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1 章 怡红院与四海镖局
第6节 大内高手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一卷
第 六 章 大内高手

  他两个走的没了人影,那位红衣少女云珠犹向着厅门直发楞!
  云中鹤双肩微轩,轻轻地喝了一声:“珠儿!”
  俏姑娘云珠瞿然而醒,娇靥上又是红云一片,道:“爹,这就是三叔说的那个人?”
  云中鹤一双鹰目之中流露着诡异之色,点头说道:“不错,正是他,你看如何?”
  俏姑娘云珠摇了摇螓首道:“我看不出他有什么惊人之处,也许三叔夸大其辞!”
  “夸大其辞?”云中鹤哼了一声,冷冷说道:“你两个师兄,不到三个照面就全折在了
他手中,他不但夺了你三师兄的刀,而且那百炼精钢还抵不过他一指头,这是你两个师兄回
去对你三叔说的!”
  俏姑娘云珠皱了皱柳眉,道:“爹,您成名多年,阅人良多,那么以您看呢?”
  云中鹤老脸一红,冷冷说道:“跟你一样,爹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惊人之处,不过,那不
会是你三叔夸大其辞,而是他一身武学已到了收敛自如境界!”
  俏姑娘云珠皱眉笑道:“爹,能达到这种境界的人,放眼江湖可没有几个!”
  云中鹤道:“那此人有可能是这几个中的一个!”
  云珠柳眉又复一皱,道:“爹,那您刚才为什么不试试?”
  云中鹤道:“手上试那会让他提高警惕,爹在口头上试过了,他承认会武,却说所学浅
薄得很,可笑秦七这个浑东西……”
  云珠截口说道:“爹,您看得出,他是什么来路么?”
  云中鹤摇说道:“是江湖中人该不会错,只不知道他是不是跟那几帮人有关连,此人口
风甚紧,一时恐怕难试出什么,珠儿,这恐怕要靠你了!”
  云珠脸一红,好不娇羞,道:“您放心交给我好了,不出一月,我总会摸出他的底细
的!”
  云中鹤脸上浮现了一丝诡异笑意,但倏地笑容敛去,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栗人森寒,冷
冷说道:“珠儿,爹提醒你一句,你可别假戏真做,真的动了心,千万要记住云家的家法门
规!”
  云珠一惊,陡又红着脸笑道:“爹,您这是怎么啦?多年以来,我什么时候假戏真做、
动过真情来着?我要是有这个心,多年来不乏年轻貌美的俊彦,何必等到今日的他?”
  云中鹤冷冷说道:“可是爹看得出,这姓郭的不同于常人,往年的那些个年轻俊彦跟他
一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判若云泥!”
  云珠柳眉微耸,一跺蛮靴道:“说了半天你还是信不过我,多年来我这份功劳是白费
了,这样好不?您另请高明,免得……”
  云中鹤凶态一敛,忙哈哈笑道:“好,好,好,乖女儿,别动气,功劳仍是你的,你大
伯处是一笔不少地都给你记下了,爹就你这个女儿,你是爹的心头肉,爹信不过你还信得过
谁,爹只是……咳,咳,不说了,你自己明白,爹拭目以待,看你的了,要是这件事成了,
袛怕就这一件便足抵你数年功劳了!”
  云珠转颓为笑,“呸”地一声,道:“他有什么了不起,值得您这般重视?”
  云中鹤摇头叹道:“爹心里有数,可是说也说不出,不过此人有意交结秦七,想混进镖
局,内情绝不简单,除了那几帮人外……”
  “那不见得!”云珠摇头说道:“有可能他知道了咱们的底细,想把镖局做个晋身之
阶!”
  云中鹤脸色一变,眉宇间陡现煞气!
  云珠却忙又说道:“那也有可能是一种巧合,他真想在镖局谋个职,吃这口饭,所以一
听秦七是‘四海镖局’里的人,就……”
  云中鹤煞气不减地冷冷说道:“但愿是后者,要是前者,这种人绝不能留!”
