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4 章 天地会与三湘五义
第10节 美人恩仇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四卷
第 十 章 美人恩仇

  月光,把他那颀长身影映在地上,拖得更长。
  只见他抬头望夜空,双目之中树下两行英雄泪。
  只听他双唇微微翕动,透出了那喃喃话声:“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一失
足成千古恨,迷途知返难回头,盖世英豪,一代虎将,未血洒沙场,马革裹尸,却死在狠毒
小人之手,年爷,英魂不远,听我哀悼,您的死,不会没有代价的……”
  衣袂飘风声划空,倏然而至,只听海腾话声在背后响起:“郭爷,怎么了?”
  郭璞未回身,也未拭泪,缓缓说道:“年爷已经遇害了……”
  “啊!”背后响起八护卫的失声惊呼。
  郭璞缓缓地转过了身子,道:“海爷进宫去了,咱们回去吧!”
  当先行去,八护卫默默地跟在他身后,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紫禁城上那茫茫的夜色
之中。
  这地上,又恢复寂静,空荡,只有那凄冷月色照射着两具尸首,遍地鲜血,还有那长剑
森寒的光芒……
  三更过后,海贝勒才回转了“贝勒府”。
  前后不到半夜工夫,这位宦海奇英、盖世豪杰已被那至友遇害的打击,折磨得不成了样
子。
  他双目尽红,脸色煞白,神情木然,不带丝毫表情,英风虽失,豪情虽去,威严虽敛,
但那神态怕人。
  郭璞一个人负手在大厅前那石墙上,已经等了他一个多更次,此时一见海贝勒回来,连
忙迎下石阶,道:“海爷,您回来了!”
  海贝勒一摆手,哑声说道:“老弟,咱们上我楼上谈去!”
  于是,郭璞默默地跟在了海贝勒的身后。
  到了海贝勒所居的小楼上,海贝勒自己点上了灯,郭璞为他倒了一杯热茶。
  坐定,海贝勒第一句话便道:“老弟,我辞职了,从此是闲员一个了!”
  郭璞心中一跳,道:“海爷,皇上他准了您?”
  海贝勒道:“不准又怎么样?我在御书房里跟他拍了桌子,我不干了,这颗脑袋任他
摘,这条命任他要,他不但未发脾气,而且直向我陪笑脸,最后准我休假半年。”
  郭璞皱了皱眉,道:“海爷,关于年爷……”
  海贝勒道:“小年是自裁的,皇上这个人做事够厉害,他还念小年平定青海有功,着步
军统领阿齐图在半路上等着,监视小年自裁,根本让我没办法阻拦……”
  郭璞涟:“海爷,年妃……”
  海贝勒黯然地道:“未能幸免,皇上赐了白绫一条!”
  郭璞一惊忙道:“那么老年太爷及年大爷……”
  海贝勒道:“年富,年羹尧之子正法了,年遐龄及年希尧褫夺爵位,免议处分,所有小
年的家产,尽数查抄入宫!”
  郭璞心中一松,未说话。
  海贝勒又道:“老弟,你知道小年为什么会那么快遇害么?那全是陆虎臣那狗东西的一
纸奏章,他参小年说小年有反逆之罪五,欺罔之罪九,僭越之罪十六,狂妄之罪之十三,专
擅之罪六,贪渎之罪十八,忌刻之罪六,侵蚀之罪十五,残忍之罪四,共计九十二大罪,按
律该凌迟处死,这等于是小年的催命符!”
  郭璞扬眉说道:“海爷,陆虎臣他以前为什么不上奏章?”
  海贝勒摇头叹道:“固然,老弟,破鼓任人捶,陆虎臣这奏章虽是落井下石,但是小年
他做的事也让我在皇上面前张不开口!”
  郭璞道:“年爷有什么事让您张不开口?”
  海贝勒道:“那件事他瞒得我好苦,他把那虎符交给了叛逆……”
  郭璞心头一震,道:“海爷,这是谁说的?”
  海贝勒道:“他自裁后,‘血滴子’在他身上搜出了虎符的一半,那一半的另一半却已
不知去向……”
  郭璞冷笑说道:“这就能指年爷通敌谋叛么?”
