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2 章 雍和宫与江南八侠
第9节 真情流露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二卷
第 九 章 真情流露

  马车一动,云珠也急忙转身跟上石阶,一边吩咐赵大把郭璞往房里扶,一边还伸手帮了
赵大的忙,而且樱口里带着埋怨地道:“先生真是,好好地喝的什么酒,要不是因为贪这一
口酒,他们哪伤得了你呀!”
  郭璞含笑说道:“姑娘,我刚才就发过了誓,今生今世,是再也不喝酒了,便是一点一
滴也绝不再沾唇了!”
  云珠很勉强她笑了笑,未说话!
  一路默默地行着,到了郭璞的房中,云珠吩咐赵大把郭璞扶到床上,然后支走了他。
  赵大走后,云珠关上了门,点上了灯,拉过枕头垫在郭璞的背后,又为他脱了鞋,拉上
被子,然后拿过一张椅子坐在床边,向着郭璞说道:“躺好了,别动,让我给你看看!”
  这种照顾,完全类似一个妻子服侍自己的夫婿。
  郭璞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但流露自双目之中的目光,却隐藏了他心中的感受,只流
露出极度的不安!
  闻言,他忙笑道:“姑娘,我说过,不碍事,刚才我在车上一阵调息之后,如今已经好
多了,三两天内准又是个生龙活虎般郭璞!”
  云珠皱着眉,摇了摇头,既忧虑而又柔婉地说着:“别瞒我,也别安慰我,你知道,我
出身武林世家,对于伤势的轻重,我自可看得出来……”
  她毫不避嫌地伸手握上了郭璞的腕脉。
  郭璞不忍坚拒,只好由她握上腕脉!
  云珠玉手刚握上郭璞腕脉,她脸上突然一变,既诧异而又惊骇地向着郭璞望了一眼!
  郭璞忙笑问道:“怎么,姑娘,伤势很重?有救么?”
  云珠立即恢复平静,摇了摇头,示意郭璞别说话!
  郭璞似乎会错了意,毫不在意地笑意:“怎么,姑娘,没救了?”
  云珠白了他一眼,嗔声说道:“我是请先生少开尊口,别说话!”
  郭璞笑了笑道:“是,姑娘,郭璞敬遵芳谕。”遂闭口不再言语!
  郭璞一再表示得很轻松,但云珠并没有受到感染,她娇靥上的神色变化很大,而且越来
越凝重!
  好半天,她突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缓缓地收回了握在郭璞腕脉上的那只纤纤玉手,那
娇靥上的凝重神色,也随之隐敛,抬眼望了望郭璞,道:“先生服过了什么疗伤的药物了
么?”
  郭璞呆了一呆,道:“怎么,姑娘?”
  云珠道:“先生的伤势本不轻,按说至少得躺上个十天半月的,可是如今看来,先生的
伤势似已好了一大半,随时都可以下床行走,只要再调养三两天就可全好了,要是没有服什
么疗伤的药物,是绝不会好这么快的!”
  郭璞“哦”了一声,点头说道:“我是服了我那最后一颗的‘大还丹’,再加上适才在
车内的一阵运功疗治,所以才会好得那么快!”
  云珠点头说道:“这么说来,先生就不碍事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郭璞道:“只是惊扰了姑娘,我很是不安!”
  云珠眨动了一下美目,淡淡笑道:“先生以为我睡了么?”
  郭璞呆了一呆,道:“怎么,姑娘没睡!这么晚了,姑娘为什么……”
  云珠道:“那谁知道,往日我睡得很早,而且都能好睡,就是今夜躺在那儿翻来覆去睡
不着!”
  郭璞心头震动,半晌始道:“姑娘,你让我说什么好?”
  云珠缓缓摇头说道:“什么都不用说,只要你知道,我这番心意就没白费,我从来没替
人等过门,也从来没担心过任何人,就连我爹都算上,可是唯独对先生……”
  郭璞心弦颤抖,强笑说道:“姑娘,我以后再也不敢晚回来了!”
  云珠凄婉她笑了笑,道:“先生,我是一本正经,掬心剖陈!”
