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4 章 天地会与三湘五义
第3节 鲁中三虎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四卷
第 三 章 鲁中三虎

  由“北京”到“杭州”,本来是可由运河一帆而下的。
  可是郭璞嫌水路舟行太慢,不若这匹蒙古种的健骑脚程来得快,所以他弃水路由陆路直
奔“杭州”。
  这样一来,假如年羹尧走的是陆路,他不必纵骑飞驰,便有希望赶上他,就是赶不上也
差不了多少。
  假如年羹尧走的是水路,他说不定还可以赶在年羹尧前头。
  出北京一路上,他没有听到有关年羹尧的任何消息。
  这一天,他到了济南,济南是个大地方,大地方就免不了卧虎藏龙。看看是用饭时刻,
郭璞顺着城内大街,策马徐驰,找到了一家名唤“鲁中第一楼”的酒楼。
  这座酒楼不愧是“鲁中第一楼”,不说别的,单那两层楼的宏伟建筑,就非济南城内其
他酒楼所能企及!
  就在这座“鲁中第一楼”中,他听到了有关年羹尧的消息。
  郭璞的座头,在楼上靠窗的一边。
  他身在隔两席的那付座头上,坐着三名彪形黑衣大汉。
  这三名黑衣大汉举止豪放粗犷,一派江湖豪雄本色,姑不说别的,单那三块个头儿瞧起
来就怕人。
  只是,这三名黑衣大汉身上都带着伤,一个伤了胳膊,一个伤了腿,还有一个右脸肿了
一块。瞧样子,准是跟人打了架。
  像这样的三个人,到哪儿都扎眼,何况是在这眼皮杂、形色多的酒楼之上?所以郭璞一
上楼便对这三个人留了意。那倒不是留意别的,而是情不自禁地多看了两眼。
  他一眼便看出,这三个黑衣大汉并非泛泛,而是各有一身横练功夫,足列江湖中的一流
好手。
  事实上并不错,那三名黑衣大汉目光炯炯,寒芒闪烁,胳膊粗得像腕口,手大得像蒲
扇,而且筋肉坟起显得强而有力,瞧样子一巴掌准能打死人。
  也就因为这样,郭璞才多看了那三个黑衣大汉两眼,其实也不过就那么两眼,看了两眼
之后他就没再看了。
  本来就是,哪能老看人?像这么三个,要是看多了两眼,他们准会翻桌子打架不可!
  郭璞本来没再看了,可是他刚一杯酒入口,“砰”的一声,那三名黑衣大汉中,那伤腿
的一名拍了桌子。
  郭璞禁不住又看了,刚投过一瞥,那伤腿的黑衣大汉发了话,一口山东土腔,脏的、净
的都有。
  “他奶奶的,咱兄弟三个什么时候栽过这样的跟头?三个收拾一个都收拾不下来,俺看
咱三个别混了。”
  那伤胳膊的黑衣大汉,双眼一翻,冷冷开了口。
  “老二,你他奶奶的在这儿横个鸟,有种的咱们就再赶上去,那怪谁,怪他奶奶的咱三
个学艺不精!”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猛饮了一杯,“叭”的一声放下杯子,一抹嘴,瞪眼说道:“奶奶
的,不知道哪个狗娘养的教他这么一身好本领,那狗娘养的也瞎了眼,什么人不好收徒弟,
偏偏收这个忘祖宗的杂种……”
  那伤胳膊的黑衣大汉道:“本领好有啥用?如今不是由半天里一个跟斗翻了下来,再也
神气不了,这就是他奶奶的报应!”
  “有啥用,”那伤腿的黑衣大汉道:“你说得好,没啥用,咱三个就收拾不了他一个,
你瞪大眼看看,一个胳膊一条腿,又有半张脸,要不是那杂种为他自己积德,咱们三个就全
躺下了!”
