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3节 23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二十三章

杨宗伦迟疑了一下,道:“久闻‘穷家帮’人多势大,—般江湖人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今
夜这是谁,能把‘穷家帮’败得这么惨?”
  杨姑娘道:“这儿只不过‘穷家帮’的一处分堂!”
  李德威摇头说道:“不,就是‘穷家帮’总堂里来的高手,也不可能是此人的对手!”
  杨姑娘“哦”地一声道:“这人这么厉害么?”
  李德威道:“姑娘是个习武的人,可听说过‘紫金刀’此人?”
  杨姑娘摇头说道:“我虽然是个习武的人,却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对江湖中事,孤
陋寡闻得可以!”
  本来是宦门娇女,习武已是大不易,怎么可能抛头露面,常到江湖中走动!
  李德威道:“当年在武林中能跟家义父并称的,只有‘紫金刀’白长空一人……”
  杨姑娘轻“哦”一声道:“我明白了,这个人是‘紫金刀’的什么人?”
  李德威道:“此人是‘紫金刀’的后人!”
  杨宗伦道:“跟布衣侯爷并称人物的后人,难怪他这么厉害了!”
  李德威道:“‘紫金刀’白长空这个人,性情刚烈暴躁,当年受人怂恿要与我家义父见
个高低,老人家对名利二字看得很淡,高手过招必得分出个胜负才能收手,老人家认为‘紫
金刀’成名不易,不愿让他因一念之差毁了自己的一生,一直避而不见,无如躲了他半年后
还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被‘紫金刀’碰上,‘紫金刀’拔刀相逼,老人家无奈,只得仗剑
迎敌,百招之内老人家占先了一着,‘紫金刀’羞愤而去,携妻子举家迁往塞外‘回回堡’,
事隔多年的今天,‘紫金刀’夫妇先后过世,仅仅高堂白发跟他唯一的后人相依为命,曾几
何时,‘满洲’探得‘紫金刀’隐居‘回回堡’,乘隙掳去了‘紫金刀’的年迈老母,逼迫
‘紫金刀’的后人为他们效命………”
  杨宗伦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会找我这‘都督府’的麻烦!”
  李德威摇头说道:“督帅错了,他夜袭‘都督府’,连伤‘穷家帮’、‘长安’分堂高
手这件事,并不是出自‘满洲’的唆使。”
  杨宗伦讶然说道:“你刚才不是说‘满洲’掳去了他的祖母,逼他为他们效命么?”
  李德威道:“这是事实,然而今天晚上这件事,并不是出自‘满洲’的唆使。”
  杨宗伦道:“那是……”
  李德威遂把罗汉本是被逼来杀他的,及至后来听说乃祖母去世,受了刺激,被“白莲教”
乘机引诱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杨宗伦悚然点头,道:“原来如此,他生性至孝,怎么受得了这个打击,
‘白莲教’真是无孔不入,手段好不阴毒!”
  顿了顿道:”这么一个高手,若让他长此受‘白莲教’控制,后果不堪设想,也让人扼
腕。”
  李德威目光一凝,道:“督帅有罗致他的意思么?”
  杨宗伦道:“我一向爱才,也一直在为朝廷求才,这种大才当面,我怎么能轻易放过,
只是恐怕大不易!”
  杨姑娘看了李德威一眼道:“李大哥既作此问,相信他必有帮您达成心愿的办法!”
  杨宗伦“哦”地一声道:“是么,德威?”
  李德威摇头说道:“他现在心智迷失,灵性受制,我本身没有办法,不过我知道可以救
他的办法,这应该是唯一的办法!”
  杨宗伦道:“什么办法,你快说,只要有办法,我愿意试,也愿意全力以赴,能为朝廷
延揽人才,我是不惜一切的!”
  杨宗伦是个好官,而且是个明智之士,他知道大明朝如今正值内忧外患、多事之秋,正
需要大量的人才。
  李德威道:“督帅可曾听见,我刚才提过一个名叫赵晓霓的姑娘?”
  杨宗伦道:“可是‘白莲教’那‘四凤’之末?”
  李德威道:“是的!”
  杨宗伦点头说道:“此女可算出淤泥而不染的一朵白莲,怎么?你要让她来解除‘白莲
教’对罗汉的禁制?”
