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9节 19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十九章

“中头见鹤林,
  梯径绕幽深。
  青色浮山外,
  天河宿殿阴,
  掌灯无白日,
  客地有黄金,
  休作狂歌老,
  回看不任心。”
  这是杜甫一首“中头寺”的五律。
  时杜甫作客长安,穷不自给,眼见“长安”浮华,心里感慨万千,他常到“中头寺”散
步。
  另有这么一首五绝:“兵恭边将老,关汉信不通,犹残数行泪,忍对百花丛。”
  落拓文人之境,溢于言表。
  “中头寺”为长安名刹之一,在城南二十里处“杜曲”之前。
  自古“杜曲”这一带遍植桃花,春时花开,烂缦如锦,所谓:“山应鸭嘴千峰翠,川到
中头十里花”,“花浓春寺静,竹细野池幽”。就是描述“中头寺”前这些桃花的。
  夜色中,一条人影划破寂静夜空射落在“中头寺”前。
  是李德威。
  他抬眼打量,宏伟庄严的“中头古刹”静静地坐落在夜色中,红墙绿瓦,殿宇重重。
  “中头寺”前,紧挨着一片桃树林,这时候时正初秋,枝桠光秃,看上去给人以无限萧
索之感。
  这片树林跟“中头古刹”之间,是一片小空地,地上很平坦,连一颗石头都没有,是个
绝佳的拼斗地。
  李德威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了一阵之后,突然跨步上前,在“中头古刹”前丈余处地上,
挖了几个巴掌大小的坑,然身转身进桃树林拣了些枝叶,盖在坑上,最后又把挖出来的土覆
盖在枝叶上,盖得跟平地没有一丝儿差别!
  随后,他腾身跃起,直上“中头古刹”庙门头,在那门头上揭松了两片瓦,最后一翻身
没入了“中头古刹”里。
  口 口 口
  东方天边,微泛鱼肚之色。
  两个黄衣人鬼魅也似地出现在“中头古刹”前,根本就没看见他两个是怎么上来的!
  这两个黄衣人一个是那厉三绝,一个则是那身佩长剑,有着一付修长身材的黄衣小胡子!
  厉三绝的主人。
  他两个几乎是心息相通,同时停步,同时转眼四下打量。
  看了一阵之后,黄衣小胡子突然抬手住庙门一指,冰冷说道:“咱们先到,拣个好方位,
你站东边!”
  厉三绝很听话,一句活没说,往前迈了几步,然后转过来。
  黄衣小胡子哼哼一阵冷笑道:“你如今正值锋芒毕露,煞气逼人,再加上你站的这好方
位,那小子必死在你剑下。”
  厉三绝脸上毫无表情,语气也够冷的:“属下就是站在西边,这一场拼斗躺下的也是
他。”
  黄衣小胡子目光一凝,道:“你不愿意速战速决,你不愿意省时省力”
  厉三绝道:“属下自然愿意!”
  黄衣小胡子道:“那就听我的,我总不会愿意看你躺下去。”
  厉三绝道:“那小子不凡,或许他看透了我的心意,他不来。”
  黄衣小胡子摇头说道:“不会的,我已经看透了他,他就是明知不敌也会来。”
  厉三绝道:“希望如此。”
  黄衣小胡子道:“如果我没料错,那妞儿也会跟他一起来,如若那小子死在你剑下,那
妞儿,你怎么办?”
  厉三绝道:“属下看都不看她一眼!”
  黄衣小胡子唇边泛起一丝邪笑,道:“对是对了,但不必,这座‘中头古刹’前很宁静,
不虞有任何人打扰,你可以强占了她,然后再丢弃她。”
  此人是够坏的。
  厉三绝两眼之中掠过一丝异彩,道:“属下能么?”
  黄衣小胡子道:“我叫你做的事,不会错的!”
  厉三绝道:“不该先献给主人么?”
