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6节 26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二十六章

  十二个黑衣壮汉如同十二条出柙猛虎,一起往后扑去。
  一十二条大汉刚奔进后头,后头马上就乱了,那男男女女的嬉笑声听不见了,代替刚才
那男女嬉笑声的,是惨呼,是怒喝,一声声无不凄惨,跟到了屠宰场似的。
  一阵风般,一名白衣汉子从后头奔了出来,正好碰上蒙不名跟那中年大汉。
  蒙不名没动,也用不着他动手,中年大汉独脚铜人起处,红白之物四溅,那白衣汉子人
飞出丈余外掉在地上,一颗五阳魁首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突然间又是一阵惨呼,那群出柙猛虎般黑衣壮汉潮水般退了过来,原是十二个,如今只
剩下八个了。
  中年大汉浓眉轩处霹雳般大喝一声道:“闪开。”
  松了蒙不名,一抡掌中独脚铜人大踏步迎了上去。
  他正迎着个老道,这老道长得长眉细目,鹰鼻薄唇,下巴上稀疏疏的几把山羊胡子,手
持一柄铁拂尘,挥动间势若排山倒海,锐不可当。
  只一照面,老道的铁拂尘便缠上中年大汉的独脚铜人。
  只听那老道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盗王’师……”
  中年大汉没理他,独脚铜人往怀里一带,他一身神力,老道如何禁受得住,脚下一个踉
跄便往他怀里撞了过来。
  中年大汉冷哼一声,甩出那蒲扇般毛茸茸的左手,电一般地抓向老道心窝。
  老道也不含糊,左掌从袖子里伸出,竖立如刀般迎向中年大汉的左掌!
  中年大双一身神功,应该是不在乎这掌对掌的硬拼,可是理虽如此,事却不然,他那只
左掌像突然遇见了出洞的毒蛇,偏腕一躲,转向老道右肋拍去!
  老道嘿嘿一笑,铁拂尘松了独脚铜人,抽身便退,退身的时候,左掌微微动了一下!
  中年大汉掌中独脚铜人往胸前一横,只听一阵叮叮响,地上掉了十几根牛毛般乌黑乌黑
的小针。
  怪不得中年大汉不敢跟他掌对掌硬拼,原来老道左掌里藏有淬毒的玩艺儿。
  十几根牛毛般小针落了地,老道身躯腾起了半空,眼看就要掠上墙头。
  中年大汉左手往腰里一探,一扬,一道寒光射了出去,取的是老道心窝。
  与此同时,墙外掠起个黑衣壮汉,一柄弯弯长长的单刀,直取老道后脑。
  老道只留意迎面电射而来的寒光,没留意墙外掠起的埋伏,等到他发觉脑后金刃破风时,
那柄刀已然递到了他脑后,匆忙间一侧身让过迎面袭来的寒光,铁拂尘一挥,震开了那柄单
刀,顺势又往前一递,铁拂尘正扫在那黑衣壮汉的脸上,黑衣壮汉大叫一声满脸是血的栽了
下去。
  而就在这时候,那道原该从老道胸前电射掠过的寒光,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射势一顿,
突然来个转弯,直取老道心窝。
  老道做梦也没想到,施了半辈子的邪法,今儿晚上会碰上这种邪事儿,他那心口离那道
寒光不过只半尺远近,等到发现不对时,那道寒光已整个儿地没入了他心口之中,他只觉心
口猛一刺痛,跟着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老道摔在了地上,跟摔死猪似的,这时候再看,他心口露着一个刀柄,刀柄上有一条极
细的乌线,那一头还握在中年大汉的左手里。
  只见中年大汉左手一抖,一柄寒光四射,点血不沾的短刀从老道心口腾起,飞回了中年
大汉的左手里。
  老道的心口射出一股热血,并没便宜别人,这股热血落下来的时候全落在了老道身上,
刹时,老道成了个血人儿。
  这时候,两个黑衣壮汉到了他面前,他两个架着一个白衣少女,一个绝色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美得出奇,整个人就跟玉琢的一般,找不到一点瑕疵,无论胖瘦高矮,无不恰
到好处,她要是个玉琢的美人儿,就该出自一位绝无仅有的巧匠之手。
  中年大汉两眼猛地一睁,突然仰天大笑,裂石穿云,直逼夜空:“认识蒙老头这么多年,
这一回他算是说了真话……”
  伸出那毛茸茸的大手,向着白衣少女那吹弹欲破、娇艳欲滴的娇靥抓了过去。
  白衣少女想退,可是人在两个壮汉挟持之中,她分毫动弹不得,眼看中年大汉那毛茸茸
的大手就要碰上她那娇靥。
  突然,中年大汉手停在了她面前,“咦”地一声道:“蒙老头儿呢?”
