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7 章 哥老会与九指头陀
第1节 押解狂生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七卷
第 一 章 押解狂生

  郭璞出了这位“哥老会”大袍哥的居处,然后戴上面具出了“青龙巷”,如所约地在上
灯之际到了“蜀中客栈”。
  他到了“蜀中客栈”的时候,海腾、海骏已牵着三匹坐骑,在客栈门口等着了,一见郭
璞来到,忙上前见礼:“郭爷,您来了!”
  郭璞含笑点头,道:“怎么样,二位,玩得好么?”
  这一问,问得海骏眉飞色舞,道:“乖乖,甭提了,这成都要比京里好玩多了……”
  郭璞道:“那你错了,成都比不上京里,只因为京里的地方你玩儿腻了,还有些好地方
围在‘紫禁城’里进不去,所以……”
  海骏一摇头道:“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杀杀杀杀杀杀杀,张献忠的‘七
杀碑’,京里就没这玩艺儿!”
  “废话!”海腾一旁插口说道:“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
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陶然亭’旁的
香冢,成都有么?”
  海骏一怔,红了脸,哑了口。
  郭璞笑道:“行了,二位,各地方有各地方的名胜古迹,要是每个地方的名胜古迹都一
样,那就不必周游天下了。”
  他摆了摆手,道:“天色不早,别让人等着焦急,咱们走吧!”顺手拉过了缰绳。
  适时海腾问道:“郭爷,有收获么?”
  郭璞点头说道:“有,不大,咱们边走边谈。”
  于是,三人翻身上马,向总督府驰去。
  马行徐缓,行走间,郭璞把他进“哥老会”的经过,概略地说了一遍,当然,那改了不
少。
  听毕,海腾道:“郭爷,这么说,‘哥老会’很可靠了?”
  郭璞点头说道:“不错,岳钟琪这个人是不等闲,他能把偌大一个帮会组织收为己用,
而且使他们服服贴贴,这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的。”
  海腾道:“也许沾了他是个汉人的光。”
  郭璞点头说道:“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绝不是唯一的原因,他的才干不能抹煞,只
怕他将来的成就不会比年爷差。”
  海骏嘴快,摇头说道:“年爷成就大又如何,丰功伟业到头来落个这般下场,人不能太
能干了,否则会招来……”
  海腾瞪了他一眼,他却还以一瞪,道:“怕什么?我才不怕呢,大不了掉颗脑袋!”
  海腾道:“你有几颗脑袋?”
  海骏道:“一颗,多了就不稀罕了!”
  郭璞笑道:“海骏,错了,多了那是大稀罕!”
  海腾跟海骏都笑了。
  郭璞却接着说道:“你两个都没错,除了该学海爷外,还该学点谨慎,像海爷,谁提起
谁敬佩,但在朝廷又能落到什么?”
  海骏道:“郭爷,您知道,爷是什么都不求的。”
  郭璞道:“话虽这么说,但却令人不能不为海爷扼腕叫屈!”
  海骏扬眉说道:“其实,郭爷,我几个哪一个不暗地里愤慨不平?海爷自进宫伴驾以后,
大内一直平安无事,天知道这是谁的功劳!”
  郭璞道:“可就因为海爷不擅做官,到头来落得一场空。”
  海骏猛一张嘴,但倏地他又改口说道:“郭爷,不说了,再说我就想杀人了。”
  郭璞笑道:“那你还是别说的好!”
  于是,这三位全默然了……
  须臾,马抵总督府,总督府的两名亲随早候在了门口,一见三人回来,忙迎下石阶,一
个说道:“三位可回来了,再不回来大人就要派人去找了!”
  郭璞一边下马,一边问道:“怎么,岳总督有事儿么?”
  “没什么!”那名亲随道:“大人只是着急,已候驾多时,三位快请进去吧!”
