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2 章 雍和宫与江南八侠
第5节 八方客栈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二卷
第 五 章 八方客栈

  栾震天站在西楼下,向着东楼下一施眼色,一名小贩打扮的年轻小伙子跟了出去。
  适时,楼梯上走下了小玉,她道:“老爹,客人走了?”
  栾震天漫应说道:“走了,刚走!”
  小玉道:“我瞧这人好眼熟,就是想不起在那儿见过!”
  栾震天老眼一番,道:“要是个俊一点儿的,你就想得起来了!”
  小玉脸一红“啐”了一声,道:“您就是不说正经的,好了,我不跟您扯了,姑娘请您
呢!”
  栾震天一怔,道:“怎么,姑娘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小玉道:“回来一会儿了!”
  栾震天跺脚说道:“鬼丫头,你怎么早不说,早说了也好让姑娘瞧瞧这姓贾的到底是个
什么来路,这下好了,人走了——”小玉笑道:“您别急,姑娘在楼上隔着窗子瞧着您送了
他走,早把那姓贾的瞧了个够!”
  栾震天一怔,大叫一声:“好丫头!”飞步上西楼!
  到了楼上,果如小玉所说,梅心跟双成犹站在栏干旁,他连忙走近了去,道:“姑娘今
晚怎么这么早?”
  梅心笑了笑,道:“弘历那儿没什么事儿,我懒得多待,所以就早回来了!”
  栾震天指了指楼外,道:“刚才您看见他了?”
  梅心笑着点了头,道:“我听小玉说了,当面见他不大方便,而且也不容易,不如站在
一旁偷窥,这样既可看的清楚,他也躲不掉!”
  栾震天道:“我不知道您已经回来了,要不说什么我也会留着他让您瞧瞧,见了两次面
了,除了个姓名外,他始终不肯——”梅心笑道:“您上人当了,只怕那姓名也是假的!”
  栾震天一怔,道:“您怎么知道?”
  梅心道:“他不是姓贾,叫贾子虚么?”
  栾震天楞楞说道:“是呀,这有什么不对?”
  梅心笑道:“本来不对,老爹,姓贾(假),叫子虚,您怎么不多想想?”
  栾震天并不是糊涂人,一点即透,跺脚叫道:“好家伙,假子虚,他坑了我,我追他
去!”
  说着,便要转身下楼!
  梅心笑道:“老爹,来不及了,他怕不早走远了!”
  栾震天默然不语,半晌始道:“姑娘,咱们尽掬诚心,他这是什么意思?”
  悔心笑道:“老爹,别怪人家,也许人家有不得已的苦衷,像咱们,要不是他早已知咱
们的底细,咱们会告诉他么?”
  栾震天摇了摇头,遂把那位贾子虚的来意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姑娘,以您看,他到
底是什么来路?”
  梅心微皱黛眉,摇头说道:“难说,此人行踪飘忽,神秘得很,不过,老爹,咱们的底
细是不能轻易让外人知道的,如果人家知道了咱们,咱们却摸不透人家,可不是一件好
事!”
  栾震天双眉微轩,道:“那么,以您之见?”
  梅心道:“赶快弄清楚他的来路,要不然,就……”
  栾震天忙道:“姑娘,人家救过金虎跟石秀,对咱们有恩!”
  梅心淡淡笑道:“我知道,可是,老爹,大我为重!”
  栾震天道:“姑娘,此人神秘诡谲,且极富心智,只怕不容易!”
  梅心笑道:“老爹,满虏之中,比他高明的人不在少数,难道咱们就畏难而退,放弃了
使命么?”
  栾震天默然不语但旋又说道:“我已经派小顺子跟去了,看看他在那儿落脚……”
  梅心摇头笑道:“老爹是难得糊涂,小顺子要能跟得住他,他就称不得极富心智,神秘
诡谲了,您看吧,非丢人不可!”
  栾震天轩了轩眉,有些不服,但未说话!
  梅心看得清楚,但她也未多说,道:“老爹,您刚才说,燕南来如今是海青府的总
管?”
  栾震天一听燕南来似乎就有火,脸色一变睁了眼:“不错,如今他是跃过龙门,一步登
了天了!”
