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1节 31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三十一章

  七格格道:“你这是跟我客气,我已经知道你别有身份,你要说句话,恐怕连杨宗伦都
得听你的。”
  李德威心头震动,暗暗惊骇,可是表面上他仍保持相当的平静,淡然一笑道:“七格格
抬举我了,杨都督直接听命于大明朝朝廷,这是人所尽知的事……”
  七格格截口说道:“不错,杨宗伦这个都督直接听命于大明朝廷,这是人民所尽知的事,
我也知道杨宗伦这个右军都督本该住在京师的,可是云南、贵州、四川、陕西、广西地处险
要,尤其是陕西,古来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这一带北临渭水,南阻秦岭,带山砺河,外
围险固,这一带是一水横流,群山四抱,四周布满险关要隘,俗有雄关百二之誉,举其要者,
东有潼关、函谷,西有散关,北有萧关,只陕西一失,其他四省便如囊中物一般,只这五省
一失,天下皆动,大明朝的江山便难再保一天,所以单靠这五省每省一个的都指挥使司是不
够的,大明朝廷借重杨宗伦的军事长才,特意把他调出京来,坐镇‘长安’,指挥五省兵
马……”
  李德威何止震动,简直惊,道:“七格格知道的不少,女儿行中具有这种军事眼光的,
诚不多见。”
  七格格淡淡地笑了笑,道:“你们汉家女儿只读诗书,习女红,讲究的是大门不出,二
门不迈,绝不会涉及这些行阵对垒,血腥厮杀之学,可是这在我们满洲女儿就算不了什么了,
我们满洲女儿几乎人人能上马拉弓,下马挥刀,几乎人人都懂兵事。”
  李德威一张嘴要说话。
  七格格那里已然接着说道:“我把话扯远了,你也不必再顾左右而言他,咱们回转话锋,
言归正传,我知道你具有特殊的身份,这不假吧?”
  李德威摇摇头,道:“这一点我不能承认。”
  七格格双眉忽地一扬,道:“那么我若是带人直闯杨宗伦那‘长安’都督府,凭武力夺
回祖天香,你管是不管?”
  李德威迟疑了一下,道:“七格格,我不敢不管!”
  “为什么?”七格格道:“据我所知,你们江湖人都不愿意接近官家,更忌被称作所谓
公门鹰犬……”
  李德威一双长眉也为之一轩,但旋即他又恢复平静,淡然说道:“七格格,我不否认你
说的是实情,我也不能否认,不过所谓公门鹰犬四字,针对的是江湖,如果奸佞造反,异族
入侵那就不同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总是大明朝的子民……”
  七格格看了他一眼,道:“你好厉害,我无意中说了一句公门鹰犬,你便骂我是异族!”
  李德威道:“七格格别误会,我无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这异族二字毫无恶意,我
只是就事论事,事实上贵邦原为‘古适古斯族’,后更号为生熟女真,的确非我族类。”
  七格格的身躯一阵轻颤,娇靥有点发白,微一点头,道:“好,我记住你这句话了;”
  李德威道:“七格格,我没有什么恶意。”
  七格格脸色忽转悲凄,微带哀求口吻地道:“我原可以制住眼前‘穷家帮’这些人,逼
你交出祖天香,可是为着顾你的面子,也为顾你我间这份不干凡的私交,我没有这么做,为
什么你就不给我个面子,为什么你就不顾你我间这份不平凡的私交?”
  李德威心动神荡,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七格格给面子、顾私谊,我很感激,可是……”
  七格格道:“可是什么?”
  李德威道:“你我立场不同,祖姑娘对西五省的安危至为重要……”
  七格格冷笑一声道:“大明朝有个右军都督在此,说朝廷,西五省有雄兵百万。说江湖,
杨宗伦左右不少奇人能士,难道说这西五省的安危只系于祖天香一个女儿家身上不成?”
  李德威扬扬眉道:“七格格好厉害,我不讳言西五省的安危确跟祖姑娘有很大的关系。”
  七格格道:“这么说你是承认大明朝官家这百万雄兵,杨宗伦左右的所谓奇人能士,个
个都是酒囊饭桶了。”
  李德威眉梢陡扬道:“七格格……”
  七格格接着说道:“这么说你也是绝不放祖天香了?”
