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3 章 丹心旗与八大胡同
第9节 剖明爱意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三卷
第 九 章 剖明爱意

  梅心望了他一眼,道:“燕爷可知道,我为什么支开老爹么?”
  郭璞道:“郭璞愚昧,那要请姑娘指教!”
  “好说!”梅心笑了笑,道:“我以为燕爷早明白,那是我不愿让任何一个第三者听到
你我的谈话,便是我的人也不例外,我明白,让他们这么误会下去,越误会,那对燕爷越有
帮助,可是燕爷也要明白,唯有对我梅心说实说,那燕爷才能得到更大更多的助力!”
  郭璞道:“梅姑娘,我越发地糊涂了!”
  梅心笑了笑,道:“我不愿多作解释,因为我明白燕爷你这时候该装糊涂,我只请问燕
爷,燕爷那伤是怎么来的?”
  郭璞道:“自然是跟人动手过招而来的!”
  梅心道:“燕爷是跟什么人动手过招的?”
  郭璞道:“江南八侠中的周浔与甘凤池!”
  梅心笑道:“燕爷这回撤谎的本领就不高明了,休说一个周浔、一个甘凤池,便是十个
八个也不是燕爷的对手!”
  郭璞道:“姑娘该听栾老人家说了,我喝多了酒!”
  梅心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我认为那酒是燕爷负了伤之后喝的,那是在掩饰自己的
伤!”
  郭璞道:“那只是姑娘的认为,而事实如何,只有我自己明白!”
  梅心笑道:“周、甘二人跟我是同道,我可以问得出来!”
  郭璞神情微震,道:“姑娘最好去问他两个!”
  梅心道:“一问便揭穿了燕爷的谎话,那多不好?”
  郭璞道:“我只怕一问之后,姑娘会很失望!”
  梅心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不该说很失望,该说是很伤心!”
  郭璞心头一震,道:“梅姑娘,在你我之间,这两个字是不会存在的!”
  梅心道:“燕爷是指你还是指我?”
  郭璞道:“是指我,也是指姑娘,因为云珠对我很好,而海贝勒也深深地爱着姑娘!”
  梅心笑了笑,道:“你无须瞒我,我看得出,云珠对你的确是一往情深,而你对她,很
勉强,那是同情与怜悯,并不是爱,海青对我,那的确也是一片真心,而我对他只是敬佩,
也有一半是为了工作,那也不是爱!”
  郭璞道:“梅姑娘,你不该伤害海贝勒,这跟我不忍伤害云珠一样!”
  梅心道:“可是到头来如何?感情是丝毫勉强不得的,你有很多理由不能接受云珠的情
意,我也有很多理由不得不辜负了海青对我的那片真心!”
  郭璞沉默了一下,道:“梅姑娘,我希望你我都别忘了自己的立场!”
  梅心道:“我却认为在你我之间,没有丝毫的立场冲突,要有,那只有一点,因为你跟
我一样,敬佩海青是个宦海奇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他以一片真诚对你,你不忍夺他的所
爱,你认为那是不仁不义,对么?”
  郭璞扬眉笑道:“姑娘错了,这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是我不忍伤害姑娘!”
  梅心眨动了一下美目,笑问:“燕爷,这话何解?”
  郭璞道:“我不愿姑娘将来心碎肠断地恨我,我更不愿意断送姑娘的一生,姑娘要知
道,无论什么事,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的,到了那一天,一旦姑娘发觉自己看错了人,那
后果是不难想像的!”
  梅心道:“坏就坏在我这个人对自己永远是那么自信,甚至于等到自己错了,也倔强地
绝不会有一点懊悔!”
  郭璞道:“那是姑娘自己,而我却不愿意背负这感情的债,更不愿意让自己的良心,谴
责自己一辈子!”
  梅心笑了笑,道:“一个女孩儿家,对于一个‘情’字,每每是羞于启口、怯于表白
的,而我如今却大胆而赤裸裸地剖陈了自己的情意,得到的答覆,却是一个‘不’字,你让
我如何再能忍住羞愧?燕爷,你知道梅心是怎么样的女儿家?你无论以什么理由拒绝她,那
都是件太忍心的事……”
  郭璞身形倏地轻颤,但他旋即笑道:“姑娘,我只有一句话,我是为了姑娘你……”
  梅心截口说道:“别说为了谁好,我只问你对我有没有情?”
