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28节 28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二十八章

李德威道:“不管怎么说,贵帮原在事外……”
  曲九阳截口说道:“恕老化子直言一句,少侠错了,我辈讲求的是四字忠孝节义,‘穷
家帮’虽然侧身武林,平素总不愿跟官家有所接触,但毕竟是大明朝的子民,天下纷乱,国
难当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就是少陕不以银牌令相召,‘穷家帮’上下也断无坐视异族入
侵,贼盗横行而袖手旁观的道理。”
  李德威道:“贵帮人人忠义,可敬可佩,曲老既这么说,我就不便再说什么了,不过这
件事的内情我不得不对七位详做说明。”
  接着,他把罗汉被迫来到“长安”的经过,从头至尾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曲九阳等脸上都看不出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几个心里做什么想法?
  只听曲九阳道:“少侠的意思,老花子等明白了,总括一句话,‘紫金刀’的后人是在
灵智迷失的情形下行凶的?”
  李德威道:“是的,这是事实。”
  曲九阳道:“老化子等也相信是事实!”
  弓必显道:“督帅大人爱才,如今正设法把这位‘紫金刀’的后人收为己用,让他弃暗
投明,为大明效力,让他与少侠并肩携手,共挽狂澜,事实上这位‘紫金刀’的后人要是明
珠暗投,为贼所用,对眼下西五省的情势也的确大不利,少侠的意思,是要‘穷家帮’舍弃
私怨,不找这位‘紫金刀’的后人寻仇,可是?”
  李德威道:“我不敢这么说,事实上我也无权要贵帮这么做,贵帮损失了一处分堂,上
下的感受跟一个家里折了人是没什么两样,其悲痛可想而知,群情愤慨也是在所难免,我只
是希望贵帮能够暂时把私仇放在一边,以大局为重,共赴国难,要是在这时候咱们自家人之
间先起火拼,那对西五省的局势是大不利……”
  弓必显道:“这道理老化子懂,‘穷家帮’上下也没有一个不明大义的人,不过这件事
老化子几个不敢擅做主张,老化子几个是‘穷家帮’的人,一切都要听命于帮主,老化子几
个已经把这件事报与总堂,不日定有指示传下,要是帮主下令要老化子几个暂时舍弃私仇,
老化子几个对那位‘紫金刀’的后人自然会当作朋友看待,要是帮主下令要老化子几个为
‘长安分堂’弟兄报这笔血仇,老化子几个自然也会唯命是从,不惜血溅尸横,真要这样的
话,那还要请少侠原谅。”
  李德威毅然点头,道:“那是当然,诸位都是‘穷家帮’的人,自然要听命于贵帮主,
不过诸位在上总堂的报告中,只提到‘长安分堂’已毁于‘紫金刀’后人之手,并没有提及
这件事的详细内情,是不是?”
  弓必显点头说道:“不错,当时老化子等不知道这件事别有内情。”
  李德威道:“那么在此我有个不情之请,请几位暂时别采取行动,把‘紫金刀’后人的
遭遇再做个报告飞报总堂,一切等总堂的指示传下之后再做取舍,可以么?”
  弓必显点头说道:“这个老化子几个做得到,理当从命。”
  李德威道:“我所说的总堂指示,是指总堂下达的第二道令谕。”
  弓必显道:“老化子知道,总堂不日下达的令谕是针对老化子几个日前所做的报告,第
二道令谕才是针对这解说内情的报告。”
  李德威站起来抱拳说道:“我这里谢谢几位了,时候不早,我另有个约会,马上得赶去
赴约……”
  曲九阳跟着站起,道:“少侠请慢走一步,老化子有件事要禀报少侠一声。”
  李德威道:“不敢当,曲老请说就是!”