  可不,蒙不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想必,此刻正在别处大把大把地捞那金银珠宝呢!
  就在这时候,一个黑影鬼鬼祟祟,躲躲藏藏地从几丈外一排廊槽下溜过。
  中年大汉的眼力相当好,一眼就看出那是“穷神”蒙不名,当即喝道:“蒙老头儿,站
住!”
  蒙不名站住了,随即迟疑了一下走了过来,两眼一翻,道:“什么事儿,姓师的?”
  中年大汉道:“你鬼鬼祟祟地要上哪儿去?”
  蒙不名道:“你得了美人了么?”
  提起美人,中年大汉脸上马上有了笑意,道:“得到了,当然得到了,你看!”
  抬手指了指白衣少女。
  绝色当前,蒙不名居然没看一眼,大有不屑一顾之概,他道:“看见了,我没有骗你
吧!”
  中年大汉一巴掌拍上他肩头,蒙不名骨瘦如柴,似乎禁受得住,两道残眉为之一皱,只
听中年大汉笑道:“没有,你没骗我,没想到你蒙老头儿到老来变得这么够意思!”
  蒙不名道:“那就行了,你要的是美人,如今美人到手了,足见我这个合伙人诚实不欺,
别的你就不用管了,告辞。”
  他一拱手,要走!
  中年大汉横独脚铜人一拦,道:“慢着,蒙老头儿。”
  蒙不名似乎有点不耐烦,道:“你怎么西瓜皮擦屁股,没完没了的,干什么?”
  中年大汉道:“记得当初你我说好的,你取财富,我要美人,如今我的美人有了,你的
财富呢?”
  蒙不名耸耸肩,道:“我判断错误,别说财富了,连块值钱一点儿的铁片都没有,我只
好自认倒霉了。”
  中年大汉微微一怔,旋即咧嘴笑了:“蒙老头儿,光棍眼里可揉不进砂子啊,有什么好
东西,拿出来大家看看,谁又不会抢你的,干吗这么塞塞藏藏的?”
  那白衣少女突然说道:“想必他把那张图拿去了。”
  蒙不名一惊,道:“小姑娘,你可别……”
  迟了,中年大汉那里已面泛棱煞之色开了口:“小娇娇,哪张图?”
  白衣少女道:“我身上带的那张图,我落在了‘白莲教’人手里,那张图被‘白莲教’
人拿了去。”
  蒙不名趁中年大汉说话分神,悄无声息地要跑。
  谁知中年大汉早防着他呢,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了他,道:“小娇娇,那是张什么图?”
  白衣少女道:“你可听说过‘女儿城’?”
  中年大汉一怔道:“‘女儿城’?”
  白衣少女道:“我是‘女儿城’城主的一个侍婢,前些日子奉命出来办事,‘女儿城’
隔绝人世,坐落在一个不为世人所知、极其隐密的地方,就连‘女儿城’里的人出来若不带
张地图,也无法再回到‘女儿城’去,他拿去的就是我带出来的那张地图。”
  中年大汉转望蒙不名,疑惑地道:“蒙老头儿,你要一张地图干什么?”
  蒙不名耸耸肩,道:“那是我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中年大汉还要再问,突然,他若有所悟,转望白衣少女道:“小娇娇,‘女儿城’里有
什么值钱的东西么?”
  白衣少女道:“‘女儿城’富可敌国,遍地皆黄金!”
