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0节 40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四十章

  绕过一块巨大山石,一座八角小亭呈现在眼前几丈外。
  这堡小亭坐落在一小片平地上,四周有树有花,相当幽静。
  亭里坐着个人,是个长髯黄衣老人,身材瘦削,长眉细目,隆准薄唇,看上去是个富心
机、擅智谋的人物。
  黄衣老人身后还并肩站立着两名佩剑黄衣人,不但装束打扮跟带路的这两个一样,就是
眉宇间那股子冷肃之气也半点不差。
  带路两个黄衣人急步趋前,双双一躬身,恭声说道:“禀相爷,长安来人到。”
  那长髯黄衣老者神情相当倨傲,只淡淡地“嗯”了一声,连眼皮也没抬一下。
  李化义道:“好大的架子。”
  李德威道:“督帅在他们手里,咱们得忍着点儿。”
  说话间,两人已然行进八角小亭。
  两名黄衣人道:“这是我们丞相,上前见过。”
  李德威毫不在意地上前抱起双拳:“长安督帅府李德威见过丞相。”
  那长髯黄衣老者倨不为礼,大刺刺地打量了李德威一眼,道:“你就是那‘银牌令’现
在执掌的人?”
  李德威道:“不错,我现执掌银牌令!"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看在银牌令的份上,老夫赏你个座位.你进来坐吧。”
  李德威道:“多谢丞相。”
  迈步进亭子坐在长髯黄衣老者对面。
  那长髯黄衣老者目光一凝,望着李德威道:“老夫天生一付直肠子,不喜欢绕着圈子多
说话,相信你也一定急于谈正题,我先问你
  一句,你有权代表杨宗伦决定一切么?”
  李德威道:“凭此‘银牌令’,我有全权。”
  那长髯黄衣老者微一点头,道:“那好,一句话,献出‘陕西’来,老夫马上释放杨宗
伦回去。”
  李德威道:“丞相,杨督帅是托土封疆的朝廷大员……”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就因为这,老夫才派人把他诱出长安,也就因为这,你们才会乖
乖地献出陕西!”
  李德威道:“还有一位曹公公……”
  那长髯黄衣老者一笑说道:“你以为那奉旨召杨宗伦返京的真的是那内侍曹化淳么?那
么现在老夫可以告诉你,那个奉旨召杨宗伦返京的曹化淳是老夫派人假扮的,真的曹化淳根
本没出京一步。”
  李德威听得好不诧异,他双眉一扬,倏地心中一动,马上改口说道:“原来如此,连杨
督帅也被瞒过,足见化装术高明。”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你不信么?”
  李德威淡然说道:“我是在江湖上长大的,是个十足的江湖人,自然相信江湖上有这种
高明的易容术。”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那就行了,老大限你们十天内献出‘长安’,否则老夫便挑着杨
宗伦的五阳魁首率兵攻打‘长安’,攻陷‘长安’.鸡犬不留,老夫言尽于此,你回去吧。”
  李德威坐着没动,道:“丞相的话说完了,我还有话要说。”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李德威道:“我虽然执掌银牌令,有权决定一切,可是我从长安到这里来,并不是单单
来跟贵方谈判的,”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你还有什么事?”
  李德威道:“我要先见见督帅,除非督帅安好,否则我不惜一战。”
  那长髯黄衣老者双眉张动,道:“这么说你要先见杨宗伦才能做决定。”
  “那是当然,”李德威道:“万一杨督帅已然殉难,我再献出‘长安’城,岂不是吃亏
太大?”
  “嗯,有理。”那长髯黄衣老者微一点头,道:“老夫是个讲理的人,任何人,只要他
占在一个‘理’字上,老夫是无不点头,你跟老夫来。” 。
  ’
  站起来,走出了小亭。
  亭里的两个黄衣人,连同亭外的两个,立即迈步跟了上去。
  李化义低低说道:“李爷,他要带咱们上哪儿去?”
  李德威道:“自然是见督帅去。”
  李化义道:“我不信他会让咱们见督帅!”
  李德威道:“目下咱们只有相信他,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走吧。”
  迈步跟出了八角小亭。
  李德威明知道此行艰险,可是他更明白,不冒险绝对救不了杨督帅。
  那长髯黄衣老者走得不怎么快,而且似乎还有点故意摆架式,走起路来一摇三摆的,显
得很威风,很神气。
  长髯黄衣老者带着四名黄衣人直向山下行去,不过他走的路并不是李德威走过的登山路,
而是从李德威适才登山。的相反方向下山,也就是说他是走山的这一边下去。
  走完一条羊肠小路,进入一条狭长的谷地。这谷地两边峻壁插天,奇陡,而且上面长满
了青苔。
  李化义低低说道:“会不会有诈?”