  那伤胳膊的黑衣大汉浓眉一挑,冷哼说道:“老二,你放心,这一条胳膊、一条腿,还
有半张脸,他奶奶的俺非讨回来不可,讨不回来俺是这个。”
  伸出那没有伤的右手一比,比了个乌龟王八。
  “算了吧,老大!”那伤腿的一名摇头说道:“不是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就凭
咱三个要想讨回这笔账,俺看得重投娘胎再回炉……”
  那伤胳膊的黑衣大汉道:“你知道什么,难道说想动他的就只咱们三个?多啦,老二,
这条路上的同道全动了,只要有任何一个收拾了他,那跟咱们三个收拾了他有什么两样?你
瞧着吧,那杂种要到得了杭州,俺这头割下来让你当夜壶!”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闻言乐了,咧嘴笑道:“老大,俺可没有这么好褔气!”
  那伤脸的黑衣大汉想想也觉好笑,刚一咧嘴便牵动了伤处,痛得他马上敛去笑容,换上
一脸苦相!
  害得郭璞一口酒,差点没喷出来。
  那伤胳膊的黑衣大汉瞪了眼,道:“你他奶奶的脸皮厚也不能这样厚法,栽了这么个大
跟头,脸都丢到尿坑里,亏你还笑得出来,走吧,咱们跟上去瞧热闹去,说不定到时候还可
以踢上两脚出出气。”
  他这么一说,那伤腿的黑衣大汉立刻笑不出来了,猛饮一杯,抹抹嘴,一句话没说地站
了起来。
  丢下了酒钱,一个抱着胳膊,一个抱着腿,一个苦着脸,难兄难弟三个下了酒楼。
  这三个一走,郭璞自无心思再吃喝,丢下一锭碎银跟下了楼,三个人中有一个瘸着腿,
郭璞自然比他们快。
  郭璞自栓马桩上解下了座骑,那三个黑衣大汉才由了酒楼大门,栓马桩上另栓有三匹高
头健骑,那三名黑衣大汉一人一匹,翻身上鞍往西驰去。
  郭璞抖缰蹬马,随后跟了过去。
  郭璞跟着三名黑衣大汉出了西门,看看行人稀少,一马冲了过去扬声叫道:“三位,请
候我一步!”
  三名黑衣大汉陡然勒缰控马,三匹健骑踢起前蹄,长嘶飞旋转了过来,一动不动,骑术
居然颇为精湛。
  三名黑衣大汉一见郭璞那张陌生的面孔,不由一怔。
  对望一眼之后,那伤腿的一名愕然问道:“朋友可是唤咱三个?”
  郭璞笑了笑道:“如今这条路上没有别人,自是呼唤三位。”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又复一怔,道:“朋友是……”
  郭璞道:“我想向三位打听一件事,尚望三位赐告!”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一摆手,道:“俺不懂什么赐告不赐告,要问什么你问吧!”
  郭璞笑了笑,道:“三位适才在酒楼上所说那人,可是年羹尧?”
  三名黑衣大汉脸色一变,那伤腿的一名轩眉说道:“俺再问一声,你朋友……是……”
  郭璞道:“不知三位听过我这个名字没有,我叫贾子虚。”
  三名黑衣大汉闻言脸色又是一变,那伤了腿的急道:“你朋友可是那在北京城里大展神
威,杀了不少番秃跟满虏鹰犬血滴子的那个贾子虚?”
  郭璞不由一怔,旋即笑道:“江湖上消息传得好快,不错,正是我!”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哈哈大笑,一马冲了过来,伸出那只好手握上郭璞的左臂,猛然一阵
摇晃,既激动又惊喜更亲热,且带着无限敬佩地道:“贾老哥,你可不知道,你的大名如今
在江湖上响亮得很呢,乖乖隆地咚,你老哥在北京城连展神威,杀得那些贼种尿流屎出,谁
不敬仰?俺一听就知道你老头跟俺差不多的人呢,没想到你老哥皮白肉嫩,活像个大姑
娘……”
  碰上这种人,郭璞简直有点哭笑不得。
  那伤腿的黑衣大汉接着又道:“俺说贾老哥,俺弟兄三个请你上酒楼喝一盅,你老哥把
在北京的威风说给俺三个听听过过瘾,怎么样?”
