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4节 24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二十四章

厉三绝一怔,道:“你怎么不走?”
  赵晓霓道:“不管你怎么对我,我不能见死不救,再说你是为我受伤,也可以说你正是
为了救我,我不能那么狠心的一走了之。”
  厉三绝呆了一呆,没能说出话来。
  赵晓霓道:“让我看看你的伤。”
  说着就要去抬厉三绝的左胳膊。
  厉三绝拦住了她,道:“要是我没料错,另外的剑士们很快地就会找到这儿来,你要是
想救我,就赶快扶我离开这儿,这剑伤我自己能治,不然的话你走你的,用不着再管我了。”
  赵晓霓道:“这么深的夜,有哪儿能去?”
  厉三绝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去处!”
  赵晓霓道:“好吧,我扶你离开这儿。”
  厉三绝在她的扶持下站了起来,颤声说道:“你……你真要救我?”
  赵晓霓道:“你虽是个邪道上的人物,可是你现在是个受了重伤的人,我看你的本性也
不坏,更何况你救过我,你是为救我才杀人,为救我才受伤的!”
  厉三绝道:“你要知道,错过这一次机会,除非我死,要不然你永远不可能再有机会
了。”
  赵晓霓道:“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不管怎么说,你是为我才杀人,为救我才受伤的,我
不能不救你,走吧!”
  扶着厉三绝摇摇晃晃地往外行去。
  厉三绝忘了熄灭那半截蜡烛,只这么一点光芒在这黑夜里,只要有一点泄露,是很快会
把别人引来的。
  口 口 口
  这座庙里恢复了宁静!
  地上虽有个人,但是他不会说话,也不会动。
  血腥味儿在空气中飘荡着,刺鼻!
  突然,一条黑影从梁上落下,他刚要落地,可是忽地他又升了上去,很快地又隐入了粱
上。
  这条黑影刚隐入粱上,灯光下出现个人,一身白衣,俊美洒脱,是李德威!
  他入目庙中情景,双眉一扬,一步便跨到了黄衣小胡子身边,俯身查看了黄衣小胡子的
致命伤势,不禁脱口说了一声道:“好辣的剑招……”
  扭头看了一看厉三绝适才趺坐处那一片血渍,迈步走了过去,到了那片血迹旁,他转过
了身,双手往后一背,道:“杀此邪魔的,必正派人士,我不敢轻易冒犯,请下地一会!”
  只听一个冷冰冰的话声起自梁间:“小伙子好敏锐的感觉!”
  适才那黑影从梁上飘落在黄衣小胡子身边,一个干瘪瘦老头儿,破鞋破毡帽,混身的补
钉,细眉小眼,稀疏疏的几根山羊胡,赫然是“穷神”蒙不名!
  李德威颇感意外,微微一愕之后,道:“原来是蒙穷神!”
  蒙不名翻了李德威一眼,道:“小伙子,这世界可真小啊!”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这世界委实不大,蒙老,你我这叫有缘呢,还是叫冤家路窄?”
  蒙不名冷冷说道:“以我看该叫冤家路窄!”
  李德威笑笑说道:“那任凭蒙老了……”
  目光一掠地上黄衣小胡子,道:“据我所知,蒙老一向是不用兵刃的,曾几何时蒙老竟
用起剑了。”
  “穷神”蒙不名是个雄踞—方的霸王,哪有点不透的道理,微一摇头,道:“小伙子,
你的听觉不错,你的眼光可不怎么样!”
  李德威道:“怎么,此人不是伤在剑招之下?”
  蒙不名道:“这人是伤在剑招下不错,不过这人不是我杀的,这是要打人命官司的,你
可别乱栽赃!”
  李德威“哦”地一声道:“那么这是谁杀的?”
  蒙不名道:“小伙子,你想知道么?”
  李德威道:“我不过是随口问问,说不说那还在蒙老你,正如蒙老适才所说,这是要打
人命官司的,以我看蒙老还是说个明白的好!”
