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5 章 九龙冠与人皮面具
第3节 金玉楼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四卷
第 三 章 金玉楼

  郭璞轻骑徐驰回到了“贝勒府”。
  他刚下马,大门内迎出了海腾,海腾飞步抢下石阶,一面伸手去接缰绳,一面笑道:
“郭爷,您回来了,贵客等了您好久了!”
  郭璞微愕忙道:“谁?大内的云姑娘?”
  海腾笑了,道:“看来您一刻也忘不了云姑娘,是三阿哥和亲王!”
  郭璞一怔,道:“怎么会是这位爷,他来了多久了?”
  海腾道:“您刚走他就来了,一直在院子里站着。”
  郭璞道:“为什么不请他厅里坐坐,海爷呢?”
  海腾道:“到梅姑娘那儿去了,海爷临走交待,如果您回来得早,请您到梅姑娘那儿去
找他去!”
  郭璞道:“怎么,有事儿么?”
  海腾道:“海爷没说,想必没什么事儿。”
  郭璞点了点头,迈步登阶,往府中行去。
  到了前院,果见和亲王弘昼一个人背着手站在那朱栏小亭之旁,游目观赏群花,意态悠
闲。
  郭璞急步走了过去,叫道:“三阿哥,您怎么不到厅里坐坐?”
  和亲王闻声转身,笑道:“小郭,你终于被我等回来了!”
  郭璞近前见礼,道:“不知道您会来,让您久等,不安之余深感惶恐……”
  和亲王笑道:“什么话,你还跟我客气!”
  郭璞道:“我听海腾说了,您该到厅里去坐坐。”
  和亲王笑道:“一个人儿那有多无聊?可巧海青也会情人去了,不如在这院子里看看花
倒舒服些。”
  郭璞笑了笑,举手让客。
  和亲王道:“大厅里我坐腻了,咱们就在这亭子里坐坐好么?”
  郭璞迟疑了一下,含笑点头。
  进亭刚坐定,海腾手捧香茗飞步而至,道:“三阿哥怎不到厅里坐?”
  和亲王人最随和,含笑说道:“这儿好,这儿好,我一来就给你们添麻烦,常客了,干
什么这么客气,谢谢你,海腾!”
  海腾忙道:“应该的,三阿哥,您这一说,倒让海腾不安了。”
  说着,哈个腰告退而去。
  和亲王望着海腾的背影,点头叹道:“我要能拥有海青这些人,我就心满意足了!”
  郭璞微笑说道:“那有什么分别?这些人不都是您的?”
  和亲王收回目光,笑道:“连你也在内么?”
  郭璞点头说道:“当然,别忘了我也是您‘亲王府’的总管!”
  和亲王敛去笑容,道:“小郭,真的?”
  郭璞正色点头,道:“真的,除非您不要我!”
  “不要你?”和亲王激动地伸出双手,道:“那等于不要我自己,小郭,我不会说好听
的话,只要你有这个心,我愿意跟你同生共死!”
  郭璞暗暗着实感动,道:“三阿哥,朴实无华,最为感人!”
  和亲王渐趋平静,望了郭璞一眼,笑问:“听海腾说,你到老四那儿去了。”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四阿哥昨夜赶来看我在不在。”
  和亲王摇头说道:“看来我事事处处慢他一步。”
  郭璞含笑说道:“那没有用,三阿哥,我是您的人。”
  和亲王道:“可是你跟他是换帖弟兄。”
  郭璞道:“可说未换帖,也没有叩头,就算果真是换帖弟兄,跟您也一样,我还是您亲
王府的总管,谁亲谁近?”
  和亲王道:“小郭,我这个人永远拙于口舌,可是我有一颗真心。”
  郭璞道:“对您,郭璞倘有一丝假意,神人共……”
  “够了,小郭!”和亲王突然热泪盈眶,哑声笑道:“今天我是太高兴了,太高兴了,
自我懂事至今,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么高兴过,小郭,我永远感激你!”
  郭璞暗暗又一阵感动,道:“别这么说,三阿哥,我不为别的,我只本着武林侠义的本
色,还有,您仁德,您随和,您忠厚……”
  “好了,小郭!”和亲王带泪笑道:“你要再说下去,我就要脸红了,老四那儿怎么
样?说说看!”