  曲九阳道:“辽蓟总督洪承畴兵败被掳一事,少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李德威点了点头道:“昨晚上凌兄弟交给了我一封信,家义父在信上提到了。”
  曲九阳道:“令主写这封信的时候,洪承畴被掳已有数日,老化子等带着这封信日夜急
赶,等到了‘长安’之后,又隔了一段时日,昨天晚上老化子等接获总堂飞鸽传书,洪承畴
已然变节移志降清了。”
  李德威神情一震,道:“果然……”
  杨敏慧已忍不住叫出了声:“怎么说,洪承畴他,他……”
  杨敏慧惊急之下,一句话冲口而出,完全是女儿家清脆嗓音。
  曲九阳等都是十足老江湖了,焉有听不出来的道理,不由一愕,目光向杨敏慧投射过来。
  李德威不便再隐瞒了,道:“这位是杨督帅的掌珠杨姑娘。”
  曲九阳等一起抱拳说道:“草民等失敬。”
  杨敏慧道:“彼此私言论交,几位都不必客气了,洪承畴变节移志,对士气民心影响至
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哪位知道详情?”
  曲九阳道:“这件事草民知道得颇为清楚……”
  杨敏慧忙道:“请曲老说给我听听。”
  曲九阳沉默了一下道:“满贼要洪承畴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在当初清主率兵攻打
‘松山城’的时候,他们就打算诱降洪承畴,他们认为洪承畴不但是个能征惯战的大将,而
且还有满腹的才华,当时他们还派了一个贝勒带着劝降书进城去见洪承畴,洪承畴却给了那
个贝勒十四个字,城可破、头可断、大明经略却不可降,后来清主一连派人送了六回劝降书,
洪承畴索性关上城门,拒绝来使进见……”
  杨敏慧道:“后来他怎么又变节降贼了?”
  曲九阳道:“事情是这样的,后来他们的肃郡王豪格买通副将夏承德,里应外合,攻破
了‘松山城’,经略洪承畴,巡抚邱民仰,总兵王廷臣、曹腾蚊、祖大乐,游击祖大成、祖
大名被掳,这些人有的尽忠殉节了,有的降了,独洪承畴被软禁在宾馆,既不传见,也不杀
他,每天给他送整桌的筵席进去,还派了四个宫女去伺候他,洪承畴何等样人,马上就明白
他们是有意劝降。索性来个滴水粒米不进,甚至连四个官女也赶了出去,任何人不见……”
  杨敏慧道:“这不是挺坚决的么?”
  曲九阳轻轻叹了一声道:“他要是够坚决,也就不会变节降贼了,草民只能这么说,洪
承畴是毁在一个色字之下,他们对他色惑利诱,无所不用其极,据说最后他们请出了他们的
第一美人,也就是他们的国母文吕后,洪承畴终于低了头……”
  杨敏慧叫道:“怎么,他们竟让他们的皇后去……”
  曲九阳道:“两国交战,本是不择手段的,洪承畴是大明朝的一员大将,收他一人等于
攻下了大明朝的半壁江山,他们何惜一个皇后!”
  杨敏慧道:“这……这真叫人想不到,难道在洪承畴被掳的当初,朝廷没有试图派人去
救他么?”
  曲九阳叹道:“洪承畴被囚禁的地方远在‘沈阳’,辽东一带尽在他们控制之下,重兵
布阵,戒备森严,本不容易过去,可是朝廷并没有放弃救洪承畴的决心,除了先派宫廷好手
前去营救之外,令主也在‘穷家帮’挑选了十几名高手暗中潜上‘沈阳’,奈何,无论是官
家好手也好,‘穷家帮’的好手也好,都只见去不见回来,很显然的他们都壮烈牺牲了!”
  杨敏慧美目一睁,煞威逼人,道:“洪承畴身受国恩,托土封疆,委以东辽蓟重镇,又
有这么多忠义之士为他牺牲,连尸首都没办法收回来,他却变节移志,曲膝降贼,该杀!”
  李德威道:“论他的罪过,又何只该杀。”
  杨敏慧威态一敛,道:“这要让爹知道,不知道会多伤心呢?”
  李德威道:“消息若是传扬出去,伤心的又不只督帅一人了……”
  目光一凝,望着曲九阳道:“曲老,这消息是哪儿来的,贵帮总堂是得自宫家,抑或是
贵帮弟兄打听出来的?”
