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6 章 大刀会与总督衙门
第9节 万里情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六卷
第 九 章 万里情

  岳钟琪举杯邀客,浅品一口之后,岳钟琪道:“听说郭总管跟大将军私交甚笃!”
  郭璞神色一黯,点头兴叹,遂把结识年羹尧,反杭州经过说了一遍,一直说到年羹尧被
害。
  岳钟琪听得脸上一片悲凄,道:“岳钟琪少壮跟随大将军,屡受大将军提携之恩,大将
军待人宽厚,治军严明,噩耗传来,部属无不垂泪……”
  郭璞点头说道:“年爷确是这么个人,在朝称虎称,在野称英豪,唯一的缺点就是耿直
不阿,得罪人太多,以至……”摇摇头,住口不言。
  岳钟琪抬眼说道:“听说海贝勒为此事怒毙‘血滴子’,并夜闯内宫在御书房里跟皇上
吵了一架,更辞去重职,赋闲在家……”
  郭璞点头说道:“是的,年爷的事,令海爷十分灰心,再加上前些日子‘血滴子’刺杀
‘怡亲王’事,海爷更意冷了。”
  岳钟琪面有异色,没有接话。
  郭璞看得清楚,立转话锋,道:“总督,这曾静、张熙事是……”
  岳钟琪道:“这种人都不知死活,这两个狂生前些日子由湖南跑来成都见我,一见面便
以大将军事为题,劝我明哲保身,起兵谋叛,想岳钟琪身受浩荡皇恩,赤胆忠心,怎会……”
  郭璞点头说道:“的确,他们找错了人,像这种事,他们事先该弄清楚,如今好,三寸
不烂之舌未弄成,恐怕要赔上两条性命!”
  岳钟琪脸又泛异色,道:“像这类难有大用的秀才,他们也想造反?委实是太不自量力,
百无一用是书生,如今……”
  郭璞截口说道:“总督,他们可有同党?”
  岳钟琪道:“有,吕毅中那班人已被湖南巡抚正法了。”
  郭璞道:“这就是秀才造反,不但起不了大用,而且还要赔上性命,只是,这种人当今
颇多,以前明遗民、汉族世胄自居的人,也比比皆是,只怕是抓不尽抓,杀不尽杀呢!”
  岳钟琪点头说道:“郭总管说得是,不过,他们是起不了大用的。”
  郭璞摇头说道:“那也很难说,其实,最可怕的还是读书人。”
  岳钟琪道:“郭总管高见,读书人用的是智而不是力,有智的人往往比有力的人更为可
怕,更为难对付,就好像我这等驰骋沙场的武夫,就永远难及那饱学的高士。”
  郭璞笑了笑,道:“那是总督忒谦,谁不知总督是位智勇兼备的名将。”
  岳钟琪摇了摇头,笑得有点勉强,道:“那完全是大将军多年的提携。”
  此人不错,口口声声不忘年羹尧对他的大恩。
  郭璞未多说,沉默了一下,突改话题,问道:“总督麾下这‘查缉营’,是什么时候成
立的?”
  岳钟琪道:“没多久,都是些不能办大事的庸才。”
  郭璞道:“那是总督客气……”
  岳钟琪笑了笑,道:“事实如此,今日我若是鄂泰,我绝不做这等傻事,不过,无论怎
么说,我感谢郭总管对他的教训,他这个人平日趾高气扬,作威作褔,也太不像话了。”
  显然,这位总督是看穿了,他明白郭璞是有意整鄂泰。
  郭璞淡淡笑道:“总督不加怪罪,我已感知足,要这样说我就不安了……”
  他顿了顿,接道:“听说‘查缉营’全是‘哥老会’的袍哥?”
  岳钟琪点了点头,道:“不错,郭总管是怎么知道的?”
  郭璞道:“我看得出他们的举动不像吃粮拿俸的。”
  岳钟琪笑了笑,道:“郭总管高明,这是我以汉制汉的做法。”
  郭璞心中一震,笑道:“总督更高明……”
  岳钟琪忽转话锋,道:“郭总管预备启程何时返京?”
  郭璞道:“那全看总督的意思。”
  岳钟琪道:“今天天色已晚,好歹三位在我这儿歇息一宵,并不算耽搁,住处我早已为
三位预备好了!”
  郭璞道:“谢谢总督的款待!”
  岳钟琪道:“好说……”喝道:“来人!”
  厅外“喳”的一声,一名亲随急步行了进来,近前打千。
  岳钟琪摆手说道:“这三位的住处打扫好了么?”
