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7节 27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二十七章

  两个黑衣壮汉答应一声,匆匆地走了。
  小楼上的灯灭了,片刻之后,祖姑娘袅袅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换了一件淡黄色的宫装,
显托她露在衣裳外头的肌肤跟玉似的,云髻高梳,环佩低垂,益显国色天香,风华绝代。
  没下楼的时候,师南月盼着她赶快下楼,等她下了楼,师南月反倒又局促不安了,那是
因为祖姑娘美若天人,他自惭形秽。
  祖姑娘却落落大方,跟个没事人儿似的,嫣然一笑道:“咱们走吧!”
  师南月定了定神,忙道:“走,走,这就走,我让他们找车去了,师南月几生修来的福
气………”
  他有点语无伦次,也难怪,他阅人良多,可却从没见过像祖姑娘这么美的人儿。
  祖姑娘深深一眼,道:“师叔叔真体贴啊!”
  师南月显得手足无措,道:“这个……这个,应该的,应该的!”
  祖姑娘没再说话。
  师南月更找不出话来,相对沉默的时候,远比说话的时候要让他难受,他心里又气上了
那两个去找车的,只怒他俩为什么不快回来。
  好不容易,把人盼回来了,师南月却急出了一身汗!
  大小阵仗他不知道经过多少次。
  杀人放火他从没当过一回事。
  可是今夜却让他吃足了苦头,出足了洋相。
  临上车的时候,祖姑娘落落大方把皓腕伸给了他,他不敢去接,可是又不能不接,他接
了,却像触了电,脂粉堆里过了这么多年,他从没有这种感觉。
  他没敢往车里坐,他居然坐上车辕亲自驾车。
  这世上能让“盗王”师南月充车把式的人还真不多,打当年数到如今,恐怕只有祖姑娘
一个。
  这要让任何一个武林人看见,只他传扬出去,立即会激腾江湖。
  赵晓霓是人间绝色,她的美跟祖姑娘不相上下。
  为什么师南月肯轻易舍弃赵晓霓,却对祖姑娘这样?
  那一方面固然出诸“女儿城”的诱惑,另一方面却因为赵晓霓缺欠一种成熟的风韵,成
熟的美。
  赵晓霓美得纯真,祖姑娘却带着醉人的娇媚!
  马车驰离了这座大宅院。
  贝子福安带着两个人往后院一间精舍里跑出来,匆匆地奔上了小楼。
  很快地他又下来了,手里多了一封信!
  他让下人给他备了一匹马,带着那封信驰了出去,飞快。
  口 口 口
  李德威、杨宗伦、杨敏慧三个人对坐在“都督府”的书房里,桌上琉璃罩里的灯蕊摇动
着,谁都没说话,都为找不到赵晓霓的事发愁!
  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个恭谨话声:“禀大人,属下赵清告进。”
  杨宗伦有点不耐烦,道:“进来。”
  一个劲装汉子哈着腰走了进来,双手呈上了一封信。
  杨宗伦一怔,道:“哪儿来的这封信?”
  那劲装汉子道:“回大人,是属下刚才在大门里捡到的。”
  杨宗伦又复一怔,讶然说道:“在大门里捡到的,有这种事……”
  他伸手要去接!
  “慢着,督帅。”李德威轻喝一声,走过来把信接了过去,道:“鬼蜮伎俩层出不穷,
督帅千金之躯,一身系西五省安危,不可以身试险!”
  目光一凝,他也一怔,道:“这封信原是给我的!”
  可不,信封上写得相当明白:“李大侠亲启。”
  杨宗伦道:“既是写给你的,你就赶快拆开来看看吧!”
  李德威当即把信拆了开来,抽出信笺一看,他又复一怔,道:“这是什么意思?”
  杨敏慧道:“李大哥,信上写的什么?我能看看么?”
  李德威道:“当然可以。”
  随手把信笺递了过去。
  杨敏慧接过一看,也不由为之一怔,道:“明日午时至未时之间,请阁下驾临‘终南山’
西麓看一场热闹,精彩好戏,机会不再,错过可惜。这……这是什么意思?”
  李德威苦笑一声道:“我要知道不就好了么?”
  杨宗伦伸手把信接了过去,看了看之后,皱眉说道:“这是谁写的,怎么连个署名都没
有?”
