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5 章 九龙冠与人皮面具
第7节 唱戏班子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五卷
第 七 章 唱戏班子

  片刻之后,郭璞到了一座月形门前,行走间他举目投注,只见那月形门后又是一个大院
子,那大院子里人影走动,似乎住着不少的人,同时,阵阵胡琴声由那院子里传了出来,另
外还带着青衣唱腔,分明那是角儿在吊嗓子。
  没错,他找对了地点。
  但,刚近月形门,只转右后方有人唤道:“喂,这位请停一步!”
  郭璞闻声停步,转身望去,只见眼前十丈外一条青石小径上行来一人,正是那“怡亲王
府”的总管查尔。
  郭璞容得查尔近前,方待说话!
  查尔却抢先问了,望着郭璞道:“您这位是……”
  这敢情好顿饭工夫之前才见过,如今便不认识了。
  郭璞笑道:“查总管真是贵人多忘,我叫郭璞!”
  查尔“哦”的一声,连忙陪笑拱手:“原来是海爷府里的郭总管,您瞧我多该死,刚见
过嘛,今儿个人尤多,郭总管多包涵!”
  郭璞道:“哪儿的话,您门口太忙,拜寿的客人太多,您哪记得那么多?难免,难免,
怎么?客人全到齐了?”
  查尔道:“可不是吗,要不然哪有工夫离开大门,不用提了,站得我两腿发软腰眼酸,
好在每年就这么一次,要不然哪……”摇摇头,住口不言。
  “喜事嘛!”郭璞说道:“您这是能者多劳!”
  查尔忙道:“喜事是不错,能者我可不敢当,我这是瞎凑合……”
  顿了顿,他抬眼凝注,道:“您到西院儿来是……”
  郭璞忙道:“我听见有人吊嗓子,想进去瞧瞧。”
  奎尔摇头陪笑道:“郭总管,那不大方便,您得包涵!”
  郭璞呆了一呆,道:“怎样,莫非不准……”
  查尔抬手往那月形门边一指,说道:“郭总管,您看看!”
  郭璞循指望去,只见那月形门边上钉着一块木牌,木牌上写着四个字:“闲人勿进”!
  他一怔,忙数回目光,道:“对不起,我没瞧见!”
  “好说!”查尔忙说道:“您要看,等晚上有您看的,我给您找个好位子……”
  郭璞忙拱手道:“我先说了,查总管,这莫非……”
  查尔嘿嘿说道:“您知道去年的事儿?”
  郭璞点头说道:“听海爷说过。”
  查尔道:“所以,今年虽换了内廷供奉的角儿,仍不敢有丝毫大意。”
  郭璞道:“那是我鲁莽,查总管包涵!”
  “好说!”查尔道:“您请别院坐坐,我失陪了!”说着,他拱起双手!
  郭璞及时说道:“查总管,可否耽搁片刻?”
  查尔回答得极爽快,道:“您有事儿那没问题!”
  郭璞道:“我先谢了……”
  他举手一拱接道:“查总管,去年那戏班子,是谁接的头?”
  查尔道:“就是我,怎么?”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郭璞含笑说道:“错非是您,要是别人,问题可就大了!”
  查尔愕然说道:“这话怎么说?郭总管!”
  郭璞笑了笑,道:“听说那八个刺客,都是在进府唱堂戏之前半个月才加入班子的,分
明那是他们知道那班子一定唱堂戏,您想想看,这像不像事先有人透了口风送了信儿!”
  查尔脸色一变,皱起眉头,道:“不错,的确像,要不是您这么一说,我还真没留意,
不过,这事儿是我一手包办的,会有谁……”
  郭璞截口笑道:“那就要问查总管您自己了!”
  奎尔脸色又复一变,目光凝注,道:“郭总管,这话怎么说?”
  郭璞笑了笑,道:“除了您知道还有谁参与其事之外,别人谁知道?”
  查尔神情一松,笑道:“说得是,说得是,让我想想看……”
  他略一沉吟,脸色忽趋凝重,道:“郭总管,这事我得先向王爷禀报一声,失陪了!”
一拱手要走。
  郭璞一把抓住了他,查尔一惊刚要说话,郭璞已然道:“查总管,你的神色很不好看!”
