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1 章 怡红院与四海镖局
第3节 海贝勒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一卷
第 三 章 海贝勒

  在那东楼下靠南的一个角落里,有张八仙桌,桌旁,摆着几张长板凳。
  板凳上,半蹲半坐地坐着一个人,歪戴帽子斜瞪眼,敞着大襟卷着袖,一望而知是北京
城里的混混,“八大胡同”里的地痞。
  他跟旁边那几个一面嗑着瓜子,一面喝茶,一面唾沫乱飞地东拉西扯,乱吹一通!
  旁边还有几个卖花的小贩提着篮子,听得出神,忘记了张罗生意!
  那居东的留着山羊胡子、瘦削猥琐的一个,吹得最起劲。
  只听他耗子眼乱转地说道:“昨儿个夜里,大内的‘血滴子’、‘雍和宫’里的喇嘛都
出来了,满城里拿人,连‘禁卫军’跟‘九门提督’都用不上,你们谁知道为什么?”到此
顿住,静待答覆!
  旁边那一伙瞪着眼,摇了头,可是偏偏有一个嘴上无毛的年轻小伙子少不经事,不识
趣,在大伙儿摇头之中,他突然插了一嘴,而且还挺神气的:“九爷,我知道,是拿飞
贼……”
  话犹未完,那被尊称九爷的瘦削老者鼠目一瞪,沉了脸,叱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
知道什么,在九爷面前逞能,滚一边去!”
  年轻小伙子没滚,可是脸一红,一声气没敢再吭!
  那位九爷端起茶,“咕登”一口,抹抹嘴,刚要开口!
  由旁边来个商人打扮的中年汉子,往他面前一伸手,满脸邪笑地嘿嘿说道:“老九,把
你那‘金枪不倒’再来一包。”
  那位九爷一瞪眼,破口骂道:“又是你这没出息的窝囊废,黄胖,你自己说,你赊了我
老九多少了?不是我老九不讲义气!大家都是混饭吃,要碰上你这一号的,我老九岂不要喝
他奶奶的西北风去。”
  那胖子一点也不在乎,涎着脸,嘿嘿笑道:“老九,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你就瞧在多
年交情份上行行好,我昨儿个让那小狐狸精整惨了,今儿个……”
  “什么下不为例!”那位九爷寒着脸道:“少在我老九面前来这一套,下回一块儿
算!”
  那胖子忙哈腰应道:“是,是,是,只要有这次,下次咱们带利算,成么?”
  那位九爷哼地一声,伸出指头钻了钻鼻子,恶心人地,又往大襟上一抹,这才慢吞吞地
探怀摸出了一个白纸包,一瞪眼,没好气地递了过去:“拿去!”
  那胖子立刻满面神来,忙不迭地接过纸包,连道个谢都顾不得了,便抖着一身肥肉急步
走了。
  那位九爷望着他的背影“呸”地一声吐了一口唾沫,咒骂说道:“缺德带冒烟儿,外强
中干,没出息的窝囊废,总有一天,你会伸腿瞪眼儿,死在窑子里!”
  他骂人家,可没想想自己做的是什么买卖,会落个什么下场。
  骂完了,转过了头,清了清嗓子,道:“嗯,嗯,小顺子说是飞贼,可也撘得上点边
儿,虽称得上是飞贼,可是他不是偷大户人家,是跑进了大内!”
  “啊!”大伙儿禁不住一声惊呼,吓白了脸!
  这时候,在另一个角落里,有个身材瘦高的中年黑衣汉子,目光阴沉地向这边投过一
瞥。
  可惜那位九爷没瞧见,不然你就是杀了他,他也不敢再往下说了!
  那位九爷得意地扬眉一笑,道:“你们谁知道那家伙跑进大内干什么去了……”
  这回没人敢说话,那年轻小伙子更是噤若寒蝉!