  郭璞脸上一热,再也难掩激动,道:“姑娘,你不该让我欠你这么多!”
  云珠淡淡笑道:“先生放心,我不会要先生还的!”
  郭璞心头一震,默然未语!
  云珠淡淡一笑,又道:“先生,不谈这些了,免得徒乱人意,先生是上那儿去了,又喝
了这么多的酒,是不是又上‘八大胡同’……”
  郭璞忙摇头说道:“姑娘这回可千万别冤枉人,我午间在‘顺来楼’上替海贝勒及年大
将军逐退了‘江南八侠’及吕四娘等几个刺客——”云珠截口说道:“这个我听说了,当时
我便猜想那一定是先生,换个人绝没有这种能耐,先生后来又在一家酒肆里,跟大内侍卫
‘血滴子’发生误会,伤了他们好几个人,对么?”
  郭璞吃惊地道:“这,姑娘是听谁说的?”
  云珠笑了笑,道:“别忘了我现在是海贝勒的副手,只不过是尚未进宫而已,有这种
事,我那位大伯不敢不向我报告!”
  郭璞呆了一呆,道:“姑娘既然都知道了……”
  “不!”云珠截口说道:“我问的是晚上。”
  郭璞未答反问,道:“姑娘可知道,我如今已是海贝勒府的总管了么?”
  云珠呆了一呆,失笑说道:“我怎么没想到,怪不得那唐子冀对先生恭恭敬敬,尊称一
声郭大人,我听说海贝勒在‘顺来楼’上收了先生这位总管,而且要跟先生兄弟相称!”
  郭璞怔了一怔,叹道:“姑娘消息之灵通,委实是令人佩服!”
  云珠笑了笑道:“说穿了,不值一文钱,是年大将军那两个贴身护卫说的,海贝勒一回
府就张罗着为你这位新总管准备住处,消息传到了大内侍卫‘血滴子’耳中,自然也就到了
我这儿!”
  郭璞道:“姑娘既然知道得那么详尽,就该知道当时我有多么高兴,一高兴之下,又找
了个地方多喝了两杯,于是……”
  云珠为他接了下去,道:“于是一喝就喝到了深夜,归途之中,碰上了他们!”
  郭璞点了点头,有点赫然地道:“姑娘,正是如此!”
  云珠望了他一眼,道:“先生只顾一个人高兴吃酒,可知道今夜‘北京城’发生了一件
大事!‘雍和宫’的喇嘛们跟‘血滴子’精锐尽出,在一家客栈内缉拿‘江南八侠’中的周
浔、甘凤池、白泰官,还有那吕四娘等师徒三个人!”
  郭璞点头说道:“我是事后才听人说的,那班叛逆狡猾得很,全跑了!”
  云珠道:“不错,是没能捉到一个,先生知道那为什么吗?”
  郭璞道:“听说‘江南八侠’中又来了个人……”
  云珠截口说道:“他们另有高人相助,是没有错的,可是那人不是‘江南八侠’中人,
因为‘江南八侠’中没有身手那么高的人!”
  郭璞“哦”地一声说道:“原来那人不是‘江南八侠’中的一个,那么他是……”
  云珠淡淡笑道:“那只有问他自己了,此人伤了六名‘血滴子’跟四名喇嘛,最后却被
密宗绝学伤了内腑,带着伤跑了!”
  郭璞道:“怪不得今夜满城都是‘血滴子’,原来那人带着伤跑了,姑娘,‘血滴子’
们可曾找到那人?”
  云珠淡笑摇头说道:“要是找到了那个人,‘血滴子’们早就回宫了!”
  郭璞皱眉说道:“密宗绝学非同凡响,带着那么重的内伤,他还能跑到那儿去?”
  云珠点头说道:“先生说得是,不怕他升了天,遁了地,不过,‘血滴子’们至今未找
到一点蛛丝马迹是实,以我看……”
  淡淡地笑了笑,接道:“那人绝不会以真面目示人,有可能他在受了伤之后,以另一面
目出现,蒙过了搜捕甚紧的‘血滴子’,带着伤,找一个最不为人注意,人家也绝想不到的
地方躲起来了!”