  说着,接过三人手中的缰绳。
  郭璞一声有劳,领着海腾、海骏走进了总督府。
  甫到前院,只见岳钟琪一身便装,正负着手在青石小径土来回走动,的确显得很焦急。
  听到步履声,他猛然抬头,神情顿时一松,举步迎了过去,边走边笑道:“三位终于回
来了……”
  郭璞近前笑道:“让总督挂心久等,我很不安!”
  岳钟琪笑道:“那什么话,既然回来了就行,郭总管恐怕不知道,这多日子来,成都令
人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之感!”
  郭璞含笑说道:“可以想像得到,不过四川一地俱在‘哥老会’势力范围之内,别的江
湖人恐怕难以活动!”
  岳钟琪摇头说道:“那要看什么江湖人了,身手高明的,‘哥老会’仍没办法对付,再
说,‘哥老会’里也有不少顽固份子。”
  郭璞“哦”的一声,道:“是么?”
  岳钟琪淡淡说道:“怎么不是,有很多人不是出自真心地为我效力。”
  郭璞道:“那怎么会?‘哥老会’既为总督所用,那表示他们的大袍哥点了头,既然大
袍哥点了头,谁还敢……”
  岳钟琪笑了笑,道:“大袍哥的那个头,点得很勉强。”
  郭璞“哦”的一声,道:“这怎么说?”
  岳钟琪道:“为了他‘哥老会’的本身,他不得不点头。”
  不知他是不知道,还是不愿深说。
  郭璞点了点头,道:“说得是,他是得为他‘哥老会’的本身安危着想。”
  岳钟琪笑了笑,突改话题:“怎么样,三位玩的好么?”
  郭璞点头笑道:“还好,海爷这二位护卫还直说成都比京里好呢!”
  岳钟琪“哦”的一声,转注海骏,笑问道:“是么,二护卫?”
  海骏赧然笑道:“这是我一人儿的看法,郭爷跟海腾全不赞同。”
  岳钟琪笑了,摇摇头,道:“真没想到还有人说成都好,也许是我待久了……”
  忽地抬眼说道:“不过,川味闻名天下,四川的辣椒豆瓣酱倒很不错!”
  一句话听得郭璞三个都笑了。
  笑声中,岳钟琪忽又说道:“三位要不要带点土产回去?如果要的话,待会儿我派个人
为三位办妥了,若待明天再办一早恐怕来不及!”
  郭璞尚未说话,海骏已抢着说道:“那敢情好,带回去送人情,免得让他们说咱们一趟
四川玩的舒服,却什么都不带不够意思,再说,那几个也爱吃辣的,大葱大蒜吃腻了,换换
口味也好!”
  这一句,听得又都笑了。
  郭璞翻了海骏一眼,道:“你倒会拿别人的银子送人情!”
  海骏脸一红,岳钟琪已然笑道:“小意思,几坛子辣椒豆瓣酱还透不了支!”
  笑声中,他唤来了一名亲随交待了。
  望着那名亲随应声而去,郭璞笑顾海骏,道:“这下好,看你到时候是顾犯人还是顾
酱!”
  海骏红着脸笑道:“鱼与熊掌,我两样都顾,必要的时候我拿坛子当暗器,也让他们尝
尝闻名天下的四川辣椒豆瓣酱!”
  这一句更逗人,几人哈哈大笑。
  笑声中,岳钟琪忽道:“三位来的时候,可曾碰见可疑的人?”
  郭璞笑道:“岂止可疑,简直就明目张胆,指明了要劫人犯!”
  岳钟琪双眉一扬,道:“好大的胆子,郭总管可知道都是些什么人?”
  郭璞笑道:“多得很,什么‘洪门天地会’、‘大刀会’、‘铁骑帮’,还有三山五岳、
四海八荒的英雄好汉,齐全得很!”
