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7节 17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十七章

  李德威沉默了一下道:“七格格,一个人要是自问做得对,是不必求别人谅解的,我这个人
由来如此,但得问心无愧,毁誉一任世情。”
  七格格那双美目中飞快地掠过一丝异彩,道:“是这样么?”
  李德威道:“这是我的做人原则,多少年来,我一直谨守这原则。”
  七格格的话声忽然变得很轻柔:“我并没有不谅解你。”
  李德威道:“那么我谢谢七格格。”
  他的语气很冷淡,只要不是傻子,任何人都能听得出来的。
  七格格眉梢儿微扬,看了他一眼道:“但得问心无愧,毁誉一任世情,你说这是你的做
人原则?”
  李德威道:“是的,七格格。”
  七格格道:“那你为什么还以这种语气对我,分明你心里还有不快!”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七格格错了,我心里有所不快,并不是为了这件事。”
  七格格轻“哦”一声道:“那你是为了什么?”
  李德威吸了一口气道:“七格格,彼此立场尽管敌对,尽管水火难容,但是我认为彼此
应该凭自己的所学与才智,光明正大的决胜负,判雌雄,不应该以卑劣的手段对付人。”
  七格格美目一睁,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用什么卑劣手法对付谁了?”
  李德威道:“有一个来自‘回回堡’的高手,此人姓白,是当年威震武林,与‘布衣侯’
银牌令主并称于世的‘紫金刀’白长空的后人,也是白长空‘紫金刀’唯一的传人,他到
‘长安’来的目的,是因为贵邦扣了他的亲人为质,逼使他来杀一个姓李的,不巧这个姓李
的是我。”
  七格格脸色为之一变,道:“有这种事?”
  李德威道:“七格格不知道么?”
  七格格道:“我不知道。”
  李德威道:“七格格是贵邦派到中原执行任务的最高负责人,像这种事七格格怎么会不
知道?”
  七格格道:“我真不知道,你不相信我,你是听谁说的?要有这种事,我绝不会不知
道。”
  李德威道:“我并不是听谁说的,我跟那位来自‘回回堡’的高手碰过面。”
  七格格吃了一惊道:“你跟他碰过面,交手了么?”
  李德威微一摇头道:“没有,只一动上手,势必有一方会伤在对方手下,十之八九伤的
是他不是我,我不忍伤他。”
  七格格道:“他不是你的对手?”
  李德威道:“他是个绝世好手,在刀法上的造诣,举世找不出第二个,寻常一点的人,
难接他‘紫金刀’三招,只是比起我来,他还略逊一筹。”
  七格格沉哼说道:“这么说来,是真的了!”
  李德威道:“我没有必要欺骗七格格,要不是事实,我也没那么大胆跑来找七格格说
话。”
  七格格道:“你是来找我问罪的?”
  李德威道:“不敢,此人双亲过世早,从小由他祖母一手带大,举世之中他只有这么一
个亲人,祖孙俩相依为命,祖慈孙孝,隐居于‘回回堡’与外界绝少往来,也根本不过问世
事,我认为贵邦不该押扣这么一个可怜的老人,逼迫这么一个朴实、淳厚的少年人。”
  七格格道:“你是让我想办法放了这位老人家?”
  李德威道:“这是我对七格格仅有的一次请求,七格格若能点头,我会终生感激,当然,
我是贵邦的对头,贵邦视我如眼中之钉,背上之芒,我不敢勉强七格格,不过我希望贵邦能
用自己的实力,跟我做光明正大的争斗,别假他人之手,借他人之力。”
  七格格沉哼了一下,道:“你等等,阿喜!”
  远远一声答应,一名彩衣婢女飞一般地掠了过来,一见李德威,她为之一怔:“李爷什
么时候来的?”
