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连载 > 满江红 > 第 8 章 血滴子与大罗剑法
第8节 情义双全
独孤红《野史传奇·满江红》第八卷
第 八 章 情义双全

  甫进大厅,果然,大厅内正传出海贝勒与和亲王的阵阵大笑,想来两人谈得甚是欢愉。
  在厅外,郭璞扬声说道:“海爷,郭璞告进!”
  厅内笑声立住,只听海贝勒叫道:“是老弟么?快请进来,三阿哥等了你半天了。”
  郭璞应声而进,和亲王和海贝勒已离座双双迎了上来,和亲王仍是往日那身打扮,边走
边道:“哎呀,老弟,你上哪儿去了,害得我望眼欲穿……”
  郭璞陪笑说道:“您恕罪,三阿哥,我出去办点事儿……”
  近前,和亲王伸手握上了他,真诚地道:“老弟,一趟四川折磨人,你瘦了……”
  郭璞暗暗感动,道:“您希望我胖得走不了路么?”
  和亲王大笑道:“我担心你瘦得被风一刮就走……”
  微顿,他又接道:“老弟,你辛苦了,我特来看看,听海青说,我又落在了老四后头,
看来我永不及他快。”
  郭璞道:“谢谢您,三阿哥,我该去给您请安的,这是实话,我本来预备回来跟海爷说
一声就去给您报喜的。”
  和亲王道:“怎么?要请喝喜酒了?”
  郭璞忙一摇头,道:“不是,三阿哥,是您……”
  海贝勒突然笑道:“老弟,你慢了一步,赏钱我已经拿过了。”
  郭璞一怔,目光转注,道:“怎么,海爷,您已经对三阿哥说过了?”
  海贝勒笑道:“哪用我说,他早知道了!”
  郭璞“哦”的一声,望向和亲王道:“是么,三阿哥?”
  和亲王难掩兴奋地点头说道:“老弟,是的,‘御书房’的太监前两天就给我送去了信
儿,老弟,放心,我不会忘了你的!”
  郭璞忙道:“谢谢您,三阿哥,我不敢奢望什么,您知道,我是个没享荣华富贵褔份的
武林人,只是……”
  他笑了笑,接道:“我没想到您会用上这手杀手柬!”
  和亲王摇头道:“那不是我,说来也是我管闲事管出来的,前些日子老四在宫里又跟一
个妃子胡缠,恰好我撞见,我算是替那个妃子解了围,事后她对我千谢万谢,并且说要报答
我,当时也没在意,可没想她在皇上面前告了老四一状,把老四的厎全给抖了出来,当时皇
上很生气,拍着桌子要找老四,要不是劝得快,老四就非倒楣不可!”
  海贝勒摇头叹道:“一时风流送掉了帝位,四阿哥要早知道有今日,我敢说拿刀子逼着
他也不会干。”
  和亲王道:“事实上我感到很不安……”
  郭璞道:“您有什么好不安的?”
  和亲王道:“老四要是知道,准以为是我害他的。”
  这位王爷不愧是个“好人”!
  郭璞摇头叹道:“您真是,这种事您还怕得罪人?”
  和亲王窘笑说道:“我就是这样,怎么说我跟他是兄弟……”
  郭璞道:“恕我大胆,假如您有这把柄落在四阿哥手里,我敢说您早就被削去宗籍了。”
  海贝勒一旁说道:“这是实话,三爷,凭良心一句话,我可不大愿意你坐上那张椅子。”
  和亲王道:“我明白,人人都赚我窝囊!”
  “那倒不是!”海贝勒摇头说道:“是你心太软,不够狠!”
  和亲王道:“当皇上必得狠么?”
  海贝勒点头说道:“三爷,事实上的确如此……”
  他抬手一指郭璞,道:“这,他比我懂得多,不信你问问他。”
  和亲王笑道:“你也不怕我将来对付你?”
  海贝勒道:“我就是摸准了你的脾气,才敢这么说的。”
  和亲王笑容微敛,一摇头,道:“也不一定,海青,尧如何?舜如何?……”
  他转望郭璞,道:“对么,老弟?”
  郭璞含笑点头,道:“是的,三阿哥!”
  海贝勒一摇头,笑道:“老弟真是势利眼,现在就拍上马屁了。”
  郭璞失笑说道:“海爷,这也是实话!”
  海贝勒道:“就算是实话吧,接下去你听听三阿哥的实话吧,够你头大的,我要听听你
怎么应付!”