  云珠摇头说道:“您这种想法,我也不敢苟同,他要真有意晋身,就算知道咱们的底细
又何妨,能把他引荐进去,那才是您的大功一件!”
  云中鹤煞气一敛,笑道:“丫头,还是你行,不过,爹很担心,事情还没有开始,你不
过仅见他一面,怎么就老帮他说话,胳膊肘儿往外弯?”
  云珠淡淡笑道:“我是以事论事,为的是咱们自己,您要是仍不放心,我仍是那句话,
您另请高明!”
  云中鹤双眉一掀,倏又堆笑说道:“说笑归说笑,昨天你四叔派人送来了信儿,江南那
八个快要来了,听说还有吕留良的那个孙女,他们这趟来京,用心叵测,有可能跟年大将军
要被召回有关……”
  云珠突然截口说道:“对了,爹,前两天夜闯大内的那个刺客,有消息么?”
  云中鹤眉峰一皱,摇了头道:“你不见大内侍卫、‘雍和宫’的喇嘛,这几天都出来到
处明访暗查拿人么?听说皇上很生气,拍桌子大发雷霆,要限期缉凶归案,连大小衙门都着
了慌,只是仍没有一点蛛丝马迹,恐怕这一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摘顶子掉脑袋呢!”
  云珠道:“不是说那个人受了伤么?”
  云中鹤道:“说是这么说,谁知道打中他了没有?”
  云珠道:“‘血滴子’那独门暗器,不是向无虚发么?”
  云中鹤道:“可是他毕竟跑了,不过,那唐家的暗器是出了名的歹毒霸道,见血封喉,
中人无救,只要是打中了他,他必死无疑,就怕没有打中他!”
  云珠道:“那不很简单么,只要是打中了他,找不到个活口,总该能找到个死人,按
说,他跑不出一里之外的!”
  云中鹤道:“可是在十里之内也没有找一个死人!”
  云珠道:“那就有可能没有打中他了!”
  云中鹤苦笑说道:“也只好这么想了!”
  云珠道:“爹,难道连那人长相都没有看清楚?”
  云中鹤摇头说道:“只知道那人是个功力奇高的黑衣蒙面人,有六名‘血滴子’侍卫伤
在他手中,其他的一无所知!”
  云珠冷笑说道:“怪不得皇上要拍桌子大发雷霆,限期缉凶归案,原来人不仅伤在他手
中六个,而且连他的长相都没看到,来路都没摸清,要换是我,我也会发脾气!”
  云中鹤道:“你大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你却在这儿说风凉话!”
  云珠道:“那我倒不敢,不过,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人家一个,怎么说也说不过去,要是
我……”
  “你懂什么?”云中鹤皱眉说道:“你永不知天高地厚,须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
山还有一山高,江湖上奇人能士多得很……”
  云珠扬起柳眉,截口说道:“可是我也知道,‘雍和宫’里的是密宗高手、大内侍卫也
不乏奇人能士,倘照爹这种想法,那禁宫大内,就不必护卫了,根本就打不过人家嘛!”
  云中鹤老脸一红,道:“不护卫怎么行,便是舍了命也得护卫!”
  云珠道:“那有什么用?不过是白白牺牲,多死几个人,要知道,爹,这不是根本办
法,便是大内侍卫都死了,人家仍是要行刺皇上的,那无补于事!”
  云中鹤道:“那么,以你说,该怎么办?”
  云珠淡淡说道:“办法倒是有,只恐怕大内侍卫不肯听我这个黄毛丫头的!”
  云中鹤一喜道:“你且说说看,可行不可行,我跟你大伯商量商量看!”
  云珠道:“我不愿多说,说了也没用,因为那不是口头上所能说得详尽的,早在半年
前,我就拟好了一份计划,爹,您先看看,然后拿给大伯再看看,可行则留用,不可用就还
给我。”
  云中鹤震声说道:“什么计划,你怎么不早说?”