  蒙不名牵动了一下薄薄的嘴唇,算是笑,道:“小伙子,你倒吓唬起我来了,要我告诉
你不难,你先告诉我,半夜三更地,你跑到这座破庙里来干什么?”
  李德威道:“蒙老你不也在这儿么?”
  蒙不名道:“我不同,我穷兮兮、苦哈哈一个,连个住客栈的钱都没有,不找座破庙住
住,你让我住哪儿?”
  李德威哈哈一笑道:“蒙老未免太俭省了。”
  蒙不名道:“小伙子,少废话,你要想知道这人是谁杀的,就告诉我为什么你半夜三更
地往这儿跑?”
  李德威沉默了一下道:“这第二次碰见,尽管蒙老认为是冤家路窄,我却把蒙老当朋友
看待,而且尊蒙老为长辈……”
  蒙不名哼哼笑道:“小伙子,你抬举我这个穷兮兮、苦哈哈的了,这年头儿笑贫不笑娼,
有钱的王八大人三辈儿,人人那双眼都只认识腰里有的,恐怕只有你把我这穷兮兮、苦哈哈
的当朋友。”
  李德威笑笑说道:“蒙老是人穷骨头硬,不像那些有钱的一个个软骨头。”
  蒙不名道:“小伙子,你有一张会捧人的利嘴,你师父也没白教你,说吧,你到这儿来
是来干什么的?”
  李德威道:“我当然要说,我把蒙老当朋友,我尊蒙老为长辈,说出来说不定蒙老能帮
我个忙……”
  蒙不名耸耸肩,冷冷说道:“那可难说,我这个人是沾上帮忙两个字,从来就不往前跑,
活了这么大年纪了,我是一不打保,二不做中,我穷得衣不保暖,食难填饥,人家也不会找
我打保做中。”
  李德威装没听见,道:“蒙老可还记得地下石室中的那位?”
  蒙不名道:“我的记性一向很好,记得,怎么样?”
  李德威道:“那人是‘紫金刀’白长空的后人……”
  蒙不名微微一怔,旋即哼哼笑道:“白长空泉下有知,也应含笑瞑目了!”
  李德威道:“蒙老冤枉他了……”
  接着,毫不隐瞒地把罗汉被逼入关,闻得噩耗受打击,为白莲教乘机诱惑,夜闯“都督
府”刀伤“穷家帮”众英豪,杨督帅爱惜人才,欲为朝廷延揽的经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蒙不名道:“原来如此,那倒是情有可原,只是,小伙子,这跟你三更半夜
往这座破庙跑有什么关系,莫非你在找那小子么?”
  李德威点头说道:“我不是找他,我是找另一个人……”
  蒙不名道:“你是找另一个人,谁?”
  李德威道:“一位姑娘,这位姑娘是他的恋人,他对她一片深情,她对他一片痴心,只
有她才能唤回他迷失的灵智,只有她才能把他从沉沦中救出来。”
  蒙不名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忽然一怔,道:“小伙子,你说那小子是‘紫金刀’白长空的后人?”
  李德威道:“是的。”
  蒙不名道:“白长空的后人,自然也姓白了。”
  李德威道:“那是当然,世上哪有父亲儿子姓两个姓的?”
  蒙不名目光一凝,道:“小伙子,你为什么这么毫不保留地把这件事告诉我?”
  李德威道:“我刚才说过,我视蒙老为朋友,尊蒙老为长辈,让蒙老知道一下,也许蒙
老能帮我个忙!”
  蒙不名道:“小伙子,你知道我到‘长安’来,是来干什么的?”
  李德威道:“我很清楚!”
  蒙不名道:“那么杨宗伦要为大明朝延揽人才,白长空这后人一旦为杨宗伦所延揽,将
来很可能会成为我的敌人,你以为我会帮你这个忙,给我自己找麻烦么?”
  李德威道:“我刚说过,蒙老有一身硬骨头……”
  蒙不名道:“再硬的骨头也抵不过名利的诱惑,有钱的都一个个削尖了头往里钻了,何
况我这个穷兮兮、苦哈哈的!”