  这敢情好,郭璞一皱眉,忙道:“我还没有请教三位……”
  那伤腿黑衣大汉一摆手,道:“贾老哥,没有什么请教不请教的,俺三个王拜把兄弟,
自己取了个名号叫‘鲁中三虎’,俺叫雷一飞……”一指那伤胳膊的,道:“这是俺老二,
叫劳汉天……”又一指那伤脸的,道:“这是俺老三,叫刘鸣远。”
  郭璞一一含笑拱手,道:“原来是鲁中三虎三位,失敬了。”
  那雷一飞又摆手道:“贾老哥,别提什么‘鲁中三虎’,那比你贾老哥的名头差得多,
你要是看得起俺三个,咱们交个朋友……”
  虽然粗了些,但还豪迈真诚,朴实无华,生的是一副不拐弯儿的直肠子,倒也是英雄本
色!
  郭璞笑道:“本来四海之内皆兄弟,能得相逢便是缘,刚才在酒楼上,听三位说,好像
是跟年羹尧动上了手!”
  这一提,雷一飞立刻竖起了浓眉,一掌拍上大腿,叫道:“贾老哥,不提还好,提起来
真能气死羞煞人,昨天俺们三个听年羹尧将路过此地去杭州上任,俺三个就在城外截住了
他,嘿,三招不到,全让他收拾了,你瞧瞧俺三个?收拾一个都收拾不了,你老哥一个人却
在北京……”
  郭璞连忙拦住了他的话头,道:“这么说来,年羹尧走的是陆路!”
  雷一飞一怔,道:“谁说?他走水路了!”
  郭璞忙岔开了话题,道:“三位是听谁说的?”
  雷一飞道:“巡抚衙门里有个人跟俺三个认识,他说的。”
  郭璞呆了一呆,忙又说道:“要动他的同道很多么?”
  雷一飞浓眉一扬,道:“当然多了,谁不想宰了那杂种?”
  郭璞又复略一皱眉,道:“雷老哥可知道他由哪条路上走的,如今差不多到哪儿了!”
  雷一飞道:“这个俺知道,他是顺着运河走的,如今差不多快到临沂了,怎么,你老哥
也要追他?”
  郭璞忙点头说道:“正是,正是,我由北京来,就是为了找他!”
  雷一飞大喜笑道:“那正好,咱们可以做个伴儿,俺三个替你带路,贾老哥,咱们说走
就走。”说着便要拉转马头!
  郭璞忙道:“谢谢雷老哥,我还有件事儿要在这儿办一办,三位先走一步好了,咱们前
面见吧,总是要碰头的。”
  雷一飞一怔,道:“怎么?贾老哥还有事儿?那不要紧,俺等你!”
  郭璞忙道:“怎敢劳三位人等?再说三位先走一步,打听一下年羹尧所走的路途总是好
的,我一办完事儿,立刻快马赶去。”
  雷一飞禁不住有点失望,皱了皱眉,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贾老哥,你可要快
啊,这一路怕没一个行的,全看你贾老哥的了!”
  郭璞心中一松,忙点头说道:“这个三位放心,我一定尽快地赶到。”
  雷一飞点了点头,忽地笑道:“有你贾老哥,这回那杂种怎么也跑不了了,走,老二,
老三,咱三个先给那杂种报个丧去!”说罢,一抬头,拉转马头,三人飞骑而去。
  郭璞这才吁了一口大气,望着那三个半截铁塔般的背影,不禁摇头失笑,但旋即他挑起
双眉,拨马往城内驰去。
  片刻工夫之后,郭璞一人一骑出现在一条大街上,巡抚府就在这条大街上,所以行人颇
为稀少。
  郭璞刚转进这条大街,一幕情景看得他怒火中烧,陡然挑起双眉,两脚一蹬,飞马驰了
过去。
  原来,在离那巡抚府不远处,停着一顶软轿,轿中坐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轿旁脚围
住十几个旗勇,把轿帘拖了下来,正在那儿评头论足,恣意调笑!
  任凭那位姑娘娇啼婉啭,脂粉淋漓,任凭那两个老轿夫作揖打拱连连哀求,那些个旗勇
却听若无闻,视若无睹,只不放行,也许是两个老轿夫惹火了人,两名旗勇如狼如虎,抬手
要打举掌便掴!