  黄衣小胡子哈哈一笑道:“难得你心里惦记着我,你这份心意我心领了,我是不近女色
的。”
  话声方落,“中头古刹”那两扇寺门突然开了,李德威从里头探了探头,然后一缩头,
又关上了庙门。
  厉三绝脸色一变,手捏上剑柄。
  黄衣小胡子冷然说道:“你别动,时候差不多了,小心让别人拣了好方位去,我去看看
是谁?”
  一条人影自“中头古刹”中拔起。
  黄衣小胡子两眼暴射厉芒,冷哼一声道:“看你能逃走多远。”
  只见他身躯一晃,人已出了十几丈,再一闪就不见了。
  黄衣小胡子刚走,通往“中头古刹”那条小路上走来了罗汉跟赵晓霓。
  罗汉提着他那把“紫金刀”走在前头,赵晓霓紧跟他在身后。
  罗汉走得很快,可是步履很稳,看上去那每一步都像踩进了坚硬的路面下。
  穿过那片桃树林,罗汉停在厉三绝身前丈余处,一句话没说,抬手抽出了他那把“紫金
刀”。
  厉三绝突然一声冷笑道:“看来你比我还急。”
  他果真没看赵晓霓一眼,就像赵晓霓不存在一样!
  罗汉脸上没任何表情,比厉三绝还冷几分,道:“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拔你的剑。”
  厉三绝道:“你已经抢了机先!”
  罗汉道:“你放心,我一向不先出手。”
  厉三绝道:“真的么?”
  罗汉道:“信不信在你。”
  厉三绝眉腾凶煞,唇边掠起一丝冷酷笑意,左手抚上了剑柄!
  赵晓霓揪起了心,尽管李德威保证罗汉有惊无险!
  一道逼人寒光腾起,厉三绝拔出了剑,他人只往前跨了一步,剑芒却前射丈余,直指罗
汉。
  拔剑、出剑、跨步,一气呵成,快捷无伦。
  罗汉紫金刀往外一翻,“当”地一声,那股剑气倏地往回一缩,紧接着“紫金刀”紫芒
暴张,电一般地扫了过去。
  厉三绝剑一抖,立已把刀芒逼了回去。
  互换一刀一剑,秋色平分,未见高低。
  厉三绝收剑凝立不动。
  罗汉也抱刀停若岳峙。
  两个人,两双眼,都凝视着对方,一眨不眨。
  突然,厉三绝脚下移动,往左移去!
  罗汉仍凝立不动。
  厉三绝往左移了三步!
  罗汉微微转过了身!
  就在这一刹那间,厉三绝离地腾起,连人带剑扑了过来。
  罗汉一振掌中紫金刀迎了去。
  刹时间剑气刀风大作,两条人影合在一处,分不清楚谁是谁!
  赵晓霓一颗心猛地往上一提,她还不知道两个人在这一转眼间换了几招,她只觉得一股
强大的暗劲逼得她立足不稳,踉踉跄跄退出了好几步。
  一道光华从“中头古刹”大殿顶射了过来,日头爬起来了。
  忽听一声闷哼,两条人影乍分。厉三绝退回原处,收剑而立。
  罗汉也抱刀而立,在胳膊上破了一道口子,鲜血染红了袖子。
  赵晓霓心胆欲裂,想叫,可是她不敢叫,也不敢上前给罗汉包伤,眼见着鲜血从罗汉的
左胳膊上一滴漓的往下滴,她好心疼,刀割般。
  厉三绝仰天大笑,声震长空:“我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呢……”
  —块瓦从庙门门头上掉了下来,“叭”地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厉三绝陡然一惊,倏地住口不言。
  他没回头,可是罗汉已划起一片刀风扑到了。
  厉三绝大惊闪身,“噗”地一声,他左胳膊上也添了一道血口子,鲜血马上染红了衣袖。
  他吃了亏,他惯用左手,罗汉伤了左胳膊不要紧,他伤了左胳膊就不能使剑了,至少不
会那么运用随心,挥收自如了。
  罗汉没容他有一丝喘息,翻腕一刀,拦腰攻到,刀风一片,威罩丈余方圆。
  厉三绝来不及换手,一吸气,闪身又退,一步刚后迈,身躯突然一晃。
  罗汉刀锋已到,血光再现,厉三绝大腿上又添了一道血口子,只听他大叫一声,腾身拔
起,飞射而去。
  罗汉没追,抱着刀直发愣,旋即,他抬眼望向庙门门头,又丛庙门门头移落地上。
  刚才厉三绝那一踉跄处有个坑,坑上都是枯枝败叶。
  赵晓霓一颗心总算落下了,她脑中雪亮,走过来轻轻说道:“许是顽皮牧童在这儿玩儿
过………”
  罗汉剑眉轩动了一下,道:“牧童不会爬到庙门上去。”
  赵晓霓道:“那难说,顽皮的孩子哪个不是爬高上低的,我小时候还爬过树,摘过枣
呢。”
  罗汉浓眉皱起,道:“世上有这么巧的事么?”
