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5 章 九龙冠与人皮面具
第9节 虎胆豪情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五卷
第 九 章 虎胆豪情

  郭璞出了东院,在那满是贺客的院子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名大内侍卫“血滴子”,郭
璞往他面前站,他连忙哈腰说道:“郭总管!”
  郭璞答了一礼,道:“辛苦!”
  那“血滴子”陪笑说道:“没什么,大伙儿到处转转,仅是防着点儿,我看他们今年不
敢了!”
  郭璞点头笑道:“但愿如此,唐领班呢?”
  那“血滴子”道:“刚才还在这儿呢……”抬眼四下一望,随即抬手左指道:“您瞧,
在那儿呢!”
  郭璞循指望去,只见唐子冀正在跟一个黑衣汉子低声交谈,郭璞忙问道:“那是谁?”
  那名“血滴子”道:“二等领班杜尧!”
  郭璞“哦”了一声,道:“你忙吧!”随即举步走了过去。
  那方面唐子冀与那二等领班杜尧也看见了郭璞,停住了谈话,双双迎了过来,近前哈了
腰:“郭总管!”
  郭璞浅浅答了弓礼,含笑说道:“二位辛苦!”
  唐子冀道:“哪儿的话,卑职等应该的!”
  郭璞笑了笑,道:“唐领班,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唐子冀倒是一点即透,忙向杜尧挥手说道:“忙你的去吧!”
  杜尧应声向二人分施一礼,转身行去。
  望望杜尧走远,唐子冀始陪笑轻轻说道:“您有什么吩咐?”
  “好说!”郭璞道:“吩咐不敢当,我给唐领班一个建议……”
  唐子冀道:“您这是那儿的话,请只管吩咐!”
  郭璞笑了笑,张口欲言,忽地敛去笑容,道:“对了,唐领班,今儿个这戏班子里的人,
有好几位是贵同乡,唐领班可知道?”
  他是想试试唐子冀究竟知道不知道那些驻外的“血滴子”。
  唐子冀一怔说道:“不知道,您听谁说的?”
  郭璞道:“我是听纪贝勒说的!”
  “纪贝勒?”唐子冀道:“他怎么会知道我……”
  看来纪贝勒纪刚跟“血滴子”没关系,要不就是连唐子冀这二等领班也不知道。
  郭璞忙截口说道:“谁知道,他也是随口说说的……”
  他顿了顿,接道:“唐领班,这些小事不必去管它,我告诉唐领班一件大事,今年跟去
年一样,仍会有刺客……”
  唐子冀大惊,忙道:“真的?”
  郭璞笑了笑道:“这等大事,我还能骗唐领班么?”
  唐子冀忙道:“您查出来了?”
  郭璞点头说道:“我查出来了,他们共有十一个之多!”
  “那么多?”唐子冀挑眉说道:“好大胆,您知道他们在哪儿?”
  郭璞道:“我不但知道他们在哪里,而且知道他们都是谁!”
  唐子冀道:“那么您快告诉卑职,卑职好带人去抓……”
  郭璞摇头说道:“不忙,唐领班,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唐子冀诧声说道:“怎么,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现在不是动他们的时候。”
  唐子冀道:“那么,您的意思是……”
  郭璞道:“动手的时候有两个,一是宴客的时候,一是唱戏的时候。”
  唐子冀道:“这么说戏班子里跟厨房里又……”
  郭璞点头说道:“戏班子里有五个,厨房里有三个……”
  唐子冀脸色一变。
  郭璞接着说道:“唐领班,听我说,稍时宴客的时候,你只等酒筵一摆上,立刻带几个
人进东院厨房去,拿那三个打杂的汉子,只记住,千万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容他们声
张,立刻闭住他三个的穴道,记住,别让那三个说一句话……”
  唐子冀振奋而紧张地点头说道:“您放心,卑职晓得!”
  郭璞道:“这一桩事完了后,把那三个藏在一个隐密处所,找人看着,无论谁,只答他
三个字不知道,便连海爷也不例外,明白了么?”
  唐子冀点头说道:“卑职明白了!”
  “然后……”郭璞接着说道:“等着上戏,到时候,台下四周你预先安排十几个人,以
防万一,你自己带几个得力的人靠台口站,单留意那老生、老旦、花旦、小生、丑,只等他
五个一出场亮相,稍有异动,上去便抓,懂么?”
