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7 章 哥老会与九指头陀
第4节 拦路劫人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七卷
第 四 章 拦路劫人

  船,扬着帆向前驰进,半个时辰平静过去,竟然毫无动静,郭璞倒不觉如何,船舱里海
骏可忍不住了,只听他道:“郭爷,有了么?”
  郭璞笑道:“就是有,也被你这一声吓跑了!”
  海骏道:“郭爷,我看八成儿他们没发现咱们。”
  郭璞道:“难说,不过,我倒希望他们来。”
  海骏道:“怎么,郭爷?”
  郭璞道:“一路太平静了,那多没意思?”
  海骏道:“我倒不希望他们来!”
  郭璞“哦”的一声,道:“那为什么?”
  海骏道:“我跟海腾只能在里面,也落不着打!”
  郭璞笑道:“敢情你只是想打,海骏,你要弄清楚,你跟海腾的责任比我大,顾好了你
的,那比什么都重要。”
  海骏道:“您放心吧,有丝毫差错您唯我两个是问!”
  风顺、湍急,大有一潟千里快如箭之概。
  将二更时,酆都已然在望。
  郭璞笑道:“海骏,你两个小心了,这儿有鬼…”
  海骏急道:“怎么,郭爷,来了?”
  郭璞笑道:“别紧张,我说快到了酆都城了!”
  “酆都城!”海骏叫道:“乖乖,都快到酆都城了,我出去瞧瞧,这酆都城到底什么样
子……”
  他话声方落,郭璞一眼瞥见前面近百丈处江面上,横着一条黑忽忽的物体,不知道那是
什么。
  适时,海骏已到了身后,郭璞抬手前指,道:“海骏,你瞧,那是什么?”
  海骏凝目一望,摇头说道:“郭爷,太远了,又是在夜里,看不清楚!”
  海腾当即扬声说道:“老人家,这儿江面有陆地么?”
  只听船后李顺应道:“这儿没有,客人,要近三峡才有。”
  郭璞眉锋一皱,道:“海骏,我看不大对,进……”
  忽听海骏叫道:“郭爷,快瞧,那是条大船。”
  不错,说话间两下距离已近,可以看清楚了,那是条船,一条没点灯的船,而且是条双
桅大船。
  郭璞双眉一扬,笑道:“不错,海骏,在江心有人这样停船么?”
  海骏道:“没听说过,江面让它拦住了大半……”
  郭璞道:“那么,海骏,如今是你该进去的时候了。”
  海骏应了一声,要走,忽地他“咦”了一声,讶然说道:“郭爷,您何来鹿皮手套跟这
些……”
  郭璞笑了笑道,“记得我要你俩带暗器么?我也带了些。”
  海骏诧声说道:“我怎么没瞧见您……”
  郭璞笑道:“要都让你看见那还行?海骏,是时候了,快进去吧!”
  海骏应了一声,满肚子纳闷地走了。
  海骏一走,郭璞立即扬声说道:“老人家,看见了么?那是条船!”
  只听李顺应道:“客人,我看见了,这是谁的船横在江心……”
  郭璞道:“别管他是谁的,咱们避开它。”
  李顺应了一声,船头立向右偏去。
  说话之间,船已进五十丈内,这下看的更清楚了,那是条熄了灯的双桅大船,船上不但
没有灯火,而且连个人影也瞧不见,更听不到一丝声息。
  郭璞正在竭尽目力搜索可疑之处,忽听船后李顺“咦”的一声,叫道:“客人,这是王
老八的船,怎么……”
  郭璞忙道:“老人家,你认识这条船?”
  李顺道:“来往这条水路常碰面,彼此很熟。”
  郭璞“哦”的一声,道:“那他怎么好好的把船横在江心?”
  李顺道:“客人,要不要我问问?”
  郭璞略一思忖,道:“也好,老人家,你问问吧!”
  适时,两条船距离已在三十丈内。
  李顺立即扬声唤道:“老八,出来一下,我是李顺!”
