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6节 16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十六章

  “长安城”的大街,永远是热闹的,车水马龙人拥挤,川流不息,恐怕要一直到夜深时才会
静下来。
  看着眼前这些人,再想想大师哥,赵晓霓心里感触良多,活人死人只差那么一口气。
  有这口气他就活蹦乱跳的,没这口气叫他动他都动不了,造物的神奇,真是不可思议!
  眼前这些人都有一口气,也都能动。
  谁知道明天怎么样,谁也无法预测,谁也不敢断言。
  世间事,白云苍狗,变化太大了。
  不能想,想多了那是会让人心灰意冷的。
  突然,一个人迎了上来,那是个身穿华服的中年汉子,往两个人面前一站,道:“你姓
白?”
  罗汉一拉赵晓霓,两个人双双停了步。
  赵晓霓抬眼打量眼前这华服汉子,近四十年纪,长得挺白净,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赵晓
霓打心里厌恶他。
  罗汉显然对这个人也没好感,只听他冷冷应了一声:“是的。”
  那华服汉子跟着又问了一句:“你是从‘回回堡’来的?”
  赵晓霓暗暗一怔,心想:原来罗汉是从“回回堡”来的。“回回堡”远得很啊,在“嘉
峪关”外,都快到“玉门”了……
  只听罗汉道:“是的。”
  那华服汉子道:“怎么这时候才到?我们爷都等得不耐烦!”
  罗汉双眉一扬道:“我是凭两条腿走来的,你们是供我马匹了,还是供我车了?”
  那华服汉子脸色一变,道:“好大的口气,姓白的,你可放明白点儿……”
  罗汉伸手抓住了他的胳膊,目射威棱,震声说道:“你怎么说?”
  那华服汉子“哎呀”一声,身子马上偏了,头上刹时见了汗,每一颗汗珠豆般大。
  罗汉一松手,他跄跄退出几步去,一手摸着罗汉抓处,龇牙咧嘴的。
  罗汉冷冷说道:“我已经到了,告诉你们主子一声,以后的事怎么办,全听他的了!”
  那华服汉子半晌才道:“我们爷已经给你预备好住处……”
  罗汉道:“我不愿受你们的惠,我自己会找住处,‘长安城’这么大地方,还怕找不到
一家客栈。”
  拉着赵晓霓径自往前行去。
  口 口 口
  这家客栈不大,但挺清静。
  尤其这最后一进院子,很难听见街上吵杂的人声跟车马声。
  屋里刚一坐定,罗汉就开了口,充满了不安:“阿霓,你听见了,我是‘回回堡’来
的。”
  赵晓霓道:“你是回人?”
  “不是!”罗汉道:“我们是寄居在‘回回堡’的汉人,我们家早在廿年前就从关里迁
往了‘回回堡’,可是我们信回教!”
  赵晓霓道:“你们家原是武林中人?”
  罗汉道:“可以这么说。”
  赵晓霓道:“可以这么说?这话什么意思?”
  罗汉道:“我爹原任职大明官家,世袭侯爵,后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舍弃爵位归隐了,
带着我一家人迁往‘回回堡’。”
  赵晓霓美目一睁道:“这么说你还是位小侯爷!”
  罗汉淡然一笑,笑得很勉强道:“说什么小侯爷,我如今只是个寻常百姓,升斗小民,
跟‘长安城’大街上行走的这些人没什么两样。”
  赵晓霓道:“你爹突然舍弃侯爵,必然有什么特殊原因。”
  罗汉道:“我也这么想,这原因我奶奶一定知道,可是她老人家从没告诉过我。”
  赵晓霓忽然问道:“罗汉,刚才那个人是什么人?”
  罗汉口齿碰动了一下,道:“就是他们。”
  赵晓霓道:“找你来杀那个姓李的人的那些人?”
  罗汉点了点头,表情有点木木然:“是的。”
  赵晓霓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我的意思是说,他们是武林中哪一路的?”