  那名亲随道:“回大人,已打扫好了。”
  岳钟琪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向着郭璞道:“郭总管,请!”
  郭璞站起,道:“不敢劳动总督虎驾,还是让这位带我三个去吧!”
  岳钟琪道:“三位奉旨提人乃是上差,岳钟琪焉敢慢待失礼,请!”
  郭璞未再多说,一句:“既如此,郭璞放肆了!”
  带着海腾、海骏举步行出去。
  岳钟琪陪着郭璞,行向那靠东的一间。
  自然,精舍中陈设之舒适、气派,那是自毋待言。
  安置完毕,在岳钟琪要辞出之际,郭璞突然说道:“总督,我三个要出去一趟。”
  岳钟琪道:“怎么,三位还有事儿?”
  郭璞笑道:“尚有三匹坐骑在客栈中。”
  岳钟琪道:“何劳郭总管亲自前往,我命人……”
  郭璞道:“‘贝勒府’马匹均为异种,性烈异常,别人恐难驾驭。”
  岳钟琪点了点头,含笑说道:“郭总管恐怕还有别的事吧?”
  郭璞道:“总督高明,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昔诸葛武侯云:‘益川险塞,
沃野千里,天府之土’,旧时宫阙、酒楼茶肆、七杀碑、支矶传奇、锦江风光、回澜塔、薛
涛井、望江楼、青羊宫、百花潭、工部草堂、丞相祠堂,既然已经来了,焉可不逐一去去?”
  岳钟琪大笑说道:“看来郭总管对成都名胜古迹之熟,不下我这个在此戍守了多年的人,
既如此,不敢再拦,不过,请三位早去早回,莫让我派人去找寻!”
  说着,他带笑拱手而去。
  望着岳钟琪出了偏院,海骏急急问道:“郭爷,咱们真要去逛逛?”
  郭璞笑道:“难不成还有假的?这也是咱们自己对自己的犒赏。”
  海骏一跃几尺高,乐不可支,抱着海腾打转。
  海腾皱眉说道:“海骏,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
  海骏停了下来,瞪眼说道:“怎么,一路饱经风霜这多日,今天有这机会你不乐?”
  海腾道:“乐归乐,可不能这么个乐法儿呀?要让人听见,人家还以为咱们爷整天不让
咱们出门儿呢?”
  海骏赧然笑了。
  郭璞一旁笑道:“行了,二位,咱们没多少工夫,可以走了!”
  于是,三人一路谈笑着出了总督府。
  刚拐过总督府前那条大街,郭璞突然停了步,道:“海腾、海骏,我有个主意!”
  海腾、海骏一怔,忙问:“郭爷,什么主意?”
  郭璞道:“跟我在一块儿,你们玩不舒服,咱们不如各逛各的。”
  海骏没心眼儿,当即一点头,道:“好啊!”
  海腾则眨眨眼,道:“郭爷,您别是另有什么事儿吧?”
  郭璞笑了,道:“还是海腾行,不错,我想摸摸‘哥老会’的底细。”
  海腾道:“我就准知道,郭爷有这种热闹事儿……”
  郭璞道:“又不是去打架,热闹个什么劲儿?”
  海腾道:“您总该让我俩增长些见识。”
  郭璞摇头说道:“要是你两个一起去,不但增长不了见识,而且准砸锅,瞧你两个这模
样?人家一见就会留意。”
  海腾笑了,道:“那么您……”
  郭璞探怀摸出一物,一扬,道:“我有这个,你俩有么?”
  那是张人皮面具。
  海腾一怔,道:“郭爷,您何来此物?”
  “忘了吗?”郭璞笑道:“前些日子我去‘宝亲王府’回拜四阿哥的时候,海爷给的,
这还是你拿给我的那一张。”
  海腾点点头道:“原来是白泰官的,那么郭爷,您一个人儿……”
  郭璞笑道:“你还怕谁能吃了我?”
  海腾道:“谁也吃不了您,郭爷,坐骑怎么办?”
  “好办!”郭璞道:“你两个先到那家客栈招呼一声,等逛完上灯的时候,咱们在那家
客栈碰头,然后一起回去。”
  海腾一点头,道:“好吧,郭爷,就这么办。”
  郭璞道:“那么我走了,只记住,哪儿都能去,可别往花街柳巷跑,还有,咱们是客,
别给岳钟琪惹麻烦。”
  海腾、海骏红了脸,忙道:“郭爷,您放心,不会的。”
  郭璞道:“不会就好,我走了!”随即背着手迳自行了开去。
  望着郭璞那渐去渐远的背影,海骏忽地神秘一笑,道:“海腾,郭爷不让咱们往那儿跑,
八成儿他……”
  “别胡说!”海腾叱道:“郭爷不是那种人!”