  郭璞身形猛颤,低声说道:“梅姑娘,谢谢你的好意,我对你只有感激!”
  梅心淡淡笑道:“那我就不便再说什么了!”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梅姑娘,可否告诉我,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海爷的一片真心?”
  梅心点头说道:“因为感情是丝毫不能勉强的!”
  郭璞道:“只怕彼此的立场才是一个最大的障碍,梅姑娘,假如海贝勒他肯为了你舍弃
自己的荣华富贵与那皇族亲贵的头衔呢?”
  梅心未答,淡淡笑道:“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我觉得燕爷这个人很爱管闲事,海
青给你的待遇很优厚,是么?”
  郭璞赧然微笑:“我是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
  “是么?”梅心扬眉说道:“我劝燕爷还是多管管自己的事!”
  郭璞道:“梅姑娘,我已经有了云珠!”
  梅心道:“我觉得燕爷是在自误误人!”
  郭璞似乎有意躲避,忙道:“姑娘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请教!”
  梅心道:“我也只有一句话,感情无法勉强,感情的债既然免不了要负,多负一点不如
少负一点!”
  郭璞挑眉说道:“姑娘,你何其忍心,难不成你是铁石心肠?”
  梅心淡淡说道:“燕爷何待已太宽,责人过苛?”
  郭璞呆了一呆,哑口无言,半晌始道:“姑娘,这不是闹意气的事!”
  梅心道:“燕爷,我是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郭璞又复一怔,摇头苦笑不语!
  梅心突然问道:“燕爷,你既知梅心是‘洪门天地会’的人,对‘洪门天地会’的海
底,也摸得至为清楚,燕爷为什么迟迟不肯向梅心下手,也不向海青那儿密告?”
  郭璞道:“简单得很,我受过梅姑娘活命大恩!”
  梅心道:“那是私,论公你不该如此的!”
  郭璞道:“国法不外人情,有时候公私是很难分得开的!”
  梅心笑了笑,道:“燕爷效力于满清朝廷,难不成要因为私恩而眼看着‘洪门天地会’
致力于匡复大业不闻不问?”
  “不!”郭璞摇头说道:“我不向姑娘下手,也不会让姑娘有一点谋叛行为!”
  梅心笑道:“这倒是件闻所未闻的新鲜事儿,可是,燕爷,梅心几乎时时刻刻都有那所
谓的谋叛行为!”
  郭璞道:“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也未看见!”
  梅心笑目逼视,道:“可是我相信燕爷永不会对任何一个先朝忠义遗民下手的!”
  郭璞扬眉说道:“那是姑娘过于自信,我请姑娘往以后看!”
  梅心似乎不欲多辩,笑了笑,道:“提起了那所谓活命大恩,我想起了一件事,那夜燕
爷闯进大内禁宫行刺……”
  郭璞淡淡截口说道:“梅姑娘,这是要杀头的,玩笑不得,那不是燕南来,而是个至今
犹不知是谁的大胆叛逆!”
  梅心笑道:“燕爷好机警,我想不出那有什么分别,为免彼此争论,就算是个不知名的
人吧,那夜大内侍卫‘血滴子’尽出精锐,未能缉获那刺客,而燕爷却带着四川唐门的暗器
之伤,倒在‘八大胡同’……”
  郭璞截口说道:“梅姑娘,那不是什么四川唐门独门暗器之伤,而是我在‘天桥’与人
殴斗,所中的暗器!”
  梅心道:“燕爷,这无论如何你瞒不了我!”
  郭璞道:“我跟四川唐门中人无一面之缘,既谈不上仇,也谈不上恨。”
  梅心道:“可是要进大内行刺,那就该当作别论!”
  郭璞道:“我说过,那不是我,梅姑娘请别给我这杀头的罪名!”
  梅心淡笑说道:“我不愿争论了,请问燕爷,后来燕爷又废了四川唐门中的那位老大,
大内侍卫领班唐子冀的右手,这何解?”
  郭璞道:“那纯出于误会!”
  梅心道:“我是说,跟燕爷的伤连在一起!”
  郭璞道:“我受的既不是四川唐门独门暗器的伤,那根本连不在一起!”
  梅心呆了一呆,笑道:“看来燕爷的机智与词锋,都令我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好说!”郭璞淡淡道:“姑娘该知道,事实胜过雄辩!”
