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4 章 天地会与三湘五义
第8节 杀人灭口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四卷
第 八 章 杀人灭口

  郭璞冷冷一笑,身形忽地左跨,避过偷袭,然后霍然旋身出掌。
  砰然一声,背后那人匆忙间与郭璞硬对一掌,却被郭璞这一掌震退了好几步。
  郭璞抬眼看去,不由一怔,眼前,数尺之外,站着个身材高大、面如重枣般威猛老者,
两道惊诧目光直逼郭璞。
  赫然竟是那位江南八侠的周浔!
  郭璞脑中电旋,目光一转,立即冷然说道:“阁下怎么称呼,为何背后偷袭人?”
  周浔双眉一掀,冷笑说道:“我对付满虏鹰犬,向来不择手段……”
  郭璞道:“阁下误会了,我乃堂堂汉族世胄,先朝遗民!”
  周浔一怔,道:“这么说来,你不是……”
  郭璞道:“本来就不是!”
  周浔忙拱双手,陪笑说道:“那么是老朽误会了,多有得罪,阁下海涵……”顿了顿,
接道:“老朽‘江南’周浔!”
  郭璞“哦”的一声,也忙拱起双手,道:“原来竟是‘江南八侠’中的周大侠,当面失
敬,失敬,周大侠请恕我有眼无珠,当面不识!”
  周浔忙笑道:“好说,阁下是……”
  郭璞道:“有劳周大侠动问,我久居关外,姓祝名坚,这是第一次入关,所以当面不识
周大侠,惭愧得很!”
  随他胡诌胡扯,反正地上那几个一个个都昏死过去。
  周浔“哦”的一声,拱手客套:“原来是关外祝老弟……”
  他一边说话,一边目光转动,似乎在遍搜记忆,希望从记忆中找出“祝坚”二字,可是
他失望了。
  那双目光最后落在地上几人身上,道:“祝老弟,莫非地上这几位跟祝老弟有甚过
节?”
  郭璞摇头说道:“不,周大侠,这几人是满虏鹰犬‘血滴子’!”
  周浔一怔,忙笑道:“祝老弟,你弄错了吧,这几位都是老朽的熟识,这五位是名满江
湖的‘三湘五义’,这一位则是……”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会弄错的,是周大侠被他们瞒骗了……”
  周浔仍挺有把握地摇头说道:“不会,不会,这几位与老朽知交多年,平素也一直致力
于匡复义举,老朽知之甚深,怎会是……”
  郭璞弯腰撩起了云中鹄衣衫,露出了那块“血滴子”腰牌道:“周大侠请仔细看看这
个!”
  周浔入目腰牌脸色微变,一怔说道:“祝老弟,这是……”
  郭璞放下云中鹄衣衫,站直了身形,笑道:“周大侠这是考我?”
  周浔忙道:“祝老弟,老朽确不知道是何物!”
  郭璞笑道:“周大侠成名多年,见多识广,怎会不识‘血滴子’腰牌?”
  周浔“哦”的一声,,变色说道:“这就是‘血滴子’腰牌,那就不会假了,多年的知
交,敢情老朽一直被好朋友蒙在鼓里……”冷哼一声,揭掌劈下!
  郭璞没有拦他,但他掌至中途突然沉腕收手,陪笑说道:“祝老弟,恕老朽一时气愤不
过……”
  郭璞淡然说道:“周大侠,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何况这等弃宗忘祖、无羞无耻的冷
血匹夫?倘若我奉知周大侠一件事,周大侠会认为这几个东西该杀而丝毫不再犹豫!”
  周浔诧异地望了郭璞一眼,道:“祝老弟请说,老朽洗耳恭听!”
  郭璞抬手一指云中鹄道:“好说,此人阴狠毒辣,尤其卑鄙,他竟在临死之前无中有
生,血口喷人,诬蔑周大侠半生英名!”
  周浔脸色微变,道:“祝老弟,他怎么说?”
  郭璞双目微挑,道:“他指白泰官白大侠与周大侠是他们的同路人,并说此处‘洪门天
地会’分支中的人被掳,也全是周大侠以那两种身分之一诳骗出来的……”
  静听之余,周浔脸色连变,及至郭璞把话说完,他却立即恢复平静地扬眉冷笑,说道:
“竟有这等事……”
  郭璞截口说道:“如今周大侠认为他几个该杀不该杀?”
  周浔未答反问,目光直逼郭璞,道:“祝老弟听了他的话后,作何感想?”
