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47节 47
独孤红《大明英烈传》
第四十七章

  蒙不名道:“我总觉得这里头不大对,妞儿,你想啊,杨督帅奉旨进京是极机密的事儿,
自然他动身的时间跟走的路径也是极机密的,李自成那伙贼是怎么知道的?再则,李自成要
害杨督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他要害个内侍又是为了什么?”
  祖天香道:“您怀疑曹化淳勾结贼寇,事先跟李自成他们串通好的?”
  蒙不名摇头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曹化淳既然奉旨出京召返封疆托土的大员,他就
必是皇上的亲信,没有确切证据,我不敢下断,杨姑娘日后总会上京的,让她记住这件事,
进京之后查一查,问一问再说吧。”
  祖天香道:“多谢老人家,晚辈会把您的怀疑告诉杨姑娘的。”
  蒙不名沉默了一下道:“长安’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闯贼北窜,恐怕有犯京的意图,
你们在‘开元寺’歇过—宿之后还是赶到京里去吧,也许在路上你们能碰见李德威。”
  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你们一路奔波也该饿了,我去叫老和尚给你们做饭吃去。”
  转身走了出去。
  罗汉呼了一口气,站了起来,道:“我跟老人家去,阿霓在这里陪陪祖姑娘。”
  迈步跟了出去。
  望了望床上的杨敏慧,赵晓霓叹了口气道:“前后没多少日子,想不到会发生这么大的
变故。”
  祖天香娇靥上浮现一片阴影,道:“主帅遇害,重镇陷贼,北疆战况危急,如今闯贼又
纠众北窜,我担心……”
  住口不言,没再说下去。
  赵晓霓看了她一眼道:“祖姑娘看,情势很危急么?”
  祖天香道:“这是明摆着的,多年来,朝纲不振,朝中有奸细,民间流寇为害,窜扰四
处,本来就是个岌岌可危的局面,再加上‘满洲’强兵犯境……我担心咱们这些人难撑大
局……”
  赵晓霓道:“情势不会糟到那种地步吧?”
  祖姑娘道:“外有外患,内有贼寇,北疆战事艰苦,南方连失重镇,闯贼一旦纠众北窜,
朝廷便是腹背同时受敌,这种情势如何,姑娘应该明白了。”
  赵晓霓道:“身为大明朝的子民,不思振臂奋起,献身报国倒也罢了,居然作乱造反,
趁火打劫,使得朝廷顾此失彼,穷于应付,声得百姓流离失所,哀号于途,这些人实在罪该
万死!”
  祖天香面有异容,没说话。
  赵晓霓忽然想起来什么,忙道:“祖姑娘,我无意……”
  祖天香微一摇头,道:“姑娘无须解释,论祖家的作为,也个个该杀。”
  赵晓霓暗感不安,也倏生敬佩,口齿启动,欲言又止。
  蒙不名走了进来,含笑说道:“再等一会儿吧,饭马上就好了。”
  祖天香道:“老人家,不急……”
  蒙不名左右看了看,道:“罗汉呢?”
  赵晓霓道:“不是跟您去了么。”
  蒙不名怔了一怔道:“跟我走了?跟我干什么去了’”
  赵晓霓道,“您走之后他说要跟去看看,您前脚走,他后脚出了门儿!”
  蒙不名道:“这就怪了,我怎么没瞧见他……”
  轻快步履响动,一名小和尚走了进来,小和尚手里拿着一封信,进门施礼道:“老施主,
白施主有封信要小僧……”
  蒙不名神情一震,伸手抓过了那封信,拆开一看.立即大叫了一声:“这小子!”
  赵晓霓脸色微变,站了起来:“老人家,怎么了?”
  蒙不名伸手一递,遭:“你自己看吧。”
  赵晓霓接过信一看,一张如花娇靥马上白了,颤声说道:“罗汉,你这是……”
  祖天香心知有异,走过来道:“赵姑娘,信能给我看看么?”
  赵晓霓没说话,默默地把信递了过去。
  罗汉一笔字写得不错,只是嫌潦草了些。
  信是这么写的:“蒙老:杨督帅遇害,惊闻噩耗,心中悲怒难忍,德威兄一人独对众贼,
势单力薄,也让我在‘长安’呆不住。
  愿凭家传‘紫金刀’取得贼寇首级以谢天下,虽流血五步,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阿霓有蒙老及杨、祖二位姑娘为伴,我很放心,倘蒙老爱护罗汉,请将阿霓收认膝下,
一来阿霓可朝夕承欢,二来蒙老也可以时刻加以照顾。
  并请蒙老转告阿霓,世间强过罗汉者比比皆是,勿以一残废人为念!