  云珠哼了一声,道:“您该知道,大内侍卫人人都自以为了不起,个个都以为自己天下
无敌,我那儿敢说?”
  云中鹤道:“现在你怎么敢说了?”
  云珠冷笑说道:“我要再不说,就要眼看皇上的脑袋被人割去了!”
  云中鹤脸色一变,惊叱说道:“珠儿,你好大胆,你知道这句话论罪要株连九族……”
  云珠道:“我是为皇上的安全着想,可惜我见不着皇上,要不然就是我当着他的面说这
种话,只怕他不但不会生气,反而会很高兴呢!不信让我进宫试试看?”
  云中鹤一惊忙道:“你最好还是别试,要不然爹跟你伯伯、叔叔几个……”
  云珠冷冷说道:“准会沾我的光!”
  云中鹤道:“这种光不沾也罢,珠儿,现在不用说了,快把那份计划拿出来让爹看看,
好早些跟你大伯碰头。”
  云珠道:“拿出来是可以,我本来的意思也不在藏私,不过您最好告诉大伯,别抢了我
的功劳!”
  云中鹤一瞪老眼道:“这是什么话?你大伯岂会抢你的功劳?只要那计划被大内采用,
你的功劳包在爹身上!”
  云珠冷哼说道:“那可很难说,荣华富贵当前,便是至亲也顾不了那么多,大伯眼中就
只有金眼花翎,哪有我这个侄女儿?”
  云中鹤脸色好不难看,还待再说,云珠已然提着剑转身行了出去,他没奈何地摇了摇
头,急步跟了出去……
         ※※      ※※      ※※
  晌午方过,“天桥”来了个身穿棉袄棉裤、头戴毡帽的瘦老头儿,他没往别处走,对那
四处的热闹与吆喝声,他视若无睹,听若无闻,袖着手进了那座赌棚!
  怪不得,按说,老年人都是喜欢听听戏,或是听听说书、说相声,沏一壶茶,两腿一
翘,多舒服!
  谁知此老爱赌嗜此道,那就难怪了,有褔不会享嘛!
  他推开门一进赌棚,柜台里慢吞吞地迎出了那个姓杜的瘦汉子,也许他是瞧这老头儿一
身乡下佬打扮,不像个腰缠万贯、能榨出油水的有钱大老爷,是故神色中就带出了轻蔑意
味,他打量了瘦老头两眼,淡淡地问道:“老大爷吃过晌午饭了?”
  那老头儿一翻老眼,道:“吃过了,难不成我会饿着肚子往这儿跑!”好冲!
  姓杜的汉子呆了一呆,随又问道:“老大爷是来……”
  那老头兜截口说道:“既来了这儿,哪还有什么好事儿?银子在腰里烧得慌,想送出几
个去,要是没人要,我就捞几个棺材本儿!”
  怎么他说的话都不好听?八成儿他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儿了,要不然就是在家受了黄脸
婆的气!
  那姓杜的汉子刚又一怔,那老头儿已然迈动步履,抖着两条腿,一路摇晃着向里棚行
去!
  到了那张赌牌九的桌上,他大剌剌地一屁股生了下去,大伙儿都瞪眼瞧他,他却横着脸
不瞧人一眼地,自那厚厚的棉袄里解下了腰带,砰地一声放在了桌子上!
  那倒不是他那条裤腰带是铁打的,而是他那条裤腰带鼓鼓的,里面装着沉甸甸的玩意
儿!
  大伙儿刚一怔,他已慢吞吞地由裤腰带一头挤出了一大锭银子,砰地一声又放在了桌
上,其他的他没再挤,本来是,有一锭就够了,赢了装回去,输了再说!
  那姓杜的汉子眼睛一亮,立时扬声吆喝:“来人,给老大沏一壶‘龙井’!”