  岳钟琪眉锋微皱,点头说道:“那就不会有错了……”
  郭璞微愕说道:“怎么,莫非总督有所……”
  岳钟琪点头说道:“我已接获密报,巫山、大巴、米仓一带,连日来到了不少江湖人物,
他们都潜伏在山中等候三位路过。”
  郭璞扬眉笑道:“敢情已封锁了出川之路……”
  岳钟琪道:“所以我预备派人护送三位……”
  郭璞摇头说道:“多谢总督,不必再烦劳别人了,在四川境内有总督麾下的‘哥老会’
沿途照应,谅不会出什么乱子,一旦出了川境,‘哥老会’的势力也就不够了……”
  岳钟琪道:“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敌人多,三位就是这么三个人……”
  郭璞淡淡笑道:“总督练军是否要求部属以一当百?有道是,兵在精而不在多,将在谋
而不在勇,人多并不一定好办事,再说我也估量过三个人足够应付一切,否则我就多带人来
了!”
  岳钟琪笑了笑,道:“郭总管该是位高明将才,既如此,我就不勉强了,晚饭已为三位
预备好了,三位吃过饭后请早安歇吧!”
  郭璞含笑拱手,道:“多谢总督!”
  岳钟琪含笑一句:“别客气,这是最起码的招待,三位上差莅临,我总不能连饭都不
管!”
  说笑着,他陪着三人往大厅行去。
  饭后,三人辞出大厅,迳回偏院住处,回到了住处后,海骏便要忙着洗脸洗脚。
  郭璞笑道:“海骏,你这么忙干什么?”
  海骏一边打水,一边说道:“睡呀,明儿个还要起早……”
  郭璞笑道:“谁说要睡觉,谁又说明天要起早?”
  海骏一怔站直了腰,道:“郭爷,难道一夜不睡坐等天明?”
  郭璞道:“谁说的,真要那样,你吃得消么?”
  海骏又一怔,道:“那您是什么打算?”
  郭璞笑了笑道:“如今别问,等你要的辣椒豆瓣酱买回来后再说。”
  海腾一旁笑了,海骏红了脸,一瞪眼,道:“笑什么,等回去你就别吃!”
  海腾道:“怎么,你不给吃?”
  海骏道:“当然不给,瞧你那没事人儿似的,好像就我一人口馋!”
  海腾笑道:“那可不是么?这话是你自己说的。”
  海骏一点头,道:“不错,我馋,你更别想吃了!”
  海腾笑道:“不给吃没关系,我偷,要不出了川境一有警兆我就用坛砸,全便宜他们,
咱们都别吃!”
  郭璞笑了,转个身和衣躺在了床上。
  海骏有点哭笑不得,狠狠地瞪了海腾一眼,不再说话,搬张凳子过来,往那儿一坐,荡
起了那双大脚丫。
  总督府人办事能力不差,初更不到,土产办来了,整整十小坛辣椒豆瓣酱全送到了偏院。
  谢声中,郭璞送走了那名亲随。
  望着那十坛土产,海骏喜得打转,咧着大嘴直乐:“乖乖,这趟四川没白来,回去够吃
三个月的……”
  海腾一旁插口说道:“当然,跟着郭爷走,哪还有错?海骏,下次再有这种事儿,你去
不去?”
  海骏一个劲儿地点头,道:“去,去,去,当然去,只是,哪儿去?”
  海腾道:“江西萍乡!”
  郭璞想笑,但他忍住了。
  海骏一怔道:“江西萍乡?到那儿去干什么?”
  海腾道:“也是押犯人,萍乡出煤,你可以拣一百袋回去啃,那够爪吃半年的!”
  郭璞忍不住了,海骏明白了,红着脸大叫一声:“好小子你敢冤我!”
  他抬手便抓,海腾则往那十个坛子后一躲,道:“海骏,打吧,砸了坛子我瞧你吃什
么!”
  海骏一惊,忙缩回了手,跳着脚要骂。
  郭璞及时说道:“够了,二位,再要闹下去,明天人家总督府的人,就全没大牙了,你
二位忍心让人说话跑风?”
