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4节 44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四十四章

  白衣客森冷说道:“你们该死。”
  另五个一下都站了起来。
  麻于大叫一声:“你找死。”
  手往桌下一挥,一把单刀已持在手中,跨步欺过去兜头就是一刀。
  白衣客冷突一声,右手从背后伸出,只一晃便扣住丁麻子持刀腕脉,他左手跟着前挥,
麻子的一把单刀到了他手里,他右手扯着麻子往外一抖,麻子整个人离地飞了起来,砰然一
声摔在门外两丈多处。他左手往后一甩,那把单刀飞了出去,正插在麻子的心窝上,刀尖透
胸钉在了地上,刀把还在乱颤。
  白衣客这出手,夺刀,抛人掷刀,一气呵成,奇快无比,立时震住了另五个,站在那儿
都吓傻了。
  矮子个子矮,两只手都在桌面下,他偷偷的要摸刀。
  白衣客一双锐利眼神立即盯在了他脸上。
  矮子只觉那一双日光森冷锐利,跟两把利刃似的,他机伶一颤,硬没敢再动。
  白衣客冷然开了口:“我跟你几个打听个人,听说‘太原’有位傅老先生被你们押在
‘狄村’,傅老先生现在什么地方?”
  几个人迟疑着没说话。
  白衣客盯着矮子,冷然说道:“你说。”
  矮子突然一惊,脱口说道:“在村东……”
  白衣客道:“够了,你几个走吧。”
  五个人如逢大赦,连桌底下的刀也不要了,一个连一个贴着墙,躲得远远地往外开溜。
  白衣客举步上前,伸手从桌上抓起五根筷子,这时候那五个已经都快出去了,个个只恨
爹娘少生两条腿,拔腿狂奔。
  可是还没跑出两丈占,就一个个往别踉跄几步爬下了,五个人,人人背心插着一根筷子。
  白衣客翻腕取出一块碎银丢在了桌上,缓缓转过身,缓缓行了出去。
  那老头儿,吓瘫了在那儿。
  □  □  □
  村东有一户民宅,外头围了一圈竹篱,竹篱有花有草,挺雅的。
  这户民宅门关着,可是里头亮着灯。
  四个挎刀黄衣汉子在竹篱外来回走动着。
  狗刚才哭了一阵,如今哭得更厉害,更难听了。
  一个挎刀黄衣汉子不安地道:“今儿个是怎么回事儿,狗老是这么叫。”
  另一个还没开口,突然一个冰冷话声代他答了话:“林子里出了凶事儿,死了人。”
  眼前不到一丈处多了个白衣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眼前四个人,谁也没有看见他是
什么时候来的!
  四个人一惊,一起抽出佩刀,齐声喝道:“干么的?”
  白衣客道:“找人的。”
  一名黄衣汉子问道:“找人?你找谁?”
  白衣客道:“‘太原’傅青主傅老先生。”
  四个人脸上变了色,那问话黄衣汉子道:“你找错地儿了,这儿没有姓傅的。”
  白衣客道:“是么,我不信,让我看看。”
  迈步逼了过来。
  那黄衣汉子忙喝道:“站住。”
  白衣客跟没听见似的,脚下连停也投停地走了过来。
  那黄衣汉子跟身边一个一递眼色,两个人双双抡刀扑了过去。
  只听白衣客冷哼声,只见白衣客右手一扬,两个黄衣汉子连哼也没哼一声,往后便倒,
两把刀丢出了老远,—人眉心一个血洞,不住地往外涌血。
  另两个大惊失色,心胆欲裂,张嘴便要叫。
  可是他们两个太迟了,连声音都还没叫出来,一人眉心便添了个血洞倒了下去。
  白衣客人已到了柴扉前,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便推开柴庠走了进去。
  就在这时候,两扇屋门豁然大开,灯光外泻,一个面目阴沉的瘦高黄衣人依门而立:
“站住,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杀这个姓傅的。”
  白衣客脚下连顿也没顿一顿。
  瘦高黄衣人一怔道:“我叫你站住,你聋了么?”
  白衣客却仍跟没听见一样。
  从两扇柴扉到屋门口能有多远,就这两句话厂夫白衣客已然欺近了屋门口。
  他眉宇间那股子冷肃煞气逼人,瘦高黄衣人镇定不住了,也站不住了,他要往后退,他
双肩刚晃,白衣客一步跨到,右手一抬,寒光电闪,一柄比匕首略长的短剑已抵在他喉咙上:
“傅老先生在什么地方?”
  难道说瘦高黄衣人这么不济?不,该是白衣客眉宇间那股子冷肃煞气未战已先屈人之志。
  那瘦高老人没说话。
  白衣客掌中短剑微微往前一送,一缕鲜血顺着剑锋流了下来:“进‘狄村’以来,前前
后后我已经整整杀了十个,不在乎多你一个。”
  那瘦高黄衣人道:“姓傅的就在右边那间屋里,屋里还有我两个弟兄看着他,两把钢刀
架在他脖子上,你敢动我一动,姓傅的他就没命。”
  白衣客淡然说道:“是么,李自成把人交给你,是让你好生看着,并不是要你杀他!”
  短剑又往前一送,又一缕鲜血滴了下来。
  瘦高黄衣人不由往后仰了仰身,道:“这个我知道,可是有人要杀我,我就顾不了那么
多了,横竖都是死,我何不拉个垫背的。”
  白衣客冷冷一笑,道:“好吧,那咱们就赌赌运气吧。”
  短剑一偏,剑锋擦着瘦高黄衣人耳下刺过,那持剑的手突出一指点在瘦高黄衣人喉结上。
  瘦高黄衣人闭气倒了下去,白衣客却闪身往左边那间屋扑去。
  瘦高黄衣人告诉他人在右边屋里,他却扑向左边屋。
  这是他的智慧,也是他的经验与历练。
  左边那间屋里三个人,一个清癯瘦削,长眉风目,洒脱飘逸有出尘之概的青衣老者盘膝
坐在地上。
  两个黄衣汉子站在他身后,各握一把钢刀,可并没有架在青衣老者的脖子上。
  门帘猛地一掀,两个黄衣汉子一惊就要动,“噗”,“噗”两声,各人的眉心涌出—股
鲜血,一晃往后便倒。
  青衣老者脸色不变,镇定异常,望着白衣客道:“多谢壮士搭救!”