  那位九爷咳嗽了一声,刚要张口,倏地脸色一变,连忙低下了头低低说道:“待会儿再
说,散,那主儿来了!”
  大伙儿似是早知道“那主儿”是谁,都没回头,可是刹那间散个干净,便连另一个角落
里那黑衣汉子也低下了头!
         ※※      ※※      ※※
  大门外,走进了个身穿青缎子长袍、外罩团花黑马挂的中年大汉。
  这大汉身躯魁伟,浓眉,大眼,狮鼻,海口,好威猛的一副长相,尤其,那炯炯环目更
为慑人!
  那两只袖口微卷,露出雪白的两段茸毛,两只铁腕又圆又粗,步履雄健地进了大门!
  早有鸨母、龟奴双双迎了上去,两张脸堆满了谄笑,见面便哈腰:“海爷,多日不见,
今儿个是什么风……”
  那大汉一摆手,大笑说道:“多日不见,多日不见,大伙儿都好!”
  “好,好,好,托您海爷的褔!”
  那大汉向着身后紧跟而来的一名汉子一丢眼色,那名汉子抖手便是雪花花的两锭白银!
  出手阔绰大方,又有派头,这地方最喜欢这样的人,也最巴结,鸨母、龟奴立刻笑得眯
了眼,忙伸双手接过:“谢海爷赏赐,又让您破费了!”
  那大汉又一摆手,说道:“小意思,买买花,喝喝酒去,梅姑娘在么?”
  鸨母没答话,那龟奴却忙道:“海爷您今儿个来得不巧,梅姑娘刚出去……”
  “刚出去?”那大汉一怔!
  “是,海爷。”那龟奴忙道:“是被廉亲王府的三格格接走了。”
  那大汉浓眉一挑,道:“又是那丫头,她怎么老跟我作对?”
  鸨母笑嘻嘻地道:“海爷,那才是冤枉,连梅姑娘都不知道您今儿个会来,要不然,她
说什么也会候着您!”
  那大汉沉吟了一下,面色稍霁,摆手说道:“没你们的事,忙去吧,我楼上等她去,她
什么时候回来,我什么时候走,我是非见着她不可!”
  说着,迈开大步走向了西楼——。
  那被唤海爷的大汉,步履沉重,登,登,登地上了西楼,几几乎震得西楼直晃。
  那刚上楼,美姑娘双成便拦在了眼前,娇靥含笑地褔了一褔,道:“婢子见过贝勒
爷!”
  原来此人是位贝勒,怪不得出手阔绰,派头那么大!
  这位海贝勒呆了一呆,道:“怎么,双成,你在家?”
  双成忙道:“是,贝勒爷,姑娘带着小玉走了,留下婢子看家!”
  海贝勒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举步就要往里走!
  双成玲珑心窍,连忙侧身让客:“爷,您请客厅坐坐!”
  海贝勒犹豫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双成一眼,笑道:“双成,你可当真是留下看家的!挺
尽职的嘛。”
  双成娇靥一红,道:“爷,您明鉴,姑娘一向在客厅见客,从未破过例,何况,她今晚
不在,您怎好跟婢子为难?”
  海贝勒浓眉轩动,大笑说道:“好一张会说话的小嘴儿!别急,我听你的就是!”说
着,迈开大步,行向了客厅!
  双成望了那魁伟背影一眼,急步跟了过去!
  在那美仑美奂的客厅里,海贝勒自己找了一张椅子坐下,美姑娘就站在他的身前,不言
不动!
  海贝勒“咦”地一声,道:“双成,你站在这儿干什么,给我沏茶去啊?”
  双成俏生生地应了一声是,可是没动!
  海贝勒巨目略一眨动,忽地笑道:“好丫头,你是怕我偷了你们的东西,还是怕我偷偷
溜进你们姑娘的房中?”
