕!”
  “怕什么?”
  “怕娘娘责怪她!”沈瑶仙讷讷地道:“她像是吃了不少的苦,人瘦多了!”
  李无心点点头,脸上不着表情地道:“我知道,你是在为她求情?”
  “那倒不是……”沈瑶仙脸上现出了一片笑靥:“娘娘,冬梅吓死了,您就看在她从小
跟随的分上,饶她这一次吧!”
  李无心冷冷一笑:“摇光殿出去的人,居然会失手外人,而且还受了伤?叫她进来!”
  “她就在外面!”沈瑶仙迟疑了一下,随即向外步出。
  “冬梅”来了,那个此前伤在君无忌手上的绿衣姑娘。在面谒殿主李无心的一霎,显然
是过于惊吓,简直魂不附体。叩头请安之后,只是在地上簌簌打抖。
  沈瑶仙轻轻一叹说:“你的功夫不如人,吃了亏,这不是你的错,只是这个伤你的人太
叮恶。冬梅,你把所遭遇的一切,告诉娘娘,却不许有一字撒谎,知道吧?”
  “婢子知道……娘娘开恩……”
  这“娘娘”二字,显然已非仅限于“母亲”的专称,是否有皇族正殿各妃的寓意在内,
却是至堪玩味。多少年以来,整个“摇光殿”的人,俱都遵循着这个若似亲密,却又极尊隆
高的称呼,来称呼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
  事实上李无心确似有高贵的气质,以及不怒自威的“后仪”,然而亦不过取其具体而微
的形象而已。无论如何这“孤芳自赏”的隔离式生活,较诸真实母仪天下的一国之后,在其
实际意义相差太过遥远。李无心是否因为如此而心存遗憾,抑或是别具深心,便只有她自己
才知道了。
  叩头站起之后的冬梅,并不曾因为“娘娘”的没有立刻降罪而心存幸免。她甚至于不敢
抬起头来,向正面而坐的娘娘看上一眼,反之,李无心那一双冷峻的眸子,在她人见之初,
跪地叩头的一霎,早已把她看得纤微毕现,十分清楚。
  “你的右臂受伤了,是不是?”
  “娘娘明察。”冬梅深深垂下了头。
  “过来让我瞧瞧!”
  “娘娘!”冬梅踟蹰着,向前面走了两步。
  “娘娘!”沈瑶仙代为缓颊地道:“我瞧过了,不过是伤了些筋肉,只是……”
  李无心微微摇了一下头:“你不必多说,我有眼睛,冬梅,你抬起头来!”
  四只眼睛接触之下,冬梅只觉得对方那双眼睛精气逼人,心头一震,仿佛无限仿徨,慌
不迭把眼睛移向一旁,紧接着垂下头来,一时禁不住心跳不己。
  李无心显然已有所见,神色为之一凝,冷冷地道:“你果然遇见了厉害的对手,差一点
就叫人家给废了!”
  沈瑶仙在一旁吃惊道:“真有这么厉害?我倒是没有看出来。”
  “你的功夫可是白练了!”李无心冷冷地看向面前的冬梅:“伤你的人原可置你于死
地。却又心存仁慈,这又为什么?”
  冬梅茫然地摇了一下头:“这……婢子就不知道了……也许是因为我跟他没有仇吧?”
  “难道伤你的,不是纪老头子!”
  “纪老头?”冬梅呆了一呆:“婢子不知道有这个人!”
  沈瑶仙诧异道:“谁是纪老头子?”
  “我猜错了!”李无心摇了一下头:“如果是纪老头子,只怕你这条小命是保不住
了……”
  像是无限遗恨,又似有一抹淡淡的雠仇,“摇光殿主”李无心那一双细长的眼睛,缓缓
视向半卷珠帘的窗外,凝视着空中那一朵静静的白云。
  “只是这只老狐狸,他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早晚他会出现的……”
  喃喃地自诉着,李无心才又转向面前的冬梅:“伤你的这个人是谁?又为了什么?”
  冬梅说:“他叫君探花!”
  “君探花?”
  “流花河那一带的人,都这么称呼他。”
  冬梅索然道:“年纪很轻,不过二十几岁,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可是武功确是很
高……”
  “高到什么程度?”沈瑶仙静静地打量着她,插了一句嘴。
  冬梅叹了一声:“小姐……真的很高……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他,总之……他的功夫高
极了。”
  沈瑶仙一笑说:“比起我来呢!”
  “这……”冬梅低下头:“比起小姐来当然不及……不过相差不会太多。”
  “这就够了!”沈瑶仙微微点头道:“这应该说他的武功是绝不会在我以下了,你只是
不好意思这么说罢了!娘娘,你以为呢?”