  唐子冀将头连点地道:“卑职懂,懂,郭总管,不会有错么?”
  郭璞道:“出了差错你找我!”
  唐子冀忙陪笑说道:“只是,郭总管,还有的……”
  郭璞道:“剩下的是我的事儿,你就别管了,只记住,唐领班,一定要在我说的时候动
手,你要是等不反,耐不住,一旦打草惊蛇走了叛逆,这个责任你唐领班可担不起!”
  唐子冀吓得一抖,忙道:“郭总管,您放心,不到时候卑职绝不敢妄动!”
  “还有!”郭璞道:“告诉你的人,在未动手之前,千万别露声色!”
  唐子冀道:“这您放心,出了差错,您唯我是问!”
  郭璞道:“到那时再问就来不及了,罪了自己人,抓不住叛逆,这是多大的损失?唐领
班,一切事先小心……”
  “是!”唐子冀恭谨说道:“卑职晓得了!”
  郭璞笑了笑道:“唐领班,这是一桩大功,你如何谢我?”
  唐子冀忙陪上笑脸,刚要张口,郭璞已然又道:“说着玩儿的,别认真,唐顸班,事关
你的大功,别人问起你,该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不多说了,你去布置你的去吧!”
  唐子冀连声答应,竟然打了个千退着而去。
  唐子冀刚走,一声豪笑由数丈外传来,郭璞举目望去只见海贝勒与纪贝勒并肩一路谈笑
走了过来。
  他心头微震,头一低,便要走开。
  只听海贝勒叫道:“老弟,别走!”
  迟了一步,海贝勒已经看见了他。
  既看见了,郭璞便不好再走,只得停步抬头,“哦”了一声,道:“海爷,原来是您!”
  举步迎了上前,近前向纪贝勒拱起了手,叫了一声:“纪爷!”
  纪贝勒脸上永远堆着笑,点头示意,道:“老弟,咱们又碰上了!”
  郭璞笑了笑,未说话。
  海贝勒却开口说道:“老弟,纪贝勒刚才跟我谈起……”
  郭璞忙道:“海爷,梅姑娘呢?”
  海贝勒未在意,也未明白“哦”了一声,道:“她后院去了,跟那些格格,姑娘们谈天
呢……”他顿了顿,接道:“老弟,刚才纪贝勒跟我谈起……”
  郭璞微一皱眉,含笑说道:“谈起今天的戏码?”
  “不,不是!”海贝勒道:“是关于今天会不会闹刺客!”
  郭璞笑道:“他们哪来那么大胆子?我看不会了?”
  海贝勒刚自一怔,纪贝勒已然笑道:“老弟,听海青说,你已经留意上了几个?”
  这真要命,这位贝勒真是个口快心直,关照过他别说,他仍是对人说了,而且是对贝勒
纪刚。
  郭璞暗暗皱眉,脑中电旋,笑道:“纪爷要不提,我倒险些忘了,我是弄错了,把今天
派来‘亲王府’的大内侍卫‘血滴子’当成形迹可疑的人。”
  贝勒纪刚“哦”的一声,笑道:“原来如此,那怪不得,他们一个个面目陌生,腰里还
鼓鼓的,难免被人误会,只是,老弟……”
  他望了望郭璞,接道:“我听海青说,你借了他那方钦赐玉佩……”
  郭璞忙道:“那本来是预备必要时调用人的,现在用不着了……”
  贝勒纪刚笑道:“说得是,哪有调自己人对付自己人的?老弟,往后要小心点,别在今
天闹出笑话来!”
  郭璞赧然一笑,忙连声答应。
  贝勒纪刚又道:“你两个谈谈吧,我有点事儿,到别处去去!”
  说着,他向海贝勒打了个招呼,迳自行去。
  望望贝勒纪刚远去,郭璞立即跺了脚,埋怨说道:“海爷,您是怎么搞的……”
  海贝勒愕然说道:“怎么了,老弟?”
  郭璞道:“您险些坏了大事!”
  海贝勒诧声说道:“我险些坏了大事?这怎么说?”
  郭璞道:“海爷,当我向您要那方钦赐玉佩,我是怎么对您说的?”
  海贝勒道:“你说要调用大内侍卫啊!”