  梅心道:“我知道,燕爷,可是谁说的是事实,谁说的不是事实,你我心里都明白,燕
爷这种不是雄辩,而是狡辩!”
  郭璞笑道:“随姑娘怎么说吧!”
  梅心嫣然笑道:“反正你预备狡辩到底,吗么?燕爷?”
  郭璞没有说话,梅心却接着又道:“这既出于误会,那昨夜击毙喇嘛与‘血滴子’的贾
大侠,带着很重的内伤跑了,恰好燕爷也带着内伤,这该是属于巧合,是么,燕爷?”
  郭璞点了头,道:“是的,姑娘,这正是属于巧合!”
  梅心笑道:“那么燕爷以酒掩饰,又企图瞒骗谁?”
  郭璞道:“姑娘,我是因酒醉而受伤,并不是在受伤后喝的酒!”
  梅心道:“这是与不是,恐怕也只有燕爷自己明白了,不过不要紧,我回去之后,就让
老爹去找周、甘二位问问,一问之后,相信真相立即就会大白了!”
  郭璞这回没有说话!
  梅心望了他一眼,又道:“还有件事,恐怕燕爷还不知道,‘要命郎中铁面叟’郑大侠
到我那儿去过了,他要我纠合同道,不惜一切地务必要除去燕爷,我没有答应,结果他逼不
得已,只好说出他是代传‘丹心旗’令谕……”
  郭璞神情一震,但刹那间又恢复平静!
  梅心笑了笑,接着说道:“我看他的神态,似乎是贾子虚贾大侠交待过他,要他不可对
我言及‘丹心旗’及贾子虚事,可惜他还是说了……”
  郭璞茫然地说道:“姑娘对我说这些干什么?”
  梅心摇头淡笑道:“不干什么,我只是告诉燕爷,由他的话我联想到了许多!”
  郭璞道:“姑娘又何必告诉我?”
  梅心美目逼视,笑道:“‘丹心旗’是汉族世胄、先斩遗民的领袖,也是领导反清复明
的首脑人物,难道说燕爷听到了‘丹心旗’也无动于衷?”
  郭璞一震,随即扬眉说道:“姑娘该知道我会拿他怎么办!”
  梅心嫣然笑道:“燕爷的这种表示,未免太慢了些!”
  郭璞脸一红,道:“当着姑娘,我自不便表现得太激烈!”
  梅心笑了笑,改了话题,道:“今夜,我帮了燕爷两个忙,一个是让燕爷分别钓上了弘
昼与弘历,一个是我阻拦了弘历跟燕爷叩头,燕爷何以谢我?”
  郭璞道:“姑娘,那不是钓,是他二位求我郭璞这个人才,俾以对他二位的争夺皇位有
所帮助,至于后者,姑娘不该阻拦宝亲王跟我叩头,使我错过了……”
  梅心截口说道:“是钓也好,是求才也好,总而言之燕爷是如愿以偿,又打进了这两位
都有继承帝位可能的亲王府,领不领我的情,那任凭燕爷,至于后者,燕爷也明白绝不能跟
宝亲王叩头,这个头一叩,将来你便不能对付他了!”
  郭璞道:“对付他?姑娘以为我会帮谁?”
  梅心毫不犹豫地道:“三阿哥和亲王弘昼!”
  郭璞笑道:“人人都知道,和亲王软弱无能,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放着现成的帝王之才
宝亲王我不帮,我怎会……”
  “燕爷!”梅心截口说道:“像咱们这种人,是希望那最无能的人当上皇上的!”
  郭璞一震说道:“我的立场跟姑娘不同,所以我不这么想!”
  梅心笑了笑,道:“燕爷,我看着你保宝亲王!”
  郭璞眉锋一皱,立又展眉说道:“自然,我一定保宝亲王!”
  梅心有点黯然地道:“我这么掬心地对燕爷,燕爷又何忍这么对我!”
  郭璞有点答非所问地道:“姑娘,那只因为彼此的立场不同!”
  梅心双眉一挑,道:“燕爷,当真彼此的立场不同?”
  郭璞淡淡说道:“姑娘,我说过不只一遍了!”
  梅心道:“不是朋友,便是敌人,燕爷该知道,对敌人我会怎么做?”