  查尔身形一颤,道:“郭总管,这不是小事,我怎能不怕……”
  郭璞笑道:“说得是,真要闹出来,那是要摘脑袋的!”
  查尔脸上有点白,他道:“多谢郭总管,不过事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亲王府’里有
奸细,这还得了,我要把这事向王爷禀报一声……”
  郭璞道:“您别忘了,出毛病的还有厨房,那情形也一样!”
  查尔应道:“对,多谢郭总管,我记下了!”
  郭璞手一松,道:“那么,您请吧!”
  查尔一拱手,匆匆而去。
  望着那瘦高的背影,郭璞唇边掠起一丝冷笑,容得查尔转过一处屋角不见,他身形突闪,
跟了过去。
  等他到了那处屋角,抬眼前望,只见查尔在庭院中东张西望像是在找什么人,而且还一
边转头和客人打招呼。
  这哪里像是向“怡亲王”禀报去了。
  郭璞心念刚转,又见查尔向一名亲随模样的汉子低低问了几句,那亲随模样的汉子低低
答了几句,指指后院,查尔点了点头,步履匆匆地往后院行去。
  这令得郭璞眉锋微微一皱。
  难怪他皱眉,能进亲王府后院的少说也该是个贝子,而且那儿各府邸的内眷为多,他如
何方便去?
  查尔则不同,他是怡亲王府的总管,这“怡亲王府”中,他何处不可去。
  郭璞正暗感作难间,只见梅心一个人在庭院中袅袅走动,身边没有别人。
  郭璞心中一喜,连忙走了过去。
  适时,梅心也已看见了他,含笑迎了上来。
  近前,梅心刚要说话,郭璞已抢先说道:“姑娘,海爷呢?”
  梅心道:“他临时有点事儿走开了,怎么,有事儿么?”
  郭璞道:“姑娘要没什么事,我想麻烦姑娘一件事。”
  梅心道:“什么事,燕爷请说!”
  郭璞目光斜瞥,奎尔刚走到后院门去,他道:“姑娘看见了么?查尔?”
  梅心侧转螓首望去,点了点头道:“看见了,怎么?”
  郭璞道:“我到后院不方便,请梅姑娘跟跟他,看他跟谁接头说话!”
  梅心讶异地望了郭璞一眼,但她没问,立即跟了过去。
  郭璞未远离,一直在庭院中负手散步等候。
  片刻之后,只见梅心由后院中袅袅行了出来。
  郭璞忙迎了上去,道:“姑娘,怎么样?”
  梅心目光凝注,向着郭璞含笑说道:“燕爷,他跟纪贝勒接头密谈,谈什么我听不
见……”
  “已经够了,姑娘!”郭璞双眉微扬,笑了笑,道:“谢谢姑娘,纪贝勒脸色如何?”
  梅心道:“有点紧张,也很难看!”
  郭璞道:“查尔没进‘怡亲王’的书房么?”
  梅心道:“纪贝勒是由‘怡亲王’的书房里出来的,查尔跟他说完话之后便走向了西院,
纪贝勒则去了东院。”
  郭璞道:“姑娘可知,东院是什么所在?”
  郭璞道:“东院是‘怡亲王’府厨房所在。”
  郭璞目中异采一闪,道:“东院厨房所在,西院是戏班所在,该差不多了。”
  梅心道:“怎么,莫非……”
  只见海贝勒走了过来,老远地便笑道:“你两个谈得很高兴嘛!”
  郭璞举手一拱,道:“海爷,梅姑娘说,您有事儿走开了,我正在等您!”
  海贝勒已至近前,望着郭璞道:“怎么,有事儿?”
  郭璞递过一个眼色,道:“海爷,这儿谈方便么?”
  海贝勒道:“老弟,你知道,梅心跟我没什么分别。”
  郭璞笑了笑,道:“我想问问海爷,拿刺客的事儿,您是否还支持我?”
  “那什么话?”只见海贝勒双目一瞪,道:“我支持你到底,怎么?你有了……”
  郭璞摇头说道:“不敢说完全,但也差不多了,只等证据。”
  海贝勒“哦”的一声,扬眉说道:“好大的胆子,老弟,可否说明白点儿!”