  李德威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当即点了头。
  “不错,我不放,也不能放,七格格原谅。”
  七格格娇躯剧颤,微一点头道:“好吧,话既然说到了这儿,我也不愿再多说什么了,
这一趟我算是白来了……”
  她站起来,似乎没站稳,伸出皓腕搭在了阿喜肩上,道:“阿喜,咱们走。”
  阿喜伸手搀住了七格格,道:“格格!您不能走,您为什么不告诉他?”
  七格格微—摇头,有气无力道:“不用再说什么了,走吧!”
  阿喜美目—睁道:“您不说我说……”
  七格格忙道:“阿喜,我不许……”
  阿喜道:“格格,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地步,您还这么为别人着想,委曲自己,我不管,
我非说不可……”
  转眼望着李德威激动异常地道:“李爷,我们格格为了私交,可以说帮了您不少忙,您
怎么忍心……”
  李德威不安地道:“喜姑娘,我知道,对七格格,我感激……”
  阿喜道:“我们格格不要您感激,只要您伸把手救救她……”
  李德威呆住了道:“阿喜你说……”
  七格格颤声喝住道:“阿喜,绝不许……”
  “不,格格!”阿喜脸上浮现出—种毅然的神色,道:“我不能让您一个劲儿地委曲自
己,我不能看着您一人为这种事受罪,我非说不可,您就是不要我,打死我我也要说……”
  望着李德威道:“李爷,名义上我们格格掌握大权,统率‘长安’大局,实际上格格还
另有上司在,您知道的,格格这趟到这儿求您,也是他逼的,他知道格格跟您私交不恶,逼
着格格要回祖天香来,否则,那……那……”
  突然泪珠夺眶,哭着道:“我说不下去了,你自己去想吧!”
  七格格颤声说道:“阿喜,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李德威心神震颤,他怔住了!
  他知道阿喜说的是不折不扣的实话。
  七格格的那位顶头上司,就是那位至今只闻其名而一直未见其人的九王爷。
  九王爷既然逼着七格格到这里来找他要人,要是七格格不能把祖天香要回去,其后果是
可想而知的。
  可是他更明白,“满清”一旦掌握了祖天香,就等于掌握了西五省的民间势力,那势力
是庞大的。
  他能怎么办,不顾西五省的安危,把祖天香交给七格格带回去将功赎罪么?
  那样不但害了祖天香,也等于断送了大明朝的半壁江山!
  就大立场说,他绝不可能交出祖天香。
  可是论私谊,他不能任这位帮过他不少忙的“满洲”奇女子到那位九王爷面前低头认罪,
受苦受折磨去。
  事实上七格格本可以制住眼前穷家帮的众好手,逼他交出祖天香来,或者是带人直闯都
督府夺回祖天香。
  可是她没那么做,因为她看他的面子,顾及她跟他之间的这份不平凡私交。
  她对他,可以说是仁尽义至。
  该怎么办?
  李德威心里作难,也慎重的衡量了一阵,就在他心中做了决定,要说话的时候。
  人影一闪,外头闯进来个人,是姑娘杨敏慧。
  “穷家帮”众高手够镇定的,都没有动。
  李德威却呆了一呆,道:“姑娘怎么来了?”
  杨敏慧一双清澈深远的目光从七格格盼上掠过,淡然一笑道:“许你来不许我来么?我
来瞻仰‘满洲’奇女子的绝世姿容与风采。”
  曲九阳、弓必显等一听这话.还能不知道来的是谁,当即一起欠身抱拳,叫了声:“杨
姑娘。”
  杨敏慧忙答一礼,含笑说道:“诸位好,我早该来看看诸位的。”
  曲九阳道:“不敢当,云霄承蒙督帅及姑娘救冶,能得不死,‘穷家帮’上下俱感,草
民等谨此谢过。”
  抱拳又一欠身。
  杨敏慧答了一礼道:“我父女不敢当,老人家这话徒增我父女羞愧。贵帮上下人人忠义,
效力于朝廷,家父身在官家,食君俸禄,理应对诸位有所照顾,只是照顾不周使得贵帮‘长
安分堂’自云分堂主以下悉数死难,我父女深感愧疚不安……”
  她这里说着话,七格格一推阿喜就要往外走,
  杨敏慧看见了,陡然一声轻喝:“站住!”
  七格格收势停了步,目光一凝,望着杨敏慧道:“杨姑娘有什么见教?”
  杨敏慧香腮边掠过—丝丝冷笑.道:“好说,你可知道你们那主子正在无所不用其极地
侵犯找大明朝国土,边境一带激战正烈?”