  郭璞平静地道:“我知道,纠合众高手,再度下手于我!”
  梅心摇头说道:“燕爷错了,这回我改变了方法,我不对燕爷下手……”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我愿意听听姑娘将怎么对我?”
  梅心淡淡笑道:“假如我告诉海青,郭总管就是燕南来……”
  郭璞道:“顶多我落个欺骗之罪,那对我并没有什么影响!”
  梅心道:“假如我告诉海青,正当大内闹刺客的时候,燕爷带着伤躺在‘八大胡同’
里,那伤是四川唐门……”
  郭璞截口说道:“姑娘,我一再说,那是我在‘天桥’跟人殴斗……”
  “燕爷!”梅心笑了笑,道:“那枚淬了毒的暗器还在我那儿!”
  郭璞笑道:“姑娘一个不谙武学的弱女子,怎知那是……”
  梅心截口说道:“我不知道,让海青自己看去!”
  郭璞笑道:“姑娘高明,还有呢?”
  梅心道:“像唐子冀废了右手,燕爷那天受了伤,我都可以说!”
  郭璞扬了扬眉,道:“假如姑娘这么一说,那对我的确很不利,不过真金不怕火,我这
冤枉总有明白的一天,再说海爷也不会尽听姑娘一面之辞,而舍弃我这么一个人才的!”
  梅心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燕爷,我看你似乎很放心,我以为那倒并不是什么真金
不怕火,而是燕爷料定了我根本不会这么做!”
  郭璞心头微震,道:“梅姑娘,对敌人是没有什么不忍的!”
  梅心道:“虽然对敌人没有慈悲可言,但对朋友该又当别论!”
  郭璞道:“这么说来,姑娘仍然认定我是朋友了!”
  “当然!”梅心点头说道:“不管燕爷如何狡辩,坚不承认,可是我明白那是为了工
作,也是为了一个‘情’字,所以……”
  郭璞笑着站了起来,道:“那我就不便再说什么了,姑娘以后总会明白的,如今天色不
早,姑娘可以回去了!”
  梅心也跟着站了起来,美目凝注,脸上的神色一时间显得很复杂,道:“燕爷,我只有
一句话,我愿等大功告成,跟燕爷共同身退!”
  郭璞身形倏泛轻颤,但旋即又趋于平静,道:“姑娘,谢谢你,只怕到那时已经不是现
在的情形了!”
  梅心道:“那要看是不是真心,任何人、任何事改变不了梅心的,我走了,燕爷不必送
我,也就此请回吧!”说完,袅袅行向马车!
  郭璞站着未动,一直望着梅心上了车,望着马车驰动,望着马车远去……
  他脸上的平静突然消失,代之而起的,是唇边一丝抽搐与身形的剧烈颤抖!
  良久,一声长叹催动步履向夜色中行去,那朦胧月色,把他的身形拖得好最好长……
  郭璞踏着夜色有点失魂落魄地回到了“贝勒府”!
  海贝勒还没睡,而且站在那大厅的石阶上,背着手不停地来回徘徊,一见郭璞回来,他
连忙迎下石阶劈头便道:“老弟,你让人等得心焦!”
  郭璞淡笑说道:“怎么,海爷还没睡?”
  海贝勒道:“你还没有回来,我那能睡得着?”
  郭璞暗暗一阵感动,歉然笑道:“对不起,海爷,梅姑娘留我坐了一会儿!”
  海贝勒笑道:“说什么对不起,你回来了就行了,怎么样?你两个谈得还投机么?都谈
了些什么?”
  郭璞脸上一热,心中更感羞愧,道:“海爷,梅姑娘是位令人敬佩、难得的奇女子,这
尘世是委曲了她,梅姑娘跟我谈了很多,大部分有关海爷……”
  海贝勒精神一振,道:“老弟,她谈了我什么?”
  郭璞道:“她说海爷是位宦海奇英,顶天立地的豪杰大丈夫……”
  海贝勒脸上倏地掠上一片希望神色,道:“老弟,她只对你谈了这些么?”
  “还有,海爷!”郭璞笑了笑道:“不过,要请海爷先回答我一句话!”
  海贝勒凤目一睁,笑了,忙道:“老弟,你说,我保证知无不言!”
  郭璞道:“这海爷一定知道,只问海爷对梅姑娘是不是真心?”