  中年大汉唇边浮起一丝笑意,道:“这就对了……”
  目光忽地一凝,道:“‘女儿城’?这城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
  白衣少女道:“那是因为‘女儿城’里都是红粉女儿,没有一个须眉男子。”
  中年大汉两跟一睁,道:“是么?”
  蒙不名突然说道:“姑奶奶,你就少说两句话,逢人只说三分话,且莫尽掏一片心,你
怎么把‘女儿城’的底细和盘托给人家了?”
  中年大汉没理蒙不名,望着白衣少女道:“小娇娇,‘女儿城’里像你这样的美人还有
多少?”
  白衣少女似乎很纯真,毫无心机,道:“跟‘女儿城’的黄金一样,到处皆是,其实我
又算得了什么,我只不过是城主的一个侍婢……”
  中年大汉笑了,道:“我说蒙老头儿怎么这么好说话,只要一张地图,原来他是想舍小
取大,人财两得啊!”
  蒙不名跺了脚,道:“姑奶奶,你可真行!”
  中年大汉霍地转过脸来道:“蒙老头儿,你怎么说?”
  蒙不名道:“什么怎么说?还有什么好说的!事先说好的,你要美人,我取财富……”
  中年大汉道:“可是你并没有告诉我你要的是张地图,那张地图上有更多的财富。”
  蒙不名道:“这个……”
  中年大汉把独脚铜人往地上一丢,抬手就要搜蒙不名的身。
  蒙不名脸上变了色,叫道:“姓师的,你要干什么,说话不算话么……”
  中年大汉道:“少废话,谁叫你当初不跟我说明白,我说你这回怎么这么老实,敢情你
是越变越滑头了……”
  一边说手一边在蒙不名身上乱摸。
  蒙不名身上的痒痒肉似乎不少,这一摸不打紧,蒙不名边躲边笑,笑得连眼泪都流出来
了,喘着叫道:“我姓蒙的最怕痒,你这是哪门子整人法?”
  中午大汉搜了半天没能从蒙不名身上搜出一片纸来,他只好停了手,沉着脸道:“蒙老
头儿,你把那张图藏哪儿去了?”
  蒙不名老半天才歇了过来,道:“你要干什么?”
  中年大汉道:“我要那张图!”
  蒙不名脸色大变,道:“放你的屁,姓师的,盗也该有道,言而无信,你算哪门子的英
雄好汉……”
  中年大汉沉声说道:“少废话,你拿出来不拿出来?”
  蒙不名道:“做你的清秋大梦,想要我这张地图,门儿都没有,告诉你,我宁可跟你拼
掉这条老命……”
  中年大汉冷冷一笑道:“我不跟你拼命,你不是怕痒么,我膈肢你,另外叫两个孩子搓
你的脚心,让你一直笑到断气!”
  蒙不名呆了呆道:“姓师的,你可别这么损,小心将来生个儿子没屁眼儿……”
  中年大汉脸色一寒,道:“蒙老头儿,你知道我的脾气,我也告诉过你,为得到我想得
到的,我不惜代价,不择手段,眼前只有大堆的财富,成群的美人,我什么都可以不要,你
说一句,那张地图你拿出来不拿出来?”
  蒙不名没说话,半天才道:“姓师的,算你狠,我认栽了,只是好歹这件事我算个主,
你总不能让我空着手出去。”
  中年大汉道:“你可以无情,我姓师的不能无义,咱们换换,你要美人,我要那张地
图………”
  蒙不名苦了脸,道:“你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个调调儿……”
  中年大汉道:“这已经是我最大的退步了,你也应该知足了,要是恼了我,我就来个翻
脸不认人,让你空着手出去!”
  蒙不名没奈何,谁叫他让人家抓住了他的缺点,苦着脸点头说道:“好吧,姓师的,我
给你,贪吧,将来你非死在女人手里不可!”