  梅心笑了笑,道:“老爹仍这么想么?”
  栾震天道:“我没有理由不这样想!”
  梅心笑道:“老爹好糊涂,您没听他伤了十几名‘血滴子’么?”
  栾震天道:“我听见了,那是他事先不知道!”
  梅心笑道:“由诸多事情看来,他该是个极富心智的人,既是这么一个人,我不以为他
当时看不出来,我以为他是故作不知,而不是事先真正不知,每个人伤在腕上,那些‘血滴
子’们至少在一个月内无法与人动手过招,这大大削减了满虏应犬的实力,同时,我如今也
可以断言,他就是那夜闯大内、行刺胤祯之人!”
  前半段话儿,听得栾震天白眉连轩,后半段话儿,却听得栾震天为之一怔,他惑然说
道:“姑娘,何以见得?”
  梅心笑了笑道:“那夜,他是伤在四川唐门那歹毒霸道暗器之下,而今晚,手掌被利剑
贯穿的,是四川唐门的唐子冀!”
  栾震天一怔,半晌始道:“那么,他出手救年羹尧又该作何解释?”
  梅心摇了摇头,道:“那有可能他认为目下年羹尧还不该死!”
  栾震天冷笑说道:“年羹尧什么时候该死?难道要等他带兵剿平了‘洪门天地会’,及
各路义师之后才该死么?”
  梅心默然不语,但旋又说:“老爹,我一时想不通他为么救年羹尧,但是我仍不以为他
会是那种人,老爹该相信我的眼光从不会看错人的!”
  栾震天口齿启动,欲言又止,最后一叹说道:“姑娘我明白您的心意,我只怕您以后会
失望,会有心碎肠断的一天,到那时再明白,只怕……”
  梅心脸一红,淡淡笑道:“老爹,您是看着我自小长大的,我会是个感情那么软弱的人
么?我不否认我对他动了情,可是一旦立场有了冲突,我绝不会因私而废公,对他有所袒护
的!”
  栾震天垂下皓首,羞愧地道:“实在说,姑娘,我是怕您在感情上吃了大亏,会受不了
那个打击,多少年来,您视天下男人如草芥,就连海青那么一位宦海奇英、铁铮豪雄,您都
不动心,要是第一次动心就碰上了个……唉,姑娘,我不说了,但愿您没有看错人,是我这
老头子看错了!”
  梅心美目满射感激地柔婉笑道:“谢谢您,老爹,您是这世上最疼我、爱我、关心我的
人,跟我爹没什么两样,只是,老爹,感情讲求个‘缘’字,是丝毫勉强不得的,老爹,您
放心,万一不幸我看错了人,后日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栾震天身形抖动,须发俱颤,没有说话。
  适时,一阵步履声传了上来,有人上了西楼。
  小玉连忙迎向楼梯口,只一眼,她立即说道:“姑娘,是小顺子回来了!”
  话声方落,那小贩打扮的年轻小伙子,左手挽着一只盛着瓜子、芝麻糖的竹篮子,已然
急步行上楼来!
  他满脸窘像,到了梅心面前一句话没说,怯怯地出怀中取出一张纸条,恭谨地递向梅
心!
  梅心接过一看,立即展颜面笑,道:“老爹,我说小顺子非丢人不可,您看!”随手又
把纸条递向了栾震天!
  栾震天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几行龙飞凤舞的狂草:
  “老人家,临行匆匆,忘了奉告一桩大事,如今正好记贵属带陈,失礼之处,尚祈雅量
海涵!
  “四海镖局”云中鹤有女过人,已奉召入宫随侍胤祯左右,充当海青副手,此女武学虽
泛泛,但心智却是云家十兄弟所难望项背,请转奉梅姑娘留意一二!
  梅姑娘当世奇女,虽无论功智均在云女之上,但此女一纸计划书可代替所有‘血滴
子’,倘日后贵会有意胤祯,不可不加意小心!
  再!此女身世堪怜,且良知未泯,倘有人渡化,必幡然悔悟,对我等未曾不是一大助
力!