  郭璞淡淡笑道:“没什么,四阿哥永远跟人玩心机!”
  和亲王微愕说道:“小郭,这怎么说?”
  郭璞道:“他想用美人计赚我,可惜他看错了人。”
  和亲王诧声叫道:“美人计?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郭璞淡然而笑,道:“您该知道,四阿哥府中尽多莺莺燕燕,他先让那些位姑娘围我,
然后又设法灌醉我,然后又找个娇媚蚀骨的尤物诱我,如此而已!”
  和亲王作色说道:“老四也真是,怎么这么做,未免太不择手段了!”
  郭璞道:“所以我说在这一方面,您永远比不过他……”
  顿了顿,他又接道:“还好那老奸臣滑的蒋子翼,他无形中帮了我一个大忙,要不然如
果我真被那位姑娘扶到后院去,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您知道,我装的烂醉如泥!”
  和亲王笑道:“这一醉不要紧,差点入了温柔乡,锁魂帐,小郭,你真令人敬佩,简直
是展禽、柳下惠嘛!”
  郭璞赧笑说道:“三阿哥,别开玩笑了,蒋子翼此人您知道?”
  和亲王点头说道:“知道,也见过几次,我对此人没好感,他一脸奸诈,瞧上去就让人
生戒心,八成儿一肚子鬼主意!”
  郭璞笑道:“师爷蔑片之流本如此,三阿哥您没看错,此人是昔年江湖黑道巨擘,人称
‘铁嘴君平生死神卜’!”
  和亲王惊声说道:“怎么,他还是个武林人物?”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只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四阿哥府中的!”
  和亲王道:“老四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只要是可用之材,他不管好坏,不择手段的罗致
人,这么说来,他有一身极好的武功了?”
  郭璞笑道:“武林人物哪有不会武的?事实如此,三阿哥!”
  和亲王皱眉说道:“我还真没想到……”
  郭璞截口笑道:“您想不到的还多,四阿哥的那位心腹智囊、红牌师爷告诉我,我有个
冤家对头已经到了北京!”
  和亲王惑然叫道:“冤家对头?谁?”
  郭璞道:“您从不交结武林人,这一点您也不及四阿哥,说出来您也未必知道,此人姓
金叫玉楼,武林人称‘粉金刚玉霸王’!”
  和亲王道:“好名字,我确实不知道,怎么样?”
  郭璞道:“那还能怎么样?自然也在四阿哥罗致之列!”
  和亲王忙道:“老四他罗致到了么?”
  郭璞淡然笑道:“据蒋子翼说,只知道金玉楼到了北京,却还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不
过,据我看那金玉楼已在四阿哥那亲王府中。”
  和亲王道:“何以见得?”
  郭璞笑道:“三阿哥,这要凭经验与眼光。”
  和亲王跺脚叹道:“看来我又慢了他一步。”
  郭璞淡淡笑道:“三阿哥,不是我背后批评人,此人没有罗致的价值,您有一个郭璞,
己胜过百个金玉楼。”
  和亲王笑了:“可是,小郭,一山不能容二虎,何况……”
  郭璞道:“四阿哥跟他那位智囊有好主意,他们要做那和事的鲁仲连!”
  和亲王皱眉说道:“这么说,老四仍是不肯放过你。”
  郭璞道:“他本就没有放过我,只是,如今他不得不放,我建议他应该让我到您这儿
来,这用意您明白么?”
  和亲王点头笑道:“我还不算太糊涂……”
  郭璞笑道:“那么麻烦您回府后透透风声,就说郭璞已接了您亲王府的总管,别的您什
么也别说!”
  和亲王道:“是的,阁下,我遵命照办,也记下了。”
  郭璞失笑说道:“三阿哥,四阿哥一直在招兵买马,遍求人才,收揽心腹,您呢?除了
我之外,还有谁?”
  和亲王羞愧地摇头苦笑道:“除了你,就是我,还有些连伺候人都赚笨的下人们。”
  郭璞摇头叹道:“三阿哥,在皇上面前,您不如四阿哥红;为人做事,您不及四阿哥那
么会做人、有魄力、富心智;能用的人,您没他的多;玩心眼儿,您更望尘莫及,容我说句
大胆话,您太可怜了!”