  李德威道:“蒙老可听说过这句话?”
  蒙不名道:“哪句话?”
  李德威道:“蔡口苋肠者,多冰清玉洁,锦衣玉食者,甘婢膝奴颜,盖志由淡泊而高,
节从肥甘而丧也。”
  蒙不名脸色微微一变,道:“我穷了大半辈子,如今都穷怕了,志能当衣穿,还是节能
当饭吃,我是只求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将来是骂名千古也好,遗臭万年也好,我都不在
乎。”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那么,帮不帮我这个忙还在蒙老,我已经把白罗汉的遭遇及唯一
可救他的方法告诉了蒙老,蒙老若是见过这么一位姑娘,大可以再去找她,只能控制住她,
你不愁白罗汉不为那‘满洲’的主子效命,大功现有一桩,蒙老也不愁没个进身之阶。”
  蒙不名突然笑了,点头说道:“说得是,说得是,小伙子,多亏你提醒我,要不然我还
真想不到呢……”
  顿了顿,道:“小伙子,现在听我告诉你,这个人是死在他那叫厉三绝的下属剑下……”
  李德威一怔,道:“对了,我怎么忘了,厉三绝用的是一柄奇窄的长剑,这人的致命伤
伤口狭窄,正是厉三绝那柄窄剑所伤,只是,厉三绝惯用左手,这人的致命伤怎么会在左肋
上?”
  蒙不名当即把厉三绝跟黄衣小胡子动手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没提赵晓霓。
  静静听毕之后,李德威道:“那就难怪这人的致命伤是在左肋上了,原来厉三绝是在这
么一个方位,这么一个情形下出手的,要不是这人长剑即将递到厉三绝要害之际,突然发现
蒙老藏身梁上,微一分神,手上一滞,如今躺在这儿的应该是厉三绝而不是这个人,只
是……”
  眉锋微微一皱道:“他两个是主属关系,这人怎么会突然起了杀厉三绝之心?”
  蒙不名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人心是难测的,尤其是这种邪路上的人物,今儿
个跟你称兄弟,明儿个他能跟你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李德威沉默着,没说话。
  蒙不名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
  李德威突然抬眼说道:“据蒙老说,厉三绝也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是不是?”
  蒙不名道:“不错,你不见你身后也有一摊血么,那就是厉三绝中剑之后,负痛暴退摔
在地上留下的!”
  李德威道:“如今厉三绝人呢?”
  蒙不名耸耸肩,道:“走了,不知道上哪儿去了,他杀了人,闯了祸,怕他们那一伙儿
里的人找他,不夹着尾巴赶快逃走还等什么?”
  李德威道:“他伤得这么重,是怎么走的?”
  蒙不名一怔,旋即趋于平静,道:“或他伤得还不到不能走路的地步。”
  李德威点了点头,道:“或许……”
  蒙不名忽然说道:“小伙子,可要我告诉你那厉三绝跟这个人的来路?”
  李德威道:“谢谢蒙老,我求之不得!”
  蒙不名道:“厉三绝跟这个人,都是李自成手下十大剑士中人。”
  李德威“哦”地一声道:“原来他们是李自成的部属……”
  蒙不名道:“据他们说,他们是奉派到‘长安’来刺探消息的。”
  李德威轩了轩眉,道:“当世四大霸王,‘满洲’,‘白莲教’,如今又多了个李自成,
这‘长安’一地真可算得是虎跃龙腾,风云齐会啊!”
  蒙不名哼哼说道:“可不,小伙子,可真够人忙的,可真够人应付的啊!”