  郭璞转注和亲王,惑然说道:“什么事,三阿哥?”
  和亲王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德佳本来要来找你……”
  一听到这位三格格,郭璞立即皱了眉,道:“怎么?三格格要来找我?”
  和亲王点头说道:“我知道你怕见她,所以找替你拦了……”
  郭璞忙道:“谢谢您,三阿哥!”
  海贝勒一旁说道:“老弟,还有下文!”
  郭璞“哦”的一声,忙道:“三阿哥,还有什么下文?”
  和亲王道:“她让我带了话,要你明天陪她去打猎去!”
  郭璞一急,忙道:“打猎?这怎么行?我一窍不通。”
  和亲王道:“这是胡说,凭你这身本领,还要怎么个通法?”
  郭璞也觉得这话说得太那个,赫然一笑道:“可是,三阿哥,我不能去!”
  和亲王道:“为什么不能去?”
  郭璞脑中电旋,道:“海爷还有事儿要我办……”
  他向海贝勒递个眼色,道:“是么,海爷?”
  海贝勒微微一笑,道:“老弟,我这个人向来是不会拐弯的直肠子,总是有一句说一句,
别说没有事,就是有事,我也不敢得罪这位胭脂虎,要不然的话,以后我会有数不清的麻
烦!”
  和亲王笑了。
  郭璞苦着脸道:“海爷,您这是存心整我!”
  海贝勒笑道:“天地良心,我这可是好意!”
  郭璞道:“您这是好意?”
  “怎么不是?”海贝勒道:“三阿哥大事既已笃定,你也该去轻松轻松了,何况还有这
么一位美格格陪着,换作我求还求不到呢……”
  郭璞道:“那么您去!”
  海贝勒道:“你只要不怕耽误你的事儿,我就去,再说,人家指著名儿要的是郭总管,
又不是我,我干什么涎着脸往上凑呀!”
  郭璞皱眉说道:“海爷……”
  “再说!”海贝勒眨眨眼,笑道:“云珠一个人怪寂寞的,你也总该再找一个陪陪
她……”
  和亲王大笑说道:“妙,妙,一箭双雕,该为内城留段佳话!”
  郭璞窘迫说道:“您二位怎么都开我的玩笑?我一个武林草莽,人家是皇亲国戚,尊贵
格格,这怎么能……”
  海贝勒道:“只要你老弟点个头,我敢说人家马上跟你走,她可没把自己当成尊贵格格,
也没把你当成武林草莽,就算她把自己看得高高在上,你也不差呀?四阿哥的换帖兄弟……”
  郭璞道:“行了,海爷,拿我寻开心了,该够了,您今儿个哪来那么大兴致。”
  海贝勒笑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郭璞一摇头,没说话。
  和亲王正经地道:“老弟,海青说的不错,德佳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她就是脱不了她那
尊贵格格的娇纵脾气,其他的倒不失为一位满旗好姑娘,她能文能武,将来……”
  郭璞皱眉叫道:“三阿哥,怎么您也来了?”
  和亲王道:“我说的是实话,要不是她那点脾气,她早来找过你好几百趟了,大丈夫三
妻四妾,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前例,当年康亲王的格格,明里说是上西山看雪失踪了,暗地里
谁都知道,是她跟那武林奇客的情郎走了,你要愿意,我替你做个大媒……”
  郭璞忙道:“多谢三阿哥,这种事得两厢情愿……”
  “怎么?”和亲王道:“你不愿意?”
  郭璞摇头说道:“我不敢这么说,我吃不消她那种刁蛮……”
  海贝勒插了一嘴:“一个情字施出去,怕她百炼精钢不化为绕指柔!”
  郭璞眉锋一皱,道:“怎么啦?海爷,您今儿个怎么老跟我过不去!”
  “天地良心!”海贝勒煞有其事地道:“我是本月老一点善心,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
属!”
  郭璞苦笑摇头不语。
  和亲王却道:“你怎么说?老弟?”
  郭璞忙道:“三阿哥,我不能去……”
  和亲王道:“我不是问这!”
  郭璞眉锋又一皱,道:“三阿哥,我求求您,别开我的玩笑了……”
  和亲王正色说道:“老弟,我实说了吧,八叔让我来探探你的口气……”
  他指的是廉亲王。
  郭璞大惊忙道:“怎么王爷他……”
  和亲王道:“那怪谁,谁叫你阁下人才出众,文武高绝,内城里各府邸争相罗致,没看
我跟老四几个跑断了两条腿?女孩子对这种事由来死心眼儿,德佳她是非你不嫁,八叔当然
得依着她,再说八叔跟八婶也确实喜欢你……”
  郭璞叫道:“我的天,这从何处说起?”