  海骏道:“海腾,别那么实心眼,人总是人!”
  海腾两眼一翻,道:“在京里那么久,你见郭爷什么时候去过‘八大胡同’?”
  海骏一怔哑了口。
  海腾举手一堆,道:“走吧,往后少自作聪明,郭爷是条铁铮铮的汉子。”
  这一推,推得海骏一个踉跄……
  成都有个地方叫“少城”。
  “少城”在旧皇城西南,创于隋,城是早毁了,然而除了“万里”、“驷马”两桥外,
仍以这儿最热闹。
  无他,这地方全是酒楼茶肆。
  郭璞戴着那特制的人皮面具,背负着手,逛进了一家名唤“五云仙馆”的茶馆,他找对
了地方。
  “五云仙馆”这名儿雅,实际上,这家茶馆也不俗,桌、椅全是竹子编的,瞧上去干净
舒服。
  那茶壶茶杯也全是上好的细瓷。
  成都一城有茶馆好几百家,这“五云仙馆”该称上者。
  茶馆就是茶馆,热闹就是热闹,可是乱烘烘的,有下棋的,有三五一桌摆龙门阵的,也
有一个人靠在那儿跷着二郎腿,闭着眼,抽着旱烟嘴里还直哼哼的。
  瞧吧,“众生相”,是应有尽有。
  郭璞选了一付小座头,刚坐定,伙计来了(四川人叫么师),点头陪笑,打着川腔开了
口:“客人要喝啥子茶?”
  郭璞则是一口京片子,道:“拣上品给我沏上一壶。”
  那黟计连忙答应,却没走,道:“客人是京里来的?”
  郭璞含笑点头,道:“正是,你怎么知道?”
  那伙计笑道:“一听就听出来了,京片子煞是好听!”
  郭璞道:“贵地这川腔也不差!”
  那伙计忙笑着谦逊,又说了两句才沏茶去了。
  郭璞这才抬眼打量四座,凭他的眼力,一眼便看出座位上十有八九的茶客是“哥老会”
的袍哥。
  还有,柜台里那个掌柜模样的老头儿扎眼。
  他笑了笑,静等那伙计来临。
  有顷,那伙计来了,点头陪笑,把茶放在了桌上。
  但,不知怎地,那好好的桌子忽地一晃,一壶热茶溅了郭璞一身,那伙计忙赔不是,拿
下毛巾要为郭璞擦。
  郭璞则毫不在意地摆手笑道:“不要紧,不要紧,大概是桌子腿歪了!”
  说着,抬手在桌子上按了按。
  这一按,正在点头陪笑赔不是的伙计,笑容一敛,脸上变色,也直了眼,怔住了。
  没别的,那桌子的四条腿全入了地中,至少也有三分。
  倏地,那伙计定过了神,道:“客人是……”
  郭璞淡淡一笑,端起了茶杯。
  一见郭璞端茶杯的那只手,伙计脸色又是一变,道:“原来客人是‘洪门’弟兄,有什
么见教?”
  郭璞淡淡笑道:“岂敢,我想见见贵会大袍哥。”
  那伙计望了望郭璞,道:“请等一等!”
  随即随身行进柜台,在那老头儿耳边低低数语。
  那老头儿脸色也自一变,抬眼望向郭璞,随又收回目光,微微地点了点头,嘴唇也动了
几下。
  那伙计转身行出柜台,来到郭璞桌前,一哈腰,道:“尊容请跟我来!”说完了话,迳
自转身行向里面。
  郭璞站起跟了过去,刚进门,身后又进来五、六个人,清一色的长袍中年汉子,全是适
才座上客。
  一人伸手掩上了门,那伙计拉过一把椅子道:“尊客请坐下说话!”
  郭璞含笑说了“谢谢”,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去。
  坐定,那伙计开了口:“尊容贵姓?”
  郭璞道:“我姓洪!”
  那伙计道:“我问的是……”
  郭璞道:“我姓燕!”
  那伙计道:“原来是燕朋友,燕朋友由哪儿?”
  郭璞道:“由河北来!”