  他话里有话,李德威焉有听不懂的道理,笑笑说道:“我不能否认这是事实,不过以我
看还没有到能让人焦头烂额、穷于应付的地步。”
  蒙不名两眼精光一闪,“哦”地一声,道:“我倒要看看那些抗节致忠、满腔热血的忠
义之士,是怎么应付这内忧外患的紊乱局面,你忙你的吧,我要另外找地方睡觉去了。”
  话声方落,忽然眉锋一皱,接着说道:“走不了了,看来我别想另找地方睡觉了,今天
晚上也别想再睡了。”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必是闯贼手下的十大剑士中人到了,蒙老要是怕麻烦的话,大可
以回到粱上去作壁上观。”
  蒙不名耸耸肩,道:“我正有这意思,这儿躺着他们一个人,你我也都在这儿,这种情
形不是单独唇舌能够解释清楚的!”
  只见他往上一跃,人又隐入梁上那一片黑暗中。
  蒙不名刚藏好身形,灯光下鬼魅般出现了两个腰佩长剑的黄衣人,打扮装束跟地上这黄
衣小胡子同,眉宇间那股子冷酷凶残色,则较地上黄衣小胡子有过之无不及。
  李德威背朝着他们,连动都没动。
  两个黄衣人一见庙中情景,脸色当即就是一变,未见他俩作势,已然双双飘动,一个逼
近李德威身后,一个却绕到李德威面前,冷然问道:“这个人是谁杀的?”
  李德威淡然说道:“我说不知道,我来的时候这人已断了气,你们信不信?”
  他面前这黄衣人道:“不信。”
  李德威道:“那就不必多说什么了,你们看着办吧!”
  他面前这黄衣人脸色陡然一变,道:“你是……”
  李德威道:“是敌非友,问那么多干什么?”
  忽听身后一声冷哼,守在他身后那黄衣人五指如钩,闪电般抓向他“肩井”要穴。
  李德威往左侧身,往后滑步,霍然一个转身,单掌递出,截向那黄衣人腕脉。
  他身后那黄衣人猛地一惊,慌忙沉腕收招。
  只听原在他身前,如今在他身左那黄衣人冷哼一声道:“好身手,怪不得!”
  挥腕出剑,振腕一抖,一朵森寒剑花袭了过来。
  不愧是李自成手下十大剑士中人,剑术上都有相当的造诣,挥腕、出剑、进击,一气呵
成,快捷无比!
  李德威左手翻腕掣出了他那柄折扇,抖腕一挥往袭来长剑剑身点去,同时右手往腰里一
挥,一道寒光闪起,再看时,他右手里多了一柄一泓秋水般短剑。
  这时候,梁上响起了一声惊呼:“鱼肠剑!”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可把两个黄衣人吓了一跳,出剑黄衣人刚一惊,李德威那左手里的
折扇已然点上他剑身,只听“当”的一声,他那柄长剑硬被李德威这一点之势震得向外荡去。
  李德威左手折扇跟着一翻,一闪而回,那出剑黄衣人眉心多了个血洞,砰然一声倒了下
去。
  可怜他不过刚递一招!
  另一个黄衣人红了眼,厉喝一声,长剑疾卷李德威右肋,剑气逼人,威猛无比。
  李德威掌中鱼肠剑一挥,幻起一片森寒光华直迎了上去。
  黄衣人已然知道李德威掌中这柄短剑是前古神兵,当年专诸刺王僚用的鱼肠剑了,那敢
硬碰,他手腕微振,剑锋走偏,长剑带着一股剑气向李德威左乳下点去!
  既列十大剑士之内,在剑术上的造诣自非等闲,要不是刚才梁上传下那一声,那黄衣人
绝不可能只递一招便伤在李德威左手那玉骨描金扇之下。
  这一点从现在这个黄衣人的剑势上可以得到证明,他的剑势不但快捷,辛辣,而且一招
一式都劲力外透,攻人所必救,分寸捏得恰到好处,绝不是一招便伤在人手下的庸手!
  李德威心里明白这一点,手上不作一点松懈,左手折扇封住了黄衣人的剑势,右手鱼肠
剑一连攻出了三剑。
  李白成这十大剑士在剑术上的造诣不凡,李德威在剑术上的造诣更高,他三剑攻出,黄
衣人为威猛剑势所逼,立即向后退去,而且是连连后退。
  这黄衣人想必还没有碰见过像李德威这种剑术上的高手,一遇之下心里不免发慌。
  高手毕竟是高手,黄衣人也是个久经阵仗的人,他心里虽慌,手上不乱,可是他吃亏在
不敢碰李德威掌中的鱼肠剑,只有在避开鱼肠剑剑锋的情形下找空隙出剑进击!