  适时郭璞一马冲到,陡扬沉喝:“住手!”
  这一声,震得那要打人的两名旗勇一哆嗦,手上不由一缓,四目抬起一看,立即嘿嘿笑
道:“我道是大人来了,原来是个小兔……”
  话未说完,“叭”的一声,两人脸上中了一马鞭,立刻齿落血出,脸上血痕一道,肿起
老高,杀猪般一声惨呼,捂着脸双双蹲了下去。
  郭璞这一鞭打出了祸事,这些旗勇隶属济南旗营,平日里作威作褔,骄狂跋扈,不可一
世,何曾吃过这种苦头?
  再说,济南城内的汉人妇女,哪一个没遭过这些旗勇们的凌辱,在他们看来这是鸡毛蒜
皮小事,如今不但有人敢管闲事,而且竟敢打人,这还得了!
  于是那另外十几个旗勇立刻舍了软轿,围了上来。
  按说,这时候抬着轿子开溜,该是最佳时机,可是那个老轿夫不知是惊呆了,抑或是慑
于旗勇淫威,却站在那儿连动都不动。
  只听一名旗勇喝道:“好个大胆不知死活的草民,竟敢……”
  “住口!”郭璞陡然一声大喝,道:“大胆不知死活的是你们,朝廷要你们驻扎此处是
保民安民的,如今你们竟敢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们有几个脑袋?”
  那十几个旗勇开然一阵大笑,有人怪声怪气地叫道:“听见没?哥儿们,这小子竟然打
起咱们的官腔来了,简直比咱们的抚台大人还厉害!”
  又是一阵大笑,紧接著有人喝道:“哪来这么好心情,先把他揪下来再说!”
  话刚说完,几声叱喝,立刻闪出几名旗勇,如狼似虎地向鞍上郭璞抓去,简直是找死!
  郭璞冷冷一笑,马鞭再挥,惨呼四起,那如狼似虎的几个旗勇,一时间全变成了耗子,
都倒了下去。
  这一来,惹的祸事更大了……
  那运气好,未轻举妄动的几名旗勇中有人叫道:“不得了,打死人了,打死人了!”
  紧接著有人喝道:“好个大胆不知死活的狂民,竟敢三番两次殴打……”
  郭璞冷笑说道:“我没有要你们的脑袋,就算是便宜事。”
  那人怒笑说道:“好,好,好,有种的你别走!”
  翻身向抚台府奔去,敢情他几个吃不了人家,要回家去搬救兵去,可惜他霉运当头,碰
错了人!
  他那里刚奔两步,只听一声叱喝,“抚台府”那宏伟、庄严的朱漆大门内,走出了个武
官打扮的中年人,唇上留着小胡子,戴着顶子,两只手缩在马蹄袖里,大摇大摆地走下了石
阶,身后还带着十六名带刀旗勇。
  那旗勇一见武官,像碰见了救星,立即停身驻步打下了千。
  那武官两眼一翻,冷冷说道:“什么事在大街上嚷嚷?”
  又不是睁眼瞎子,敢情他有点装模作样,明知故问!
  那旗勇有了理,理直气壮地说:“禀千总,大伙儿在街上玩儿,不知哪来了个狂民乱打
人,弟兄们都被他打伤了,您快……”
  那名武官脸色一变摆了手,带着十六名带刀旗勇,大步行了过去,直奔郭璞马前。
  民打兵,已属了不得,何况在“抚台府”前?
  那年头汉人打了满人,只有死罪一条!
  那另几名旗勇狗仗人势,一见千总带着十六个带刀弟兄来了,吆喝一声,便要扑向马上
郭璞!
  那名武官一声沉喝,吓得那几名旗勇连忙退身低下了头!
  千总爷在郭璞马前一丈处停了步,目光四下里一扫,最后落在郭璞脸上。
  他冷冷说道:“这些人是你打伤的?”
  郭璞道:“何必多此问?这儿没有别人,你那下属也告诉你了!”
  那名武官脸色一变,却忍了下去,好涵养,他问道:“你为什么打人?”