  李德威含笑说道:“刚来。”
  那彩衣婢女道:“您可来了,我们格格……”
  七格格娇靥突然一红,道:“叫他们来一个见我,快去。”
  那彩衣婢女微微一愕,旋即恭应一声,转身掠去。
  七格格扭过头来,娇靥犹带红晕,柔声说道:“你先避一避,好么?”
  李德威微一点头,腾身倒射掠进了附近一处暗隅中。
  没多大工夫,那彩衣婢女阿喜掠到,身后紧跟着个中年华服客,他进前打下千去。
  七格格淡笑说道:“站起来答我问话。”
  那中年华服客恭应一声,退后一步,垂手恭立!
  七格格扬了扬眉道:“我听说从‘回回堡’来了个姓白的,有这回事么?”
  那中年华服客道:“回格格,有这回事……”
  七格格没容他说下去,接着问道:“听说咱们是让这个姓白的来对付那个姓李的,有这
回事么?”
  那中年华服客道:“回格格,是的……”
  七格格道:“听说咱们扣了这姓白的一个亲人,有这回事么?”
  那中年华服客道:“回格格,那是他的奶奶。”
  七格格脸色一寒,道:“这是谁的主意?”
  那中年华服客道:“回格格,这是九王爷的主意。”
  七格格一怔,道:“是九王爷的主意?”
  那中年华服客道:“是的。”
  七格格扬了扬眉,沉默了一下道:“九王爷派谁主持这件事?”
  那中年华服客道:“回您,这件事是九王爷亲自主持的!”
  七格格又复一怔,道:“这么说,九王爷已经到中原来了?”
  那中年华服客道:“是的,九王爷到中原来有好些日子了。”
  七格格道:“九王爷到中原来,这是件大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
  那中年华服客道:“这个……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
  七格格道:“九王爷现在在哪儿?”
  那中年华服客道:“这个奴才也不清楚,奴才只知道九王爷已经到中原来了,九王爷这
趟到中原来是极其机密的。”
  七格格冷笑一声道:“连我也不能知道么?”
  中年华服客一哈腰道:“您明鉴,奴才是真不知道。”
  七格格怒态稍敛,道:“那么,你是听谁说九王爷到中原来了?”
  中年华服客道:“奴才昨天在街上碰见九王爷的卫士,是他告诉奴才的。”
  七格格冷笑一声道:“逢人便说,这还能叫机密么,连我都不让知道一下。看来我这个
格格还不如你。”
  那中年华服客立即爬俯在地道:“您开恩,奴才该死!”
  七格格微一摆手道:“这跟你没关系,你去吧。”
  那中年华服客磕头谢恩,退着走了。
  中年华服客走了,七格格站在那儿没说话,半天才道:“你请出来吧。”
  李德威从暗隅中走了出来。
  七格格朝阿喜摆了摆手,道:“给李爷冲壶茶去,用我的茶壶。”
  阿喜答应一声,施个礼走了。
  李德威道:“格格别客气,我这就走。”
  七格格看了他一眼,道:“相见不易,你别走,我还有话要对你说。你坐。”
  她自己坐在原处,李德威则坐在一方干净的青石上。
  坐定之后,李德威道:“七格格有什么教言?”
  七格格道:“教言,我配对你做什么教言,别跟我客气,好么?”
  李德威道:“七格格,这是礼,礼不可失。”
  七格格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刚才,你都听见了,我并不知情。”
  李德威道:“我谨向格格道歉。”
  七格格微一摇头道:“那倒不必,我只要你明白也就够了,我不是那种人,虽然你我的
立场敌对,可是逼迫别人来杀你,这种事我还做不出来,其实,连我自己也不会杀你,哪怕
让你受点伤我都不愿意。”
  李德威道:“谢谢格格。”
  七格格摇头说道:“你不必谢我,我清楚,我也杀不了你……”
  顿了顿道:“这件事我有心无力,爱莫能助,你也听见了,主持这件事的是本邦的九王
爷,他是我‘覆育列国英明大皇帝’的九弟,是我的九叔,论私,他是个长辈,论公,他是
个亲王。他主持的事我不能干涉,不能改变,更不能擅作主张……”
  李德威道:“我知道,格格有这番心意,我一样感激。”
  七格格道:“我可以找我九叔,只能找着他,我就可以去求他……”
  李德威由衷地道:“七格格,我感激。”
  七格格娇靥上掠过一毫悲怒神色,微一摇头道:“我不要你感激,只要你别把我当成仇
敌,别对我那么冷淡我就知足了。”
  李德威心头一震,道:“七格格……”
  七格格低下了头,道:“你明白了么?”