  七格格淡然说道:“不错,我知道,怎么样?”
  杨敏慧道:“你可知道家父奉皇命坐镇‘长安’,肩负的是什么任务?”
  七格格道:“杨姑娘,我也清楚……”
  杨敏慧道:“那么你该知道我为什么叫你站住?”
  七格格道:“我知道,你打算将我擒下。”
  杨敏慧道:“你很聪明,我身为官家女儿,眼见敌人当面,岂有放过之理。”
  李德威上前一步,道:“姑娘……”
  杨敏慧美目一转,笑哈哈地道:“李大哥认为我做的不对么?只要李大哥说一声我做的
不对,我放她走就是。”
  姑娘她好厉害,这叫李德威如何能说一声不对。
  李德威暗暗皱了眉道:“那倒不是,只是这位七格格她是来跟我有所谈判的……”
  “固然,”杨敏慧一点头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只是我要问一问,她是代表她那
主子来的,还是以她私人的立场来的?”
  李德威呆了呆道:“这个……”
  杨敏慧眉梢儿一扬道:“她若是代表她那主子来的,我可以放她走,否则的话我绝不能
也不敢让一个潜入我西五省重镇的满洲奸细从我跟前溜走。”
  李德威皱皱眉,作了难,他还能怎么说?
  这时候七格格突然笑了,笑得异常动人:“姑娘不愧是帅府千金,连说起话来都咄咄逼
人。我可以告诉姑娘,我是以私人的立场来找李爷的,姑娘你看着办就是。”
  她扶着阿喜迈步就走。
  杨敏慧是有意向她“挑战”。
  七格格这么一来,也等于是接受了杨敏慧的“挑战”。
  这叫杨敏慧如何下得了台。
  杨敏慧脸色微变,冷笑一声,皓腕一伸向七格格香肩抓了去。
  李德威一惊道:“姑娘……”
  这是一种很自然的反应,他上前一步伸手挡住了杨敏慧这一抓。自然,杨敏慧这一抓落
了空。
  七格格连头都没回往外走去。
  “放开!”
  杨敏慧脸色一变,道:“李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拉开了李德威的手,上前一步仍向七格格抓去。
  李德威暗—咬牙,便要迈步跟上去再拦。
  忽听七格格一声轻笑道:“不能再让人为难了。”
  只见她飞快地一旋身,水葱般的五指斜斜划向杨敏慧的腕脉。
  杨敏慧冷哼声,道:“好俊的截脉手法。”
  皓腕一偏,飞快地一连向七格格拍出八掌。
  这八掌掌掌捷如电,掌掌所指都是七格格的要害之处,出掌招式之精奇,看得在场“穷
家帮”众高手无不动容,无不震惊,谁都知道这位帅府千金会武,可是谁也没想到她有这么
一身高绝的武功。
  七格格也不弱,她一连封架化解了杨敏慧五掌,可是杨敏慧的第六掌、第七掌却逼得她
不得不往后退了一步!
  虽然是仅仅退了一步,可是在此时此地这种情形下,七格格是相当的难堪。
  她的心情是微妙的,她可以输给李德威十招八招,却不愿在杨敏慧手下吃一点亏。
  第八掌她凝足了功力,十二成真力全聚集在一只玉手,打算跟杨敏慧硬拼—掌。
  而杨敏慧此时也看出了七格格的用心,自然不肯示弱,还非要占点便宜不可!
  她第八掌也凝足了一身功力。
  李德威旁观者清,他不知道这位满洲奇女的师承,可是他知道杨敏慧的师承。
  杨敏慧艺出当世佛门奇人,一身武功已是鲜有敌手。要让她们这一掌接实,就必然会有
一伤,无论伤的是谁,那都是个让他大大为难的局面。
  所以就在那两只欺霜赛雪、柔若无骨的玉手即将接实的刹那间,他一步跨到,闪电出手,
一只手抓住一只皓腕,及时阻止那一掌硬拼。
  杨敏慧脸色一变,叫道:“你究竟帮准?”
  李德威脸色肃穆,没有说话。
  七格格娇靥突然一红,美目中放射异彩,十分动人。猛然挣脱了李德威的掌握,低头转
身,带着四婢要走!