  这是破天荒第一遭客气,究竟是个千总,见过的世面也多,他看得出,马上这人,不是
江湖中人便是个有来头的,要是换个人,他早命旗勇动手了。
  郭璞马鞭一指软轿,道:“看见了么?那顶软轿里的姑娘?你身为济南旗营里的千总,
总不该不知道自己的下属平日的行为。”
  那名武官冷冷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是逗逗一个民女,这有什么了不
起?抚台大人都不管,你凭什么管?”
  郭璞怒笑说道:“好,好,好,朝廷派你们驻扎此处,是要你们保民安民的,料不到你
们竟在这儿作威作褔,胡作非为,怪不得惹得民怨四处,天天想谋叛朝廷,这是官逼民反,
怨不得人家,我老实告诉你,我就凭我这双手管,我不但要管,而且还要问你个律下不严、
纵属为害,摘你的顶子,要你的脑袋!”
  这一番话又是官腔,而且十足,那名千总怔了一怔。
  他仔细打量了郭璞好一会儿,始问道:“你是哪儿的人,哪儿来的?”
  郭璞道:“我是汉人,来处来的。”
  那名千总脸色一变,道:“你可知道你犯了什么罪?”
  郭璞道:“朝廷皇律我清楚,先问问你自己是什么罪!”
  那名千总越发地不敢动了,眼珠子一转,道:“你跟我到‘抚台府’说话去!”
  郭璞道:“我本来是要去的,现在话由你口中说出我不想去了!”
  那名武官脸色一沉,冷笑说道:“连‘抚台府’都不敢去,你还在我面前充什么壳子,
拿人!”
  身后十六名带刀旗勇“喳”的一声,拔出佩刀派出了六名,六掌齐递,伸手便要向鞍上
的郭璞抓去。
  郭璞冷笑说道:“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会以为百姓永远可欺!”
  马鞭一挥,佩刀落地,六名旗勇杀猪般大叫,抱着右腕蹲了下去,那名武官又惊又怒,
刚要再次下命。
  郭璞马鞭一指,冷冷说道:“我话说在前头,谁敢再动,我要谁的命!”
  这一句话,立刻震住了那名千总。
  郭璞转望那两名轿夫,柔和地说:“两位老人家,这儿有我,你们走吧!”
  那两名老轿夫望了望那名千总,那名千总未敢置一词,两名老轿哈了个腰,满脸惊恐,
抬起软轿如飞而去。
  郭璞扬了扬眉,道:“还有一句话,我也说在前头,要是那位姑娘跟那两个老人再受到
骚扰,或是半点报复行为,我唯你这个千总是问,你自己想,你这个小小的千总有多大前
程,几颗脑袋,现在,你跟我到‘抚台府’去!”说着,挥鞭纵马,直驰“抚台府”。
  那名千总不知是褔是祸,带着旗勇们急步跟了去。
  “抚台府”前驰马,这本又是大罪一条,可是那站门的旗勇把适才情景看个清楚,却没
有一个敢呼喝。
  郭璞在石阶上下了马,向着站门的两个旗勇道:“好好看着我的座骑,它比你们千总都
大!”迈步走进“抚台府”大门。
  这回那名千总抢先,越过郭璞如飞一般奔了进去。
  “抚台府”内到处是带刀的旗勇,却没有一个敢出声,更没有一个敢拦郭璞,只有眼睁
睁地看着他往里走!
  还好,郭璞到了大厅前便停下了,拿着马鞭,背着手站在那儿,东瞧瞧,西望望,没有
再往里进。
  转瞬间,那名千总陪着一名五旬上下的官儿急步走了出来。
  那名老官儿,服饰不整,不知是刚从姨太太的被窝里起来,抑或是躺在炕上抽大烟,刚
放下烟枪。
  一见郭璞,他两个立即停了步,那名千总哈腰说道:“禀大人,就是他!”
  那名老官儿睁着一双老眼,仔细地打量了郭璞几下,脸色一沉,便要端起官架发官威!
  郭璞淡淡一笑,首先开了口:“你便是山西抚台鄂尔穆?”
  敢情,这位是抚台大人,还是个旗人官儿!
