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5节 35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三十五章

  李德威眉宇间那冷肃之气更浓,两眼之中也闪起懔人的煞威,冷冷说道:“你们想以多
为胜是不?那好,亮你们的兵刃,在你们兵刃未上手之前,我绝不发招。”
  紫膛脸老者一顿金刀,嘶声喝道:“取兵刃来!"
  就在这时候,一声冰冷轻哼从那第三进后院中传了出来,一个冷峻话声紧随这声冷哼响
起:“曹昆."
  别看紫膛脸老者一脸的狰狞凶相,入耳这一句,马上敛去狠态,恭恭敬敬地躬下身去。
  李德威只当是海皇要出来了,抬眼往通往第三进后院的那扇门望了过去。
  他看见了个身材奇高、奇瘦,肤色奇黑的白衣老者。
  这白衣老者约莫六十出头年纪,跟根竹竿似的,皮肤既粗又黑,瘦得皮包骨,混身上下
称称没有四两肉。
  一张脸上,残眉、小跟、翻鼻亮孔,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可是偏偏他也有一双极其锐利
的目光,像两把霜刃,还带点绿光,尤其他眉宇间一股冷肃煞气,往那儿一站,这第二进院
子马上就似进了严冬似的。
  一袭对襟白衣那领口上,绣着四朵菊花,另九名老者也一起躬下身去。
  瘦高白衣老者脸上泛起了一丝怒意,但这丝怒意在他脸上没停留多久就隐敛了,旋即他
发出一声阴森冷笑,放眼当今,敢跟老夫对望的人还不多,你的胆子不小,不愧是‘鱼肠剑’
的传人,年轻人你姓什么叫什么?”李德威道:“可是海皇当面’”瘦高白衣老者说道:
“老夫‘菊花岛’右相澹台无畏。”李德威道:“那么你不配问我的姓名。”瘦高老者澹台
无畏勃然色变,两跟之中绿光大盛,突然往前欺了一步.十大将军身躯一震,一起躬身往后
微退。
  李德威却视若无睹,卓立未动!
  转眼之间澹台无畏敛去威态,冷冷一笑道:“年轻人,你好狂啊!就是那‘布衣侯’银
牌令主亲临,他也不敢对老夫这样说话。”
  李德威道:“据我所知,令主对人因人而异,那正直之土,即或是贩夫走卒他也谦恭有
礼啊!”潦台无畏道:“这么说,老夫不够正直?”李德咸淡然一笑道:“数典忘祖,卖身投
靠,又何止不够正直。”澹台无畏凶态再现,暴喝一声道:“你找死。”遥遥抬手,出掌便
要抓,可是手刚抬起,掌刚递出他却又收掌把手臂垂了下去。
  他那只手掌特大,乌黑乌黑的,指头好长!
  他冰冷说道:“且让你多恬片刻,你欺本岛使者张九尊于前,引人惊扰皇爷御驾于后,
如今又闯进皇爷的行宫,意欲何为,说!"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跟张九尊之间的那笔生意,别人不明白还情有可原,你身为相
国,怎么也跟他们一样的糊涂,菊花岛花有限的代价买得一个‘满洲’贝子去,如今跟‘满
洲’关系密切,独缔盟约,我卖了一个‘满洲’贝子却只得有限的几个钱跟一张永远无法兑
现的银票,试问是谁吃了亏,谁占了便宜!
  澹台无畏道:“你错了,老夫比谁都明白,生意人从来没有一个会做赔本生意的,你当
初的用心如何,你明白,老夫也明白。”李德威倏然一笑道:“这么说真是我错了,身为相
国的人,才智的确要比别人高上一筹。”
  澹台无畏道:"你明白就好,说你的来意吧。”
  李德威道:“你既然知道我是个生意人,还用问我的来意么?”
  澹台无畏目光一凝,道:“怎么,你又来谈生意来了?”
  李德威道:“不错,不过你们要是怕吃亏上当的话,也可以不谈。”
  澹台无畏两眼一睁,道:“小后生,你不要激老夫,老夫不是怕激的,说你的生意!”