  郭璞瞪目叹道:“姑娘高智,那的确很有可能,不过……”
  眉锋一皱,接道:“他既带着伤,‘血滴子’个个武林高手,当不会看不出来!”
  云珠摇头说道:“那也难说,掩饰受伤的方法很多,只要他办法妙,装得逼真,是不难
瞒过粗心大意的‘血滴子’的!”
  郭璞皱眉点头说道:“姑娘说得是,姑娘今夜实在该亲出指挥……”
  云珠笑道:“可是先生你还没有回来呀!我哪有心情去管别的?假如先生回来的早一
点,我敢说那人一定像先生如今一样地已经躺在我面前了!”
  郭璞笑了笑,道:“他不会是这样个躺法的!”
  云珠也笑了,她笑了笑之后,改口说道:“今夜狙击先生的那班人是……”
  郭璞道:“‘洪门天地会’中的叛逆!”
  云珠道:“先生怎知他们是‘洪门天地会’中人?”
  郭璞道:“是他们自己说的!”
  云珠道:“看来他们的身手不下于密宗绝学,竟能把先生伤的这么厉害,由此观之,对
付他们恐怕不大容易!”
  郭璞挑眉说道:“姑娘,我不喜欢自吹自擂,也不愿意妄自菲薄,假如我没有喝那短命
的误事酒,我敢说别说他们伤不了我,而且我至少也要让他们躺下一半!”
  云珠点头叹道:“这个我深信,看来酒是喝不得,不过也难说,有时候酒能给人很大的
帮助的!”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敢苟同,我只认为酒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
  云珠笑道:“先生该不会不知道一句:‘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还有那
句:‘谁解我忧,唯有杜康’。先生要这么说,那留了名的饮者若泉下有知,必会把酒壶砸
向先生!”
  郭璞笑道:“只怕他们会舍不得!”
  一句话逗得云珠又笑了,但旋即她轻皱黛眉,娇靥上是一片黯然及幽怨之色,迟疑了一
下,道:“听说先生明天一早就要到贝勒府去住了!”
  郭璞不敢正视那一双令人心碎的目光,点了点头强笑说道:“我本预备早一点回来向总
镖头跟姑娘辞行的!”
  云珠目光下垂,轩了轩黛眉,低微而柔婉地道:“这种事,我只该为先生喜,为先生
贺,而不该阻拦先生的!”
  郭璞忙道:“姑娘,只要一有空闲,我会来看姑娘的!”
  云珠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先生,我准备明天晚上入宫侍读伴驾!”
  郭璞笑了一笑,道:“怎么,姑娘准备明天晚上就进宫?”
  云珠点了点头,凄婉强笑,望之令人断肠:“我之所以迟迟未入宫,那只因为先生还在
镖局里,如今先生一走,我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郭璞只觉全身热血往上一涌,哑声说道:“姑娘,以后会常有机会见面的!”
  云珠摇头强笑道:“难了,先生,有道是‘侯门一入深似海’,侯门尚且深似海,何况
那大内禁宫之门,只怕皇上他不会轻易让我出来!”
  郭璞强笑说道:“姑娘错了,姑娘并不是他的三宫六院,而是侍读伴驾,统领大内侍卫
‘血滴子’,是海贝勒的副手!”
  云珠道:“先生可知道,就是因为海贝勒常有他事,不能每时每刻地伴着他,他才选用
了我么?”
  郭璞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我不相信姑娘就永远出不来了,像今夜这种事,就
势非姑娘亲自指挥不可!”
  云珠道:“可是他宁可让他们跑掉,也不能让他们乘虚闯进大内!”
  郭璞默然不语,半晌始摇头说道:“我仍不相信姑娘一入宫门就永出不来了!”
  云珠摇头悲笑说道:“我只恨不得与先生朝夕见面,时刻都在一起,便是能出来三两
次,却不能想出来就出来,那有什么用!只怕要相思苦难耐,痛断人肝肠了……”
  郭璞没有说话,因为这时候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云珠黯然笑了一笑,又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不知道先生愿意不愿意?”