  李德威道:“他敢么!他不过是一个草寇,若有诈,我会先下手擒住他!”
  李化义道:“您没听见么?这老头儿是他们丞相!"
  李德威道:“不过是一伙匪类而已,王也好,侯也好,不过是自封的,要是我是李自成,
我宁愿牺牲一个所谓丞相,也不放过朝廷的柱石虎将。”
  说话间拐了两个弯,前面那长髯黄衣老者突然停了步。
  李德威抬眼一看,只见一块插天巨石矗立眼前,这块插天巨石下,有-个一人高,一人
宽的洞,看过去,洞深有十几丈,可以清楚地看见洞的那一边别有洞天,似乎另是一个谷地,
有绿草,有流水,相当幽雅静美。
  他道:“就是这儿么?”
  那长髯黄衣老者道:“只是控制杨宗伦便如同掌握了西五省,老夫不得不把他藏在这隐
密的幽谷里,要看他你就从这个洞进去吧……”
  一顿喝道:“带他进去。”
  他身后应声跨出两名黄衣人,迈步就往洞口走。
  李德威道:“慢着,何不把杨督帅请出来……”
  那长髯黄衣老者冷冷一笑道:“你把老夫当成了三岁孩童,在没进去之前老夫不妨告诉
你。里头老夫还派有廿名剑道高手守护着,你若想救走杨宗伦,那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无意引你们把杨督帅带出来,这谷地的形势我不熟,要是这谷
地只有这么个出口,那是一大当关,万夫莫敌,任何人体想进去这个谷地,我一旦被你们赚
进去……”
  那长髯黄衣老者脸色微变,冷笑一声道:“你休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执掌‘银
牌令’,这区区一处谷地还困不住你的!再说老夫派两个人带你进去,里面还有廿名剑术高
手在,你怕什么?你要怕被老夫赚进去那容易,你就此回头,不必再见杨宗伦了。”
  李德威淡然-笑道:“丞相的确有佐辅之才,一子落错,全盘受制;好吧,这个险我冒
了,请带路。”
  两个黄衣人立即一前一后行进了洞口。
  李德威转望李化义道:“李护卫请回转长安,三天之后要是没有我的消息,把详情告诉
杨姑娘,请她拿主张……”
  李化义道:“不,李爷,我跟您……”
  李德威脸色一整,道:“要陷咱们不能都陷在这儿,李护卫在督帅府呆了不少时日,应
该知道这件事关重大,请快回去吧,我看着你平安离去后再进去。”
  李化义迟疑了一下,抱拳躬身:“那么我告辞了!”
  转身大步而去!
  李德威一直望着李化义往山上走,那长髯黄衣老者也没催促他进洞,冷眼旁观之余,两
眼之中不住地闪动着异彩。
  李化义翻过了山,走得不见了。
  那长髯黄衣老者冷冷说了一句:“现在你放心么?”
  李德威微一摇头,道:“不忙,我等他走远一点后再进去。”
  这长髯黄衣老者冷冷一笑,没再说话。
  李德威就站在洞口静静地等,一直等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他才转身进了那个洞口。
  洞口这一边远比那一边为广阔。
  李德威一进这片谷地便心神震动,不山皱了皱眉头,没别的,眼前这个谷地美是美,幽
静是幽静,町是它的形势太险恶了。
  它跟个圆桶般,四周都是插天的峭壁,长满了青苔,湿湿的,潮潮的,滑不留手,猿猱
难渡。
  而且,遍望四周,只有刚才那一处进出口。
  谷地上有如茵的细草,还有些不知名的小花。
  左边一块峭壁上挂下一条不算大的瀑布,可是冲力惊人,水雾激得满天。
  这一 切不过一刹那间,惊兆从李德威脑际闪过,他转身就要扑回那洞口。
  奈何,那两个黄衣人早就并肩挡住了洞门,而且长剑已然出鞘,平举在胸,剑尖外指。
  “姓李的,迟了,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进来。”
  李德威双眉微扬,缓缓说道:“你们两个自信能拦得住我么?”
  左边那名黄衣人道:“只要我两个能挡你十招,就算成功了。”
  李德威道:“你的意思是说,十招之后我就出不去了。”
  左边那黄衣人道:“我们相爷事先在洞口那一边埋有炸药,点燃引信之后约十招工夫就
会爆炸,当然有这段工夫也足够我们相爷远离洞门的厂,只等一爆炸,除非你是大罗金仙,
除非你胁生双翅,要不然今生今世你就休想再出去了。”
  李德威听得不由心神震动,道:“那么你们呢,岂不也……”
  右边那黄衣人惨然-笑道:“蒙闯王厚恩,自当舍身以报,没有我两个带路,你岂肯进
来。对么?”