  贾子虚百拜”
  栾震天瞪目愕然,不知所云,也有点哭笑不得,半晌,才目注那年轻小伙子小顺子吐出
一句:“没用的东西,只会替我老人家丢人现眼,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给我老人家听听,快
说!”
  那叫小顺子的小伙子红着脸,嗫嚅说道:“我跟他出了门儿,眼见他进了‘白玉楼’,
我生怕他溜了,候在门口一步没敢离开,谁知过了一会儿,他笑嘻嘻地走了出来,让我把这
个交给老爹,然后就走了!”
  栾震天叫道道:“好,好,好,够体面的,一出门儿就被人发现了,亏他想得出来,到
‘白玉楼’借了笔墨,你快给我滚吧,免得让我瞧见就有火儿!”
  那叫小顺子的小伙子应了一声,一肚子委曲地转身下楼而去。
  栾震天回过头来,苦笑一声,道:“姑娘,您看这件扎手的事,该怎么办?”
  梅心未予答理,笑了笑,突然喝道:“双成,到房里去把燕爷留给我的那封信拿来!”
  双成应了一声,急步行去!
  栾震天闻言却一怔,诧声说道:“姑娘,您怀疑……”
  梅心点头笑道:“有点,只是不敢确定!”
  栾震天道:“他那张脸……”
  梅心道:“那可能是一张人皮面具!”
  栾震天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他要是那燕南来,他会救金虎跟石
秀,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梅心笑道:“老爹,且等对过笔迹再说,只要笔迹一对,我对他就可以多解一些了,您
等着看吧!”
  说话间,双成已拿着当日燕南来留给梅心的那封信行了过来,双成把那封信递向梅心!
  梅心接过这封信,又同栾震天要过那张纸条,两下里只一对望,她立即皱起黛眉,默然
不语!
  栾震天道:“怎么,姑娘,对不对?”
  梅心没有说话,默默地把那封信与纸条一起递向了栾震天,栾震天接过来只一眼,立刻
说道:“我说嘛,根本就绝不可能,如今您瞧如何?”
  那笔迹不对,看上去完全出自两个人之手,绝不是一个人写的,而且连一点相似地方都
没有!
  梅心皱着眉沉吟说道:“这说来,贾子虚跟燕南来是两个人了……”
  栾震天道:“本来就是两个人嘛,我不说了么?他要是那燕南来,又怎么由云三手中及
‘四海镖局’内救金虎跟石秀?”
  梅心沉吟未语!
  栾震天忽地摇头一叹,又道:“这家伙比咱们的消息还灵通,他竟然会知道那云家丫头
被召入宫伴驾,递一份什么计划的书?他到底是何来路……”
  梅心双眉陡扬,道:“此人神秘诡谲,令人可怕,老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
可无,为整个‘洪门天地会’,务必全力监视此人,在短期内弄清此人的来历,否则这样下
去令人难安!”
  栾震天点头了一声,道:“姑娘,以您看,什么计划这般厉害,能代替所有之血滴
子?”
  梅心淡淡说道:“如果我没有料错,那该是一种为歹毒霸道的埋伏!”
  栾震天摇头说道:“没想到云家那丫头,有这么个过人之处!”
  梅心道:“人人都有他的过人之处,这就是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
高’,老爹,别轻视任何人!”
  栾震天道:“我是不相信她能强过您!”
  梅心道:“那是一种先入为主的错误偏见,胤祯当代枭雄,一代霸君,他的眼光自有过
人之处,不然他不会召她入宫伴驾,再说,她能想出什么计划,我就想不出!”
  栾震天道:“看来那云家的丫头是有意要一网打尽咱们了!”
  梅心点头说道:“事实上,也只有这个可能,看贾子虚的口气,似乎是一旦等那计划付
诸实施,大内禁苑就要变成铜墙铁壁,固若金汤,任何人也休想再越雷池一步了!”
  栾震天道:“难不成咱们就这么算了?”
  “不!”梅心摇头说道:“我要是不达成任务,我就没有算了那一说!”
  栾震天道:“只是到那时再想进大内,可就难了!”
  梅心微微点说道:“我知道,所以我打算早些毁了那计划,以免让咱们的一路人,任何
一人中了埋伏,受了伤害!”
