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8 章 血滴子与大罗剑法
第6节 探囊取物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八卷
第 六 章 探囊取物

  第二大一早,海贝勒穿戴整齐,步履雄健地由后院走了出来,他走到前院的时候,郭璞
正背着手在前院散步。
  闻得步履声,他转过来微欠身形:“海爷,您早!”
  海贝勒含笑道:“怎么,老弟今儿个也这么早!”
  郭璞微微笑道:“晨间清新空气难得,对一个练武的人来说,早起是一件好事,您以为
然么?”
  “然!”海贝勒笑道:“不过,看情形你是一夜没睡。”
  郭璞淡然一笑,望着一双微红的虎目,道:“您不是也一样么?”
  海贝勒道:“能得梅心点头,我是过于兴奋。”
  郭璞笑道:“马上能跟云珠长相厮守,我也宁静不下。”
  海贝勒大笑说道:“针锋相对,好话!”
  郭璞道:“海爷,是真的,我确实有点紧张。”
  海贝勒抬手一指,道:“像你,面对天下武林而能毫无惧色,你会紧张?”
  郭璞道:“海爷,一个情字能死人!”
  海贝勒浓眉微轩,道:“这才是真正的英雄,你是怕皇上不放?”
  郭璞点头说道:“我也怕让您为难。”
  海贝勒道:“我没有什么可为难的,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郭璞摇头说道:“海爷,他总是皇上,万一他执意不肯,我就要自己去夺了,这不就会
让您为难了么?”
  海贝勒扬眉说道:“老弟,别拿话扣我,对我来说,这件事只许成不许败,万一他执意
不肯,任老弟夺去,我不管!”
  郭璞赧然一笑,道:“海爷,我谢了!”
  海贝勒道:“老弟,别跟我客气,咱们这是互惠,还有什么交待么?”
  郭璞道:“海爷,您这是什么话?”
  海贝勒笑道:“那么,我走了,你在家静候佳音吧!”转身大步行去。
  郭璞送出了大门,一直望着海贝勒那魁伟身形消失在晨间内城空荡寂静的石板路上,他
方始转身进大门。
  在院子里,迎面碰见了海腾,他一见面便躬身问道:“郭爷,谁出去了。”
  郭璞道:“海爷!”
  郭璞微愕说道:“这么早爷上哪儿去?”
  郭璞道:“他进宫见皇上去!”
  海腾讶然说道:“爷进宫见皇上?干什么?”
  郭璞淡淡笑道:“向皇上要个人出来。”
  海腾道:“要个人出来?要谁?”
  郭璞道:“云姑娘!”
  海腾是个明白人,一点就透,忙笑着躬下了身:“恭喜郭爷,贺喜郭爷,看来您要赏我
几个一杯了!”
  郭璞淡然笑道:“恐怕你几个也喝海爷的!”
  海腾一怔,道:“郭爷,这怎么说?”
  郭璞微微笑道:“这还要我深说么?”
  海腾一喜,急道:“郭爷,敢莫是梅姑娘答应了?”
  郭璞笑道:“难道说海爷还会等别人。”
  海腾大喜,一蹦老高,道:“郭爷,这我得赶快告诉海骏他几个去!”说着,他拔腿要
走。
  郭璞及时喝道:“慢着,海腾!”
  海腾忙回身,喜孜孜地道:“郭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郭璞道:“你干什么这么急?”
  海腾笑道:“我怎能不急,你以为不该么?”
  郭璞道:“该,但你得等我说完了话再走。”
  海腾道:“那么您请吩咐!”
  郭璞沉默了一下,道:“记得回来时,在路上你告诉过我,你几个都很想回新疆老家去,
是么?”
  海腾道:“是的,郭爷,我说过!”
  郭璞道:“那么,如今还想不想?”
  海腾道:“哪有不想的,我几个永远都想,除非回了新疆。”
  “那好!”郭璞点了点头,道:“那么,我告诉你,据我所知,你也对我说过,海爷新
疆的那片产业,够吃喝一辈子的,你几个千万要好好服侍海爷,别让他有半点不顺心……”
  海腾笑道:“郭爷,这还用您吩咐……”
  他忽地一怔,接道:“郭爷,您突然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郭璞道:“梅姑娘点头之日,就是海爷离开朝廷回新疆的一天,这是梅姑娘对海爷的唯
一要求。”
  海腾一喜,道:“这么说,爷是答应走了?”
  郭璞道:“由不得他不走,其实,你替他想想,这儿还有什么值得逗留的,只怕他早已
心灰意冷了!”