  和亲王道:“阁下,你怎不说我天生的窝囊废?不过,那没关系,你说过,拥有一个郭
璞已胜过百个金玉楼!”
  郭璞不禁摇头大笑,但旋又颇为郑重地道:“三阿哥,那仅是在用人方面,主要的还在
争取皇上的宠信,与王公大臣间的拥戴,我敢说您如今在王公大臣面前,是个出了名的老好
人,但若提起继承帝位,我相信那些王公大臣们会毫不犹豫地掉转手指指向四阿哥!”
  和亲王微微点头,道:“小郭,你确有过人的眼光,事实的确如此!”
  郭璞道:“王公大臣的态度容易改变,要争取皇上的宠信若以你的性情来说,那该比较
难,自己做给皇上看看固属必要,但有的时候,不妨咬咬牙,狠狠地扎人一刀,您明白
么?”
  和亲王点头说道:“我明白,小郭,我不是没有老四的把柄,我有,而且论起来足能使
他削去宗籍,可是我不能这么做!”
  郭璞忙道:“什么把柄罪这种重?”
  和亲王迟疑了一下道:“说起来,这是不可外扬的家丑,不过你不是外人,说给你听听
也无所谓,你知道傅恒?”
  郭璞点头说道:“我听说过,称得上是个将才。”
  和亲王道:“傅愃的夫人董额氏,论起来该是我的嫂子,可是她生性淫荡,又因为长得
丰腴姣好,十分动人……”
  郭璞截口说道:“我明白了,三阿哥,但这怎么可能,四阿哥不是已经有了褔晋了
么?”
  和亲王点头说道:“是的,我那位弟媳富察氏,原是湖北将军常明的女儿,端庄贤淑,
可是那有什么用,她管不了老四,真要说起来还是她自己开门揖盗,引狼入室呢!”
  郭璞诧声说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和亲王道:“老四生性风流,家里待不住,老往安乐窝里跑,我那弟媳一个人闲着无
聊,就老拉董额氏到府里陪她……”
  郭璞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个罪是不轻,的确够削去宗藉的……”顿了顿,接
道:“三阿哥,还有个把柄是……”
  和亲王道:“皇上有十六个妃嫔,最得宠的有四人……”
  郭璞问道:“您是说哪四位?”
  和亲王道:“一是舒穆禄氏,一是伊尔根觉罗氏,一是马佳氏,一是陈佳氏,这马佳氏
与陈佳氏都是汉女冒充旗人入宫的……”
  郭璞点了点头,未说话!
  和亲王接着说道:“老四终日和那班妃嫔宫女调笑无忌,那些妃嫔也因为他是皇上皇后
宠爱的阿哥,谁敢不依顺他,再则,老四也长得俊美风流,那班妃嫔宫女也爱跟他逗着
玩……”
  郭璞点了点头,仍未说话!
  “而,内中只有一个马佳氏,仗着美貌脾气也冷僻,不肯跟老四胡缠,老四却偏偏看中
了她,时时趁她冷不防便闯进宫去搂着马佳氏要吃她嘴上的胭脂,弄得马佳氏怒了他才放
手,这种事可不只一次了……”
  郭璞皱了皱眉!
  和亲王接着说道:“有一天,合该有事,马佳氏正在让宫女给她梳妆,老四忽然悄悄地
溜进宫去,由身后捂住了马佳氏的眼,马佳氏一惊一急也不问是谁,就用那手中的牙梳猛力
向身后打去,这一打打出了祸来,正打在老四的眉心上,破了相,流了血……”
  郭璞“哦”的一声,道:“那是打出了祸事!”
  和亲王道:“恰好第二天是初一,按宫里的规矩,阿哥跟格格们都要进宫去请安的,自
然老四的伤就被皇后瞧见了,几经逼问老四全盘托了出来,这一说不要紧,皇后平日便厌恶
马佳氏,如今听了这话,十分动怒,一口咬定是马佳氏调戏老四,立刻传命把马佳氏叫来一
顿棒打,然后又命太监把马佳氏拉出了“月华门”活活勒死了,你说,小郭,马佳氏死的冤
不冤,就凭这两桩还不够他瞧的么?”