  海贝勒及时又插了一句:“老弟,这件事该从德佳看见你那头一眼说起。”
  郭璞瞪了他一眼,道:“海爷,您高兴了?”
  海贝勒双肩一耸,道:“天晓得,喜事嘛,谁不替你高兴?”
  郭璞拿他没奈何,道:“我自己就不替我自己高兴!”
  海贝勒摇头说道:“事实上,我通麻衣相法,照我看,你老弟命里有三房娇妻,加上德
佳这只不过两房而已,还有一位你还没碰上呢,这时候就怕,到那时候该怎么办?”
  郭璞道:“海爷,您饶了我吧!”
  海贝勒摇头说道:“老弟,我这是真话,要不应验,你找我。”
  郭璞还待再说。
  那里和亲王已然说:“老弟,你正正经经地出本心给我句回话!”
  郭璞皱着眉,略一迟疑,随即正色说道:“三阿哥,您知道,我已有了云珠,我不能委
屈……”
  和亲王截口说道:“这个人家知道,人家情愿居小,你还怎么说?”
  郭璞暗暗叫苦,道:“三阿哥,您也知道,情之一事……”
  海贝勒突然说道:“老弟,我插句嘴,你对德佳的印象很坏么?”
  郭璞脱口说道:“没那一说……”
  “这就是喽!”海贝勒道:“谁敢说假如你肯,你这方面不会动情?你是非不能实不为,
这说不过去,再说,你第一个理由不是不喜欢她,而是怕委曲她,足见你对她也不错,更何
况人家对你一往情深,非你不嫁,难道你忍心让人家一辈子不嫁人,做老姑娘不成么?”
  和亲王一旁点头说道:“不错,老弟,别那么狠心!”
  海贝勒及时又一句:“未来的皇上的大媒,老弟,你怎能不点头?”
  郭璞简直无法招架,略一沉吟,道:“三阿哥,好在我在这儿并不是待一两天,这件事
暂且不谈,行么?”
  和亲王刚要说话,海贝勒抢了先,道:“三阿哥,他可是个高来高去的人物,打铁要不
趁热,一旦他带着云珠溜了,你可别找我要人!”
  和亲王忙道:“老弟,可别让我没法子见八叔,德佳也是死心眼儿,你可千万别害了
她。”
  郭璞暗暗好不气恼,瞪了海贝勒一眼,道:“海爷,我真想跟您打一架!”
  海贝勒笑道:“别找我,有架留着跟德佳打吧!”
  郭璞突然笑了,但那是无可奈何的苦笑。
  和亲王这位老好人一旁又说了话:“老弟……”
  郭璞忙拦住话头,道:“三阿哥,先谈打猎事,都谁去?”
  和亲王道:“又不是打围,当然是你跟她两人。”
  海贝勒笑道:“一亲芳泽的好机会,其实以我看打猎是假。”
  郭璞没理他,望着和亲王道:“三阿哥,上哪儿去打猎?”
  和亲王摇头说道:“没听她说,可能是上热河大围场去。”
  郭璞一惊,忙道:“热河大围场?你不说不是打围么?”
  和亲王道:“别急,也许是玉泉,反正明天你就知道了。”
  郭璞道:“三阿哥,要是玉泉,我可以奉陪,要是去热河……”
  他一摇,道:“我恐怕不能去。”
  和亲王道:“为什么?”
  郭璞道:“三阿哥,我有理由不能去。”
  和亲王道:“什么理由?”
  郭璞摇头说道:“三阿哥,私事,不能说。”
  和亲王道:“我也只好不问了,那件事你怎么说?”
  郭璞想了想,道:“你谅必不是马上得给王爷回话!”
  和亲王道:“倒不是那么急,但你总得让我先听听……”
  郭璞截口说道:“这样好不?等云珠回来,我先问问她的意思?”
  和亲王道:“怎么,还得问她?”
  郭璞道:“您不认为应该么?”
  和亲王点头说道:“应该,应该,行,就这么说定了!”
  又谈了片刻之后,和亲王走了。
  送走了和亲王,郭璞暗暗松了一口气,往回走的时候,他侧顾海贝勒,尚未开口。
  海贝勒他已然抢着说了话:“老弟,先别埋怨我,这件事,还有另一件事,我都要跟你
好好谈谈,咱们亭子里说去!”