  罗汉沉默了一下,摇头说道:“他们不是武林中人……”
  赵晓霓道:“他们不是武林中人,那么他们是……”
  罗汉道:“他们是‘满洲’派在关里的奸细。”
  “‘满洲’!”赵晓霓失声尖叫,连忙抬手捂住了嘴。
  罗汉没说话!
  赵晓霓定了定神,急道:“罗汉,你怎么能跟‘满洲’奸细来往,你明知道他们是‘满
洲’奸细……”
  罗汉道:“是的,我明知道他们是‘满洲’奸细,早在我从‘回回堡’出来之前就知道
了。”
  赵晓霓道:“那你还替他们卖命?替他们杀人?要知道他们要杀的人必然是咱们大明朝
的忠贞分子,即使不是贤臣良将,也必是跟官家有关的忠义之士……”
  罗汉道:“我知道,阿霓。”
  赵晓霓道:“你知道?”
  罗汉道:“正如你所说,这是必然的。”
  赵晓霓道:“罗汉,寻常人都错杀不得,何况是大明朝的忠贞分子,你要知道,大明朝
处在内忧外患的动荡飘摇局势之中,一个忠贞分子很可能关系着大明朝的存亡,你怎么能……
你是会成为千古一大罪人的。”
  罗汉脸上掠过一丝抽搐,道:“我知道,阿霓,可是我身不由主,无可奈何!”
  赵晓霓急得要掉泪,道:“罗汉,这究竟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罗汉木然道:“原谅我,阿霓,我不能说.我要是把这件事说出就是我食言背信.我要
是一旦食言背信,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赵晓霓道:“你怕对谁自言背信,‘满洲’这些奸细?罗汉,他们是大明朝的敌人啊。”
  罗汉道:“我知道,阿霓,我什么都知道,我不傻,也不是白痴,我连这点利害都不知
道么?”
  赵晓霓道:“既然什么都知道,你还……你这不是明知故犯么?”
  罗汉道:“阿霓,我不一再说么,我身不由己,无可奈何!”
  赵晓霓道:“你身不由己,无可奈何,有谁在你脖子上架把刀了么?”
  罗汉脸上又掠过一阵抽搐,道:“他们真要是在我脖子上架把刀那倒好了,我罗汉岂是
怕死之人。”
  赵晓霓道:“那么是……他们在谁脖子上架刀了?”
  “他们没在谁脖子上架刀,阿霓,你不要再问了,是我自愿,我愿意替他们卖命,我愿
意帮他们杀人!”
  一丝鲜血顺着他唇角流了下来。
  他已经咬破了嘴唇,可见他心里是多么的悲痛。
  赵晓霓既痛又惊,连忙掏出罗帕替罗汉擦去了那丝鲜血,含泪说道:“别这样,罗汉,
这样我会心疼的,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你是被逼的……”
  “不。”罗汉一摇头道:“没人逼我,是我自愿的。”
  赵晓霓没说话,半晌之后,忽然问道:“罗汉,要让你在我跟杀人之间选一样,你会选
哪一样?”
  罗汉凄惨一笑道:“阿霓,如果你真让我这么选的话,你要原谅,我只有选后者。”
  赵晓霓明白了,一个人到了可以舍情的时候,他的确是万不得已,罗汉虽然刚结识她不
久,可是对她用情之深,恐怕这世上没一个人能比得上,他既然能毅然忍痛舍情,这就已够
说明他是如何的不得已了。
  可是罗汉究竟有什么不得已,她不明白,也始终想不通。
  她咽了口气,默默地坐了下去,没再说什么!
  她还能再说什么,也用不着再说什么了。
  她明白了这件事不是她所能阻拦的,这场杀劫也不是她所能化解的!