  他这一声在夜色中传出老远,然而那艘船却没动静。
  郭璞双眉一剔,李顺跟着又叫了一声,这一声话声甫落,只见那条舶的船舱门倏然打开,
由里面跌跌撞撞地跑出个人来,那是个一身船家打扮的老头。
  他一出船舱便向这边挥了手,惊骇万分地呼道:“李顺哥,快来帮个忙,我船上出了事
儿了!”
  李顺忙问道:“老八,什么事儿呀,你怎么把船……”
  只听那王老八叫道:“李顺哥,我碰上强盗了,快来帮个忙吧!”
  李顺应了一声,忙问郭璞道:“客人,您看怎么样?”
  郭璞道:“让我来问问他……”
  他立即向着那条船扬声说道:“强盗是抢了东西,还是杀了人?”
  王老八应道:“抢了东西,也杀了人!”
  郭璞道:“他们怎么没杀你?”
  这,一句话问住了王老八,他半天没答上话来。
  郭璞扬眉一笑,道:“你等着,我们这就过来!”
  王老八连忙答应了一声。
  郭璞当即又道:“老人家,船放慢一点!”
  李顺答应了一声,船行顿为之一缓。
  郭璞又道:“老人家,王老八还有些什么人?”
  李顺道:“一个老伴儿,两个儿子,别的没人了。”
  郭璞眉锋一皱,喝道:“老人家,停船!”
  李顺连忙一声答应,但是风顺水急,船一直前驶数丈才停住,如今再算算,两船相隔只
有二十丈上下了。
  王老八急了,忙道:“李顺哥,怎么不过来呀?”
  郭璞应道:“王老八,叫你那船舱里的那些人出来说话!”
  王老八一哆嗦,忙道:“舱里没人了,都被杀……”
  郭璞道:“王老八,别帮他们骗人了,他们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王老八又一哆嗦道:“你是谁?”
  郭璞道:“这条船上的主人,你要不叫他们出来我救不了你,他们要不肯出来,这条船
掉头就走!”
  王老八傻了眼,他尚未说话,舱门倏又打开,由那黑黝黝的船舱里,一连窜出两个人来,
那是两个身躯高大的黑衣蒙面人,郭璞一看便知,那是“雍和宫”的喇嘛。
  他当即笑道:“王老八,他们不是人难道是……”
  余话犹未出口,只听左边那高大黑衣蒙面人喝道:“姓郭的,算你狡猾……”
  郭璞“咦”的一声,道:“怎么,阁下认识我郭璞?”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不认识就找不上你了。”
  郭璞道:“二位找我有何贵干?”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你少装糊涂了!把你所押的两个犯人留下便罢,如若不然,这
‘酆都城’江面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郭璞“哦”的一声,笑道:“原来二位志在人犯,那就怪了,二位既志在郭璞与人犯,
干什么为难无辜船家?我跟你打个商量……”
  “少废话!”那个左边黑衣蒙面人叱道:“说,你留不留下两名犯人?”
  “留!”郭璞点头说道:“但我要跟你打个商量。”
  “说!”左边黑衣蒙面人叱道:“只是我把话说在前头,你少弄鬼!”
  郭璞道:“彼此点头成约,好来好往,我干什么弄鬼?别为难无辜船家,把王老八一家
放了,然后……”
  “那容易!”左边黑衣蒙面人道:“你把两名犯人先交过来,我立即放王老八一家!”
  郭璞笑道:“你把我当成三岁孩童,那不行,你得先放王老八一家,反正你志在必得,
让他们到这条船上来有什么两样?”
  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冷笑说道:“你在痴人说梦,你不先交犯人,我就杀……”
  郭璞截口道:“那随你,你尽管杀,我老实告诉你,用王老八一家人来威胁我那没有用,
我跟他非亲非故,在我这个为朝廷效力的人眼中,几条草民之命那如同鸡犬,不算一回事
儿!”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那你为什么要他?”