  郭璞扬眉笑道:“周大侠何必多此一问,‘江南八侠’个个英雄,人人豪杰,岂会是那
弃宗忘祖、寡廉鲜耻的冷血小人?”
  周浔点了点头,忽地一叹说道:“祝老弟这话,令老朽听来既羞且愧,无地自容,‘江
南八侠’之中,正如他所说,确有满虏鹰犬的同伙人,那是老朽亲如手足的兄弟白泰官!”
  郭璞大吃一惊,诧异欲绝地道:“周大侠这话……我不敢相信!”
  周浔难掩羞愧地摇头说道:“足见祝老弟对老朽兄弟的看重,其实‘江南八侠’这块招
牌已被那白泰官砸了,从此老朽兄弟羞于见人!”
  郭璞失声说道:“这么说来,是真的了……”
  周浔自嘲一笑,道:“老朽何必欺骗祝老弟?这又不是什么光采的事!”
  郭璞默然未语,但旋即他挑眉说道:“不论怎么说,他诬蔑周大侠是实,周大侠以
为……”
  周浔猛然点头,道:“该杀,但老朽不打算让他们这么轻易地死,这些匹夫平素不知残
害过多少大汉忠义遗民……”
  郭璞道:“说得是,那么周大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几个?”
  周浔咬牙切齿地道:“老朽恨不得把他们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郭璞抚掌笑道:“好主意,也让我看个痛快出口气,周大侠请吧!”一摆手,退后了一
步。
  周浔忙一摇头说道:“祝老弟误会了,老朽不是要在这儿处置他们。”
  郭璞一征说道:“那么周大侠打算……”
  周浔道:“老朽预备把这几个冷血匹夫,带到老朽那几个兄弟处,跟老朽那几个兄弟共
同处置他们!”
  郭璞尚未说话,周浔紧接着又是一句:“不知祝老弟可否容老朽把他们带走?”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无论交给谁处置,那该都是一样……”
  周浔飞快说道:“谢谢祝老弟!”
  郭璞忙一摇头,道:“只是周大侠以一人之力,如何能带得走六个人。”
  周浔忙道:“这个祝老弟放心,老朽自有办法,大不了雇辆马车给他们坐坐,能得这么
多败类,化几两银子又何妨?”
  郭璞摇头说道:“不妥,周大侠,据我听人说,‘血滴子’在这一带搜捕周大侠甚紧,
万一要被他们发现,只怕……”
  周浔忙道:“这个祝老弟也请放心,老朽自有办法不知不觉地把这几个匹夫运出浙江,
安全地到老朽那几个兄弟处。”
  按说,这该可以了。
  岂料,郭璞他又摇了头,道:“周大侠原谅,我不能让周大侠这么把他们带走,我既把
这几个败类交给周大侠处置,我便不能连累周大侠!”
  周浔眉锋微皱,道:“那么,以祝老弟高见……”
  郭璞道:“周大侠何不先把他们废了四肢,去掉功力,然后再制住他们的哑穴,这样纵
被大内鹰犬救回去,也只是废人几个。”
  周浔一震,眉锋皱得更深,迟疑说道:“这个,这个……”
  郭璞笑了笑,道:“莫非周大侠软了心肠,怜悯他们,不忍下手?”
  周浔双眉一展,猛然挑起,道:“祝老弟这是什么话,老朽恨不得把他们剥皮抽筋!”
  郭璞淡淡笑道:“那么该没有任何理由令周大侠犹豫了。”
  周浔眉锋再度皱起,强笑点头,道:“祝老弟说得是,老朽本没有什么值得犹豫
的……”
  郭璞一摆手,含笑说道:“那么,周大侠请!”
  周浔目光一转,毅然跨步而前。
  但当他撩过郭璞身边时,突然侧身一拳击向郭璞重穴!
  双方距离既近,郭璞又猝不及防,砰然一声被他击个正着,闷哼一声蹲了下去,断断续
续地惊声说道:“周大侠这是……”
  周浔狞笑一声,道:“姓祝的,任你也刁得过老未?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你躺在这
儿吧!”提掌向郭璞天灵劈下!
  郭璞冷哼一声,道:“周浔,你好狠毒,原来你也是……”
  周浔狞笑说道:“你明白了,可惜太晚了!”那只凝足真力的右掌已距离郭璞“天灵”
不到两寸!
  郭璞突然一笑,“周浔,未必见得!”五指一翻,闪电一般攫向周浔右腕脉!