  双成娇靥一红,道:“海爷,前者,您是说笑话,恐怕倾西楼所有,也难及您海爷府中
万一,后者,婢子知道您是位英雄,绝不会跟婢子这下人为难,再说,您要是偷偷溜进我们
姑娘的房里,那您是就打算见她这一次了!”
  “这不就结了么?”海贝勒扬眉笑道:“那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双成道:“您明鉴,您是这儿的常客,也是姑娘的知己朋友,对您,婢子不敢不放心,
再说,婢子也只有一颗脑袋,婢子之所以侍立面前,那是等着您的问话!”
  海贝勒大笑说道:“我能摘任何一个人的脑袋,可是我不敢动你一个手指头,双成,你
知道我有问话?”
  双成眨动了一下美目,笑道:“姑娘出去了,婢子不信您会不问个明白!”
  海贝勒大叫说道:“好伶俐的丫头,比我贝勒府那些惹人心烦讨厌的丫头们又不知高明
几许,海爷有赏!”抖手便是一颗明珠!
  双成忙伸手接过,施礼谢道:“谢海爷赏赐,您有话只管问!”
  海贝勒笑了笑道:“双成,你们姑娘那儿去了?”他这是明知故问!
  双成道:“回爷的话,被‘廉亲王’的三格格接走了!”
  海贝勒点了点头,道:“干什么去了?”
  “您还不知道?”双成道:“不外是跟那些位格格们谈诗论文、下棋画画去了,听说王
爷的褔晋,还要收干女儿呢!”
  海贝勒浓眉一皱,道:“你们姑娘答应了没有?”
  双成笑道:“海爷,您这句话问的……王爷的褔晋要收干女儿,在别人还求之不得呢,
姑娘她那有不答应的?再说,也不敢呀!”
  海贝勒道:“这么说,她是不敢而不是情愿的了?”
  双成道:“那婢子就不知道了,您自己去想吧!”
  海贝勒沉默了一下,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双成道:“您是知道的,不到夜深,那些格格是不放人的!”
  海贝勒皱眉说道:“看来,今晚这一趟,我要白跑了,双成,你知道,我是经常不大有
工夫的,几几乎天天得陪皇上,尤其这两天……”摇摇头,住口不言!
  双成却笑着问:“爷,这两天怎么啦?”
  “没什么!”海贝勒道:“这两天我特别忙,今夜我是忙里偷闲,谁知道,唉!双成,
你替我想想看,打从认识她至今,我一共才见着她多少面?说了可怜,一只手就数过来
了!”
  竟然是一脸委曲,一脸可怜像!
  双成还真有点不忍,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您知道,爷!这种生涯没办法,尤其对皇
族亲贵,您别以为我们姑娘愿意去,其实天知道,一回来就累得什么似的,不去又怎么办?
敢得罪谁?您是她的知心朋友,对她,该有所谅解、有所同情!”
  海贝勒苦笑说道:“双成,你不会不知道,我不是不同情她、不谅解她,我也不忍心看
她这个样儿,让这种地方委曲她,有好几次我向她表示,我愿意倾我的所有,接她出去,可
是她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分明她是不愿意,难道说……”
  双成淡淡笑道:“爷,那您也别怪她,她用心良苦,那是为您好,您是堂堂皇族亲贵,
要是要了个风尘女子——”“天知道?”海贝勒叫道:“我可没有把她当风尘女子看待!”
  双成道:“婢子也知道您不会,可是别人会呀,您能担保别人不会么?风言风语,唇舌
可以杀人,那样您会担不起……”
  “敢!”海贝勒环目一瞪,威态慑人,拍着桌子叫道:“他们敢,我要看看他们谁
敢!”
  双成扬了扬眉,道:“当着您的面,婢子也以为没人敢,而且还尽拣好听的说,可是背
着您呢?您又知道什么?爷,您不知道,世上最可怕的是人,最坏的也是人!”