  的确,这封信没上款,也没署名。
  信封上写的够明白,可以不用上款。
  可是没署名就让人没法知道这封信是谁写的了。
  杨宗伦道:“看一场热闹精彩的好戏,这是什么戏……”
  杨敏慧道:“以我看这很可能是一场武林人物的大拼斗,要不然不会选在‘终南山’附
近………”
  李德威点头说道:“姑娘说的是,我也这么想,约斗的时间是在明日午时至未时之间。”
  杨宗伦道:“以你两个看,是谁跟淮拼斗?”
  孛德威摇头说道:“这就很难说了,目下‘长安城’中各路人物毕集,谁知道是谁跟准
拼,谁跟谁对?”
  杨敏慧道:“至少这个写信的人知道!”
  李德威道:“那当然!”
  杨敏慧倏然一笑道:“希望是狗咬狗。”
  李德威摇摇头道:“似乎不太可能,这几家目的都在极力亲近‘满虏’,但有满虏的人
在‘长安’一天,他们之间就打不起来,或许有暗斗,但绝不可能有明争。”
  杨敏慧点头说道:“李大哥说得不错,他们之间若起了冲突只有对‘满洲’不利,‘满
洲’只希望他们几家之间能同心协力为‘满洲’做事,至少在此时此地不会让他们几家之间
起冲突。”
  杨宗伦道:“那到底是谁跟谁斗呢?”
  李德威道:“明天去看看也就知道了。”
  杨宗伦目光一凝,道:“德威,你打算去么?”
  李德威道:“我打算去看看,您不见信上说机会不再,错过可惜么?”
  杨宗伦沉吟说道:“怕只怕是个陷阱!”
  李德威道:“不能说没有可能。”
  杨宗伦道:“我府里的这些护院跟护卫,对付一些寻常的江湖人,都是绰绰有余,若让
他们去跟这江湖上有数的几大家去拼斗,恐怕派不上用场……”
  李德威心知杨宗伦说的是实情,当即说道:“我不打算带人去,应付这种事,除非人人
高手,个个能以一当百,要不然人多反而不如人少,要是情形不对,我一个人跑起来也比较
容易些!”
  杨敏慧突然说道:“我跟你去。”
  李德威微微一怔,道:“姑娘……”
  杨敏慧道:“我跟你去不敢说必要时能帮你什么忙,我只是去看看热闹,增长一点见识,
没见那写信的人说,机会不再,错过可惜么?这句话使我怦然心动。”
  李德威道:“姑娘千金之躯,不可轻易涉险……”
  杨敏慧道:“什么千金之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以国家的安危而论,人人都一样,
人人也都该尽自己一份心力!”
  李德威道:“要知道他们当日拦截姑娘未能得逞,如今并没有罢手,姑娘不应该自己送
上去,给他们机会!”
  杨敏慧道:“我跟你去,只有你知道我是谁,是不是?你要不说,别人谁会知道,你不
是有个书僮么!我就算是你的书僮好了!”
  李德威道:“我不敢当,我认为……”
  杨宗伦道:“德威,你不知道她的脾气,你要不带她去,她会自己偷偷跑去,你真要顾
念她的安全,倒不如让她跟你去。”
  杨宗伦都这么说,李德威他还好再说什么?
  他沉默了一下道:“姑娘如果一定要去,我不便阻拦,不过姑娘不能以女儿家本来面目
出去。”
  杨敏慧道:“那当然,这个你放心,我擅于易容化装,我自会掩去女儿家本来面目后再
出去,再说我既然要扮作你的书僮,也不能以女儿家本来面目出去。”
  李德威摇头说道:“我怎么能让姑娘扮作我的书僮……”
  杨敏慧道:“有什么不可以的,论公,你是小侯爷。论私,你是李大哥,做妹妹的扮扮
哥哥的书僮,算不得委曲。”
  李德威道:“可是……”
  杨宗伦轻咳一声道:“德威,你最好顺着她点儿。”
  李德威沉默了!
  一阵匆忙步履声由远而近,陡听门外响起赵清的话声:“禀大人,外头有个自称‘穷家
帮’总堂来人的人求见。”
  李德威立即站了起来。
  杨宗伦道:“说我有请!”