  那伙计道:“燕朋友千里迢迢来到成都是……”
  郭璞道:“专为拜谒贵会大袍哥。”
  那伙计道:“燕朋友要见敝会大袍哥,有何贵干?是公?是私?”
  郭璞道:“奉敝会双龙头之命,有要事面陈,纯为公事。”
  那伙计道:“燕朋友在‘洪门’中是……”
  郭璞道:“忝为双龙头一名护法。”
  那伙计“哦”的一声,道:“原来是‘洪门’护法大哥,燕朋友当知敝会的规矩?”
  郭璞道:“烦请指点!”
  “不敢!”那伙计道:“燕朋友得过几关之后,方能见着敝会大哥。”
  郭璞道:“但不知要过几关,须多少工夫?”
  那伙计道:“共五关,多则三天,少则一日……”
  郭璞皱眉说道:“我在成都停留只有两个时辰。”
  那伙计面泛狐疑,道:“燕朋友不是说,专为拜会敝会大哥而来么?”
  郭璞点头说道:“事实如此。”
  那伙计说道:“那燕朋友怎么说只有两个时辰的停留?”
  郭璞道:“这个……我是想请贵会破例……”
  那伙计冷笑说道:“燕朋友前言不对后语,恕敝会得罪了!”
  他此言一出,那五、六个中年汉子立即拥了过来。
  郭璞忙一思手,道:“且慢,贵会如此待客,不怕惊动……”
  那伙计摇头,道:“你就是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管敝会的闲事。”
  话声方落,那几个汉子探掌抓了过来。
  郭璞摇头一笑,道:“那么,也恕我得罪了!”右掌电出,一闪而回。
  闷哼四起,那几个,各抱右腕,骇然暴退。
  那伙计脸色大变,冷哼说道:“果然好身手,我试试!”
  揉身欺上,也探掌便抓。
  蓦地,那两扇门倏然而开,一声轻喝传了进来:“住手!”
  那伙计连忙沈腕收掌,闪向一旁。
  随着这声轻喝,那柜台里的老头儿走进来。
  他望了郭璞一眼,随即向旁边摆手说道:“带这位朋友见么哥去!”
  那几个汉子中,一人应声而出,犹抱着右腕道:“朋友请!”
  郭璞道:“怎么,不要过关了么?”
  那老头儿道:“这一关你朋友已经过了。”
  郭璞未再多说,随着那汉子行了出去。
  当郭璞与那汉子离开这“五云仙馆”茶馆后,有一个袍哥也走了,郭璞往东,他则往南
匆匆而去。
  那中年汉子带着郭璞东转西拐,没一会儿便到了“万里桥”头。
  成都护城河汲引沱江之水,统称府河,跨府河之桥甚多,而以这“万里桥”与另一座
“驷马桥”最富古迹之美。
  “驷马桥”名始自司马相如,昔司马相如入长安题柱云:
  “不乘赤车驷马,不过汝上。”遂夺发努力,终至宦达。
  而这“万里桥”则是根据“水经注”载:
  “大城南门曰江桥,桥南曰万里桥,经里桥架于清水河上,此水与沱江会合,而嘉陵江
而转长江,下至东海长达万里。”因名。
  又说:“蜀使费袆聘吴,诸葛袒叹曰:‘万里之行始于此。’故桥以为名。”
  特别是唐明皇幸蜀过“万里桥”,喜曰:
  “吾常自知,行地万里则归矣。”
  这位流亡皇帝,竟以万里得归自慰。
  昔放翁陆游有“晓过万里桥”一诗云:
  “晓出锦江边,长桥柳带烟,豪华行乐地,芳润养花天。拥看歌斜帽,窥门笑执鞭,京
华归未得,聊此送流年。”
  足见南宋时,这“万里桥”一带的烟柳风光,完全是一个歌舞升平的琉璃世界,而今,
在这清雍正年间,这“万里桥”一带之热闹繁华,也丝毫不稍让南宋。
  一到这“万里桥”头,便皱了眉,心想:这可好,不让人家往这儿跑,自己却往这儿来。
  心念转动,口中却问道:“朋友,贵会那位么哥就在……”
  那中年汉子截口说道:“燕朋友请只管跟我走!”
  那意思是叫郭璞少问。
  郭璞焉得不懂?当即闭口不言。
  那中年汉子带着郭璞走过“万里桥”头没多远,便拐进了一小巷子。
  这条小巷子看来不是等闲地,你不看,竟然全是朱门大院,围墙丈高,一眼看上去,每
一家都令人有深似海之感。
  那中年汉子在巷左一家门环乌漆光亮的朱门前停了下来,举手碰碰地扣了门环。
  随即门内响起了一阵步履声,及门而止,随听一个沙哑而低沉的话声问道:“哪一个?”