  海贝勒道:“难道不能?”
  郭璞道:“请问海爷,当‘血滴子’搜年余的时候,是您看见了,还是我看见了,死无
对证,说它是圆便圆,说它是扁便扁,我只认这是皇上为堵您的嘴的做法!”
  海贝勒呆了一呆,未说话。
  郭璞又冷笑了一声,又道:“海爷,我不怕死罪,人都被杀了,何必再给人扣上这么一
个通敌谋叛的罪名?皇上做事未免太刻毒了!”
  海贝勒仍未说话,半晌始道:“老弟,你有所不知,我进这一趟宫,还另外多知道了一
件事,说起来跟小年不无关联,国舅隆科多你可知道?”
  郭璞点了点头:“我听说过,他是拥戴的元勋。”
  海贝勒冷笑说道:“拥戴元勋又如何?你知道,皇上是经常派个亲信在那外放大员的身
边的,河东总督田文镜身边有个红牌师爷姓邬,那就是皇上的亲信,他怂恿田文镜上了一本
奏章弹劾国舅隆科多枉法贪赃,庇护小年,又恃功骄横,私藏玉牒,图谋不轨,皇上就把隆
科多削去官爵,交顺承郡王赐保严刑审问,还好后来佟太妃亲自替她这位哥哥求了个情,皇
上也念他有拥戴之功,饶他一死,在‘畅春园’外筑宫三间,永远监禁,最后害得大学士张
廷玉也深感自危,告老还乡了……”
  郭璞冷笑说道:“皇上厉害,一下除去了三个,还有个鄂尔泰看他怎么办?”
  海贝勒摇头笑说道:“那是他的事了,永远跟我没关系了。”
  郭璞道:“海爷,您别忘了,皇上只准您休闲半年!”
  海贝勒道:“我的打量是休闲一辈子,我的心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我,他便是杀了
我,我也不再进宫一步!”
  郭璞未说话,又坐了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他又劝了海贝勒几句之后,告退下楼而
去。
  郭璞踏着那花间小径行向自己居处,他边走边想,损失了一个年羹尧,心中固然悲痛歉
疚,但为此宫里少了一个京畿第一高手的海青,未尝不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意外收获。
  想着想着,只听前面步履声传了过来,他当即停身驻步喝问道:“是哪一位?”
  只听海腾话声由前面传来,“是海腾,郭爷,我正在找您!”随着话声,前面步履匆匆
地行来了海腾!
  郭璞问道:“海腾,找我有什么事么?”
  海腾近前躬身,低低说道:“郭爷,大内云姑娘来了……”
  郭璞一怔,立刻意会到了一件事,眉锋一皱,忙问道:“她人在哪儿?”
  海腾忙道:“在前院等着您呢!”
  郭璞道:“你忙去吧,谢谢你!”急忙举步行向前院。
  前院中,那朱栏小亭旁,云珠一袭黑衣,抬头望月,娇靥清冷,衣衫单薄,令人有一种
说不出的感受,只觉看她一眼,能使人莫名其妙地热泪盈眶。
  她听见了步履声,连忙收回目光转过了头,四目甫一交投,她那娇靥上的神色令人难以
言喻。
  郭璞近前忙笑道:“这么深夜,云姑娘……”
  云珠嫣然而笑,有点凄惋,也带着点幽怨:“听说你回来了,我来看看!”
  郭璞忙道:“谢谢你,云姑娘,亭里坐坐好么?”
  云珠柔婉地点了点头。
  进亭,坐定,云珠那一双包含了太多东西的目光,落在郭璞脸上。
  她紧紧凝注一眨一眨,道:“先生清瘦了不少,也憔悴得令人心酸,这一趟江南之行,
必然是十分辛苦!”