  又封架了几剑之后,他自知不是对手了,暴喝一声奋力刺出一剑,适时李德威的剑势为
之一偏,抽身腾起。
  李德威却不放过他,沉喝声中,振腕一抖,鱼肠剑化一道寒光脱手飞出,直向黄衣人心
口射去。
  黄衣人大吃一惊,人在空中,躲不好躲,避不好避,只有紧运臂上全力一剑向电射而来
的鱼肠剑绞去。
  他错了,他只顾电射而来的鱼肠剑,却忽略了同样可以用来杀人的那柄玉骨描金扇。
  李德威左手折扇跟着递到,只一闪,黄衣人眉心也添了个血洞,手上一顿,鱼肠剑正中
心口,剑锋整个儿地没入心口,连叫都没叫一声便一头栽了下来。
  李德威俯身拔起了鱼肠剑,只听身后响起了蒙不名话声:“小伙子,你赶尽杀绝,手下
好狠啊!”
  李德威缓缓转过身来道:“满洲异族,入侵中国,当情有可原,这种人身为炎黄世胄,
却乘机造反,烧杀劫掠,置万民于铁蹄之下,陷苍生于水火之中,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应
该是罪无可恕,杀一个便少一个祸国殃民的贼!”
  蒙不名耸耸肩,道:“你总是有理由……”
  目光落在李德威鱼肠剑上,咧嘴一笑道:“小伙子,‘紫金刀’跟‘鱼肠剑’并称,
‘紫金刀’已然出现了,想不到‘鱼肠剑’也不甘寂寞啊。”
  李德威缓缓举起了鱼肠剑,目光落在那一泓秋水般剑身上,道:“这柄剑不是出来凑热
闹的,也不是出来争名夺利的,而是出来诛除那些祸国殃民,数典忘祖的贼……”
  蒙不名面泛异色,往后微退一步,道:“小伙子别吓人好不好,我可是胆小得很!”
  李德威淡然一笑,翻腕藏起了鱼肠剑,一抱拳,道:“我还要继续找那位赵姑娘去,告
辞了,有缘再图后会。”
  转身往外行去。
  蒙不名道:“小伙子,咱俩最好别再碰头,我不大乐意跟你见面。”
  李德威道:“有时候是由不得人的!”
  蒙不名没再说话,老脸上又浮现起那种异样神色!
  口 口 口
  这儿有一片柳林!
  走过这片柳林,眼前矗立着一块奇陡如削的峭壁。
  峭壁的左边,挂着一条飞瀑,这条飞瀑不是冲击在水潭里,而是经由一块块的嵯峨怪石
泻下,所以声音并不大,但是水珠溅得老远,激得满天水雾,沾衣欲湿!
  这条瀑布的水,经由柳林外流,据由是流到“灞桥”下!
  峭壁的右边,紧接着石壁下,有座残破不堪的小茅屋,看来它盖了不少年了,也不知道
当初是谁盖的,留它到现在,连风都挡不住。
  这么一座茅屋,要是个有家的人从这儿经过,绝不会看它一眼,可是对那些没家的孤魂
野鬼般流浪的人,尤其是避难的人,它却是个珍宝般的所在,至少它可以暂时栖身,避避风
吹雨打日头晒,瀑布冲下来的水,在未流入柳林之前,它还是清澈的,可是一进入柳林,再
经由柳林流出之后,它却间或地带着一点红红的颜色,要不就是一小块、一小块紫黑色的东
西,跟血污一样。
  那的确是血污,赵晓霓正蹲在柳林这一边洗衣裳。
  天气是晴朗的,微风吹动着她的头发,飞舞着,她顾不得去理它,只低着头在那小溪旁
一块石头上揉着搓着,一双玉手红红的,想必是山上流下来的水太凉了。
  她手里揉着的是厉三绝的衣裳,可是她心里想的却是罗汉,罗汉现在在哪儿,她这双手
本该是给罗汉洗衣裳的。
  想着想着,面前水里就出现了罗汉的人影,在咧着嘴冲她笑着,她也笑了,打从心眼儿
里笑。
  忽然,她脸上的笑意凝住了,水里怎么不是罗汉的人影,怎么会是个老道?
