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2节 42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四十二章

  又是一个上灯的时候,长安城静静的坐落在暮色中。
  城门开着,可是进出没几个人,冷清清,静悄悄的。
  照这情形看,想必那“开元寺”前也是冷清寂然了。
  如今城门楼上那面黄旗看得更清楚了,连上面的字都能看见!斗大、血红的一个“李”
字!
  凌凤望着城门那两-盏大灯惨有的灯光下那片冷清景象直发愣,诧异地道:“昨天两扇
城门还关着,不准人进出呢,怎么今儿个就开了城了。”
  李德威心有点疼,道:“也许他们知道我回来了!”
  凌风两眼-睁、道:“对了,李大侠,他们有人认得您是不?”
  李德威点了点头,道:“见过我的人有限。”
  凌风指着城门口来回走动的几个挎刀持枪赋兵,道:“万一他们安插个认识您的在里头,
岂不麻烦。”
  凌风一说,李德威也注视城门口一会,道:“经你这-提,我也想起了,你这身打扮恐
怕也无法安安稳稳的进去,咱们不走城门,换个地方翻墙进去。”
  凌风点头说道:“对!您跟我来,我有个地儿他们不会留意,前些日子我就是从那儿进
出的。”转身往东掠去。
  李德威提一口气,腾身跟了上去。
  凌风一口气跑了四五十丈,然后在城墙下停了步,往城墙根儿一指,道:“就是这儿,
您看。”
  李德威凝日一看,只见城墙根儿有条千干的小水道,城墙根儿那个洞还不及半人高矮,
有几根儿臂粗细的铁栅拦着,旁边长满了野草,不知道的人还真不会注意这儿有这么-条干
了的小水道。
  李德威道:“这几根铁栅……”
  凌凤道:我早就把它弄松了,一事就可以拿掉。”
  说着蹲下身去伸手一托一拉,果然把几根铁栅-根根地全拿了下来,他扭回头抬眼说
道:”我先进去了,恐怕得委曲您蹲着爬进去。”
  两膝往下一跪.一头就钻进了桐里。
  没奈何,李德威只得依着葫芦画样地爬了下去。
  进了城,凌风又把那几根铁栅一根根地插好,道:“不能让他们瞧出异样,要不然这条
路就没了。”
  站起来又道;“李大侠,咱们先上哪儿去?”
  李德威脸上掠过一丝异样神情,道:“我想先回督帅府看看去。”
  凌风微一点头、道:“我带路,您跟我来吧。”
  一躬身,转身向夜空中掠去。
  凌风到长安的日子虽然不及李德威多,可是由于他常往外头跑,所以长安城里的每一条
街道他早就了若指掌了,在他的前导下,没多大工夫就到了督帅府。
  凌风经验历练可称丰富,他离督帅府还有十来丈距离便停了身,躲在暗处先打量“督帅
府”四周。
  李德威明白他的用意,也没躁进,站在暗处隔十几丈地把一双目光移向坐落在夜色中的
“督帅府”。
  如凌风所说,督帅府已经被毁了。
  门头塌了,大门倒了一扇,门边那围墙也塌了好几丈一块,门口那高可摩天的旗竿还矗
立着,只是上面那面旗没了,那-盏灯也没人点燃,在夜色中不住随风晃动。
  透过那缺口的围墙看.督帅府里一定遭受了贼兵相当的糟蹋。
  前后不过几天,偌大一座督帅府已变了样儿,后院小楼依旧,但已人去楼空,那楼中人
儿吉凶未卜,生死不明,李德威百念齐涌,看得一阵阵的难受。
  只听凌风道:“李大侠,咱们进去吗?”
  李德威点头道:“进去。”
  凌风答应一声,当先掠了出去。
  凌风是“穷家帮”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名列总堂三俊之一
  ,一身所学不俗,即使遭遇突如其来的偷袭,他也可以应付,何况有自己跟着,纵然凌
风应付不了还有自己,所以李德威并没有拦他。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那围墙的缺口里进了督帅府。
  凌风似乎知道李德威的心意,在前院停都没停地便直扑后院。
  进了后院再看,亭、台、楼、阁,甚至一草-木都是好好的。只是黑漆漆的一片,寂静
空荡,好不凄凉。
  望着眼前的一切,李德威忍不住-阵心酸。
  只听凌风道:“您要不要进各屋去看看?”
  李德威微微一摇头,缓缓说道:“不用了!"
  伤心处,越看岂不越伤心。
  凌风望着眼前的一切,脸上也明白地流霉出一份难受。
  “陶堂主几位的尸体不见了……”
  李德威双眉一杨,道:“可能是他们移走了!”
