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1
白云裳羞愤到极点,却是毫无办法,只有绝望的闭上眼睛,另一面的战天风也是半点办法没有,只有眼睁睁的看着。
外衣一掀开,马玉龙淫兴更增,更不停手,将白云裳肚兜的带子解开,一手提着肚兜,急促的呼息着,慢慢的将肚兜掀开,到白云裳的双乳露出时,始才猛地一掀,随即便发出一声欢叫:“果然如此,美丽绝伦,绝品啊,绝品。”
他看到了白云裳双乳,战天风自也看到了,战天风在龙湾镇混时,顽童胡闹,偷看过不少女人乳房,说实话不好看,不是象个大木瓜一样吊着,就是乳尖上一圈乌黑,象挂着两粒黑枣,而且是完全让人不起馋心的黑枣。后来看了鬼瑶儿虚影的乳房,那个漂亮,让他回想起来腹中不由自主的发火,还有那次血烈和蜜雪儿亲热,他也看见了蜜雪儿的乳房,可说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乳房,或者说美女的乳房,然而一眼看到白云裳的乳房,他胸中仍是不由自主的一震,有一种刹时忘了呼吸的感觉。
白云裳的双乳没有鬼瑶儿蜜雪儿的大,但却特别的尖挺高耸,象极了两根破土而出的冬笋,剥去了笋皮后,怯生生的挺立着,乳尖如豆,清新嫩红,在昏蒙的光线中显出淡淡的两点红影。
“确实是极品。”战天风也在心中暗暗赞同马玉龙的话,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过,马上就被怒火冲散了,牙关紧咬:“马玉龙,竟敢污辱我云裳姐,终有一日,我要你生死两难。”
白云裳感觉到胸前一凉,知道胸脯裸露,羞极之下,昏了过去。马玉龙本来痴迷的盯着白云裳乳房,但白云裳昏过去他却还是察觉到了,他是玩女人的老手,昏迷中的女人形若奸尸,他可不愿意,发出一缕灵力在白云裳人中穴上一撞,让白云裳又清醒过来,白云裳眼睛一睁,随又闭上,眼泪滚滚而出。
马玉龙嘿嘿一笑,道:“云裳,不要哭,你哭我可很心痛呢,告诉你,男女交欢是这世上最美的一件事情,你一旦尝过了,就会如醉如痴的迷上的,而且我告诉你件事,我其实还有个师父,是七大灾星中的天欲星,他传我的御女术,可以把和我交欢的女子美上天,当然,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自控能力很强,但师父还传了我一样好东西:女儿醉。”
说到这里,马玉龙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玉瓶子来,淫笑道:“这女儿醉是春药中的极品,女孩子只要闻一下,不论她是怎么样的贞节烈妇,都会立刻春情勃发,若是在鼻间抹上一点啊,那春情就会象烈火一样熊熊燃烧,到那时,别说是人,就算是一条狗,你搂住了也会拼命索要,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子,我也给你抹一点吧,不过放心,我完全可以满足你的,哈哈哈。”他狂笑着,打开瓶塞,先自己闻了一下,再用小指尖勾了一点,抹向白云裳鼻间。
白云裳本来闭着眼睛,听说马玉龙不但要凌辱她,还要给她涂春药,羞怒至极,睁眼羞叫道:“不要。”
“要的,要的。”马玉龙不绝淫笑:“你是女儿中的极品,你的第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亨用。”
白云裳摇头想躲避,却哪里躲得开,终于给他在鼻间抹上了女儿醉,急忙闭住呼吸。
她闭住呼吸,马玉龙自然看得出来,嘿嘿一笑,道:“不急不急,玩女人就象品古董,要慢慢的细细的,才能品出真味,先让我来好好品尝品尝你这对女人中罕见的美乳吧,然后等你吸进了女儿醉,春情大发,我再把你剥光了,用御女术美美的把你送上天,只要一次以后,我保证你就会迷上我,只恨不能天天把我往床上拖,哈哈哈。”狂笑着搓搓手,抓向白云裳双乳。
这段时间,战天风竭力运功,但白云裳留在他体内的灵力实在太强,无论他怎么使力,功力也始终无法凝聚,眼见马玉龙的双手一点点伸手白云裳双乳,战天风怒到极点,刚要张嘴大喝一声,不论如何先阻马玉龙一下再说,却突然间由马玉龙的双手想到一个东西:鬼牙。
“对啊,放鬼牙啊,本大追风就算死了,也绝不让他的狗爪子碰到云裳姐奶子。”战天风心底狂叫,勉力抬起双手,马玉龙是侧对着他的,他一手便对准了马玉龙右耳,怕瞄不准,另一手则对着马玉龙右胁,捏好剑指,默念口诀,暗叫一声放,两枚鬼牙急射出去。