  海贝勒双眉一扬,急道:“老弟,这还用问?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我不会说别的,只知
道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
  郭璞点头说道:“海爷感人,这已经很够了!”
  海贝勒神情忽转黯然,苦笑说道:“那有什么用?老弟,你该看得出来,她对我……”
  郭璞截口说道:“海爷,我看得出来,可是海爷知道那是为什么吗?”
  海贝勒呆了一呆,道:“我不知道,敢莫老弟你知道?”
  郭璞点头说道:“由她的谈话里,我猜透了八分!”
  海贝勒急不可待地道:“为什么,老弟,你快说,快说啊!”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海爷,您知道,她是个风尘女子……”
  海贝勒摇头说道:“这个,老弟,海青不是那种人,我从来就没有把她当成风尘女子看
待,我只把她当成人海奇女子,我敬佩她!”
  郭璞道:“海爷,事实上,每个风尘女子都不是天生注定要寄身青楼的,梅姑娘本是个
大户人家的闺阁千金……”
  海贝勒截口说道:“这个我知道,我把她视为天人,我认为普天之下,没有一个女儿家
能胜过她,无论那一方面!”
  郭璞道:“而事实上,她如今是‘八大胡同’怡红院的红牌名妓,而海爷却是个权倾当
朝、朝廷柱石的皇族亲贵!”
  海贝勒道:“难道她以为这是门不当,户不对?”
  郭璞道:“那倒不是,海爷,她是个汉家民女!”
  海贝勒道:“大清皇律没有不准娶汉家民女这一条,皇上的贵妃,甚至于皇后,不也有
汉家女儿么?”
  郭璞点头说道:“这固然不错,可是大清皇律并没有允准一个皇族亲贵娶一个风尘青楼
妓入门,这,宗人府第一个不答应!”
  海贝勒脸色一变,环目暴睁,道:“我看看他们谁敢!”
  郭璞淡淡笑道:“海爷,这不是斗意气的事!”
  海贝勒威态一敛,赫然笑道:“老弟,我失态,你说下去!”
  郭璞道:“姑且撇开这不谈,海爷,您知道,假如她点了头,答应委身海爷,人家会怎
么说她?”
  海贝勒道:“老弟,怎么说她?”
  郭璞道:“这要分两方面讲,在满旗人这方面讲,人家会说她贪图海爷的荣华富贵,嫁
的是财势而不是人……”
  海贝勒脸色又变,环目再睁,郭璞及时说道:“海爷,又来了!”
  海贝勒忙敛威态,歉然赧笑,道:“老弟,我忍不住,你说你的吧!”
  郭璞淡淡笑道:“而在汉人这方面,人家会说她忘宗弃祖,寡廉鲜耻,丧心病狂,卖身
投靠,甚至于会更难听……”
  海贝勒浓眉轩动,环目放光,只未说话。
  郭璞接着又道:“这,海爷您不能怪她,这隔阂与鸿沟,是上一代划下来的,姑不谈海
爷跟她有没有这种立场不同的想法,实际上她处在这夹缝中,左右为难,是够可怜的!”
  只听“叭”的一声,海贝勒脚下的青石碎了一块!
  郭璞皱眉说道:“海爷,您这是……”
  海贝勒悲愤地道:“恨只恨上一代的冤仇害了后世多少有情儿女!”
  郭璞叹道:“海爷,这是人力无可挽回的,除非这两方面有一方面倒了下去,否则这仇
恨很难消除的!”
  海贝勒猛然抬眼,说道:“老弟,这就是她一直不肯点头的原因么?”
  郭璞点了点头,道:“除了这,该没有第二点理由,海爷知道,梅姑娘是位人间罕见的
奇女子,既是奇女子,就不能以常人衡量她!”
  海贝勒点头说道:“这个我明白,那么老弟,她希望我怎么做?”
  郭璞笑道:“海爷,她怎好希望您怎么做,只能说海爷自己该怎么做!”
  海贝勒道:“那么,老弟我该怎么做?”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海爷,我难于启口,海爷也难于这么做!”
  海贝勒扬眉说道:“老弟,为了我,你没有什么难于启口的,为了情,我也没有什么难
于怎么做的,你说吧!”
  郭璞又迟疑了一下,始道:“海爷,除非您放弃自己的立场……”
  海贝勒脸色一变,道:“老弟,古来婚姻男为主,女为从!”