  海腾点头说道:“您说的不错,朝廷实在不值得留恋了,多少年来,爷一直把自己献给
了皇上,赤胆忠心到头来换得这么一个结果,换谁谁能忍受?而毕竟爷他忍了这么久……”
  郭璞道:“所以说,如今走是时候,记得我对你的分析吗?海爷这么携着一个如花美眷
而去,要比他硬待在这儿,异日落得个悲惨下场,不知要好多少倍!”
  海腾点头说道:“郭爷,什么时候走?”
  郭璞道:“恐怕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海腾道:“这一两天,我恨不得马上就走。”
  “那怎么行?”郭璞笑道:“总得等海爷为我要出云姑娘啊?”
  海腾笑了,但倏地他敛去笑容,迟疑了一下,道:“郭爷,您看皇上会放云姑娘出宫
么?”
  郭璞道:“海爷说了,就是碰破了头,他也要把云珠要出来。”
  海腾摇头说道:“郭爷,不是海腾在您面前乱说话,您知道,爷在皇上眼中已不似往日,
这件事恐怕不容易……”
  郭璞双眉微扬,道:“他最好放云珠出宫,也别为难海爷!”
  海腾一惊,忙道:“郭爷,您的意思是说……”
  郭璞淡淡说道:“我也不希望这么做,只是希望他别逼我。”
  海腾一栗,说道:“那皇上最好还是点头答应的好。”
  郭璞道:“不错,海腾,为他自己最好点头答应。”
  海腾沉默了一下,抬眼说道:“这么说,您也要带着云姑?”
  “废话!”郭璞笑道:“海爷都要走了,我还留在这儿干什么?”
  海腾眨了眨眼,道:“郭爷,恐怕您不会跟爷到新疆去?”
  郭璞笑问道:“怎见得?”
  海腾道:“假如您也要去,您刚才就不会交待海腾了。”
  郭璞含笑点头,道:“海腾,你没说错,我有我的去处。”
  海腾道:“郭爷,您的去处在哪儿?”
  郭璞目光一凝,道:“你问这干什么?”
  海腾道:“怎么说我几个也跟过您一场,他日回新疆安顿后,我几个该时常去看看您,
向您请个安!”
  郭璞暗暗一阵激动,摇头说道:“海腾,我心领了,只要你几个好妤服侍海爷跟梅姑娘,
那比什么都好,我也可安心了,闲暇时,我自会跟云珠去看你们的。”
  海腾沉默了一阵,道:“郭爷,您为什么不跟爷走?”
  郭璞摇头笑道:“海腾,我是个武林人,此身属于武林,是不惯在一个地方长住的,再
说,我还有我的未竟之事。”
  海腾道:“您还有什么事,何不趁这几天赶快办了。”
  郭璞笑道:“海腾,像我这么一个人,有永远办不完的事。”
  海腾轩了轩眉,道:“您不能跟着爷走,爷心里一定很难受!”
  郭璞淡然笑道:“那是当然,我心里又何尝好受?海爷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去,他会对我
有所体谅的。”
  海腾忽转话锋,道:“郭爷,梅姑娘那儿,是您去说的?”
  郭璞点了点头,笑道:“不错,费了好一番口舌,还好冰斧没砍折!”
  海腾道:“爷所以能平安离京,也全是您一手促成,郭爷,我等八个身为人下,感同身
受,海腾在此谨……”
  郭璞道:“海腾,你以后还想不想跟我见面?”
  海腾忙道:“当然想,郭爷!”
  郭璞道:“那就别说下去,也别跟我来那一套!”
  海腾猛然一阵激动,道:“那么,郭爷,海腾不说了,您还有什么事儿么?”
  郭璞摇头说道:“没有了,忙你的去吧!”
  海腾应了一声,道:“那我这就去告诉他几个去,也好让他几个高兴高兴。”
  一躬身,飞步而去。
  望着海腾的背影,郭璞笑了,但倏地,笑容消失了,代之而起的,是一片难以言喻的表
情。
  而适时,大门口响起了一阵急促步履声。
  郭璞回身望去,只见一名跨刀亲兵由大门口急步行了进来,郭璞当即扬眉喝问道:“什
么事这般匆忙?”
  那名跨刀亲兵近前打下千去,道:“禀总管,王爷到!”
  郭璞道:“哪一位王爷?”