  李无心缓缓地摇了一下头:“我不信当今天下,有这么厉害的年轻人……君探花……冬
梅!把经过的情形,详详细细地说出来,不许你漏掉一个字。”
  冬梅应了一声,随即把被擒经过,于流花酒坊脱困,连伤戚通及三位军爷,乃至于邂逅
君探花之一段经过,细说了一遍。
  原来冬梅此行负有夜刺当今万岁行宫的神秘任务,却不慎失于被戒卫森严的锦衣卫所
擒,论罪应该就地赐死,偏偏锦衣卫中一个叫刘林的千户,看中了她的姿色,竟然动了邪念。
  话说起来,可也就长了。刘千户其实乃当今汉王高煦手下亲信之人,过去原在高煦手下
当差。那高煦虽为父皇册封为“汉王”之位,却不去云南就职。仗着父皇的宠爱,无恶不
为,这一次竟然陪同父皇远征瓦刺,声势极是显赫,颇是驾于太子高炽之上。朝中盛传,皇
上其实爱的是这个儿子,这次远征,若是胜利南归,便将废除太子的名号,改立高煦为嗣,
如此一来,原本就炙手可热的汉王,更为之势焰高炽,各方奔走,户限欲穿。盛名之下,多
的是趋炎附势之人,刘千户小小官职,又称老几?他却别具“慧”心,独能了解到旧主的
“寡人之疾”,送上了冬梅这个美女,以为进身之阶。
  刘千户还不够仔细,认人不清,这趟子差事,若是直接由锦衣卫负责押送,冬梅就算身
手再高,也休想有机可乘,偏偏他就转手于高煦的亲兵“天策卫”(据明史载,永乐二年成
祖赐其亲兵‘天策卫’与汉王,直至十四年汉王失宠后始夺回节制),落到了戚通这个“小
旗”镇抚的手下,虽然事先严加告诫,临终仍然失之大意,丢了差事。
  这段经过,冬梅说得十分清楚,“摇光殿主”李无心只是冷冷含笑,却不妄置一词。
  其实包括沈瑶仙在内,亦不能深知冬梅此行任务的真实意义。何以李无心忽然会对当今
皇室心存关怀?她自己无意深说,别人也只有心存纳闷而已。
  倒是说到了“君探花”这个人的出现,以至于后来的出手,才使得李无心略略现出了惊
异的表情。
  “你可听见了?”李无心一双细长的眼睛,转向身侧的沈瑶仙:“人外有人,山外有
山,这一次我们‘摇光殿’总算碰见了厉害的对头了!”
  沈瑶仙微微一笑道:“娘娘是说我的功夫不如他了?”
  “很难说。”李无心眼神里充满了智光,分析道:“只看他举手之间,凭着一股真气,
即能封锁了冬梅半身七处穴道,这种功力,当今天下是找不出几个人来的!这个人我们要格
外注意。”她的眼睛随即向着沈瑶仙看去:“冬梅踪迹既现,摇光殿只怕已不易保持安
宁……唉……可叹了姓君的这个人,一身好功夫!”
  这几句话,对于不知就里的局外人来说,自是一头雾水不着边际,只是对于摇光殿各人
来说,却都能很清楚的体会出她的言下之意。
  因此,沈瑶仙听在耳朵里,不会感觉丝毫奇怪,“娘娘放心,这个人就交给我来处理
吧!”
  “我要你亲自出手!”李无心冷冷地笑着:“果真冬梅死了,倒也罢了,他却偏偏留下
了她的一条活命,这是故意给我们看的,摇光殿绝不能忍受这个侮辱。”微微停了一下,她
才向兢栗当场的冬梅点头道:“来!让我瞧瞧你的伤!”
  冬梅抖颤颤伸出了右手,像是十分痛苦。
  虽然沈瑶仙已为她施展内气,打通了封闭的穴道,但是却似井未痊愈,这只手举到齐肩
部位,便似不能再高,一张脸疼得都变了色,就差一点没有叫了出来。
  然而,这一切的痛苦,却在李无心忽然抓住她的那只手掌之时,得到了解脱。像是一条
游动的蛇,只是这条蛇却是热的,随着李无心的掌心气机灌输之下,所过之处,遍体发热,
像是有点酸酸的,却是无比的舒泰。不过是很短的一霎,随着李无心松开的手,冬梅身子晃
了一晃,才自站定。
  “试试看,你可能动了?”
  冬梅应了一声,举手弯腰,较诸先时判若二人,简直像没事人儿一般,一时化惊为喜,
几疑身在梦中。
  沈瑶仙才知道方才自己运用气功,为她打通穴路,其实并不彻底,显然另有玄虚,不由
大感惊异。
  李无心道:“这个姓君的,身手大有可观,瑶儿,这一次你可遇见了厉害的劲敌了。”
  沈瑶仙呆了一呆道:“娘娘是说……”
  李无心道:“连我都几乎上了他的当,你以为他是施展什么手法锁住冬梅右手穴路?”