  郭璞强笑道:“没什么,云姑娘,我刚回来,脸也没洗,衣裳也没换。”
  云珠淡淡笑道:“先生,年大将军的事,恕我无能为力,爱莫能助……”
  郭璞道:“云姑娘,你已经帮了我恨大的忙,我还没谢谢你。”
  云珠笑了笑道:“先生要跟我谈谢字,那未免显得生疏,我告诉先生,年二公子虽已遇
害,还有个小公子幸免于难,皇上已经派出了‘血滴子’正在到处搜捕……”
  云珠淡然说道:“先生,皇上这个人,你是知道的……”
  郭璞没有说话。
  云珠却接着说道:“刚才海爷进宫在御书房里跟皇上拍了桌子,皇上心情很不好,安寝
得早,所以我才能抽空出来……”
  郭璞不安地道:“云姑娘,你让我不知该说什么好……”
  云珠摇了摇头,柔婉地道:“不必说什么,先生,有些事儿无须挂在嘴上的!”
  郭璞默然未语,但他旋又说道:“云姑娘,有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云姑娘……”
  云珠淡淡截口说道:“我今夜来看先生,也就是顺便向先生要人。”
  郭璞心中一震,道:“云姑娘已经知道了?”
  云珠道:“‘血滴子’向我禀报,说我五位叔叔离奇地失了踪,我一听详情之后,就立
刻想到了先生,先生该已知道,我那五位叔叔身手都不差,寻常的高手是难以一下对付他们
五位的!”
  郭璞道:“云姑娘,你没有猜错,那是我,只是,云姑娘,我事先不知道,下手未免过
重了些……”
  云珠截口说道:“不要紧,先生,站在先生的立场,以云家的作为,先生就是杀了他们
五位,也不为过。”
  对云珠郭璞有着极度的歉疚与不安,他刚一句:“云姑娘……”
  云珠已然淡笑说道:“先生,我是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郭璞吸了一口气,道:“云姑娘,当我知道了之后,我废了他们五个的功力……”
  云珠忽地离座拜下,道:“云珠谢过先生的大恩!”
  郭璞忙伸手搀扶道:“云姑娘,你这是……”
  云珠已一拜而起,道:“先生,我刚才说过,站在先生的立场,以云家的作为,先生就
是尽诛云家十兄弟也不为过!”
  郭璞口齿启动,欲言又止,终于默然。
  云珠美目凝注,又道:“我想知道一下,他们五位现在何处?”
  郭璞道:“姑娘放心,我已经令人把他们送往‘大刀会’总堂安置去了。”
  云珠娇躯猛然一阵颤抖,道:“先生对我云家,已经是十分恩厚了。”
  郭璞道:“姑娘给予我的更多!”
  云珠道:“我恨不得把我的所有都给先生,可是……”一丝悲惨苦笑掠上娇靥,住口不
言。
  郭璞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他知道,在这句话后以不说话、沉默不接为
最好。
  有顷,云珠改了话题,道:“先生可知道,皇上怀疑先生是南海郭家的人么?”
  郭璞点了点头,道:“谢谢姑娘,我刚听海爷说过!”
  云珠笑了笑,道:“我以为皇上眼光过人,怀疑得很有道理。”
  郭璞淡淡笑道:“姑娘也这么想?”
  云珠道:“因为我敢断言,先生必是南海郭家的人。”
  郭璞心中震动,淡淡笑着:“为什么我非是南海郭家的人不可呢?”
  云珠道:“当年傅家的人不必说,胡家的人十有八、九是女流,唯独郭家的‘无玷玉
龙’郭读辈有五位少爷及一位螟蛉义子,所以我认为先生必是这六位郭家少爷中的一位!”
  郭璞笑道:“其实姑娘想错了,我只是江南郭璞!”
  云珠美目凝注,道:“对我隐瞒真姓名,先生,有这必要么?”
  郭璞道:“不是对姑娘,乃是对任何一人,其实,姑娘又何必在郭璞之外,再多认识一
个人呢?”
  云珠笑了笑,道:“先生好会说话,云珠这一片真心,犹不能换取先生一个真名实姓,
先生又何其忍心?”
  郭璞只觉一阵歉疚,道:“姑娘,可否缓上些时日?”
  云珠道:“可以,但请先生告诉我什么时候?”
  郭璞道:“姑娘,等我功成身退时。”
  云珠凄惋一笑,道:“先生,云珠可以等,只是到那时候,恐怕……”
  她摇摇头,住口不言!
  郭璞道:“云姑娘,我这成功是不伤人的!”
  云珠道:“谢谢先生留情,那就等到那时候再说吧!”