  一阵步履声传了过来.紧接着院子里有人叫道:“有位白老弟住在哪一间……”
  罗汉双眉一扬,道:“我在这儿。”
  步履声直奔这间上房而来,转眼间停在门外:“白老弟,我告进了。”
  罗汉冷冷说道:“门没闩,你进来就是。”
  门被推开,屋里走进个人,瘦高的个子,一身华服,长眉细目,眉宇间带点阴沉,似乎
是个城府深沉,颇具心机的人物。
  他进门赔笑,拱手:“白老弟,我久仰,咱们虽没见过面,但是跟熟朋友没什么两样,
我不客气了。”
  自己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去,坐定之后,一双棱煞目光掠过赵晓霓的娇靥,落在罗汉脸
上:“白老弟一路辛苦,其实,白老弟的旅途应该不算孤寂,大大地不算……”
  他哈哈哈一阵笑。
  罗汉脸色木然,不带一丝儿表情,冰冷说道:“你就是‘满洲’在‘长安’的首脑?”
  那华服客微微一笑道:“说首脑不敢当,兄弟不过负责调度……”
  罗汉道:“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
  华服客笑道:“白老弟这话说的。白老弟既然到了,还会有什么别的事……”
  罗汉道:“那就行了,他在什么地方?说吧!”
  华服客道:“不急,兄弟我可不是来催白老弟办事的,兄弟还没给白老弟接风洗尘……”
  罗汉道:“不必了,你们不急我急,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
  华服客道:“就是今儿晚上么?”
  罗汉道:“不错,就是今儿晚上。”
  华服客道:“白老弟一路远来,疲乏挑战……”
  罗汉道:“那就是我的事了,不劳操心,今儿晚上我也许不能得手,不过我总会把他的
人头交给你们的。”
  华服客含笑说道:“既然白老弟那么急,那么坚决,我自不便再说什么,而且也求之不
得。今儿晚上就今儿晚上吧……”
  他站了起来,道:“白老弟现在有空么?”
  罗汉道:“我随时都有空,既然我坚持今夜下手,今夜也自然有空。”
  华服客道:“那好,咱们现在就去,容我给白老弟带路。”转身走了出去。
  罗汉要往起站,赵晓霓及时说道:“罗汉,事关重大,你要三思而后行。”
  罗汉却毫不迟疑地站了起来,道:“阿霓,没离开‘回回堡’之前,我想过也不只三
遍。”
  迈步行了出去。
  赵晓霓忙跟了上去!
  罗汉一见她跟上来,当即就停了步,道:“阿霓,你也要去么?”
  赵晓霓毅然说道:“我永远伴你,不管你到哪里去,不管你是去于什么,我都不离开你
一步。”
  罗汉道:“阿霓,我这是去杀人。”
  赵晓霓道:“我知道,‘白莲教’杀的人更多。”
  罗汉沉默了一下,点头道:“好吧!”
  伸手握上赵晓霓的皓腕,拉着赵晓霓行了出去。
  那华服客等在院子里,一见罗汉拉着赵晓霓,当即笑道:“怎么,白老弟这位伴儿也要
去么?”
  罗汉没理他,冷冷说道:“带路。”
  华服客道:“白老弟,你可不是去玩儿的。”
  赵晓霓淡然说道:“你放心,我见过的流血场面不比你少!”
  “或许。”华服客一笑说道:“谁叫姑娘是白老弟的伴儿呀!”
  转身行了出来。
  口 口 口
  “长安城”到处都是热闹的,尤其是这些酒楼。
  论“长安城”的酒楼,首推这家“长安第一楼”。
  美轮美奂,豪华气派的两层楼建筑,金字大招牌,四盏大灯照耀得楼前光同白昼,车如
流水马如龙,好不热闹。
  那华服客正在跟楼前两个华服汉子说话。
  赵晓霓望望跟前这座酒楼,耳听楼上楼下那猜拳行令的闹酒声浪,满面的忧虑,轻轻说
道:“就是这儿么?”
  罗汉道:“怕是!”
  赵晓霓道:“罗汉,这儿不适宜……”
  罗汉道:“阿霓,杀人还要挑地方么?待会儿一旦乱起来,他们自然会走避的。”
  华服客走了过来,含笑说道:“白老弟,就是这儿了,那小子正在楼上饮酒作乐,不知
死之将至。”
  罗汉似乎永远那么冷,道:“带我上去。”
  华服客迟疑了一下道:“白老弟,我还用上去么?”
  罗汉道:“你不指给我看,我怎么知道哪一个是他。”
  华服客道:“白老弟说得是,只是……只是……”
  罗汉冷冷一笑道:“见不得血么?”