  那名亲兵道:“回总管,是四阿哥宝亲王爷。”
  郭璞立即明白了八分,一摆手,道:“我这就出迎!”略整衣衫,快步走了出去。
  他甫走两步,大门处已响起了步履声,只见宝亲王一个人快步行了进来,一脸地焦虑色。
  郭璞忙迎上去浅浅一礼:“见过四阿哥!”
  宝亲王忙抬手说道:“小郭,自己兄弟,还跟我来这套?”
  郭璞含笑问道:“四阿哥,今天是什么风……”
  宝亲王强笑说道:“听说你回来,我来看看!”
  这位四阿哥不愧会做人。
  “不敢当!”郭璞忙道:“那么您请大厅坐坐!”
  宝亲王摇头道:“不坐了,我还得走,海青不在?”
  郭璞道:“一大早就出去了,大半是上梅姑娘那儿去了,您有什么事交待我,等海爷回
来,我再……”
  “不!”宝亲王一摇头道:“我就是找你!”
  郭璞道:“找我?您有什么地方让我效劳……”
  宝亲王道:“小郭,别跟我来这一套,有件事儿我想请你帮个忙……”
  郭璞道:“那么您吩咐!”
  宝亲王眉锋一皱,道:“昨夜我府里发生件怪事儿……”
  郭璞道:“怎么?闹飞贼?有谁这么大胆……”
  宝亲王忙摇头说道:“不是闹飞贼,要是闹飞贼可就好了,凭我自己跟那些人,再有十
个也跑不掉,是……”
  郭璞笑道:“总不会是闹鬼闹怪!”
  宝亲王一点头,道:“那可真跟闹鬼怪差不多……”
  郭璞道:“四阿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宝亲王目光一凝,道:“小郭,你真的不知道?”
  郭璞失笑说道:“四阿哥,你这话从何说起,我又不是掏指会算的神仙,您府里发生的
事儿,我怎么会知道?”
  宝亲王扬了扬眉,道:“那么我告诉你,金玉楼跟蒋子翼都失踪了。”
  郭璞一怔,道:“怎么?金玉楼跟蒋子翼都失踪了?”
  宝亲王点头说道:“不错,就是这么回事儿!”
  郭璞忽地笑道:“四阿哥,这是昨晚上的事儿?”
  宝亲王道:“是啊!”
  郭璞道:“怎见得他二位是失踪了?”
  宝亲王道:“今天一大早两张床空了一对,遍寻不见人影,那些个丫头都找我要人,这
不是失踪是什么?”
  郭璞道:“敢情金玉楼还有一身风流债,四阿哥,难道不能是昨夜临时有什么突发事故,
他二位去替您办事去了……”
  宝亲王一摇头,道:“不可能,就是天大的急事儿,他们也会告诉我一声。”
  郭璞道:“不能来不及么?”
  宝亲王道:“没有来不及那一说,没我的话,他俩怎知道该怎么办?”
  郭璞眉锋一皱,道:“这么说,昨儿晚上您是一点也不知道?”
  宝亲王道:“我要知道不就好了!”
  郭璞道:“那么您来找我……”
  宝亲王道:“希望你能帮我找一找,你知道,他两个是我好不容易才罗致进府的,一旦
没了他两个……”
  郭璞截口说道:“您有失去左右手之感!”
  宝亲王点头说道:“一点不错,确是这样!”
  郭璞微一摇头,道:“四阿哥,您也该知道,活生生的两个大人……”
  宝亲王忙道:“小郭,你是武林中的响当当人物,他两个也是武林人,你总该知道他两
个的事……”
  郭璞道:“实在说,对他两位我知道的不多,尤其是蒋老……”
  宝亲王道:“小郭,你看会不会是什么仇家找上门去……”
  郭璞一摇头,道:“不可能,四阿哥,据我所知,金玉楼罕有敌手,何况他人现在内城
王府中,没人敢轻捋虎须!”
  宝亲王目光凝注,道:“据我知道,有那么一个。”
  郭璞心中明目,嘴里却不经意地问道:“四阿哥,您说谁?”
  宝亲王道:“江南郭璞!”
  郭璞一怔,旋即笑道:“四阿哥,您这是开玩笑,天地良心,昨夜我刚回来,至今还没
有出过门儿,不信等海爷回来您问问他,再说,我要动他何时不能下手,为什么偏拣上昨夜?
更何况还有个跟我无怨无仇的蒋老?”
  宝亲王瞪大了眼道:“小郭,真不是你?”
  郭璞道:“四阿哥,天作胆我也不敢欺蒙您呀!”
  宝亲王傻了眼,道:“那,那他两个究竟哪儿去了?”