  李德威心神震撼道:“七格格,这是不可能的。”
  七格格猛抬玉首,道:“为什么不可能,你嫌我是个满洲女儿?”
  李德威道:“那倒不是,只是你我没见过几次面……”
  七格格道:“真要有情的话,仅仅一面也就够了。”
  李德威道:“七格格,彼此立场敌对……”
  七格格微一点头道:“我知道,这才是主要原因,可是,我没把你当成敌人,难道你就
不能不把我当成敌人么?”
  李德威道:“七格格,一个人的立场是不能改变的!”
  七格格目光一凝,道:“你的意思是说,除非你我两个人之中,有任何一个愿意改变自
己的立场?”
  李德威道:“我不能改变自己的立场,恐怕七格格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的立场。”
  七格格那香唇边掠过一毫轻微抽搐,道:“我不能改变自己的立场,因为我是个皇族,
而你不过是大明朝的一个百姓,一个武林中人,一个江湖人。”
  李德威道:“七格格错了,簪缨之士,常不及孤宁之子可以抗节致忠,庙堂之士,常不
及山行之夫,可以料事烛理,古来辅朝廷、赴国难,有多少热血男儿,有多少壮烈战士,他
们大都是身在山林草莽的英雄豪杰,不举别人,单举一个荆么叔,错非是一个有热血、有豪
气、有胆识的江湖豪雄,谁肯舍命刺秦……”
  七格格微—摇头道:“别说这些,大明朝朝纲不振,奸佞当道,宦官弄权,忠良或死或
隐,这你是看见的……”
  李德威道:“七格格又错了,就因为大明朝朝纲不振,奸佞当道,宦官弄权,忠良或死
或隐,才需要我辈及时奋起,做一个砥柱中流,挽颓势,遏狂流……”
  七格格摇头说道:“人心所趋,大势已去,恐怕不是你一个人……”
  李德威道:“在朝尚有忠良在,山林草野之中,热血的忠义豪雄何止亿万,国家兴亡,
匹夫有责,只要每一个能尽自己的一份心力,自可奏回天之功。”
  七格格沉默了一下道:“我无意拿功名利禄动你,我要是拿功名利禄动你,那也不是真
情真意,可是我要告诉你,你若是肯放弃自己的立场,我保你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李德威站了起来,淡然一笑道:“谢谢格格的好意,我淡泊惯了,今生今世恐怕无福享
用那荣华富贵了,夜深,露重,格格请回房歇息去吧,我告辞了。”
  他一抱拳,要走!
  恰好阿喜端着一只细瓷小茶壶来到,她一怔道:“怎么,李爷要走?”
  七格格道:“李爷还有事儿……”
  阿喜道:“可是刚冲好一……”
  七格格道:“放在那儿待会儿我喝。”
  阿喜答应一声,放下了那只细瓷小茶壶。
  七格格转眼望向李德威,道:“我不送你了。”
  李德威道:“不敢当,七格格别客气。”
  腾身掠起,飞射而去。
  七格格那一双美目之中闪动着一种晶莹的东西。
  阿喜上前一步道:“格格,您怎么了?”
  七格格微一摇头道:“没什么,时候不早了,你睡去吧!”
  阿喜道:“格格,您……”
  七格格道:“叫你睡去,没听见么?”