  说着,拉着郭璞行向了小亭。
  郭璞只得暂时忍了下去。
  在那朱栏碧瓦的小亭中坐定,海贝勒道:“老弟,刚才四阿哥走后,我忘了问你,金玉
楼跟蒋子翼失踪的事,你怎么说?”
  郭璞心中一跳,道:“这就是您要跟我谈的另一件事?”
  海贝勒点头说道:“正是,老弟!”
  郭璞道:“您知道,金玉楼跟我有过节,此人也阴险狠毒。”
  海贝勒点头说道:“不错,我知道!”
  郭璞道:“我一走,他随时有做案嫁祸我的可能,再说我不能给三阿哥留下这么一个威
胁,所以我杀了他。”
  海贝勒眉锋一皱,道:“那蒋子翼呢?”
  郭璞道:“海爷,蒋子翼也是一大危险人物。”
  海贝勒眉锋又一皱,道:“行了,老弟,这件事我不管,但三阿哥今天来所提的这件事,
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我是非管不可!”
  郭璞道:“海爷,我一直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海贝勒道:“我在临走前要帮德佳一个忙。”
  郭璞道:“对我,您可不能算是帮忙。”
  海贝勒道:“可是我也并不是害你。”
  郭璞道:“真要说起来,您是害德佳。”
  海贝勒道:“怎说呢?”
  郭璞道:“海爷,对我,人家不明白您明白!”
  海贝勒浓眉微轩,道:“南海郭家并不辱没她!”
  郭璞道:“谢谢您,海爷,可是德佳她倾心的只是您的总管郭璞,并不是南海郭家的郭
燕南,一旦她知道了真相,说不定她躲我都来不及……”
  海贝勒摇头说道:“只怕没那一说,老弟,你别小看了德佳,她也是个宦海奇女子,刁
蛮,那是天性,娇惯,那也是因为她生于宦门,这都可以改,一旦她要知道你是郭家六少,
我看她那颗心会更坚决!”
  郭璞道:“那是您的看法。”
  海贝勒道:“我深知德佳,不然我不会帮她这个忙,要是个俗脂庸粉,我反而会劝你别
要,不信你试试!”
  郭璞心中为之一动,道:“还有,海爷,一旦皇上知道我是南海郭家的人,廉亲王的格
格嫁给了叛逆,您看他会怎么想?”
  海贝勒道:“谁说这件事非让他知道不可?”
  郭璞道:“海爷,您这是说笑,亲王的格格出阁,这是何等大事?能不让皇上知道,这
可能么?”
  海贝勒道:“当年康亲王的格格……”
  郭璞道:“海爷,那该叫私奔!”
  海贝勒道:“你以为德佳不能也这么跟你走?”
  郭璞为之一怔,道:“海爷,我还有个最主要的理由,您先恕罪,老人家不会让我带一
位格格回去。”
  海贝勒浓眉一轩,道:“满旗女儿有什么不好,老弟,那些个仇恨超自上代,不是起自
我们这一代,我们犯不着承担这个,要不然你我不会坐在这儿谈话……”
  他顿了顿,接道:“你也别瞒我,对南海郭家,我虽不敢说了若指掌,但我敢说知道得
颇深,老人并不是厌恶每一个满族的人。”
  郭璞还想再说。
  海贝勒已然摆手说道:“这都不是理由,最主要的还是你自己,说你自己心里的话,你
觉得德佳这个姑娘怎么样?”
  郭璞道:“海爷,对她,我只有褒没有贬。”
  海贝勒道:“这不就行了么?”
  郭璞道:“可是海爷,情……”
  “情什么?”海贝勒截口说道:“古来那么多齐眉夫妇,难道说他们都是事先有了情的
么?”
  郭璞一怔哑口,但旋又说道:“海爷,您知道……”
  海贝勒道:“我只知道德佳向来视男人如草芥,对你,她可是恨不得把心掏给你,三阿
哥没说错,女儿家对一个情字,由来死心眼儿,德佳的心眼儿犹死,你若是执意不肯,我不
便勉强,但她日后若有个三长两短,这一辈子我不以为你跟云珠能过的安心!”
  郭璞心头震动,机伶一颤,道:“海爷,您……”
  海贝勒截口说道:“老弟,我无意危言耸听吓唬你,梅心熟知德佳,不信你可以再去一
趟问问她!”好一个“再”字。
  郭璞没留意,皱着眉默然未语。
  海贝勒却又说道:“老弟,或许你仍以为德佳她对的是郭璞,那容易,你自管找她谈谈
去,必要时不妨跟她摊牌,她要是有一点犹豫,你尽管走你的,行么?”