  郭璞道:“海爷,如今还不能,不过我可以告诉海爷,今天他们仍会来上一手,可能手
法跟去年不同……”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嗯,还有呢?”
  郭璞道:“在我未拿人之前,海爷别对任何人透露此事。”
  海贝勒道:“这我做得到,还有呢?”
  郭璞手一伸,道:“请您把那方钦赐玉佩借用一用!”
  海贝勒一怔,诧声说道:“怎么,凭你那块‘贝勒府’腰牌还不够?”
  郭璞摇头说道:“不够,海爷,要够我就不向您伸手了!”
  海贝勒探怀取出钦赐玉佩,交给郭璞,道:“老弟,我不明白,对付刺客怎么用得上这
东西?”
  郭璞笑了笑,道:“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用它调动大内侍卫!”
  海贝勒点了点头,未说话。
  郭璞又道:“您陪梅姑娘谈谈吧,我找证据去了。”
  他说完,微一欠身,举步走了开去。
  海贝勒诧异地看着那颀长背影,满脸不解神色。
  便是梅心那等智慧高深的红粉奇英,一时也难明白。
  郭璞他走向了西院,画廊拐角处,他停了步隐着身形运目向西院中望去,第一眼便有了
收获。
  他看的很清楚,在那西院里,查尔正一脸神秘神色地跟一个人在低声说话,唱武生的张
燕飞。
  查尔一边说,那张燕飞一边点头。
  最后,那张燕飞向着查尔哈了个腰,转身往内行去,查尔则步履匆匆地走出了西院,一
直望着查尔转过一处屋角不见,郭璞始缓缓地出隐身处走了出来,直向那西院门行去。
  对那块闲人勿进的木牌,他连看都没看一眼,便跨进月形门,进入了西院……
  郭璞一进西院,便见那唱武生的张燕飞步履匆匆地在前面走,毕竟是唱武生的,一天到
晚得练长靠短打翻跟斗,这功夫一天也不能放下,看步履要较常人矫健得多。
  郭璞有意地脚下弄出了些声响。
  唱武生的耳目竟也较常人灵敏,那前行的张燕飞立即转过了头,一见郭璞,脸色为之一
变,便要转头。
  而郭璞已点头向他打了招呼。
  张燕飞不得不还个招呼,但既匆忙又勉强,还带着点惊慌,一点头之后,他又要走。
  郭璞轻咳一声开了口:“张老板,请慢走一步!”
  张燕飞他不得不停了步,转过身来应道:“这位是……”
  好大的嗓门,敢情他是拿出了“楚霸王”那一腔!
  郭璞眉锋微皱,淡然一笑,走了过去,边走边道:“张老板,我有事请教……”
  说话间,他步履快速地已到了张燕飞面前。
  张燕飞陪上一脸不自在的笑容,道:“这位爷……”
  “不敢当!”郭璞含笑说道:“我叫郭璞,是海贝勒府的总管。”
  张燕飞“哦”的一声,拱起双手,道:“原来是海爷府里的郭总管,失敬,失敬……”
  他顿了顿,接道:“郭爷有什么指教?”
  “好说!”郭璞道:“我正有事请教,张老板,今儿个都有些什么戏码?”
  张燕飞神情微松,一口气报出了十多出吉祥戏。
  郭璞点了点头,尚未说话。
  强燕飞接着说道:“郭爷,您要没什么事儿,我失陪了,大伙儿还等着我!”
  “别忙,张老板!”郭璞一摇头,说道:“我还有事请教,我知道,你是头牌当家武生,
今儿个这几出戏里,少不了你张老板,可是万一你张老板有急事……”
  张燕飞忙道:“那不要紧,自有人替我上场!”
  郭璞笑了,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就不怕今儿个这几出戏唱不成了……”
  他目光一凝,道:“张老板跟纪贝勒、‘亲王府’的查总管,很熟么?”
  张燕飞一惊笑道:“不瞒郭爷您说,我自进内廷以来,蒙他二位一直照顾至今。”
  郭璞笑道:“捧角多半捧旦角,没想到他两位偏爱武生!”
  张燕飞哈腰陪笑,道:“是,郭爷您多照顾!”