  周浔大惊失色,急忙撇招抽身,“嘶”的一声,一只右衣袖被郭璞齐肘扯下,腕脉也被
郭璞指尖划中,皮破血出涔涔而下,一条右臂再也抬不起来!
  郭璞一抓未能抓住他,也颇觉意外,缓缓站起身形,举步逼了过去。
  他冷笑说道:“周浔,你还有什么话说?”
  周浔惊慌退步,失声说道:“你,你,你是……”
  郭璞道:“我叫诛奸,专门诛杀你们这些个民族败类,武林奸恶!”
  周浔机伶一颤,转身飞遁!
  郭璞一笑说道:“周浔,你还想走么?”身形平射而起,由后扑向周浔!
  但,蓦地里一声娇叱震入耳膜,匹练也似地两道白光自郭璞身后破林而入,电射郭璞后
心!
  招前顾不了后,郭璞霍然旋身,右掌虚空一探,两道白光被震斜飞,蓦然两声射入附近
树干!
  然而,就在这刹那间,那周浔已然跑得不知去向!
  而紧接着林内地上射落了三个人,那赫然竟是虬髯公跟他那两位得意高足女弟子吕四娘
与鱼娘!
  吕四娘与鱼娘手中犹握着那两枚银丝!
  郭璞跺脚说道:“虬髯老兄,你好糊涂好浑!”
  虬髯公被骂得一怔,变色说道:“尊驾何人,竟敢出口不逊……”
  郭璞不顾以郭璞身分说话,更不愿让鱼娘知道他就是郭家的那位六少爷,探怀取出了那
面丹心旗道:“这就是我!”
  虬髯公三人入目“丹心旗”,神情大变,脸色立变一转恭谨,急步趋前,大礼拜下,
道:“老朽师徒三人不知‘丹心旗’当面,望祈恕罪,见旗如见公主,老朽师徒三人听候差
遣!”
  郭璞冷哼一声,收起“丹心旗”,道:“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
  虬髯公道:“那是‘江湖八侠’中的周浔!”
  “不错!”郭璞道:“他是周浔,可是他和白泰官一样是个该杀的败类!”
  虬髯公三人大吃一惊,立即瞪目张口,说不出话来!
  郭璞道:“救他的是你们三个,如今擒他的也是你们三个,我限期一月,将周浔擒交甘
凤池等六人处置……”
  虬髯公一躬身,道:“老朽敬遵令谕!”转身要走。
  郭璞一摆手,道:“慢着,我还有事烦劳三位!”
  虬髯公停步再躬身,道:“不敢,但请吩咐!”
  郭璞抬手一指云家五兄弟,道:“这五人是云家十兄弟之五,我麻烦三位把他们就近押
交‘大刀会’总堂安置,我另有用他们之处,任何人不得伤他们分毫!”
  虬髯公道:“老朽遵命,只是那‘大刀会’总堂所在……”
  郭璞吟道:“古木一楼寒,烟雨人间,笙歌天上,扁舟双岸远,鸳鸯何处,云水当年,
虬髯老儿,你明白了么?”
  虬髯公瞿然点头,道:“老朽明白了,是嘉兴……”
  “够了!”郭璞摆手一句,乘机出指连点,废去云氏武兄弟一身功力,然后转身飘然出
林而去!
  背后,传来虬髯公恭谨一声:“老朽等师徒三人恭送旗主。”
          ※      ※      ※
  片刻之后,郭璞以他“贝勒府”总管的身分以及“贝勒府”总管的面目回到了那气派、
宏伟的“抚台府”。
  “抚台府”前,除了那站门的亲兵之外,还有个黑衣汉子,他老远便望见郭璞行来,脸
色一变,转身进了“抚台府”。
  郭璞看得很清楚,可是他装作没看见,依然潚洒迈步地在“抚台府”走,步履之间没有
加快一点。
  进了“抚台府”,未见那位抚台大人迎接,显然那黑衣汉子并不是进去通知抚台……
  郭璞皱了眉,举步便要直闯后院。
  适时,步履响动,后院中,那位抚台大人带着两名亲兵随行了出来,他一见郭璞一怔驻
步!
  郭璞淡淡地笑了笑,道:“抚台大人,我回来了!”
  那位抚台大人如梦初醒,急步趋前,陪笑说道:“郭总管回来了,见着年大将军了
么?”