  他见钱眼开,拍了马屁,谁知马屁拍在了马腿上,那老头连眼都未抬,冷冷说道:“不
必了,以后少瞧人低就行了,那‘龙井’我老人家不敢喝,财不露白,我老人家财不该露
白,怕你们谋财害命,给下了穿肠毒药!”
  满桌为之一怔,那姓杜的汉子却干笑说道:“这位老大爷好会说笑话,北京城是个有王
法的地方,我还不想打人命官司呢!推牌啦!”
  那老头儿没再说话,那庄家也连忙推起了牌,老头儿人老心大,把那整个一锭下了注!
  不错,他手气也好,头一把拿了个“地杠”,庄家照赔了那么一锭,老头儿乐了,翘着
胡子第二把干脆两锭下上!
  那知要了命,一下子转了运,第二把他抓了个“大十”!
  这一下老头儿笑不出来了,一赌气又砰然挤出了两锭!
  盏茶工夫下来,他有输有赢,可是输的时候多,赢的时候少,眼看着那根裤腰带空了半
截!
  老头儿的脸色好不难看,突然一把抓起了面前的小茶壶,嘴里嘟嚷着道:“喝口茶吧,
也许这龙井能冲走霉运,我老人家如今不怕人谋财害命了,去了一半了,还怕什么?要是输
光了连口茶都没喝到,那才划不来呢……”
  说着就把壶嘴儿往嘴里送,咕登一口,天!滚烫的热茶,他老人家头上青筋暴起脸都变
了色,“噗”地一口又忙吐了出来,这一口不要紧,却无巧不巧地喷在庄家那刚伸出的一双
手上!
  这一下要了庄家的命,烫得他手忙往回缩,适时“叭”地一声,由那双袖口里掉下两张
牌来!
  他脸色刚变,老头儿已然瞪了老眼,忘记了嘴痛,砰然一声摔了茶壶,一把抢过那两张
牌,别看他人老,手上还挺快的。
  他牌一到手,立即大叫乱嚷嚷起来:“好呀,偷牌,藏牌,原来你们玩假的坑人,怪不
得我老人家输的时候多,赢的时候少,你们耍老千施诈嘛,这是我老人家的棺材本,你们好
黑的心,走,咱们衙门里说话去!”
  他这一吆喝嚷嚷,立刻惊动四座,赌客们都抓了银子站了起来,虽惧于“瘸腿”云三的
名头,没敢跟着闹,可是很明显地没人打算再赌了,等于砸了赌场的锅!
  那老头儿把话说完,左手一伸,隔着桌子就要抓那当庄的,适时,那姓杜的汉子一闪到
了近前,伸手一拦,忙道:“老大爷,怎么回事儿,有话好说……”
  “说,说个屁!”那老头儿是真火了,手一挥,道:“我老人家反正活不了多久了,我
跟你们拚了!”说着,一头便撞向了那姓杜的汉子!
  姓杜的汉子未敢当着人逞凶,脸色一变,闪身躲了开去。
  适时,好事的人拦了架,死命地拉住老头儿,好说好歹地把他按在了板凳上,其中有人
说道:“老大爷,咱们有话就说,有理就讲,您这么大年纪了,干什么跟年轻人一样动火
气?”
  这句话劝住了老头儿,他气虎虎地道:“好,咱们讲理,大伙儿都瞧见了,他赌场里玩
假施诈坑人钱这怎么说,瞧这牌还在我手里呢!”说着把手一摊,那两张牌的确仍在手中!
  那姓杜的汉子脸上挂不住了,心里尽管恨极了老头儿,可是表面上他仍得赔不是,忙拱
手赔笑说道:“对不起,老大爷,场里可不知道他手脚这么不干净,您老大爷息息火,我这
叫他滚蛋!”
  说着转过了身子,向着那倒楣的当庄的,沉着脸喝道:“滚,滚,别让三爷知道了,要
不然他会剁了你这双手!”
  那当庄的一句话没说,头一低出了赌棚!