  难道说罗汉皈依三清出家了?
  不,不对,这张脸也不是罗汉的脸,罗汉的那张脸黝黑,这张脸白净,罗汉是浓眉大眼,
这张脸是长眉细目,罗汉有个挺而直的鼻子,方方的嘴,这张脸的鼻梁过高,尖端还带着钩,
那双嘴唇奇薄,罗汉的脸上透着刚毅、淳朴,这张脸却满是阴狠奸诈!
  不,这绝不是罗汉。
  突然间,赵晓霓明白了过来,心里一惊,就要往起站。
  背后伸过来一只手,搭在了她右肩上,她觉得这只手重得很,压得她不能动弹,还半身
酸软,几乎透不过气来。
  “小姑娘,不要怕,我是个游方道土,云游到这儿的时候,突然心血来潮,心神不宁,
我屈指一算,才知道这儿有个人受了重伤,需人救治。”
  赵晓霓蹲在那儿脸发白,道:“谢谢你,这儿没有人受伤……”
  背后那话声带笑说道:“小姑娘小小年纪怎么说谎呀,你洗的这件衣裳不是带着血污
么?”
  赵晓霓道:“早上杀了一只鸡,不小心血溅在了衣裳上……”
  背后那话声始终带着笑,道:“小姑娘,我人老眼可不花啊,这件衣裳是男人家的……”
  赵晓霓道:“是我哥哥的。”
  背后那话声道:“小姑娘,你又说谎了,屋里那人不是你哥哥,你哥哥不在这儿,我带
你找你哥哥去好么?”
  赵晓霓道:“不,我住在这儿,我不去,我不到任何地方去!”
  背后那话声道:“小姑娘,你会跟我去的,我要带你去的那个地方,不但有你的哥哥,
还有你朝思夜想的人,让我想想看他姓什么,叫什么,嗯,对了,他姓白,叫罗汉!”
  赵晓霓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力量,一下子站了起来,霍地转过身去,眼前站着个老道,长
得就跟刚才那小溪里的人影一样,如今他的手从赵晓霓的右肩上掉了下来,他很快地往后退
了一步。
  赵晓霓望着他道:“罗汉他……他落在你们手里了?”
  那老道笑道:“这个‘落’字用得不妥,没人勉强他,是他自己愿意去的,而且现在就
是赶都赶不走他!”
  赵晓霓道:“我不信,罗汉不是那种人!”
  那老道笑道:“不管他是哪种人,他总是个男人,是不?”
  赵晓霓眉梢儿一竖,道:“你们的手法太卑鄙了。”
  那老道哈哈一笑道:“你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些个,才偷偷跑出来的,是不?”
  赵晓霓道:“不错,你们的所作所为神人共愤,天理难容,你们一个个都是下流无
耻……”
  那老道一点也不生气,仍然笑容可掬,道:“小姑娘,别骂人了,天生是什么地方的人
就是什么地方的人,跟我走吧,你以后也会变得跟你骂的这些人一样的!”
  赵晓霓道:“我不去,我就是死也不去。”
  那老道道:“别说得那么吓人,你之所以看不惯,那是因为你还没习惯,习惯之后就会
好的,跟我走吧.他们都很想念你……”
  赵晓霓道:“我不去,你可以把我杀死在这儿……”
  那老道摇头说道:“我不能杀了你,让我怎么回去见罗汉……”
  赵晓霓道:“别想拿罗汉说动我,我不信罗汉会落在你们手里,你们没一个是他的对
手。”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