  赵晓霓道:“什么巧事,顽皮孩子作弄人的事,有什么稀罕?”
  罗汉吸了一口气道:“阿霓,你不知道,要不是这—块瓦跟这么一个坑,今天我就会伤
在厉三绝剑下。”
  赵晓霓道:“真的么?”
  罗汉道:“厉三绝防守得极严,无懈可击,要不是这一块瓦,一个坑,我几乎没有出手
的机会。”
  赵晓霓道:“要真是这样的话,这块瓦跟这个坑就是咱们的救命之物了?”
  她走过去拣起了一片片碎瓦,用罗帕包好,藏进了怀里,跟珍宝似的。
  罗汉道:“阿霓,你这是干什么?”
  赵晓霓道:“坑在地上没办法带走,这些碎瓦我要带在身上,将来咱们找个地方定居下
来后,我要把它供起来。”
  罗汉笑了。
  赵晓霓道:“你笑什么?不让么?”
  罗汉道:“咱们只应该感谢那个弄松这块瓦的人,要不是经过人把它弄松了,它是不会
掉下来的。”
  赵晓霓道:“你认为咱们该感激那个人么?”
  罗汉道:“我是这么看,如果你一定要把这些碎瓦片带走,我也不会不让你带。”
  赵晓霓道:“你说的对,咱们该感激那个人……”
  自怀里掏出那包碎瓦片来,抖开罗帕丢在了地上。
  她道:“咱们怎么知道那人是谁呢?”
  “找啊!”罗汉道:“鼻子底下有张嘴,还怕问不出来么?”
  赵晓霓道:“万一真让咱们找着了,你打算怎么办呢?”
  罗汉道:“当然是要好好谢谢他。”
  赵晓霓道:“救命大恩,单言谢是不够的。”
  罗汉道:“那么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赵晓霓沉吟了一下道:“我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等找着了他之后再说吧。”
  罗汉没说话,伸手扯下了一块衣裳,他要包伤。
  赵晓霓道:“让我来。”
  她走过去接过那块破布,小心翼翼地为罗汉包扎在伤处,道:“你看,拼斗有什么好,
这一刀跟割在我的心上—样。”
  罗汉没说话,可是他有—阵激动!
  日头爬起老高了!
  在别的地方已经到处是人,又在开始做一天的忙碌了。
  在这片荒郊旷野中,却只有两个人,一个在前头跑,一个在后头追。
  跑着,跑着,李德威突然一个大旋身停了下来。
  那黄衣小胡子也立即收势停身在丈余外,冷然说道:“你跑得不慢啊!”
  李德威淡然说道:“你跟在我后头跑了老半天,是什么居心?”
  黄衣小胡子倏然一声冷笑道:“你倒先发制人了,我问你,你鬼鬼祟祟躲在‘中头古寺’
里干什么?”