  “不!”李德威摇头说道:“据我所知,‘白莲教’并没有对白罗汉下什么禁制,白罗
汉所以不辨正邪,不分是非,完全是他受了打击后心智迷失,也等于是自暴自弃……”
  杨姑娘突然说道:“那就是让赵姑娘动之以深情,以一个情字唤回白罗汉迷失的心智
了。”
  这位杨姑娘的确是兰心蕙质,冰雪聪明。
  李德威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是的,我正是这个意思!”
  杨宗伦道:“有用么?”
  杨姑娘倏然—笑,道:“一个情字能生人,也能死人,魔力之大不是任何事物所能比拟
的。古来多少人为它高歌,多少人为它悲哭,神仙都逃不过这一个字,何况凡人!”
  杨宗伦轻击一掌道:“德威,那位赵姑娘在哪儿,快请她来见我,她要是不愿意到我这
儿来也可以,我便服简从见她去!”
  李德威摇头说道:“不瞒督帅,连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地方,我也正在找她。”
  杨宗伦呆了一呆,道:“怎么回事,连你……”
  李德威道:“我最后见她的时候,她跟罗汉住在一家客栈里……”
  杨宗伦道:“那就还到那家客栈找她去。”
  李德威摇头说道:“她不会在那儿了,她把噩耗告诉了罗汉,罗汉受了打击离开了她,
她怎么会还留在那家客栈里!”
  杨姑娘点了点头,道:“不错,那是个伤心地儿。”
  杨宗伦两眼一睁,道:“对了,我听说‘穷家帮’耳目遍及各处,消息最为灵通……”
  李德威苦笑说道:“话是不错,要让‘穷家帮’长安分堂找赵姑娘,那是易如反掌吹灰,
绝出不了一天,一定会把赵姑娘的所在送到督帅面前来,只是,‘穷家帮’长安分堂如今哪
还有人了!”
  杨宗伦呆了一呆,一时没说出话来。
  旋即,他转望杨姑娘,道:“敏慧,你来试试看怎么样?”
  杨姑娘敏慧浅浅一笑道:“您这不是存心难我,我又不知道她的生辰八字,想来李大哥
也不会知道?”
  李德威暗暗怔了一怔,道:“姑娘擅卜卦?”
  杨敏慧摇头说道:“不敢说擅,只能说略涉皮毛。”
  孛德威心知她是客气,果然,杨宗伦那里开了口:“你李大哥不是外人,不必过谦。”
  杨敏慧笑笑说道:“是怎么了,把自己的女儿捧得那么高?”
  杨宗伦道:“本来就是我杨家的千里驹,那还错得了。”
  杨敏慧瞟了李德威一眼,道:“在李大哥面前,我怎么敢……”
  李德威道:“易卦这一门,我是一窍不通。”
  杨宗伦道:“行了,你兄妹俩别再客气了,现在怎么能想法子找到那位赵姑娘,才是正
经。”
  李德威沉吟了一下,道:“目前只有一个法子,我踏遍长安城内外每一寸土地去找!”
  杨宗伦点了点头道:“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
  李德威站了起来,道:“我这就去,能早一点找到赵姑娘,便能减少一分伤亡……”
  杨宗伦道:“夜这么深,天这么黑……”
  李德威道:“江湖人行动,是不分昼夜的,告辞!”
  微一躬身,迈步向外行去。
  杨敏慧站起来道:“我送李大哥出去。”
  李德威道:“不敢当,‘穷家帮’云分堂主还请姑娘代为看顾!”
  说话间人已出了书房,腾身拔起夜空!
  杨敏慧还没来得及迈步,李德威便已不见了,她望着书房外的夜色,道:“他走得好
快!”
  杨宗伦道:“你看这位‘布衣侯’的传人怎么样?”
  杨敏慧道:“既是‘布衣侯’的传人,那还错得了!”
  杨宗伦深深一眼,道:“碰见了比你强的人了吧!”
  杨敏慧娇靥微微一红,道:“这种事不是一厢情愿的!”
  杨宗伦在茶几上轻轻拍了一下,道:“我不相信他……”
  杨敏慧皱眉叫道:“爹!”
  杨宗伦立即住口不言。
  口 口 口
  夜色浓浓的,跟泼了墨似的。
  夜也很静,远近听不到一点声息。
  赵晓霓望着眼前的一段残烛在出神。
  她仍靠墙坐着,身上披了件衣裳,是厉三绝的。
  厉三绝坐在她的对面,两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目光中充满了一种激动的异彩,那是爱
怜,而没有一点情欲。
  面对着赵晓霓这么一位姑娘,谁会忍心伤害她,谁又能不为她动心,深深地爱着她?