  白衣客道:“可是傅青主傅老先生?”
  青衣老者道:“老朽正是傅山,请教壮士?”
  白衣客恭谨躬身一礼:“博叔,侄儿李德威。”
  傅青主一怔,道:“壮士这是……”
  李德威道:“您不知道李德威,您应该记得小黑。”
  傅青主又复一怔,霍地站起:“你,你是南宫大哥那位得意高足……”
  李德威道:“侄儿姓李,两字德威,这名字还是老人家赐的!”
  傅青主伸手抓住了李德威的胳膊,道:“原来你就是小黑,我那南宫大哥每说他有一个
能接衣钵的螟蛉义子好徒弟,我也每次怪他不带你到‘太原’来,心里老不舒服,没想到这
时候在这劫后的‘狄村’碰见你,我那南宫大哥安好,可曾跟你一块儿来?”
  李德威道:“老人家应召勤王,现在京里。”
  傅青主道:“那么贤侄你怎么知道我……”
  李德威道:“侄儿碰见了傅婶儿跟砚霜妹妹,她二位现在‘晋祠’。”
  傅青主脸上掠过一丝喜色,“哦”—声道:“这么说,她们娘儿俩从家里跑出来了。”
  李德威当即把碰见傅夫人母女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静听毕,傅青主道:“这才叫鬼使神差,不打不相逢,也由此可见咱们两家的缘份是
多么深,贤侄,自己人,搭救之情我不谢了,走,咱们这就到晋祠去,边走边谈。”
  拉着李德威行了出去。
  (借这机会略介绍傅青主其人,傅青主,明末“太原”人,初名鼎臣,字青竹,后改名
山字青土,一字仲仁,号啬庐,自署公之它,亦曰朱衣道人,幼聪慧,有异禀,博通经史诸
子,兼工诗文,尤精篆刻及书画,富藏金石,善鉴别,有当代巨眼之称,明亡,隐于黄冠,
精医道多秘方,足以自给,康熙间征举鸿博,入都,疾甚免试,授内图中书,投还,着有霜
红龛集,与‘盘屋’李顾,‘石门’吕留良齐名。)
  出了门,傅青主一‘叹说道:“人言百无一用是书生,一点不错,我读的书不少,可是
到了这时候有什么用,眼睁睁地看着外患压境,贼寇横行,读书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
下。现在我不但无力救世,就连自己都保不住,真成了诸葛武侯所说,青春作赋,皓首穷经,
诗攻翰墨,唯务雕虫,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的腐儒了,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弃文学武,
或者书剑兼顾,跟着南宫大哥跑跑了。
  李德威道:“您过于抑贬自己了,诸葛武侯是个文人,不照样使得魏、蜀、吴势成鼎足,
三雄并立,自博望坡初用兵,以至五月渡卢.深入不毛,七擒孟获而七纵之,胸藏甲兵数万,
连筹帷幄之间,会使风云为之色变,天地为之震惊……”
  “贤侄,”傅青主摇摇头,道:“你可是高抬我了,我哪敢上比诸葛武侯!”
  李德威道:“一样的,傅叔,武将效勇,文臣献智,各擅其长,诸葛武侯凭的是胸蕴,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若让他赴驰疆场,马上杀敌,他照样不行,而且这关系一宗运,一宗
数,若无刘玄德三顾,若不是诸葛武侯那一点头,卧龙先生至今也不过默默无闻一村夫而
已。”
  傅青主倏然而笑,道:“贤侄大概是指当初南宫大哥劝我出仕,我没答应这件事。”
  李德威道:“侄儿不敢,只是您不该把自己的胸蕴永远让它藏在胸中。”
  傅青主皱眉一叹道:“贤侄不知道,当初我所以推辞不就,实在是因为老人家在堂,至
于如今……朝廷奸宦成党,权臣专横,哪有我插足的地方,要不是这些奸宦权臣,朝廷那些
高明我十倍不止的贤才,早就一展所长,安邦定国了。”
  李德威情知傅青主说的确也是实情实话。
  自古以来忠奸不两立,所谓正邪自占如冰炭,水火山来不相容,奸扬忠抑,权奸出,贤
道隐,倒也不是那些贤能逃避现实,明哲保身,而是庙堂之上根本没他们立足的余地,眼中
钉,背上芒,迟早非被排挤下去不可。
  李德威暗暗一阵痛心,没有说话。
  只听博青主叹道:“南宫大哥这么大年纪了,当年功成身退,正该是奇迹山林,享享清
福的时候,谁知道到如今又要为国为民辛劳,但不知朝廷那些文武都是干什么的,养兵千日,
用于一时,到头来还要求助于一个功成身退,在野多年的人,岂不该羞煞愧煞。”
  李德威道:“老人家虽然寄迹山林多年,却未曾一日忘却国事。”
  傅青主道:“唉,南宫大哥那付心肠可比我这付心肠热多了,功成,荣华富贵不要,身
退,却始终又为国事忧,唉,我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大明朝要是多几个像南宫大哥这样的
人,试问哪一个还敢觊觎我大好河山?”
  李德威没说话。
  傅青主话锋忽转,道:“对了,南宫大哥在京里,贤侄怎么跑到‘太原’来了?”