  赵清应声而去。
  杨宗伦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李德威伸手一拦道:“还是先让我出去看看!”
  他这里刚出书房,赵清已带着一个年轻花子走了进来,赵清一见李德威已迎了出来,当
即冲那年轻花子道:“这位就是阁下要见的李大侠。”
  年轻花子抢前两步躬下身去,道:“‘穷家帮’总堂弟子凌风见过少侠!”
  这年轻花子长得眉清目秀,十分秀气,皮白肉嫩,跟个大姑娘似的,要不是他穿件破衣,
谁也不会相信他是个要饭的化子。
  李德威答了—礼,道:“‘穷家帮’总堂‘三俊’之一的凌兄弟?”
  年轻花子道:“不敢,是凌风。”
  李德威道:“有劳兄弟不远千里、长途跋涉来到长安!”
  凌风道:“岂敢,您言重了。”接着又道:“‘长安分堂’云分堂主千里传书,言奉
‘银牌令’之召为官家效命,‘长安分堂’实力薄弱,总堂理应驰援,理应前来听候差遣!”
  李德威道:“但不知除了兄弟之外,还有哪几位?”
  凌风道:“这次奉命南来,是由总堂两位护法率五位堂主及凌风等三人前来听差,敝帮
主在总堂主持帮务,另外还得近随令主老侯爷身侧,不克亲自前来……”
  “不敢当,”李德威道:“几位前来助阵,我已经很感激了,两位护法、五位堂主跟两
位兄弟现在……”
  凌风道:“他几位现在‘长安分堂’所在听命,特派凌风前来向李大侠报到。”
  李德威道:“如今夜已深,几位长途奔波,相当劳累,请早些歇息,明天一早我看他几
位去。”
  凌风道:“不敢当,两位护法跟五位堂主理应亲自前来拜见,无奈他们……”
  往书房扫了一眼,住口不言。
  李德威道:“这情形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没让兄弟进书房去坐,不过杨督帅亲政爱民,
平易近人,虽是托土封疆大员,却丝毫没有架子,跟我辈江湖人没什么两样,彼此以后还要
合作,请归告他几位,不可在彼此之间先划一道官民鸿沟。”
  凌风恭恭敬敬地答应了—声!
  李德威道:“几位刚到,想必还不知道‘长安分堂’……”
  凌风截口说道:“两位护法跟五位堂主沿途听人言及,已经知道‘长安分堂’出了事,
‘紫金刀’下除了云分堂主身受重伤之外,其他兄弟无一幸免,两位护法已把这件事就近利
用当地分堂传书上报总堂了!”
  李德威眉锋微微一皱道:“他几位恐怕还不知道这件事别有内情。”
  凌风道:“敢问李大侠,这件事别有什么内情?”
  李德威道:“此处不便详谈,请归告他几位,明天我去看他几位的时候,自会把内情详
加奉告。”
  凌风探怀取出一封信,道:“令主老侯爷交下一封信,命凌风带来‘长安’面交李大
侠。”
  李德威忙称谢接过。
  凌风道:“云分堂主现在何处养伤,不知可方便去看看?”
  李德威道:“彼此等于一家人,有什么不方便的,请!”
  他带着凌风到了云霄养伤处。
  云霄被安置在一间精舍里,有专人侍候着,吃穿都相当舒服,可是他却住不惯,情愿一
个人回到他那“长安分堂”去躺着,他觉得躺在那干草上,远比躺在软榻上舒服。
  李德威带着凌风进了精舍,云霄没睡,躺在那儿正两眼望着顶棚发怔,一见李德威带着
凌风进来,他一怔坐了起来,道:“小凌,你们到了!”
  凌风上前一礼,恭谨说道:“弟子见过分座,分座的伤势好点了么?”
  云霄那只断胳膊动了动,道:“好多了,本来敷上药就不碍事了,再加上督帅的参汤,
死人都能活过来,何况我这一点点伤,偏偏督帅大人不让我下床,非让我多养几天不可……”
  转望李德威道:“少侠,如今我娘家人来了,我可以走了吧?”
  李德威笑笑说道:“留云分座的本不是我,云分座怎么找我说话?”