  厉三绝虽然生性冷酷凶残,可是他毕竟也是个有血肉,有灵性的人。
  他道:“夜已经很深,你可以睡会儿了。”
  赵晓霓没说话。
  厉三绝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赵晓霓道:“我知道,你要有伤害我的心,我是无力抗拒的,早就被你伤害了,我只是
不想睡。”
  厉三绝道:“你已经坐了一天了,晚上再不睡,身子会受不了。”
  赵晓霓道:“你既然怕我受不了,为什么不放我?”
  厉三绝摇头说道:“不,我不能放你走,除了放你走之外,我什么都肯为你做。”
  赵晓霓道:“我跟你没有一点感情,你这样控制我,到底是要……”
  厉三绝道:“我知道你不爱我,可是我爱你,这就够了,我要你陪我一辈子,直到我
死。”
  赵晓霓道:“我对你没感情,也永远不会产生情愫,跟这么个人在一起,有什么意
思……”
  厉三绝摇头说道:“我不管这么多,也不会计较这些,我只知道我爱你就够了,我不能
没有你,也不能看不见你,我要是有一眼看不见你,我会觉得什么都是空虚的,无论对任何
事都打不起精神,抬不起兴趣,这世界就跟死了一样,毫无生机,同时,我也希望你能看见
我,当你的眼看着我的时候,哪怕是充满了厌恶,充满了仇恨,我的感觉也跟那今天的阳光
一样。”
  赵晓霓口齿启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厉三绝道:“你想说什么?”
  赵晓霓摇摇头,道:“没什么,你不会喜欢听,听了你也受不了,还是不说的好!”
  厉三绝道:“不要紧,只要是你说的话,哪怕你是骂我,我也喜欢听。”
  赵晓霓道:“真的么?”
  厉三绝道:“真的,当然是真的!”
  赵晓霓道:“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我听了之后只觉得心口翻
腾,隐隐欲呕。”
  厉三绝果然颜色不变,道:“你要是不喜欢听,今后我不说就是!”
  赵晓霓道:“你真受得了么?真的一点也不生气么?”
  厉三绝道:“这句话要是出自别个人之口,我会先割了他的舌头再杀了他,可是你不同,
你可以骂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听你骂我心里不会有一点不高兴,一点脾气也没有。”
  赵晓霓本想激他的,可是如今看来这仅有的—着,仅能的一着也失效了,不禁轻轻一叹
道:“你这样对我.总有一天我会受不了自杀的!”
  厉三绝摇头说道:“你不会,我知道,只要我不伤害你,你绝不会轻生,因为你心里还
有那姓白的小子,为了再见着他,为了再回到他身边去,你会保重自己的!”
  赵晓霓道:“你说的固然不错,可是那得让我有一点希望,要是我这唯一的希望灭绝时,
我会毫不犹豫的自杀,既然没希望再见着他,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又为谁活着!”
  厉三绝眉宇间腾起一片杀气,道:“他让我嫉妒,也让我切齿痛恨!”
  赵晓霓道:“可是你不能伤害他,你要是伤害了他,我就会自杀!”
  厉三绝眉宇间的杀气一敛,道:“我不杀他,我要让他得不到你,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
你不能比我先死,因为你还想见他,还想再回到他身边去。”
  赵晓霓道:“有这么一个希望支持着我,我不会轻易自绝,猝尔轻生的!”
  厉三绝道:“我早死一天,你就能早一天回到他身边去,你要是想早一天回到他身边去,
最好是找机会杀了我。”
  赵晓霓摇头说道:“我不杀人,也不喜欢杀人,你是个邪道上的人物,总有一天会被正
派人士碰上……”
  历三绝道:“碰上正派人士的机会不少,只要到外面去走一趟,也随时能碰上所谓正派
人士,可是我碰见的那些正派人士不见得杀得了我。”
  赵晓霓道:“走惯了黑路难免遇见鬼,迟早总会碰上一个的,是不?”
  厉三绝道:“话是不错,可是谁知道是迟是早,要是迟在几十年后才碰上,我就是死了
那也值得了。”
  碰上这么个人,激不在乎骂不怕,赵晓霓能怎么办,又能说些什么。说些什么有用!
  她那里刚自沉默。
  厉三绝双目之中忽然精光一闪,抬手熄了那半截蜡烛,眼前刹时一片漆黑。
  赵晓霓精神一振,心中一阵狂跳,道:“有人来了是么?”