  姓杜的汉子转过来又陪上笑脸道:“老大爷,您瞧见了,这总行了吧?”
  那老头儿似是也息了火,见好就收,哼了一声,道:“我老人家讲的是理,可不是存心
砸人饭碗的,小伙子,你说,我老人家输的这些棺材本儿怎么办?”
  那姓杜的汉子倒是挺爽快的,一拍胸脯,道:“没说的,老大爷,理屈在赌场,一句
话,包在我身上,一个子儿不少地,全数还给您!”
  那老头儿不再说话了,低着头由庄家那一堆里拿回了自己的银子,他还不错,一个也没
有多拿!
  装好了银子,扎好了裤腰带,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老眼双翻,瞪了那姓杜的汉子一
眼,道:“下回你就是杀了我老人家,我老人家也不来上当了!”
  抖着两条腿,从人堆里挤出了赌棚!
  他这一走,跟着他一哄而散的也不在少数,照这情形看,不要多久,这赌场就要收摊关
门了!
  那老头儿出了赌棚,他不往热闹处走,他偏往那“先农坛”后僻静地儿走,他可也真是
老糊涂了!
  刚到了“先农坛”后,两个地痞模样的年轻汉子由背后赶了上来,一把抓住了那老头儿
后领,口中喝道:“老兔崽子,你僈走一步,爷们跟你算帐来了!”
  老头儿被他揪的一个踉跄给扭转过了身,瞪着一双老眼道:“小伙子,你们是……”
  那居左的一名冷笑说道:“告诉你老兔崽子也无妨,爷们是赌场里的,给你点乐子尝
尝,看你下次再敢不敢!”抖手一巴掌掴了过去!
  那老头儿吓了一跳,头一缩,那一巴掌打在了他肩膀上,痛得他跳脚大叫:“好呀,你
们眼中还有王法吗?玩假施诈坑人,到头来还敢打人,我老人家……”
  “打人?”那居左地痞冷笑说道:“没宰了你老兔崽子就不错了,你知点足吧!”
  那右一个砰然一拳打在了老头儿的后腰上,那么大年纪,一把老骨头,那受得了这个?
老头儿“哎哟”一声趴了下去,嘴里郤直叫直嚷直骂!
  “老兔崽子,有本事你就大声点,多骂两句!”两名地痞可不理那一套,一阵拳打脚
踢,最后还扯下了老头儿的裤腰带,相偕扬长而去!
  可是怪了,那老头儿竟还能爬了起来,跳着脚大叫骂道:“好小子,光天化日之下,既
打人又抢钱,你们真不怕王法么?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老人家是什么来路,是好欺负的么,
你们别走,我老人家告你们去……”骂着骂着,那两个地痞已然全没了影儿!
  突然,老头儿住口不骂了,而且笑了,自言自语地一句:“兔崽子们,你们上当了,咱
们走着瞧!”瘦小身形一闪,竟然不见了!
  当夜,一辆马车由“八大胡同”驶了出来直驶正阳门!
  那辆马车,双套,气派得很,八大胡同中仅此一辆,那是梅心梅姑娘的油璧香车!
  按说,寻常百姓是不能进内城的,可是梅姑娘来往的次数多了,接她的又都是贝子、贝
勒、格格一流,所以守城的“禁卫军”个个认得这辆马车,也不敢不买这个帐,自然是通行
无阻!
  进了“正阳门”,这辆马车直驶“海贝勒府”,马车在那庄严、宏伟、气派、一深知海
的贝勒府门前停了下来!
  那高高的石阶之上,站门的是四名跨刀旗勇,早飞步迎下了两个,掀开了车帘,扶下梅
姑娘梅心!
  这位姑娘简直比一般大员的内眷都吃得开,连这“贝勒府”站门的亲军都得巴结她,因
为谁都知道,她是内城里各府邸的大红人,“廉亲王”褔晋的干女儿,那形同郡主!