  郭璞点头说道:“单前一桩就够了,何必两桩!三阿哥,这可是极好的把柄,您要是愿
意说句话,我担保您的劲敌……”
  和亲王摇头说道:“小郭,我不能这么做,我不忍!”
  郭璞扬了扬眉道:“不忍?”
  和亲王道:“怎么说也是自己兄弟,再说我也不愿干这种事。”
  郭璞道:“三阿哥,这种事是不择手段的,心软的做不了皇上,打一个譬喻,昔日的李
世民对建成、元吉……”
  和亲王看了他一眼,道:“那太远了,何不举个最近的?”
  郭璞道:“那我不敢,三阿哥!”
  和亲王突然一叹,说道:“小郭,这道理我懂,可是我天生的窝囊废,软心肠!”
  郭璞道:“那是您过于仁厚,可是您要知道,四阿哥却无时无地不在想尽办法地对付
您,他怎么狠得了心?”
  和亲王摇头说道:“那是他,我不能!”
  郭璞目光一凝,道:“三阿哥,您当真不愿这么做?”
  和亲王毅然点头,道:“真的,我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法跟他争……”
  郭璞截口说道:“说句话您别不高兴,那您何须再争,干脆将帝位拱手让人,将来还能
落得个好字!”
  和亲王呆了一呆,苦笑说道:“小郭,我矛盾得很!”
  郭璞道:“最槽的就是您不够果断,拿不定主意。”
  “谁说的?”和亲王道:“我现在已拿定了主意,不放弃争,却要用光明磊落的手
法。”
  郭璞摇头说道:“三阿哥,要真这样,我很替您担心!”
  和亲王目光凝注,道:“小郭,你是个奇才,难道你就不能想出些光明磊落……”
  郭璞点头截口,道:“但却不如您说句话来得快,来得有效。”
  和亲王道:“可是这话我不能说!”
  郭璞双眉倏扬,旋又摇头叹道:“三阿哥,这跟打架一样,要是这把刀握在人手里,人
家绝不会丢了不用,而您却丢了刀不用,硬要跟一个比自己有力气的人赤手空拳斗一
场……”
  和亲王道:“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天性,你说怎么办?”
  郭璞苦笑说道:“那还能怎么办?我只有替您另想办法了!”
  和亲王笑道:“这不就是了么?小郭,帮帮忙吧,我只有你这么一个!”
  蓦地里,蹄声响动,划破这内城寂静,由远而近。
  郭璞忙道:“可能是海爷回来了。”
  和亲王抬眼四望,庭院中暮色已垂,他失笑说道:“可不是,也该回来了,天都黑
了。”
  那阵蹄声及门而止!
  郭璞道:“果然是海爷回来了。”说着,他站了起来。
  和亲王也一笑而起,道:“走,咱们迎迎他去。”拉着郭璞行出了小亭。
  刚踏上青石路,只见海贝勒倒提着马鞭已进了大门!
  和亲王忙叫道:“海青,回来了!”
  海贝勒忙赶前两步,道:“您是什么时候来的?”
  和亲王笑道:“你刚去会情人我就来了。”
  海贝勒脸一红,道:“怎么见面就开玩笑,走,厅里坐去!”
  和亲王摇头说道:“不坐了,我该回去了,你也该歇歇了。”
  郭璞插口说道:“三阿哥,您就这么走了么?”
  和亲王一怔,旋即笑道:“瞧我有多糊涂,怎么能走?还不能走,还不能走……”
  他话锋微顿,伸手拉住了海贝勒,道:“走,海青,咱们亭子里坐坐!”
  海贝勒一怔,道:“干什么亭里坐?大厅里坐坐不挺好么?”
  和亲王摇头说道:“待客便是大厅,我都腻了,我跟小郭在亭子里坐了大半天了。”
  海贝勒道:“我说您两个定有把戏,说走又不走了,果然不错!”
  他任由和亲王拉向了那朱栏小亭。
  行走间,海贝勒转望郭璞,道:“老弟,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郭璞忙道:“回来好一会儿了,三阿哥在这儿,所以我没去接您。”
  海贝勒道:“接什么,我让你没事找我去,怎么样,宝亲王府之行……”
  郭璞尚未答话,和亲王已抢着说道:“怎么样?差点儿中了美人计,坠入那温柔乡锁魂
帐中。”
  海贝勒一怔,道:“老弟,是怎么回事儿?”