  鄂尔穆脸色一变,喝道:“大胆,本抚的名讳也是你叫的?”
  郭璞然说道:“别说是你,就是几个朝廷大员,我叫他的名字,他也得听着,何况你这
小小的山东抚台?”
  鄂尔穆呆了一呆,道:“你是……”
  郭璞道:“抚台大人,我叫郭璞,来自北京!”
  一听北京,鄂尔穆脸上又变了色,道:“请问,尊驾是哪个府里的……”
  郭璞笑道:“还是抚台大人老官场,有眼光,我的头衔很多,‘和亲王’跟‘海贝勒
府’的总管,也是‘宝亲王’的换帖弟兄。”
  鄂尔穆大大地吃了一惊,但立即他又趋于平静,拱手说道:“原来是郭总管,但不知
‘和亲王’跟‘海贝勒’什么时候换了总管,据我所知,以前好像不是……”
  这话,郭璞焉有不懂之理?淡淡一笑,撩起了衣衫,露出了“贝勒府”总管的那块金腰
牌,道:“抚台大人,请仔细看看,这可是假的?”
  鄂尔穆一惊,脸上立刻陪了笑,忙拱手说道:“果然是郭总管,本抚不知,多有得罪,
现下民间不法歹徒颇多,本抚不得不试个真假,尚请郭总管原谅!”
  说着,他举步而前,堆笑往大厅让客。
  郭璞一摇头,道:“不忙,抚台大人再请看看这个。”
  探怀摸出了那方钦赐玉佩,平托在掌上。
  见佩如见君,郭璞他等于钦差大臣!
  鄂尔穆大惊失色,连忙趴伏在地,他这一跪,那名千总也连忙跪落尘埃,混身颤抖,趴
得更低!
  鄂尔穆颤声说道:“卑职不知是钦差郭大人莅临……”
  郭璞翻腕藏好玉佩,道:“我要是没有这两块护身符,只怕你抚台大人要拿我当不知死
活的大胆狂民叛逆办了,对么?”
  鄂尔穆不敢仰视,颤声说道:“卑职不敢,卑职糊涂,卑职该死,郭大人开恩!”
  郭璞淡淡一笑,道:“抚台大人,请跟这位千总,一起跟我到大厅谈去。”
  他双手往后一背,转身登上石阶。
  鄂尔穆与那千总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躬着身,哈着腰,低着头,亦步亦趋地跟进了大
厅。
  进了大厅,郭璞毫不客气地居中高坐,然后摆手说道:“两位请坐。”
  鄂尔穆这才应一声,告罪坐下,坐在那儿却局促不安,一双手就不知道该往哪儿摆。
  那名千总侍立在鄂尔穆身旁未敢坐。
  郭璞笑了笑,道:“抚台大人,贵属在这儿养尊处优,仗官势作威作褔欺压百姓,目无
王法,蔑视上官,我只问抚台大人知道不知道?”
  鄂尔穆面无人色,道:“回大人,卑职不知道!”
  郭璞道:“抚台大人,我刚才说过,我生平最厌恶说谎的人,你且问问你这位千总,适
才是怎么说的?”
  鄂尔穆颤声说道:“回大人,鲍和他胡说,卑职实是不知道!”
  郭璞拍了一下坐椅扶手!
  吓得那鄂尔穆离座而起,趴伏在地:“大人开恩,卑职句句实言……”
  郭璞摆手说道:“好吧,就算你不知道吧,那么,抚台大人,你这个官是怎么做的?上
愧对朝廷,下愧对百姓,岂不辜负了朝廷擢用之意?这算不算是失职?”
  鄂尔穆道:“卑职知过,但求大人开恩!”
  郭璞道:“知过就好,抚台大人,你有多大前程?几颗脑袋?倘若我就地法办,或者回
北京说句话,你知道你会落个什么下场?”
  鄂尔穆脸几乎触着了地,颤声连道:“大人开恩,大人开恩,卑职今后绝对……”
  郭璞截口说道:“念你在山东抚台任内几年颇有政绩,姑饶这次,但此风不可长,汉满
之间本有仇恨,若不好好保民安民,一旦逼反了他们,我只怕咱们会落个死无葬身之地,事
关重大,我不得不追究,抚台大人,你说,对那些贵属,你打算怎么办?”
