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节 2
“有这好事?”战天风大喜,却又道:“把姐姐的灵力变成我的,那我岂非占了姐姐的便宜。”
便宜两字语含双关,白云裳脸一红,瞪他一眼,道:“好生记着,别闹不好弄成个气滞,到时挺着个大肚子象个孕妇一样,姐姐可不负责。”说着扑哧一笑,这会儿她看战天风越发不同,也就越容易流露出少女的天性。笑容微敛,传了战天风运功的法子。
战天风依诀闭目练功,於塞的灵力果然慢慢散开,缓缓注入自己丹田中,鼓胀的肚腹一时大是轻松,但不等他将白云裳所有灵力化净,却忽听得白云裳的呻吟声,他吃了一惊,急睁开眼睛,却见白云裳一张玉脸赤红如火,全身象蛇一样的扭动着,双手更在身上乱抓,先前掩好的衣服也给抓开了,绝美的双乳袒露着,给自己的双手抓得不住变换形状,口中更不绝的发出呻吟声。
先前马玉龙给白云裳涂上女儿醉时,白云裳闭住了呼吸,但后来意外得救,却把这个给忘了,一吸之下,吸进了女儿醉。白云裳若灵力不被制住,以她惊人的玄功,任何毒药春药都伤不了她,即便入体,也瞬间便可排出,但灵力被制便没有办法了,虽然她幼受佛法熏陶,心志远比一般女孩子坚凝,但天欲星所制这女儿醉实是天下最厉害的春药,加之马玉龙为了摧毁她的禅心,不是让她闻了一下,而是将药涂在了她鼻间,份量加了十倍不止,她又如何抗拒得住,这时便是药性发作了。
她本来美绝天人,此时裸着双乳这么扭动着呻吟着,当真有着不可思议的诱惑力,战天风因为年纪的关系,对女人一直都不是特别的感兴趣,但和苏晨亲热过,尤其是蜜雪儿那一次的勾引后,虽然都未真正入港,却也引动了心火,对女人已经有了一定的渴望,这时一眼看到白云裳这个样子,刹时间便全身发火,身上更起了异样的反应,眼光也不由自主盯向白云裳的双乳,心中低叫:“云裳姐的奶子可真美,好象比鬼瑶儿蜜雪儿的都还要美上三分。”
这么想着,却猛地心中一凝,低叫:“云裳姐可是我姐姐,她的奶子我不应该看的。”急一甩头,错开眼光,叫道:“云裳姐,你怎么了,我给你解穴。”他从来没见过春药发作时的情景,一时没想到这是春药发作了,只想到白云裳是不舒服,解开白云裳的穴道,她自然就好了。
战天风经络中塞着的灵力还有一小部份没有化开,玄功运转仍然不畅,只能运使不到平时三成的功力,但身子的运动却是无碍了,起身到白云裳边上,竭力错开眼光,不去看她的胸乳,跪到她身边,伸掌按上丹田,手掌与白云裳身子刚一接触,还没来得及发出灵力,白云裳却忽地双手一伸,死死的抱住了他。
马玉龙说药性发作后的女人,会完全不顾兼耻,哪怕是抱着条狗也会拼命索求,他不是信口开河,而是真的试过,确切的知道这女儿醉的威力,何况他给白云裳涂的药还重了十数倍不止,这时的白云裳,神智已完全痴迷,欲火在身体里熊熊燃烧,对挨着她身子的一切,只是死死的抱住,至于抱着的是人还是狗,她真的已经完全管不了了。
战天风全无防备,他哪想到白云裳会这么抱着他啊,身子往下一栽,趴在了白云裳身上,手往下压,抓着了白云裳右乳,嘴则压在了白云裳脸上。
战天风吃了一惊,叫道:“云裳姐,你做什么?想强奸我吗?”嘴里开着玩笑,身子想撑起来,但白云裳一抱住了,哪里肯松手,不但手抱着,脚也围了上来,死死的缠着他,偏偏战天风一手抓着的是白云裳乳房,一撑之下,软绵绵的一团,让他的手一下子就软了,竟是撑不起来。他抓过单如露的乳房,也揉过苏晨,但那都隔了衣服,而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的没有半点隔绝的抓在手里,那种感觉,真的从来没有过,他也说不明白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却只是再不想放手,身体就象一根浇了油的干柴,刹时间给点着了,再没有重新撑起的力量,只是不绝的揉搓着,而他重新跌下的嘴,刚好碰到了白云裳呼呼喘着热气的嘴唇,他心中闪念:“不知云裳姐的豆腐是什么味道?只是我好象不应该吃她的豆腐。”迷迷糊糊的想着,嘴却已经吻住了白云裳的嘴唇。
白云裳的嘴唇和苏晨的一样,也是凉凉的,也同样的温软、香滑、细腻,但与苏晨不同的是,被春药激起了全部欲火的白云裳,她的吻要比苏晨的火热得多,清醒中的苏晨是羞涩而放不开的,只是被动的回吻,而白云裳的吻却是火热的,狂热的索取着,如其说是战天风在吻她,不如说是她在吻战天风。