  沈瑶仙想了想道:“这人内力充沛,像是纯阳功力,难道不是?”
  “那你就错了。”李无心微微摇了一下头,才自注视向她:“我原来也以为是这样,但
是错了,那是失传江湖己久的‘六阴’手法!”
  沈瑶仙失惊道:“娘娘说的是‘六阴分花’手法?”
  “不错!难得你也有点见识。”李无心道:“看来这人即使不是出身‘大营’,也必与
大营百门有些瓜葛,如果不是我发现得早,冬梅即使没有性命之忧,时间一长,这条膀子却
也别想要了。”
  冷笑了一声,李无心又接道:“他总算手下留情,否则六阴伤脉,寻骨而入,当场就有
致命之危,这种手法正是本门‘摧心掌’的厉害克星,看来他是有意施展给我们看的,倒是
用心良苦!”
  李无心那双细长复明亮的眼睛,缓缓移向窗外,像是思索着什么,那一颗古井无波的
心,更似有些波动,牵起了层层涟漪。而她一向倔强,不与人随便妥协的意志,却不是容易
变更的。“瑶儿,”轻轻叹息着,她似有无限感慨:“十几年来,你己尽得我的秘传,摇光
殿秘功到底如何,却有待你来证实它了。”
  沈瑶仙睁大了眼睛:“娘娘是要我……”
  “杀了他!你能么?”李无心淡淡地笑道:“我想你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抖开来血红一片,红光耀眼。像是红云一片,映照得每个人身发俱赤。
  “好一张玉儿红……”孙二掌柜的看得眼都花了,连连地咂着嘴,喃喃连声道:“我活
了这么大把子年纪,今天总算是见识了。”
  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就在这一霎,被孙二掌柜的亮开的这张红毛兔皮给吸住了。
  说起来这地头儿一一流花河岸,原本就是“红毛兔子”的产地,应该不足为奇才是,无
如像这么大张的皮货,有些人硬是一生也没见过。
  拉开来总有丈来大张,四四方方的一块,红通通,亮晶晶,全是小小“兔背”拼凑而
成,本地人管它叫“玉儿红”,那是因为皮质本身,反映出来的光泽,几乎媲美上好美玉。
既轻又软,却比貂皮还暖,更要名贵,无怪乎价值可观了。
  “整整六十五张!”
  孙二掌柜的转向面色深沉的君无忌,赔着一脸的笑说道:“马拐子说了,收了您七张
‘玉儿红’,他连工钱也不要了。”
  “这就谢谢他了!”伸出一只手来,在亮晶晶软糊糊的皮裘面子上摸着,君无忌像是有
过多的感伤。
  那还是很小很小的时候,记忆所及,母亲便曾经拥有这样一袭华裘,当她拥抱着自己
时,自己那只调皮的小手,总是习惯地贴着母亲温暖的肉体,在皮裘里摩搓留连。像是多么
遥远的事了。这一霎,在他目睹手触“玉儿红”的同时,猝然间使他有所忆及,只是灵光一
现,当他正待进一步的努力捕捉时,那记忆却是越见模糊,甚至于连最先的一点残存,也为
之混淆了。
  “玉儿红”的炯炯红光,反映着他的俊秀英挺,那一身像是燃烧了的“红”……给人的
感触是“不愧”为男儿之身。
  他的手,兀自在泛有红光的毛丛中摩搓不已。那些毛毛,每一根都像是细长的针,针尖
部分光彩灿烂。据说名贵之处便在于此,若是失去了毫尖的光泽,便丧失了原有的价值,不
只是“玉儿红”如此,海龙、紫貂、灰背、银狐……凡为名贵俱都一样。
  “怎么样,”孙二掌柜犹自不忘最后的努力:“我给您二……二百两银子,爷您就让了
吧?”
  “你也配!”