  李德威道:“这才是笑话,我躲在‘中头古寺’,关你什么事?”
  黄衣小胡子道:“可巧我在寺外……”
  李德威道:“可巧我在寺里睡觉,我还没怪你吵醒了我呢,你倒怪起我来了……”
  黄衣小胡子冷笑一声道:“我看你能巧舌诡辩到几时!”
  没见他动,他已经欺近三尺,抬手抓向李德威。
  李德威淡然—笑道:“在别人面前你可以称高手,在我面前恐怕你还差点儿。”
  挺掌硬迎了上去。
  砰然一声,李德威站得稳稳的,没动,黄衣小胡子却为之身形一晃。
  李德威笑道:“是不是?”
  黄衣小胡子脸色一变,目射厉芒,道:“你不该逞强,我越发不会放过你了。”
  他抬手就要去拔剑。
  李德威转身便跑。
  黄衣小胡子冷笑一声,腾身便追!
  正南方有座小山,紧挨着小山有座大宅院,门前几株大柳树,挺气派的,李德威直奔那
座宅院。
  这座大宅院是什么所在,不得而知。
  不过看李德威跑跑停停,停停又跑,直奔那座大宅院,他似乎是有意把黄衣小胡子引过
去。
  可惜黄衣小胡子现在怒急攻心,没觉察。
  李德威的身法何等快速,转眼已近那座大宅院,掠过柳树梢,他一头栽进了那座大宅院
里。
  黄衣小胡子三不管地紧跟着扑了进去。
  转眼工夫之后,李德威从大宅院后墙上翻了出来。
  那黄衣小胡子进去了却没见出来。
  不,他也出来了,那是在李德威自大宅院后墙翻出来之后的一转眼工夫之后。
  时间差不多由一数到十。
  他从哪儿扑进去,又从哪儿掠出来,很狼狈,倒拖着他那柄长剑,发胡被削去了,一头
长发披散着,左膀上都是血。
  这大宅院是何所在?
  里头住的是什么人?
  竟能使得这位功力比厉三绝还高的黄衣小胡子,带着伤狼狈而逃?
  不知道?
  因为没见有人追出来。
  想必李德威清楚。
  可是他也没说。
  口 口 口
  正晌午,秋老虎高照,晒得地都发烫。
  隔着一层鞋底,虽然烫不着脚,可是在这时候仍是很少见人出来走动。
  大树荫下是最佳的纳凉所在,再能喝上一两杯凉茶,那该是人生难得几回的快意事。
  李德威现在就这么享受着。
  有心人在这大树荫底下设个小茶座儿,生意挺好,凳子只有五六张,人却有十几个,没
关系,人家愿意站着喝。
  近者悦,远者来,路上又走来个人,一个身材矮小、穿华服的人,头上扣顶宽沿大帽,
谁也看不见他的脸。
  李德威早看见这个人,可是他仍然悠闲地喝他的茶,没动。
  转眼工夫,那位头戴大帽的矮子华服客来近,进入了大树荫底下。
  卖茶的慌忙递过一碗凉茶去。
  华服客左手接过那碗凉茶,右手自袖底取出一封信,一下子就递给了李德威,那只手小、
嫩、而且白:“李爷,家主人命我送封信来。”
  声音清脆、甜美,煞是好听。
  李德威两字谢谢,伸手接过了那封信。
  华服客放下那碗凉茶,没喝一口,回过手来要给钱!
  李德威道:“待会儿我一块儿给了。”
  华服客手自怀里抽了出来,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转身出了大树荫走了。
  李德威拆了那封信,不知道那封信上写的是什么?只见他脸色一变,霍地站了起来,他
皱了眉,沉吟了一下,把信往怀里一揣,给了茶钱匆匆走了,走的路跟华服客不一个方向。
  他刚走,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大树荫下走进两个魁伟大汉,一个满
脸络腮胡,一个狮鼻海口,面如锅底。
  两个人都穿一身白衣,对襟。
  两个人四只精芒闪动,威棱逼人的眼,紧紧盯在李德威那已出了几十丈的背影上。
  络腮胡大汉道:“头一个是他么?”