  那中年汉子忙应道:“我,安庆!”
  那两扇朱漆大门豁然而开,一个麻脸大汉当门而立,一见那中年汉子身后还有一个陌生
人,一怔问道:“安庆,这是……”
  那中年汉子道:“三公命我带他来见么哥!”
  那麻脸大汉当即侧身让路,一双眼却直瞪着郭璞瞧。
  郭璞却连正眼没瞧他一下,跟着那中年汉子进了门。
  进了门,在那阴沈的大院里,那中年汉子回身说道:“燕朋友请在这儿等候片刻,我去
禀报么哥!”
  说着,他向着那堂屋走去。
  郭璞扬了扬眉,但没说话,他抬眼四顾,只见这房子跟北方的大四合院差不多,进门两
边石屋,东西也有屋,坐北朝南的是堂屋,堂屋两旁另有厢房。
  这个“哥老会”的么哥不知以何为业,家里挺气派的,单看那来往堂屋的婢女下人,就
有几十个。
  那麻脸大汉则抱着膀子,站在郭璞身后那门两旁的廊檐底下,虎视眈眈,似乎生怕郭璞
乱闯。
  正看间,只听堂屋里响起一声干咳,那中年汉子领出三个人来。
  这三人一前二后,为首的,是个穿着褂裤的瘦小老头儿,衣着异常之气派考究,手里拿
着根旱烟袋,那烟袋锅是纯金,那嘴儿是玉。
  看年纪,他至少在五十以上,但步履轻捷稳健,没有一点儿龙钟老态。
  他身后那两个,则是穿着长袍、卷着袖口的中年汉子,太阳穴微鼓,眼神颇足,一望可
知是两个低一辈的保镖。
  这几位在院中站定,那中年汉子回身说道:“禀么哥,就是这位燕朋友!”
  瘦小老头儿向着郭璞拱了手:“老朽常老么,燕朋友好!”
  郭璞忙答一礼,道:“不敢当,么老好!”
  瘦小老者常老么道:“燕朋友的来意我听说了,只是,燕朋友,彼此都是江湖上混的,
燕朋友究竟是何来路,何必……”
  郭璞截口说道:“这么说,么老是不相信我是‘洪门’弟兄?”
  常老么笑了笑,道:“燕朋友高明人,当知信与不信,那无关重要。”
  郭璞道:“那么,么老以为什么才关重要?”
  常老么道:“燕朋友的来意才关重要。”
  郭璞道:“么老,我说过了,我奉双龙头之命,特来拜见贵会大袍哥,有要事面陈,难
道这位没禀报么老?”
  常老么道:“无论大小事,他不敢不禀报,只是,燕朋友要见敝会大哥,究竟要面陈何
事,可否请……”
  郭璞道:“这个么老原谅,临行之前,双龙头特别吩咐,务必见着贵会大袍哥面陈此事,
对别人……”摇摇头住口不言。
  常老么毫不在意,笑了笑道:“那么也请燕朋友原谅,常老么在未弄清楚燕朋友来路,
及来意之前,不敢让燕朋友见敝会大哥。”
  郭璞淡淡说道:“那麻烦了,我奉命势必要见着……”
  “那容易!”常老么道:“只要燕朋友表明来路及来意,常老么立即陪……”
  郭璞道:“么老,我是‘洪门’弟兄……”
  常老么笑而未语。
  郭璞道:“看来我是难取信于贵会,么老不信我是‘洪门’中弟兄,难道说我随便说一
个来路,么老就相信了么?”
  常老么笑道:“我认为像燕朋友这等人物,该不会谎言欺人。”
  “是喽!”郭璞笑道:“那么老怎不相信我是‘洪门’弟兄?”