  李德威当即又把他在“陕西”辅杨督帅的经过说了一遍。
  静听之余傅青主难免也是一阵愤慨悲痛,等李德威把话说完,他悲愤之情形之于色:
“李自成作孽多端,必遭天谴,祸国殃民,万死难赎,贤侄,我是个百无一用,手难缚鸡的
书生,有杀贼之心,无除贼之力,我这里有藏宝图一纸,贤侄拿去献与朝廷,觅得藏宝为军
饷也好,救哭黎也好,总算是我这个人明朝的子民尽了一点心意。”
  探怀摸出一小卷羊皮递了过去,道:“幸亏他们没搜我的身,要不然这张藏宝图就落在
他们手里了,真要那样的话,我的罪孽就大了。”
  李穗威出双手恭恭敬敬地接了过去,道:“侄儿代朝廷以及亿万灾黎谢谢傅叔,‘晋祠’
已近在眼前,侄儿不敢多事耽误就不重去了……”
  傅青主微一点头,道:“也好,正事要紧,不可耽误,贤侄就别重去了!”
  李德威道:“侄儿在这儿看着傅叔见着霜妹妹后再走。”
  傅青主道:“怎么,贤侄还不放心么?既然这样何不送我到‘晋祠’门口。”
  李德威一想也对,当即说道:“侄儿遵命。”
  于是两个人,又往前走去。
  到了晋祠门口,傅青主立即扬声叫道:“砚霜,爹来了。”
  只听“晋祠”里传出傅砚霜一声喜呼:“爹。”
  傅青主笑道:“贤侄可以放心了吧。”
  李德威一躬身,道:“侄儿告辞,您保重,傅婶儿面前请代为致意。”
  腾身电射而去。
  他身形刚消逝在夜色里,“晋祠”门口掠出来了傅砚霜,她“咦”地一声道:“李大哥
呢?”
  傅青主道:“走了,他还有正事不能多耽搁,我让他走了。”
  傅砚霜猛然跺厂脚,道:“李大哥真是……”
  傅青主伸手拍了拍她道:“砚霜,不急在这时候,以后还有机会的,走吧,进去吧,怪
黑的,别让你娘一个人在里头。”
  推着傅砚霜进了“晋祠”!
  李德威所以不进“晋祠”,走得匆忙,一方面是心急刃贼,另一方面他也是怕见傅砚霜。
  那倒不是怕惹上儿女情债,傅砚霜还只是个小姑娘,只因为他一见博砚霜就会想起杨敏
慧跟祖天香。
  他心急刃贼,可是世间事往往是欲速则不达的。
  他往回走,刚到“狄村”外,忽然有所惊觉地停了步。
  就在他刚有所惊觉停了步的同时,一声冷笑从村口那—片暗影中传了过来:“瞧不出他
还挺机警的。”
  暗影中人影闪动,并着肩走出四个佩长剑的黄衣人来,步履稳健,态度从容,各有一双
逼人的锐利眼神,李德威一看就知道是李自成左右的剑术好手。
  在四个佩剑黄衣人从村口现身的同时,李德威突然听见身后左右两个方向响起了一阵极
其轻微的衣袂飘风声。
  他马上明白他已陷入了包围,照轻功身法判断,身后包抄掩近的必也是李自成左右的黄
衣剑士。
  他没回头看,稍微有点扛湖历练的人,绝不会在强敌当面的时候分神他顾的,尤其是面
对这四个剑术中的一流好手。
  李友身边的剑士他领教过,身手在一二流之间,不能给人多大的威胁,可是他明白,李
自成身边的剑士就绝然不同于李友身边的剑士了,这是必然的道理。
  事实上他也看得出,跟前这四个黄衣剑士,别的不看,单看那稳健的步履跟从容的态度,
就可知道无论修为、火候,都要比李友身边的剑土高出多多。
  他这里心念转动,凝功戒备,身前四名黄衣剑士已走到丈余处一起停了步,四个人立即
分围成弧状面对着他。
  只听那左面第二个黄衣剑士道:“你就是李德威,是不是?”
  李德威道:“不错,你们认得我?”
  那黄衣剑士倏然一笑道:“我们派在‘狄村’十三个人,你只杀了十二个。”
  李德威马上想起那被他一指点在喉结上闭过气去,昏倒在那户民家里的瘦高黄衣人。
  那黄衣剑士话锋微顿之后.接着说道:“在‘长安’刺杀李将军的是你?”
  李德威道:“不错,李友他死有余辜。”
  那黄衣剑士道:“刚才在‘狄村’救走傅青主的也是你?”
  李德威道:“不错,风骨嶙峋的忠义之士也该救。”
  那黄衣剑士道:“闯王知道了之后,十分震怒!”
  李德威道:“因为我杀了李友?”
  那黄衣剑土道:“李将军英勇善战,万夫莫敌,是闯王麾下一员勇将,也是闯王一条臂
膀。”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死了—个李友李自成他就受不了,他可知道杨督帅朝廷柱石,国
之干城,天下百姓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可看见那遍野灾黎,震天的哭声?”
  那黄衣剑士道:“闯王是为了救黎民百姓,朝廷昏庸软弱……”
  李德威道:“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那黄衣剑士脸色变了一变,道:“朝廷昏庸软弱,朝中奸分成行,外招‘满洲’压境,
内使民不聊生,天怒人怨,民心背离,朱明当灭,李顺当兴……”
  李德威道:“趁火打劫,祸国殃民。”
  那黄衣剑士双眉一扬,道:“我们一再容你……”
  李德威道:“你们不必对我这么客气,正邪自古同冰炭,水火由来难相容,我容不了他,
他也容不了我。”
  “不然,”那黄衣剑士道:“闯王求才若渴,礼贤下士……”
  李德威道:“我却羞与贼寇为伍。”
  那黄衣剑土道:“若是你旨弃暗投明,效命闯王,闯王不咎既往。”
  李德威倏然一笑道:“承他看得起,我幼读圣贤之书,颇知春秋大义。”
  那黄衣剑士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知进退者才是高人,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
事……”
  李德威道:“这么说,你们一个个都是识时务的俊杰,知进退的高人了。”
  那黄衣剑土道:“大丈夫生当于世,哪能困于江湖一隅,理当乘风云直上,在那风云际
会的九天之上轰轰烈烈大于一场!”