  那两位都笑了。
  沉默了一会儿,海骏忽道:“郭爷,如今可以睡觉了吧?”
  郭璞尚未说话,海腾一旁又插了嘴,道:“可以,只是,你睡得着觉么?”
  海骏道:“我为什么睡不着?”
  海腾道:“怕人偷你的辣椒豆瓣酱呀!”
  海骏又瞪了眼,只是这回他没动手,道:“海腾,看来这趟四川你来坏了!”
  海腾道:“怎么说?”
  海骏道:“在府里你沉默寡言,一本正经,也最庄重,怎么如今……”
  海腾道:“那怨不得我,老实说,我只怕吃不到辣椒豆瓣酱。”
  海骏一怔,郭璞笑道:“这才是实话!”
  海骏也笑了,三人阵阵欢笑,有乐儿便逗,一团高兴,哪像要押的人上路,马上就要冒
那千里风险呢?
  这一闹,直闹到了近三更,总督府的灯火,一点一点的熄灭了,整座总督府也越来越静
了。
  海骏突然说道:“郭爷,如今可以睡了吧?”
  郭璞皱眉笑道:“你怎么老想睡?不行!”
  “天!”海骏苦着脸道:“您要熬夜吗,郭爷?”
  郭璞忽地自床上一跃而起,笑着说:“我出去一下,等我回来才准睡!”
  海腾、海骏俱皆一怔,海骏道:“您这时候要出去?上哪儿去?”
  郭璞道:“找岳总督聊聊去!”
  海腾、海骏又一怔,郭璞已飘然出了门。
  郭璞甫出偏院,便碰见了个值夜的亲随,他向郭璞一哈腰,含笑打了招呼:“郭总管还
没睡?”
  郭璞道:“没有,总督安歇了么?”
  那名亲随摇头说道:“我在前院值夜,不知道,怎么,您有事儿?”
  郭璞点了点头,道:“我想见见总督,可否麻烦为我通报一声?”
  那名亲随迟疑了一下,旋即点头,道:“您请等会儿,我这就去通报。”
  说着,他向郭璞哈了个腰,转身急步走向后院。
  郭璞,则负手欣赏起了总督府的夜景。
  须臾,步履响动,那名亲随快步走了出来,近前哈腰说道:“郭总管,大人还没安歇,
现在书房候驾,请跟我来。”
  转身又往后院行去。
  郭璞谢了一声,举步跟了上去。
  一路所经,常可看见那一队队跨刀巡夜的亲兵。
  在各处路口或暗隅里,也可看见负责禁卫的跨刀亲兵,禁卫之森严,如临大敌。
  后院中,画廊尽头,那靠东的一间,灯光犹外透,四周除了跨刀的亲兵外,更有那藏着
兵刃的亲随。
  想必,这就是总督岳钟琪每日批阅机要的所在:书房。
  果然不错,那名亲随领着郭璞就是往那儿走。
  甫近,那名亲随扬声说道:“郭总管到!”
  只听书房近处有人说道:“大人有请!”
  说话间已到书房门口,人影闪动,岳钟琪已到了门边迎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身穿长袍、
拖着发辫的瘦老头儿。
  郭璞近前拱起了手:“打扰总督公务!”
  “好说!”岳钟琪含笑让客,道:“没什么事,睡不着,跟田师爷闲聊。”
  容得郭璞进了书房,他向着那瘦老头儿道:“子瞻,这位便是京里来的贝勒府郭总管!”
  那老头儿忙拱起双手:“田文坡见过郭总管!”
  郭璞连忙还礼,岳钟琪又道:“郭总管,这是我的师爷,田文坡,号子瞻。”
  师爷,那是掌理机要文牍的总督府幕僚长。
  郭璞忙又客套寒喧。
  落了座,亲随送上了茶,岳钟琪始道:“怎么,夜已良深,郭总管还没睡?”