战天风给白云裳狂热的吻吻得迷迷糊糊,手也开始到处乱摸乱揉起来,先前他还想着白云裳的奶子他不该看,这时却已完全迷糊了,便在这里,地底突然传来轰降一声闷响,这一声闷响一下子震醒了战天风,心中闪念:“啊呀不行,再弄下去,本大追风要和马玉龙一样了。”忙要撑起身子,白云裳却仍死死的缠着他,而战天风也发现,自己的嘴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白云裳的胸脯上,白云裳一对玉乳就在眼前,眼见白云裳还要箍着他脑袋往胸脯上按,一旦再按到白云裳胸脯上,他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控制自己,心中一急,猛一张嘴,便在白云裳的左乳上咬了一口,这一口咬得还真重,虽然没有破皮出血,却在白云裳美丽绝伦的左乳上留下了两排深深的牙印,同时大叫一声:“云裳姐,醒醒,再不醒来,你就不是我姐是我老婆了。”
白云裳吃痛,再加上战天风这一声大叫,终于恢复了两分神智,睁眼看清自己的样子,羞叫一声,急忙放手,战天风撑起身子,急往边上一跳,却一下绊着了马玉龙尸身,仰天摔了一跤,跳起来在马玉龙身上踢了一脚,大骂:“你大爷的,死了还要拌本大追风一跤,呆会老子碎了你。”这时他已经想到了白云裳给涂了春药的事,去马玉龙怀中一翻,翻出两个玉瓶子来,拨开一个一闻,香气冲鼻,刹时间全身有若火烧,却是那个女儿醉的瓶子,忙打开另一个,一闻,却是奇臭无比,只想大呕出来,但那种身若火烧的感觉却立马消失了,知道是解药,忙俯身到白云裳身边,这时白云裳又渐渐陷入迷醉中,战天风一手抱住她脑袋,另一手把瓶子送到她鼻子前。
白云裳吸了两口气,迷药渐解,睁开眼睛,但药性实在太重,眼神仍不够清明,战天风见她眼光看过来,忙道:“这是解药,不过比较臭,姐姐就当它是臭豆腐好了,再吸两下。”
白云裳依言深呼吸,吸了两下后,女儿醉的药性彻底解除,但灵力仍是被封住的,手足仍然没有力气,战天风此时灵力也只恢复三成,没办法替她一下子解开穴道,只得扶她盘膝坐好,一面在她后心命门输入灵力,一面让白云裳自己运功冲穴,两下合力,始才冲开被封的穴道。
白云裳玄功尽复,回转身来让战天风盘膝坐好,运起先前她教他的法门,她复以灵力相助,很快便将战天风经络中於塞的灵力全部化开,战天风将那些灵力引入丹田中,与自己的灵力融为一体,一时只觉经络中灵力充沛,大有破体而出之势,跳起来挥了挥拳头,对白云裳道:“云裳姐,我吸了你的灵力,你岂非功力大损?”
“不会。”白云裳摇头:“我不是象佛印宗一样给你灌顶传功,只是一个意外而使一部份灵力滞留在了你体内,那样滞留的灵力没多少的,对我自己更没有多少影伤,就好比两个高手比拼灵力,当时虽然消耗得很厉害,但随后又可以恢复,我这个也一样,坐息几次就好了。”
她一直只是掩着衣服,到这会儿才拾起地下的肚兜,背转身穿好,穿着穿着,泪如雨下,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虽然她各方面都远强于一般的女孩子,但女孩子就是女孩子,无论任何女孩子碰到这样的事情,不哭都是不可能的。
战天风故意拿他吸收了白云裳灵力的事来说,就是希望引开白云裳的注意力,没成想白云裳还是哭了起来,虽然他记起了女孩子哭了只要抱一抱就好的话,上次对苏晨也是效验若神,但对着白云裳,他知道还是不能抱,只有想话头来劝道:“云裳姐,别哭了,还算好吧,虽然马玉龙看了你的奶子,但终究没有碰到你,虽然说女孩子身子娇贵不能给别人看,但你别把他当人啊,你就当他是一条狗,不对,当狗还看重了他,你就把他当成一只大头苍蝇吧,就好比你上茅房,给大头苍蝇盯在了屁股上,不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吗?而且这只苍蝇还是只死苍蝇,给我拍死了呢。”
他自认为这个比喻打得很恰当,是啊,再怎么样的美女也要上茅房,光屁股也要给苍蝇叮,难道给苍蝇叮了就都不活了?不至于吧。
但他自以为是的道理却并没有止住白云裳的哭声,战天风搔搔头,道:“是了,还有我,但也一样啊,你也把我当苍蝇好了,马玉龙是红头苍蝇,我就是那绿头苍蝇,虽然我亲了你嘴还在你奶子上咬了一口,你也只当是给苍蝇-------。”
话没说完,白云裳却猛地哭叫道:“不要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