  敢情他是来诈郭璞的,凭他,那还差得多。
  郭璞微微摇头说道:“那就非我所能知了,不过……”
  他淡淡一笑,道:“四阿哥,我要说句话,但您会以为那是我跟金玉楼有过节,私下里
恶意中伤他……”
  宝亲王忙道:“小郭,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什么话,快说!”
  郭璞道:“您不该不分良莠地罗致人才,您把金玉楼跟蒋子翼延揽到身边,以我看,那
是引狼入室!”
  宝亲王道:“小郭,这怎么说?”
  郭璞道:“您对这两人知道多少?”
  宝亲王道:“据蒋子翼说,金玉楼是个身手极高的武林好手,至于蒋子翼,我也知道他
是个武林人,颇富心智!”
  郭璞淡淡一笑,道:“您就知道这么多么?”
  宝亲王道:“难道还不够?”
  郭璞道:“四阿哥,武林中没人不知道,‘粉金刚玉霸王’跟‘铁嘴君平生死神卜’是
横行一方的江洋大盗……”
  宝亲王一惊,红着脸嗫嚅说道:“这我倒不知道……”
  “是嘛!”郭璞道:“像他们这样能有长性?又能成什么大事?”
  宝亲王道:“那么以你看……”
  郭璞道:“必然是他俩相偕而去,又回到武林中去横行去了,失去了这两个,对您来说,
未尝不是褔气!”
  宝亲王一耸肩,道:“听你这一说,我倒觉得很有道理,只是,小郭,今后我怎么办?”
  郭璞装了傻,道:“四阿哥,什么怎么办?”
  宝亲王道:“谁帮我争那张椅子呀!”
  郭璞“哦”的一声,失笑说道:“原来您指的是这呀,四阿哥,这您还用担心么?”
  宝亲王道:“难不成你帮我?”
  郭璞慨然说道:“承蒙您看重,换帖的弟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我认为我这个人
是多余,您唯一的对手是三阿哥,对这位三阿哥,我已经摸清楚,他是位扶不起的阿斗,那
张椅子,您垂手可得,易如探囊取物,而且更说不定皇上早就属意您了,您还担的什么心?”
  宝亲王面有喜色,但旋即他摇了头,道:“小郭,话不是这么说,便有十成把握我也不
能轻敌,不能松懈,便是皇上已属意了我,我也要尽心尽力!”
  郭璞暗暗皱眉,点头说道:“四阿哥,您这么做是对的……”
  宝亲王飞快说道:“那你就义不容辞!”
  郭璞笑道:“四阿哥,我什么时候说不来着?”
  宝亲王道:“这么说来,你不推辞?”
  郭璞道:“我根本就没有推辞,谁叫您是我换帖兄弟?”
  宝亲王一点头道:“那好,待会儿,你就搬我哪儿住去!”
  郭璞一皱眉,忙道:“四阿哥,您别忘了,是您让我到三阿哥那儿去的!”
  宝亲王道:“可是我如今要你回来!”
  郭璞摇头笑道:“四阿哥,我直说一句,您这是儿戏,三阿哥要是知道了,他怕不要摘
我的脑袋。”
  宝亲王双眉一轩,道:“他敢,你怕么?”
  郭璞道:“我固然不怕,可是一闹开去,我就别想再在这儿待下去了,固然,那也大不
了一走了之,然而那对您……”
  宝亲王摇头说道:“我不管这么多,我要你回来,你就得回来!”
  郭璞眉锋皱得更深,道:“四阿哥,有件事您恐怕不知道。”
  宝亲王扬眉问道:“什么事?”
  郭璞道:“皇上真个犹怀疑我是南海郭家的后人。”
  宝亲王道:“你是么?”
  郭璞道:“自然不是!”
  宝亲王道:“这不就好了么?”
  郭璞摇头说道:“四阿哥,我这趟奉旨去四川押解人犯,半路上就有大批蒙面高手横施
狙击要杀我,您知道那都是谁?”
  宝亲王道:“自然是那些武林……”
  “不!”郭璞道:“他们是‘雍和宫’的喇嘛!”
  宝亲王脸色一变,道:“胡说,我不信……”
  他倏地一笑,说道:“小郭,你把我当成三岁孩童?”
  郭璞道:“明知您难信,什么时候您可以进宫当面问问皇上!”
  宝亲王一伸舌头,道:“你明知道我不敢!”
  郭璞道:“那么海爷这儿有现成的人,海腾、海骏。”
  宝亲王笑道:“他两个自然跟你一个鼻孔出气。”
  郭璞道:“别的小事,或许,可是对这件事,他两个未必有天胆敢欺蒙您,更不敢无中
生有……”
  宝亲王眉锋一皱,道:“这么说来,是真的了?”