  郭璞微微一怔,道:“见着了,年大将军先进城了,怎么,他没到‘抚台府’来?”
  那位抚台大人忙道:“我没见着年大将军……”
  郭璞眉锋微皱,心想年羹尧如今整个人业已转变,对满清朝廷至为厌恶,他有可能不会
再到这官府来。
  当下抬眼说道:“抚台大人,我听说有个‘洪门天地会’的叛逆押在这儿。”
  那位抚台大人脸色一变,忙摇头说道:“谁说的,没有啊,本……”
  郭璞脸色微沉,道:“抚台大人,你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那位抚台大人一嗦,忙道:“卑职不敢,只是您知道……”
  本抚变成了卑职,恭谨了不少。
  郭璞冷冷一笑,道:“我知道,有人向你抚台大人打过了招呼,你抚台大人不愿说我不
敢勉强,只是日后海贝勒问起……”
  谁惹得起海贝勒?那位抚台大人忙道:“郭总管,卑职委实是不知道……”口中虽这么
说,那目光却往后院溜。
  郭璞明白了,他知道必有人在暗中监视着这位抚台大人,他运功略一点察,果然发觉在
身周二十丈内隐藏着两个人,顺水人情乐得做,郭璞他也不愿太难为人。
  他当下一笑,说道:“你抚台大人既不知道那就算了……”
  顿了顿,接道:“抚台大人,听说你这后院中景色甚好,我想进去看看可以么?”
  那位抚台大人面上立现难色,嗫嚅说道:“这个,这个……”
  郭璞微微一笑,道:“怎么,抚台大人,是吝于让人观赏,还是有不可告人之事!”
  那位抚台大人忙陪上强笑,道:“郭总管说笑了,卑职既不是吝于让人观赏,也没有不
可告人之秘,郭总管只管请,请!”
  郭璞一笑举步,行进后院。
  那抚台大人带着两名亲随,战战兢兢,亦步亦趋,紧紧跟在郭璞身后也进了月形门。
  这“抚台府”后院,果然美轮美奂,一如仙境,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郭璞信步观赏间,一眼瞥见前面花丛中有条人影一闪便欲往后面跑,他及时沉喝:“站
住!”
  那条人影一惊驻步,连忙躬下了身,是个黑衣汉子,郭璞一眼便认出正是适才在大门口
一见他使往里跑的那个。
  郭璞未动声色,俟行至那黑衣汉子近前,他停了步,背着手,深深地打量了那黑衣汉子
一眼,道:“站好了,抬起头来!”
  那黑衣汉子恭谨应了一声,站直了腰,抬起了头,那是面目阴沉的一张脸,神色微显不
安。
  郭璞侧转身,那位抚台大人脸色有点白,一触反郭璞那双眼神,他机伶一颤,忙垂下头
去。
  郭璞倏然一笑,道:“抚台大人,此人可是你‘抚台府’的人?”
  那位抚台大人忙应道:“回总管,是卑职府里的人!”
  郭璞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位抚台大人道:“回总管,他,他叫金有余!”
  “好名字!”郭璞笑了笑道:“抚台大人,请把你府中人名册拿来我过过目。”
  郭璞这一招煞是厉害,那位抚台大人一哆嗦,头垂得更低,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郭璞淡淡一笑,道:“抚台大人,我用不着你陪,你可以请便了!”
  那位抚台大人如逢大赦,忙应了一声,哈着腰,低着头,带着两名亲随,狼狈地退出后
院!
  郭璞转过身,目光落在了那黑衣汉子脸上,那黑衣汉子的神色更为不安了,郭璞道:
“我请问一声,你是……”
  那黑衣汉子忙道:“回总管,我是大内侍卫余大祥!”
  此人十分聪明,他直认是“血滴子”,郭璞便不好奈何他!
  郭璞“哦”的一声,说道:“原来是御前带刀的余侍卫……”
  他满脸诧异地接道:“‘血滴子’到了杭州,有什么大事么?”
  那叫余大祥的“血滴子”忙道:“没什么,皇上唯恐各处叛逆对年大将军有所不利,故
下旨派出‘血滴子’暗中追随,加以护卫!”
  郭璞点头说道:“原来如此,皇上仁德……”
  他目光直逼余大祥,接道:“余侍卫,你刚才在大门见了我就跑,如今在后院见了我也
跑,莫非我有什么地方开罪了你么?”