  常老么目光转动,淡然笑道:“燕朋友,光棍眼里揉不进砂子,何妨打开天窗说亮话,
天大的事咱们好商量,我常老么交你这个朋友。”
  郭璞道:“么老,我的确是……”
  常老么笑容微敛,双眉一轩,道:“没想到燕朋友是这么个小气人,真是令人失望得紧,
也许燕朋友缺少盘缠花用,安庆,找你么嫂拿几个打发这个燕朋友上路。”
  那中年汉子尚未答应,郭璞已然大笑说道:“好,好,好!敢情‘哥老会’竟把我当成
了冒人名号向人伸手的下九流朋友,么老真看得起人……”
  常老么淡淡说道:“不敢,你燕朋友……”
  郭璞截口说道:“么老,我不信凭我姓燕的见不着贵会大袍哥,‘洪门’感谢常老么的
款待,告辞了!”一拱手,转身行去。
  背后常老么未挽留,也没说话。
  但面前那麻脸大汉却突然横跨一步,拦住了去路。
  郭璞停了步,抬眼说道:“阁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麻脸大汉道:“没什么,‘哥老会’并不是那么任人来去的。”
  郭璞双眉一扬,道:“那么,以阁下之见?”
  麻脸大汉道:“表明身分,说出来意,放你走路。”
  郭璞道:“我若是不说呢?”
  麻脸大汉冷说道:“说不得只好得罪,委曲几天,等查明后……”
  郭璞笑道:“我倒要试试‘哥老会’有什么惊人之处,让开!”
  抬手一扒,那麻脸大汉未能躲开,被郭璞这一扒,扒得身形晃动,踉跄左撞直出去好几
多步才站稳。
  郭璞连看也未看他一眼,举步行了出去。
  在自己门里,如何肯吃这个亏,何况整个四川都是“哥老会”的势力范围。
  麻脸大汉怒喝一声:“姓燕的,你敢上门打人!”
  双臂一张,一阵风般恶狠狠地向郭璞背后扑去。
  郭璞背后像长了眼,容得麻脸大汉扑近,霍然旋身一拨,麻脸大汉猝不及防,被他拨得
身形一转,立刻背向郭璞,郭璞接着又在他背后推了一把,那麻脸大汉一个身形直向里冲去,
差点没撞上常老么。
  郭璞笑了:“这就是‘哥老会’的惊人处?”
  转身要去开门。
  常老么嗔目大喝:“姓燕的,你站住!”
  郭璞缩回了手,转过了身,淡然笑问:“怎么,么老还有什么教言?”
  常老么冷哼一声,道:“你再试试‘哥老会’的惊人之处!”
  一偏头,背后那两个保镖身而出,大步向郭璞走过去。
  郭璞耸肩摊手,一笑说道:“好吧,就再试试吧!”
  迎前两步,走出了廊檐下。
  适时,那两个保镖已到近前,一句话未说,抬掌便抓。
  郭璞哂然一笑,双掌并出,只一翻转,便轻易扣上那两个保镖的腕脉,十指微一用力,
那两个闷哼矮下了半截。
  郭璞道:“这就是么老让我再试的惊人之处?”
  双腕一抖,那个踉跄前冲而回,差点儿没爬下。
  常老么白了脸,道:“燕朋友好身手,我常老么领教一二!”
  他把旱烟袋往中年汉子手里一交,便要迈步——
  蓦地里,砰砰然不知谁拍了门。
  常老么一收迈步之势,喝问道:“谁?”
  只听门外有人应道:“么哥,是我,大安!”
  常老么目中异采一闪,喝道:“安庆,开门去!”
  中年汉子答应一声,脚下尚未动,郭璞已然笑道:“么老,我代劳了吧!”
  转身过去开了门。
  门开处,一名矮胖中年汉子举步而进,一见开门的是郭璞,不由一怔,旋即道:“阁下
敢莫是‘洪门’姓燕的朋友?”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正是我!”
  那矮胖中年汉子二话未说,迈步走了进去,近前向常老么一躬身,然后附耳向常老么低
低的说了一阵。
  静听之中,常老么脸色连变,容得矮胖中年汉子附耳说完,他立即目光投过,望着郭璞
说道:“燕朋友面子不小,敝会大哥破例接见,常老么陪你走一趟。”
  说着,他吩咐麻脸大汉看门,然后带着两个吃了瘪的保镖与那安庆及这矮胖中年汉子走
了过来。
  近前向着郭璞一句:“燕朋友,请!”
  郭璞道:“那里去?”
  常老么道:“见敝会大哥去!”
  郭璞道:“贵会大袍哥住在什么地方?”
  常老么道:“到了自知,如今何必问,反正敝会大哥居处不是龙潭虎穴,吃不了人,你
燕朋友要是怕……”
  郭璞笑道:“姓燕的生平从不知怕为何物,要怕我就不来了,贵会大哥居处便是龙潭虎
穴,我也要闯上一闯!”转身当先行出门去。
  这份豪气令人心折,常老么几个面有异色,但都未说话。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