  郭璞摇说道:“你弄错了,我不是要他,而是不愿连累无辜,再说,你志在必得,你放
了王老八一家之后,我若不交犯人,你们照样可以杀过来,既如此,你留他们有什么用?”
  左边黑衣蒙面人冷哼一声,挥手说道:“把那几个押出来!”
  船舱里一声答应,十几个黑衣蒙面人拥着一个老妪及两个年轻壮汉走了出来,这三个早
就吓瘫了。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姓郭的,你过来接他们过去吧!”
  郭璞道:“不忙,不忙,王老八,你几个会水么?”
  王老八忙点头说道:“会,会,只有……”
  郭璞笑道:“那么,你几个往江里跳吧,由水里游过来。”
  王老八迟疑着没敢动。
  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冷哼说道:“要他几个没有用,把他们丢到江里去!”
  话声方落,那老妪及两个年轻壮汉已离船飞起,砰然几声,水花四溅,一起落在了江里。
  王老八叫嚷了一声,也忙纵身跃入江中。
  船尾李顺父子忙着递竹竿、丢绳索拉人。
  对船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又开了口:“姓郭的,你可以交人了!”
  郭璞笑道:“这两个犯人不会水,奈之若何?”
  左边黑衣蒙面人道:“那容易,你把船靠过来……”
  郭璞摇头笑道:“我哪有送上门去的道理?”
  左边黑夜蒙面人道:“那么我们把船靠过去!”
  郭璞点头道:“好吧,你们把船靠过来吧!”
  左边黑衣蒙面人一抬手,便要发话,倏然目闪凶芒,道:“姓郭的,你敢弄鬼?”
  郭璞笑道:“我站在这儿动也未动,弄什么鬼了?”
  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声说道:“你把船家弄走了,谁替我们开船?”
  郭璞笑道:“你明白了?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不过,那也没有关系,你们都有一身高
来高去的本领,如今两船距离不到二十丈,飞掠过来不就行了么?”
  左边黑衣蒙面人目中凶芒一闪,狞笑说道:“说得是,多谢提醒!”
  一挥手,他背后窜起四个身影,腾身掠了过来。
  郭璞睹状笑道:“你们这些大胆叛逆,不但不知死活,而且笨蠢得可怜,凭你们就想拦
路劫钦犯?”
  一弯腰,自革囊中抓了两把“断魂砂”,待得那四个掠近一丈,双手齐发,两把毒砂满
天花雨般打了出去。
  这位郭璞打暗器的手法,高人数等不止,令人躲的念头都来不反转,更别说挪移躲闪了。
  他的腕劲真力何等之强?铁砂粒粒透衣而入,那四个几声惨呼,直如断线风筝,砰然连
声地坠入江中,一阵水花翻动,立即不见。
  郭璞抚掌大笑:“痛快,痛快,海骏,我一下撂下去四个!”
  海骏在舱里叫道:“郭爷,还嫌少!”
  郭璞道:“那好,瞧着吧,待会儿来几个我揍几个。”
  他两个一说一答,众喇嘛那里可惊破了胆,气炸了肺,然而,吃瘪是吃定了,没了船家,
那艘船分毫动弹不得,隔江岸又远,想走却又走不掉。
  蓦地里,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喝说道:“拿家伙来,烧他的船!”
  他背后尚未答应,郭璞已然笑道:“烧吧,只要一起火,我马上把这船靠过去,看你们
往哪儿跑,要烧咱们一起烧,一个也别想活!”
  这句话吓人,那左边黑夜蒙面人机伶一颤,没敢再动。
  郭璞笑道:“怎么样,阁下,要不要我把船再靠近些?”
  左边黑衣蒙面人厉笑说道:“那敢情好,你靠过来吧!”
  郭璞笑道:“你以为我会那么傻么?听着……”
  他突然发声说道:“老人家,我想麻烦两位令郎一趟。”
  李顺忙道:“客人尽管吩咐,麻烦不敢当!”