  栾震天道:“那么我到各处去招呼一声!”把那封信及那张纸条双手递向梅心,然后转
身要走!
  梅心适时说道:“老爹,别忘了,此女堪怜,倘有人渡化之必幡然悔悟!”
  栾震天回身笑道:“知道了,只是,姑娘,那是您的事,您可以试试看!”说着,转身
下楼而去!
  望着栾震天的背影,梅心陷入了深思——
  ※       ※       ※
  与此同时,一个英挺俊美的蓝衫客,进了城南一家名唤“八方”的客栈,这蓝衫客人长
得俊美、英挺、潇酒、飘逸,更难得气度高华,倜傥不群!
  这么一位人物进客栈,店伙那敢怠慢,忙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哈腰让客,嘴里直把他
的店捧上了天!
  静静听毕,岂料蓝衫客含笑来了这么一句:“小二哥,请问那个长着一脸络腮胡的老头
儿,跟那两位读书的相公,住在哪间屋里?”
  店伙一怔,未免有点失望,但仍不敢怠慢,忙道:“就在后院东边那两间上房里,原来
您是他三位的朋友,我这儿给您带路,请跟我来!”
  他是很周到,谁知蓝衫客又摆了手:“不必了,小二哥,我自己会走!”
  那店伙碰了个软钉子,扮个勉强笑脸,转身欲去,蓝衫客突然又道:“小二哥,请慢走
一步!”
  那店伙一怔转过身来,道:“您这位爷,还有什么吩咐?”
  蓝衫客笑了笑,道:“一事不烦二主,我还有件事儿,顺便打听一下,小二哥,有个红
脸老者跟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还有个白白净净的中年汉子,是不是也住在贵店之中?”
  那店伙有了犹豫,迟疑了一下,刚要摇头!
  蓝衫客淡淡一笑,自袖底拿出一物,塞向那店伙手中。
  那店伙脸上马上有了笑容,干咳一声,压低了声音道:“咳,咳,这位爷,不是我不
说,实在是那三位交待过,要有人问起他三位,就说不知道,如今嘛,咳,咳,就在南屋,
跟那三位没隔多远,要不要……”
  他话尚未说完,蓝衫客已然一笑迈了步,行向了后院!
  这客栈的后院不小,三面客房,总有十几间屋子,院中种的有树,青石小径两旁,还摆
着不少盆花,颇称清幽雅致。
  蓝衫客站在后院门望了望,只见东西两排屋子里,灯光透窗棂,烛火未熄,唯独那南屋
两间上房,黑黝黝的熄了灯,而且房门紧紧地关着!
  蓝衫客双眉微扬,然后举步再行,直奔东面那两间上房,这两间上房虽然灯光透窗棂,
屋里却是静悄悄的,不闻一丝声息,蓝衫客毫不犹豫地举手拍了门!
  剥落之声方起,只听房内响起个清脆悦耳的甜美话声:“是哪一位?小二哥么?”
  蓝衫客笑道:“不是小二哥,是不速之客夜访!”
  只听屋里那甜美清脆话声“哦”地一声道“没想到今夜有不速之客,请进!”
  蓝衫客推门而入,屋里,坐着两个书生打扮的美少年,正是午间“顺来楼”上行刺年羹
尧的那两个!
  只未见那威态若神的虬髯客!
  蓝衫客走进几步停了身,然后含笑伫立,不言不动!
  两名美少年毫无惊慌之色站了起来,淡然发问:“阁下是……”
  蓝衫客突然开了口,笑道:“二位行刺朝廷大员未成,如今已闹得满城风雨,大内侍卫
‘血滴子’与‘雍和宫’喇嘛尽出精锐,找的就是二位,二位竟敢在北京城里逗留,好大的
胆子……”
  两名美少年颜色不变,居左一名淡淡笑道:“我说哪来的不速客,原来是六扇门中吃公
事饭的朋友,能找到这儿来,却也不差,就阁下一人么?”
  蓝衫客淡然点头:“正是,我这个人一向喜欢独来独往。”
  居左那美少年笑道:“独来容易,如今独往可就难了……”抬手往蓝衫客背后一指,接
道:“阁下且回头看看,阁下已经没有退路了!”