  那黑脸大汉道:“是他,错不了的。”
  络腮胡大汉冷哼一声道:“踏破铁鞋无觅处,走!”
  两个人并肩行出了大树荫,往李德威走的方向行去,步履之间没见怎么快,一转眼工夫
却出了十几丈。
  李德威似乎不知道后头有人跟上了。
  其实也难怪,这是条路,路本是人走的,你能走为什么别人不能走?
  晌午里,行人虽然很少,可绝不是没有。
  李德威走得不怎么快!
  两个白衣大汉走得也不怎么快,不过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没多大工夫,两个白衣大汉便已追上了李德威,黑脸大汉仍跟在李德威身后,那络腮胡
大汉却紧迈了两步超越了李德威,然后—转身停下了。
  李德威连忙收步,慢一点就会跟络腮胡大汉撞个满怀。
  李德威停了步,讶然望着络腮胡大汉道:“阁下是……”
  络腮胡大汉冷冷说道:“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
  李德威似乎这时候才看见络腮胡大汉那袭白衣是对襟的,那扣子一颗颗都是纯银的。
  他没答络腮胡大汉问话,“哦”地一声道:“原来阁下是‘菊花岛’的?”
  络腮胡大汉为之一怔:“你知道我是‘菊花岛’的?”
  李德威笑笑说道:“怎么不知道,我跟贵岛派到西边来的张九尊张特使有数面之缘,且
交情不恶。”
  络腮胡大汉诧声说道:“你认识张九尊?”
  “当然了,”李德威笑道:“要不然我怎么敢往海皇爷驻扎的地方跑,在情急的时候谁
都会找朋友,阁下所以追上我,不是为今早上那件事问罪的么?”
  黑脸大汉突然在他身后说道:“你是不是那个什么中原白衣客?”
  “哎哟!”李德威吓了一跳,身躯往旁边一闪,躲出了几步,转眼一看,道:“怎么还
有一位呀,你这位也真是,站在人身后怎么不先打个招呼,幸好我胆大点儿,要不然不让你
吓死在这儿才怪。”
  黑脸大汉冷冷说道:“不要装腔作势了,说,你是不是那个什么中原白衣客?”
  李德威微微一笑,道:“张特使把那笔生意报给海皇爷了么?”
  黑脸大汉脸色一沉道:“这么说你确是那个什么中原白衣客了,好得很,我家皇爷很想
见见你,曾经下旨张九尊,着他带你晋进,可是我们找不着你,为此张九尊还受了罚……”
  李德威道:“哎呀,怎么我连累了朋友,那真是让我太不安了。”
  黑脸大汉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不必再不安了,你既然跟张九尊认识,今天早上的
事我家皇爷谅必不会怪罪,你现在就跟我们去见我家皇爷吧!”
  李德威面有难色,道:“海皇爷宠召,我天大的造化。至感荣幸,可是我正有要事急着
办……”
  黑脸大汉道:“天大的事也没有见我家皇爷重要!”
  李德威笑了笑,摇头说道:“阁下,话不是这么说,海皇爷只是你们‘菊花岛’的皇爷,
却不是我这中原白衣客的皇爷,海皇爷宠召,固然是我的荣幸,那也得等我有空……”
  “住口!”黑脸大汉沉喝说道:“我家皇爷武林至尊,号令四海,谁敢不臣服……”
  李德威摇头说道:“阁下这话就说错了,据我所知,西边一个祖财神,南边一个盗王师,
北边一个穷神蒙,这三位就各据一方,绝不会臣服海皇爷……”
  黑脸大汉勃然色变,道:“他们迟早得臣服,你现在就得臣服。”挥掌便抓。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