  郭璞道:“云姑娘,事非得已,我只感不安。”
  云珠道:“先生,别这么说,我能体谅先生的苦衷的!”
  郭璞暗暗一阵激动,道:“谢谢你,云姑娘!”
  云珠忽地站了起来,道:“先生,我该走了,皇上醒来会找我……”
  郭璞未挽留,站起来送云珠出亭。
  出小亭时,云珠螓首半转,道:“先生,那一半虎符的一半已经没有用了,带在身边很
麻烦,不如早些丢弃了吧!”
  郭璞心中一震,淡笑说道:“看来姑娘事事知道,姑娘放心,我遵命就是。”
  云珠柔婉一笑,向前行去。
  走了两步,她又半转娇躯,美目深注,道:“先生到梅姑娘那儿去过了么?”
  郭璞心中猛地又是一震,这回他只有装糊涂,道:“我到梅姑娘那儿去干什么?”
  云珠微笑说道:“这多日不见,先生如今回来了,不该去看看么?”
  郭璞故作轻松地笑道:“姑娘莫要开玩笑,要是让海爷知道……”
  云珠截口说道:“我担心他迟早会知道。”
  郭璞暗暗心惊,道:“知道什么?”
  云珠道:“知道我所知道的。”
  郭璞道:“姑娘又知道什么?”
  云珠笑了,但笑得很不自在,道:“看来先生是把我当成了傻子,我知道的很多,先生
是要听一件呢,还是要都听听?”
  郭璞强笑说道:“我委实想都听听。”
  云珠美目略一转动,道:“譬如说,那夜‘贝勒府’散席后,先生送她……”
  敢情这她也知道!
  郭璞忙道:“姑娘,那是海爷的意思。”
  云珠笑了笑,道:“那或许是海爷的意思,可是月下荒郊密谈,那恐怕就不会是海爷的
意思,对么,先生?”
  郭璞心神撼动,险些答不上话来,脸上发热地道:“姑娘也知道?”
  云珠道:“我还不算太糊涂,被‘血滴子’无意中看见了。”
  郭璞摇头苦笑,道:“看来我一举一动,全在姑娘指掌之中……”
  云珠道:“我可不敢随时监视先生的行动。”
  郭璞道:“姑娘既然知道,就该知道那夜没谈什么。”
  云珠道:“哪儿不好谈?偏偏要跑到荒郊旷野去谈?其实,先生有没有跟她谈什么谁知
道:‘血滴子’不敢靠近,自然听不见。”
  郭璞心中一松,道:“姑娘,我没有话可说了……”
  “我还有!”云珠截口说道:“像那夜‘雍和宫’的国师到‘八大胡同’围捕‘洪门天
地会’的叛逆,先生暗中助了他们一臂之力,叛逆们出在‘怡红院’,又恰好那‘洪门天地
会’的双龙头是位女中丈夫……”
  郭璞心惊胆战,忙笑道:“我明白了,姑娘是怀疑梅姑娘……”
  云珠笑了笑,道:“先生认为我只怀疑么?”
  郭璞摇头说道:“姑娘,那不可能,梅姑娘是‘廉亲王’褔晋的干格格,又是海爷
的……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云珠淡淡笑道:“可能不可能,先生自己明白,也无须瞒我,不过我要告诉先生,恨海
难填,情天难补,将来海爷一旦发现真相,我担心先生无以对知己……”
  郭璞心底里冒寒意,刚要张口。
  云珠已经接着又道:“还有对我,我自知甚明,像我这残花败柳破身子,是没有办法跟
她比的,我承认她是俗人间少有的奇女子,也承认感情丝毫勉强不得,不过,先生要是因为
她而拒我于千里之外,那未免显得太忍心……”
  郭璞暗暗叫苦,忙道:“姑娘,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云珠未答理,微微一笑,迳自又道:“女儿家心胸本窄,于一个‘情’字尤其死心眼
儿,我这个人更是走极端的,不是爱便是恨,情场之上没朋友,她既是我的情敌,先生该知
道我会怎么对付她!”
  郭璞大急,刚一句:“姑娘……”
  云珠急忙以玉指压香唇,低声笑道:“先生,别说了,有人来了!”