  鄂尔穆如逢大赦,忙道:“谢大人恩典,那些个该死的混帐东西,卑职要即刻查明严
办,绝不循情,也绝不容他们……”
  郭璞截口说道:“抚台大人,无须再查明了,这件事被我碰上了,而且你这位千总也知
道得很清楚!”
  鄂尔穆道:“那么,卑职即刻下令严办他们!”回身喝道:“鲍和!”
  那位千总忙应道:“卑职在!”
  鄂尔穆道:“把那些个肇事的即刻抓起来严办,快去!”
  那位千总鲍和如逢大赦,“喳”的一声退着出去!
  郭璞及时说道:“鲍千总,今后你也收敛点,要不然,上梁歪了,下梁是正不了的,为
你自己的前程和性命多想想!”
  那位千总鲍和未敢答应,急步退出大厅。
  郭璞笑顾鄂尔穆,道:“抚台大人,这样是可收杀一儆百之效了……”
  鄂尔穆忙道:“那完全是大人严正!”敢情他拍了马屁。
  郭璞笑了笑,道:“抚台大人,别捧我,以后贵属要是仍这么横行霸道,欺压百姓,莫
怪我要唯你抚台大人是问!”
  鄂尔穆干笑说道:“大人放心,卑职以后定然严督所属就是。”
  郭璞道:“抚台大人,这件事不提了,我向抚台大人打听件事,前些日子年大将军前往
杭州,可是由此地路过的。”
  鄂尔穆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回大人,正是由此处路过的。”
  郭璞道:“事先你知道么?”
  鄂尔穆道:“回大人,事先卑职并不知道!”
  郭璞道:“抚台大人,怎么说?”
  鄂尔穆微微一惊,道:“回大人,事先卑职的确不知道!”
  郭璞扬了扬眉,道:“抚台大人,我三番两次说了,我生平最厌恶说谎的人!”
  鄂尔穆微显不安地道:“大人,卑职句句实言,未敢欺瞒大人!”
  郭璞淡然笑道:“这就怪了,刚才我擒获了两个行刺年大将军未遂的江湖亡命之徒,据
他们说,是他们在抚台府里的一个朋友告诉他们的。这样看来,莫非是抚台大人这府中之
人,勾结了叛逆要行刺朝廷重臣么?”
  这个罪名不轻,鄂尔穆白了脸,忙道:“大人且莫相信那些江湖亡命徒的话,他们
是……”
  郭璞脸色一沉,道:“抚台大人,你还要包庇所属?假如我能指出是谁呢?”
  鄂尔穆一哆嗦,低下了头,道:“回大人,卑职不敢,这不关卑职……”
  郭璞道:“不关你抚台大人那关谁?”
  鄂尔穆道:“禀大人,卑职是奉命行事!”
  郭璞神情一震,道:“抚台大人,你是奉谁之命行事?”
  鄂尔穆道:“卑职是奉了皇上密旨……”
  郭璞目中异采飞闪“哦”的一声,道:“密旨上是怎么说的?”
  鄂尔穆道:“密旨命各处地方官吏将年大将军的行踪泄露出去。”
  郭璞道:“没有别的了么?”
  鄂尔穆道:“卑职不敢欺瞒大人,没有了。”
  郭璞笑了笑,站了起来,道:“好,抚台大人,我走了,你忙你的吧!”二话没再说,
举步行出大厅。
  鄂尔穆跟进一步,谄媚地道:“大人今夜行踪何处?卑职也好通令所属……”
  郭璞道:“谢谢你,抚台大人,不必了,我到处走走,没有一定的地方,你最好不要把
我到过你这儿的事儿泄露出去。”
  鄂尔穆道:“是,大人既有吩咐,卑职不敢!”
  说话间,已到大门,郭璞回身说道:“抚台大人,不必送了,你请回吧!”
  拉过坐骑,翻身上鞍,抖缰蹬马,疾驰而去!
  望着鞍上那颀长人影,鄂尔穆挥了一把冷汗……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