  郭璞忙道:“只要有办法,我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云珠道:“先生进入海贝勒府后,尽快地想办法让海贝勒荐先生到宫里去,我则在皇上
面前也想办法让他早一点把先生要到身边去,这样双管齐下,分头并进,相信很快地就可
以……”
  郭璞不等她把话说完,忙道:“对,姑娘,这办法好……”
  云珠淡淡笑道:“办法倒是可行,至于能不能早日达到这个心愿,那要看先生了!”
  郭璞心头微震,道:“姑娘放心,郭璞不是心口不一之人,我自然也巴不得早日达到这
个心愿,再说,能进入内廷……”
  云珠摇头淡笑,道:“我倒不是说先生心口不一不愿意,而是要想早日达到这一心愿,
单凭海贝勒的上荐跟我在皇上面前说话是不够的,一定先生要有表现才能让人家便于张口,
懂么?”
  郭璞点头说道:“我懂,姑娘是要我尽量多建些功劳!”
  云珠点头说道:“我的意思正是这样,先生请想,那样是不是让海贝勒跟我便于说话
些,说起话来也有凭可据。”
  郭璞点了点头道:“是的,姑娘,我不会让海贝勒和姑娘空口说话的!”
  云珠淡然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只要能达成这个心愿,我会愿意在宫里待一辈子的,
就是一辈子不出宫门一步也不要紧了!”
  郭璞没有即时接话,沉默了一下后,始道:“姑娘只管放心,我总不会让姑娘失望
的……”
  云珠道:“我要先谢谢先生了!”
  郭璞道:“能有今天,我却不敢对姑娘轻言一个谢字……”
  云珠道:“那是先生把云珠当做了外人!”
  “不,姑娘!”郭璞道:“就是自己人,也不能轻忽一个恩字!”
  云珠道:“先生,长相忆,记住人,把云珠放在心里,不比记住那不成其为恩的恩字,
要好得多么?”
  郭璞微微垂下了目光,躲开了那令他心悸的一双美目,道:“是的,姑娘,郭璞会
的!”
  云珠凄婉笑道:“其实,我的要求也仅止于此,只要先生能做到这一点,让云珠这颗心
有所安慰,云珠就是为先生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愿、含笑瞑目的,先生懂么?”
  郭璞轻声笑道:“姑娘,郭璞不会辜负你的。”
  云珠轻轻说道:“谢谢先生,有了这句话,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郭璞沉默了,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突然说道:“姑娘,你知道我午后跟大内侍卫‘血滴
子’,在酒馆里发生了误会,下手过重,毁了唐领班一只右手!”
  云珠点了点头,道:“是的,先生,我知道,怎么?”
  郭璞道:“刚才他已不记前嫌地雇车送我回来,我心中一直愧疚难安,我没有回天之
力,不能治疗他那已经废了的右手,不过我想在别的地方,用别的方法表示自己的诚意,弥
补自己的过失,适才我亲口答应他,想办法给他个二等领班当当,但是我的能力有限……”
  云珠截口说道:“先生是想让云珠帮他一个忙?”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姑娘,正是如此!”
  云珠道:“这个忙我还帮得上,包在我身上,先生只管放心,我进宫之后,立刻想办法
擢提他就是!”
  郭璞忙道:“我先谢谢姑娘!”
  云珠道:“先生说这话又见外了,先生的事便也是我的事!”
  郭璞含笑称谢,道:“姑娘,天色不早了姑娘该回房安歇了!”
  云珠笑道:“怎么,先生要下逐客令了?”
  郭璞忙道:“姑娘千万别误会,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因为姑娘一夜未阖眼,我怕姑娘
太累了!”
  云珠摇头说道:“谢谢先生关怀,我不累,能陪着先生,我永远不会感到累的,再说,
先生明天一早就要走了,我更应该多陪陪先生!”
  郭璞道:“可是,姑娘,我总不能让姑娘这么坐着陪我到天亮……”
  云珠道:“那有什么关系,错过今宵,又不知何日才能见面了!”
  郭璞沉默不语,沉默了一下,道:“姑娘,我还要运功疗伤,恐怕不能陪姑娘说话!”