  简直是驴嘴不对马嘴!
  郭璞摇头苦笑,道:“海爷,我是不是告诉您别告诉任何人?”
  海贝勒一怔,道:“原来是这句,有啊!”
  郭璞道:“那您为什么还告诉纪贝勒。”
  海贝勒诧异地道:“难道不行?纪刚不是外人!”
  郭璞道:“海爷,任何人这三个字怎么解释?”
  海贝勒哑口了,半晌始道:“我没有想到,再说,老弟,是他问起我的……”
  郭璞简直哭笑不得,摇头说道:“我的爷,您不会说不知道么?”
  海贝勒嗫嚅说道:“老弟,你知道,我明明知道,我这个人又不擅说谎。”
  郭璞苦笑说道:“这简直要了命……”
  海贝勒道:“怎么,老弟,坏了事了么?”
  郭璞道:“那倒还不至于,您没听我刚才对他的一番说辞么?”
  海贝勒道:“我听见了,老弟,该不会是真的吧?”
  郭璞略一沉吟,猛一摇头,道:“不,海爷,是真的!”
  海贝勒会错了意,笑道:“那就不用瞎操心了!”
  “不,海爷!”郭璞道:“不但是操心,而且要操更大的心!”
  海贝勒为之一怔,道:“老弟,我又糊涂了!”
  他又何曾明白过?
  郭璞迟疑了一下,道:“海爷,您还支持我么?”
  海贝勒道:“这什么话?当然支持你!”
  郭璞道:“海爷,支持到底?”
  海贝勒毅然点头,道:“老弟,支持到底!”
  郭璞道:“海爷,假如这跟皇上有关,我是在跟皇上作对呢?”
  海贝勒一怔说道:“老弟,这话又怎么说?”
  郭璞道:“您先别问,只问您是否还支持我?”
  海贝勒神情一转凝重,道:“老弟,我不是怕事,但至少我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郭璞道:“好吧,海爷,您听着……”
  接着,就把该说的说了一遍,那不该说的金玉楼,他隐了去。
  听毕,海贝勒勃然色变,道:“竟有这种事,老弟,你没弄错?”
  郭璞道:“海爷,我以我这颗脑袋为保,过一会儿您自己看!”
  海贝勒威态怕人,冷哼说道:“很好,很好,他今日害文,明日害武,害来书去如今又
害到自己亲弟兄头上来了,已经差不多了,难道他还不放过这仅剩的两个?他心肠之狠……”
倏地住口不言。
  郭璞道:“海爷,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这样,您知道么?”
  海贝勒摇头道:“老弟,如今已不比从前,他有很多事都瞒住我。”
  郭璞摇摇头,道:“海爷,看来您在他心目中的份量……”住口不言。
  海贝勒双目一睁,冷哼说道:“我不稀罕,只是,既是‘血滴子’,我怎么会不知道?”
  郭璞淡然笑道:“他哪会让您知道,您不是说么?如今已不如从前?海爷,有句话我不
知当说不当说……”
  海贝勒道:“老弟,咱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当说的?”
  郭璞道:“说了您可别生气!”
  海贝勒道:“老弟,别吊我胃口,我是个急性子,你只管说!”
  郭璞道:“您不是已经辞了宫里的差事儿了么?”
  海贝勒道:“是呀,怎么?”
  郭璞摇摇头,道:“海爷,只怕原来您那个缺,已经有人补上了!”
  海贝勒浓眉一轩,道:“老弟,你说是谁?”
  郭璞淡淡说道:“纪贝勒,除了他我想不出适当的人选。”
  海贝勒脸色大变,身形暴颤,鬓发俱张。
  郭璞忙唤道:“海爷!”
  海贝勒倏敛怕人威态,道:“老弟,他不行,他不够!”
  郭璞道:“别忘了,海爷,我对您说过,他深藏不露,是个高手。”
  海贝勒脸色又复一变,但旋即淡淡说道:“你不提我倒真忘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弟,
不瞒您说,自从小年那件事后,我已经灰心了,如今这样倒好……”
  郭璞道:“话虽这么说,海爷,究竟我还是怕您为难!”
  海贝勒道:“怎么说,老弟?”