  李顺道:“我先谢了,两位令郎可会水?”
  李顺道:“长年水上生涯,哪有不会水的?”
  郭璞道:“那好,麻烦他两位带着家伙,下水去在那条船底凿上几个大洞,然后咱们看
水淹耗子,只记住,要潜水!”
  这是个报仇的机会,李顺刚一声答应,砰然两声他那两个儿子已下了水,水花一翻便已
不见,果然好水性。
  众喇嘛魂飞魄散,左边黑衣蒙面人厉声叫道:“姓郭的,你敢……”
  郭璞笑道:“有什么敢不敢的,凡叛逆,遇上格杀勿论,这是王法,谁叫你们敢胆大妄
为,拦路劫钦犯?”
  话声方落,只听那条船底响起了一阵砰砰之声。
  众喇嘛机伶暴颤,左边那名一挥手,道:“咱们跟他拚了,走!”
  领着众喇嘛腾身欲起。
  适时,由下游江面上顶风破浪、如飞驶来几艘“浪里钻”快船,共有五艘之多,每条船
头站着一个人。
  只听站在最中那条船头之人扬声喝道:“姓郭的,武林水路豪雄到了,你纳命来吧!”
  左边黑衣蒙面人却也机灵,一摆手,立即停身不动,扬声唤道:“朋友们快来,姓郭的
凿了我们的船。”
  只听那人说道:“没关系,朋友们到了,他害不了人!”
  这是哪路豪雄来得这么快?
  郭璞皱了眉,这些武林水路忠义豪雄不明所以,假如他们反过来派人凿了这条船,那后
果便不堪设想。
  郭璞脑中闪电百旋,双眉一扬,震声喝道:“你们停船,否则我先杀了两名犯人!”
  这一招果然有效,那五艘快船冲势立为之一顿。
  然而,左边那黑夜蒙面人却道:“朋友,别上了他的当,他不敢动那两名重犯,否则回
去交不了差,他是死路一条!”
  只听那人笑道:“说得是,多谢这位朋友!”
  一挥手,五艘快船又动。
  郭璞冷笑喝道:“那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不回去了,你们看着,海腾、海骏,把人押出
来!”
  舱里一声答应,海腾、海骏推着曾静、张熙走了出来。
  这一来,那五艘快船立又停住。
  郭璞笑道:“这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的是高人,曾先生,麻烦你一下,要他
们由哪儿来回哪儿去!”
  曾静立即明白,当即跨前两步,大声说道:“曾静在此,诸位是哪一路的英雄好汉?”
  站在中间船头那人立即应道:“长江四十八水寨弟兄见过曾先生!”
  敢情是领袖长江水路的四十八寨英雄好汉。
  曾静遥遥拱手说道:“谢谢诸位冒险前来搭救,曾静安好无恙,此去京师也没有什么凶
险,诸位请回去吧!”
  长江四十八水寨那人尚未答话,郭璞已然说道:“曾先生字字清晰,诸位该都已听见了,
还是请……”
  左边那黑衣蒙面人突然厉声叫道:“朋友,这姓郭的分明有所畏惧,所以用曾先生来挡
咱们,重犯上京,哪有不斩之理,诸位……”
  他话犹未完,长江四十八水寨那五艘快船上已起了骚动,异口同声,一致要拚死救人。
  郭璞双眉一扬,道:“曾先生,请再说几句!”
  曾静立又振声道:“曾静何德何能,诸位要是想让曾静安全,请速回头!”
  此言一出,五条快船上骚动立止,随听那人道:“姓郭的,开船走你的,四十八水寨不
拦你就是了。”
  郭璞道:“我自然要走,只是话说在前头,我这一路水上若有丝毫异动,你们可别怪我
立即拿他两个开刀。”
  一顿,他又接道:“老人家,两位令郎回船了么?”