  云珠道:“那更不要紧,能看见先生我就知足了,再说,先生运功疗伤之时,不也正需
要个护法么?”
  郭璞道:“可是,姑娘身子要紧!”
  云珠摇头说道:“我这觉那一天都可以睡,而能跟先生这么相对灯下、互相谈心的时
候,却只有今夜这不到一个更次的时光了,先生何忍让我离去,不让我多看生先两眼?”
  这话,朴实无华,但真挚感人!
  郭璞胸中激动,鼻端一酸,险些涌起热泪两眶,由是,他也知道,他欠这一颗万斛深情
真挚心的,将要更多了!
  他忍不住轻叹一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要知道,郭璞……”
  “先生,我知道!”云珠柔婉地截了口,道:“但是先生什么都不用说,只让我在这儿
多坐会儿,多陪陪先生,看先生两眼就行了,我很珍惜这片刻时光,因为它对我来说,是太
宝贵了!”
  郭璞只觉两眼微有湿意,心与身也颤抖得厉害,连忙垂下头去,闭口不再言语!
  一时间,这屋里好静,静得可以听到灯花的“毕剥”之声,也几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
跳声!
  这一刻,在云珠来说,是无限温馨的一刻!
  而对郭璞,却是令他极度不安与羞愧难当的一刻!
  ※        ※       ※
  时光,就在灯花闪烁及相对无言的静默中轻轻的溜过,渐渐地,一线曙光透窗,屋里顿
时亮了不少!而云珠那娇靥上的神色,就跟这屋里的光线一样,在这黎明前的片刻之中,越
来越阴沉,越黯然!
  蓦地里,一声嘹亮的鸡啼,划破了这份静默反屋外的宁静,云珠为之一震,而郭璞却闭
着眼十分安详!
  显然,他是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心力交疲下他是太累了!
  云珠小心翼翼地替他把被子又往上拉了拉,缓缓地站了起来,向着那张使她不克自拔的
英挺面庞投下留恋而最后的一瞥,玉手轻抬,桌上的孤灯倏然而灭!
  刹那间,屋里又黑了,然后,她娇靥闪动,轻轻地滑出了房门,停在门外那画廊的尽
头!
  她站在那冷峻的晨风之中,那一身只披着一件风氅的衣衫,予人有不胜单薄之感,然
而,她没有在意!
  她脸上的神色,极其复杂,复杂得令人难窥万一,令人难以言喻,突然,她娇躯又动,
但不是回到她自己的房中,而是腾身而起,直上晨空!
  她停身在“四海镖局”左近那一处最高的屋脊上,曲着水葱般玉指,向着晨空弹了几
弹!
  未几,远处冒起一条人影,向着她立身处电射而来,转眼间已然掠至,那是个黑衣蒙面
的大内侍卫“血滴子”!
  那黑衣蒙面人入目云珠,不由一怔,双目尽射讶异,轻轻地哦了一声,似颇出意料地
道:“原来是云姑娘——”云珠没说话,一翻皓腕,欺雪赛霜、晶莹如玉的纤纤玉手之中,
平托着那方钦赐玉佩!
  那黑衣蒙面人大惊失色,立即躬下身形,恭谨说道:“属下见过,见过……”他不知道
该怎么称呼云珠!
  云珠娇靥上不带丝毫表情地开了口:“我如今是‘御书房’侍读及伴驾,职位仅次于海
贝勒,你叫我一声姑娘就行了。”语气竟然冷漠得很!
  那黑衣蒙面人身形一震,头垂得更低:“是,属下见过姑娘,不知姑娘召唤,有什么吩
咐?”
  云珠翻腕收回了那方钦赐玉佩道:“唐领班回宫了么?”
  那黑衣蒙面人恭谨说道:“禀姑娘,唐领班还没有回宫,现正在‘正阳门’外……”
  云珠一摆手,截口说道:“告诉他我的身分,叫他马上来这儿见我!”