  李德威道:“承教了,我也有此心,奈何我不敢仿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万民目指,
神人共愤的乱臣贼子,活着羞愧不安,死后也要打人阿鼻地狱。”
  那黄衣剑士道:“李德威,你错了,何谓不忠不孝,不仁不义,时势造英雄,眼下朝廷
昏庸,软弱,战事频仍,民不聊生,群雄井起,逐进中原,闯王挥正义之师,顺天应人……”
  李德威道:“我或许错了,这亿万灾黎难道也错了么,你们乱杀劫掠无所不为,所到之
处,血腥遍地,哭声震天,难道这就是正义之师,难道这就叫顺天应人?”
  那黄衣剑土脸色变了变,道:“这……刀兵之下,伤亡自所难免……”
  “诚然,”李德威道:“可是我要问—问,你们的人会曾掠夺民财,曾否杀害百姓,曾
否奸淫妇女?”
  那黄衣剑士呆了一呆,道:“这个……”
  李德威道:“不要耽误时间,枉费口舌了。”
  那黄衣剑上双眉一扬道:“闯工说过,不是友,便是敌。”
  李德威道:”我本来就跟他互不相容。”
  那黄衣剑士道:“这么说你是执迷不误不肯降服了?”
  李德威道:“可以这么说。”
  那黄衣剑士一点头道:“好吧,刚才那些话算我没有说,你告诉我,你把傅山藏到哪里
去了?”
  李德威摇摇头,道:“你们不必找他,他跟我一样的固执。”
  那黄衣剑士道:“闯王左右猛将如云,谋士如雨,并不少傅山一个,闯王只是看他是个
人才,他既不识抬举,闯王也不愿强求!”
  李德威道:“既然这样,那你们还找他干什么?”
  那黄衣剑士道:“告诉你也无妨,闯王听说傅山家有张藏了三代的藏宝图,闯王起正义
之师,为的是救国救民,傅山应该把它献出来作为义师军饷……”
  李德威倏然一笑道:“你不是强盗贼寇是什么,如果你们单为要那张‘藏宝图’的话,
不必找傅老先生,找我就行了。”
  那黄衣剑十目光一凝,道:“你知道傅山那藏宝图的藏处?”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知道。”
  那黄衣剑士沉默厂一下,道:“你若肯说出那张藏宝图的藏处,也可以将功折罪。”
  李德威微一摇头道:“我不求将功折罪,可是我愿意把那张藏宝图的藏处告诉你们。”
  那黄衣剑士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道:“那是最好不过,在哪里?”
  李德威道:“原藏在傅老先生的贴身处……”
  那黄衣剑士一怔道:“原藏在傅山的身上?”
  李德威道:“信不信由你,可惜你们没搜傅老先生的身,要不然那张傅家珍藏三代的藏
宝图早就是你们的了。”
  那黄衣剑士脸色变了一变道:“闯王是刚知道傅山有张藏宝图的,在他家搜索不着……”
  李德威道:“傅老先生家藏不少金石!”
  那黄衣剑士道:“那些金石在傅山的眼中珍贵异常,可是在我们眼中却不值一文。”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你们的眼里只认钱财,为钱财也不惜杀人放火。”
  那黄衣剑士扬了扬眉道:“我们从傅山的家里赶到‘狄村’来……”
  李德威道:“奈何又迟了一步。”
  “不错。”那黄衣剑士道:“现在那张藏宝图在什么地方?”
  李德威道:“现在它在我怀里。”
  那黄衣剑士一怔道:“那张藏宝图现在在你怀里?”
  李德威道:“不错,你信不信?”
  那黄衣剑士道:“我不信,傅山他岂肯把一张关系着大批藏宝的藏宝图送人。”
  李德威道:“傅老先生不像你们,他视钱财为粪土,为一块金石不惜变卖家产也要收集
到家,傅老先生也是位忧国忧民的忠义之士,他要我把这张藏宝图代他献与朝廷,或作军饷,
或济灾黎,不信我可以拿给你们看看。”
  他探怀取出那羊皮卷扬了扬道:“喏,这就是那张关系着大批藏宝的藏宝图。”
  那黄衣剑士脸色陡然一变,两眼暴射厉芒,突然欺前一步,他这一动,其他三名黄衣剑
士跟着也欺近一步。
  那黄衣剑士只是欺进一步,旋即就停住了,煞威隐敛,缓缓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拿的
确是那张‘藏宝图’!”
  李德威道:“要换个别人我会毫不犹豫地递给他看看,可是对你们我不放心,这道理你
应该明白。”  -
  那黄衣剑士脸色变了一变,道:“你要拿它献给朝廷去?”
  李德威道:“不错,你看怎么样?”
  那黄衣剑上道:“以我看你的命跟这张藏宝图,你势必得留下一样。”
  李德威道:“这么说你们是非要这张藏宝图不可?”
  那黄衣剑士道:“那是当然!”
  “容易,”李德威一点头道:“咱们打个商量,只要你肯,这张藏宝图就是你们的。”
  那黄衣剑十道:“你要跟我打什么商量?”
  李德威道:“带我去见李自成,我当面把这张藏宝图交给他。”
  那黄衣剑士脸色一变,道:“你想要干什么?”
  李德威道:“以你看呢?”
  那黄衣剑士道:“你以为我会带你去见我们闯王么?”