  好的是梅心不摆架子,平易近人,她含笑说道:“谢谢二位,海爷在府吗?”
  一名跨刀旗勇陪着笑道:“在,在,在,现在大厅跟大内来的侍卫们议事……”
  梅心又谢了一声,交待了那位充车把式的龟奴一声,一个人袅袅地行上石阶,进了“贝
勒府”!
  石阶两名跨刀旗勇,早分出一人飞步入内通报了,是故,梅心刚进门,海贝勒便急步由
里面迎了出来!
  他竟撇开了跟他议事的大内侍卫,可见梅心在他心中占的份量多么重要,他一袭青袍,
袖口微卷,露出两截坟起的肌肉,豪雄之中带着几分潇洒意味!
  一见面他便笑道:“梅心,今晚是什么风,我好久没去你那儿了,正想待会儿去一趟,
可巧你来了,正好正好!”侧身就要往里让客!
  岂料梅心摇了摇头道:“海爷,我不进去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海贝勒一怔,道:“梅心,这是为了什么?”
  梅心笑了笑道:“听说您有正事,我不便打扰!”
  海贝勒“哦”地一声说道:“你是说来自大内的侍卫?其实没什么大事,是为了抓行刺
皇上的飞贼,他们交不了差,怕去了脑袋,找我在皇上面前说句话,没什么大事,就算有大
事,今晚不成还有明天,可你难得到我这儿来一趟,走,里面坐坐去!”不容梅心分说,拉
起梅心就往里面走!
  梅心只得由他拉着,却皱眉笑道:“海爷,您轻点好么,鸡肋那堪虎腕?”
  海贝勒哈哈大笑,忙松了手,侧顾梅心,扬眉笑道:“梅心,这一点你们汉家姑娘就比
不上我们旗人姑娘了!”
  梅心道:“那是我没练过武,不然你们旗人姑娘哪一个也比不上我。”
  海贝勒哈哈笑道:“她们哪能跟你比,梅心,不练武最好,姑娘家就要像个姑娘家,像
我们旗人姑娘,跟大男人有什么两样,让人见了就皱眉,还是文文静静温温柔柔的好!”
  说话间,那灯火辉煌的大厅已然在望,梅心道:“海爷,大内那些个侍卫,还在大厅
么!”
  海贝勒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怎么?”
  梅心突然停了步,摇头笑道:“海爷,我不进去了!”
  海贝勒道:“怎么,你怕见那些个动辄杀人的武夫,我不也是个武夫么,战场之上,斩
将骞旗,我比他们杀的人更多……”
  梅心皱眉摇头,还想再说,海贝勒已一把又拉住了她,笑道:“梅心,有我在旁保驾,
你怕什么?他们对你也是仰名已久,走,让他们开开眼界!”
  梅心只得由他拉着走了过去,走了两步,忽道:“海爷,飞贼既那么身手高强,皇上也
未免太难为人,人家又不是神仙,您就何妨替人家说说话。”
  海贝勒笑道:“我没说不肯啊,你既然这般说,我更是非说不可了,放心,皇上也舍不
得杀他们的,只不过吓唬吓唬他们,让他们下次提高警觉,办事别再那么笨!”
  梅心笑了,道:“咱们这位皇上也真是,他说出来的话,哪还不吓死人?”
  海贝勒道:“说的是,谁叫他是皇上,谁又知道他是真是假,假的他能真,真的他能
假,那要看他高兴!”
  说着,上了石阶,进了大厅,大厅内,几个穿黑衣的大内侍卫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
  一见海贝勒、梅心来到,由那为首一名须发斑白、面貌阴鸷的老者领着慌忙趋前打千!
  海贝勒摆了摆手道:“这位就是梅心梅姑娘,你们见见!”
  那几名大内侍卫刚站起,闻言又忙打了千,这个礼不算过分,梅心如今是“廉亲王”褔
晋的干女儿,等于“和硕格格”!