  只听李顺应道:“客人,他俩已回来了。”
  “好!”郭璞道:“准备开船……”
  李顺答应了一声,郭璞随又转向曾静,道:“曾先生,请说句话,让他们走!”
  曾静扬声说道:“诸位怎么还不走?”
  四十八水寨那人说道:“曾先生请看,那条船快沉了,我等要救人!”
  是不错,那条船已在逐渐下沉。
  郭璞道:“那位有脸不能见人,而且滥杀无辜船家,不救也罢!”
  左边那黑衣蒙面人急忙叫道:“姓郭的,你敢无中生有,血口喷人,那几个船家都在你
船上。”
  郭璞道:“若不是我略施心智救得快,只怕他几个早被杀了!”
  那左边黑衣蒙面人道:“毕竟他几个还活着!”
  郭璞道:“不错,是还活着,但你就别想等他们救你们!”
  话声一落,他立即喝道:“海腾、海骏,带两位先生进舱去!”
  海腾、海骏应了一声,拥着曾静、张熙回了舱。
  那里四人回了舱,郭璞立又扬声说道:“老人家,开船,往那艘大船靠,我救他们!”
  李顺应了一声,船立动,缓缓向那艘大船靠去。
  郭璞双手又暗扣了一把“断魂砂”与一把“梅花针”,双臂凝足功力,静等两船靠近,
众喇嘛出手。
  他料定两船一旦靠近,那些喇嘛一定会不怕泄露身分地向自己下手及劫人犯,到那时,
喇嘛们对付他一定全仗那歹毒霸道的火器。
  喇嘛们只一亮火器,他便可立即揭穿喇嘛们的身分,只要喇嘛们身分一露,四十八水寨
豪雄定然会不顾而去,这样就可免四十八水寨上当招祸了。
  两船距离本在二十丈内,如今这一开船,转眼间已近十丈,左边那黑衣蒙面人猛然喝道:
“姓郭的,你要干什么?”
  郭璞道:“救你们哪,我怎忍心看着你们喂了王八!”
  只听四十八水寨中那人喝道:“姓郭的,用不着你假慈悲,我们自己……”
  他话犹未说完,那左边黑衣蒙面人已狞笑一声挥了手,又是四名黑衣蒙面人自他身后腾
身掠起。
  郭璞扬声喝道:“好心没好报,看这个!”
  他双手一扬,可没有当真打出暗器。
  虽是假的,却吓坏了那四名喇嘛,他四个不约而同一抖手取出了火器,半空中就要发射。
  郭璞双手再扬,快他四个一步地打出了满天“断魂砂”与“梅花针”,然后才大声惊喝
说道:“大内火器,你们是……”
  惨呼几声,那四个火器未及发,便滚翻而下地栽入水中,左边黑衣蒙面人机伶一颤,道:
“郭璞,你明白了也好,你敢杀‘雍和宫’的国师……”
  郭璞大喝说道:“停船!”
  李顺应了一声,立即将船停住。
  郭璞惊声又道:“怎么,你们是‘雍和宫’的国师?”
  众喇嘛一起扯落面具,露出那颗颗光头的狰狞面目,那左边喇嘛厉声说道:“不错,皇
上面前你说话去!”
  郭璞脸色一沉,冷笑道:“不错!皇上面前我是要说话,我奉旨押人犯上京,你们身为
‘雍和宫’的国师竟拦路劫人犯杀害钦差,这是什么意思?”
  别看这几句话,问得那喇嘛张口结舌答不上话来。
  当然他没话说,他总不能说也是奉了密旨。
  说话间,那四十八水寨五艘快船,早已走得没了影儿。
  郭璞冷冷一笑,道:“你们是跟我回京,还是到京里碰头去?”
  那喇嘛定过神来,道:“你先把船靠过来再说。”
  郭璞冷冷说道:“你们不会自己过来么?”
  那喇嘛狞笑一声:“说得是!咱们过去!”