  郭璞道:“海爷,苦就苦在我不能跟她摊牌。”
  海贝勒道:“我不以为有什么不可以的。”
  郭璞道:“您该明白那不可以的理由所在。”
  海贝勒轩眉说道:“老弟,德佳要是走漏了你的消息半点,我海青这颗脑袋马上交给你,
再说,事已到如今,你马上就要走了,还怕什么,谁又能奈何你?”
  郭璞默然未语。
  “还有!”海贝勒道:“关于打猎的,你也该去问个清楚,究竟是上哪儿去,万一她要
是去热河,你明早临时来个不去,那多不好?”
  郭璞道:“你是巴不得这两天我离远些?”
  海贝勒一点头,道:“事实如此,我不否认!”
  郭璞沉吟了一下,道:“我倒是真的想去跟她当面谈谈,可是我又怕廉亲王来个召见,
当面提起此事,那我怎么说?”
  海贝勒道:“这有何难,你不妨直说,你要先跟德佳谈谈。”
  郭璞道:“能这样说么?”
  海贝勒道:“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郭璞一叹说道:“好吧,也只好如此了,我哪来这么多麻烦……”
  海贝勒口说道:“老弟,得更正,这不叫麻烦,叫褔!”
  郭璞苦笑说道:“我情愿不要这份褔。”
  海贝勒笑了笑,道:“是前生注定事,奈之若何?我刚才不说过么?我通麻衣相法,以
我看你命里有三房娇妻……”
  郭璞道:“海爷,别开玩笑了,这已经够我受的了!”
  海贝勒摇头一笑,道:“不信你自己往后看好了,内城中这些人我看过不少,没有一个
不应验的,你以后要没有三房娇妻,尽管找我好了!”
  郭璞苦笑说道:“找您时如何?砸您的摊儿?”
  海贝勒道:“拆我的房子都行,老弟,说笑归说笑,时候不早了,你可以去了,早去别
早回,我有耐心候你的佳音。”
  说着,他站了起来,拉着郭璞行出了小亭。
  在海贝勒的亲送下,郭璞心含五味地出了“贝勒府”。
  片刻之后,郭璞到了“廉亲王府”。
  这“廉亲王府”跟“怡亲王府”一般地宏伟、庄严、气派,门口一对巨大石狮,站门的
跨刀亲兵有四个。
  郭璞到了门前直上台阶,当然,那站门的亲兵挡了驾。
  郭璞向着那拦路的亲兵含笑说道:“我是海贝勒府的总管郭璞,麻烦哪位通报三格格,
我求见。”
  郭璞大名满内城,哪个不知,谁个不晓?站门的那四个亲兵立即恭谨见礼,分出一名飞
步入内。
  有顷,急促步履响动,那名亲兵带着身穿长袍马褂的瘦削中年汉子奔了出来。
  出门那中年汉子便含笑欠了身:“这位就是郭总管?”
  郭璞忙道:“不敢,正是郭璞,请教!”
  “好说!”那中年汉子道:“总管富禄!”
  郭璞道:“原来是富总管当面,失敬了!”
  “别客气!”这位“廉亲王府”的总管富禄忙道:“三格格候着您呢,请!”
  郭璞谦逊了一句,举步行了进去。
  “亲王府”的总管按比“贝勒府”的总管神气,可是富禄却是恭恭敬敬地陪着郭璞往里
走。
  这“廉亲王”府的建筑,也跟“怡亲王府”差不多,富禄带路领着郭璞没在前院停留地
直进后院。
  在那后院门,郭璞停了步,道:“富总管,三格格在后院?”
  富禄忙道:“是的,三格格正在她书房里。”
  郭璞道:“这后院……方便么?”
  富禄堆笑说道:“是三格格的吩咐,你又不是外人。”
  前面那句倒好,后面那句却听得郭璞眉锋一皱,脚下却只有跟着富禄进了后院。
  穿过一条画廊,富禄在一间精雅书房门口停了步,一躬身,恭谨发话说道:“禀三格格,
贝勒府的郭总管到。”
  书房里,响起了三格格德佳那甜美、出奇的温柔、竟还带点颤抖的话声:“请他进来!”
  富禄应声为郭璞推开了门。
  郭璞一声有劳,硬着头皮行了进去。
  门外,富禄带上了门,然后步履之声远去。

  ---------------
  炽天使书城 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