  曲九阳道:“只怕是辽蓟一带的分堂报上去的消息。”
  李德威道:“真要这样的话,那最好不过,请在刚才那报告中加上一句,洪承畴降贼的
消息,密不可宣,以免影响士气民心,最好请贵帮总堂就近知会家义父,在京里传言洪承畴
不屈殉国,壮烈成仁……”
  杨敏慧道:“对了,这样不但不会打击士气民心,反而会激发士气民心,让举国上下同
仇敌忾,共赴国难,只是……”
  身躯一阵颤抖,低声说道:“洪承畴他不知道受得了受不了?”
  这句话一出口,大伙儿不禁默然。
  的确,这是让每一个忠义之士悲痛的事情。
  这跟一个家庭里出了逆子的情形差不多,为了某种缘故,家里的每一个人还得忍着泪在
人面前说他好,让眼泪往肚子里流。
  突然,李德威开了口,他的语气是平静的,出奇的平静:“这件事就这么办,我跟杨姑
娘还要赴另一个约会去,就此告辞!”
  他一抱拳,要走。
  曲九阳及时说道:“少侠,老化子等既然来了,就不愿意闲着,有什么该办的事,您请
现在吩咐。”
  “不敢当。”李德威沉吟了一下道:“既是几位不愿意多作歇息,就请代为找寻一下那
位赵晓霓赵姑娘,一有消息请马上送到‘都督府’去。”
  曲九阳道:“老化子等遵命,这就分头出动。”
  李德威道:“偏劳诸位了。”
  偕同杨敏慧行了出去。
  口 口 口
  “终南山”在“长安”东南,离“长安”不能算远。
  “终南山”相当高,也相当秀丽,所以古来很多诗人墨客笔下都少不了跟它结缘。
  像李白的那首:“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王维的那两首:“太乙近天都,连山到海隅,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王摩诘被后人评为诗中有画,他既然“晚家南山陲”,足见“终南山”在王摩诘心目中
是相当秀丽可爱,值得筑庐相伴晚年的地方。
  李德威跟杨敏慧午时不到便双双赶到了“终南山”西麓。
  两个人并肩西麓,远望近观,一个人也没看见。
  李德威久经阵仗,经验丰富,在再趋上登山道的时候就暗中留意,运功四下搜索了,他
确认不但看得见的地方没人,就是看不见的暗处也没有人迹。
  杨敏慧站在他身侧,仰着脸,微皱着眉,吐气如兰地道:“李大哥,怎么回事儿?”
  杨敏慧人美,如今改着男装并没有损及她的美,反之倒给人益显妩媚之感。
  李德威不知道有没有留意到这些,不知道有什么感受,不过他不是个木讷呆痴的人,应
该已经留意到了,只是他有什么感受,那就不是别人所能知道的了!
  他没看杨敏慧,两眼只望着山下,道:“也许咱们来早了。”
  杨敏慧道:“如今已经快到午时了,要有什么好戏,也该开锣了。”
  李德威倏然一笑道:“也许它非到午时不开锣?”
  杨敏慧说话之间,目光流转,忽然看见身侧不远处地上画着一个箭头,她忙抬手一指道:
“李大哥,快看!”
  李德威凝目一看,微微一怔,旋即说道:“刚才咱们只留意暗处,没留意明处,幸亏姑
娘看见了,要不然咱们这一趟就白跑了!”
  杨敏慧道:“咱们站错地方了。”
  李德威道:“这儿既然有这么一个箭头指向别的地方,咱们应该是站错地方了。”
  杨敏慧道:“这儿不就是‘终南山’西麓么?”
  李德威道:“或许那场好戏临时换了上演的地方。”
  杨敏慧道:“那么咱们快换地方吧,眼看就要到午时了,没听那写信的人说么,机会不
再,错过了可惜。”
  这位杨姑娘可真是急性子,说走就走,扭头就往箭头所指方向走去。
  李德威伸手拉住了她道:“姑娘请跟在我后头走。”
  他抓的杨敏慧的粉臂,尽管人家杨姑娘是个奇女子,尽管她也带有一份江湖儿女的豪情,
毕竟人家是宦海中长大的,平素娇贵很少跟男人家接触,再说姑娘家也毕竟有一份天生的害
羞本性。
  人家杨姑娘脸一红,回头看了他一眼,李德威他却跟个没事人儿似的,一步跨向前去。
  其实,李德威是个有血有肉有灵性的人,尤其他是个有情感,懂感情的人,他焉会不知
道男女间的情愫?