  “好说!”郭璞笑了笑道:“张老板,除了今儿个这几驹戏外,你还扮演什么角色?”
  张燕飞一怔道:“没有,郭爷是说……”
  郭璞道:“我是说,你张老板跟纪贝勒、查尔商量的那件事!”
  张燕飞身子一抖,脸色微白,道:“郭爷,您这话我不懂,我没跟他二位……”
  郭璞含笑说道:“我索性说得明白些,你去年那一手……”
  张燕飞又一哆嗦,脸色更白,道:“郭爷,去年哪一手?您是说……”
  郭璞笑道:“看来你张老板不愧是位唱做俱佳的名角儿……”
  他笑容微敛,道:“去年行刺‘怡亲王’的那一手!”
  张燕飞脸色大变,忙强笑说道:“郭爷,您这是开玩笑,这玩笑可开不得……”
  又一次的大嗓门儿。
  郭璞笑了笑道:“张老板,何其匆匆,说走就走!”探掌向张燕飞左肩搭去。
  他明白,绝不能让张燕飞走,只要他往那一伙戏子里一钻,再拿他可就难了,再说,那
也立即会惊动别人。
  只听张燕飞道:“郭爷,您这是仗势欺人!”
  左肩一矮,身形半旋,左掌反攫郭璞左腕脉,好快。
  郭璞一笑说道:“这既不是长靠,也不是短打,这是武生功夫中的那一手?看不出你张
老板还有不含糊的真功夫!”
  右掌一沉一翻,已轻易地攫上强燕飞左腕脉。
  张燕飞大惊失色,猛一挣未能挣脱,立即寒着脸,道:“郭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擅
闯西院……”
  “擅闯?”郭璞笑道:“假如亲王爷知道我是为他好,他不会怪我的!”
  张燕飞冷冷一笑,道:“郭总管,你要放明白点,我是内廷供奉的……”
  郭璞道:“那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有海贝勒这个靠山,我连贝勒纪刚都敢动,何况一个
内廷供奉的戏子!”
  张燕飞身形一抖,还要再说。
  郭璞脸色一沉,道:“张老板,你要是有话,待会儿再说不迟,如今跟我走,只记住,
如今咱们是个手拉手的一路谈笑,你要是有一点异动,别怪我让你血脉倒流,断你心脉,走
吧!”
  他拉着张燕飞走出了西院,往那僻静处行去。
  张燕飞面如死灰,一路默默然。
  郭璞拉着张燕飞,一路避开那到处的贺客,片刻之后到了一个僻静处所,这似乎又是一
个院子,可是这个院子很小,既无亭台楼榭之胜,而且触目全是半尺高的野草。
  除了两棵枝叶茂密的合围老树外,别的再也难看到什么。
  郭璞笑道:“这是个绝佳处所,咱们就在这儿谈谈吧!”
  说着,他拉着张燕飞进了小院子,还顺手关上了那本开着的两扇门儿。
  张燕飞颤声说道:“郭总管,您带我到这儿来……”
  郭璞笑道:“别紧张,也别害怕,你张老板是内廷供奉的名角儿,我还敢拿你张老板怎
么样?是么?”拉着强燕飞往那两株合围老树行去。
  张燕飞又颤声说道:“郭总管,您……”
  郭璞截口说道:“张老板,只要你老老实实地有一句说一句,我不但不难为你,而且还
担保你没事儿,要不然……”
  往大树上指了指,接道:“我在这儿打个扣,人家会以为你张老板厌世上吊自杀了呢!”
  张燕飞身形一颤,二人已然到了大树后,郭璞五指一松,道:“咱们就在这儿谈,如果
你张老板自信能跑出三步,叫出一声,你尽管跑,尽管叫……”
  张燕飞没有说话。
  郭璞接着说道:“张老板,你是哪一路的英雄好汉?”
  张燕飞仍未说话。
  郭璞倏然轻喝:“张老板,请答我问话!”
  强燕飞低着头开了口,道:“我不是哪一路的英雄好汉。”
  郭璞道:“不是那些前明遗民的叛逆么?”
