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39节 39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三十九章

  李德威站在黄河岸四下看,到处一片黄,渡口上的渡船没有几艘,也看不见几个人,只
有几个水上生涯打扮的汉子跟几座供来往渡客歇息的茅草棚子。
  李德威沉吟了一下,道:“走,咱们到渡口上看看去。”他带着李化义往渡口走了过去。
  李德威他们离渡口还有几丈,两个中年汉子已急步迎了上来。
  他二人齐哈腰赔笑道:“相公,要过黄河么,请棚子里歇歇,船马上折回来。”
  李德威徽一摇头;道:“我不过黄河,我到这儿来打听一件事,这几天二位都在渡口
么?”
  一名汉子忙点头道:‘在,在,相公要打听什么?是不是有朋友先过河去了……”
  李德威截口说道:“不,前两天这儿出了一点事儿,有两拨江湖的人在这儿厮杀……”
  两名汉子脸色一变,齐声道:“这个我们不知道,出事的时候我们不在渡口。”
  李德威道:“出事儿的时候二位既不在渡口,二位又怎么知道是什么时候出事儿?”
  一名汉子没说出话来。
  另一名汉子迟疑了一下,道:“这个……是我们回来之后听人说的。”
  李德戚道:“二位是听谁说的?”
  那汉子道:“这个……跟我们说的那个人过黄河去了,一半天恐怕回不来,他也没跟我
们说怎么清楚,您想么,我们是靠渡口吃饭的,整年苦哈哈的,江湖上的事儿又沾不上我们,
谁敢管这些事呀。”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你很会说话,我们是公门中人,前天那两拨扛湖人厮杀,伤了一
个官家人,我们是来查这件事的,以我看这个渡口上的人都脱不了关联!”
  那两名汉子马上吓白了脸,道:“冤枉,冤枉,我们都是善良百姓老实人,一天到晚只
在这黄河两岸来回……”
  李德威截口说道:“善良百姓老实人不会这么包庇匪盗,是不?”
  两名汉子急道:“这位相公,您呵别…-·我们是真的不知道。”
  李德威道:“我相信两位,不过我们是吃公事饭的,不能不带两个人回去问问话,二位
跟我到衙门走一趟,有什么话到衙门里再说吧!”
  转望李化义道:“把他们俩带走。”
  李化义明知李德威是吓唬人,答应-声上前一把先抓住了一个。
  这一抓不要紧,被抓的那个砰然跪下厂:“我说,我说,这位差爷请放手,我说……”
  李德威遭:“你说吧,你说了之后我自会让他放了你。”
  被抓的汉子忙道:“那天事后,有一个穿黄衣服的汉子走到渡口来交待.要是有人来这
里问这件事,就让他到城里东大街云集客栈找一个姓丁的……”
  李德威截口说道:“可看见那帮穿黄衣的人往哪儿去了?”
  那汉子道:“我们没留意,吓都吓呆了,哪还敢看他们往哪儿去了。”恐怕这是实话!
  李德威没再多问,-声:“放了他。”转身便走。
  “潼关”东大街是一个富有神秘色彩的地方。
  在东大街“复太药店”跟“同盛商号”之间,有棵枯槐,树干有个大洞,相传为“三国”
时马孟起追赶曹操至此,挺枪误刺其上.曹乃解脱,所以曹操一高兴,便封这棵树为“树
王”。
  神话毕竟多年附会,迫问“潼关”恐怕找不到一个亲眼看见过这件事的人,可信不可信,
那只在各人!
  “云集客栈”就离这棵“树王”没多远,相当好找,一进东大街就能看见“云集客栈”
的招牌。
  李德威跟李化义进了客栈往柜台一站.道:“我找一个姓丁的客人。”
  柜台边一个伙计还没说话,只听身后有人说了话:“我就姓丁。”
  李德威回身一看,只见靠墙一条长凳上站起个穿长袍的中年汉子,瘦高个儿,三十雾近
四十年纪,一张阴森马脸,眼神相当锐利,腰里头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是藏着家伙。
  李德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阁下姓丁?”
  那瘦高马脸汉子一边说话一边打量李德威:“我姓丁是没错,只不知道二位要找的是不
是我这个姓丁的。”
  李德威道:“那要看阁下是在这里等哪儿来的人了……”
  那瘦高马脸汉子笑道:·不错,二位是从哪儿来的?”