  抬手摘下那顶破帽,头顶上赫然放着一个小羊皮卷儿,
  中年大汉没容他拿,一把便抓在手里,哈哈大笑说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能
死美人手里,虽死何憾,试想英雄迟暮日,温柔不住住何乡,恐怕你还不知道,我生平唯一
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死在心爱的美人怀里。”
  松开了蒙不名,俯身抓起那独脚铜人,带着残余的黑衣壮汉呼啸而去。
  蒙不名突然笑了:“这小子是个土包子,从没往北边儿去过!”
  白衣少女眨动了一下美目,道:“老人家好心智!”
  蒙不名道:“别捧我了,赵姑娘,咱们赶快离开这儿去找罗汉去吧,要让那土包子想通
了折回头来,咱们想走都走不掉了。”
  中年大汉等走的是前门,他带着白衣少女快步往后而去。
  敢情是这么回事,一个骗局!
  口 口 口
  蒙不名带着赵晓霓走了,这个骗局到此似乎该结束了。
  不,没有,还没有结束,还没有到结束的时候,这个骗局留下来的余波更热闹,也更精
彩。
  口 口 口
  中年大汉带着八个黑衣壮汉刚出祠堂大门,他突然停了步,一招手,道:“拿个火折子
来!”
  一个黑衣壮汉打着一个火折子凑近过来。
  中年大汉就着火光打开了那个羊皮小卷儿,那羊皮小卷儿上画的确是一幅地图。
  不过看上去这幅地图像是“长安城”里的一幅地图,连街道名字都标出来了,一个个的
箭头往前指,最后指着一个“口”记号,“口”记号旁边还写着一小行字:“财富,美人,
尽在此中!”
  中年大汉勃然大怒,提着独脚铜人,转身一阵风般扑了进去。
  当然,蒙不名跟那位绝色美人都已经不见了!
  中年大汉大发雷霆,抡起独脚铜人一阵猛扫猛砸!
  他一身力气多么大?
  他那具独脚铜人多么重?
  千钧的神力,加上一具重逾百斤的独脚铜人,在盛怒之下挥舞,它所产生的威力是可想
而知的!
  可怜一座跟他毫无冤怨,人家用来供历代祖先的祠堂,不过转眼工夫被他捣得稀巴烂!
  脾气发过了,人也清醒了,这才又想起了那张地图。
  缓缓地展开再看看,虽然不是隔绝人世,地处隐密的“女儿城”,这个“口”记号里不
也照样有美人与财富么!
  既然照样有美人与财富,何处不是一样!
  即使不是“女儿城”又何妨?
  丢个大的,拣个小的,总比空着手,什么都没落着强得多!
  中年大汉并不完全是粗鲁武夫,他粗中有细,也曾考虑到会不会再上这个“老狐狸”的
当。
  财富或可不要,他毕竟抵不过那两字美人的诱惑,终于心头怦然,跃跃欲动。
  刚才他认为他抓住了那个“老狐狸”抓的牢牢的!
  最后,他还是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的上路了!
  照着那张地图上所画的路,那些箭头所指的路!
  口 口 口
  街道的名字都标得好好的,又有箭头指路,找目的地当然是最容易不过!
  不到片刻工夫,路走完,到了尽头了,箭头也不再往前指了,斜指着那“口”记号。
  这个“口”记号不知代表着什么?
  可是现在呈现在中年大汉跟前的,是个大宅院,四角方方的大宅院,围墙丈高,里头林
木森森,深沉得很。
  这座大宅院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是谁家的。
  中年大汉没考虑那么多,只觉得它像个有美人跟财富的地方。
  既然找到了地方,下—步就是采取行动了。
  停身的地方不是正门所在,看看方向,应该是东墙外。
  不要紧,干这一行的有几个,又有几回是走正门的。
  墙,在这一伙人面前,那是如同虚设,有没有都一样。
  不过中年大汉似乎有个怪脾气,他不愿意翻墙,独脚铜人一抡,轰然一声巨响,那丈余
高、几尺厚的墙硬被他砸了一个大洞。
  十个黑衣壮汉从破洞里窜了进去,中年大汉提着独脚铜人走在最后,其他的留在了外头。
  这似乎是他的派头,翻墙,那是宵小的行径,有损他这“盗王”的身份。
  大宅院里的人从睡梦中惊醒,可是还没来得及着衣穿鞋,就全被十个似狼似虎的壮汉制
住了。
  中年大汉顾盼生威,如入无人之境地直闯内院!