  郭璞道:“是的,有件事特来跟总督商量一下。”
  岳钟琪道:“什么事耽误了郭总管的睡眠?”
  郭璞道:“我想现在向总督提犯人,即刻启程返京。”
  岳钟琪一怔,道:“怎么,即刻押犯人启程返京?”
  郭璞点了点头,道:“不错!”
  岳钟琪讶异地望了望郭璞,道:“郭总管何急于一夜?”
  郭璞笑了笑道:“这是朝廷重犯,郭璞不敢轻忽大意,所以要突然改为今夜提前启程,
我想用不着我多说,总督明智……”
  岳钟琪点头说道:“我明白,郭总管高明,这权在郭总管,我这就请子瞻陪总管去提犯
人。”说着,他起身走回书桌。
  郭璞道:“谢总督!”
  岳钟琪道:“别客气,这是公事!”
  说着,他写了一纸手令,盖了印信,交给了田文坡。
  田文坡接令在手,岳钟琪转望郭璞随口问道:“郭总管准备怎么个走法?”
  郭璞笑了笑,道:“由来路而回,比较近一点。”
  岳钟琪点了点头,道:“说得是……”转注田文坡,道:“子瞻,你陪郭总管去一趟
吧!”
  田文坡应了一声,向郭璞含笑摆手,郭璞拱手道:“总督,我告辞了!”
  岳钟琪道:“我不陪郭总管了,待会儿我在前院恭送。”
  郭璞一句:“不敢当!”跟着田文坡行了出去。
  田文坡带着郭璞出了书房,穿过画廊,直往后行去。
  行走间,郭璞问道:“田师爷,很远么?”
  田文坡忙道:“不远,就在后面。”
  须臾,到了总督府后院的最后处,那儿没房子,一片空旷的草地上,却矗立着一座假山。
  而,这假山四周不远处却站着好几名跨刀的亲兵,另外还有一名戴着顶子的武官。
  郭璞立即明白了八分。
  那武官一见田文坡到,急步趋前打千,道:“卑职见过师爷!”
  田文坡一摆手,道:“大人有令,着提押犯人进京!”
  说着把那纸手令递了过去。
  那武官忙伸双手接过,仔细地看了看,然后说道:“请师爷稍候!”
  哈腰而退,至假山边,伸手拉了拉一根状如山藤之物,未几,那假山一块五尺见方的石
块突然内陷,现出一个微透灯光的洞穴,随见又一名跨刀武官低头钻了出来。
  这名武官伸手递过了手令,道:“大人有令,着即刻提押犯人进京!”
  那名武官看了看手令,随又钻回假山中。
  须臾,步履响动,那名武官手里捧着一本簿子,还拿着笔,又钻了出来,这回,他身后
跟着四个人,那较前的两个,一个是略嫌瘦削的白衣中年文士,长眉细目,白面无须,满脸
正气,有凛然不可侵犯之概。
  另一个,则是较为胖一点,年纪跟白衣文士差不多的青衫文士,他肤色略黝黑,浓眉大
眼,那文质彬彬的书卷气中,还带着点勃勃英气。
  他两个,衣衫整洁,神情爽朗,根本不像被囚的重犯,是既没脚镣,也不见手铐。
  唯一的扎眼处,便是他两个都剪了发辫,一身前明装束,在当今看来,称得上不怕死的
“狂生”!
  他两个一出来,没看任何人一眼,只听那白衣文士道:“熙兄,咱们又重见天日了!”
  那青衫文士笑道:“蒲泽兄,今夜好月光……”
  郭璞不禁暗暗点头,却也暗暗皱眉。
  适时,那武官近前施礼,双手捧上笔簿,道:“请师爷签收!”
  田文坡转望郭璞,道:“郭总管请!”
  郭璞笑了笑,道:“田师爷,请稍候片刻!”
  话落,转望那两位,道:“二位之中,哪位是曾先生?”