  云霄道:“我的意思是想麻烦少侠跟督帅说说,您瞧,我现在又白又胖,哪里像个病人,
再躺下去一旦髀肉复生,怕今后连动都不能动了。”
  李德威笑笑,道:“该放人的时候,杨督帅会放人,没到该放人的时候,只怕谁也说不
上话!”
  云霄苦笑一声,转望凌风,道:“小凌,都派来了?”
  凌风道:“回分座,有曲、弓两位护法,陶、君、边、冯、王五位堂主,还有石笔跟孙
阳。”
  云霄道:“这一下‘长安城’‘穷家帮’的实力,足可以跟他们几大家分庭抗礼了……”
  神色忽地一黯,道:“代我禀报两位护法跟五位堂主,云霄领导不力,致使弟兄悉数罹
难,改天我自会回分堂请罪。”
  凌风道:“据弟子所知,责不在分座,两位护法跟五位堂主也没有责怪分座的意思,两
位护法已把这件事报往总堂,相信总堂不日定有指示!”
  云霄沉默了一下道:“时候已经不早了,你回去吧,一两天我一定会请准督帅,返回分
堂。”
  凌风恭应一声,躬身而退!
  李德威陪着凌风出了精舍,并且把凌风送出了大门。转回,他便拆开了那封信,看过信
后,他皱起了眉头,而且皱得很深。
  回到了书房,谈了有关凌风等“穷家帮”高手驰援的事之后,他道:“老人家托‘穷家
帮’给我带来一封信,我已经看过了,督帅请过过目。”
  双手把信递了过去。
  杨宗伦看过信之后,脸上马上变了色,道:“李白成的人不是在‘长安’么?”
  李德威道:“如今看来那只不过是几个人,他的主力已悄悄北上。”
  杨宗伦道:“这么说来,他是声东击西!”
  李德威道:“李白成并不足虑,可虑的只是清兵破‘锦州’,辽蓟总督洪承畴率八总兵,
师十三万驰援,大败,吴三桂等六总兵遁去,洪承畴遭掳,清军已然压境,朝中又奸佞横
行……”
  杨宗伦道:“洪承畴精通兵法,熟知战略,麾下八总兵无一不能征惯战,怎么会败在多
尔衮之手?”
  李德威道:“天有不测风云,兵家事也如此,胜负之数谁也难在事先预料。”
  杨宗伦一拍桌子道:“清兵压境,李白成又悄悄北上,朝中奸佞横行,这……这怎么办
才好……”
  李德威道:“京里自有老人家跟几位贤良在,为今之计咱们只有在保西五省的安全,处
处给贼以打击,看看能不能牵制一部分贼人兵力……”
  杨宗伦道:“如今天下盗贼丛生,兵荒马乱,无一处不处在纷乱之中,要不是因为西五
省临近长城,控数处雄关要塞,不可有丝毫之动摇,我真想上折请调,北上统军击贼……”
  李德威道:“当初朝廷把西五省交给督帅是有道理的,正如督帅所说,西五省临近长城,
控数处雄关要害,一旦西五省失守,贼可以挥军长驱直入,占尽中原各地,到那时候,攻不
攻京城,就是两可的事了。”
  杨宗伦道:“你的意思是我只管确保西五省,不管其他?”
  李德威道:“朝廷有用人之明,各人有各人的职责,不能兼顾,也不容兼顾其他,西五
省地处要津,只能确保西五省,相信可以牵制贼人一部分兵力,其实,为今之计也只得如此
了。”
  杨宗伦叹了口气,半天才道:“洪承畴一代将才,也够称忠烈,兵败遭擒,必以身殉,
朝廷又要损失一员大将了。”
  李德威口齿启动了一下,欲言又止!
  杨宗伦正在忧虑中,没留意。
  杨敏慧却看见了,道:“李大哥要说什么?”
  李德威道:“也没什么,我只是当年听老人家提过洪承畴这个人!”
  杨宗伦道:“老侯爷也很推崇洪承畴么?”
  李德威道:“老人家认为洪承畴这个人浮而不实。”
  杨宗伦呆了一呆道:“怎么说?老侯爷认为洪承畴浮而不实?”