  梅心连忙还了礼,海贝勒却道:“梅心,这位是大内‘血滴子’侍卫的领班,你叫他云
领班好了!”
  梅心忙含笑点头示意,一双美目却盯着那几个大内侍卫系在腰际的一个黑色革囊直看!
  海贝勒已有所觉,扬眉笑道:“海心,这就叫‘血滴子’,外面是皮,袋口上一圈薄如
柳叶般利刀,套在脑袋上只那么一紧袋口,脑袋就落在了袋里,在里面洒上药,不一会儿就
化个毛发无存,厉害、歹毒、霸道,不知有多少人死在这玩意儿之下呢!”
  梅心连点头,可是却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海贝勒大笑说道:“看来,别说让你去杀人了,只怕让你去捏死一只蚂蚁,你都会吓得
白了脸,到底是女儿家……”向着那几名大内侍卫摆了摆手,道:“你们出来很久了,该回
去了,回去安心睡觉去,皇上那儿自有我替你们说话,刚才梅心姑娘也让我帮帮你们的忙,
放心回去吧,你们的的脑袋掉不了就是了!”
  那几名大内侍卫先谢过海贝勒又说过梅心,这才施礼告退,出厅而去,望着几名大内侍
卫不见,海贝勒拉着梅心坐了下去,望了望梅心,笑得有点不安:“梅心,听说你病了,我
早想看你去,可是就因为这些个烦人的琐事让我抽不开身,你不知道,皇上一天到晚要我在
御书房里陪着他,我是个臣子,你说我能怎么办?你可别生我的气。”
  梅心淡淡笑道:“海爷,您要说这话,那是太见外了,也显得梅心太不懂事,我哪能让
海爷因私而废公,再说,我也没什么大病,不过是受了点风寒……”
  海贝勒笑着道:“再加上我惹你生了一场气!”
  梅心淡笑摇头,柔婉笑道:“也许海爷不信,我根本没有生海爷的气,也不敢……”
  海贝勒皱眉说道:“根本没有,听来还舒服,不敢两字却听得令人难受,梅心,现在你
好了么?要不要找个大夫再看看?”
  “不用了,海爷!”梅心着实感动地摇头说道:“已经不碍事了,煎的药我还没吃完
呢!”
  海贝勒道:“刚好一点你怎么能冒着寒风夜里出来,你真让人操心。”
  梅心笑着说:“海爷,我有事相求,不得不出来……”
  “对了,梅心!”海贝勒截口说道:“提起事,我想起来了,我倾内碱之力,又加上
‘九门提督’统辖的‘禁卫军’,几天来竟没能找到他……”
  梅心摇头道:“不要紧,海爷,这件事不提了,反正我跟他只不过是萍水相逢,一面之
缘,谁也不欠谁的,我今夜来,是为了一件事,您知道我那个赶车的,他惹了祸了!”
  海贝勒道:“惹了什么祸?值得你病刚好便跑来找我?”
  梅心摇了摇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怕以后还有麻烦,弄得北京城没办法安
身,所以才来求海爷您帮个忙……”
  海贝勒道:“梅心,你的事还不跟我的事一样,只管说,我不信北京城里有谁敢对你怎
么样,那还得了!”
  梅心淡淡笑道:“那难说,海爷,‘北京城’卧虎藏龙,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手眼通
天,北京碱里的大小衙门都得买他的帐!”
  海贝勒皱眉说道:“梅心,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是谁有这么大能耐,手眼通
天,大小衙门都买他的帐!”
  梅小道:“这种事瞒上不瞒下,恐怕海爷您不会知道,‘天桥’有个赌场,是个什么
‘瘸腿’云三开的……”
  海贝勒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此人是江湖上的混混,北京城里的下九流都叫他云三
爷,简直是个土皇帝,怎么他惹了你了?”