  余大祥脸色一变,忙陪上强笑,道:“总管说那儿的话,我是回避……”
  郭璞淡笑截口,道:“就算是回避吧,余侍卫,‘血滴子’拿住个‘洪门天地会’的叛
逆,押在‘抚台府’你该知道在哪儿!”
  余大祥忙道:“我知道,就在后面柴房中,容我为总管带路!”
  郭璞带笑一句有劳,举步跟了上去。
  说着,他一哈腰,往后面行去。
  绕过了重重楼阁,到了后院的长后处,这儿紧靠后墙,长满了杂草,有一间门窗紧闭的
瓦房,那就是柴房。
  才近十丈,已听柴房中有人喝问道:“哪一个?”
  余大祥立即扬声应道:“禀领班,是余大祥,还有郭总管。”
  柴房中立即起了一阵小骚动,跟着,两房门豁然而开,由里面急步迎出了一前四后五个
人来。
  那为首的一名黑衣汉子,长得络腮胡,满脸横肉,他立即趋前施礼,陪上一脸假笑:
“‘血滴子’三等领班纪大刚见过总管。”
  郭璞含笑还了一礼,道:“不敢当,适才在岳墓,纪领班辛苦了!”
  那纪大刚一惊,一时未能答上话来。
  那余大祥忙道:“禀领班,郭总管是来看犯人的。”
  这一转移话题,纪大刚连忙哈腰让路:“郭总管请!”
  郭璞欠了欠身,当先举步行进柴房。
  甫进柴房,血腥扑鼻,那满是血渍的柴堆上,四肢横伸,两跟上翻地躺着一人,正是那
划船的李七。
  可是,如今李七混身上下已找不到一块好地方,满身浴血,像个血人,胳膊断了,腿断
了,鼻子歪向一来旁,嘴角上还挂着一道血渍直至耳后,寂然不动!
  半日前还生龙活虎、有说有笑的一条壮汉子,如今已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好不悲惨。
  郭璞心神震动,但他忍住了一切,举步近前,探手一摸,那李七脉搏已停,但肌肤犹
温,分明,李七的身死是刹那之前事!
  郭璞明白了,他未动声色,转过了身,含笑问道:“纪领班想必已经问出口供了。”
  纪大刚一摇头,陪笑说道:“还没有,总管不知道,这叛逆死硬得很……”
  郭璞扬了扬眉,笑道:“我不相信!”
  纪大刚道:“卑职天胆也不敢欺骗总管……”
  郭璞敛去笑容道:“这么说来,没有口供?”
  纪大刚道:“卑职刚才说过,这叛逆死硬得很,任凭严刑拷打……”
  郭璞一摊手,道:“那么,纪领班,我只有向你要口供了!”
  纪大刚一怔,道:“郭总管这话……”
  郭璞脸色一沉,道:“纪领班不但任职大内多年,也是成名多年的老江湖了,你听谁说
在没有问得口供之前可以打死人的!”
  纪大刚一怔,嗫嚅未能对答。
  郭璞冷冷一笑,道:“如今可好,纪领班,我要由他身上追出他的同党来,你纪领班让
我由何追起向谁追?”
  纪大刚鼓足了勇气,道:“郭总管,卑职一时失手……”
  郭璞冷笑说道:“纪领班,恐怕不是吧,这还瞒不了我,他刚死不久,你纪领班早不下
手,晚不下手,偏偏在听说我来了之后下手,分明是怕我问出他的口供……”
  一句话吓白了纪大刚的脸,他忙道:“郭总管,这可玩笑不得,卑职有几个脑袋……”
  郭璞道:“那要问你自己,你可知道你有灭口之嫌?”
  纪大刚忙道:“总管您可别血……”
  郭璞双眉一挑,道:“血什么?血口喷人?好,纪领班,你是哪只手打死他的?”
  纪大刚机伶一颤,往后退了一步!
  郭璞目中威棱一闪,道:“纪大刚,答我问话!”
  纪大刚突然狞笑一声:“姓郭的,你神气什么?爷们跟你拼了!”一翻腕,便要去抓腰
中长剑。
  郭璞冷笑一声,道:“纪大刚,你好大的胆子!”
  右掌电出,猛然挥下,只听纪大刚杀猪般一声大叫,左掌抚石腕蹲了下去,脸上没了人
色,豆大的汗珠直淌!
  郭璞冷冷一笑,道:“我只废你一只手,剩下的海爷面前你说话去!”言毕,转身出门
而看着他飘然出柴房,那另几名“血滴子”没一个敢动。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