  李德威道:“那随你。李自成他若想得到这张藏宝图,非冒这个险不可,要不然,凭你
们八个是绝对无法得到这张藏宝图的。”
  那黄衣剑士目光一凝,道:“你知道我们是八个人?”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要是连这都听不出来的话,我拿什么铲奸除贼。”
  那黄衣剑士唇边掠过一种森冷寒意,道:“不差,只是我要试试,试试看之后我再决定
是不是带你去见闯王。”
  李德威道:“好算盘,以八对一,要是能胜过我,不但可以为李自成除去一个强敌,拔
去那眼中之钉,背上之芒,而且还可以得到这张藏宝图,如果你八个人不是我的对手,再把
我引入重围。”
  那黄衣剑土阴笑说道:“人都是这样的,怎么对自己合算,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办,
是不是?”
  李德威道:“不差,只是,万一你们八个不是我的对手,你不怕我把你们八个留在这儿
么?”
  那黄衣剑士摇头说道:“我八个或许无法从你手里夺得那张藏宝图,但我八个联剑自保,
那应是绰绰有余,就算你能把我八个留在这儿,我以为你不会伤我八个,因为我八个之中只
要有一个伤亡,你就休想让另外七个带你去见闯王。”
  李德威微一摇头道:“看来我是一如两手被缚,完全处于了挨打的地位,好吧,那就试
试看之后再说吧。”
  他这里刚把话说完,那里四名黄衣剑士长剑已然出鞘,动作一致,迅捷快速。
  当然,李德威身后另四名黄衣剑士也已拔出了佩剑。
  李德威立即把藏宝图交往左手,右手掣出了色肠剑。
  四名黄衣剑士脸色微微一变.一起举起了长剑,剑身平举,剑尖外指,凝立不动。
  李德威明白,身后那另四个也已举起了长剑,而且姿势必然跟眼前这四个相同。
  他更明白,前后八名黄衣剑士只这么一举剑,自己周身大穴已完全罩在这八柄长剑的锋
芒之下,只一出手,那便是雷霆万钧,威力无匹的一举。
  他凝了神,抱剑而立,一动没动。
  其实,眼前这八名黄衣剑士没想通,李德威要是连胜他八人的把握都没有,何敢闯龙潭,
人虎穴,冒杀身之险地去见李自成。
  李德威是个识大体,明利害的人,他不会轻易做无谓的牺牲。
  八名黄衣剑士长剑平举,脸色肃穆,凝立不动,无论远看近觑,都跟八尊泥塑木雕的人
像一样,只有他们的衣袂随着夜风的吹拂在微微飘动。
  李德威也凝立未动,可是看神色,他远比八名黄衣剑士安详泰然。
  双方都还没发一剑,可是在行家眼里看,双方已经较量上了,双方较量的是镇定功夫。
  镇定功夫是一个练剑的人不可或缺的,也就是所谓以静制动,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
我先动,完全是抢个机先。
  这两字镇定功夫,说穿了也就是一种攻守较量,眼下双方一方面以掌中一柄剑守护着自
己的要害,不露一丝破绽,不给对方一丝可击之懈,另一方面却在找寻对方的破绽,对方的
可击之懈,只要一方露一点破绽,有一丝可击之懈,另一方便会做极其快速而且雷霆万钧的
一击。
  高手过招用不着长时间的缠斗,只互换一两招便足以分出胜负高下,甚至于可以决生死。
  眼前就是这样!
  一刻工夫之后,李德威仍是那么安详,那么泰然,八名黄衣剑士神色中却依然流露出急
躁不安,而且那八柄长剑的剑头,也微微起了颤抖。
  突然,那适才跟李德威说话,似乎是八名黄衣剑士之首的黄衣剑士陡扬一声冷喝,八柄
长剑便要递出。
  而就在这时候,李德威的身躯闪动了一下,他怀中的鱼肠剑也闪了一下。
  八名黄衣剑士勃然色变,立时—起暴退,八只长剑的剑尖完全垂向地下。
  他八人左乳下衣衫都破了一道口子,见了肉,但却没伤着肌肤。
  只这一剑就够了,李德威要是有杀心,他八个已然躺在血泊中了。
  那为首黄衣剑士脸色煞白,道:“你为什么不杀我八个?”
  李德威淡然说道:“对一个剑术高手来说,这跟死没什么两样,其滋味绝不比死好多少,
而且我也真怕你们不带我去见李自成。”
  八名黄衣剑士身躯泛起了一阵轻颤,那为首黄衣剑士道:“你真要见闯王?”