  说话的人远踞一方,可那双眼睛始终就没有离开这块皮子。
  口气这么“冲”,惹得大伙全数都拧过脸来,倒要瞧瞧。
  好体面的一个客人。三十一二的年岁,红通通的一张长脸,浓黑的炭眉之下,那对眼睛
又圆又大,像是喝多了些酒,闪闪冒着红光。
  这人穿着闪闪有光的一袭紫缎袍子,腰上扎着丝绦,头上带同色的一顶软沿风帽,却于
正中结有碧森森的一面翡翠结子。
  同席尚有二人,一站一坐。站着的是个青衣仆人,手持锡壶,职在斟酒。坐着的那个,
身着蓝衣,刀骨耸峨,十分瘦削,眉黑而长,目炯而烈,像是天生不服人的那一型,偏偏在
紫衣人面前施展不开,虽是同席共饮,却带着三分拘谨,倒似奉命“侍饮”模样,一时猜他
不透。
  三个人其实来了有会儿了,入门之初就引起了座客的一阵子窃窃私语。
  孙二掌柜的那双势利眼该是何等精明,少不了一阵子巴结。紫衣人却连正眼也没瞧他一
眼,就连他身旁的那个青衣长随,也像是眼睛朝天,能不说话最好,孙二掌柜的别说“马屁
股”了,连“马腿”也拍不上,再吃同行的那个蓝衣瘦汉拿眼睛一瞪,便只有往这里站的份
儿。
  可真是罕见的排场,坐椅子有自备的皮垫子,讲究的金丝猴皮垫子,喝茶有自备的名瓷
青花盖碗,连茶叶都是自备的。
  紫衣人正在享用面前的一块“干烧鹿脯”,使用的不是筷子,却是自备的一把牙柄“解
手小刀”,边割边吃,那鹿脯肥瘦适度,甘腴晶润,只见他大块割下入口嚼吃,确是淋漓尽
致,引人垂涎。
  众人目注之下,紫衣人一连又嚼吃了几口,这才放下了手上的解手小刀,身后长随递上
了雪白的布巾,他擦了一下,推案站起。
  “这块玉儿红我要了!”
  说时又移步过来,与他同座的那个长身瘦汉,赶忙放下筷子跟了过来。
  孙二掌柜的先时被人一叱,心里老大不是个滋味,只是见来人竟是心目中的那个“贵
人”,也就吞下了那口窝囊气,眼下他非但不敢发作,竟然赔着笑脸,赶忙把身子闪开一边。
  乡下老百姓都有个毛病一一见不得有钱有势的人,尤其是怕见当官的。眼前紫衣人这等
气势,非贵即富,哪一个人敢与招惹?是以紫衣人这一来到,各人便纷纷向后面退了开来,
却又不甘心回座,一个个眼巴巴地瞪着瞧,要瞧瞧这场热闹。
  “好一块玉儿红!”紫衣人显然是识货的行家,一只手在皮裘上摸着,一顺一逆来回摩
搓不己,忽地俯身下来,吹了一口,裘面上像是螺丝纹般地起了一圈漩涡,却是看不见底
儿,这便是一等一最佳皮裘的证明了。
  “好货色!”紫衣人含着笑,连连点头道:“我给一千两银子,这皮子是我的了。”
  一面说,回过身来,拿眼睛直直地瞧向孙二掌柜的:“给我小心收起来。”
  “这……是……”
  也许是“一千两”这个数儿把他给吓坏了,直觉地便似认为对方那个姓君的客人非卖不
可。
  “二掌柜的……”声音是够冷、够低沉,却让每个人都听在了耳朵里,那声音显然并非
出自紫衣贵客嘴里。不知什么时候,君无忌已经回到了他的座头上。
  孙二掌柜的那一双几乎已触及皮裘的手,慌不迭的又收了回来,一又红眼本能地可就盯
在了君客人脸上。在他印象里,不用说,这也是个难缠的主儿,虽然穿着远不如紫衣人那么
阔气,可是观其气势谈吐,却自有慑人的威仪。
  “怎……么着?”二掌柜的满脸诧异表情:“一千两银子!”
  “我听见了。”
  声音里透着冷漠,紫衣人那等傲人气势,他却偏偏予以疏忽,疏忽得连“正眼”也不看
他一眼。
  “爷的意思是……是……”二掌柜眼巴巴地看着他往前面移了几步。
  “不卖!”回答得干净利落,相当干脆。
  举杯自邀,“干”净了盏中残酒。君无忌缓缓地自位子上站起来,敢情他酒足饭饱,无
意在此逗留,这就要走了。
  酒坊里起了一阵子骚动,大伙儿真糊涂了,这个姓君的可也太不识抬举,那不过一块兔
子皮而已,就算再名贵,一千两也值过了,真要错过了眼前这个主儿,往后只怕打着灯笼也
找不着了。问题在姓君的压根儿就没有出卖的意思,其他人看着为他着急,也只是干急而已。
  “把皮子给我收起来,我带回去。”说时他径自走向前,恰恰与紫衣人并肩而立。
  看上去两个人个头儿像是一样的高,一样的壮,只是紫不人气焰撩人,全身上下燃烧着
骄人的富贵气息,在“只重衣冠不重人”的凡俗意识里,姓君的那身穿着,可就太寒伧了。
  君无忌偏偏无意退避,就气势而论,较诸身边的紫衣人却是并不少让。
  孙二掌柜的呆了一呆,一双红眼睛珠子不停地在紫衣人与君客人脸上打转,有些儿手足
失措,进退维谷。
  “慢着!”紫衣人唤着他,脸上微微笑了。“我就知道这个价码儿不够多,这位朋友,
咱们就来谈谈这笔生意吧!”紫衣人打量着并肩而立的君无忌,脸上现出了令人费解的笑。
  君无忌摇摇头:“我看不必了!”