  蓝衫客未回头,淡淡笑道:“我不用看,那是位少林俗家弟子虬髯老儿,我只见二位而
未见他,就料到三位必有此一着,只是,事到如今,三位还敢动我么?”
  居左美少年面上倏罩寒霜,道:“我只愁杀不尽你们这班满虏的鹰犬……”
  蓝衫客未在意地截口笑道:“骂得好,我不妨实告三位,这‘八方客栈’四周,已经布
满了大内侍卫‘血滴子’与‘雍和宫’中的喇嘛,武学诡异的‘血滴子’,再加上密宗高
手,还有那神仙难逃的火器,三位只要动我一动,只怕会……”
  背后突然一声冷叱,一个苍劲话声说道:“你骗得了哪一个?我早在你进店之初,已登
上屋面遍查四周‘血滴子’和番僧们倒是有,可惜并非如你所说,是围在‘八方客栈’的四
周!”
  蓝衫客笑道:“那是你目力迟钝,难以明察……”
  “住口!”居左美少年忽地一声轻叱,道:“我三人没工夫跟你多噜苏,满虏鹰犬只要
撞在我手中,便绝难有一个活口,你阁下就少说一句吧!”话落,他方待招呼动手!
  蓝衫客忽然扬眉轻笑:“玩笑要适可而止,见好就收,鱼娘,她两位不认得我,难道甫
别数年,你也认不得我了?”
  入耳一声“鱼娘”,两位美少年俱皆一怔,只见居右的那位美少年满面诧异神色地问
道:“阁下到底是谁……”
  蓝衫客笑道:“我提醒你一句,我姓郭,当年跟你一样,是水上人家!”
  居左美少年闻言脸色一变,居右的那位却脱口一声惊呼:“啊!你阁下是……是郭家的
那位……”
  蓝衫客说道:“鱼娘好记性,老人家的义子,我叫燕南!”
  居右美少年又一声惊呼,满面惊喜地颤声说道:“您、您是六少爷!”
  蓝衫客皱眉说道:“我不喜欢这个称呼,你干脆叫我燕南!”
  居右美少年正是那当年侠盗鱼壳之女鱼娘,她美目涌泪,激动地急步趋前,便要拜下!
  居左美少年突扬声喝:“姐姐,满虏的应犬们个个阴险狡诈,莫要……”
  鱼娘忙道:“不,不,妹妹六少爷当年我见过,容貌我依稀还记得,这位正是,一点不
错!”说着,她盈盈拜了下去!
  蓝衫客忙闪身,避了开去,道:“鱼娘,咱们之间,不该有这套俗礼!”
  鱼娘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站了下去!
  蓝衫客则笑顾居左美少年,道:“吕姑娘如今对我还怀疑么?”
  那居左美少年正是何求仙人吕晚村的孙女儿吕四娘,闻言玉面一红,道:“我并未见郭
家六少爷!”
  蓝衫客道:“如今吕姑娘见着了,信么?”
  吕四娘美目略一眨动,道:“我听说郭家的少爷们,人人都有……”
  蓝衫客一笑说道:“袒胸露背那不雅观,当着姑娘家那也太不礼貌,姑娘且请看看这
个!”
  右掌往外一招即收!
  只见桌上烛火一缩暴涨,屋中一阵奇亮!
  吕四娘刚呆了,忽听门外虬髯公笑道:“是郭家家传绝学,错不了了!”话落,他大步
行了进来,随手掩上了门,直趋蓝衫客身边,环目炯炯,扬眉笑道:“当年我褔薄缘浅,不
想十多年后的今天,能见着老人家的六少爷,也算不枉此,堪以安慰了!”
  蓝衫客一笑举手:“敬佩老人家,那是一回事,可是你别骂我,虬髯老哥哥,郭燕南这
里有礼了!”说着兜头一揖!
  虬髯公哈哈大笑:“骂还好,总比这一声老哥哥折了我阳寿十年强,六少爷,我当之不
起,这里还礼了!”他也抱了拳!
  笑声中,虬髯公举手让座!