  李德威道:“当然是真的。”
  那黄衣剑士两眼暴闪厉芒,道:“你要是现在交出藏宝图来,你只是交一张藏宝图,可
是等你跟我们去之后,你要交出来的就不只是一张藏宝图了。”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我这条命不算什么,谁能拿得去,谁尽管拿去,我有心现在交出
这张藏宝图来,奈何你八人拿它不动。”
  那黄衣剑士脸色一变,将头微点,道:“好吧,我带你去见闯王,你跟在我八个后头。”
  话落四人一起长剑归鞘,转身向西行去,李德威身后那四个立即从李德威身边走过跟了
上去。
  李德威脸上没表情,收起了鱼肠剑,把那张藏宝图也藏进了怀中。
  □  □  □
  春天年年都有。
  可是今年的春天远不如去年的春天。
  去年的春天,在那早春时节,有饮酒赏雪的人,有踏着积雪,湿了衣裳湿厂鞋,找寻那
东风里的第一枝的人,也有那伴着爱侣同在小溪畔,以柳枝拨弄着那一块块碎冰嬉戏的人。
  花是香的,草是香的,枝头刚抽出来的嫩牙是那么可爱,那么醉人,闭着眼吸一口气,
混身三万六千个毛孔,没一处不舒服。
  可是今年就不同了。
  今年的春天是黯淡的,是寂寞的,人没有雅兴赏雪,也没有雅兴踏雪去寻找那东风里的
第一枝。
  那如兰般草地被践踏得狼藉一片。
  那些树木不但既丑陋而且又缺乏生气,只因为树的皮被人剥去当饭吃了。  ’
  那漂浮着碎冰的小溪里,溪水带着轻淡的红意,那不是被落叶染红的,是被血染红的。
  吸一口气,空气中也含着让人欲呕的血腥味儿。
  去年的春天,似乎是生长在崇祯年间的人们的最后一个春天。
  □  □  □
  这儿有一条小溪,溪水是清澈的。
  因为它是从高高的山峰上流下来的。
  刚从山上流下来的时候,它是清澈的,可是等它泥离这座山,流经草原之后.是不是还
是这么清澈,那就没人知道了。
  这条小溪旁边,有几株桃花,花朵儿红得像火。
  青山碧流,绿水红花,小溪旁有着—份难得的宁静与幽雅。
  溪畔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的是个英挺的年轻人,穿一身粗布衣裤,打扮既干净又利落。
  浓浓的眉,大大的眼,两眼炯炯有神,一脸刚毅之色,挺直的鼻子,嘴闭得紧紧的,显
示出他平常很少说话,可是一经开口说话那话必然是强劲而有力。
  他身旁草地上放着一只长长黑黑的木匣子。
  那个女的是个只有十八九岁的少女。
  她穿一身雪白的衣衫,清丽绝俗,一双大眼睛中充满了智慧的光芒,她一双眉锋紧紧的
皱着,似乎满腹的心事。
  一双欺雪赛霜,柔若上骨的玉手,在小溪里缓缓地拨动着,水哗哗的响,尽管水溅湿了
她的衣袖,可是她全不在意。
  那个男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望着白衣少女那只手跟被她拨动着的溪水出神。
  良久,良久,白衣少女突然轻轻一叹道:“现在要是太平盛世该有多好,要是现在太平
盛世,也许这块地是属于咱们俩的,也许咱们俩是出来玩儿坐在这青山碧水之前歇脚的,你
摘朵桃花插在我鬓边,脱了鞋袜用脚打水,溅得咱们俩满头满脸都是水,那情景,那心情就
跟现在绝然不同了,你说是不?”
  那男的两眼仍望着溪水,缓缓说道:“我向往太平盛世,可也不喜欢太平盛世。”
  白衣少女怔了一怔,两排长长的睫毛翕动了一下,讶然说道:“你向往太平盛世,可又
不喜欢太平盛世?为什么?”
  那男的神态不改,道:“要是太平盛世,我现在仍然在‘回回堡’,很可能永远不会到
外头来,也很可能永远碰不到你,太平盛世有什么好。”
  白衣少女点丁点头,轻轻一叹,道:“你说得也对,乱世拆散了不少家庭,使得骨肉别
离夫妻分散,但却也撮合了不少姻缘。”
  那男的没说话,过了一会儿突然叫道:“阿霓。”
  白衣少女望着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男的道:“你真打算就这么跟着我,跟我一辈子么?”
  白衣少女道:“怎么到了这时候你还这么问,难道你不相信……”
  那男的摇头说道:“我倒不是不相信,只是我除了这把刀,什么都没有。”
  白衣少女道:“我知道,我初见你的时候,你也是只有这把刀,是不?罗汉,你还有颗
善良的心,有正直刚毅的性格,这胜过世上任何的财富,一个女儿家夫复何求?”
  罗汉道:“阿霓,跟着我你会受苦的。”
  赵晓霓道:“我不怕苦,能跟你在一起,中怕是黄连它也是甜的!”
  罗汉道:“我除了这把刀,别的什么也没有,让你吃什么、穿什么、住哪儿?”
  赵晓霓道:“在乱世之中,很多人没吃没穿,无家可归,甚至于有家归不得,要是到了
太平盛世,但凭咱们俩两双手还怕没吃没穿,没地方住?找块幽静山林,盖上一椽茅屋,你
种田,我织布,这就是咱们幸福甜蜜的日子。”
  罗汉唇边泛起一丝苦笑,道:“我闯了大祸作了孽,‘穷家帮’一处‘长安’分堂整个
儿败在我这把紫金刀下,‘穷家帮’绝不会放过我,我是不是能等到太平盛世,现在还不敢
说。”
  赵晓霓道:“人虽然是死在你这把紫金刀下,可是人并不是你杀的,而是‘白莲教’杀
的,是不?”
  罗汉脸上的肌肉起了一阵抽搐,道:“可是血腥沾满了我的双手,人家看得清清楚楚。”
  “不,罗汉。”赵晓霓道:“我看你这双手一直是干干净净的。”
  罗汉道:“谢谢你,阿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沾了满身罪孽,沾了满手的血腥,我已
经不是刚离‘回回堡’时候的罗汉了,纵然是跳进黄河里,也无法洗得干干净净,恢复本
来。”
  赵晓霓道:“你怎么会这样想。”
  罗汉道:“这是瞒不了人,也瞒不了自己的实情,不是么?”
  赵晓霓道:“你为别人做的那些事呢?不说了?我不认为你有什么罪孽,纵然有,你不
是已经在赎罪了么?”
  罗汉道:“我确为别人做过不少事,可是我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沾在我手上的血腥,一
点也没掉,怕只怕它会跟着我一辈子。”
  赵晓霓道:“那是你自己心里作祟,我却认为你大可不必这么责备自己,有道是:‘无
心为恶,虽恶不罚,有心为善,虽善不赏’,你是在怎么一个情形下杀人的,你清楚,知道
的人也不在少数,要照你这种想法,所谓悬崖勒马,苦海回头,浪子回头金不换,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这几句话根本就不存在了。”
  罗汉道:“那倒也不是,只是……”
  两眼猛睁,双眉陡扬,道:“恨只恨我自己经不起打击,恨只恨‘白莲教’那妖妇害了
我,只让我找到她,我非杀她不可。”
  赵晓霓道:“罗汉……”
  罗汉冷然说道:“阿霓,你知道,是她害了我,她要是一刀杀死了我,我还不会那么恨
她。”
  赵晓霓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才道:“罗汉,你可知道,她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女人?”