  果然步履响动,只见海騑快步走了过来。
  他停身施礼,道:“见过郭爷……”
  她又转向云珠一哈腰,道:“云姑娘,大内有人到,请姑娘回宫。”
  云珠含笑答礼,道:“谢谢你,八护卫!”
  随即转望郭璞,笑道:“先生,我走了,先生别送了。”随着海騑袅袅行向大门。
  郭璞没说话,也没动,他呆呆地站在那儿。
  突然,他身形腾起,向着茫茫夜空飞射而去。
  郭璞停身在“怡红院”西楼瓦面。
  此际的西楼上,灯光犹自外透。
  这么晚了,梅心难道还没睡。
  不错,听,那是一缕低微的袅袅清音: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
   生怕离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
  又添一段新愁……
  这是李清照的凤凰台上忆吹箫!
  郭璞自然懂,也就因为这一个“懂”字,使得他心弦颤动,眉峰皱深了三分,站在那冷
月寒风瓦面,有点犹豫!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你说她为了什么?
  不由自主地,郭璞发出了一声轻叹。
  轻叹甫起,西楼中响起一声低低娇喝:“是哪一位……”
  郭璞忙道:“梅姑娘,是我!”
  西楼中,有一声包含了太多东西的轻呼。
  郭璞及时又道:“夜深露重外面凉,姑娘别出来了,我自己进去。”
  说话间,窗儿两扇豁然而开!
  郭璞闪动身形,穿窗入楼。
  灯影一阵摇动,等灯定影静再看时,梅心一袭晚装,乌云蓬松,满面惊喜,娇靥上三分
酡红站在眼前,那一双清澈、深邃的美目,包含了太多的东西,直盯在郭璞脸上。
  郭璞,他看呆了,但当四目交投时,他倏然惊觉,如遭雷殛。
  他忙将目光移向一旁,笑问:“夜这么深了,姑娘还没睡?”
  他目光转注处,是书桌。
  书桌上,笔搁在砚池上,笔旁,平摊着两张雪白的素笺,素笺上字迹甚是潦草!
  梅心娇靥更红了,道:“让燕爷见笑了,睡不着,闲来没事,胡乱写写……”说着,她
轻举皓腕,肃容入座。
  郭璞就坐在书桌旁那张椅子上,坐定,梅心含笑问道:“燕爷是几时回来的?”
  郭璞道:“我今晚刚到,有几件事特来奉知梅姑娘。”
  梅心婉笑道:“燕爷,别跟我那么客气好么?”
  郭璞勉强一笑,道:“梅姑娘,那虎符没有用了!”
  梅心微怔说道:“燕爷,怎么,莫非事情有变?”
  郭璞点了点头,道:“年羹尧已经被胤祯逼着自裁了!”
  梅心神情震动,掩口惊呼,半晌未能说出话来。
  郭璞接着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听毕良久,梅心始渐趋平静地黯然叹道:“一代虎将,盖世英豪,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
场,怎不令人感叹?咱们一步之差,全盘俱墨,胤祯这个人心智之高,手段之毒,古来君主
该无出其右者……”
  郭璞道:“这个人若长此让他稳坐九五,对咱们是大不利!”
  梅心急道:“那么燕爷打算……”
  郭璞道:“我是有这个打算,可是姑娘该知道,如今他有一个云珠寸步不离,随侍左
右,那不大容易!”
  梅心微轩黛眉,道:“我以为总比海青也在的时候好得多!”
  郭璞摇头说道:“海青是个怎么样的人,姑娘该比我还清楚,因为他如今极度不满胤祯
的作为,可是一旦宫里有事,他绝不会袖手旁观,就是拚了那条命,他也会护卫胤祯的安
全。”
  梅心皱眉点头,道:“海青确是这么个人,他赤胆忠心,可敬可佩,再怎么说咱们不能
怪他,那么燕爷以为……”
  郭璞望了梅心一眼,道:“梅姑娘,我想把他调开京畿,远离大内,然后再谈。”
  梅心不愧冰雪聪明,她当即嫣然笑问:“燕爷是要我听候差遣?”