  那黑夜蒙面的“血滴子”喳地一声,转身如飞掠去,没入“正阳门”方向的屋面下。
  转眼间,又一个身材瘦高的黑衣蒙面人自那方面冒起,飞掠而至,那是大内侍卫“血滴
子”二等领班唐子冀。
  他近前躬身,恭谨说道:“属下二等领班唐子冀见过姑娘!”
  云珠淡淡一笑,摆手说道:“唐领班,从现在起,你是大内侍卫‘血滴子’的二等领
班!”
  唐子冀一怔大喜,立刻曲下一膝,颤声说道:“属下谢过姑娘提拔之恩!”
  云珠淡淡笑道:“别说我,要说应谢郭总管!”
  “是!”唐子冀恭恭敬敬应了一声,道:“属下见着郭大人定要叩谢!”
  云珠笑了笑,道:“唐领班,你告诉我,昨夜你是在什么地方见着郭总管的?”
  唐子冀忙道:“禀姑娘,属下是在城南一条胡同里见着郭大人的!”
  云珠道:“你见着郭总管的时候,他已经受了伤了么?”
  唐子冀道:“禀姑娘,属下见着郭大人的时候,郭大人已经躺在胡同里,人事不省了,
属下当即就命……”
  云珠一摆手,拦住了唐子冀的话头,道:“可曾见着那‘洪门天地会’中那些大胆叛
逆?”
  唐子冀道:“禀姑娘,属下率人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得没了影儿!”
  云珠道:“我问你看见了他们没有?”
  唐子冀道:“禀姑娘,常醒飞看见那儿有人影闪动,及至属下率人赶到了那儿,他们已
经跑了!”
  云珠道:“你就在那儿见着郭总管么?”
  唐子冀道:“是的,姑娘,不过在此以前片刻,常醒飞曾在胡同外的大街上,碰见了郭
大人一次!”
  云珠“哦”地一声说道:“当时郭总管是什么样子?”
  唐子冀道:“当时郭大人好好儿地,只是喝多了酒,醉态可掬!”
  云珠点了点头,然后又道:“那帮助‘江南八侠’及吕四娘等人脱逃、并伤了喇嘛们跟
‘血滴子’的叛逆,一夜搜捕,可有收获?”
  唐子冀身形一震,低头说道:“禀姑娘,属下等无能,白忙了一夜……”
  云珠冷冷一笑,说道:“那个人不但功力高,而且智慧也高,不是你们所能应付得了
的,便是再找上三天三夜也搜捕不到他,你告诉云领班一声,就说我说的,立刻带着人回
宫,等我晚上进了宫以后再作打算!”
  唐子冀“喳”地一声,恭谨施礼,转身掠去!
  望着唐子冀那渐去渐远的身形,云珠那张清冷冰凉的娇靥上,突然又掠起了一片复杂神
色,较适才更令人难懂!
  ※        ※       ※
  蓦地,一阵得得蹄声及一阵辘辘车声划破晨空,传入耳中。
  云珠一震而醒,转头望去只见一辆高篷黑马车由内城方向往这边驰来!
  她一眼便看出那辆马车是来自何处,当即娇躯闪动,翩然掠回“四海镖局”之内,直奔
郭璞房中!
  进了房,郭璞睡得正熟,云珠站在床前,一双美目之中,射出两道令人难以言喻的光
采,缓缓地抬起了右掌,拍向了郭璞的头。
  郭璞茫然无觉,仍安详地睡着!
  但掌至中途,云珠那只右掌突然走偏,改拍为掌,落在了郭璞的左肩之上,而且口中轻
轻唤道:“先生,先生,醒醒,醒醒……”
  郭璞瞿然而醒,猛睁双眼,一怔说道:“哎哟,天都亮了!”
  云珠含笑说道:“可不是嘛,再睡就要日上三竿了!”
  郭璞赧然一笑,道:“姑娘,我是什么时候睡着了的?”
  云珠道:“快五更了,先生没睡多大一会儿!”
  郭璞突然敛去笑容,道:“姑娘一夜没睡?”
  云珠笑了笑,道:“不,我在床边趴了一会儿,可是刚阖上眼就被先生吵醒了!”
  郭璞一怔说道:“被我吵醒了?”