  他怕不怕激,只有他自己知道。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有心跟你谈谈,怕只怕这笔生意连你这右相也做不了主。”
  澹台无畏冷冷一笑道:“凡跟菊花岛有关的,无论是对内对外,还没有老夫做不了主的
事,你尽管说就是。”
  李德威道:“真的么?”
  澹台无畏怒声说道:“就是塌了一角天,老夫也照样伸手把它撑住,你说就是!”
  李德威笑厂笑,道:“希望我说了之后,你别感作难,推三阻四的。”
  顿了顿道:“我要从这座庄院里买个人回去。”
  澹台无畏呆了一呆,道:“你要从这座庄院里买个人回去,你这话……”
  李德威道:“你要是不明白,我可说清楚点儿,‘满洲’有位尊贵的七格格就囚禁在这
儿!”
  澹台无畏脸色一变,道:“你要的就是七格格?”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不错,你算是明白了。”
  澹台无畏森冷目光一转,道:“小后生,你要七格格干什么?”
  李德威道:“我是个生意人,当然是拿她再去卖更好的价钱,好好发一笔财去。”
  澹台无畏目光一凝,道:“小后生,你是不是姓李?”
  李德威倏然笑道:“你如今才算真明白了,不错,我是姓李。”
  澹台无畏勃然色变,狞笑说道:“原来你就是为那明朝官家卖命,掳去祖财神女儿,
‘满洲’贝子夫人的姓李小子,菊花岛正:要去找你,不想你竟自动送上门来,曹昆,给我
拿下了。”
  那紫膛脸老者曹昆恭应一声,九环大刀一摆,跟另九名老者立时又把李德威围上了。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找的是‘满洲’那位九王,奈何你‘菊花岛’卖身投靠,宁为
异族卖命,说不得我只有跟你们放手一搏了.取你们的趁手兵刃去吧,我仍是那句话,在你
们未取得兵刃之前,我绝不出手。”
  九名老者转身四下奔走,一转眼工夫又回到了原处,各人手上多了-样兵刃,除了那紫
脸老者曹昆使的把金背九环砍山大刀之外,其他九人依次是枪、剑、戟、斧、钩、叉、铁拐、
流星锤、还有一对大锤。
  单看这兵刃对兵刃,李德威就吃定了大亏。
  九名老者取得兵刃回来,曹昆是“十将军”之首,大刀往起一举,另九名老者跟着都举
起了兵刃。
  任何人都看得出,接下来的不是雷霆万钧的一击,便是石破天惊、风云变色、连绵不断
的凌厉攻势。
  李德威神情肃穆,眉宇间冷肃之气正浓.缓缓扬起掌中“鱼肠剑”!
  突然,曹昆-声霹雳大喝:“杀!”
  金刀幻起一片威猛无伦的劲风,当先刀挥出。
  另九名老者几几乎是动作一致,欺前一步,兵刃齐递,刹时刀光剑影,奇光乱闪,忽忽
风生,把李德威罩在一片兵山刃海之内。
  李德威沉喝一声,鱼肠剑一举疾挥。
  只见那-片兵山刃海之内腾起一道奇亮剑光,一阵叮当乱响,刹时光敛刃收,十将军又
退回了原处,各人脸色微变,凝立不动。
  再看李德威,他抱剑卓立,脸上一片肃穆,让人看不出他心里有什么感受来。
  蓦地,曹昆掌中金刀微摆,十人脚下轻移,由左而右缓缓走动,围着李德威绕圈子。
  李德威抱剑未动,可是他突然闭上双眼。
  曹昆指挥着另九名老者,脚下越走越快,很快地就分不清谁是谁了,但是一圈影子围着
李德成疾转,风声更大,把地上的砂石都带了起来。
  澹台无畏一双森冷日光紧紧地盯在圈内李德威的脸上,一眨不眨,那薄薄的嘴角泛起了
一丝诧异笑意。
  忽然
  一声震天霹雳大喝而起,那圈子跟着往里一缩,十名老者兵刃齐递,一起向中间李德威
攻出一招!
  李德威两眼暴睁,鱼肠剑递出,人做飞旋,没听见金铁交鸣叮当声,却听见一连串的闷
哼。
  刹时,风静、影敛、人现。
  李德威闭着眼抱剑而立,脸色微现苍白。
  十名老者个个退回原处,持兵刃的手臂上红了一片,而且血还不住地往外涔。
  澹台无畏勃然色变,两眼之中森冷目光大盛,衣袖摆处,陡然一声冷喝:“让开!”