  郭璞道:“本来就是真的!”
  宝亲王沉吟了一下,抬眼说道:“你对我说这些,用意何在?”
  郭璞淡淡说道:“那是告诉您,我是个不祥的人,我跟了海爷,海爷如今落到这步田地,
一旦我跟了您,对您不会有什么好处!”
  宝亲王微微一笑,道:“小郭,我都不怕,你又怕什么?”
  郭璞一怔,苦笑说道:“敢情我说了半天是白说!”
  宝亲王道:“本来你就是枉费口舌,谁让你说的?”
  郭璞摇头说道:“那么您打算……”
  宝亲王道:“一句话,我是要定了你!”
  郭璞略一思忖,道:“那好,既然您这么坚决,我不敢再说什么,不过,等海爷回来,
您最好再问问他……”
  “当然!”宝亲王道:“这你放心,我自会跟他说……”
  一阵雄健步履声由大门传了过来。
  郭璞一阵激动,道:“准是海爷回来了。”
  果然不错,话声方落,大门处已转过了海贝勒。
  他一见宝亲王在刚一怔,宝亲王已然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郭璞忙迎了上去,扬声说道:“海爷,梅姑娘还好么?”
  海贝勒却是一点就透,笑道:“好,好,只是我去时她还没起来呢!”
  他随即转注宝亲王,道:“四爷,今儿个是什么风……”
  郭璞忙道:“海爷,四阿哥府中的那位师爷蒋子翼跟金玉楼,昨夜失了踪,四阿哥一大
早就跑来找我要人。”
  宝亲王忙道:“小郭,你可别乱嚼舌头,我只是问问!”
  海贝勒笑道:“好一句乱嚼舌头,四爷,我看你染的脂粉太多人,你可别冤枉好人,我
这位老弟从回来就没出过府。”
  郭璞飞快向海贝勒投过感谢一瞥,转望宝亲王,道:“四阿哥,如何?”
  宝亲王红着脸道:“我本来只是问问嘛,谁像你说的严重?”
  海贝勒笑了,道:“四爷,厅里坐坐去!”他抬手要让客。
  宝亲王忙道:“不了,我马上就走……”
  海贝勒未强邀,当即说道:“那么,就在这儿说吧,是怎么回事?”
  宝亲王遂把金玉楼与蒋子翼失踪事说了一遍,同时,也把郭璞对他说的说了一遍。
  听毕,海贝勒点了头,道:“原来如此,四爷,对我这位老弟的话,我有同感。”
  宝亲王摆手说道:“别同感了,走了就走了,我懒得再提,只是,海青,有件事儿我要
跟你商量一下……”
  海贝勒道:“又要我这老弟?”
  “不错!”宝亲王道:“你怎么知道?”
  海贝勒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岂会安好心?四爷,除了这件事,还有什么事值得你
跟我商量的?”
  宝亲王红着脸笑了,道:“海青,你怎么说的?”
  海贝勒笑了笑,道:“我还敢得罪阿哥么?”
  郭璞为之一怔,宝亲王喜道:“这么说你答应了?”
  海贝勒:“我不答应行吗?”
  宝亲王连连摇头道:“我可没想到这么容易,在我意料中恐怕得跪在地上求,海青,你
可别诓我高兴,寻我开心!”
  海贝勒道:“四爷,我海青有几个脑袋?”
  宝亲王瞪眼说道:“海青,说真的!”
  海贝勒道:“真的行,不过,你得等两天。”
  宝亲王微愕说道:“等两天,为什么?”
  海贝勒道:“我还有点私事,需要我这位老弟替我办一办。”
  宝亲王道:“什么事?”
  海贝勒摇头说道:“私事,恕不能奉告!”
  宝亲王道:“这敢情好,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卖关子了,可是海青,你得给我个确定的日
子!”
  海贝勒一摇头,道:“抱歉,那我不能,这件事也许得过十天半月,也许明天就能办好,
总之,办好了我让他马上搬过去,行么?”
  宝亲王道:“跟你一样,不行也得行呀!这已经是我天大的面子,你难得的好说话了,
我焉能不知足?”
  海贝勒跟郭璞笑了。
  宝亲王却一抬手,道:“好吧,就这么说定了,什么时候办完事,派个人招呼我一声,
我拿八抬大轿来接小郭,我走了!”
  他可是说走就走,扭头而去。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