  云珠点了点头,道:“先生一连在说梦话,真能吓煞了人……”
  郭璞一怔说道:“说梦话,我都说了些什么梦话?”
  云珠摇头说道:“那要问先生自己了……”
  郭璞又复一惊,忙道:“问我?姑娘,这怎么说?我到底……”
  云珠笑道:“瞧先生那紧张样儿,敢莫昨儿晚上做了什么不可告人之事么?”
  郭璞强笑说道:“姑娘说笑了,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郭璞生平所作所
为,还没有不可告人的……”
  云珠嗔声笑道:“瞧你,逗你先生玩儿的,其实呀,那梦话只有先生一人儿听得懂,我
一句也没听清楚!”
  郭璞神情一松,笑道:“还好姑娘没听清楚,要不然这方寸中隐秘,不啻尽陈于姑娘面
前了,那还得了?对么,姑娘!”
  云珠笑了笑道:“我可不稀罕知道先生心中的隐秘,只要先生他日别辜负了我这个薄命
可怜人的一番心意就行了!”
  郭璞神情一震,笑了笑,道:“姑娘,我怎么睡得那么沉,那么死?”
  云珠淡淡笑道:“那谁知道,大半是昨夜太累了!”
  郭璞忙道,“累倒没什么累,可能是这伤……”
  笑了笑,接道:“姑娘瞧,我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说着,坐了起来!
  云珠笑道:“先生也该可以下地走路了,海贝勒府派来接先生的人马上就要到了,先生
还不快收拾收拾……”蹄声,倏然而至,在大门外停了下来!
  云珠笑道:“先生,听见了么?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郭璞连忙穿上了鞋走下了地,口中说道:“海爷也真是,我说过自己会走,干什么又麻
烦人家?”
  口中虽这么说,胸上却难掩心中的激动之情!
  云珠道:“海爷这个人就是这么可敬可佩,也足见对先生这位新任总管的看重,下人们
能接先生,那也该是份唯恐讨不到的好差事,谁不争先恐后地跑这一趟?”
  郭璞摇了摇头,方待说话!
  只听一阵沉重而急促的步履声传了过来!
  云珠神情一黯,道:“先生,他们来了,我不送先生了,先生千万保重,内城里的人个
个狡猾奸诈,先生千万小心,也别忘了咫尺之隔,却难获一面的还有个可怜的云珠……”
  柔荑突然抓上郭璞双手,用力地握了一握,只有郭璞才能觉得出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有
多么冰凉,颤抖里有多么厉害,其实,还有一颗看不见的心,然后她转过娇躯,一闪出了房
门,地上,洒落了泪珠儿两滴——
  郭璞怔住了,连手都忘记放了下去——
  突然,一声满含喜悦的苍劲话声传了过来:“先生醒了么?老朽来扰你好梦了!”
  郭璞瞿然而醒,定了定神,忙应道:“是总镖头么?晚生已经起来了!”
  随着一阵苍劲大笑,云中鹤与吕子秋双双推门而入。
  一进门,云中鹤满面陪笑地劈头便道:“先生真是,这么一桩天大的喜讯,先生也不告
诉老朽一声,让老朽被蒙在鼓里这么久,一直到如今……”
  郭璞含笑说道:“总镖头是指海贝勒垂顾提拔晚生这件事。”
  云中鹤老眼一睁,道:“是啊,先生若早告诉老朽一声,老朽为先生喜,为先生贺之
余,说什么也可以为先生庆贺一番送个行啊!”
  郭璞道:“事情来得太突然,便是连晚生也有措手不及之感,昨夜回来太晚,未敢惊
扰,本打算尽早向总镖头禀蕔,不料总镖头已经知道了,至于送行,那不必了,总镖头盛
意,晚生心领,好在远近仅一城之隔,晚生闲暇时自会常来探望总镖头的!”
  云中鹤呵呵笑道:“如今先生是‘海贝勒府’的总管,这探望二字,老朽是万万担当不
起,只要先生不忘故旧,闲暇时常来镖局走走,老朽就心满意足了!”