  十名老者一起躬身退后。
  澹台无畏欺近丈余,离李德威三尺余外停下,森冷说道:你是跟老夫对兵刃还是……”
  李德威没睁眼,淡然说道:“随你!”
  澹台无畏嘴角掠过一丝狞笑,道:“老夫要凭这双肉掌拿你。”
  李德威没说话,缓缓把鱼肠剑往腰间插去。
  就在这当儿,一声怪笑从不远处一个屋角传了过来。
  “嘿!嘿!这老小子机灵啁,车轮战找人家累的时候接手还不敢跟人家对兵刃……”
  澹台无畏脸色转变,一喝道:“什么人?”
  两名白衣老者立即循声扑了过去。李德威一怔睁眼,跟着望了过去。
  那两名白衣老者身列菊花岛“十大将军”之中,功力不能谓之不高,身法不能谓之不快,
然而他两个到那儿却扑了个空,刚才话声明明从那屋角传出,如今那儿却不见人影。
  他两个那里刚一怔,那声怪笑声又响了起来,这回却换了地方,换了离那处屋角几丈外
的另-处屋角后。
  冷哼--声,又见那两名白衣老者扑了过去。
  奈何.他两个仍是扑了个空。
  接着,怪笑立传,已易其地,转眼工夫不到,把十名白衣老者全引开了。
  李德威暗惊,他觉得那怪笑、话声听来颇为耳熟,可是就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他暗中凝神听,他听出那人已到了他身左几丈外一座假山之后。
  澹台无畏的脸色很难看,可是他站在那儿没动,唯一动的是他的一双眼珠,就在李德威
听出那人已到了身左几丈外那处假山后,澹台无畏那双目光也落在那座假山上。
  旋即,他像鬼魅一般地飘起.电一般地向那座假山扑去。假山后怪笑又起:“小子,这
儿能人太多了,等你能见着女多娇的时候,你就快累死了,留着有用之身干正经大事吧,还
不快走!”
  李德威刹时明白了那人的用心,脑际闪电一转,那人说的不错,眼前十将军已使他耗了
不少真力,还有个右相澹台无畏没碰,还有那左相跟海皇本人没露面,甚至还有那不知道有
多少的“满洲”好手藏在暗中。
  单打独斗他不怕,倘若对方群起围攻.他就没把握全胜了,人体力是有限的,即或他能
见着七格格,到那时他还能救得出七格格么?
  为此,他的确该珍惜这有用之身,可是他又怎么能任七格格遭难受苦去。
  正思量盘算着,耳中又听到那话声道:“小子,告诉你吧,那位女多娇已不在这里了。”
  这前前后后不过一刹那间,澹台无畏已经扑进了假山,假山后刮起--阵风,砰然一声,
澹台无畏倒退了回来。
  紧接着那人又说了一句:“小子,难道你非等死在这儿不可么?”
  李德威马上做了决定,一抱拳道:“多谢阁下。”
  腾身掠起,向外射去,几个白衣老者叱喝声中腾身要追。
  假山后怪笑又起:“小子,露一下,咱们脚底下抹油吧!”
  半空里射下一片紫光,向着几个腾身要追李德威的白衣老者当头压下。
  金铁交鸣声中,那几个老者暴退,一人喷了一口鲜血。
  那片紫光根本没落地,忽折而且又向着半空疾射而去,一闪不见。
  澹台无畏再次扑近假山,这回他学乖了,没太近假山,离假山还有近丈距离他便扬掌向
着假山拍了过去。
  砰然一声,碎石激飞四射,假山去了半截。澹台无畏的掌力好不惊人。
  可是等一切归于平静后,假山的那一边却不见有丝毫动静。
  靖台无畏刚一怔,一声轻笑似乎从遥遥的空中传来,道:“老黑小子,你也只配拿这些
死玩意儿出气。”
  澹台无畏脸色大变,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身躯一晃,往后退了一步。
  后院里人影一闪,他身后多了个白衣老者,他伸一只手扶住了澹台无畏!