  李德威突然说道:“七格格,我不能把祖姑娘交给你,要是你有什么灾难的话,我会不
惜一切的救你……”
  七格格娇躯倏泛颤抖,没回头,颤声说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我受的是我应得的
惩罚,你不必救我。”
  带着四婢出门而去,很快地消失在夜色中。
  门口的凌风与孙阳没有拦阻,甚至于连动都没动一动。
  李德威胸中百念齐涌,难言感受,望着外头的夜色,一句话没再多说。
  只听杨敏慧道:“你,还不放手!”
  李德威这才猛然想起他还抓着杨敏慧的手腕,刚才没觉得怎么,现在却感到一阵奇异的
感觉经由那只手一下子传到他心灵深处,只觉心神为之一颤,忙松了手。
  杨敏慧那娇靥上掠过一抹红晕,跺跺脚,拧身跑了出去。
  李德威没动,也没说话。
  曲九阳跟弓必显站起来,曲九阳轻轻咳了一声道:“少侠,如今长安城里战云密布,到
处敌踪,您不能让杨姑娘一人回去。”
  李德威扬扬眉,道:“赵姑娘可有下落?”
  曲九阳摇头说道:“我们几个除了云霄之外,对长安城都不熟,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找
到—丝线索。”
  李德威道:“请诸位继续找寻赵姑娘,同时也请代为留意满洲一班人的动静。”
  曲九阳道:“少侠的意思我懂,请放心就是,满洲方面一有动静,我马上会报与少侠知
道的!”
  李德威一抱拳,道:“偏劳各位了。”
  迈步行了出去。
  李德威回到了都督府,—路上他没见着杨敏慧。
  他是真担心,真着急,等他赶到都督府一问,杨敏慧已经回来了,他这才放了心,松了
一口气。
  他去了杨宗伦的书房,书房里灯光外透,听不见一点声息。
  他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谁呀?”
  “回督帅,李德威求见。”
  杨宗伦道:“德威!快进来吧!”
  李德威推门走进去,杨敏慧也在座,一见他进来,马上把头低下去。
  李德威装没看见,向杨宗伦见了一礼。
  杨宗伦含笑招手,道:“坐,坐,咱们坐下聊。”
  李德威称谢落了座。
  杨宗伦道:“我将祖姑娘安置在后院,让她与慧儿住一起,互相可以有个照应,祖姑娘
深明大义,实在是个难得的奇女子。”
  李德威道:“希望她的牺牲能换取预期的代价。”
  杨宗伦道:“听慧儿说,师南月跟祖财神已起了冲突,如今祖姑娘在官家手里,祖财神
也不敢再跟满洲轻言结盟,这不就是她换取来的代价么?”
  又道:“如今只剩下‘菊花岛’的人跟蒙不名动向不明,我要是能再把那位‘紫金刀’
的后人纳在左右,这西五省的局势就可以说是安定了,满洲也好,李自成那班人也好,兵来
将挡,如今这西五省的局势,已经没有什么令人担忧的了,令人担忧的只是北方几省,朝廷
在北几省用兵,节节失利,大有抵挡不住之势,以我看朝廷也只能利用长城几个险要关口拒
贼兵于关外了。”摇摇头,住口不言。
  李德威道:“只能拒满洲兵马于关外,再安定住五省的局势,大明朝的江山应该可以说
暂时无碍了。”
  杨宗伦叹口气,道:“但愿如此了!”
  他绝口不提李德威跟七格格会面的事。
  难道说杨敏慧没跟他提。
  即使是杨敏慧没跟他提,他既然知道“穷家帮”“长安分堂”有事,也应该问问。
  他可以不问,李德威却不能窝在心里不说。
  当杨宗伦沉默不语时,李德威开口道:“有件事我要禀报督帅一声,在我没向督帅禀报
之前,我先告个罪……”
  杨宗伦淡然一笑道:“你不用说,我已经知道了,慧儿任性,要怪只能怪她,你跟我的
立场不尽相同,我掌握兵符,职责在调兵用将确保我大明朝的每一寸土地,确保我大明朝百
姓的生命财产安全,你不同,你是以一个江湖人的立场跟敌人周旋,处处给予敌人严重的打
击,我是站在地上,你是藏在地下,我是明的,你是暗的,明有明的做法,暗有暗的做法,
这是不一样的。作战求掌握民心,你的工作则不能没有朋友,甚至什么样的朋友都该有,即
使是敌人,有时候有的事也必须顾及私谊,对满洲七格格,我认为你做的对,因为你以后还
需要她的臂助,需要她的帮忙……”
  李德威道:“谢谢督帅不罪。”
  杨宗伦道:“我不是说过么,各人的职责不同,各人的工作不同,做法自然也就有所不
同,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给予敌人整体的打击,使他们阴谋难以得逞,那才是上策,
单靠抓,单靠拿.那不足以遏阻他们的渗透,粉碎他们的阴谋,那也是下策,再说你是小侯
爷,怀‘银牌令’,跟圣旨一样,我还得听你的呢!”