  “为什么?”
  “因为你并不是一个生意人!”
  “何以见得?”紫衣人挑了一下那双浓黑的炭眉,眸子里似笑又嗔,莫测高深。
  “难道不是?”说时,君无忌霍地转过脸来。
  四只眼睛交接下,紫衣人显然吃了一惊,伟岸的身子禁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留出来的位子,恰恰让身后的蓝衣瘦子补了空隙。这个空隙显然足够容纳一个人,甚而
有余,只是既处于两者之间,便为之略有不同,然而蓝衣瘦子却竟然踏了进来。
  气氛热炽得紧,简直有一触即发的态势,只是这些除了当事者本身以外,局外人是难以
体会出来的。
  紫衣人呵呵有声地竟自笑了,一只手轻轻摸着唇上的短髭,频频向对方这个君无忌打量
不已。
  也亏了他这几声笑,化解了眼前一触即发的迫人气势。蓝衣瘦汉不待招呼,随即向后退
了几步,恰恰站立在紫衣人后侧左方。
  看到这里,不明白的人也明白了。敢情那气澄神清,刀骨耸峨的蓝衣瘦汉,竟是负责保
驾之人。观其气宇,虽说是过于瘦削,倒也井无贫寒之相,尤其不着江湖人物的那种风尘
气,倒也颇为不可小看,颇似有些来头。
  “朋友你好眼力!”紫衣人频频地点着头,打量着面前的君无忌:“竟然一眼看出我不
是生意人。”说到这里,他又再哈哈有声地笑了,笑声宏亮,震得人耳鼓发麻,怪不舒服。
  敢情是“财大气粗”,让人猝然似有所惊,警觉到此人的大有来头。
  “其实你可是看走了眼啦!”紫衣人收敛住震耳的笑声,红光净亮的一双大眼睛直直地
盯着面前的君无忌,那副样子,真有点威武。“我还真是做生意的人,不过买卖跟人家不同
罢了!我这个买卖是独家买卖,别无分号,朋友,你可相信?”
  说着说着,他可又笑了。这一次可不是“哈哈”大笑,其声“嗤嗤”,是打鼻孔里出气
的那种笑声。
  孙二掌柜的人虽猥琐,可就有那么一点小能耐,这辈子他干过的活儿可也杂了!开过当
铺,贩过骡马,给人打过井,懂一点阴阳风水,尤其难能的是,他还学过一点命相学,善观
气色,会看相,只是那“命相”之学何等高奥精深,非大智大悟者不能参悟,孙二掌柜的虽
穷研数年,也只能在“用神”、“格局”冲、刑、会、合里打转,谈到命局内的五行生克妙
用,他还差得远。大概因为如此,才自始至终不敢挂牌执业。
  话虽如此,谈到“相面”之学,他却多少懂得一点。眼前既然轮不着他说话,站在一边
那双眼睛可一直没有闲着,咕咕噜噜只是在那个紫衣人身上打转。他这里越看越自惊心,只
觉得这个紫衣汉子,气势非比寻常,分明大富贵中人,一笑震耳,一笑无声,目烈而炯,直
似有逼人之势,转过来却又烈性尽失,直似有妇人温柔之态,狼顾鹰视,分明一代权奸,掌
众生生杀予夺大权之极威气势。
  孙二掌柜越琢磨越是心惊肉跳,两条腿直是连连打颤不已。大凡能不怒而慑人者,必非
寻常人物,准乎此,这个紫衣人的来头,可真是够瞧的了。
  偏偏那个神情气逸的君探花,却是无惧于他,紫衣人那般极威逼人气势,竟是降他不
住,看在二掌柜的眼里,可谓怪事一件。
  其实孙二掌柜的早已不止一次地为这位君客人相过面了,结论是一头雾水,不着边际,
总觉得这个“君探花”是大有来头,“贵”至无比,却又奇异清逸,若拿来与紫衣人相较,
显然是截然不同的两极气势,却又似有共同之处……个中得失相关之处,却非他二掌柜的所
能洞悉了然的了。
  孙二掌柜这辈子阅人不谓不多,也够杂的,可就还没见过像眼前这么难“相”的两张
脸,偏偏是不看想看,看了怕人。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这就“闭上”得了。
  “还是那句话!”紫衣人指了一下摊开在柜台上的那张玉儿红:“这块皮子我要定了,
我给你五千两银子,你什么话也别说了。”
  他是认定了对方非卖不可。话声出口,霍地转向后侧方的蓝衣瘦子:“咱们爷儿们哪能
说了不算?给他银子!”