  话声方落,忽然一个低沉话声起自小楼后那一片暗影中:
  “死的人多呢,他们是不会管的,是我……”
  李德威两眼寒芒暴射,直逼话声传来处。
  凌风一惊色变,跨步越前,冷然说道:“哪位高人隐身在此……"
  只听那低沉话声道:‘姓蒙的当不起你这高人二字,小要饭的,咱们是一条路上的。”
  随着话声,小楼后暗影中走出个人来,正是穷神蒙不名。
  蒙不名是蒙不名,可是他已跟往昔判若两人,那玩世不恭的神情已不见了,现在是一脸
的凝重神色。
  凌风慌忙上前一步,抱拳躬身:“原来是蒙老……”
  蒙不名摆手道:“小要饭的,别多礼了,陶一寿几个是我收的尸,我把他们全埋在楼后
了,你进去看看吧!”
  凌风单膝点地,道:“穷家帮存殁俱感。”
  腾身扑向小楼后,鹰隼一般。
  李德威微一抱拳,道:“没想到蒙老还在长安,蒙老大义,李德威感同身受。”
  蒙不名掠过一丝苦笑,道:“小伙子,别跟我客气了,说什么大义,蒙不名差点没羞煞
愧死,人死收尸,我也只能做到这-步了。”
  李德威道:“蒙老,长安陷贼,陕西遭劫,其咎在我。”
  蒙不名道:“什么其咎在你,蒙不名没伸手管这件事便罢,既然伸了手,我也少不了一
份责任,其实……”
  顿了顿,道:“小伙子,我若不是事后明白了内情,现在见了面我非狠狠给你几下不可,
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你怎么能随便往外跑?”’
  李德威道:“蒙老知道内情了?”
  蒙不名点点头道:“我宁愿不知道,知道了心里更难受,杨宗伦这么一根擎天柱,竟遭
好人陷害,贼寇玷辱,这世上还有天理么?”
  李德威道:“蒙老可有杨督帅的消息?”
  蒙不名沉默了一下才道:“杨督帅已经被害了,就在长安陷贼的那一天。”
  李德威心神猛震,心胆俱裂,一步跨到,伸手抓住了蒙不名道:“你怎么说?”
  蒙不名脸上掠过一丝抽搐,道:“小伙子,你何必让我再说第二遍!”
  李德威脸色煞白,目眦欲裂,遭:“是谁……”
  蒙不名道:“李自成手下大将李友。”
  李德威道:“此贼现在……·
  蒙不名道:“就在这长安城中……”
  李德威怒哼一声,闪身要动。
  蒙不名反手一把拉住了他,道:"小伙子,你执掌‘银牌令’,应是当代英杰怎么这不
能作小忍,我还有要紧事告诉你”
  李德威缓缓敛去威态,老半天才趋于平静,道:“我誓杀此贼,蒙老有什么话请说吧!”
  蒙不名放开他,道:“小伙子,这头一件事,我告诉你,我已经派罗汉小两口儿去打听
杨姑娘和祖姑娘的消息了,我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哪儿。不过我知道她们俩都平安……”李德
威道:”多谢蒙老。”
  蒙不名道:“杨姑娘有过人的能耐,无论胆识、所学都愧煞须眉。祖家姑娘更擅‘天竺’
摄魂大法,她们俩做伴,绝不碍事的。”
  李德威道:“蒙老大义,也偏劳罗汉跟赵姑娘下了 。”
  “别客气,小伙子,’’蒙不名道:“应该的,你是为谁,我们又是为谁,只是,小伙
子,能不能打听到她们俩的消息,我没把握。”李德威道:“蒙老有这番心意,已经够让人
感激的了,何敢奢求。”蒙不名沉默了一下,道:“第二件消息可不大好。”李德威道:
“蒙老请说,我受得了。”李德威道:“这些凌风已经都告诉我了。”
  “还有,小伙子。”蒙不名道:“刚才我说的这些虽属事实,可是却只算虚招,他另有
实招……”
  李德威心神一震,道:“他带着人北扰去了?”
  蒙不名一怔凝目道:“小伙子,你知道了?”