  李德威听得又不由一懔,道:“那么,杨督帅呢,他……”
  左边那黄衣人道:“你不必问他了,还是多顾点你自己吧。”
  只闻一阵丝丝异响从洞那边传了过来。
  左边那黄衣人 笑说道:“引信已经点燃了,你只有十招工夫,能在十招之内杀了我两
个,那就是你的命大造化大。
  李德威当真不敢怠慢,一步之迟早能决定他的吉凶祸福,他哪敢怠慢,当即一探腰鱼肠
剑出鞘,吸一口气连人带剑攻了过去。
  他急怒出手威力自足倍增,只见一道光华冷电般卷向两个黄衣人。
  殊不知这个黄衣人名列李自成左右十大剑士之内,剑术造诣跟厉三绝还有他那主人不相
上下,他两个同时出剑,只一抖,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李德威这一剑硬被挡了回去,可是他
两个都立足不稳后退了一步。
  李德威不敢有一点迟缓,没容两个黄衣人站稳便又连人带剑扑了过去。
  这回不同于头一招,出手便是三剑,连绵攻势一气呵成,剑剑指向两个黄衣人的要害。
  两个黄衣人合力挡了两剑,但李德威第二剑快捷如电.“噗”“噗”两声,两个黄衣人
胸前各被剑芒扫厂一下,从右肩到乳上各裂一个大口子,血马上湿透了衣裳,只是他们的脸
色并没有变,也没有低头着一眼,只望着李德威狞笑。左边的黄衣人道:“姓李的,你已攻
出四招,没多少工夫了。”
  李德威冷叱一声,抖剑又攻了过左。
  仍是一连三剑,剑芒吞叶,逼人的剑花雨般撒了过去。
  一声闷哼,血雨四别,左边一各黄衣人拦腰断为两截,右边那一个胸前添厂三处创伤,
前身都是血,踉跑着往洞口退去。
  李德威自不会放过这机会,鱼肠剑如影随到形,一 闪又攻了过去。
  那黄衣人大喝一声,奋力挥起 剑直往李德威鱼肠剑上迎去!
  “当”地一声龙吟般脆响,一道光华暴飞上了半空,黄衣人掌中的长剑只剩下了半截,
他被一震之威震后踉跄再退,矸然一声坐在了地上,凄惨一笑道:“我无力再挡你,你快走
吧,来得及来不及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了。"
  李德威顾不得跟他说话,提一口气闪身就要往洞口扑,
  就在这时候,轰然一声巨响起自洞口,刹时间山摇地动,砂飞石走,李德威只觉胸口一
痛,脑中一震,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德威有了知觉。
  头一个知觉是两个耳朵跟胸口隐隐作痛。
  第二个知觉是他觉得嘴角黏黏的,伸手一摸,睁眼一看,手上赫然是血。
  刹时,他明白了,他是被那一震之威震得吐了血。
  他闭上了眼,心里不由一阵难过。过了-会儿,睁眼再看看,他有了四样让他心惊的发
现。头一桩、洞塌毁了,大大小小的石块不知道有多少,把洞口封得死死的,没有一点缝隙。
  第二桩、那受伤的黄衣人埋在一堆碎石之中,只露出-双脚,显然他硬是被那些碎石砸
死的。
  第三桩、他躺的地方不是在洞口附近,他记得当他要往洞口扑的时候,他离洞口不过丈
余距离,而如今他躺的地方高洞口至少也在三丈以上。
  显然,他被震飞了两丈多远。
  要不然他非像那黄衣人一样,被落下的石块砸死不可。
  第四桩、看天色现在居然是早上,他记得他跟李化义到这儿的时候,天已经过了晌午了,
现在居然是早上,显然他至少已经昏迷了半天一夜了;
  就这四样发现,让他心惊了老半天。
  试着挺腰往上起坐,还好,身上没一点伤,除了两个耳朵里跟胸口有点痛之外,其他的
地方都是好好的,也别无不适的感觉。
  他拾起了掉在身边的鱼肠剑归了鞘,缓缓四下打量。
  他明知道别无出路,可是他希望奇迹出现,能让他发现另一个。
  可是打量了一阵之后,他绝望了。
  这个谷地虽然不小,可是一眼能看到每一个角落,别的哪还有出口,就连条缝儿都没有。
  看上去,除了长翅飞出去外,任何动物进了这个死谷,就永远别想出去了,四边削壁长
满了青苔,滑不留手,没一个可资攀援的地方。
  李德威是完全绝望了。
  他那一双日光缓缓落在那条瀑布上,还有瀑布下那个小水潭上。
  这死谷没吃的东西,可是至少不缺喝的东西、
  有道是:“饿好挨,渴难当。”人可以扶上几天饿,们绝受不了几天渴,这儿有水,至
少可以支撑些时日。
  支撑些时日又能怎么样,有希望脱困出谷么?