  郭璞点头说道:“是不错,海爷,可是夫妇不是朋友,朋友可以有二心,有意志心念的
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到头来顶多绝交拆伙,分道扬镳,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
桥,然而夫妇却不行,夫妇之间共同生活一辈子,互相恩爱,白首偕老,为同林之鸟,是绝
不能有二心,绝不能有意志心念的不同的!”
  海贝勒道:“老弟,这个我明白,可是我说古来婚姻男为主、女为从的意思,是说梅心
她应该舍弃自己的立场!”
  郭璞笑道:“海爷,理固如此,恕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如今是海爷您求她,不是她求海
爷,所以这理只好反过来了!”
  海贝勒皱眉说道:“老弟,你也该看得出,她处于皇族亲贵之间,出入内城各府邸多
年,似乎并没立场上的……”
  “那不同,海爷!”郭璞截口说道:“交往是一回事,终身大事又是一回事,交往的时
候,她跟皇族亲贵们处得很好,甚至于还认在廉亲王褔晋膝下,可是一旦论及婚嫁,她就不
得不认真了!”
  海贝勒望着郭璞,道:“老弟,她真有的这意思么?”
  郭璞道:“这她没说,我也不敢肯定,不过海爷,怎么说她是个汉家女儿家,这原是难
以避免的!”
  海贝勒迟疑了一下,毅然正色说道:“老弟,这我不能,我不能为爱一个人而舍弃自己
的立场,做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愧对朝廷,羞见祖宗!”
  郭璞眉锋微皱,笑道:“海爷,舍弃自己的立场,并不就是投靠另一立场、与原来自己
的立场为敌的,不是那么回事!”
  海贝勒摇头说道:“我明白,老弟,可是怎么说我都不能,我宁愿苦自己,也绝不愿舍
弃自己的立场,不要祖宗!”
  郭璞叹道:“海爷令人敬佩,这条路既行不通,那只好走第二条路!”
  海贝勒道:“第二条是什么路,老弟,你说?”
  郭璞道:“海爷舍弃自己荣华富贵的财势,舍弃自己皇族亲贵的身分,带着她隐居深
山,过最平凡的生活!”
  海贝勒道:“老弟,你知道,对这富贵荣华的财势、皇族亲贵的身分,我从不稀罕,从
没放在眼里过,而且我曾经向她表示过,只要她愿意,我愿意舍弃一切!”
  郭璞淡淡笑道:“海爷,女儿家对终身大事最为慎重,婚姻就好像赌博,押中了,那一
辈幸褔,押错了,那一辈子痛苦倒楣,海爷处于格格们包围之中,她在没清楚海爷是否真心
之前,怎会冒然点头答应,换换是海爷,海爷会么?”
  一句话说得海贝勒笑了,他笑得很爽朗,很高兴:“老弟,看来,你不只是我的总管,
而且是我的情场军师!”
  郭璞笑道:“这我不敢当,弄对了,是应该的,弄错了,挨骂一辈子,这种主意不好
出,我言尽于此,海爷您另请高明!”
  海贝勒哈哈笑道:“说着说着你就拿起跷来了,怎么?莫非要我也来个三顾茅庐?”
  郭璞摇头笑道:“我没有卧龙之才,海爷不必徒劳往返!”
  海贝勒哈哈大笑,道:“老弟,你就少说一句吧,走,咱们里面谈去!”
  说着,他拉着郭璞便要往大厅里走!
  郭璞道:“怎么?海爷,还有别的事儿么?”
  海贝勒神色凝重,点头说道:“老弟,是还有件大事待商!”
  郭璞未再问,跟着进了大厅坐定,郭璞忍不住问道:“海爷,什么事使一向豪放的您,
这般凝重?”
  海爷沉重说道:“老弟,你今晚做错了事!”
  郭璞一怔,道:“海爷,您请明示!”
  海贝勒道:“老弟,你知道,三阿哥要你兼他‘亲王府’的总管,四阿哥要跟你叩头烧
香换帖子,他们是什么用意么?”
  郭璞笑道:“海爷,那不过是皇族亲贵们的时兴玩艺儿!”
  显然,郭璞他是佯装不知道!