  李德戚道:“我只是猜测,却不幸被我料中,蒙老,事不宜迟
  ……”
  “别忙,小伙子,”蒙不名忙一拍手,道:“我要多告诉你一点:北上之后好把知道的
往上报,以便朝廷采取对策……”
  李德威道:“多谢蒙老。”
  蒙不名摆摆手,道:“别谢了,小伙子,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朝廷内忧外患,背腹受
敌,朝里还有那么多卖国的奸佞,大明朝的命运实在令人担忧啊。”
  李德威心急如焚,道:“蒙老,我这就连夜北上……”
  蒙不名道:“小伙子,你一个人起不了大作用,独木难撑大局,你再能再狠也斗不过那
成千上万的兵马,以我看你不必在半路耽误,还是绕道北上把所知道的上报朝廷吧!"
  李德威道:“多谢蒙老明教,我这就告辞。”
  一抱拳,就要走。
  蒙不名答了一礼,道:“你去吧,杨、祖二位有了消息,我自会赶去把你的去向告诉她
二位的,或许咱们北边有再见之日。”
  李德威设再多说,又谢了一声,腾身掠去。
  凌风自楼后掠出,满腔是泪,冲蒙不名曲膝一拜,电射而起,跟了出去。
  蒙不名望着两人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道:“星入月中,主国破君亡,但愿这只是无稽
之谈……”
  夜色宁静的!
  长安城的今夜更是宁静。
  长安一片月,万户织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
  今夜郦廿月,园中只独看,逼怜小儿女,未能忆长安,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何时
倚广幌,双照泪痕干。
  诗人笔下,长安城的夜不但美,还带着动人的凄楚。
  这座朱门玉阶的大宅院里,夜的气息并不太浓厚,因为它灯火通明,光同白昼。
  在这多而亮的灯光下,这座大宅院里没有黑暗也难找到一片暗影。
  灯光下看!
  那广大深沉,亭台、楼、阁一应俱全的后院里,或走廊上,或假山前,隔不多远便是-
个腰佩长剑的黄衣人,个个手抚剑柄,神情肃穆。
  后院里有座精雅小楼,有灯光,不过要比别处暗得多。
  暗的灯光微透纱窗,那情景,带着旖旎,引人遐思。
  长安城到处,多少还带有点血腥味,而这座大宅院里,尤其是这座广大深沉的后院,却
是干净的。
  后院的夜色相当静,虽然到处是人,可是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那些个黄衣人一个个跟
泥塑木雕的一般。
  葛地里,噗、噗、噗三声轻微异响划空响起,后院东南角那三盏灯突然灭丁。
  后院里马上有了动静,四名黄衣人由不同的站立处行动,疾若鹰隼地往灯灭处扑去。
  另四个黄衣人腾身拔起,直上四方屋面。
  就在这时候,后院西南角忽然人影一闪。
  马上让人发现了,叱喝声中,两名黄衣人抬腕出剑,闪身飞扑,一气呵成,两柄长剑寒
芒吞吐,直往西南角卷去。
  那扑往东南角灯灭处的四个黄衣人立即掠了过来。
  唯独站在四方屋面的那四个黄衣人没动。
  也就在这时候,后院东北角有条人影-闪,悄无声息,点尘未惊地没人了那精雅的小楼
里。
  转眼工夫之后,楼头那间华丽、温馨,还带着酸人气氛的卧房里昏暗的灯光下出现个人。
  是李德威。
  他站在-张锦帐低垂,床前皮靴花鞋并排儿摆的牙床前。
  照这旖旎的情景看,牙床上不但有人,而且还枕上人头成双。
  岂料,李德威双眉扬处,忽然冷哼了-声:“好狡猾的东西!”
  他转身一掌震碎那两扇纱窗,腾身穿了出去、飞星陨石一般落在了后院的正中央。
  冷叱陡起,寒芒疾闪,四方屋面上四个黄衣人连人带剑由屋顶凌空扑下,只见四道匹练
下卷,威力万钧,声势惊人。
  李德威冷哼-声,鱼肠剑出鞘。
  挺臂上举,振腕-绞,金铁交鸣声中,四道匹练也似的剑芒惨敛,四个黄衣人随即散落
四下。
  李德威一剑击退四个剑术高手,鱼肠剑往怀里一抱,冷然说道:“我找李友!”