  海贝勒摇头说道:“我知道他们会,你不瞧见么?今天‘亲王府’,明天‘郡王府’,
这些皇族亲贵,那一个不喜欢她,不仰慕她?”
  双成笑了笑,道:“爷,婢子我要大胆说一句,那不是喜欢,也不是仰慕,而是皇族亲
贵们的一种玩乐嗜好,有钱有势的人都喜欢这一套,您别看王爷的褔晋要收干女儿,那可也
不能当做真的,您仔细想想看,是不是这样?平日里玩玩,你是你,我是我,那没有关系,
一旦她要成了皇族亲贵一份子,进了皇族亲贵的门儿,那就可不是那回事了,那会马上又是
一副脸色,指指点点,姑娘的脾气,您知道,她不得不为您跟她自己着想,再说,还有那些
言官,大清皇族的家法,一旦有人说了话,到那时候为难的是您!”
  海贝勒神情激动,毅然说道:“那没有什么了不起,这皇族亲贵四个字,我不稀罕!”
  双成着实地暗暗一阵感动,道:“爷,那是您,可是她不能让您这么做!”
  海贝勒拍桌子说道:“她要是把我当做知心朋友,她就该知我,也不该这样,双成,你
知道,我这个人跟一般皇族亲贵不一样,实际上说,我够豁达的,只要是她点个头,我宁愿
抛弃一切,跟她找个僻静地儿,远离这些个嘴脸,去过最平凡的生活,就算是种种庄稼,我
也能干,那也是快乐的!”
  双成默然不语,良久始道:“爷,对您的感人真諴,站在婢子的立场,我至为感激,可
是我却不便说些什么,一切那还得看姑娘!”
  海贝勒苦笑点头:“看她,一切是得看她,可是双成,你不能帮我个忙么?”
  双成笑道:“您是难为婢子,这种事,婢子哪帮得上忙?”
  海贝勒道:“怎么不行!帮我美言两句,劝劝她,双成,只要她点了头,我会一辈子记
住你的好处的!”
  双成笑道:“爷,你这是要婢子的命,她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小玉在她面前哪
敢说话?还是您自己来吧!”
  海贝勒苦笑摇头道:“看来是没有肯帮我之人了……”
  突然一阵杂乱步履声响自楼梯,似乎是有不少人上了楼。
  双成一怔忙道:“爷,您坐着,婢子去看看是谁……”
  说着,急步走了出去,刚出客厅,只见五名腰系长剑的中年黑衣汉子已然登上了楼,身
后,还跟着那满面惊慌、手足无措的鸨母王大娘!
  双成略一皱眉,急步迎了过去:“诸位是……”
  五名黑衣汉子神情冷峻,没说话,那鸨母却抖着嗓子忙道:“双成,这几位是大内的侍
卫爷们,要……”
  双成“哦”地一声,忙近前施礼:“见过几位侍卫爷们,诸位上西楼有……”
  突然客厅门口,传来海贝勒话声:“双成闪开,让他们找我说话!”
  五名黑衣汉子十道目光投注处,神色一惊,急步趋前哈了腰:“卑职等见过贝勒!”
  适时,鸨母扭着小脚跟上来,口中说道:“没错吧,我说贝勒爷在这儿,诸位就不
信……”
  海贝勒向着鸨母一摆手,目注那五名黑衣汉子最左一名,道:“云领班,你知道我在这
儿?”
  那被唤云领班的一震,头垂得更低:“禀贝勒,卑职不知道,卑职只当是——”海贝勒
截口说道:“你们见着了我带来的人么?”
  “禀贝勒!”那位云领班忙道:“卑职不敢欺瞒,见着了,可是卑职等以为他们是来玩
的!”
  按说,大内侍卫,御前带刀,官同三品,是不把一个贝勒放在眼内的,可是这位海贝勒
不同于一般的贝勒,他一身武学马上马下,万人难敌,是皇上特别指定的“伴驾”,那不等
于个侍卫头儿?