  罗汉百拜。”
  是这么一封信,这么一封让人碎心,让人肠断的信。
  祖天香皱了眉,道:“白少侠也真是的……”
  除了这句话,别的她还能说什么。
  蒙不名突然跺了脚:“这小子该打,只让我碰见,看我不狠狠抽他一顿!”
  赵晓霓失色的香唇边掠过一丝凄婉笑意,道:“真是的,相处这么多日子,他还不知道
我么……”
  娇躯一矮,冲蒙不名跪了下去:“请您收认这个义女,我当着您说话,从现在起,我是
白罗汉的妻子,我如果还能见着他,我会跟他一辈子,要见不着他,我也会为他守一辈子。”
  “妞儿,你这是……”
  蒙不名急了,慌了,伸手把赵晓霓扶了起来,扶起了赵晓霓,他突然咧嘴笑了:“行了,
蒙不名活了这么大把年纪,正愁没个送终的人呢,现在总算有了,而且是这么如花似玉的一
个,老怀大慰,真让人能乐死……”
  突然他又敛去笑容,扬眉说道:“妞儿,别难受,也别担心,咱们这就上路追他去,我
拿我这块糊了多少年的破招牌担保,过些日子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罗汉就是。”
  赵晓霓那失色的香唇边又泛起了一丝凄婉的笑意。
  让人看了心酸!
  □  □  □
  九个人在大路上走着,走得飞快。
  九个人,四前,一中,四后。
  四个佩剑黄衣人,李德威,四个佩剑黄衣人。
  八个佩剑黄衣人脸色木木然。
  李德威安详、从容、还有着他那独有的潇洒。
  眼前一大片灯,数不清。
  一大片黑忽忽的帐篷,也数不清。
  静静的夜色里,偶而划空响起一两声马嘶。
  从近处到远处,一直到看不见的茫茫夜色里,也站着数不清的黄衣人,有的持枪,有的
挎刀。
  前面四个黄衣人突然停了步,左前方一名转回身来道:“营外候着,我进去通报去。”
  偕同右前方一名纵身疾掠,扑向那黑压压一大片帐蓬。
  李德威洒脱负手,游目四顾,道:“想不到乌合之众的贼寇也有这么整齐的军容,眼下
恐怕有五六千人吧。”
  身后传来一个冷冷话声:“你想刺探军情?”
  李德威淡然‘笑道:“你们带我进去,不打算再让我出来,还怕我刺探什么军情?”
  另一个冰冷话声自身后响起:“闯王雄才大略,将兼智勇,师称虎熊,这点整齐军容又
算得了什么。”
  李德威道:“大言不惭,说你们胖你们就喘了起来。”
  那冰冷话声道:“睁眼看看这是什么所在,你说话小心点。”
  李德威道:“说句话不知你信也不信,就是当着李自成,我该怎么说还是怎么说。”
  话声方落,只觉脑后金刃破风之声袭到。
  他一扬手,手中折扇往后挥去遭:“军营左进,严禁私斗,你连这都不懂么?”
  “当!”地一声,一柄长剑硬被他一扇震了回去。
  就在这时候,适才那两名黄衣人冲破夜色掠到,道:“闯王召你进去。”
  李德威手往前一挥道:“带路。”
  两个黄衣人狠狠瞪了他—眼,转身前行而去。
  这片军营的营门,是两排帐篷间一条笔直的大道,口上站着八名持枪黄衣人。
  从口上往里,隔几步便是一个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抱刀的黄衣人,把这条路照耀得光同
白昼、纤细毕现。
  这两排黄衣人身后,是两排弓箭手,个个雕翎扣上弓弦。
  弓上弦,刀出鞘,如临大敌,寂静无声,显然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军威也颇为慑人。
  李德威泰然安详,昂然迈步,心里却没敢大意,他十分明白李自成手下必有能人,要不
然他不可能窜扰四处,这么猖獗。
  这条路走到头,是一座巨大的牛皮帐篷,帐篷顶上有灯,四周也有灯,帐前站着四个佩
剑黄衣人,一望可知是发号司令的中枢所在。
  李德威来到帐前,前面四名黄衣人突然举步横跨,退到两旁,四柄长剑同时出鞘齐递,
喝道:“停步。”
  李德威淡然一笑,停步在帐前丈余处。
  帐篷里灯影一闪,一前四后地出来了五个人。
  后头是四名佩剑黄衣人。
  前头那人,高高的个子,修长的身材,一身黄衣,腰围玉带,长眉细目,白面无须。
  看年纪,约莫四十上下,眉宇间,一股子阴鸷之气逼人。
  李德威目光一凝,暗道:“这就是李自成了,居然是个白面书生型人物……”  ’
  他这里心念转动,那白面无须黄衣人抬眼望了过来,两跟之中厉芒一闪,冷然说道:
“你就是杨宗伦身边那个姓李的?”