  海贝勒实心眼儿直肠子,从来不怀疑人,何况是对这位视同手足的总管。
  他当下摇头说道:“老弟,你弄错了,这不但不是皇族亲贵们的时兴玩艺儿,而且是一
件跟他们的利害相关的大事,他们求才若渴,甚至于不惜一切,用意只在明争暗夺帝位,你
明白么?老弟?”
  郭璞愕然说道:“海爷,这话当真?”
  海贝勒道:“老弟真是,我还会骗你?”
  郭璞轻击一掌,道,“那就要命,海爷,您怎不早说?”
  海贝勒苦笑说道:“老弟,当时他们都在,你要我怎么说?”
  郭璞道:“当时本待两边都婉拒了,可是梅姑娘说了话,海爷您说我怎好再说什么?让
梅姑娘难下台,让两位阿哥说我不识抬举,再说我当时也不知道啊!”
  海贝勒道:“怪只怪梅心太多事,其实,恐怕她不知道两位阿哥的用心,但她便是不多
事,他两个也未必会放过你!”
  郭璞皱眉点头,道:“海爷说得是,不过……海爷,帮帮阿哥们的忙,这并不能算是坏
事,海爷似乎无须这般担心!”
  海贝勒啼笑皆非地摇头说道:“老弟,你好糊涂,帮帮阿哥的忙,固然不是坏事,可是
你老弟一下子接受了两个,恰好他两个又是处于敌对立场,我问你,你帮那一个?”
  郭璞愕然,半晌始苦笑说道:“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那么,海爷,我辞了‘和亲王’
府的兼任总管,帮帮宝亲王的忙!”
  “老弟,那不太妥当!”
  郭璞道:“那么,我放弃宝亲王那边……”
  海贝勒截口说道:“老弟,你这简直是孩子话!”
  郭璞道:“要不然我两个都不管!”
  海贝勒摇头说道:“不行,不行,那更不行!”
  郭璞苦笑说道:“海爷,这不行,那也不行,您说我该怎么办?”
  海贝勒道:“这是老弟你自己找来的麻烦。”
  郭璞忙道:“可是海爷,您总不能不管啊?”
  海贝勒道:“我哪能不管?谁叫你是我的朋友?只好管了。”
  他神情一转,凝重道:“老弟,我想先听听你的意思!”
  郭璞苦笑道:“海爷,我又不打算当功臣,我自己哪有什么意思?”
  海贝勒道:“那么我替你分析分析,然后帮哪一个你自己选!”
  郭璞忙道:“海爷请指点,我洗耳恭听!”
  海贝勒想了想,道:“老弟,一件差事儿,可以辞职不干,可是换了帖的弟兄不能不
要,据我所知,宝亲王将来继承帝位的可能性较大,实际说起来,与其得罪宝亲王,不如得
罪和亲王!”
  郭璞眨了眨眼,道:“海爷是要我帮宝亲王,舍和亲王?”
  海贝勒摇头说道:“老弟,我只是分析,这帮谁那要看你自己的意思!”
  郭璞道:“海爷,我也想听听您的意思!”
  海贝勒毫不犹豫地道:“老弟,我这个人你该知道,我虽不热衷这种事,但是却爱打抱
不平管闲事,我由来同情弱者,爱帮忠厚老实的人,要按我的脾气,我帮和亲王,可是要为
朝廷及国政,那该让宝亲王当皇上,因为和亲王过于仁厚软弱,不是当皇上的材料!”
  郭璞道:“那么,海爷,既为朝廷效劳,就该为朝廷着想,正如海爷的话,我是宁可得
罪和亲王!”
  海贝勒道:“那这件事就好办了,可是怎么对和亲王交待呢?”
  郭璞笑了笑,道:“这不用海爷烦心,我自有办法!”
  海贝勒道:“老弟,有什么办法?”
  郭璞神秘地笑道:“事关天机,恕我暂时不能奉告!”
  海贝勒呆了一呆,道:“敢情你还卖关子,好吧,老弟,我不问了,只要你有办法,别
太过于得罪人就行了!”
  说着,他站了起来,道:“老弟,你累了一天了,天色不早,该歇息去了!”
  郭璞应声站了起来,随口问道:“海爷,年爷呢?睡了?”
  海贝勒点头说道:“他喝得多了点儿,我让他先去睡了!”
  郭璞漫应了一声,告退出厅而去!
  出了大厅,他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中,他绕向后院,走向年羹尧所居的那座小楼!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