  海贝勒哼了一声,道:“算你会说话,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那位云领班犹豫了一下,道:“卑职等为的是昨天晚上……”
  海贝勒截口说道:“那么,你们以为我在这儿是个死人?”
  这话份量不轻,那位云领班一哆嗦,忙道:“您明鉴,卑职等不敢,卑职是奉命行事,
不得不……”
  海贝勒摆手说道:“我知道你们是奉命行事,职责所在,那么既然知道我在这儿,你们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位云领班忙道:“卑职不敢,卑职这就带着他们撤走!”说完,哈了个腰,领着其他
四名黑衣汉子匆忙下楼而去!
  海贝勒接着又向着鸨母摆了手!
  望着鸨母一扭一扭地下了楼,双成以手掩胸,脸上惊容未退,余悸犹存地失声说道:
“吓死我了,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海贝勒摇了摇头,淡淡说道:“没什么,昨天晚上内城闹飞贼,他们在拿人!”
  双成不放松地道:“内城闹飞贼大不了交给‘九门提督’,干什么惊动大内侍卫呀?”
  海贝勒“哼”地一声笑道:“‘九门总督’?你以为‘九门总督’能办得了什么大事?
个把小贼还可以,要是飞贼,恐怕会让人把他的脑袋割了,个个酒囊饭袋,昨夜内城闹飞贼
的时候,‘九门总督’正在姨太太的被窝里呢……”
  双成娇靥猛地一红,“啐”了一声!
  海贝勒猛有所悟,咧嘴赧笑说道:“姑娘,抱歉,我口没择言,快给我沏茶去吧!”
  双成转身要走,海贝勒却突然又把她唤住:“姑娘,我跟你打个商量,我赏了你一颗珠
子,你是不是该放我到她房里去一趟?”
  双成忙摇头说道:“那不行,那颗珠子的代价,您已经收回了!”
  海贝勒会错了意,忙道:“那么,我身上还有,再给你一颗!”
  双成眨眨眼,笑道:“爷,您这是行贿,恕我不敢从命,您要是不甘心,我连这一颗也
不要了!”说着,就要探怀!
  海贝勒慌了,忙摆手说道:“好了,好了,我逗你玩儿的,你怎么当了真?快去吧,快
去给我沏茶去,我渴死了!”
  双成没动,笑了笑道:“爷,您可是正人君子、英雄豪杰!”
  海贝勒脸一红,哈哈笑道:“玲珑心窍厉害嘴,我看将来那个大胆的敢要你,你要是不
放心,把我锁在客厅好了。”
  双成笑了笑道:“对你,我不敢,也用不着,您只要认为,能这么做,该这么做,您只
管请!”说罢,扭动腰肢,转身而去!
  海贝勒一怔,旋即摇头发笑,转步进了客厅!
  可是刚一进客厅,海贝勒一怔,只因为他看见那客厅角落里那只枣红色的漆几上,放着
一个茶盘,茶盘上还有一只细瓷小茶壶,一只茶杯!
  敢情茶已经沏好了,沏好了干什么还沏?
  他仔细想一想,这壶茶该是在他来之前沏好的,走过去掀开壶盖瞧了瞧,茶叶刚飘起!
  他立刻皱了眉,旋即浓眉一挑,大步出厅,到了梅心的房门口,他略略地犹豫了一下,
突然推开了门!
  自然,他看到了房中的燕南来,燕南来显然地一惊!
  可是海贝勒脸上立刻变了色,冷哼了一声,道:“怪不得,原来她早有了人,你是
谁?”
  燕南来在这刹那间之后,竟然出奇的平静。
  只是,他尚未说话,房门口已急步来了双成,她忙惊慌道:“海爷,您这是……”
  海贝勒冷然摆手,道:“双成,你等会儿再说,让他先告诉我,他是谁?”
  双成急道:“海爷,他是……”
  海贝勒截口说道:“双成,我是问他,不是问你!”