  罗汉呆了一呆,道:“她是世界上最可怜的女人,为什么?”
  赵晓霓道:“她没家,没亲人,要不然她不会流落到‘白莲教’这个淫邪的组织里,她
跟着‘白莲教’到处杀人放火,为非作歹,把她一生的幸福,青春却埋葬在‘白莲教’里,
她以姿色惑人,牺牲色相,成为一个人人不齿,羞与为伍,甚至于会吐她一口唾沫的淫荡邪
恶女人,人人都以为她害了人,岂不知受害最烈最大的是她自己。”
  罗汉道:“我不这么想,我认为她是这世上最淫恶,最无耻,最可恨的女人,她自作自
受,不值得人同情,她一身的罪孽万死难赎。”
  赵晓霓道:“也许因为我是个女人,我在‘白莲教’里呆过,我觉得她很可怜,我也很
同情她。”
  罗汉道:“她怎么能跟你比,她不配你曾经是‘白莲教’里的人,可是你是‘白莲教’
的一个圣女,一朵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莲。”
  赵晓霓摇摇头,道:“我只比她幸运些而已,我有个良知不泯,不肯同流合污的大师哥,
她没有……”
  眼圈儿一红,道:“大师哥他也太痴,太傻了,为一个朝秦暮楚,三心二意的淫邪女人,
值得么。她并不是真心爱他,只是在玩弄他,大师哥他那么聪明个人,怎么连这都看不出
来。”
  罗汉道:“无论什么事,往往是当局者迷……”
  赵晓霓忽转话锋,道:“罗汉,咱们歇够了,该走了,干爹还等着咱们回去报信儿呢。”
  罗汉道:“人海茫茫,宇内辽阔,要找两个人……”
  下游方向忽然传来砰地一声水响,像是一块石头掉进了溪里。
  罗汉两眼一睁,寒芒外射,霍然转注。
  赵晓霓道:“有人?”
  适时一阵哗喇哗喇的水响传了过来。
  罗汉道:“下游有人。”
  小溪弯弯,那弯曲处正好有一小片树林挡着,所以没法看见下游的情形。
  赵晓霓道:“不是有人挑水,便是有人洗衣裳,不关咱们的事,走吧。”
  她站了起来,罗汉抓起他那把紫金刀,跟着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阵呻吟从刚才水响处传了过来。
  赵晓霓一怔,道:“罗汉,你听,这是……”
  罗汉道:“我听见了,怕是有人带着伤或者是带着病,跑到溪边来喝水来了!”
  赵晓霓道:“可能是挨饥挨饿的灾民。咱们不能见死不救,走,过去看看去。”
  她迈步往下游走去。
  罗汉跨一大步抢在了她前头,道:“你别往前跑,跟在我后头。”
  望着罗汉那透着坚强,透着劲力的健壮背影,赵晓霓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受,她想:当
初设有错,他永远能给人一种安全感,跟他在一块儿,就跟有座山在身边儿一样。
  □  □  □
  小溪从树林边绕过之后,两岸忽然变得低平了,溪边都是一颗颗洁净而圆的小石子,好
可爱。
  就在小溪的这一边,紧挨着小溪,爬着一个人,一个黑衣女子。
  衣服好脏,上头有泥,也有血污,有好几个地方都破了,看那样子像是被什么东西挂破
的。
  一头头发蓬散着,脸向下,大半俱浸在清澈的溪水里,一只手在小石头上。
  另一只手伸在水里,衣袖湿了大半截。
  赵晓霓“哎哟”一声便要跑过去。
  罗汉伸手挡住了她,细看了一阵之后,道:“她昏过去了。”
  的确,刚才她还呻吟呢,现在一声也没了。
  他放下了挡赵晓霓的手,赵晓霓忙走了过去。
  蹲下身,先把那黑衣女子往后挪了挪,然后把她身子扳转了过来,突然,赵晓霓怔住了。
  这黑衣女子是个中年女子,柳眉凤目,隆鼻檀口,丽质天生,姿容绝代,只是她两眼紧
紧的闭着,一张脸白得跟纸似的,没有一点血色,还有鼻息,却气若游丝。
  罗汉的脸色更难看,白里泛青,高扬着眉,圆睁着眼眉宇间充满了愤恨杀机,好吓人:
“阿霓,放下她,别让她碰脏了你。”
  赵晓霓霍地抬起了头,叫道:“罗汉,怎么会是她。”
  罗汉冰冷说道:“冤家路窄,欠人家债的人,想躲债是躲不掉的,这就叫鬼使神差。”
  赵晓霓道:“罗汉,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儿!”
  罗汉道:“我不知道她怎么了,可是我知道她怎么变成了这样儿,她恶贯满盈,报应到
了。”
  赵晓霓道:“罗汉……”
  罗汉冷然说道:“放下她,阿霓,别让她碰脏了你。”
  他缓缓地抽出了紫金刀。
  赵晓霓忙道:“罗汉,你要干什么?”