  支撑些时间只能暂保不死,以后的他就不敢想
  突然间,他着急了起来,心急如焚。
  那倒不是担心自己的生死。
  而是担心杨督帅的安危。
  杨督帅现在是生是死,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
  西五省的兵马现在是在无主帅的情形下,三军不可一日无主,将士不可一日无帅,虽然
杨督帅把指挥大权暂时交给了陕西都指挥使,毕竟那位陕西都指挥使不如杨宗佗这位右军都

  李自成要是转向回兵攻打陕西,那后果……
  李德威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突然站了起来。出于这突然往起一站,使得他胸口为之猛然
一疼.忍不住哼了一 声、
  他试着运了运气,还好,真气并无不畅现象。
  他抬眼望了望眼前峭壁.眼前峭壁至少有五六十丈高矮.单臂贯力,鱼肠剑奋力往峭壁
上插去。
  峭壁的石头坚逾铜铁。但是鱼肠剑前古神兵.吹气断发,削铁如泥.“噗”地-声,硬
生生插入及半。
  如今,他人悬挂在十几丈高空,略一停顿之后。他又提一口气两脚猛地一蹬,同时抽出
鱼肠剑,人又往上腾去。这二次腾身由于脚下没个借力之处,他只腾起了五六丈高矮,再度
把鱼肠剑插进峭壁,人悬在了半空。
  很显然地,他是想借这柄前古神兵之助,一点一点地往上移,然后从峭壁顶上翻出死谷
去。
  可是就在他第三次提气腾起,拔出鱼肠剑的时候,他胸口突然一阵抽疼,疼得他真气一
泄。一个跟头落了下去。
  幸好他还能半空中忍痛掉转方向,头上脚下地落了下去,要不然他非-头栽在地上,掉
得脑浆进裂不可
  纵是如此他仍然立足不稳,几个跟跑之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喘不过一口气来。
  他知道这条路行不通了。
  他知道自己受了内伤,不能过于动用真力。
  唯-的希望断绝了。
  他想笑,可是他笑不出来!
  他想哭,可是他也哭不出来。
  他着急,可是急有什么用?
  他沉默着,一颗心沉得低低的。
  他只觉得,谷里的空气压得他透不过气来!
  他坐在那儿,脑子里-片空白。
  在这一刻,他什么都不想了,想有什么用!
  只有等了,等什么?等死,活活的饿死!
  日影高移,晌午到了!
  谷里连片阴凉地儿都没有,只有任凭上头晒着,下头烤着。
  照这情形下,威胁他生命的不只是一样饥饿,那风吹,那雨打,太阳晒照样会要他的命。
  幸亏日头有偏斜的时候,只一偏斜,谷里头没有了太阳,有了阴凉地儿。
  李德威走到西边谷壁下坐下,靠在谷壁上,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那草、那砂石、那
长满青苔的峭壁。
  头一天,他心里只觉得闷,只觉得烦,并不觉得饿。
  可是到了第二天快晌午的时候,他觉得饿了,也觉得渴了。
  怎么办,他能吃草根去?还没到那时候。
  又一次地,上头晒着,下头烤着。
  饿还好受点儿,渴却难当,两片嘴唇发干,喉咙里像要着火。
  他站起来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小水潭,步履好沉重,人也显得那么有气无力。
  空有这么一身能耐,如今却只有困在这儿等死!
  想想,他打心里笑丁出来,是苦笑,自嘲的苦笑。
  到了水潭边,他蹲下来两手捧了一捧水,喝了一口。
  水还真不赖,干净、冰凉,还带着甜味儿,大有入口生津之候,也不知是水太凉还是解
了渴,使得他头脑为之一醒,精神为之一振。
  也就在这头脑一醒,精神一振的当儿,他发现了一件奇事,他两眼望着那清澈的潭水发
直,忘记了喝水。
  水潭不大,也没有岔口往外流水,从峭壁顶端冲下来的瀑布直往潭里泻,可是潭里的水
就满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
  定了定神,他又向四下看了看,水潭紧挨着峭壁下,成完完整整的-圈,的确没一处岔
口泄水。
  那么这不住由上泻下的水到哪儿去了?