  李德威道:“长安!”
  那瘦高马脸汉子笑了:“那就没有错了,我等的正是从长安到这里来找姓丁的能人,请
后头坐。”
  一摆手,当先往后行去。
  李德威艺高人胆大,毫没犹豫地跟了进去。
  这家客栈有两进院子,那瘦高马脸汉子就住在头一道院子
  靠西-间房里。
  进了屋没关门,落坐定,那瘦高马脸汉子开了口:“二位贵
  姓,怎么称呼?”
  辛德威道:“我两个都姓李,杨督帅可安好?”
  那瘦高马脸汉子像没听见李德威的后一句,笑着说道:“原来两位都姓李,两位在长安
哪个衙门里当差?"
  李德威道:“我两个都是督帅府的护卫。”
  那瘦高马脸汉子“喔”了声道:“原来是督帅府里两位护卫爷,看来我是白等了,令人
失望得很。”
  李德威道:“阁下等的不是长安来人么?”
  那瘦高马脸汉子道:“我等的是长安来的人没错,不过我等的并不是督帅府的护卫。”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阁下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可以告诉阁下,我这个护卫跟一般护卫
不同。我有权代表督帅决定一切,事
  无论钜细,我说一句话,那就跟督帅的将令一样。”
  那瘦高马脸汉子摇头说道:"你这话,说得太大了些吧,我还没听说过有权力这么大的
护卫呀。”
  李德威道:“你们可听说过长安督帅府有个身怀银牌令的人,那就是我1”
  那瘦高马脸汉子意似不信地上下打量了李德威一眼,道:“真的么,看不出啊!”
  李德威探怀取出于银牌令,道:“阁下信了么”
  那瘦高马脸汉子脸色一变,旋即唇边掠过一丝诡异笑意,道:“不假,这就行了,你既
然是那身怀银牌令的人,我相信你确实有权,代表杨宗伦决定一切。请坐会儿,我收拾收拾,
咱们就走。”
  站起身来,就要从炕边走。
  李德威伸手拦住他,道:“慢着,咱们上哪儿去?”
  那瘦高马脸汉子笑吟吟地道:“兄弟我只是奉命留在这里等人的份儿,没有说话的资格,
我上头另有能做主的人,我这就带你见那能决定事,能做主的人去。”
  李德威道:“在什么地方?”
  那瘦高马脸汉子笑道:“现在别急,等到了地头就知道了。”
  李德威没再说话,收回了手。
  那瘦高马脸汉子走到炕边随便收拾收拾,打成了一个小包袱,往肩上一背,笑吟吟地道:
“走吧,兄弟我前头带路了。”
  那瘦高马脸汉子说完,迈步行了出去。
  李化义目注李德威。
  李德威摇摇头,低声说道:“敌暗我明,此去不知有多少贼人,况且督帅在他们手里,
轻举妄动不得。”
  话落,也跟着走出去。
  出客栈,往西走,刚拐进一条街,瘦高马脸汉子停在一辆停在街口的单套高篷马车前。
  马车套着牲口,只是瞧不见有人。
  瘦高马脸汉于四下看了看,道:”这家伙准是又灌黄汤去了,跟他说过酒能误事,在这
节骨眼上喝不得,他偏就忍不住,二位等等,我找他去,马上就来。”
  投容李德威说话,迈步往街里行去。
  李德威的目光一直跟着他,眼看着他进了不远处一家小酒馆。
  李化义趁那瘦高马脸汉子进入酒馆的当儿,上前一步掀开车篷往里看了看,车里空空的,
什么也没有。
  他道:“李爷,看样子他要让咱们坐车。”
  李德威点点头道:“无论如何咱们总得跟他去。’
  李化义道:“有什么话,潼关来谈不就行了么,干吗这么折腾人,这么样神秘兮兮的?”