  李德威点了点头,道:“是的。”
  杨宗伦道:“这么说,洪承畴有可能是故败叛投……”
  李德威摇头说道:“那倒不至于,只是他意志不坚,将来很可能……”
  杨宗伦摇头说道:“不会的,德威,绝不会,别人我不知,洪承畴这个人我知之甚深,
他绝不会变节移志,屈降满清。”
  李德威道:“希望他不会!”
  杨宗伦似乎对洪承畴相当了解,当即又摇头说道:“不会,不会,绝不会,我可以担
保。”
  李德威没再说什么,又坐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督帅跟姑娘该安歇
了,我去看看云分堂主去。”
  向着杨宗伦微一欠身,转身行了出去。
  望着李德威行出了书房,杨敏慧口齿启动了一下,道:“爹,您看洪承畴不会变节移志
降清么?”
  杨宗伦道:“不会的,洪承畴跟我公谊私交两厚,我知之甚深,他对朝廷一向赤胆忠心,
绝不会变节移志。”
  杨敏慧点了点头道:“希望他不会,要不然对大明朝这逆境颓势的影响可就大了。”
  别人谁说也没用,到底是怎么个样,那就要看洪承畴自己了。
  口 口 口
  李德威、杨敏慧在云霄的带领下,到了“穷家帮”“长安分堂”。
  杨敏慧当真扮成了个书僮,世上恐怕找不到第二个这么白净、这么秀气、这么俊的书僮
了。
  云霄的伤在“都督府”上下的悉心照料下,已然是好了八成,李德威知道已无大碍,所
以把他拉了出来。
  “长安分堂”里整整十个人,“穷家帮”“三俊”的另两个,个个跟凌风一样,既白净
又秀气,的确是“穷家帮”的后起俊才。
  在云霄的介绍下,李德威跟杨敏慧认识了“穷家帮”总堂来的两位护法,五位堂主,还
有“三俊”中的另两个。
  “穷家帮”总堂的两位护法,都是老化子了,年纪都在五十以上,相貌都相当清癯,精
神矍烁,隐隐含威,一个叫曲九阳,一个叫弓必显。
  五位堂主来自总堂内十堂,年纪都四十多,一个个高大魁伟,威猛夺人,依次是陶一寿、
君海天、边铭、冯玉昆、王桐。
  这七位,个个太阳穴隆起,目光锐利,眼神十足,一看就知道是内外双修的一流好手。
  “三俊”中的另两俊,一个叫石笔,一个叫孙阳,也都跟凌风一样的英气逼人。
  介绍完毕,寒暄过后,宾主落了座,云霄一矮身躯就冲曲九阳跟弓必显跪下了。
  这是“穷家帮”的事,李德威跟杨敏慧不便说什么,眼见云霄跪下,并没有拦阻。
  弓必显一把把云霄架了起来,道:“我知道了,你坐下!”
  弓必显的臂力似乎相当大,云霄一个身躯硬被他架离了地,云霄道:“禀护法,弟子有
罪。”
  弓必显双眉轩动了一下,道:“我叫你坐下。”
  云霄不敢再说什么,只得谢一声坐了下去,所谓坐,也只是坐在地上那一片片的干草上。
  云霄坐定,弓必显又开了口:“‘紫金刀’天下罕匹,休说是你这一处小小的分堂,就
是总堂高手迎敌,也照样会伤亡惨重,这不是你的过错,你为护卫‘都督府’身受巨创,总
堂不日自有奖赏。”
  云霄一怔,旋即欠身说道:“弟子受之有愧。”
  看上去很严肃,一直没开口的曲九阳突然开口说道:“少侠侠驾在此,也是你‘长安分
堂’的贵宾,不宜净谈咱们帮中事了。”
  云霄恭应一声,没再开口了。
  李德威道:“关于这件事,我不能不对两位护法、五位堂主有所说明……”
  曲九阳道:“少侠有什么话请尽管说,曲九阳等洗耳恭听。”
  “好说,”李德威道:“事由我起,使得贵帮‘长安分堂’遭受这么惨重的损失,首先
我要向七位表示歉疚……”
  曲九阳庄容说道:“岂敢,少侠言重,能为令主效劳,那是‘穷家帮’的无上荣宠,事
实上总堂方面也时有伤亡,‘穷家帮’忝为武林一脉,弟子们寄身于江湖之中,这是在所难
免的,‘穷家帮’上下从没人说过一句什么,少侠这话未免见外。”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