  郭璞道:“总镖头这是什么话,当初若无总镖头的大义收留,郭璞焉会有今日之飞黄腾
达,怎么说总镖头也曾是我的东主,总镖头只管放心,郭璞不是那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之
人!”
  云中鹤老脸一红,随即躬身陪笑说道:“只要先生不忘记有老朽这么一个故交,老朽就
知足了,何敢再奢望其他,先生好意,老朽这里先谢过了!”
  接着,那位总帐房吕子秋也满脸奸笑地嘿嘿说道:“先生,还有吕子秋盼也沾上点边
儿!”
  郭璞道:“吕爷只管放心,我绝不会厚此薄彼就是!”
  吕子秋也连忙拱手称谢!
  郭璞回了一礼,道:“总镖头,贝勒府的人到了么?”
  云中鹤忙点头说道:“来的是贝勒爷的贴身护卫海腾海爷,现在前厅恭候!”
  郭璞摆手笑道:“我孑然一身,别无长物,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是说走就走,屋子里
的所有,全是镖局的,总镖头要不要点收一下,看看……”
  云中鹤一眨老眼说道:“先生这是什么话,老朽正感匆忙之间,无以为先生壮行色而深
感羞愧不安,何在乎这些区区破烂东西,老朽只希望先生会带走,那是老朽的荣宠!”
  郭璞笑道:“晚生斗胆说笑,总镖头幸勿认真,那么,晚生这就告辞,云姑娘想必尚未
起身,晚生不拟前往告辞了,待会儿尚烦总镖头向云姑娘代为致意一二!”
  云中鹤呆了一呆,道:“糊涂,我怎么忘记了珠儿,先生请稍候,老朽这就叫她去!”
  说着,他转身要走,却被郭璞一把抓住。
  郭璞有一点黯然,也带着点窘迫难言意味地笑了笑,道:“总镖头,以后不会没见面机
会,如今,不见也好!”
  云中鹤何等精明老练?一点就透,当下点头说道:“既如此,老朽就代她送先生了!”
  郭璞谦逊了一句,举步当先出了门!
  到了前厅,那位威猛的海腾,一身黑衣,正一个人坐在那儿喝茶,一见郭璞来到,忙站
起身来恭谨施礼:“护卫海腾,见过郭爷!”
  郭璞忙伸手相扶,道:“海腾,我这个人素性放荡,你要是看得起我,叫我一声总管,
别那么郭爷长,郭爷短的,我受不了,假如可以,你最好连这总管二字都免掉,干脆叫我的
名字!”
  海腾满脸钦佩之色,丝毫不减恭谨地道:“郭爷,贝勒爷昨天一回府便把您在‘顺来
楼’上的大展神威告诉了弟兄们,并且夸您是人间少有、地上无双的奇男子俊英豪,不瞒您
说,海腾当时不信,但如今,海腾却觉得贝勒爷的话,尚大有不及之处……”
  郭璞一皱眉头,道:“海爷好快的嘴,海腾,还有么?”
  海腾道:“郭爷,海腾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至于称呼,我想您不必强求,海腾不
敢,就是海腾斗胆贝勒爷也绝不依,那您是跟海腾找麻烦,您刚上任,怎好马上给弟兄们带
来麻烦?”
  郭璞眉峰皱得更深,道:“海腾,还有么?”
  “有!”海腾突然一笑点头:“请您速速启驾,贝勒爷跟年大将军正等着您吃早饭
呢!”
  一句话听得郭璞难以忍俊,笑道:“海腾,听我最后一句话,海爷好褔气,他那贝勒爷
府网罗了天下所有的奇兵,但,郭璞不算在内,走吧!”
  哈哈大笑声中,郭璞拉着海腾行出前厅!
  刚下石阶,海腾突然问道:“郭爷,您没有东西!”
  郭璞点头应道:“有!”
  海腾忙道:“在那儿,我帮您拿去!”
  郭璞一撩衣衫,笑道:“喏,一袭落魄布衣!”
  海腾呆了一呆,不禁失笑,对这位新任总管,海腾他这个铁铮铮的豪迈汉子,又增了几
分好感与钦佩!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