石室本来就不宽,白云裳给战天风拨毒时又是差不多坐在中间的位置,因此战天风离着马玉龙其实不过三四步距离,这么近的距离,怎么可能瞄不准,而马玉龙整个心神都放在了白云裳双乳上,一门心思只想要感受双手摸上白云裳双乳的第一下触感,对战天风完全没有半点防备,自然也就无从躲闪,一枚鬼牙正好从他的右耳穿进,左耳斜上穿出,另一枚鬼牙则射进了他身体里,为他护体玄功所抗,没能穿透身子,只射出一个血洞。
马玉龙身子一震,慢慢的转过头来,看向战天风,眼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本身功力了得,清楚的知道白云裳没来得及收回的灵力会给战天风怎样的创伤,再加之对白云裳的痴迷,因此完全没有来理会战天风,却再想不到战天风身子不能动,臂上却诡异的装有鬼牙,一着错,满盘输,他玄功再高,也是抗不住透耳而过的鬼牙的,身子摇了一摇,仰天摔倒,死了,却是死不闭眼。
白云裳已经完全绝望了,只是死死的闭着眼睛,听任泪水横流。女子行走江湖,天生就有着弱势,一旦失陷敌手,那便惨不堪言,但白云裳一直都没有过这种担心,以她的功力,不论敌人多强,想打败她有可能,击伤她也有可能,但想擒住她凌辱她,却绝无可能,打不过,她可以跑,如果她安心想跑,即便集中天下所有的高手,也是围不住她的。然而今日一时的疏忽,只是因为为马玉龙甜蜜语所迷而信任了他,却陷自己于万劫不复,她悔到了极点,心中这时只有一个念头,一旦身得自由,立刻杀了马玉龙,然后自杀。叫她想不到的是,马玉龙的的魔爪并没有摸上她身子,两声异响后,然后是扑通的一声,身子摔倒的声音,她急睁开眼睛,见马玉龙栽倒在她身边,脑袋离她不过尺余,耳中的血不咕噜噜不绝放出来,两眼大睁着,绝望、愤怒、不甘心,却已渐渐的呈现出死鱼的神色。
白云裳惊喜交集,勉力抬头看向战天风,叫道:“是你---杀了他。”
战天风射死刑天道人那次,放出鬼牙后,全身虚脱,但这次却没有这种感觉,因为鬼牙和战天风同时吸取了金果的灵力后,也就把寄居的战天风当成了自己人,发射出来时,便不象先前一样要拼命的吸取战天风的灵力,不过战天风并没有察觉这种异象,因为他体内塞着白云裳的灵力,本来就不舒服,又一门心思的盯着马玉龙,只要看到马玉龙没死,那就还要补上两鬼牙,根本没去管体内有什么感觉,见马玉龙死得透了,始才放心,听白云裳问,嘻嘻一笑道:“是,我臂上装有九鬼门的鬼牙,刚刚才想起,便免费送了他两鬼牙,竟然想强奸我的好姐姐,本大追风要将他挫骨扬灰。”
先前过于激动,白云裳忘了自己双乳还是禅露着的,听到强奸两字,始才想起,呀的一声叫,刹时玉面通红,忙掩上衣服,羞意略去,复看向战天风,一脸感激的道:“风弟,谢谢你。”她一直对战天风另眼相看,但叫战天风做风弟,却还是第一次,战天风让她免于凌辱,她心中的感激,当真难以言喻。
“说什么呀。”战天风摇头,嘻嘻笑:“你是我的好姐姐呢,弟弟帮姐姐,那是没得说的,而且你被他暗算,也是因为替我拨毒。”
他这么说,白云裳心中更是感激,所有的人都想不通白云裳为什么独独对战天风格外不同,其实原因只有一个,便是朱一嘴死那夜,战天风抚尸痛哭,刚好给白云裳撞上而生出的缘份,因为白云裳师父过世时,也刚好是那样的一个月明之夜,白云裳也是那样的抚尸痛哭,同样的哭声同样的情景,一下子就触发了她心中的柔情,看着战天风,她仿似就看到了当日的自己,同病相怜,那一刹那,战天风在她心里便有了格外的亲切感,每当她看到战天风,这缕柔情便会不由自主的生出来,待战天风也就格外不同,战天风叫她姐姐,她也愿意,在她心里,也真的觉得战天风就象她的小弟弟,不过她嘴巴上还是有些难于叫出口而已,而这一次,战天风在这种情形下帮到了她,激动之下,终于叫出了口。
战天风虽然嘻嘻笑,身子却始终挣不起来,白云裳略一凝思便明白了,道:“风弟,你是因为姐姐的灵力於塞经络而难于运功是吧。”
“是。”战天风点头:“我这会儿的情形,就好象是因贪吃而胀坏了的傻大个儿,肚子里满满的,怎么也动弹不了,想放两个屁松动松动,偏生还放不出来,真是气死。”
“那是姐姐的灵力塞住了,放---那个怎么会松动。”白云裳白一眼战天风,却又一笑,道:“姐姐教你一个法门,你可以把姐姐的灵力引入经脉中,化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