  这个人跟澹台无畏成强烈对比,既矮又胖、更白、四肢奇短,跟个白肉球似的,只听他
道:“畏老,九王爷受了伤,七格格不见了。”
  澹台无畏脸色惨变,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人往后便倒。
  那矮胖老者一惊,一指点在澹台无畏后心上!
  李德威一路快快地往回走!他心里还惦记着七格格!
  听那位始终没露面的神秘客说,七格格已经不在那座庄院里了,那么七格格被移往哪儿
去了?
  哪神秘客又是谁,为什么他的话声听来颇为耳熟?
  正思忖间,忽听一个话声传了过来:“李大侠!" .
  李德威马上停了步,循声一看,只见凌风站在不远处一片树林前。
  他一怔,随即掉了过去,道:“兄弟,你一直没回去?”
  凌风道:“我回去过又来了,陶堂主几位都在树林里。”
  李德威双眉一扬道:“兄弟,你怎么这么……‘
  凌风正色说道:“您别见怪,凌风就是拼着受罚也不能不回去报个信儿,陶堂主几位非
来不可,我拦不住,只好也跟来了“树林里人影闪动、陶一寿、君海天等五个,还有石笔,
孙田都出来了,对李德威施了一礼,陶一寿道:“您别怪小凌,是我五个的意思,您要怪就
怪我五个好了。”
  李德威道:“陶堂主言重了,我只是……”
  陶一寿道:“我们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您要知道,总堂派我们几个到这儿来,并不是派
我几个到这儿来专为您打探消息的。”
  李德威暗暗一阵感动,道:“那么我只有说声多谢了。”
  陶一寿笑了,道:“我就知道您不忍见责,七格格现在在树林里是不是现在就送她进城
去”
  李德威猛然一怔,道:“怎么,七格格现在树林里?”
  陶一寿道:“是啊!不是您让人先送到这儿来,交给我几个的么,那人还传了您的话,
不让我们几个往近处去,我几个一看既然七格格都出来了,想必您也不会有什么事,所以才
留在这儿等您的。”
  李德威刹时明白了,苦笑一声把庄院里的经过情形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陶一寿等无不诧异,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这是谁?”
  李德威苦笑一声要说话,但他忽然像想起了什么,目光一凝,望着陶一寿问道:“送七
格格到这里来的那人,是怎么样一个人?”
  此言一出,陶一寿脸上也泛起子苦笑,道:“说来您也许不信,我几个连人影都没瞧
见!”
  李德威呆了一呆道:“几位连那人的人彰都役看见?这是怎么回事?”
  陶一寿道:“我几个一路往这里赶,刚到这片树林前便听见树林里有人说了话,就是我
刚才告诉您的那些话,等到我们进林一看,只见七格格昏卧在草地上,旁的什么都没,我们
马上又出林四下搜寻,可就找不着一个人影,四下里空荡荡的,连点风吹草动也没有。您看,
这四下几十丈内连藏身地儿都没有,他居然能在这一转眼工夫中走得无影无踪。”
  李德威笑一声,没说话,但旋即他又道:那人说话的声音怎么样,是年轻还是……”
  陶一寿道:“话声清朗,中气十足,一听就知道是个年轻人!
  李德威眉锋为之一皱,道:“这显然跟我在庄院里听见那话声不是出自一个人之口,这
又会是谁……”
  陶一寿道:“能暗中帮这个忙的人,应该是友非敌。
  李德威道:“可是我的朋友……”
  两眼猛地一睁,道:“我想起来了,是他,会是他……”
  陶一寿忙问道:“少侠,是谁?” ’
  李德威扬了扬眉,道:“穷神‘蒙不名’!"
  “穷神’蒙不名?”陶一寿叫道:“那怎么会,他不是来跟‘满洲’勾搭的么?”
  君海天也道:“您不会弄错吧,少侠,放眼当今谁不知道蒙不名是个唯利是图的人?他
都快穷疯了,只知道为自己打算,从来就不管别人的死活,只要有利可图,让他把自己卖了,
把姓改了他都干。”
  李德威摇摇头,道:“家义父口中的蒙不名不是这个样儿的,他为人介于正邪之间,行
事凭自己的好恶,他爱财,但取之有道。他狡猾多智,人人对他头痛,但他却从不算计一个
不该算计的人,而且,在大庄院里听见的话声也确是蒙不名的话声。”
  陶-寿道:“可是谁都知道他确是来跟:满洲’勾搭的啊!