  华服客窘迫一笑道:“那怎么会,你白老弟瞧扁人了,干我们这一行的,还怕见血么?”
  罗汉道:“那就废话少说,带路。”
  华服客暗暗一横心,一咬牙,转身要走。
  只见一名华服汉子奔了过来,近前说道:“爷,那小子溜了。”
  华服客一怔,道:“怎么说,那小子溜了,你们看得他好好的,怎么会让他溜的,什么
时候溜的,往哪儿去了?”
  那华服汉子嗫嚅说道:“属下不知道,没看见。”
  华服客两边眉毛一竖,扬手就要掴,可是他手刚抬起又垂了下去,冷冷一笑道:“你们
真行啊,真会办事啊!”
  那华服汉子怯怯说道:“爷,那小子留了张纸条……”
  手里拿张纸条,刚扬起。
  华服客扬手夺了过去,只一眼,脸上就变了色,冷哼一声道:“好小子,挺机灵的,你
躲得了一回,躲得了二回么?”
  马上一付笑脸把纸条儿递向罗汉:“白老弟,你瞧瞧,气人不气人!”
  罗汉脸上没一点表情,伸手接过了那张纸条,只见那张纸条上龙飞凤舞一笔好字,写得
是:“无端扰人酒兴,罪该打下阿鼻地狱。
  阁下高人,性刚直,心淳厚,怀绝世身手,奈何挟技东来,为‘满虏’卖命,不智之举
诚令人扼腕。
  阁下非我敌手,念阁下之不得已,惜阁下之惊世才,我不跟阁下朝面,不跟阁下碰头,
阁下其奈我何!
  寄语罗汉,为自己,为佳伴,三思,慎行!”
  没署名,署名处仅写了个“李”字。
  赵晓霓站在一旁,看个清楚,马上就明白这位姓李的是哪一个了,禁不住心头一阵猛跳。
  她为罗汉庆幸,也感激这位姓李的,双重的感激。
  只听罗汉冷笑说道:“好机灵,好心智……”
  华服客道:“白老弟挟技东来,锋芒毕露,锐气逼人,只怕他是想等白老弟那锋芒略稍
减之后……”
  罗汉冷冷说道:“我知道。”
  只见他那只手一握,再张开时一张纸条已变成了粉,雪花般地落在了地上。
  华服客看得一惊,赔上了一张笑脸:“白老弟,怎么回事?看字里行间,他显然对白老
弟颇为熟悉。”
  罗汉没说话,脸上没表情,可是两眼之中却难掩心中诧异之情。
  他也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华服客见他没说话,一笑又道:“这样吧,白老弟,他不是躲了么,正好白老弟远道而
来,不妨歇息两天……”
  “不!”罗汉从牙角迸出来一个字,一句话:“你们给我找他,越快越好,最好是今
夜。”
  华服客为之—怔!
  赵晓霓开了口,说了话:“罗汉,回去再说吧,让他们去找吧,这姓李的是他们的生死
大敌,还怕他们不尽心尽力地去找么!”
  华服客马上赔笑说道:“对,还是这位姑娘说得对,这小子是我们的生死大敌,我们要
除他的心不比谁急?白老弟总不能就在大街上这么等着啊,请先回客栈去,只要一找着那小
子,我马上派人给白老弟你送信儿去,行了吧?”
  罗汉没说话,拉着赵晓霓行去。
  华服客又是一怔,望着罗汉跟赵晓霓走远了,才摇摇头,冷笑说道:“这小子跟他娘从
棺材里出来的一样,一直板着他那张脸,看吧!看将来有谁的乐子受!”
  他是自言自语,也有点像说给身后那华服汉子听的。
  只听身后有个人开了口:“也难怪,他心里有事儿。”
  华服客冷哼一声:“他心里有事儿,谁心里没……”
  这两字“事儿”还没有出口,倏觉刚才身后那话声不对,一怔,一惊,接着机伶一颤,
腾身要跑。
  可是他双肩刚晃,身后那人笑了起来:“没想到你还挺机灵的,真是,在我眼前你还跑
得了么!”