  难不成潭底另有泄水口?
  应该是这样,要不然这水潭里的水一定会满出来。
  水潭底下要有泄水口的话,那泄水口恐怕还不小,至少从那泄水口泄出去的水得跟由峭
壁上泻下来的水量是一样的多,因为这水潭的水始终齐沿儿,也不见满得往外溢,也不见少
得往下降。
  李德威心头猛然一阵跳动,从地上抓起一把草丢进了水潭里,然后他屏息凝神地望着深
浮在水面上的那些草。
  那些草渐惭的往里漂,漂着漂着等快到波涛汹涌,水雾四溅的冲击处,忽然打个漩往下
一沉就不见了。
  李德威一颗心差点没脱腔跳出。
  李德威现在他可以确定水潭底下必有泄水口了。
  无可讳言地,这是一条路,一条可以脱困的路。
  他又有了希望了,不怕被困死在这儿了。
  他兴奋地站了起来。
  他笑了,笑得很爽朗。
  可是突然间,那爽朗的笑容又在他脸上凝住了。
  眼前这水潭底下的泄水口是条脱困的路是不错。
  从泄水门泄出去的水往哪儿流?他不知道!
  是一出谷便升出地面,抑或是在地底下流经相当长的一段之后再升出地面?他不知道。
  那泄水道的宽窄大小是不是容一个人经过,他不知道!
  要是这泄水口泄出去的水一出谷便升出地面,也就是说那泄口在谷外、在附近,那还好。
  要是泄出去的水在地底下流经相当长的一段也就是说那泄口离这个死谷相当远,他岂不
要溺死在泄水道里,纵然能脱困出谷,流出去的也只是--具死尸而已。就因为这,
  那刚升起的爽朗笑容又在他脸上凝住了。
  那刚射自两眼之中的光亮,也随之渐渐隐敛。
  然而突然间,那眼看就要隐敛不见的光亮,又从他两眼之中射了出来。
  他有了决定。
  他愿意冒这个险,值得冒这个险。
  困在谷里是死,随水脱险也可能是死,但那只是有可能,并不是必死,也就是说有生出
此谷的希望。
  既然这样,他为什么不冒这个险?为什么舍弃这条路不走?
  此时此地,只有一线希望就不该放弃。
  心念既决,他没有再迟疑,他会水,也有-身高绝的内功修为,闭口气至少可以支持一
段相当的时候,还有什么可迟疑的?
  紧了紧腰中鱼肠剑,一头扎进了水潭里。
  没进水之前,他热得混身是汗,叮是一进水他却义觉得冷得打颤,而且潭底一股强人的
吸力吸住了他,直把他往下吸去。
  他心里明白,那就是泄水口.他两手前伸,身子挺得笔止,任凭那股吸力把他往下吸。
  他只觉得前一段路是头下脚上往潭底钻,过不-会儿身子就平了,他知道,他已经进了
泄水口,进了泄水道了。
  初进泄水道这一段,水流急速,快得跟脱弩之矢般。
  水流是要这么急速,他很快就会随水从泄口流出来的,因为水流越急速,也就缩短了他
在泄水道中的时间。
  可是世间事往往难如人意,过不多久,他觉得水流渐渐慢了,至少比刚进泄水道时的速
度慢了一倍。
  他心里不山着急了起来,因为水流速度越慢,也就增加他在泄水道里的时间,纵然他有
精纯的内功,但一个人在水里闭气的时间总是有限的,万一到了他必须换气的时候还没出泄
水道,那岂不就糟了。
  在这里这种情形下,要想加速前进那只有一个办法,不能靠水流,只有靠自己。
  心念既定,他马上两脚蹋水,两手划水,加快速度往前窜去。
  他会水,也能在水底睁眼视物,可是泄水道是在地底,一点天光没有,纵然他能睁眼视
物,眼前也是黑黯黯的一片。
  就因为他看不见东西,不知道水流所以突然变慢的原因是因为前面有一块大石头挡住了
水流,所以他刚两手划动几下的时候,便一头撞在那块突出在泄水道中,挡住了水流的大石
头上。
  他两手划手用的力道相当大,因而他这一撞,也撞得不轻,等他惊觉头碰着了一块硬东
西时,他已经昏过去,昏在了那地底下的泄水道水流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德威只觉得眼前有光亮在晃动……
  泄水道里哪来的光亮?
  也觉得口鼻之间能呼吸了。
  水里头怎么能呼吸?
  凭他刚恢复的灵智略-判断,他马上得到了答案,他已经从泄水水道随水流出来了。
  现在是在地面上的水里,不,身上没有在水里的感觉,他已经出水了那是…… :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