  只见那白衣文士昂然说道:“我就是曾静曾蒲泽。”
  郭璞点了点头,转望另一个,道:“这位想必就是张先生了?”
  青衫文士毅然点头,道:“不错,我就是张熙。”
  郭璞淡然一笑,收回目光,莶了收,然后又道:“二位,请跟我走吧!”
  那两位都没动,只听曾静说道:“你是什么人?”
  那名武官突然喝道:“狂生大胆,这位是……”
  曾静回目叱道:“你神气什么?你不过是一名鹰犬……”
  那名武官勃然大怒,方待叱骂,郭璞一摆手,道:“不得跟两位先生无礼!”
  那名武官立即弯腰垂下头去。
  曾静“哈”的一声,道:“熙兄你看,十足地摇头摆尾奴才像!”
  那名武官要抬头,但抬了一半又垂了下去。
  郭璞淡淡说道:“二位先生读书人,何必跟粗鲁武夫一般见识?”
  曾静点头笑道:“你说的对,何必跟这些粗鲁武夫一般见识!你是……”
  郭璞道:“由京里来的,如今要护送二位上京去。”
  曾静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好啊,熙兄,听见了么?咱们要到京里去了,正好,
这么一来,一可拜祭先皇帝,二还可当面骂骂胤祯……”
  田文坡等俱皆色变,郭璞则淡淡笑道:“那是二位的事儿,我则只管护送二位上京,请
吧!”
  说着,他侧身摆了手。
  曾静未动,道:“敢莫让我二人步行北上?”
  郭璞笑了笑,道:“若为拜祭先皇帝,便是膝行至京又何妨?”
  曾静猛一点头,道:“这句话颇合我心,熙兄,咱们走!”一拉张熙,并肩向前行去。
  郭璞迈步跟了上去,田文坡也连忙举了步。
  到了前院,岳钟琪已等在了那儿,一名亲随拉着三匹坐骑,站在他身后,敢情都准备好
了。
  郭璞上前见礼,岳钟琪还礼之后,笑顾曾、张二人道:“今夜二位上京,岳钟琪特来送
行,由于这位郭总管决定太以突然,恕我没办法为几位设酒饯行了。”
  曾静道:“岳钟琪,曾静、张熙死不足惜,只可惜了华夏社稷,大好河山,岳钟琪,你
深夜扪心自问,想想看你对得起列祖列宗及汉民族父老兄弟中的哪一位?”
  郭璞双眉一挑,要说话——
  岳钟琪摆手拦阻,笑道:“郭总管,这种骂我听过已不只一次,随他吧!”
  曾静冷笑说道:“你本就麻木不仁了!”
  郭璞望着曾静道:“徒逞口舌,我不知那有什么用……”
  他随即转望岳钟琪,道:“岳总督,看来我不能多停留了……”
  郭璞接过三匹坐骑,向着那名亲随,道:“麻烦到偏院叫他两个一声,让他们带东西,
就说要走了!”
  那名亲随应声而去。
  未几,海腾、海骏背着简单行囊,一人抱着五个坛子,快步奔了出来,那名亲随则跟在
身后。
  近前,海骏叫道:“郭爷,怎么回事儿?怎么现在就走?”
  郭璞笑道:“所以我不让你睡,快把东西装好,咱们上路了!”
  海腾、海骏没多说,走近坐骑便装东西。
  岳钟琪一旁说道:“我已替三位另备了三匹健马……”
  “多谢总督,不必了,这三匹坐骑两匹让与二位先生乘坐,另一匹则驮东西,足够用
了。”
  岳钟琪道:“那么三位……”
  郭璞道:“我三个步行,必要的时候在路上买三匹马就行了。”
  岳钟琪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我不便相强了。”
  这里说着话,海腾海骏那里已绑好了东西。
  郭璞一声告辞,带着人马行了出去。
  出了总督府大门,在岳钟琪等人一路顺风声中,曾静、张熙双双上了马,五人三骑走了,
渐去渐远,转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