  内院里一片黝黑,只有一座精致小楼上透着灯光。
  楼头,那一排朱栏后,站着个身着丝装的女子。
  她,云譬高梳,素带低垂,背着灯光站立,楼下的人可以看见她那无限美好的身材,却
看不清她的脸,看不清她的容貌。
  不过,单凭她那无限美好的身材,就已经很够很够了!
  刹时间,中年大汉把一肚子冤气,一肚子仇恨抛上了九霄云外,仰天哈哈大笑:“朱栏
小楼独倚,春宵寂寞愁人,我来得正是时候,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他笑他的,他说他的,楼上的人儿却一点动静也没有,镇定得出奇,生似没听见那声巨
响,没看见他一般!
  中年大汉没留意这些,就算是现在有人要拿刀子扎他,他也不会理会!
  笑落,话毕,就要腾身。
  突然,楼上的人儿开了口,那话声要多平和有多平和,要多柔有多柔,要多好听有多好
听:“看你的相貌跟打扮以及手里提的东西,我突然想起了个人,不知道对不对?”
  中年大汉一怔收势,抬眼笑问道:“美人儿,你想起了谁?”
  楼上人儿道:“雄踞南方的‘盗王’师……”
  中年大汉仰天大笑道:“美人儿独具慧眼,某家正是师南月……”
  忽然一怔,道:“美人儿,你认得我?”
  楼上人儿道:“常听家父提起。”
  师南月“哦”地一声道:“美人儿,令尊是……”
  楼上人儿道:“祖财神!”
  师南月猛然为之一怔,就在这一刹那间,他明白他又上了那个“老狐狸”的当了。
  不错,眼前是有美人,祖财神的女儿也永远离不开财富,可是那后来……
  对“穷神”蒙不名那股子愤恨,马上又从心底升了起来。
  小楼上的祖姑娘见他没说话,接着又道:“你跟家父并称,论辈份,我该叫你一声叔叔,
师叔叔带着人闯到我这儿来,不知道有什么见教,是家父得罪了师叔叔,还是我夫妇得罪了
师叔叔?”
  师南月听了前面的话,正感难以作答,入耳后头的话,不由又是一怔,脱口说道:“姑
娘,这儿是……”
  祖姑娘道:“这儿是‘满洲’贝子福安的府邸。”
  师南月刹时如同掉进了冰窟里,心想:这下完了,老狐狸可真害人不浅,祖财神或可惹,
“满洲”这位贝子却绝不可招,自己到“长安”来是来干什么的,三更半夜冒冒失失地带着
人闯了“满洲”贝子福安的府邸,这下不就什么都完了。
  这时候好在蒙不名不在这儿,要是蒙不名在这儿的话,他真能把蒙不名砸成一堆肉酱!
  只听祖姑娘又道:“我夫妇这是头一次见着师叔叔,应该不会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师叔叔,
要是嘛,或许是家父,那么我以为师叔叔应该带着人找家父去,不该拿我夫妇这晚一辈出气,
家父设在‘长安’的分支,就在‘东关’‘长乐坊’,师叔叔要是不认得路的话,我可以派
个人给师叔叔带路!”
  师南月一时间好窘,这叫他怎么说,暗暗一横心,一咬牙,索性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大不了还回到南方去称他的王去,当即浓眉一扬,道:“虎父虎女,贤侄女儿的口舌好不犀
利啊!”