  郭璞道:“您要是不愿跟他作对,我就撤手不管,任他们行刺去。”
  海贝勒身形一抖,鬓发俱张,道:“别激我,老弟,这件事我管,而且是管定了,我绝
不能让他今天杀这个,明天杀那个!”
  郭璞道:“海爷,假如事情一旦闹开了,他会很难堪的!”
  海贝勒道:“我就是打算要他难堪,他杀人的时候怎么不怕难受?他对付小年的时候,
怎么不怕我难堪?”
  郭璞道:“海爷,他是皇上!”
  海贝勒道:“便是天皇老子他也得讲个理,我这个人专门跟皇上作对!”
  郭璞道:“还有,海爷,我怕‘怡亲王’与‘廉亲王’不会轻易放过……”
  海贝勒道:“那是他们弟兄的事,跟我无关!”
  郭璞道:“这么说,您是不计一切后果,非管不可了?”
  海贝勒猛一点头,道:“是的,老弟,你尽管放手去做,闹出天大的事,我担了!”
  郭璞道:“那我就放心了,只不过,海爷,杀鸡焉用牛刀?这件事用不着您管,只到时
候您帮着说说话就行了!”
  海贝勒道:“老弟,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毫发的!”
  郭璞笑道:“海爷,有您这么一位主人,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海贝勒道:“别捧了,老弟,捧得高,摔得重!”
  郭璞道:“海爷,我有一桩要求!”
  海贝勒说道:“说,老弟!”
  郭璞道:“海爷,酒席什么时候摆上?”
  海贝勒道:“快了,老弟,怎么?饿了?”
  郭璞摇头失笑,道:“不是,海爷,我想请您把我弄进去!”
  “弄进去?”海贝勒愕然说道:“弄哪儿去?”
  郭璞道:“在哪儿宴客弄哪儿去?”
  海贝勒眉锋微皱,道:“老弟,这很麻烦,你知道,各府邸的人,他们另有吃喝的地方,
那不跟我们在一起!”
  郭璞道:“您是指各府邸的下人们?”
  海贝勒点头说道:“是的,老弟,这是陋规,没办法!”
  郭璞道:“可是,海爷,今天跟往日不同!”
  “我知道,老弟!”海贝勒道:“可是,照规矩各府邸的人都……”
  郭璞淡淡说道:“海爷,有机可偷,有巧可取!”
  海贝勒道:“老弟,哪个机可偷,哪个巧可取?”
  郭璞道:“您忘了?我是四阿哥的换帖兄弟?”
  海贝勒一怔,随即击掌说道:“对,四阿哥的把兄弟,这个机可偷,这个巧可取!”
  郭璞道:“如今您看怎么样?”
  海贝勒道:“行了,你别走远,待会儿我来找你!”
  郭璞笑道:“您放心,我绝不走远!”
  海贝勒道:“那行了,我这就去招呼查尔一声去!”说着,转身要走。
  郭璞忙道:“海爷,慢着!”
  海贝勒回身说道:“怎么,老弟?你还有什么事?”
  郭璞道:“可否找别个?”
  海贝勒一怔,旋即摇头说道:“你瞧我有多糊涂?这怎么能找他?我找别个去……”
  “还有,海爷!”郭璞及时又道:“请记住,不动声色,行动的事儿,跟您没关系!”
  海贝勒笑道:“记住了,老弟,我只管到时候说话!”说完了话,转身大步行去。
  海贝勒刚走,郭璞瞥见梅心一个人由后院袅袅行了出来。
  她一见郭璞,立即含笑点头,打了招呼,行了过去。
  郭璞也忙迎了上去。
  近前,梅心问道:“燕爷,可曾看见海青?”
  郭璞道:“刚跟我在这儿说完话,怎么,姑娘有事儿?”
  梅心摇了摇头,道:“没事儿,随口问问,燕爷,事妥了么?”
  郭璞道:“差不多了,只等到时候拿人了!”接着,又把该说的说了一遍。
  听毕,梅心动容说道:“这真让人想不到,会是他……”
  郭璞微笑说道:“这样一来更好!”
  梅心道:“所以燕爷让他们来个窝里反?”
  郭璞点头笑道:“不错,姑娘以为还过得去么?”
  “过得去?”梅心道:“那燕爷是自谦,简直高明得令人五体投地!”