  他一挥手,便要长身而起。
  郭璞及时喝道:“且慢,把你们的火器全部丢在江里,否则不许过来!”
  那喇嘛怒声说道:“郭璞,你既知我等是……”
  郭璞截口说道:“是谁也一样,过不过来随你们,谁敢妄动我就用淬毒暗器打发他,话
我已经说了,可别怪我事先没打招呼。”
  那喇嘛气得浑身发抖,一跺脚,船板裂了好几块。
  “郭璞,算你狠,回了京再说!”一抖手,一宗黑忽忽的物体脱手飞出,坠入江中。
  他这一“弃械”,其他喇嘛纷纷去了火器。
  丢毕,那喇嘛道:“郭璞,行了么?”
  郭璞冷笑说道:“别跟我来这一套,玩心眼儿你们还差得多,七个人该有七枝火器,谁
还藏了一枝,快丢了吧!”
  话刚说完,由那名喇嘛背后飞出一物,砰然坠入江中。
  郭璞笑道:“行了,你们如今可以过来了。”
  有了这句话,七名喇嘛一起腾身掠了过来。
  脚一沾船板,为首喇嘛便要探腰。
  郭璞一抬手,道:“干什么,想灭口?别妄动,凭你们几个,要论真才实学,合起来也
难在我手下走完十招,不信你试试!”
  “我不信!”那为首喇嘛狞笑道:“你也别动暗器,咱们试试!”
  “可以!”郭璞点头说道:“不过我话说在前头,你们谁动,我要谁的一只手,我这是
逼不得已,完全是为了自卫。”
  “好,我先动!”那为首喇嘛一声狞笑,探腰便要出剑。
  只可惜郭璞比他快得多,一声冷笑,匹练暴闪,人影似电,只听那喇嘛一声大叫,血光
迸现,匹练,人影,一闪俱敛,再看时,郭璞仗软剑卓立原处,而那为首喇嘛一只右掌齐腕
不见,鲜血如注,遍地皆是,遍地血迹中,有一只毛茸茸、蒲扇般断手。
  郭璞冷笑说道:“如何,谁愿意再试试?”
  这一手高绝快剑震慑人心,众喇嘛面色如土,谁还能敢动?
  那为首喇嘛龇牙咧嘴,脸色狰狞凄厉,咬牙说道:“郭璞,好,你敢……”
  郭璞道:“有什么敢不敢的?我说过,我完全是为了自卫。”
  那喇嘛道:“谁相信你是自卫?”
  郭璞道:“别忘了,我身边有两个海爷的护卫可以作凭,由始至终他两个看的清楚,这
官司有的打的?”
  不错,郭璞他是有两个人证。
  那喇嘛狞笑说道:“论人证我那人证不比你少。”
  郭璞道:“试试看,必要时我拉上船家,他们总是局外人!”
  那喇嘛一怔,哑口无言,旋即咬牙说道:“郭璞,算你狠……”
  郭璞一笑道:“老人家开船,送这几位国师上岸!”
  船尾李顺应了一声,立即把船摇近了岸。
  船甫近岸,郭璞便摆了手,道:“诸位国师,请自便吧!”
  那为首喇嘛冷笑说道:“郭璞,你想半途溜掉?”
  “笑话!”郭璞扬眉说道:“我为什么要溜,这场官司还不一定谁打赢呢,咱们谁先到
京谁等谁,既然碰上了,咱们是不见没完!”
  那为首喇嘛道:“郭璞,这话是你说的?”
  郭璞毅然点头,道:“不错,是我说的!”
  那为首喇嘛恶狠狠地瞪了郭璞一眼,狞笑点头,道:“好,郭璞,佛爷们先走一步,京
里等着你了,你要是想半途溜掉,天涯海角,哼哼,走!”
  哼哼两声结束了那番凶恶的话,一声“走”字,带领着残余的一众喇嘛腾身而起,掠上
了岸,如飞不见。
  郭璞唇边浮现了一丝轻微笑意……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