  他也知道这一抓抓错了,可是他就是不肯流露出来,不肯形诸于色,他认为不该在这时
候陷身在这个漩涡之中。
  杨敏慧却似乎看透了他,先是微微一怔,继而嫣然一笑,迈步跟了过去。
  箭头所指,并不是路,也没有路径可寻。
  而是杂树丛生,野草没径的一片疏林!
  这片疏林不知道有多深,一眼看不见尽头!
  反正为看那场尚不知是什么的好戏,既然来了,就得顺着箭头所指走进去!
  好在隔不几步就是一个箭头,只要顺着箭头所指往前走,时候一到,不愁看不见那场好
戏。
  这片树林是绕山而去,两个人既然顺着箭头往树林里走,自然也是绕山而行。
  约莫走了二三十丈距离,一块平滑的大石头拦在跟前,箭头就指着这块大石头,越过大
石头再望看着,再没有箭头了。
  那块平滑的石头上,被人用小石块写着几行字迹,那几行字迹写的是:“就是这儿了!
  阁下是个有身份的人,看戏不能买‘站票’,所以我特地在这儿给阁下设了个‘包厢’。
  荒山野地,找这么一块既干净又平滑的大石头,还真不容易,虽嫌简陋点儿,总比站着
强,阁下是个颇随和的人,谅必能凑合。
  午时至未时之间,好戏一定会在山坡下上场,这地方颇为隐密,是个看戏的绝佳所在,
请耐心等待。
  我另有要事,不克奉陪,幸勿以失礼见责,完全出自一片赤诚,也请别以神秘见疑。”
  李德威有点哭笑不得,皱着眉没说话。
  看来这人的一切行动事先都是有计划、有安排的!
  李德威功智两高,如今却被这么一个神秘人物弄得哭笑不得,简直就把他置于股掌之上。
  杨敏慧道:“李大哥,这人究竟是谁?”
  李德威苦笑说道:“我要知道不就好了么?”
  杨敏慧指了指那块大石头,道:“你看,知名不具,这表示你认识他么?”
  李德威摇头说道:“我认识的人有限,有限的几个人当中,除了友便是敌,朋友不可能
这样对我,敌人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取我性命的机会,而看眼前这一连串布置却不像有恶
意的样子!”
  杨敏慧道:“看不出来的越可怕,越看不出来的也越应该小心。”
  李德威道:“我四下搜索过了,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杨敏慧点了点头道:“我也搜索过了,不过为了小心起见,我还是在这几丈方圆之内下
几个埋伏的好。”
  说着,她由左而右,绕石而行,隔几步便弯下腰去不是插上几根枯枝,便是不规则的摆
上几块小石子。
  乍看上去毫无奇特之处,也显得杂乱无章,跟小孩子没事摆石子下“老虎棋”,两小无
猜,以枝代香插在地上拜天地一样。
  但仔细看看,每一根枯枝,每一颗小石子无不井然有序,自成章法,每一样摆的都是地
方,差一点都不行。
  她的才智,李德威是领教过了,可是如今这—看却又不禁为之动容,道:“姑娘好博的
胸罗,好深的造诣!”
  这时候杨敏慧已然回到了原处,习惯地抬手理了理鬓边滑落下来的秀发,嫣然一笑道:
“我这是班门弄斧,关老爷面前耍大刀。”
  李德威摇摇头,道:“老人家胸罗万有,学究天人,教过我这个,我也在这一门上下过
不少工夫,可是面对姑娘,我只有自叹不如。”
  杨敏慧含嗔地看了他一眼道:“别跟我客气了,谁不知道他老人家是近百年来文武两途
的第一人,名师出高徒,强将手下无弱兵,李大哥一身所学岂是我所能望项背的。”
  李德威正色说道:“姑娘,我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老人家固然是近百年来文武两
途的第一人,可是我……这也许为天赋所限,在武功方面,我也许比姑娘略强些,在这一门
上我远不及姑娘的造诣深。”
  杨敏慧白了他一眼道:“干吗姑娘姑娘的,听得人怪别扭的,你要再叫我姑娘,我可要
叫你不爱听的小侯爷了,我都叫你一声大哥,难道你就不能叫我一声小妹么?”