  坐定,郭燕南一双眼直望吕四娘:“吕姑娘,午间‘顺来楼’上好一手‘冷霜刃’!”
  吕四娘一张脸登时飞红,道:“六少爷,你这才是骂人,午间你六少爷要是也在‘顺来
楼’上,你六少爷就不该这么损人!”
  郭燕南笑了笑,道:“我怎敢,错非那郭璞,换个任何人也挡不了‘冷霜刃’!”
  一听郭璞,吕四娘面罩寒霜,挑了柳眉:“六少爷,你知道这个人?”
  郭燕南点头说道:“闻名已久,本是江南武林中的一条奇豪,前几年突然离奇地失了
踪,没想到他如今会出现在北京,而且跟他们混在了一起,颇出我意料之外!”
  吕四娘冷冷说道:“这就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
心,凭他也配称奇豪!”
  郭燕南摇头说道:“此人若论武学,该是个上上之选,只可惜……”摇摇头,住口不
言!
  吕四娘扬了扬眉,道:“这么说来,六少爷你午间也在‘顺来楼’上!”
  郭燕南点头说道:“在是在,可是别怪我不伸手!”
  吕四娘道:“我想不出六少爷有什么不能伸手的理由!”
  郭燕南英了笑,道:“理由倒是有,只是我现在不能说!”
  吕四娘眉梢儿微挑,方待再说,虬髯公突然说道:“六少爷,那郭璞也会使‘大罗剑
法’?”
  一句话拦过了话头,他是个有心人!
  郭燕南道:“这个我不大清楚,不过,很有可能,郭璞这个人领悟力极强,天资聪颖,
过目不忘,当年他跟我三哥交过手,可能在那时候偷学了几招‘大罗剑法’也说不定!”
  虬髯公道:“这么说来,他是个扎手人物了!”
  郭燕南点头说道:“称得上是个扎手人物,此人如今已然身跃龙门,一步登天,成了海
贝勒府的总管,要是不及早除去,对咱们来说,那该是一个最大的阻碍!”
  虬髯公道:“他既会‘大罗剑法’,除他怕不是一件易事!”
  郭燕南笑了笑道:“老哥哥莫忘记,我也会‘大罗剑法’,而且学的比他只多不少!”
  吕四娘突然冷冷说道:“可惜你六少爷有理由不能出手!”
  虬髯公眉锋一皱,瞧了吕四娘一眼!
  郭燕南则毫不在意地道:“彼一时,此一时,我在等最适当的机会!”
  吕四娘扬眉说道:“六少爷,什么时候最适当,难道要等他消灭了咱们这些个叛逆之后
么?”
  虬髯公浓眉一轩,刚要开口,郭燕南已然笑道:“老哥哥,别委曲人,吕姑娘平白损失
了两柄‘冷霜刃’,气愤在所难免,换成我也是一样!”
  虬髯公威态稍敛,没说话,吕四娘也闭口不言!
  郭燕南转注鱼娘,笑问:“鱼娘,老人家近年来可安好?”
  鱼娘忙道:“托六少爷的褔,他老人家尚称安好!”
  显然,当年那位侠盗鱼壳,并未遇害!
  话锋微顿,鱼娘不安地报笑说道:“六少爷,我还没有叩问老夫人及大少爷几位安
好!”
  郭燕南笑道:“都好,都好,大哥他们在家伴着她老人家,就我一人儿在家里待不住,
所以偷偷地跑了出来!”
  鱼娘道:“六少爷是什么时候到的?”
  郭燕南道:“我是今早刚到,听说年羹尧要回来,我不知道他走的是耶条路,打算先来
北京等着,没想到他竟先到了!”
  鱼娘道:“师父跟我两个也是这么听说的……”
  郭燕南忽地说道:“对了,鱼娘,三位是怎么知道年羹尧早到了的?”
  虬髯公插口说道:“本来我师徒三个跟六少爷一样地被蒙在鼓中,可是今午我出门买东
西的时候,无巧不巧地被我碰上了,这才晓得年羹尧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早到了北
京!”
  郭燕南点头笑道:“巧得很,我也是碰见他跟那个满族亲贵骑着马,带着两名护卫,大
摇大摆地在街上走!”