  蓝衣瘦汉聆听之下,迟疑了一刻,才自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绣龙描凤的锦囊来。这是
有钱人的排场,自己身上压根儿就不带钱,出门有账房或是管家跟差,钱都带在他们身上。
  话虽如此,可是像紫衣人这般排场的一出手数千两银子的人,毕竟少见,不要说这偏远
地方了,就是天子脚下的京城,也不多见。
  蓝衣瘦子探手锦囊,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一叠银票来,那双湛湛目神,却直直向君无忌
逼视着,像是有所忖量。
  “不必了!”君无忌伸手止住了对方的动作。
  “怎么?”紫衣人浓眉乍挑:“还嫌少?你也太……”
  “不是太少,是太多了!”
  紫衣人霍地怔了一怔:“什么意思?”
  “在下生平从来还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君无忌微微一笑,分了一下他肥大的双袖:
“一向是两袖清风惯了,阁下真要给我五千两银子,只怕我还承受不起,还没走出这个酒坊
的大门,便给压垮了。”
  这话自非“幽默”,可是却把几个旁观的人给逗笑了。
  紫衣人圆圆瞪着一双眼睛,强制着一触即发的脾气,急于一听下文。
  蓝衣瘦汉锦囊收回,悠然地向着侧面迈出了一步,再回过脸打量对方时,眸子里神采益
见精湛。两个人看来都不是好相与。紫衣人财大气粗,蓝衣人莫测高深,偏偏又遇见了装疯
卖傻的一个君探花,这下子可是有乐子看了。
  “这么吧……”君无忌深深地出了一口长气,像他这么豁达的性子,竟然也会遇见难以
决定的事,毕竟他胸怀赤诚,深具睿智,对于面前的这个紫衣人,他容或是另有感触,却非
局外人所能旁敲侧击的了。那是一种十分奇特的表情,当君无忌湛湛目神频频向对方紫衣人
注视时,深邃的目光里所显的神采,极其复杂,时而凌厉,时而平和,似又蕴含着几许属于
人类天性中至美至善的情致,却有一道急发的怒流,霎时间攻心直上,所显示在他眼神儿里
的光彩,立时趋于错综复杂……君无忌不便再这般向他注视下去,遂即移开了眼光,他很了
解自己的情绪。正因为这样,他才暗中提醒着自己,不便再有所逗留,要快一点离开这里了。
  “君子有成人之美,足下既然执意非要买这块皮子,我便只有双手奉上之一途!钱,我
却是分文不收,你拿去吧!”
  霎时间鸦雀无声。整个酒坊里,一下子静了下来,盖因为君无忌的这个决定,大大出乎
了他们意外。
  尤其是孙二掌柜的,在乍然听见这句话时,瞪着那双红眼睛珠子,几乎从那双眼眶子里
滚了出来。什么?白白送给了人家!分文不取?放着五千两银子不要,这家伙别是疯了吧!
  君无忌果真有慷慨赠皮之意,说了这几句话,再也不打算多作逗留,这就要转身而出。
  “站住!”紫衣人大声地唤住了他,一双炭眉霍地倒立而起,紧接着发出了一阵子宏亮
的笑声。“倒是我看走了眼啦!方才多有开罪,朋友你万请海涵!”说时,紫衣人双手抱
拳,向着君无忌深深作了一揖,这番动作,其他人倒也不以为奇,却把一旁站立的蓝衣瘦汉
看了个目瞪口呆,不禁大吃一惊。
  所幸,他的震惊,由于对方君无忌的回身而避,不与承受,一时为之大见缓和。那是一
番内心的雷霆震惊,局外人实难体会。
  “这就不敢当了。”君无忌脸上可丝毫也没有喜悦之情,那一张颇称英俊的脸,这一霎
竟像是着了一层寒冰般地冷,苍白。“萍水相逢,难承足下之大礼,人生聚散,原本无情,
谁又知道你我下次见面,是一番什么样的景况?”他像是十分感伤,说着说着,可就由不住
笑了,笑声里充满着刻骨的阴森。
  紫衣人微似吃惊地扬动了一下浓黑的炭眉,在他眼睛里,对方这人无疑更见神秘,正因
为如此,才自引发了他的好奇。“说得好!”紫衣人深邃的眼睛,直刺向对方面门:“正因
为这样,我才更不能平白收受你的大礼。足下如是刻意不收我的银子,我便也只有望皮兴
叹,怅恨而归了。”
  君无忌微微一笑,笑得十分牵强。无论如何,这里他是不欲久留了。他甚至于不再多看
当前的紫衣人一眼,便自转身向外步出。
  却有一股凌人的罡风,随着他转过身子,猛厉地袭向他的后背。这当口儿,蓝衣瘦汉正
自起步跨出,紧紧蹑向他的身后。
  君无忌“刷”地拧过身子来。蓝衣瘦汉却也没有退开的意思。
  对方脸对脸的乍然接触之下,酒坊里突似起了一阵子狂风,蓝衣瘦汉那一袭肥大的衣衫
一时由不住猎猎作响为四下起舞。他总算挺立不移,足足地坚持了一段时候。
  然而,就在君无忌作势,再将向前踏进一步时,蓝衣人却不得不现出了难当的牵强。是
以,君无忌即将踏出的这一步,也就不再踏出。对于任何人,他总是心存厚道,只是一旦敌
意昭然,对垒分明时,他的出手,也较别人更不留情。
  紫衣人重重地顿了一下脚,颇有责怪之意地看向蓝衣瘦汉:“你怎么叫他走了?还不给
我快追!”