  梅心摇头说道:“他开他的赌场,我住我的青楼,风马牛不相关,他怎会惹了我,倒是
我那个赶车的得罪了他,被他的手下打个遍体鳞伤,还抢走了他多年的积蓄……”
  海贝勒变色说道:“京畿重地,既打人又抢东西,他们眼里还有王法么?这还得了,看
来是朝廷把他们纵容坏了,梅心,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梅心道:“事情是这样的,其实也怪我那个赶车的不好,那么大年纪,哪儿不好去,偏
偏要去赌……”接着就把那午间事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海爷您想,我一个风尘女子,哪
斗得过他,我那个赶车的也那么大年纪了,丢了银子事小,有什么深仇大恨,非打人不可,
对一个那么大年纪的老人,这不是太过分了么?我那个赶车的,是我由家乡带出来的,自小
看我长大,跟我的父亲没有什么两样,要是被打死了,我上哪儿去喊冤去?这也算了,怕只
怕他们不肯干休……”
  海贝勒碰地一声拍了桌子,一张檀木的茶几,竟被他一巴掌拍个粉碎。
  他忽地站了起来,浓眉倒挑,环目暴睁,怒声说道:“玩假牌坑人骗人,最后还打人抢
钱,云三他还得了,来人!”
  大厅外面有人应了一声,一名黑衣护卫飞步而进,近前打千。
  海贝勒道:“海腾,带两个人去,叫云三来见我!”
  那名黑衣护卫“喳”地一声,站起身来刚要走!
  梅心忙站了起来,道:“这位,请慢一点!”
  那名黑衣护卫闻声停步,梅心随即向海贝勒,道:“海爷,您何必生这么大气,这种人
也值得派人把他抓进‘贝勒府’?我的意思只是请您派人让小衙门里向他打个招呼算了,只
要以后……”
  海贝勒怒不可遏地摇手说道,“梅心,你不知道,他是刚才那个云领班的亲兄弟,一向
仗着官势横行霸道惯了,只要不闹出事来,我是懒得过问,如今他竟敢……他眼里还有谁?
这次要不给他点颜色,那会惯了他的下次,他越发不得了!”
  梅心“哦”地一声,忙道:“原来如此,那怪不得‘北京城’的大小衙门都得买他个
帐,只是,海爷,您这样做那更不妥了,怎么说您得顾顾云领班的面子……”
  “笑话!”海贝勒道:“他敢拿我怎么样,惹火儿了我,我把他们兄弟的脑袋都摘了下
来,连皇上都未必敢说一句话!”
  梅心皱了皱眉道:“海爷,这班人对皇上赤胆忠心,出生入死,流血流汗已是很难得
了,虽说大内侍卫不在乎少他们几个,可是真少了他们几个,对大内侍卫的实力不无影响,
再说,这班江湖人个个有一身高来高去的好本领,收拢他们都恐怕来不及,海爷怎好逼急了
他们,万一他们或含恨离去,或铤而走险,那都不是好事,我看您不如请这位跟着我的车去
一趟‘天桥’,向他们打个招呼算了!”
  海贝勒怒威稍敛,呆立半晌方道:“梅心,我没想到你会为皇上考虑那么多,这种深谋
远虑,令我自叹不如,谢谢你梅心……”
  忽又挑眉说道:“可是也不能太便宜他们,那等于惯他们,恩可以施,威却不能没有,
海腾,你跟车去一趟‘天桥’,叫打人的那两个向栾老爹叩头认罪,银子一个不能少的还出
来,这是梅心姑娘的代为求情,对云三已是个大面子,要不然别怪我找他哥哥说话,去!”
  那叫海腾的黑衣护卫“喳”地一声,退着出厅而去!
  那两个护卫出厅后,海贝勒转望梅心,话说得无限温柔,无限怜惜,真情流露,感人至
深地道:“梅心,你也别生气了,到后院歇歇去,病刚好,坐久了不好,等他们回来,我送
你回去!”
  梅山心中感动,可是表面上她却一丝也不流露出来,刚要摇头婉拒,海贝勒已经拉着她
往厅外行去……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