  李德威心里跳了一下,没说话。
  杨敏慧嫣然一笑,接着又道:“好心人一番好意不能辜负,辜负了有罪,咱们坐着等吧,
反正这出戏午时到未时之间,还不定什么时候开锣,什么时候上场呢?”
  她挪身坐了下去,把块大石头剩下一半留给李德威。
  姑娘家落落大方,男子汉又怎好忸怩作态,显露小气,李德威毅然坐了下去。
  剩下那一半看着挺大,谁知坐下去之后,才觉得这块大石头两个人坐实在有点儿嫌挤。
  这怪不得那位好心人,他哪里知道来看戏的会是两个人,其实真要说起来,不但不该怪
他,反而应该感激他。
  至少杨敏慧心里是这么想。
  李德威应该也不会有异议。
  坐下之后才觉得挤那就来不及了,已经坐下去了,怎么好再站起来。
  在这种肩碰肩,险些耳鬓厮磨的情形下,杨敏慧一张粉颊红红的,可是人家并没有忸怩
作态。
  李德威堂堂昂藏须眉七尺躯,他又能怎么样?
  “李大哥,”杨敏慧忽然轻轻地叫了—声:“想出来了么,这人到底是谁?”
  天晓得,李德威何尝去想了!
  他摇头说道:“没有!”
  杨敏慧道:“看字迹,不像个红粉女儿。”
  李德威脱口说道:“本来就不是。”
  说完,他才觉得后悔,干吗这么着急呀,用得着申辩么?
  杨敏慧望着脚前的小草,道:“我也没说是。”
  两个人离这么近,她也没有扭头侧顾的勇气了。
  李德威没说话。
  杨敏慧道:“李大哥,刚见我的时候,我一个在宦门中生长,娇生惯养的女儿家,一个
人那么老远地跑到京里去玩。回来的时候还乔装改扮,把一张脸抹得跟个鬼似的,你有没有
觉得有点震惊?”
  李德威只觉得有点茫然,道:“震惊?”
  杨敏慧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不像娇生惯养的宦门女儿,甚至不像个女孩子,你有没
有觉得我野?”
  “野?那怎么会。”李德威道:“只了解了督帅的性情跟为人,知道姑娘是位巾帼英豪
女中丈夫,宦海中的奇女子,也就不足为奇!”
  杨敏慧眨动了一下美目,道:“李大哥好会说话,真的么?”
  李德威道:“我句句由衷,字字发自肺腑。”
  杨敏慧轻轻说了声:“那就好。”
  好什么,她没多说,只看见她那娇嫩的粉颊上掠过一片红晕。
  李德威没说话,他只觉得他心里震动了一下!
  旋即,杨敏慧又道:“这也得感谢我爹,我爹很开明,为人有豪侠风,要不然我恐怕不
能这么自由!”
  李德威由衷地道:“在朝廷,督帅是位赤胆忠心、亲政爱民的好官,若移之于江湖,督
帅必是一位气度超人、潇洒飘逸的不羁豪客。”
  杨敏慧点头说道:“你可真说对了,我爹就是这么个人,我有这么一位好父亲,夫复何
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我娘过世太早……”
  她缓缓低下头去。
  李德威迟疑了一下道:“夫人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杨敏慧低低说道:“我十二岁的那一年,记得我娘过世的时候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只捏
着我的手,泪眼望着我爹说了一句话,嘱咐我爹以后千万别在宦海中给我找婆家……”
  李德威心里一跳。
  杨敏慧接着说道:“当时我不懂,我不明白我娘为什么在临死之前只嘱咐我爹这句话,
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因为知女莫若母,找娘认为我的性情不适合于做官宦人家的媳妇,要是
我做了官宦人家的媳妇,一定会招人非议,说得那个一点,保不定人家会认为我有辱门风,
一怒之下把我休了……”
  李德威脱口说道:“那怎么会……”
  杨敏慧摇头说道:“你不知道,官宦人家的规矩多了,这样不行,那样不行,合他们的
心意,一个做媳妇的就该枯守闺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最好连天日都别见,要不然的话
那就是没规矩,没家教,连娘家都要跟着遭不是,碰见丈夫好的还好,要是丈夫再不明事理,
那种气可够人受的!”