  李德威傲一点头道:“不错,我就是李德威。”
  也许是他态度倨傲,不够尊敬,两旁边突然响起一声闷雷般暴喝。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一抬手,立即鸦雀无声,他冷冷瞅着李德威道:“听说你是南宫某人
的衣钵传人。”
  李德威道:“你们的消息很灵通,也不错,银牌令现在由我执掌,布衣侯奉召勤王,银
牌令代朝廷诛杀乱臣贼子。”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冷冷一笑道:“这儿不是朱家的土地,是李家的土地,在李家土地上
的任何人,不知道什么布衣侯,银牌令。”
  李德威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站在任何一块土地上的人,都是大明朝的子民。”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道:“我承认我们每一个人以前都是朱家的子民,朱家的后代越来越
昏庸,宠信奸贼,逼害忠良,招得外寇压境,民不聊生,他朱家不配再为君上。我李家不忍
眼见大好神州沦人异族之手,亿万黎民陷于外贼铁蹄之下,振臂而起,号召天下英雄,登高
一呼而四境齐应……”
  李德威道:“倒是顺天应人。”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道:“难道不是?”
  李德威双眉一扬道:“百姓家破人亡,骨肉失散,灾黎上万,号哭震天,血流漂杵,尸
伏遍野,你趁火打劫,烧杀淫掠,无所不作,试问之于三岁孩童,谁不知道你们是一帮罪该
万死的贼寇,哪个不想食你之肉,寝你之皮……”
  “住嘴。”
  一声暴喝,两旁刀剑齐举,枪戟搭伸,一起指向李德威。
  李德威视若无睹,淡淡说道:“这是实情实话。”
  白面无须黄衣人抬起了手。
  刃枪剑戟一起收了去。
  他冷冷瞅着李德威道:“你的胆子不小啊。”
  李德威道:“胆小我也就不来了。”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脸色一沉,冰冷说道:“自夏朝以降,古东海举义,没有不伤生
的……”
  “诚然。”李德威道:“但却没有烧杀劫掠的,汉刘邦曾跟大将约法三章……”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一抬手,道:“够了,口舌之争,无济于事,我李家订有这么一个
律条,顺我者生,逆我者死,要我不伤生可以,叫朱家马上让路……”
  李德威道:“你的心意只在那张盘龙椅。”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道:“我李家是顺天应人,救国救民。”
  李德威道:“既是救国救民,为什么不去抵御外侮,却在背后趁火打劫?”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脸色一变,道:“我说过,口舌之争,无济于事……”
  李德威道:“必须以暴制暴,以杀止杀!”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阴鸷目光一凝,道:“这就是你要见我的意图”
  李德威一点头道:“不错,我要取李自成项上人头以谢天下,以慰杨督帅在天之英灵。”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突然仰天大笑,声如夜枭,裂石穿云,久久不歇。
  半晌,他笑声忽落,抬手往下一指,然后又指着李德威道:“在我这军营之中,强将良
兵环围之下,就凭你?”
  李德威道:“当初我来的时候,不是不知道这儿人多势众。”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道:“我杀朱家一个杨宗伦,你要找我偿命,你杀我李家一员大将,
我又该找谁偿命?”
  李德威道:“你杀的是朝廷命官,托土封疆大员,我杀的却是一个贼寇群中的毛贼。”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一抬手,冰冷说道:“不必多说了,我说过不只一遍,口舌之争,无
济于事,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顺我者生,逆我者死,你跟我作对,杀我大将,
罪上加罪,死上加死……”
  忽然一顿,问道:“听说你有一张藏宝图?”