  郭璞脸一红,道:“姑娘该知道,我不能勉强姑娘。”
  梅心淡淡笑道:“燕爷真要下个令,我不敢不遵,只是燕爷有没有考虑到后果?”
  郭璞呆了一呆,道:“不知姑娘这话何指?”
  梅心道:“很简单,调开他,我自信还不难,如今也正是时候,可是调开他之后怎么
办?唯一的条件,是陪伴他到一个远离尘世的地方过一辈子,我能么?”
  郭璞默然不语,片刻之后,始道:“姑娘,我说过,我不敢勉强!”
  梅心道:“我明白燕爷的意思,我也知道为大局私人该不惜任何的牺牲,可是我认为对
海青该不同,他是一个值得敬佩的真英雄、真豪杰,对我是有一片真心,假如让我勉强自己
陪他一辈子,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对海青来说,更是件几近残酷的事,燕爷以为然
否?”
  郭璞脸色连变,没有说话。
  虽未说话,但是他不得承认梅心的话极有道理。
  不被海青发觉,对他残酷,梅心痛苦!
  万一被海青发觉,那后果难以想像,梅心她何以对海青,又何以自处?这确是件极其棘
手的事情!
  梅心突又说道:“假如燕爷认为我的话尚能苟同,别说我心肠太狠,我以为与其让他将
来更痛苦,不如让他如今少受打击!”
  郭璞心中一震,忙道:“梅姑娘,我不忍,更不能!”
  “是喽!”梅心淡淡笑道:“燕爷既不忍让他如今受此小打击,又怎忍心让他将来身受
那无可言喻、无可比喻的大痛苦。”
  郭璞默然了……
  梅心笑了笑又道:“假如燕爷放心,这件事不妨交给我来做。”
  郭璞道:“交给姑娘胜过我,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我想知道姑娘将要用什么样
的高明办法?”
  梅心含笑摇头,道:“燕爷,这是天机,恕我暂时不便泄露!”
  郭璞眉峰微皱迟疑了一下,道:“只是要请姑娘答应我一点,绝不伤害海青!”
  梅心毅然点头,道:“燕爷,我答应你,尽可能地不伤害他。”
  郭璞眉峰又皱深了三分,道:“姑娘,不能肯定些么?”
  梅心道:“燕爷明智,该知道世间每件事都有变化,而那变化有很多往往是出人意料之
外的。”
  郭璞点了点头,又未说话。
  梅心却又道:“燕爷,这趟江南行,可曾碰见‘洪门’中人?”
  显然,她是有意改变话题。
  郭璞忙道:“我还没有谢过姑娘沿途对我的照顾。”
  梅心道:“那是应该的,燕爷,如果对我谈一个‘谢’字,那不但显得见外,而且也太
忍心,我并不是向燕爷讨谢的。”
  郭璞道:“有件事我不得不向姑娘说一声……”
  梅心截口说道:“是关于‘杭州’分支的李七。”
  郭璞一怔,道:“姑娘知道了!”
  梅心道:“这报告比燕爷早一天到了我这儿。”
  郭璞道:“我很歉疚不安,我本答应交还‘杭州’分支一个李七的。”
  梅心道:“燕爷,这种事,没有不牺牲的,李七他死得壮烈,求仁得仁,求义得义,夫
复何求?何况燕爷还为他要回来一只手。”
  “不止,姑娘!”郭璞摇头说道:“也间接地为他要回一条命,我把事情告诉了海青,
那纪大刚今夜未进‘紫禁城’,便死在海青剑下。”
  梅心道:“谢谢燕爷,那么李七更无憾了!”
  郭璞迟疑了好一阵,打破沉默说道:“姑娘,在我来这儿之前,云珠曾抽空去找
我……”
  梅心淡笑道:“燕爷,此女痴情!”
  郭璞脸一红,摇头说道:“主要的,她还是为她那五位叔叔……”
  梅心道:“我认为她对燕爷没有一丝怨恨。”
  “是的,姑娘!”郭璞点头说道:“难得她深明大义,是个可敬的姑娘!”
  梅心道:“燕爷难道不觉得,在可敬之外还该加上个可怜。”
  郭璞赧然苦笑说道:“姑娘,别开玩笑了,她已经知道姑娘是‘洪门天地会’的双龙头
了!”