  双成眉梢儿一挑,道:“好吧,燕爷,您说!”
  燕南来淡淡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先回答阁下,你又是谁?”
  海贝勒脸色一变,道:“我是这儿的常客,也是梅姑娘的知友!”
  燕南来说道:“那好,我比阁下的资格嫩一点,可也算得上是梅姑娘的朋友。”
  海贝勒道:“你姓燕?”
  燕南来泰然点头:“不错!”
  海贝勒道:“你知道我是谁?”
  燕南来淡淡摇头,道:“我不知道,也无须知道,到这儿来的,都是花了钱的人,谁的
钱不比谁的大,该没有什么分别!”
  海贝勒脸色又一变,冷笑说道:“此处离客厅就仅一墙之隔,距楼梯也没多远,我不相
信你没有听到外面的谈话,你该是我生平仅遇、第一个没把我这个贝勒放在眼内的人!”
  燕南来淡淡说道:“那是阁下夸奖,其实,我说的是没有错,到这儿来的人,大家都花
了钱,没有什么两样,在这儿,彼此都是梅姑娘的客人,出了‘怡红院’,阁下才是官!”
  海贝勒环目威棱一闪,道:“你很会说话,你放心,我无意拿官压你,正如你所说,在
这儿,我也是个客人身分,我站在客人立场说话,你可知道,梅姑娘的房中,向来不许人乱
闯的!”
  “谁说的?”燕南来扬了扬眉,转望双成,道:“姑娘,有这个说法么?”
  双成冰雪聪明,一点即透,蹶着小嘴儿,道:“我告诉您,您不信,那有什么办法?”
  燕南来呆了一呆,摊手耸肩道:“我以为你说着玩儿的,谁知道这会是真的?”
  海贝勒冷笑说道:“姓燕的,你少在我面前来这一套,我不是睁眼瞎子,难道还看不出
来?你是凭着什么进来的,我心里有数,现在闲话少说,你给我出去!”
  燕南来双眉一扬,笑道:“出去?我承认事先不知,乱闯香闺,于理有屈,可是那该由
梅姑娘下逐客令,阁下既不是这儿的主人,又不是梅姑娘的什么人,凭什么赶我出去?”
  海贝勒冷冷说道:“我不管那么多,只问你一句,你出去不出去?”
  燕南来淡淡笑道:“我本来是打算出去的,可是我这个人有个怪脾气,不喜欢被动,所
以,我现在不打算出去了!”
  海贝勒变色说道:“你真的不出去?”
  燕南来笑容一敛道:“大家都是花钱的,阁下凭什么赶我出去?”
  海贝勒道:“你花了多少钱,说!我一个不少的还给你!”
  燕南来摇头说道:“你阁下是恃‘财’傲物,我花的钱,只怕倾北京城之所有也还不
起,再说,我还想把钱还给阁下呢?”
  海贝勒浓眉一轩,一张脸气得铁青,道:“你要是让我忍无可忍,可别怪我动手逐你出
门!”
  燕南来淡笑摇头,道:“这又是恃武凌人,这就是北京豪门的一贯作风,阁下,我老实
告诉你,我既不动于钱财,也不屈于威武,我愿意看看你是怎么个赶我出门法,你阁下看着
办吧!”
  海贝勒怒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凭什么这么大胆,仗着谁,我也要看看打了
你,是谁代你出头,能把我怎么样!”话落,手起,巨灵掌飞攫燕南来胸前!
  双成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眼见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她却一直不问,也许她没有料到
事情会到这般地步,也没想到海贝勒说打就上了手!
  这时候她一脸惊容,刚要开口劝阻,燕南来已然轻笑说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动辄言
武,可是那并不是怕言武,凭阁下这一手,尚赶不出去我!”往左一跨步,身形突然横移半
尺,堪堪躲过了海贝勒的那一抓,他躲来轻松,其实这下大不寻常!