  李德威道:“督帅要这么说,我就不安了。”
  杨宗伦忽然朝李德威眨眨眼,摆摆手道:“别的什么都不用说了,听说那位满洲七格格
找你,是想把祖姑娘要回去。”
  李德威一时没弄懂杨宗伦是什么意思,只有应道:“是的。”
  杨宗伦道:“我也听说那七格格人很不错。”
  李德威微微一怔,道:“这个……是的!”
  杨宗伦点了点头道:“上天对这尘世不能说不公,无论什么地方都会有一两个出乎其类,
拔乎其萃的人才,我一向爱才,不管她是什么人,什么样的出身,我都爱惜。听说那位七格
格跟你的私交不错,私底下也帮过你的忙,假如她为此事受什么连累,冲着彼此间的私交,
你不能袖手旁观,坐视不顾。”
  李德威只觉得一颗心跳得很厉害,不安的应了声:“是。”
  杨宗伦忽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慧儿是故意试试那七格格,她不但深觉跟那七格
格投缘,还有惺惺相惜之感。也就是说,我们父女俩一样都爱才。”
  李德威一怔,刹时不知如何回答,不由自主看了看杨敏慧。
  杨敏慧哼了声道:“这一试不要紧,差点把李大哥急坏!”
  李德威脸上一热,道:“姑娘该早告诉我!”
  杨敏慧瞟了他一眼,道:“早告诉你,你就不会出手阻拦了,七格格的心不就要碎了。”
  李德威脸上又一热,道:“姑娘,彼此立场敌对……”
  杨宗伦微微一笑道:“阵前起义的往例不是没有,那七格格是个奇女子,我爱惜她,要
是你能把她拉过来,不但可以给他们当头重击,对朝廷有莫大助益,在明清两国战史上也可
以传下一段佳话。”
  杨敏慧笑了,笑得有点可恶,拿一双美目紧紧盯着李德威。
  李德威好窘,正感难以作答。
  蓦地……
  一阵轻快蹄声由远而近。
  杨宗伦一凝神道.“这么晚了,这是谁骑着马直驰我都督府门口。”
  (无论哪一朝代都一样,到大衙门里来,老远就得下马,当然,官职比这衙门头官职大
的人不在此限。)
  李德威忙站起来道:“我看看去。”
  他正要往下走,一阵急促步履声传了过来。紧接着外头响起个匆忙话声:“禀督帅,属
下李化义告进。”
  “进来。”
  一名护卫推门而入,施礼说道:“有个自称来自京里的曹姓客人求见。”
  杨宗伦一愣,道:“京里来的,这是谁?”
  李德威道:“他一个人么?”
  那护卫道:“不,他还带了几个随从。”
  李德威道:“我去看看。”
  杨宗伦抬手拦住,向护卫道:“请他进来。”
  护卫应声而去。
  杨敏慧道:“那是谁?”
  杨宗伦抬头说道:“我想不起这个姓曹的是谁,等他进来看看就知道了,不管是谁,有
你和德威在,我还怕他不成?”
  外面传来李化义的话声道:“督帅在书房候驾,曹大人请。”
  杨宗伦站起了迎了出去。
  李德威上前一步,紧跟在他身后。
  院子里走来几个人,李化义在前,身旁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眉细目,白白胖胖,
是个过惯养尊处优生活的人。
  他穿着一件缎质蓝袍,外头还罩件风氅,相当讲究,相当气派。
  身后跟着四个,清一色的中年蓝衣客。
  这四个,步履稳健,目光锐利,一看就知道不是等闲人物。
  杨宗伦怔了一怔,道:“曹公公。”
  举步迎了出去。
  李德威听得也为之一怔。
  他入耳三字曹公公,李德威马上知道来人是内侍太监,这人既是太监,身后四人准是宫
廷好手“锦衣卫”了!
  这时候京里派个太监到长安来干什么?
  没有什么大事,京里是不会轻易派内侍出宫的。
  来人究竟有什么大事?











  --------------------------------------------
  ☆潇湘子扫描 ac10 OCR 潇湘书院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