  李德威微一点头,道:“不错,你想要么?”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吸一口气道:“献出那张藏宝图,你可以免死一次……”
  李德威探怀取出了那张藏宝田,往前一送,道:“容易,你自己过来拿去。”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目光一疑,阴森森地笑了。
  一名佩剑黄衣人突然自他背后越出,大步走了过来。
  李德威没动,手仍举在那儿。
  转眼间那佩剑黄衣人行近,一句话没说,伸手就抓。
  李德威手腕一偏,藏宝图一挥,“叭”地一声正打在那佩剑黄衣人手背上。
  便是一张纸,到了李德威手里也能变得跟块钢板一样。
  那佩剑黄衣人的手骨硬生生被他一下敲断,大叫一声,抱着手退向后去。
  李德威这一下不要紧,刹时四下大乱,刀枪剑戟齐举,一起向他罩下。
  李德威昂然卓立,一动不动,跟前那难数的刀枪剑戟就要递到他身上。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一抬手,止住了那些兵刃,遭:“你又伤了我一个卫士。”
  李德威道:“咎由自取,我说过要李自成自己来拿。”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阴阴一笑,举步走了过来。
  李德威手仍拱在那儿,一动没动,右手垂在身侧,也毫无拔剑的迹象。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走得很慢,走履之间也相当的沉重,显然他已经有所戒备,全身凝足
了功力。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虽然走得很慢,但双方距离统共不过丈余,转眼工夫也就欺近了五尺
以内。
  李德威突然一声淡喝:“你站往。”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微微一愣停了步,道:“怎么,你后悔了?”
  李德威道:“我没有后悔,你们也由不得我后悔……”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倏然一笑道:“这倒是实话,那是为什么?”
  李德威遭:“我要李自成自己来拿,可是我没见过李自成。”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哦”地一声失道“我明白了,原来如此,我可以告诉你,李家这些
人当中,没一个敢冒充……”
  李德威道:“要是为保命,找个人替死,那又另当别论。”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道:“真龙降世,自有百灵庇护……”
  李德威遭:“圣天子确有百灵庇护,奈何李自成是个天怒人怨的贼头儿,这一点李自成
他自己己也明白。”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脸色变了一变,道:“且由你逞一时口舌之利,要照你这么说,那就
麻烦了,你既然没见过……这样吧,你可以问问这些人……”
  李德威淡然一笑道:“你把我当成了三岁孩童,你不能证明你是李自成,我却能证明你
不是李自成。”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哦”地一声道:“你怎么个证明法?”
  李德威道:“李自成或许马上颇为了得,但他不可能会一般江湖人所会的武功,关键,
我看得出,你有一身不算坏的武功.只这一点也就够了。”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脸色变了一变,道:“那么,以你看我是谁。”
  李德威道:“不过李自成身边一个高人一等的大爪牙!”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突然又仰天大笑,笑声中,他却身形疾闪,电一般地扑向李德威,探
掌便抓那张藏宝图。
  李德威冷冷一笑,左腕一偏,挥起藏宝图向抓来那只手击去。
  白面无须黄衣人一笑说道:“你既然知道我高人一等,就不该再来这一套。”
  他果然是高人一等,身手非那佩剑黄衣人可比,手腕灵巧一翻,蛇一般的滑落,避开李
德威那一击,改向李德威腕脉扣了过去。
  李德威一沉腕,藏宝图上翘,向着他腕脉划了过去。
  高手过招,奇快无比,转眼工夫白面无须黄衣人已然跟李德威互换了三招。
  他没能碰着那张藏宝图一下,李德威却也没能伤着他。
  忽地,白面无须黄衣人招式一变,右掌划半弧向李德威拍出,左手一指奇快如电地向李
德威右肋点了过去。
  这是煞手,他不但要那张藏宝图.还要李德威的命。
  李德威扬了眉,挺立不动,右掌外截,左手藏宝图一抖,猛然袭了出去。
  砰然一声,白面无须黄衣人内功不如李德威深厚,他吃了亏,身躯一晃后退,这时候李
德威的右掌恰好截上他的腕脉,他大叫一声,抱腕暴退。
  李德威明白,不能让他退,只他一离开自己身前,两旁那刀枪剑戟一定会一起当头罩下。
  他当即藏好藏宝图,右手闪电擎出鱼肠剑,跨步欺了过去。
  那白面无须黄衣人没想到李德威应变会这么快,大吃一惊,抽身再退。
  八名黄衣人长剑出鞘,成一字地跨步上前,抖剑截住了李德威。
  李德威明白,此时此地,速战速决才是上策,鱼肠剑幻起一片逼人寒芒洒了出去。
  一阵当当连响,八名黄衣人长剑荡开,手上一缓,李德威鱼肠剑再递,血花横飞,八名
黄衣人当中三个连手带剑飞起了半空。
  李德威身形疾闪,穿过八名黄衣人向那巨大帐篷扑去。
  就在这一转眼工夫,那白面无须黄衣人已跑得没了影儿。
  李德威眼前那座巨大帐篷必是座空帐篷,他没再前扑,转身一个飞旋,一把抓往了一个
断腕的黄衣人道:“想活命就实话实说,闯贼在什么地方?”