  火光一闪,厉三绝又把那半截蜡烛点着了,道:“你不要高兴,来人是我的主人。”
  赵晓霓微微一愕,道:“你怎么知道?”
  厉三绝道:“我主人的步履声,我听了十几年了,岂有听不出来的道理!”
  他话声方落,一个黄色人影鬼魅也似地出现在灯光下,藉着灯光,赵晓霓可以看得清清
楚楚,不是厉三绝的主人,那黄衣小胡子是准?
  赵晓霓一颗心马上就沉了下去!
  厉三绝站了起来,一躬身,恭恭敬敬地叫了声:“主人。”
  黄衣小胡子目光一凝,面泛异讶之色,道:“阿厉,这是怎么回事儿?”
  厉三绝道:“回主人,属下在‘长安城’内碰见她昏倒在大街上,所以把她带在身
边……”
  黄衣小胡子道:“那姓白的小子呢?”
  厉三绝道:“属下只见着她一个人,那姓白的小子不知去向。”
  黄衣小胡子一双森冷目光转移在赵晓霓那吹弹欲破的如花娇靥上,凝视长久,倏然一笑
道:“阿厉,你的艳福不浅啊!”
  迈步走过来在厉三绝身前坐下。
  厉三绝退后一步,垂手侍立,神色之间一片恭谨!
  黄衣小胡子抬眼望向赵晓霓,道:“小妞儿,那姓白小子呢?”
  赵晓霓相当的平静,道:“不知道,我也在找他!”
  黄衣小胡子“哦”地一声道:“他为什么离开了你?”
  赵晓霓不愿意告诉他,没说话。
  黄衣小胡子目光略一转动道:“是他跟你吵架了,还是你跟他呕气了。嗯,嗯,不,不,
你们两个现在正是如漆似胶,打得火热的时候,在这时候是不会吵架呕气的,他已经成了你
情网之下的俘虏,要没有重大事故是不会离你而去的,小妞儿,究竟是为了什么?”
  赵晓霓仍没说话,她觉得这黄衣小胡子远比厉三绝冷酷凶残,远比厉三绝来得阴险奸诈,
他那一双目光看得她有些不安,索性闭上了一双美目。
  只听黄衣小胡子一声轻笑,道:“小妞儿,你不说也不要紧,不管怎么说,你已经落了
单是实,找不着那姓白的小子,大可以在你身上发泄发泄!”
  转头望着厉三绝道:“你动她了么?”
  厉三绝忙道:“没有,属下还没有!”
  黄衣小胡子脸上浮现起一丝异样表情,点头说道:“很好,那很好……”
  转过脸去望向赵晓霓,两眼之中异采大盛,抬手冲厉三绝摆了摆,道:“你暂时出去一
下,等我叫你你再进来。”
  赵晓霓突然睁开了一双美目。
  厉三绝答应了一声,但脚下没动,道:“主人是要……”
  黄衣小胡子道:“蠢东西,这还用问么!”
  厉三绝一怔,道:“属下记得主人一向不近女色。”
  黄衣小胡子摇摇头,道:“现在不同了,你出去吧!”
  厉三绝忙道:“主人,她是属下的……”
  黄衣小胡子霍地转过脸来,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道:“她是你的,你又是谁的?阿厉,
你什么时候学得不听话了……”
  厉三绝道:“属下不敢。”
  黄衣小胡子道:“这就对了,她人现在虽然在你手里,可是她的心永远是在那姓白的小
子身上,要这么个女人有什么用,对这种女人不能动真情,再说咱们这种人也不能动真情,
快出去吧!”
  厉三绝迟疑着没动。
  黄衣小胡子脸上的笑意忽然间变得好浓,道:“怎么了,阿厉,忘了咱们的规矩、服从?
做主上的就是叫你去死,也不许有半点犹豫!”
  厉三绝脸色白了,道:“主人,属下跟您并列十大剑士之内……”
  黄衣小胡子笑出声了:“阿厉什么时候学会跟我说这种话了?不错,你是跟我并列于十
大剑士之内,可是在咱们没追随闯王之前,你就是我的下属,追随闯王之后,这种主属关系
也一直没有改变,是不是?”
  厉三绝道:“回主人,是的!”