  阿喜口齿启动了一下道:“是,夜已经深了,露水也很重,您也请早点儿安歇吧。”
  浅浅一礼,退走了。
  七格格两眼一闪,两排长长的睫毛一阵抖动,两行晶莹珠泪也挂落了下来,滑过那清冷
的娇靥,无声无息地落在襟前。
  突然,她开了口,喃喃说道:“他是对的,他要是为一个女人能改变自己的立场,也就
不值得我这么倾心,这么痴了!”
  口 口 口
  灯蕊压得很少,灯光看上去很昏暗。
  其实,在一间只有两个人的小屋里,这灯光也够亮的了。
  赵晓霓轻轻说道:“罗汉,别老这么皱着眉好不,我看了难受。”
  罗汉笑了,笑得很勉强:“阿霓,我不希望我这份愁感染了你,你本该是个不知愁,不
识愁的姑娘。”
  “谁说的。”赵晓霓那一双充满了智慧的美目之中,陡放出一种令人心神震颤的异彩:
“我早就知愁、识愁了,只不过我这种愁跟你那种愁不一样……”
  罗汉愣愣地道:“你那种愁是什么愁?”
  赵晓霓有点羞,也带点儿气,瞟了他一眼,嗔道:“不告诉你。”
  女儿家都有份天生的娇媚,醉人的是自然流露而不是做作。
  赵晓霓说这句话的时候,充份流露了女儿家特有的娇媚。
  赵晓霓原就美,美得不带人间一丝烟火气,如今再加上这女儿家特有的娇媚,益发动人。
  罗汉看在眼里,人又为之一怔,可是旋即他痛苦地把目光移开了。
  赵晓霓轻轻说道:“罗汉,你为什么不敢看我?”
  罗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道:“阿霓,我不配。”
  赵晓霓道:“你可以克制自己,也可以改变自己,是不?”
  罗汉搔了头,满脸的痛苦神色:“不,我不能。”
  赵晓霓道:“你能,罗汉,只要你愿意。”
  罗汉道:“我愿意,可是我不能,你不知道,阿霓……”
  赵晓霓道:“你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
  罗汉摇头说道:“不,阿霓,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赵晓霓道:“那么你就该自助……”
  罗汉突然一声苦笑道:“我身不由己,如何能自助?”
  赵晓霓道:“罗汉,究竟是……”
  罗汉痛苦地截口说道:“阿霓,咱们不谈这些好么?你要陪我坐谈终宵,难道咱们净谈
这个打发时间么?”
  赵晓霓沉默一下,道:“我总觉得,一个人,尤其是像你这么一个昂藏七尺躯须眉大丈
夫,应该面对现实,应该有面对现实的勇气,世上没什么不可解决的难事,有困难就要想办
法去解决困难,不能一味的逃避……”
  罗汉哑声叫道:“阿霓……”
  赵晓霓微一摇头道:“我不说了,罗汉,既然你不愿意我说这些,咱们就换个话题,咱
们谈些什么,你想谈些什么?”
  罗汉苦笑一声,没说话。
  赵晓霓道:“谈谈我们的将来,好不?”
  罗汉一怔道:“我们的将来?”
  赵晓霓点了点头,轻嗯了一声,一双美目之中闪射出异样的光彩,神往地道:“现在虽
然还不能决定咱们住在什么地方,不过我希望那地方要离城镇远些,越远越好,那里有山有
水,有树有花,茅屋两间,竹篱一圈,前面是片花圃,屋后可以种点庄稼。”
  罗汉失笑说道:“阿霓,你想得太美好了。”
  赵晓霓目光一凝道:“你以为找不到这种地方么?”
  罗汉道:“这种地方世上比比皆是,问题是在事情能不能这么美好!”
  赵晓霓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怎么不能?”