  郭璞赧笑说道:“那我就不敢当了……”
  梅心美目眨动,望了望郭璞,道:“燕爷告诉海青的用意,是拉他做个挡箭牌?”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姑娘,这样一但可免我引人动疑,落人话柄,另一方面更可让
胤祯厌恶他。”
  梅心叹道:“燕爷之高明,简直是……”
  “姑娘!”郭璞忙道:“我要脸红了!”
  梅心“噗哧”一声,失笑说道:“假如我告诉燕爷件事,燕爷恐怕更会脸红。”
  郭璞笑道:“那姑娘还是别说的好!”
  梅心笑道:“我非说不可,燕爷,您知道我刚才跟谁在一起?”
  郭璞明明知道,可是他摇了头,道:“不知道!”
  梅心道:“我跟几位格格、姑娘在一起。”
  郭璞“哦”了一声,没说话。
  梅心眨动了一下美目,香唇边泛起一丝神秘笑道,道:“燕爷知道我们这些女孩子家,
在一起都谈些什么?”
  郭璞被他笑得有点心慌,忙摇头道:“不知道!”
  梅心那神秘笑意更浓了,道:“恐怕燕爷已经知道了!”
  郭璞笑道:“我又不是神仙……”
  梅心道:“我们谈的是燕爷您。”
  郭璞一怔,愕然说道:“我?我有什么好谈的?”
  梅心微摇螓首,道:“不然,大有可谈,有人说,嫁夫若如郭总管,一无他求!”
  郭璞当真红了脸,忙道:“姑娘开玩笑了……”
  梅心道:“真的,是三格格德佳说的,她这句话一出口,在场所有格格、姑娘们,立即
表示深有同感。”
  郭璞摇头强笑,道:“我看姑娘是存心……”
  梅心道:“燕爷若是不信,待会儿见着三格格,我当面问给燕爷听!”
  郭璞忙道:“不,不,不,我信,我信!”
  梅心嫣然一笑,道:“燕爷信就行了,姑娘们在一起,是无话不谈的,所谈的也都是真
心话,我看燕爷如今在北京城……”
  郭璞忙道:“姑娘,谈点别的好么?我还有大事相托!”
  梅心“哦”的一声,美目眨动,道:“燕爷且说说看?”
  郭璞松了一口气,道:“待会儿听戏的时候,姑娘看我招呼,请把海青引开一下。”
  梅心呆了一呆,道:“燕爷这是……”
  郭璞敛去笑容,道:“我以为姑娘该明白!”
  梅心略一思忖,神情倏震,道:“燕爷是要……”
  郭璞道:“姑娘明白就好,这么做,我认为更彻底。”
  梅心默然未语。
  郭璞道:“姑娘是不忍心,怪我太狠?”
  “不!”梅心摇头说道:“燕爷,为大局,没有狠字这一说,我只是怕燕爷煞费心机,
到头来起不了作用,收不到预期的效果。”
  郭璞道:“姑娘明教!”
  梅心道:“必然的,他到时候会来个不承认,而且反过来可以杀几个人,倒楣的只是那
些‘血滴子’。”
  郭璞道:“我明白姑娘的意思,只是,姑娘请想,要没有他的授意,谁犯得着,谁又敢?
这是任何人都明白的道理。”
  梅心道:“但是他必然地不承认。”
  郭璞淡淡笑道:“姑娘,这还用他承认么?”
  梅心微微一怔,点头说道:“也是,是用不着,可是,燕爷,您有没有想到善后……”
  郭璞道:“姑娘的意思,是指那几位格格?”
  梅心点头说道:“还有正侧四个褔晋!”
  郭璞道:“姑娘认为这是咱们的事么?”
  梅心道:“本不是,可是,燕爷,彼此平素处得很好……”
  郭璞道:“那么我留他一个,让他为另一个照顾这些人!”
  梅心点头说道:“燕爷也该这样,留一个,让他自危之余,也好跟他那兄弟或明或暗地
斗上一斗!”
  郭璞道:“多谢姑娘指教,那么以姑娘之见该留哪一个?”
  梅心垂下目光,道:“我没有意见,全凭燕爷!”
  郭璞道:“那么,姑娘,我留老八!”
  梅心倏然抬眼,轻轻说道:“谢谢燕爷!”
  郭璞笑了笑,方待再说!