  虬髯公摇头说道:“年羹尧胆大得令人佩服,他明知道有人要行刺,竟敢这么大摇大
摆,而且只带了两名护卫!”
  郭燕南笑道:“为大将者,驰骋疆场,出生入死,都有一颗虎胆,再说凡是这种人泰半
也很自负,他一身所学不差,再加上那位京畿第一高手的贝勒海青,他怕什么?”
  吕四娘冷冷插口说道:“实际上,要不是那个郭璞,他今午非掉脑袋不可!”
  郭燕南笑了笑,道:“那也许是他命大造化大……”双目之中突然寒芒电闪,笑顾虬髯
公,道:“老哥哥,你可听见有人上了屋,出了客栈?”
  虬髯公点头笑道:“那没什么,八成儿是甘凤池他们出去了!”
  郭燕南笑了笑,道:“趁着这个机会,我有几件事要奉告老哥哥,吕姑娘适才说得好,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老哥哥三位以后行事要千万小心,并请暂作小忍,莫要
打草惊蛇。”
  虬髯公满面诧异,呆了一呆刚要问!
  郭燕南已然笑道:“老哥哥但听莫问,今午‘血滴子’挑了‘洪门天地会’一处秘密分
支,据‘血滴子’说,那是他们有人潜伏在咱们这些人之中,窃听了‘洪门’中人的谈话告
了密,而当时在那处‘洪门’分支酒肆之中的可疑人物,却是‘江南八侠’中的甘凤池与白
泰官——”虬髯公三人脸色一变,刚要插口!
  郭燕南已不容他三人插口地接了下去:“甘凤池当年曾拒绝助胤祯夺帝位,白泰官当年
却曾应玄烨之召,捕过金飞,所以我怀疑白泰官……”
  虬髯公忍不住插口说道:“六少爷,这怎么可能,江南八侠是他们钦命捉拿的叛逆,而
且今午白泰官也曾先下手行刺年羹尧……”
  郭燕南笑道:“江南八侠固然是他们钦命捉拿的叛逆,但对‘江南八侠’之中的某个人
来说,那可真可假,所谓先下手行刺,那也有可能是先行示警,并不一定是真的下手……”
  虬髯公神情一震,默然不语!
  郭燕南接着又道:“第二件事,是这儿的‘四海镖局’的大地痞‘瘸腿’云三,跟大内
侍卫‘血滴子’领班云中燕都是当年的云家十兄弟,也是满虏的秘密鹰犬,以后碰上他们,
要千万小心……”顿了顿,接道:“第三件事,尤为重要,‘四海镖局’的云中鹤有个女儿
名叫云珠,武学不差,心智更是过人,她已被胤祯召为伴驾,而且她递上一份足可代替‘血
滴子’的计划,甚是厉害,倘若三位有意下手胤祯,也要特别留意……”
  吕四娘突然说道:“六少爷今早刚到,怎么对这儿的事这么清楚!”
  郭燕南笑了笑道:“吕姑娘不必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只请谨记这三件事,以后行事千万
小心就行了,如果我料得不错,大内侍卫‘血滴子’,甚至‘雍和宫’的喇嘛,已经人密
告,在来此途中,咱们不必跟他们正面冲突,不妨给那个密告者开开玩笑,让他们扑个空,
更可以让那密告者吃一顿排头……”
  鱼娘惊声说道:“六少爷,那‘江南八侠’当真……”
  郭燕南道:“不是‘江南八侠’,是‘江南八侠’中的某个人,三位有没有什么要收拾
的?收拾收拾快走吧!”
  虬髯公霍地站起,扬眉说道:“像咱们这种人有什么好收拾的?还不是说走就走?四
娘,鱼娘,听六少爷的,咱们走!”
  话落,当先大步行出门去!
  吕四娘与鱼娘跟着行了出去,郭燕南走在最后。
  出了房门,只听郭燕南笑道:“三位先走一步,我还有事,随后就到!”说着,举步走
向南屋!
  虬髯公迟疑了一下,陡扬轻喝:“走!”
  三条人影拔起夜空,飞闪不见!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