  他肩上落上钢钩般五指,只觉那五个指头一捏,他半身酸麻,肩骨跟要碎了一样,他闷
哼一声蹲下身去。
  身后那人又开了口:“转过来吧,转过来咱们聊聊。”
  他乖乖地转回身来,眼前站着那姓李的,那华服汉子就站在姓李的身侧,跟泥塑木雕人
儿似的,两眼发直,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华服客喉咙动了几动,才惊出声来:“李……李……李……”
  姓李的笑笑说道:“我叫李德威,你不会不认识吧?”
  华服客怎么敢当面叫这三个字,他忙道:“李……李爷。”
  李德威笑道:“不敢当,你太看得起我了,借一步说话,好么?”
  华服客一惊忙道:“李爷,您……您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好了!”
  李德威道:“别以为这儿人多。除非我不打算杀你,我要是打算杀你,在哪儿都一样,
跟我走,别让我当街给你难堪,那会伤你‘满洲’的面子。”
  口 口 口
  “长安第一楼”真热闹,可是“长安第一楼”边上那个死胡同却是个寂静地儿,黑黝黝
的猛一进去有伸手不见五指之感。
  进了这条死胡同,李德威搭在华服客肩上的那只手放了下来,笑笑说道:“话先说在前
头,我不怕你跑,只要你自认有本事跑得了,你尽管跑,可是万一你运气不佳让我揪了回来,
别恨我先断你的两条腿。”
  华服客他敢跑?即使他是个精于赌的郎中,他也不敢赌这一局,他白着脸干笑道:“李
爷,您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李德威拍了拍他道:“这才是,我交你这个朋友……”
  顿了顿,道:“我只问一句,那个姓白究竟受了你们什么胁迫?”
  华服客一怔,道:“这个……”
  李德威道:“说不说随便你,我不勉强。”
  华服客怔道:“李爷,我不知道。”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好吧,你不知道我去找知道的,你留在这儿好了。”
  他抬起了手。
  华服客一哆嗦,忙道:“李爷,我只知道我们扣了他一个亲人为质。”
  李德威笑了,道:“这不就是了么,须眉大丈夫,往后做事干脆点儿,你走吧。”
  华服客两眼一直,道:“您,您让我走?”
  李德威摇头说道:“我不愿意杀你们,那不是上策,我要是杀你们的话,你们一个也进
不了‘长安城’,走吧。”
  华服客死亡边缘捡回了一条命,如逢大赦,定了定神,连谢都没顾得谢,一溜烟般奔出
了死胡同。
  李德威皱了眉,道:“怪不得,好阴毒的手段!”
  他沉吟了一下,旋即出了死胡同!
  口 口 口
  “长安城”的灯光都一样的亮。
  可是“长安城”的夜色在这个院子里却是宁静的,美的。
  钩儿一般的一弯冷月下,那一丛丛的菊花前坐着个人,是个绝世华服姑娘。
  花儿在她面前要逊色三分。
  月色在她头顶的时候含羞得躲进云影里去。
  多日不见,七格格她消瘦了不少,跟眼前这些菊花比,她比菊花还要瘦。
  非关病酒,不是悲秋,谁知道她为了什么?
  她呆呆地望着眼前那些黄花出神。
  初秋天气,夜凉似水,她那身衣衫给人有不胜单薄之感。
  突然,她有所惊觉,美目一睁,喝问道:“谁?”
  身后不远处响起个清朗话声:“七格格,李德威夜来拜访。”
  七格格那清瘦的娇靥上有着一刹那间的惊喜,但在这一刹那之后,她又恢复了平静,而
且罩上一层薄薄的寒霜。
  她站起来,转过身,李德威就在她眼前丈余外。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儿?”
  李德威笑笑说道:“说句话七格格也许不信,贵邦在‘长安城’中布署以及一动一静,
我了如指掌。”
  七格格道:“你的神通很大!”
  李德威道:“夸奖。”
  七格格眉梢儿一扬道:“那天你为什么不等我?”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