  张燕飞猛然抬头,道:“我不是,我是大内侍卫‘血滴子’……”
  郭璞脸色一沉,冷笑说道:“张燕飞,你把我当成了三岁孩童。”
  张燕飞忙道:“郭总管,我说的是实话!”
  郭璞扬眉说道:“大内侍卫‘血滴子’,有几个脑袋几条命敢行刺亲王?”
  张燕飞道:“郭总管,我的确是,不信您看!”
  他撩起衣衫,露出一块腰牌,那赫然正是大内侍卫“血滴子”的腰牌。
  郭璞心中一震,道:“我怎么没看见过你?”
  张燕飞道:“我是派驻在外的,这是第一次到京里来。”
  郭璞道:“那么,查尔呢?”
  张燕飞道:“他是个二等领班,被派潜伏在‘亲王府’多年了。”
  郭璞道:“贝勒纪刚呢?”
  张燕飞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只听查领班说,一切听纪贝勒的。”
  郭璞双眉微扬,淡淡一笑,道:“那我就没有什么顾忌了,这件事非管不可了……”
  他顿了顿,接道:“去年行刺的,是哪些人?”
  张燕飞摇头说道:“那我不知道,您只有去问查领班。”
  郭璞道:“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行刺‘怡亲王’?”
  张燕飞道:“不知道,上面交待这么做,我们就这么做……”
  郭璞道:“你们,共有几个人?都是谁?”
  张燕飞道:“戏班子里有六个,都是‘血滴子’。”
  郭璞道:“我问都是谁?”
  张燕飞道:“唱老生的谭燕月,老旦李燕春,干旦赵燕环,小生刘燕兰,丑于燕笑,连
我共是六个。”
  郭璞扬了扬眉,道:“想必你们都会唱戏,不然焉能混进班子里?”
  张燕飞道:“是都会,而且……”
  郭璞道:“你六个不是那些拱奉名角,难道别人不知道么?”
  张燕飞道:“那些班底都是外面的,谁也认不出真假来。”
  郭璞点头说道:“煞费心机,厨房里都有哪几个?”
  张燕飞摇头说道:“那是别地儿的,我就不知道了。”
  郭璞道:“这安排好,破了戏班子里的,破不了厨房里的……”
  他顿了顿,接道:“今年你们用什么手法行刺?”
  张燕飞道:“戏班子里的,仍跟去年一样……”
  “不对!”郭璞摇头说道:“去年有过一遭儿了,今年焉会不防?”
  张燕飞道:“是查领班说的,他说就因为去年有过这一遭,所以今年仍用这一手,何况
今年又都是内廷供奉的角儿!”
  张燕飞点头叹道:“高明,谁会想到今年仍是这一手儿?看来这三等领班确是委曲了查
尔……”
  他一顿,接道:“那么今天宫里派出许多好手,他们知道么?”
  张燕飞摇头说道:“他们不知道,他们也不认得我们这些派驻在外的!”
  郭璞目中异采一闪,道:“那我又方便了……”
  他目光一凝,道:“张燕飞,答我一句,你是想死想活?”
  这还用问?张燕飞自然是满口想活。
  “好!”郭璞点头说道:“只要你答应替我做件事,我不但包管你死不了,而且还担保
你没罪,你可愿意?”
  张燕飞点头说道:“自然愿意,您吩咐好了。”
  郭璞道:“待会儿到了时候,你替我作个人证,说几句话,我会找机会开脱你,放你一
条生路,可是记住,要是到时候你反了口,我可救不了你!”
  张燕飞机伶一颤,道:“郭总管,您放心就是!”
  郭璞道:“我自然放心,就是你反了口,也奈何不了我,要知道我的人证不只你一个,
为你自己,我希望你拿定主意。”
  张燕飞忙道:“郭总管,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郭璞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我先委曲你一会儿,待会儿我会来找你的。”
  话落,一指点上张燕飞昏穴。
  未容张燕飞倒地,他拦腰将张燕飞一把抄起,然后腾身掠上了树。
  在树上,郭璞将张燕飞安置在一处既稳当、枝叶又复茂密之处,最后还摇了一摇,认准
张燕飞既掉不下来,又不会被人发觉之后,才纵身下树,略整衣衫跟个没事人儿一般,背着
手行出这个小院子……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