  罗汉像没听见,道:“阿霓,放下她之后站远点儿。”
  赵晓霓忙道:“不行,罗汉,她是个垂死的人,眼看都快断气了,你何忍杀她,再说你
怎么能下手杀一个在昏迷中的人。”
  罗汉道:“‘白莲教’淫秽邪恶,鬼蜮伎俩层出不穷,她一向心狠手辣,我何必顾虑这
个。再说,她当初害我的时候,也没顾虑我是在什么情形下。”
  赵晓霓道:“罗汉,你是个男人。”
  罗汉道:“我只是个被她陷害过而仇恨她的人。”
  赵晓霓道:“不,罗汉,说什么你不能在这时候……”
  罗仅紫金刀往下一指,道:“阿霓,你要拦我报仇雪恨。”
  赵晓霓道:“我不是拦你报仇雪恨,我也不会拦你报仇雪恨,我只是不能让你在这种情
形下杀她,这是乘人之危。”
  罗汉道:“阿霓,你知道,当初她也是……”
  赵晓霓道:“她是她,你是你,她是‘白莲教’闻香教主座下四大门徒之一的‘天香冰
美人’,你是‘紫金刀’的传人白罗汉,这就是正邪善恶的不同处,你要在这时候杀了她,
你会辱没了你手里那把家传宝刀。”
  罗汉两眼之中现出逼人的厉芒,突然飞快地把紫金刀归了鞘,道:“那么让她在这儿自
生自灭,她要是死在这儿,那算她便宜,她要是命大不死,以后碰见她我再……”
  “不,罗汉。”赵晓霓道:“见死不救跟你亲手杀了她没什么两样。”
  罗汉道:“这么说,阿霓,你让我救她?你让我救一个淫邪的‘白莲教’。救一个害人
难数的狠毒女人,救我的仇人?”
  赵晓霓道:“不管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她现在在难中,咱们碰见了她,纵然她有滔天的
罪行,她万死难赎,至少在这时候咱们该宽恕她。”
  罗汉脸上闪过一丝抽搐,道:“阿霓,她是我切齿痛恨的仇人,你却让我救了她之后再
杀她……”
  赵晓霓道:“罗汉,你原就是这么个人,你该这样。即便是你救了她之后再杀她,你问
心无愧,可是你要是见死不救,将来你就会有愧疚不安的一天,而且当你再碰见她的时候你
不能再杀她,你要是杀了她你是行凶而不是报仇雪恨,因为你等于已经杀了她一次。”
  罗汉吸了一口气,道:“阿霓……”
  赵晓霓道:“罗汉,你有‘颗善良的心,你有忠厚淳朴的心性,你有超人的气度与胸襟,
为什么你不能……”
  罗汉把紫金刀住下一丢道:“阿霓,你给我拿着刀。”
  赵晓霓美目一睁,一阵激动,道:“罗汉,我以能做你的妻子而骄傲。”
  放下沈玉霞伸手接过了紫金刀。
  罗汉脸木木然没一点表情,盘膝往那遍地的小石子上一坐,伸手抓住了沈玉霞的腕脉。
  赵晓霓忙道:“她有救么?”
  罗汉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松了沈玉霞的腕脉,抬眼就问赵晓霓:“阿霓,她让人以重
手法震碎了她的内腑,没救了。”
  赵晓霓神色为之一黯,垂目望向沈玉霞苍白的脸庞。
  罗汉道:“阿霓……”
  赵晓霓道:“我相信你,我只是可怜她……”
  抬眼接道:“她能醒么?”
  罗汉道:“你要干什么?”
  赵晓霓道:“该让她知道一下,她害过的人现在想办法挽救她的性命,这样她下辈子能
再为人就不会像这辈子了。”
  罗汉道:“我可以试试,可是她伤得很重,已奄奄一息,我没把握,这时候把真气渡到
她体内去,只是加速她的死尸
  赵晓霓道:“那你试试看吧。”
  罗汉伸手按在了沈玉霞胸腹之间,旋即闭上了两眼。
  转眼工夫之后,沈玉霞又呻吟出声,脸上也微微有了一点血色。
  罗汉探在沈玉霞腑腹之间的那只手在颤动,很快地额上也见了汗。
  沈玉霞两排长长的睫毛翕动了几下,缓缓睁开厂眼,她头一眼看见了赵晓霓,一怔,然
后猛然转望罗汉,一双美目暴睁,脸上泛起了惊喜神色,失色的双唇翕动着,只是说不出一
点声音来。
  赵晓霓忙道:“请别说话,罗汉在为你疗伤。”
  沈玉霞像没听见,失色的双唇仍在翕动着,突然,她说出话来:“罗……汉,谢谢你,
我……感激,我惭……愧,我对不起……你,我……我自己知道,我已……已经不………不
行了……”
  罗汉像没听见,连眼都没睁。
  赵晓霓忙道:“你别……”
  沈玉霞道:“晓霓,不,我……我应该叫你……你一声赵姑娘,我能说话的时候不多了,
让我趁这机会把话都说了吧……”
  显然罗汉的真气已给她增了不少力气,突然间她说话变得有力了,也不像头一句那样断
断续续的了。
  只听她道:“我一身罪孽,害了罗汉,也害了我自己,所幸并没有拆散你们这段姻缘,
不然我的罪孽就更大了……
  赵姑娘,你我都曾是‘白莲教’的人,可是你比我幸运,远不及我陷得深,因之使我害
了罗汉,害了无数的人,也害了我自己
  我自己知道我已经不行了,而且我知道我活不过半个时辰,在临死之前,有些话我不能
不说一说,我并不是个坏透了的女人,我还有良知,还有人性,起先我是存着毁罗汉的心,
毁了他之后再利用他为‘白莲教’杀人作恶,可是后来我竟发现我对他动了真情,等到他挣
脱控制离开我之后,这种感觉更为强烈,使我难以自持,不克自拔,所以我毅然决然地脱离
了‘白莲教’,跑到‘都督府’去找罗权,也希望能在‘都督府’的护庇下呆—段日子.杨、
祖二位姑娘及李大侠气度恢宏,胸襟超人,不念旧恶,不以淫邪见薄收留了我……”
  赵晓霓美目一睁,要说话。
  沈玉霞却接着说了下去:“我正庆自新,哪知好景不常.‘长安’城破陷贼,杨祖二位
姑娘为找寻李大侠双双落进‘菊花岛’人之手,我为了抢救她二位伤在‘菊花岛’人之下,
想跑回来再找李大侠报信儿,不料到了这儿便已不支……”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