  噗地一声,一柄长剑扎进了这黄衣人的心窝,这黄衣人身子一抖便没了气。
  李德威左腕一抖,黄衣人的尸体离地飞起,直扑过去。
  那出手灭口黄衣人剑还没来得及拔出,被撞得脚下一个跄踉,李德威鱼肠剑递到,拦腰
扫过,肚子上一个大口子,血往外喷,他拖着同伴的尸体倒了下去。
  只听有人厉喝说道:“将军有令,务必留住此人,死活不论,放箭。”
  李德威心头一震,身躯飞旋,直往一群持枪黄衣人扑去,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使那些
弓箭手不敢轻易放箭。
  李德威一柄鱼肠剑匹练也似,剑到人倒,虎入羊群般,当者披靡,那些持枪黄衣人四散
奔逃,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乱臣贼子,大仇大恨,李德威手下毫不留情.不过转眼工夫已放倒了二三十个!
  大喝一声,一柄大刀横里扫到,那是个腰扎宽带的黄衣大汉。
  李德威不退反进,抖起鱼肠剑扑了过去。
  他要退的话,短小的鱼肠剑就吃了亏。
  可是他这么一进,那黄衣大汉的大刀就收不回来了。
  那黄衣大汉没想到李德威会出此一着,一惊要退,李德威多么快?鱼肠剑已然递到了他
咽喉,寒光一闪下,血箭激射。
  李德威一旋身,避开那股血箭又往一旁扑去,顺手抓起地上一根火把,抖手丢进左近一
座帐篷。
  天热物燥,一点就着,那座帐篷马上就起了火。
  李德威腾扑间如人无人之境,一口气又放倒了十几个,也一口气丢出了几根火把。
  整整十座帐篷着了火,风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火势熊熊,火焰上窜,照得夜空通红。
  乱了,全乱了。
  就在这时候,西北角帐篷突然也起了火,成群的黄衣人拖枪拖刀往这边跑了过来,像是
有人在后头赶似的。
  这是谁?
  李德威看见很生诧异,立即腾身扑了过去。
  刚扑过去几丈,他看见了,一人手执紫金刀逢人便砍,勇不可当。
  他一怔脱口叫道:“罗汉?”
  一股破风之声从脑后袭到,显然有人趁他疏神分心之际暗施偷袭。他倏然惊觉,正要出
手。
  勇罗汉带着一片劲风从他头上掠过,适时身后响起一声惨叫。
  回身看时,罗汉站在身前,仗紫金刀威若天神,地上躺着一具尸体,分成了两半,惨不
忍睹。
  他上前一步,道:“罗汉,你怎么……”
  只听罗汉道:“你找错了地方了,闯贼早就往北去了。”
  李德威闻言不由一怔。
  罗汉大喝一声,一刀劈出,一名黄衣人左臂齐肩脱下,血雨狂酒,满地乱滚。
  一柄鱼肠剑已够瞧的了,哪堪再来一把紫金刀!
  一条龙已使群贼破胆,哪堪再添出山虎一只。
  随听罗汉又道:“就算把这儿夷为平地也无济于事,走吧。”
  当先腾起,往外冲去。


  --------------------------------------------
  武侠屋 扫描  w000t OCR,旧雨楼 独家连载