  只听后院西一间没点灯的小屋里响起厂闷雷般粗暴话声:“那你找错地儿了,姓李的在
这儿。”
  那间屋的两扇门突然开开,大踏步走出一人,是个黄衣大汉,这黄衣大汉好不威猛慑人。
  他,身躯魁伟高大,当真有膀三停,腰十围之概,浓眉、大眼、满脸横肉,一圈络腮胡。
  衣襟敞着,袖子卷着,胸口、胳膊上,满是密而浓的黑毛,单看这,他就不愧是李自成
麾下的一员大将。
  李友虽是李自成一员悍将,可是他只是马上了得,刀沉力大,万夫难敌,而马下这种以
轻巧快速,招式奇奥取胜的“短打”,他显然逊李德威多多。
  大刀斜荡之后,他门户大开,李德威如影附形.一步跨到,鱼肠剑一闪,硬生生把李友
一只右臂齐肘削断。
  李友再凶悍,他毕竟是个血肉之躯的人,不是铁打的金刚,铜铸的罗汉,如何能禁受得
住这个。
  断臂握紧大刀,带着血腥飞出老远,他大叫一声,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地上。
  李德威再跨一步,色肠剑那断金削玉,吹毛断发的锋刃正抵在李友的咽喉上:“杨督帅
的遗体在哪里?”
  四周那些黄衣剑士吓呆了,也有所顾忌,没-个敢动一动。
  李友脸色都变了,头上见汗,混身颇抖,脸上的肌肉不住抽动,两颗眼球要夺眶而出,
可是他紧闭着嘴,连哼也没哼一声。
  一条人影掠到,是凌风,他微一躬身,道:“李大侠,没找到。”
  李德威道:“不用找了,我要让他告诉我!" -
  鱼肠剑往上一挥,寒光闪处,李友的左脸上添了一道血口子,刹时间脸上全是血。
  李友哼了一声,身子猛然一抖,却仍没说话。
  凌风双眉一扬,道:“我倒要看看你一身骨头有多硬。”
  左掌一挥,抓在于李友的左肩上。
  刹时,李友的身子又抖了起来,他咬着牙,瞪着眼,狰狞怕人,却仍是一声没吭。
  凌风冷笑一声道:“好啊!真够硬的。”
  话声方落,李友的左肩头晌起了一阵格格之声,像是铁辗碎了石头一般,紧接着他左肩
头渗出了血迹,头上的汗珠海一颗都有豆般大。肩头碎了,凌风的五指都抓进了他肉里,哪
能不疼。突然,他大喝一声,挺腰腾身,双脚直向凌风下阴踹去,敢情他想作困兽之斗,孤
注一掷,拼了凌风。凌风是“穷家帮”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身手在当世武林中足列一流,
‘穷家帮’派来长安的高手伤亡殆尽,全死在李自成手下黄衣剑士之手,只见他一侧身,左
掌疾挥了下去。“叭”地~声,李友一条腿硬被他一掌砍断,大叫-声又躺了下去。
  紧接着,凌风扣进李友左肩的右手又一抖,李友身子一挺,立即昏死了过去。凌风松了
手,冷笑一声道:“你少给我装死。”
  那血淋淋的右掌一沉,向李友胸口拍去。李德威及时伸手-拦,转过身去扬声遭:“你
们谁告诉我杨督帅的遗体在哪里?”那些黄衣人个个面无人色没一个说话。李德威提着鱼肠
剑,逼了过去。那些黄衣剑士蓦然一惊,纷纷向后退去。李德威冷然说道:“别等我出手,
否则的话你们一个也难幸免。”忽听一名黄衣剑士说道:“杨宗伦的尸首让我们将军丢下
‘终南’深谷喂狼了。”李德威心神刚震。忽听背后“噗嗤”一声,回头一看,只见凌风.
一只脚齐脚脖子没入了李友胸膛里,李友嘴里冒血,惨不忍睹,凌风身躯剧颤。眼都红了。
李德威心如刀割,强忍两跟热泪,缓缓转过脸去,道:“你这话当真?”那黄衣剑士忙点头
说道:“真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李德威两眼泪光闪动,双眉扬起,杀机现于眉宇。
那些黄衣剑土机伶寒颤,转身要跑。
  李德威长啸一声,挥剑腾起,惨呼盈耳,剑气一闪而敛,李德威站在那儿,鱼肠剑下垂,
一动不动。
  那些黄衣剑士倒了-地,个个都是腰拦断为两截,鲜血、肚肠洒得到处都是,一时间这
大宅院后院成了罗刹屠场,惨不忍睹。
  还有一个黄衣剑士,他手握着长剑傻在了那儿,突然两腿一弯,直挺挺跪在李德威面前。
  李德威两眼直望,目光赤红,木然说道:“你走,告诉李自成,叫他引颈等死。”
  那黄衣剑士一怔,站起来腾身拔起,一溜烟般射出了后院。
  李德威缓缓低下头去,身躯泛起了颤抖。
  凌风突然大叫-声从李友胸膛里拔出那只脚,猛然一脚把李友的尸体踢出了老远。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