  适时,已到了朱栏小亭外。
  郭璞尚未说话,和亲王又抢了先:“别急,别急,亭里说去,亭里说去!”
  亭子里,鼎足而坐,坐定,和亲王笑道:“行了,小郭,先说你的吧!”
  郭璞遂含笑把“宝亲王府”之行说了一遍。
  听毕,海贝勒皱了浓眉,道:“四阿哥他怎么这么干?”
  和亲王道:“这还用问?他由来求才不择手段。”
  海贝勒道:“这手段未免太那个了些……”
  和亲王道:“错非是小郭,换个人定然是一钓即上!”
  海贝勒沉吟了一下,道:“蒋子翼这人我知道,可没想到他会是江湖上的煞星‘铁嘴君
平生死神卜’,此人狡猾险诈,确是四阿哥的智囊!”
  抬眼望向和亲王,道:“三阿哥,看来您逊人多多!”
  和亲王苦笑说道:“这个还用说?小郭刚才数说我半天了。”
  郭璞道:“三阿哥,我可不敢!”
  和亲王笑了,海贝勒转望郭璞,道:“老弟,这‘粉金刚玉霸王’金玉楼此人……”
  郭璞道:“也是武林中出了名的煞星。”
  海贝勒道:“你知道他的深浅?”
  郭璞抬手一摇,道:“了若指掌!”
  海贝勒笑道:“那就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只是,老弟,你要小心应付。”
  郭璞道:“多谢海爷,您请放心!”
  海贝勒目光投向了和亲王,道:“三阿哥,说您的吧?”
  和亲王道:“海青,我的话很简单,只要你点个头。”
  海贝勒勒眉锋一皱,道:“不用说,准又是借小郭。”
  和亲王赧笑说道:“你没猜错,怎么样?”
  海贝勒道:“什么怎么样?”
  和亲王道:“海青,别跟我装糊涂,说吧!”
  海贝勒迟疑了一下,道:“我这位老弟,他答应了么?”
  和亲王道:“早就说好了的,他兼我‘和亲王’府总管,目下我急需用人,小郭自己没
问题,就在你了!”
  海贝勒道:“既然老弟自己没问题,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不能夹在中间做恶人,您说
是么?三阿哥!”
  和亲王大喜说道:“海青,这么说来,你是答应了?”
  海贝勒道:“我能不答应呀!”
  和亲王苦笑说道:“海青别这么说……”
  海贝勒截口说道:“三阿哥,我说的是实在话,我如今是个赋闲在家的人,为了老弟的
前途,我不便强留不放……”
  郭璞扬了扬眉,道:“海爷,您要这么说,我就不敢去了!”
  和亲王道:“海青,你这话伤人心,别人不知道你该明白,小郭他是那样的人么?是我
苦苦哀求他帮忙的!”
  海贝勒道:“你别以为我这话有什么弦外之音,您知道,我这个人生就一副不会拐弯的
直肠子,我说的是……”
  和亲王道:“不管你说的是什么,只要你谅解小郭,他是想帮忙我,他并没有丝毫去
意,更没有你所想的那样……”
  海贝勒道:“不管怎么说,我答应就是!”
  和亲王道:“海青,小郭他永是你‘贝勒府’的人,任何人抢他不去的,他仅是帮帮我
的忙而已!”
  海贝勒点头说道:“我明白……”
  和亲王道:“你能明白就好……”
  顿了顿,接问道:“海青,梅心近来如何?我好久没看见她了。”
  海贝勒忙点头说道:“好,只是比前些日子略瘦了些。”
  和亲王道:“那是为什么?有什么不合适?”
  海贝勒摇头说道:“梅心这个人永远是那么多愁善感,郁郁……”
  和亲王摇头说道:“要照这样下去,我看她非害病不可!”
  海贝勒皱眉未语……
  又坐了一会儿,和亲王起身告辞,海贝勒与郭璞双双送出大门,望着和亲王上马带着亲
随离去,二人才转身进门。
  进了门,海贝勒与郭璞一路闲谈着往里走。
  闲谈中,郭璞突然说道:“海爷,您知道宝四爷的风流韵事?”