  只听一阵沉重步履声传了过来,紧接着耳边传来海贝勒豪笑:“这倒好,你两个又谈上
了!”
  抬眼投注,只见海贝勒大步走了过来。
  梅心忙含笑相迎,道:“海爷,您在忙什么?”
  海贝勒到了近前笑道:“还不是为我这位老弟!”
  梅心笑着说:“您这位总管,如今可是内城里令人羡慕的风头人物,有好些格格、姑娘
们,嚷着要嫁他呢!”
  海贝勒一怔,讶然说道:“有这回事?怎么说?”
  梅心忙把适才事说了一遍,乐得海贝勒哈哈大笑,道:“好哇,这是天大的好事,老弟,
你该请客了!”
  郭璞早就红了脸,闻言说道:“海爷,您怎么也信梅姑娘的话?”
  海贝勒说得好,道:“我不信她的信谁的?”
  梅心趁势又道:“郭总管,要我当面问问三格格么?”
  郭璞默然不语。
  海贝勒再度大笑,笑声中,他突然摇了头:“不行,不行……”
  梅心愕然投注,道:“海爷,什么不行?”
  海贝勒道:“我看那些姑娘,一个也配不上我这位老弟,至少也得再有个像你这样的奇
女子!”
  这句话,听得梅心脸一红,心一震。
  郭璞虽未红脸,但心头也跳了一下。
  只不知道这位海贝勒是有心,抑或是无意。
  梅心道:“海爷怎好拿我比?我算什么?”
  海贝勒只当是梅心不高兴了,忙道:“梅心,别在意,说着玩儿的……”
  梅心道:“海爷这是什么话,我哪儿会?又哪儿敢?”
  “其实,梅心!”海贝勒道:“你慧眼独具,该知道,我说的是实话,像我这位老弟无
论品貌、所学,她们哪里配得上,也只有你……”
  郭璞忙递眼色,道:“好了,海爷,别拿我寻开心了,事情怎么样了?”
  海贝勒忙点头笑道:“成了,成了,那还不是一句话,我找上了‘怡亲王’的褔晋,刚
一开口,三阿哥、四阿哥还有德玉都帮了腔,褔晋哪有不答应的?待会儿宴席上,他两位还
要看看你呢!”
  郭璞眉锋一皱,道:“看我?”
  “是啊!”海贝勒道:“他两位这一看,在座的少不都盯上了你,要仔细地评头论足一
番,这我恨放心,让他们瞧吧,举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果你愿意,最好再当场表演一手,
让他们开开眼界,服贴服贴!”
  郭璞道:“早知道有这一回,说什么我也不往里挤了!”
  海贝勒笑道:“如今迟了,只怕你不往里挤,人家要拉你进去了……”
  忽地轻“咦”一声,接道:“那些个人都到哪里去了?”
  郭璞与梅心闻言抬眼四顾,这才发现满院的贺客们,如今都已没了影儿,偌大一座院子
里,就剩了他三个。
  悔心忙道:“海爷,莫不是开席了吧!”
  “对!”海贝勒轻举一掌,道:“八成儿是,我刚才出来的时候,已经瞧见后花厅有人
在张罗了,咱们也快走吧,迟了……”
  话声至此,只听步履响动,后院门跑出个“亲王府”的亲随,老远地便唤道:“海爷,
就等您三位了,快请吧!”
  海贝勒苦笑说道:“这倒好,连吃都让人请!”
  一手一个,拉着郭璞与梅心行向后院。
  那名“亲王府”的亲随,则亦步亦趋地跟在三人身后。
  行走间,郭璞道:“海爷,我怎么有点紧张!”
  海贝勒“哈”的一声,笑道:“面对天下武林都能毫无惧色的叱吒风云大英雄,今日对
着这些人会紧张?别开玩笑了!”
  郭璞失笑说道:“海爷,那似乎有点不同!”
  海贝勒道:“我看没什么两样!”
  梅心插口说道:“不然,海爷,大伙儿都入了座,瞪着眼就瞧咱们,换谁谁也会紧张!”
  海贝勒笑道:“我怎么不会?”
  郭璞道:“那是海爷虎胆!”
  海贝勒道:“您怎么不说我脸皮厚!”
  说罢大笑,郭璞与梅心俱皆失笑。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