  黄衣小胡子轻轻地摆摆手,道:“那就听我的,给我出去。”
  厉三绝刹时面额上青筋暴起,两眼也微现红意,道:“主人原谅,属下不能从命,她是
属下的,属下不容任何人动地。”
  黄衣小胡子目光一凝,道:“这么说,你已经动了真情,真心叛离了。”
  厉三绝缓缓说道:“属下可以听从主人的任何差遣,不敢稍违,但这件事,无论如何请
主人成全。”
  黄衣小胡子笑了,满脸都是笑意,凝望厉三绝长久,一点头,道:“好吧,我成全你。”
  这句话刚说完,他腰间佩剑出鞘,那锋利的剑尖已然递到了厉三绝胸前。
  这人在剑术上的造诣确实惊人,剑诀上的一个“快”字,跟一个“毒”字全让他占了。
  眼看厉三绝就要伤在他剑下。
  就在这时候,黄衣小胡子似乎发现了什么,目光飞快往梁上扫了一下,那飞快的剑势也
因之为之稍微顿了一顿。
  厉三绝没留意黄衣小胡子为什么会有这一刹那的分神,他只知道把握这转瞬即失的不再
良机,左手剑出鞘,只见寒光一闪,那锋利的剑尖已没入了黄衣小胡子的左肋里,一柄窄而
长的利剑,足足插进去了一半。
  黄衣小胡子大叫一声,整个人窜起,长剑往前一递!厉三绝闷哼一声,倏地飘退数尺。
  一股血箭从黄衣小胡子左肋下涌出,红而热的血洒了一地,黄衣小胡子两眼凝望着厉三
绝,脸上已没了笑意,只有凶狠、狰狞,突然,他闭上两眼,砰然一声直挺挺地爬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候,仗剑而立的厉三绝像是个泄了气的皮球,身躯一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左肋上都是血,把他的一件黄衣都染红了。
  赵晓霓怔在了那儿,美目睁得大大的,一动没动。
  “姑娘,”厉三绝有气无力,颤抖着叫了一声!
  赵晓霓蓦然惊醒,急道:“你受伤了?”
  厉三绝像没听见,道:“你看看,他气绝了没有?”
  赵晓霓看了黄衣小胡子一眼,道:“他已经死了。”
  厉三绝身躯一阵颤抖,哑声说道:“我竟然杀了他,我这个祸闯大了,我这个祸闯大
了……”
  赵晓霓道:“你是为救我激怒了他,你是自卫,我看见了,是他先拔剑的。”
  厉三绝苦笑一声道:“我们那一伙人是没理可讲的,杀自己的同伙就是生心叛离,生心
叛离就是死路一条……”
  赵晓霓道:“你……你是李自成的部属?”
  厉三绝吃力地点了点头,道:“是的,我是闯王帐下十大剑士之一,跟他一起被派来
‘长安’刺探消息的,如今他死了,不是死在别人手里,是死在我剑下,我怎么回去复
命……”
  赵晓霓道:“你的伤也不轻,是不是?”
  厉三绝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伤得是不轻,不过这伤一时半会儿还要不了我的命……”
  顿了顿道:“我不明白,他的剑术高出我许多,我怎么杀得了他……”
  赵晓霓道:“那或许是他没想到你会出手。”
  “或许,”厉三绝苦笑一声道:“我一向对他唯命是从,不敢有丝毫违悖,他绝没想到
我敢出手,我自己也没想到,更不知道我是哪儿来的勇气。”
  赵晓霓道:“我知道你是为了我。”
  厉三绝苦笑一声,摇头说道:“事到如今用不着说这些了,姑娘,你会武是不是?”
  赵晓霓道:“我学过,怎么?”
  厉三绝道:“用你的两只手,功凝三成,在你两腿‘箕门’穴上各捏一下。”
  赵晓霓讶然说道:“干什么?”
  厉三绝道:“我要解开你的穴道,要你扶我一把到墙边坐着,我有点支持不住,得靠墙
坐着。”
  赵晓霓怔了一怔道:“你不怕我乘机逃走么?”
  厉三绝道:“那就随你了,我这伤要不赶快包扎,活不过两个时辰,已经是死定了,何
不做件好事,让你早一点离开我。”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也许就是吧!
  赵晓霓依着他的话做,伸两手,功凝三成,在两腿内侧“箕门穴”上各捏了一下,两腿
略一动弹,她立即站了起来。
  站起来之后,她连犹豫都没犹豫地便走过去,连扶连拖地把厉三绝扶到了墙根儿下,道:
“让我看看你的伤!”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