  罗汉道:“我奶奶……”
  唇边掠过一丝抽搐,他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奶奶说过,江湖事沾不得,一经沾上便永
远也撇它不开,除非你咽下最后一口气,我爹本是武林中人,他老人家早在几十年前便自武
林中退隐了,举家远离中原,迁往了几乎隔绝武林的塞外‘回回堡’,可是曾几何时这种血
腥、残酷的江湖事跟着到了‘回回堡’,我一个人离开了家,离开了亲人进入中原,踏进江
湖,说句不该说的话,是我爹连累了自己的高堂白发跟自己的儿子,那么我现在沾上了江湖
事,将来又会连累谁………”
  赵晓霓道:“我不怕,罗汉。”
  罗汉苦笑说道:“阿霓,你或许不怕,可是我怕,误己事小,误人事大!”
  赵晓霓道:“罗汉,夫妻本该同甘苦、共患难的,打从我见你那头一眼,我就情不白禁
爱上了你,可是打从那头一眼起,我也明白你是个已经沾了江湖事的武林中人,要怕,如今
我也就不会跟你在一起了。”
  罗汉凝目望着她,神情震动,道:“你怎么说,阿霓,夫妻?”
  赵晓霓道:“嗯,既然爱上了一个人,不该嫁给他么,两心相许,两情相愿,求的就是
长相厮守,共偕白首。”
  罗汉几几乎要跳起来,道:“不行,阿霓,你不能嫁给我,世上不乏适合你的人。”
  赵晓霓微一摇头道:“我却以为没有一个人比你更适合我,也没有一个人比我更适合你,
你需要我这么个人陪伴你一辈子,我也需要你这么个人让我依靠终生,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你,
除非你嫌我?”
  “不!阿霓!”罗汉摇头说道:“那不是嫌,那是……那是怕……”
  赵晓霓道:“怕,怕什么?”
  罗汉道:“怕我连累了你,你这么纯真,这么圣洁,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人住在你所向
往的地方,过那清静、甜美、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而我,我自己知道,我永远无法住到
那种地方去,因为我在没出世之前就沾上了江湖事,如今我自己更踏进了江湖,它就会像恶
魔一般地跟着我,我走到哪儿,它就跟到那儿,躲不掉,丢不开……”
  唇边掠过抽搐,他住口不言。
  赵晓霓道:“难道打古至今,每一个江湖人都丢不掉江湖事?”
  罗汉道:“这个……并不是没有,只是那为数太少,少得可怜……”
  赵晓霓道:“怎见得咱们就不是那少得可怜中的一对?”
  罗汉呆了一呆道:“这个……”
  赵晓霓道:“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来的不必躲,要来的躲也躲不
掉,人谁无一死,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种事不是没有,难道只有江湖人才生活在凶
险中,那是在你自己怎么看了,罗汉,真要说起来,路上车马这么多,连走路都是危险的,
不出门也不行,坐在家里屋子塌了也能给他活活砸死,不是么?”
  罗汉苦笑说道:“阿霓,我说不过你。”
  赵晓霓道:“罗汉,这无关舌辩,谁也不能说我说的不是情,不是理!”
  罗汉沉默了一下道:“阿霓,咱们再换个话题……”
  突然间两眼奇光暴闪,转眼望着外头,冷然说道:“夜那么深,露那么重,站在外头不
怕着凉么?”
  一声怪笑从外面响起,紧接着一个冰冷话声传了进来,话声冷得像从冰窟里传出来的一
样:“你拥着美人享福,好朋友找上门来了,你怎么说?”
  罗汉冷然说道:“现在别吵我,这儿也不是厮杀拼斗的地方……”
  外头那冰冷话声道:“好,现在我不扰你,明天一早日出时分,咱们城外‘中头古刹’
前见。”
  话落后,寂然无声,外头又恢复了片刻前的宁静。
  罗汉的威态渐渐敛去,苦笑一声道:“阿霓,听见了么,这就是只一沾上身,便永远丢
不掉的血腥江湖事。”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