  李德威迟疑了一下道:“宦海之中不能说没有具江湖豪侠风的奇男子……”
  杨敏慧道:“也许有,不过除了我爹之外,我还没看见过第二个。”
  李德威道:“或许是姑娘看得太多,有了偏见。”
  “不,”杨敏慧摇头说道:“我这个人对任何人,任何事,从来不会有偏见,就拿满清
入侵这件事来说吧,我并不怎么仇视他们每个人,他们所以入侵,有他们的理由,大明朝朝
纲不振,奸佞当道,官宦横行,在朝者恭敬君上,旁边者仗势欺人,要负一大部分责任,再
说他们并不是个个愿意打仗,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谁愿意离乡背井,谁愿意离妻别子,谁
又愿意死在异乡,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我恨的只是那些欺君压民的乱臣,数典忘祖,卖国
求荣的贼子……”
  李德威对这位杨姑娘又多了一层认识,她的思想、跟她的见解,的确不是一般女儿家所
能比的。
  杨敏慧接着说道:“春秋大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只是这些乱臣贼子什么时候
能杀得完,杀得了啊,每个朝代有每个朝代的乱臣贼子,死一个又出一个,怎么没有一个朝
代能杜绝这些乱臣贼子,甚至根本不出这些乱臣贼子?”
  李德威道:“这是不可能的,要是没有这些个乱臣贼子,也就显不出那些惊天地、泣鬼
神,名标青史,永垂不朽的忠臣良将,英雄烈士了,没有秦桧显不出岳武穆的忠烈,没有韩
傀又怎么显得出聂政的侠义?”
  杨敏慧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这也许是……”
  倏然一笑道:“咱们把话扯远了,不谈了,说这些徒乱人意。”
  顿了顿,话锋忽转,道:“我知道你的师承了,可愿听听我的师承?”
  人与人之间就怕多谈话,就怕多了解,一旦彼此多了解之后,距离马上就拉近了,尤其
是当彼此了解,彼此情投意合,彼此惺惺相惜之后。
  李德威微微一笑道:“固所愿也,未敢求耳!”
  杨敏慧转过来笑道:“好个固所愿也,未敢求耳,李大哥你好酸……”
  忽然目光一凝道:“老人家可跟你提过这么一个人,—个瞎了眼的老比丘……”
  李德威脱口说道:“盲大师?”
  杨敏慧点头说道:“对了,她老人家就是我的授业思师!”
  李德威神情震动,道:“原来姑娘是这位老人家的传人,那就难怪姑娘有这么一身奇异
博大、深不可测的所学了,盲大师成名于百年前,如今已寿逾百龄,连老人家都得尊称她一
声!”
  杨敏慧道:“她老人家固然是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奇人,可是我这个徒弟却没能得
她老人家一身所学的十之二三,也许我这个徒弟太不成材了,所以她老人家打算再收一个徒
弟来接她老人家的衣钵,她老人家属意长平公主,可是她老人家却说长平公主富贵未了,暂
时无法抛却红尘,还说长平公主有一劫未应,将来应过这一劫后才能列入她老人家门墙。”
  李德威下意识地心头一震,道:“长平公主要应什么劫?”
  扬敏慧摇头说道:“这就不知道了,事关天机,老人家不说,找也不敢问,其实问了也
是白问,她老人家未必敢轻泄天机。”
  李德威沉吟着,没说话。
  杨敏慧道:“你在想什么?”
  李德威道:“我在想,长平公主贵为帝女,金枝玉叶,天生富贵,有什么劫好应的?”
  杨敏慧摇头说道:“那谁知道,既属天机,就不是凡人可以臆测的……”
  忽然指着山下轻叫说道:“李大哥快看,那是什么?”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