  蓝衣瘦汉微微点了一下头,脸上带着几分牵强,大步向外跨出。
  酒坊外,四野萧然。三五面粉红色酒帜,在风势里噼啪作响。却有六名身着灰色厚衣的
劲装汉子,散立四下,乍见蓝衣人现身,立时聚集过来。其中一人,用手向着一边指了一
指。顺其手指处望去,视野极是辽阔,红花绿树,备觉醒目,流花一河灿若亮银,有如一匹
白绫锦缎,展现此苍冥暮色当前,却已看不见前行君无忌的人影,他敢情已走远了。
  蓝衣人不觉苦笑一下,深邃的目神里,显示着惊悚与倾慕,却又似失落了什么似的遗
憾……
  紧接着紫衣人亦由里面走出来,身后的青衣长随,赶紧把一袭银狐长披为他披上。
  拉下了斗篷上的风帽,紫衣人越见气势轩昂。
  四下里打量了一眼:“人呢?”
  “走了,”蓝衣瘦汉略似汗颜地摇着头:“好快的脚程!追不上了。”
  “你也太……”原想说“你也太没有用了”,无如想到蓝衣人平日的忠贞不二,护主心
切,非比一般手下,显然亦是“性情”中人,这类奇人网罗不易,平日笼络尚恐不及,自不
便开罪,是以下面要出口的几个字便省了下来。
  似有说不出的怅恨,紫衣人恨恨地道:“这人姓什么叫什么?你们谁知道?”
  “回爷的话,”开口回话的是孙二掌柜的,上前两步,弓下了腰:“这位大爷姓君,都
管他叫君探花。”
  “君探花?这名字倒是新鲜。”
  “是很新……鲜……”孙二掌柜的眯缝着一双火眼,风干橘子皮似的一张黄脸上硬挤出
了一抹子笑,这哪是笑?简直比哭还难看!手里托着那块“赤免”皮子,孙二掌柜的还在眼
巴巴地等着“打赏”呢!
  “你知道他住在哪里?”
  “这……不知道!”二掌柜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地:“没有人知道……啊……”忽
然他想起了一个人:“小琉璃!”
  “谁是小琉璃?”
  蓝衣瘦汉狠狠地拿眼睛“钉”着他:“留神你的嘴,这可不是你信口雌黄的地方。”
  “小……小人不敢!”孙二掌柜的差点矮下去一半:“真的是有这么个人,叫……叫小
琉璃,只有他一个人知道那位君先生的住处。”
  “他人呢?”
  “这……小人可就不清楚了!”
  “那不等于白说么?”蓝衣瘦汉两只眼直瞪着他:“到哪里才能找着他?”
  “这……”孙二掌柜的想了想说:“这小人知道,让我想想,啊,他是住在七星冈老城
隍庙里,只要找着了他,就能找着那位君先生。”
  已有人把紫衣大爷的坐马给牵了过来,好骏的一匹伊犁马!雕鞍银穗,金蹬锦辔。紧系
在马首两侧的两蓬红缨,随风引动得簌簌直颤,可以想知一旦撒开了,该是何等雄姿!
  见马有如见人,紫衣人的身分也就可以想知一个大概了。连同外面散立左右的六个灰衣
劲装大汉,全数上了坐骑。紫衣大爷这就要走了。
  孙二掌柜的慌不迭赶上几步,双手高举着那个“赤兔”皮:“大爷这块……皮子……”
  一阵大风,刮起来地上的沙子,几乎迷了他的眼睛,呛得他直咳嗽。
  “哼!”紫衣人冷冷地说:“等找着了他本人再说,我们岂能白收人家的东西?”
  “那……也好,小人就先收着好了!”