  李德威道:“也许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再不然就是他生就一腔忠义热血,表面上装出一
付跟‘满洲’勾搭姿态,也不惜让人误解他,实际上他暗地里为朝廷效力,事事时时给予
‘满洲’以及那些数典忘祖,卖身投靠的乱世叛贼以打击。”陶一寿为之动容,道:“要真
是如此当世真可以说是误解了他几十年,‘穷神’蒙不名在四霸天之中是唯一的正派人物,
是唯一的可敬可佩人物,‘穷家帮’上下能有这么一个沾了‘穷,字的同行而深感荣幸,深
感骄傲!”
  君海天点了点头道:“的确,咱们是‘穷家帮’,他是‘穷神’,说起来比咱们还穷,
咱们应该向这位穷神致敬致敬。”
  李德威道:“照这么看来,那密邀我赴终南看戏,挑起师、祖两家火并,促使祖姑娘弃
暗投明,搞得‘他们’焦头烂额的那人,也该是他!”
  凌风一点头,道:“对,我刚要告诉您,这一定是我们同行里这位顶尖儿人物的杰作。”
  李德威神色忽转肃穆,道:“穷神是个有心人,可敬可佩,也令人羞煞愧煞。”
  陶一寿刚要说话。
  李德威已然接着又道:只是那个把七格格送到这里来的年轻人又是……”
  忽然目闪奇光,住口不言!
  陶一寿忙道:“怎么了,少侠,您知道是谁了么?”
  李德威摇头,道:“没什么,目前我还不敢断言,咱们进去看看七格格吧!”
  当先往林中走去。他想起了在那破庙里碰见蒙不名的事,他怀疑那送七格格来此的年轻
人是罗汉,他甚至有八分把握。
  可是罗汉伤过“穷家帮”长安分堂的弟子,当着这几位来自“穷家帮”总堂的堂主,他
没敢轻易出口。
  树林深处,七格格静静地躺在草地上。
  云霄在一旁站着。
  她乌云蓬松,脸色苍白,没人折磨她,但她堂堂一个皇族亲贵.一个尊贵和硕格格,-
旦沦为囚犯被人禁闭,这种折磨也就够她受得了。
  躺在李德威面前的,是侵犯大明朝江山的生死大敌,但李德威却忍不住心里一阵难受。
  云霄道:“少侠,七格格让人制了穴道,我没敢轻易……”
  李德威点头道:“我知道,现在不必解开她的穴道,等到督帅府之后再说吧,只是,此
时天已亮了,城门口进出人多,要是这么把她带进城去……”
  陶一寿道:“不要紧,让小凌找辆车去。”
  李德威摇摇头遭:“不妥,恐怕这时候他们已经发现她不见了,此地离那座大庄院没多
远,雇车一来一路未免过于扎眼。”
  陶一寿道:“要不然那就只有等到晚上了。”
  李德威摇摇头道:“‘菊花岛’跟满洲好手随时会找到这儿来,越早离开这地方越好,
只有把她送进了督帅府才能算安全。”
  浚风道:“我有个主意,只是梢嫌渎冒。”
  李德威道:“兄弟有什么主意?”
  凌风道:“我去找几张破草席,谁也不会动疑,谁也不会想到里头是‘尊贵’的:满洲’
七格格。”
  陶一寿望着李德威道:“妥么?少侠!”
  李德威道:“事到如今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就麻烦哪位一趟吧
  凌风道:“主意是我出的,当然我去。”
  话刚说完,人已像脱弩之矢似的窜了出去。
  要饭化子找破草席,那是最拿手不过的,没多大工夫,凌风就抱着几张草席掠进了树林。
  准都知道七格格跟李德威的关系,谁都不便动手。
  李德威也不好让人动手,他把七格格一个如绵娇躯抱起来放在几张铺好的破草席上,捆
好、扎好,然后目注凌风道:“一事不烦二主,还得累兄弟一趟,我前头开道,咱们这就
走。”
  他扭头出了树林。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