  祖姑娘道:“师叔叔明鉴,我可不敢有别的意思。”
  师南月道:“我可以告诉贤侄女儿,没有得罪谁,我只是久仰祖财神有个风华绝代、倾
国倾城的女儿……”
  祖姑娘道:“师叔叔夸奖了,我这点姿色怎么敢当师叔叔这个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八个
字,比起师叔叔那身侧粉黛,我只有自惭形秽的份儿。”
  师南月道:“贤侄女儿太客气了,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倘能得贤侄女儿长伴
左右,我愿意以香车怒马送贤侄女儿到南方去,然后再为贤侄女儿筑金屋……”
  祖姑娘轻“哦”一声道:“师叔叔的来意我明白了,不瞒师叔叔说,嫁给这个‘满洲’
贝子福安,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要照我自己的意愿,我愿意伴你师叔叔这么一位顶天立地
的盖世英雄。”
  这一下倒把师南月弄糊涂了,怎么回事儿,一拍即合?他呆了一呆道:“贤侄女儿,你
说的可是……”
  祖姑娘道:“我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师叔叔要是不相信的话,我可以马上下楼跟
师叔叔走。”
  师南月两眼睁得老大,叫道:“贤侄女儿,你当真……”
  祖姑娘道:“女儿家的终身最为重要,岂有儿戏的道理,师叔叔所以到这儿来,不就是
要我跟师叔叔走么?”
  师南月道:“可是我没想到竟这么容易,贤侄女儿竟会一口答应……”
  祖姑娘道:“这是我的心愿,我等的也就是这一天,为什么要忸怩作态,贤臣择主而事,
良禽择木而栖,这道理完全一样,福安虽然贵为‘满洲’皇族,可是他懦弱柔顺,一点也不
像个须眉男儿,我不能把我的一生托付给这么个人,昔日红拂夜奔,为的不就是求个英豪
么?”
  师南月怔住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我没想到贤侄女儿是这么个人……”
  祖姑娘道:“我要是俗脂庸粉,也值不得师叔叔夜闯这‘满洲’贝子府邸了,是不是?”
  师南月突然须发一张,猛然点头,道:“既然贤侄女儿这么看重,我就是拼个血溅尸横,
什么都不要也要以香车怒马把贤侄女儿载回南方去,请下来吧!”
  “不忙,师叔叔。”祖姑娘站在小楼上那排朱栏之后,一动也没动,摇了摇头,道:
“我这里有三个条件,还望师叔叔能点个头!”
  师南月道:“能得美人垂青,能获绝代红粉,休说三个条件,就是三十个,三百个条件
我也无不点头,贤侄女儿你只管说就是!”
  祖姑娘道:“那我就先谢谢师叔叔……”
  顿了顿道:“头一个条件,请师叔叔示谕属下,对这座‘满洲’贝子府,秋毫勿犯!”
  师南月道:“只得美人垂青,世上的任何东西我已不屑一顾,贤侄女儿你放心就是,第
二个条件呢?”
  祖姑娘道:“第二个条件.请师叔叔示谕属下,别伤任何一人。”
  师南月当即往身后问了—句:“你们伤人了么?”
  身后回答没有,他一点头道:“那好,不许动他们一根汗毛。”
  祖姑娘道:“我这第三个条件,我平日很自负,事实上我的姿色,我的所学,在红粉班
中,蛾眉队里向不作第二人想,师叔叔把我带到南方之后,可不能让我委曲在别人之下。”
  她话刚说完,师南月已然接口说道:“贤侄女儿放心,我以香车怒马载得贤侄女儿回转
南方,先为贤侄女儿筑一幢金屋,然后我要把贤侄女儿托在手掌心上,放在眼皮顶上供养,
她们哪一个敢哼一声,我就把她丢到山洞里喂狼去。”
  祖姑娘道:“师叔叔应该不是花言巧语……”
  师南月砰然一声跪倒尘埃,道:“我说的要有半句不是真心话,将来让我死在乱刀之
下。”
  祖姑娘似乎满意了,道:“师叔叔言重,我这做晚辈的怎么敢当,请在楼下等等,我换
件衣裳就下来。”
  转身进入了楼内。
  师南月好不激动,往后一挥手,喝道:“还在这儿站着干什么,给我找辆车去。”
  身后刚一声答应,他忙又说道:“慢着,我答应过她秋毫不犯,到外头找去,就是敲开
每一家的门也得给我找一辆来,找不着就别回来。”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