  梅心一惊,忙道:“燕爷当真?”
  郭璞道:“事关重大,我岂会欺骗姑娘?”
  梅心眉锋一皱,急问:“燕爷,但她是怎么知道的?”
  郭璞遂把云珠发现的疑点说了一遍,他却瞒了不少!
  但,梅心却美目深注,笑问道:“燕爷,她所知道的,恐怕不只这一点吧?”
  郭璞只觉脸上一热,哑口无言。
  梅心淡淡一笑,又道:“她一定告诉燕爷,她把我当成了情敌,要对付我了,可对?”
  郭璞苦笑不语。
  梅小道:“燕爷把这些告诉我,是要我……”
  郭璞道:“请姑娘速谋对策,及早离开‘怡红院’。”
  梅心摇了摇头,淡淡说道:“燕爷,谢谢你的好意,速谋对策可以,及早离开‘怡红
院’我不能,离开了这儿,燕爷要我靠谁吃谁?”
  郭璞情知她故意刁难,由那句话的后半段可以显露无遗,当即苦笑说道:“梅姑娘,你
又何必……”
  梅心道:“我说的是真话,除非燕爷给我个长久安身之处!”
  郭璞双眉一皱,默然未语。
  梅心紧接着又是一句:“燕爷是怕我伤了她,还是怕她伤了我?”
  郭璞欲避无从,只得说道:“梅姑娘,那都不是件好事。”
  梅心黛眉微轩,道:“看来在燕爷的心中,她跟我的份量相等……”
  郭璞脸一红,便要说话。
  梅心已然煞有其事地接道:“那好,我倒要跟她分个高下不可……”
  郭璞大急,忙道:“梅姑娘,大局为重,姑娘千万不能这么做!”
  梅心板着一张清丽娇靥,未说话。
  郭璞暗暗叫苦,忙又说道:“梅姑娘……”
  梅心突然说道:“莫非燕爷要以令谕要我退让?”
  郭璞哭笑不得,道:“姑娘莫误会,我怎能,只是如此一来……”
  梅心“噗哧”一声,笑得娇媚横生,道:“看来燕爷还不如我知云珠!”
  郭璞一怔,道:“姑娘,这话怎么说?”
  梅心淡淡说道:“我以为云珠她绝不会动我!”
  郭璞又复一怔,道:“姑娘,何以见得?”
  梅心道:“燕爷怎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根据燕爷刚才告诉我的话,可以知道云珠是早
看穿了我,既如此,当燕爷远赴不在的时候她不动我,她岂会等燕爷回来,告诉了燕爷之后
再动我?只怕她跟我一样,是存心急急燕爷的!”
  郭璞怔住了,摇头苦笑不语。
  梅心倏地敛去笑容,叹道:“云珠确是个难得的奇女子、好姑娘,如今我对她竟有惺惺
之感,一点儿敌意也没有了!”
  郭璞没有接话,这叫他如何接话!
  梅心望了望郭璞,道:“燕爷,我以十二万分的真诚问这句话,对云珠,燕爷打算怎么
办,对我,燕爷又打算怎么办?”
  郭璞可没想到她会突然单刀直入,开门见山作此问。
  他呆了一呆之后,大感作难,既窘又尴尬更痛苦,半晌始道:“姑娘,目前一切以大业
为重……”
  梅心道:“燕爷,别躲避,我以十二万分的真诚,我指的不是目前,我问的是将来,那
功成身退后的将来!”
  郭璞躲不掉了,脑中电旋,道:“姑娘,你不是说过么?世间事变化很大,而这变化很
多往往出人的意料之外。”
  梅心笑了,道:“燕爷,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燕爷不愧很会说话,但我要先请问,燕
爷这变化二字指的是自己还是指……”
  郭璞口说道:“我不否认,姑娘,都有!”
  梅心淡淡道:“那好办,燕爷变不变,那是燕爷的事,我管不着,也管不了,不过我敢
说我跟云珠都不会变!”
  郭璞道:“梅姑娘,还有,我所做的事,有时候牺牲是在所难免的。”
  梅心机伶一颤,随又平静地道:“这个我知道,不过以燕爷的智慧与武学,只要自己多
一分小心,我以为任何人都奈何不了燕爷!”