  李德威道:“江湖上赎票还不都是这样,潼关往来的人耳目众多,不是淡这种事的地方,
要让咱们知道了他们窝票的地方,逼他说出窝票的地方。他们不就砸了么”
  李化义道:“咱们何不干脆把他制住,逼他说出窝票的地方,”
  李德威摇摇头道:“这种事不能这么蛮干,我比你还着急,可是事关督帅的安危,我不
能不小心,不能不暂作小忍,照目前情形看来,他们留在长安的人绝不止这姓丁的一个,敌
暗我明。咱们看不见人家,人家可看得见咱们,也就是说咱们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全在人监视
之中,咱们若是制住这姓丁的,他们马上就会报回去,这么一来不但他们会改变窝票的地方,
也有可能会危及杨督帅的安全,一个不好便会铸成无穷遗恨,这班流寇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我不能让朝廷损失一员虎将,折了一根擎天巨柱。”
  那瘦高马脸汉子从酒馆里走出来,后头跟着个瘦小的中年汉子,一件衣裳措在肩上,上
身只穿着件小褂,显然是在酒酣正热的时候硬被揪出来的。
  李德威道:“他们已经过来了,别再说什么了,我自会见机行事的。”
  李化义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那瘦高马脸汉子带着那瘦小中年汉子行近,那瘦小中年汉子长得獐头鼠目,一双绿豆眼
骨碌碌直转,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人物!
  他挺热,看上去灌了不少黄汤,可是他脸上一点酒意也没有,显然也是个善饮的酒中能
手。
  总有千杯不醉之量,想在这时候从他嘴里套出些什么来,恐怕是相当的不容易。
  姓丁的汉子一巴掌拍在他肩头上,道:“这两位是长安来的贵客,人家怕耽误,咱们也
着急,赶紧赶着你的车上路吧。”
  那瘦小中年汉子翻了李德威一眼,道:“二位来得可真是时候!”
  把衣裳往车辕上一扔,利落异常地上了车辕,抽起鞭,抬起缰,冷冷说道:“上车吧,
坐稳了,咱们都急,我得赶上一阵。”
  李德威没理他,当先登上了马车。
  姓丁的汉子在车下含笑打招呼道:“我不陪二位子,此去到了地头自有人接待二位。”
  冲车辕一挥手,道:“走吧!”
  瘦小中年汉子冷着脸挥起一鞭,马车一阵风般的奔驰出了街口。 .
  姓丁的汉子马上探手入怀抓出来一只信鸽,一扬手,信鸽振翅而飞,一转眼就变成了九
霄云里的一点。
  马车颠得很厉害;而且驰行非常快!
  车篷是掀开着的,经过的路径李德威看得清清楚楚。
  他看出马车是先在潼关城里绕了一圈,然后才驰出了潼关。
  中午,虽然隔着一层车篷,可也够烤人的!
  李德威泰然安详。
  李化义却显得焦躁不安汗直流。
  这就看得出各人修为的深浅了。
  李化义在这一个“静”、“定”功夫上还差得远。
  马车驰离潼关约三四十里地之后,渐渐的慢了下来。
  李德威只看见远处有一座大山,近处有一座小山,别的什么也看不见 。
  看看方向,他知道坐落在远处的那座大山,是西岳华山,而近处这座小山是什么山,他
就不知道了。 ·
  没多大工夫,马车驰近小山,停在山口外,山口外并肩站着两个腰挂长剑的黄衣人,两
人眉宇间都有一股子逼人的冷肃之气。
  从这股子逼人的冷肃之气,以及两人腰佩的乌鞘剑看,可知两人一身功力不俗,在剑术
上有相当深的造诣。
  看见了这两个人,李德威马上想起了厉三绝跟他那剑术高绝的主人。 ·
  马车停稳,车辕上那瘦小中年汉子冷冷说道:“到了地头了这儿另有接待的人,你两个
可以下车了。” -
  李德威当先下了马车。
  两个黄衣人冷冷打量了李德威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进了山口。
  只听身后车辕上那瘦小中年汉子道:“跟他二位去吧,你要见的人就在山上。”
  李德威道:“多谢了!”迈步往山口走了过去。
  李德威加快步履赶了过去。
  李化义跑了上来,道:“李爷,督帅就在这儿么?”
  李德威摇摇头道:“不知道,但愿在这儿,不管在不在这儿,我总会想办法先见督帅一
面的。”
  两个黄衣人脚下快,李德威脚下更快,转眼工夫他便追上了两个黄衣人,就在这时候,
两千黄衣人忽然往左折去,离开登山路踏上另一条羊肠小径。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