  海贝勒一身武艺马上马下万人难敌,不要说北京城里没人是他的对手,便是江湖上恐怕
也找不出几个能在他手下走完三招之人,要不然皇上怎会让他保驾?
  可是,燕南来不但躲过了他含怒出手、迅捷如电的一抓,而且躲得非常之轻松,这可就
不简单了!
  双成双目中异采飞闪,“哎哟”一声玉手掩上了樱口!
  海贝勒也同时吃了一惊,撤腕抽身,冷笑说道:“原来你不但人长的俊,且还身怀不俗
武学,我走眼了,怪不得,你再接我两手,这三招内我要赶不走你,我走!”话落,大步跨
进,双手齐出,抓向燕南来双臂,这一手厉害,他竟用上了蒙古的摔角!
  燕南来摇头笑道:“阁下会的不少,真可惜,我也玩过‘扑击之戏’!”
  仍没还手,脚下只退了半步,海贝勒的一双巨灵掌便落了空,他怒喝一声,方待再扑!
  突然房门口响起一个柔婉话声:“海爷,您可以住手了,我回来了,有什么话对我说,
别难为人家!”
  海贝勒一震住手,霍然旋身,房门口,站着那身披风氅、神色平静的美姑娘梅心,她身
后还有小玉。
  双成慌忙趋前裣衽道:“姑娘,您回来的正好……”
  梅心皓腕轻举,摆了摆手,没让她说下去!
  海贝勒却陡挑浓眉,气的混身发抖,冷冷说了一句:“梅心,我没想到你对人还有个厚
薄之分,怪不得你……算我瞎了眼了。”气冲冲地大步下楼而去!
  双成大急,刚要张口,梅心淡淡说道:“双成,别拦他,让他走!”
  双成一怔,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梅心却解了风氅,随手交给小玉,含笑走向燕南来:“对不起,我迟回来了一步,让你
受惊了!”
  燕南来好不难过,玉面抽搐,无限歉然说道:“姑娘,你这岂不是让我难受死!我素仰
海贝勒是个英雄人物,有心相戏,可没料到他这么不能容物,其实,这本难怪,都怪我,大
恩未报,如今倒替姑娘……”苦笑一声,住口不言!
  梅心那清冷的娇靥上,飞快地掠过一丝幽怨之色,柔婉笑道:“你也别这么说,这么说
是让我难受,要怪该怪我当初对他不该假以辞色,也不该托身风尘……”
  燕南来身形倏颤,轻声说道:“姑娘……”
  梅心忙笑道:“好,我不说了,他伤了你了?”
  燕南来神情一阵激动,摇头道:“谢谢姑娘,还好我躲得快!”
  “还好躲得快!”双成突然接口说道:“姑娘,我看见了,燕爷好高的身手,真要打起
来,只怕海爷根本不是燕爷的对手呢!”
  梅心美目一睁,“哦”了一声道:“真的么?我没想到你……海贝勒是京城第一好
手!”
  燕南来忙强笑说道:“姑娘别听成姑娘的,我只是侥幸!”
  梅心未再多说,双成却又张了口,梅心连忙递过眼色,俏丫头好不机灵,眸子一转,改
了口:“姑娘,您今儿个怎么回来那么早?”
  梅心莫名其妙地娇靥一红,随口漫应说道:“她们在那儿斗牌,今儿个散的早……”
  双成向梅心眨眨眼,梅心的脸孔红得更厉害,却把脸转向了一旁,笑着跟燕南来说了
话!
  谈了一会儿,双成插口说道:“姑娘,水准备好了,您要不要先……”
  梅心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向着燕南来道:“你先坐坐,待会儿咱们再谈!”说着带着
双成跟小玉出房而去!
  望着梅心那背影不见,燕南来脸上突然浮起一片令人难以言喻的复杂神色,站起来走向
了桌前——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