  海贝勒呆了一呆,道:“什么韵事?”
  郭璞道:“是三阿哥刚对我说的!”
  接着,就把听来的宝亲王韵事说了一遍!
  听毕,海贝勒神情震动皱了眉,道:“老弟,这是三阿哥对你说的?”
  郭璞点了点头,道:“是的,海爷!”
  海贝勒道:“我也听说过那么一点,却不知道这么严重……”摇头接道:“宝四爷也真
是,他怎么能这么胡来,要是三阿哥把这事在皇上面前说一遍,只怕宝四爷……”
  郭璞截口说道:“海爷,您说这是不是三阿哥最有力的一着。”
  海贝勒点头说道:“当然是,只要他在皇上面前说说,宝四爷立刻会被削去宗籍!”
  郭璞道:“可是他不愿这么做,您说怪不怪!”
  海贝勒一怔瞠目,道:“真的?他这么说么?”
  郭璞道:“我还敢哄骗您?”
  海贝勒叹道:“三阿哥太仁厚了,将来他会坏在这仁厚二字上!”
  郭璞道:“仁厚本是好事,可是在争帝位上那就成了弱点。”
  海贝勒点头说道:“是不错,所以我认为三阿哥在历代阿哥之中,是个难得的好人,同
样地我也认为他绝不是宝四爷的对手。”
  郭璞道:“四阿哥无时无地不在计算他,而他却放着这有力的一着不用,想想真令人生
气,我简直……”
  “别这么说,老弟!”海贝勒道:“仁厚不是坏事,我由来喜欢这种人。”
  郭璞道:“海爷,喜欢归喜欢,可是他终归是个扶不起的……”
  海贝勒截口说道:“我由来也同情弱者,老弟,你既然答应帮他的忙,说什么你也要替
他尽心尽力,我觉得他很可怜。”
  郭璞道:“这么说,海爷也赞成我帮他?”
  海贝勒点头说道:“站在我自己的立场上是这样,可是要为朝廷,凭良心说,我真不希
望他当皇上,因为他不是材料。”
  郭璞目中异采飞闪,道:“跟海爷一样,我也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
  海贝勒道:“所以我并不反对你帮他!”
  郭璞道:“可惜我无法周旋于王公大臣之间,要不然我会想尽办法地让他们改变对三阿
哥的看法……”
  海贝勒道:“这并不是说一两句好话就行了的。”
  郭璞道:“那么海爷以为……”
  海贝勒道:“莫若以事实证明一切,做给他们看!”
  郭璞唇边掠过一丝笑意,道:“海爷说得对,今后是该做给他们看看!”
  说话间,已至后院门口,海贝勒突然道:“对了,老弟,我想起件事,你替我办办。”
  郭璞道:“海爷,您请吩咐。”
  海贝勒道:“明儿个是‘怡亲王’的四十整寿,你替我预备一份礼。”
  郭璞道:“明天?”
  海贝勒道:“就是明天,怎么,来不及?”
  郭璞道:“怎会来不及?您要什么时候送去?”
  海贝勒道:“明天晌午以前送去就行了。”
  郭璞道:“那您放心交给我好了,绝过不了明天晌午。”
  海贝勒点了点头,欲举步,但突然他又站住了,道:“明天我要去拜个寿,老弟你也张
罗张罗跟我一起去。”
  郭璞微愕道:“怎么,我也去?”
  海贝勒道:“怎么,你去不得?明天‘怡亲王’府出入的人既多,又热闹,你不想去多
认识几个人么?”
  郭璞道:“想是想,只是我去恐怕不大好吧!”
  海贝勒道:“这有什么不好的,皇族亲贵,王公大臣,谁没几个亲随?委曲老弟你就算
我的亲随好了。”
  郭璞笑了笑,未再说话。
  海贝勒伸手拍上他的肩头,道:“去睡吧,明天说不定要累上一天呢!记住老弟,明天
刻意打扮打扮,我要让更多的人瞧瞧你。”
  郭璞失笑道:“生就这副模样,再打扮也是枉然。”
  海贝勒笑道:“怎么,你不知足?再俊你就上了天了,睡去吧!”说完了话,收回了
手,迳自行向了后院。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