  紫衣人夹了夹马腹,坐下骏马泼刺刺风也似的窜了出去。身后扈从,众星捧月般疾跟而
上。
  乱蹄践踏里,蓝衣汉子的坐马特地打孙二掌柜的面前经过,抖了抖袖子,落下了黄澄澄
的一件物什,算是一行人吃喝的酒钱。
  像是疾风里的一片流云,眨眼的工夫,一行人已跑没了影儿。
  那是老大个儿的一锭金子,在地上黄澄澄的直晃眼。孙二掌柜的拾在手里掂了掂少说也
有五两重,一时嘴都笑歪了。身后聚集了好些人,都当是二掌柜的今天碰上了财神爷,一双
双眼睛可都盯在了那块黄金上。
  “他娘个姥姥的,拿着黄金当银子使唤,这准是一帮子刀客、马贼!”一个黄胡子的小
老头神气活现地说。
  他这么一说,大伙全都嚷嚷起来。
  “对!准是刀客!”
  “是胡子!”
  还有人说是打山东过来的“响马”。于是有人嚷着要去报官。
  孙二掌柜气得脸都黑了,他可不这么想,仔细认了认,金锭子上有一方小印,凸出的阳
文“内廷官铸”四个小篆,不用说,这金子毫无疑问的是大内流出来的了。
  孙二掌柜的吓得手上一抖,差一点把持不住,赶忙揣到了怀里,一颗心卜通卜通直跳。
  众人七嘴八舌地还在乱嚷嚷,却只见一行人马远远飞驰而来。各人只当紫衣人去而复
还,一时相顾失色,容得那一行人马走近了才自看清,敢情是习见的本地官差衣着。
  有人高声笑道:“这可好罗,衙门里来了人啦!”
  一言甫毕,对方一行已经来到眼前。
  走在最头里的那个,头戴翅帽、蓝袍着身,一部黑须飘洒胸前,英姿甚是飘爽潇洒,正
是官居四品的凉州知府向元,身后各职,自同知、通判以次……无不官衣鲜明,另有一小队
子马队紧紧殿后,一行人马风驰电掣般来到了流花酒坊当前。
  在场各人目睹如此,无不吃了一惊。
  孙二掌柜的正待上前招呼,即见一名武弁策马来近,高声道:“哪一个是流花酒坊的掌
柜的?”
  孙二掌柜的忙自应了一声,上前道:“小人孙士宏,酒坊掌柜的是家兄,现不在家,老
爷有什么交代?”
  那官差不耐烦地道:“啰嗦!原来你就是孙二掌柜的,我知道你。”
  “不敢!”二掌柜的道:“不知老爷有什么差遣?”
  “我只问你,王驾可曾来了?”
  “什……么王驾?”孙二掌柜的简直傻了眼:“哪一位王……爷!”
  “还有哪一位王爷?自然是征北大将军,当今汉王王驾千岁爷!”那武弁不耐烦地道:
“我只问他老人家来了没有?”
  “没……没有……”孙二掌柜的吓了个脸色焦黄,连连摇着头:“没有……没有……”
  “废话!”那名武弁方自带过马头要回去复命,即见另一名灰衣皂隶,策马来近,向那
武弁说了几句。
  后者随即回过马来道:“王爷此一行是微服出游,我只问你,可曾有什么惹眼的生人来
过?”
  “这……”忽然,孙二掌柜的愣住了,“啊!莫非这位大爷他……他就是?”
  “哪一位大爷?”
  那武弁立即策马当前:“什么长相?你说清楚了!”
  “是……”孙二掌柜的呐呐道:“大高个子,穿着紫衣裳,浓眉毛,长脸……”
  没说完,武弁手起鞭落,“刷”地在他脸上抽了一马鞭子。
  二掌柜的“啊唷”一声,一只手摸着脸,差一点栽个筋斗,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登
时吓傻了。
  “放肆!”那武弁怒声斥道:“瞎了你的狗眼,那就是王驾千岁爷,他老人家现在哪
里!”
  “啊……”孙二掌柜心里直打鼓,简直像作梦似的晃晃悠悠地:“在……”
  岂止是孙二掌柜的一个人吃惊?身后一帮子酒坊的客人全都傻了,刚才什么“胡子”、
“刀客”、“响马”乱咋呼一气,敢情那个紫衣人,竟是当今声势最隆,最蒙圣上宠爱的皇
二子“高煦”——身领“汉王”、“征北大将军”双重封号的王驾千岁爷,这个“瞄头”可
真够瞧的了。现场各人,都像孙二掌柜的一样地傻了,一个个都成了闷嘴的葫芦,只剩下喘
气的份儿。
  孙二掌柜的嘴简直就像是吃了“烟袋油子”一样,那只手硬是不听使唤,比划了半天,
才指向“紫衣人”方才去处,“往……那边……那边……”
  武弁早已策马回报,紧接着一行人马直循着王驾去处策马如飞而离。乱蹄踏动处,带起
了大片灰沙,远远看上去,就像是起了一片朦胧的黄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