  郭璞道:“那是姑娘看得起我,其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有一山高,再说,
姑娘该知道,有些个牺牲,是不必在斗智斗力之中的。”
  梅心又一次的寒颤,但旋即她正色说道:“燕爷,梅心与云珠都不是人间贱女儿,只要
有燕爷一句话,她们两个能为燕爷守一辈子!”
  郭璞猛然一阵激动,表面上他力持平静,道:“姑娘,就因为这样,我不能说这句
话!”
  梅心目中异采飞闪,道:“这么说,燕爷是不愿说而不是不能说了!”
  郭璞一惊,忙道:“姑娘,我不以为那有什么两样!”
  “不然,燕爷!”梅心美目凝注,摇头说道:“燕爷自己知道,那差别很大!”
  郭璞唇边抽搐,苦笑说道:“姑娘,你让我怎么说好?”
  梅心正色说道:“我要燕爷说真心话,我要燕爷告诉我,对我跟云珠,燕爷将来打算怎
么办?这是燕爷势必要答覆的!”
  郭璞默然无语,但旋即咬牙道:“姑娘,只要郭璞能活到将来,何妨等将来再说?”
  梅心摇头说道:“不,燕爷,我现在要听!”
  郭璞苦笑说道:“姑娘,你该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梅心道:“我却以为这世上只有燕爷你有资格说这种话!”
  郭璞道:“姑娘莫忘了,还有个痴心的贝勒海青!”
  梅小道:“我明白,也就因为他,所以燕爷始终极力控制着自己!”
  郭璞摇头说道:“姑娘,没有这种事,情场之上无朋友,我有了云珠,姑娘你有了贝勒
海青,这不是很好么?”
  梅心摇头说道:“燕爷,你哄骗不了我,你对云珠有情,而因为结识我在先,所以对她
极力控制着自己,但是,又因为一个贝勒海青,对我你已经压制着自己心底里的情愫,燕
爷,你未免太伟大了,可是你要知道,感情是没法勉强的!”
  郭璞未说话,低下了头。
  梅心却接着说道:“燕爷,说不说随你了,可是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郭璞猛然抬头,道。:“梅姑娘,你以为你说对了?”
  梅小道:“难道不对?”
  郭璞笑道:“说来姑娘也许不信,我已经有了两房妻室!”
  梅心也笑了:“燕爷,我信,但既有两房,再加两房又何妨?”
  郭璞傻了脸,为之哭笑不得。
  梅心笑了笑,又道:“燕爷,我不愿再跟你谈这件事了,只要有个海青在,我永远别想
从燕爷口中得到一句话,而且害你也难受,我也痛苦,干脆暂时不谈……”
  郭璞心中微松,只听梅心接道:“有件事,我得向燕爷报告一下,今天早上我接获湖南
分支密报,说曾蒲泽(静)先生连络了张熙、吕毅中诸先生,有意到四川去说服岳钟琪起兵
反正……”
  郭璞心中一震,急道:“姑娘,密报中可曾说,曾先生什么时候去四川?”
  梅心摇头说道:“没有,只说有意这么做,未说何时。”
  郭璞道:“那么,姑娘,请以最快方法传我‘丹心旗’令谕,请曾先生且勿轻举妄动,
谅现在还来得及!”
  梅心呆了一呆,忙道:“燕爷,为什么?趁着年羹尧的被害,岳钟琪是年羹尧一手提拔
起来的,这不是最佳时机么?”
  郭璞道:“可是姑娘忘了那夜宝亲王所说的话了!”
  梅心猛然想起岳钟琪已有秘密奏折递上之事,也不由大急。
  她忙站起说道:“燕爷坐坐,我这就去叫老爹……”
  郭璞跟着站了起来,道:“姑娘,天色不早,我也该走了!”
  梅心道:“怎么,燕爷不再坐会儿了?”
  郭璞道:“万一海青要找我,那就麻烦了!”
  梅心未再挽留,道:“那么,燕爷,我不送了。”
  郭璞道:“姑娘何须客气?请早些安歇吧!”
  言毕,举手微拱,穿窗而去。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